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時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拖統論 -- 兩岸議題的立場
 瀏覽7,499|回應63推薦2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麥芽糖
大陸配偶台灣媳婦感謝馬政府准我全家團圓

我希望大家討論兩岸議題或中國議題時,要有區分「中共」和「中國」的常識、能力、和邏輯程度。

我有幾篇關於這方面的拙作,轉貼於此,謹供參考。這是第一篇。

在給我戴「紅帽子」以前,最好花點時間和腦力讀讀我的《《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的討論》一文。(https://city.udn.com/2976/1583250?tpno=0&cate_no=52524)。

如蒙賜教,請遵守「就事論事,依理說理。」的基本規則和禮貌。

*********************************

當我和幾位年青朋友談起我正在籌備一個政論性的網站時,其中一位問道:「你是什麼顏色?」她所說的「顏色」,相當於我強調的「立場」(請見發刊詞)。要討論政治,總得交代一下我對兩岸關係的看法。我把我的立場定調為「拖統論」,下面做個簡單的說明。

在解釋它的含義以前,我想先談談我對兩岸關係看法的演變。

我是33年次出生的,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下長大。在出國留學以前,我是「一個中國」的悍衛者,「中國」指的當然是中華民國。出國後,漸漸了解到另一個中國的國際地位,遠在我的中國之上,於是我就變成了「兩個中國」論者。另一個「中國」進入聯合國後,我再變調成「一中一台」論者。(這是我所謂的「務實」)。在這段期間,一直到大約2000年前,基本上我也是「獨台」論者。理由很簡單,我接受「政治制度是一種生活方式」的說法,所以我拒絕在拒絕對文化大革命和兩次天安門事件道歉的政府下生活(1)。

因此,我也從不排斥台獨,對我來講,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獨立」的國家(2)。例如,1993年回國定居後,我先後投票給彭明敏、陳定南、蘇貞昌三位先生。在吉悌電信和我討論過政治的同事,應該記得我回國後就一直主張政黨輪替(3)。

到了21世紀,在大陸的中國,逐步邁向超強的地位。我認為它的軍力不是在台灣的中國能抵擋(4)。波斯灣戰爭和阿富汗戰爭已使「戰略地位」成了歷史名詞,或往自己臉上貼的金粉。如果美國不願意為以色列向阿拉伯國家施壓,我看不出它有任何現實或意識型態的理由,會為中華民國或台灣共和國對另一個「中國」強硬。(動武?門兒都沒有)。因此,如果另一個「中國」堅持統一,我不再認為獨台或台獨是一個面對現實的人,會選擇的可行政策。(這是我所謂的「務實」)。

其次,如果台灣的工業不能提升到具有一個能獨當一面的核心技術(5),也就是說,如果台灣繼續以石化和電子相關產業為主體工業,我不認為台灣的經濟在5到10年後還能保持獨立的地位(勞工成本、土地成本、環保成本、投資環境等等)。沒有獨立的經濟能力,也就沒有政治獨立的本錢。以上是拖統論「統」的部份。簡單的說,我接受「統」的現實性及其不可避免性。

至於「拖」的部份,我在上面已經提到,在北京政府平反文化大革命中所有被迫害的人(不只是小平同志等少數幾個人)之前,以及為兩次天安門事件道歉平反之前,我是主張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至於怎麼個「拖」法,就要看陳老總的本事了(6)。


註:

1.      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不想被遊街示眾,也不想在乘涼時被流彈打死,所以我不能認同讓這些事件發生,而又不肯承認這些事件不符合大多數人利益的政府。從物性主義的觀點來看,「國家主權」、「完整領土」、「民族尊嚴」、「本土意識」、「愛(民族、台灣)的心」等不能吃、不能穿、不能嫖的東西,只是無所指(也就是說「空洞」)的名詞。如果有人唸到、聽到、看到、或想到這些字眼,就亢奮起來,我建議他/她試試搖頭丸或璩美鳳的光碟片。

2.      如果你是那種認為將「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共和國」,另一個「中國」就會讓你 Live happily thereafter,世界各國就會歡迎我們重回聯合國的天真可愛派(不用大腦,所以天真,好騙所以可愛),我有包中樂透的明牌,一支只要NT1,000元。

3.      我主張政黨輪替並不是因為我喜歡綠色。到了我這個年齡,所有的政黨聽起來都像詐騙集團,(所有的中、外高僧、主教聽起來都像神棍)。只是政黨輪替後,在分贓(政治學術語叫「制衡」)的機制下,豬仔議員和貪官污吏的吃相不會那麼難看而已。此外,當我在電視上看到姓張的、姓林的、姓楊的那副呲牙裂嘴、哭笑不得的表情,我就不禁暗自喝采:「你們污得再多,我也值回票價」。

4.      前幾天有個湯屠夫說要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我想幹到部長,也算一將成功,他難道真要「萬骨枯」才覺得有夠爽?才算名至實歸?還是他的「功成」是想幹到院長、總統、國父?還是他和另外一位部長大人一樣,大腦少了根筋?多了個瘤?

5.      例如軟體工程、替代能源、基因工程。

6.      阿扁總統找了個宗起飛來「打拼」台灣經濟,有這樣的「台灣之子」,賣台集團還有戲唱嗎?趕快收攤吧,別賠了老本又成為替罪羔羊。

(本文發表於2002年)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75067
引用者清單(1)
2008/08/19 15:36 【123長短篇】 胡Q師兄過來練兩招boxing入牛刀如何? ╝^﹏﹏^╚
 回應文章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義與利
    回應給: 胡卜凱(jamesbkh) 推薦1


Nobod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曹操率百萬雄師馳於江東,東吳群臣皆意降之.東吳第一謀士張昭曰:曹操擁百萬之眾,借天子之名,以征四方,拒之不順.且主公大勢可以拒操者,長江也.今操既得荊州,長江之險,已興我共之矣,勢不可擋.以愚之計,不如納降為萬安之策...........張昭又曰:如降操則東吳民安,六郡可保矣.

薛綜謂孔明曰:漢歷傳至今,天數將終.今曹公已有天下三分之二,人皆歸心.劉豫州不識天時,強欲與爭,正如以卵擊石,安得不敗乎?........孔明厲聲曰:安得出此

無民(民主)無國(中華民國)之言乎!夫人生天地間,以忠孝為立身之本,公既為漢臣(汝既為中華民國之民),當見有不臣之人(當見有不義政權),當誓共戮之,臣之道也(中華民國公民之道也).今曹操祖宗叨食漢祿,不思報效,反懷篡逆之心,天下之所共憤,真無父無君(真無中華民國之心)之人!........不足為語,請勿復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4733
我并没有批评阁下,,,,,
推薦0


kenneth1985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只是觉得,现在中国国情,很多方面是被刻意夸大了。。。。。也被刻意的弄得太像魔鬼了,,,,,而美丽的价值观是套在中国大陆身上那是漂亮衣服穿在乞丐身上,,,,浪费了.

当年邓小平在会面非洲的青年学生的时候,那些学生问,如果我们自己国家要发展起来,你说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社会主义道路好呢?邓小平回答约,不要管什么主义,先把自己国家建设的富强再说。

同样,台湾反展了这么多年,毕竟这么多年民国政府的意识形态所造成的台湾人民和中国大陆不一样的价值观形成。是客观的事实,先不讨论什么样的价值关是对是错。

但是以现在你所谓的价值观来要求大陆人民的现状是极端不合理的。你要中国从一个**(确实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中国社会)社会马上成为一个民主国家,那么这个国家所做的努力包括教育,文化,经济基础投资,不是20,30年能办到的。

在很多台湾的同胞的心声中,也让我觉得对大陆的又爱又恨,是很感动和现实的。不过大陆的发展,还早呢,,,在等几十年吧。。。。。

当然对于阁下的拖统论,,,我只能理解,但如果台湾同胞愿意屏弃政治因素来帮助大陆的穷人,那才是全中国人之福啊。。

对于阁下要求政府做出理性的道歉,那也是太高估当代中国人的素质和基本价值观。。。并且强权政府,讲的只是利益。。。当多少年后,苍桑过往,再回头看当年文化大革命的热学青年,89的热血青年已经两鬓班白。而共产党的旗帜还依然插在北京的天安门上迎风飘扬,此刻还有许多人们在歌耸这个你们认为黑暗的政党。他们都心情又是什么。众观历史,多少政治沉轮,多少有志之士血洒衙门之外,高喊口号,历史的回音还能传到他们耳朵么,在中国的历史上面那只是沧海一粟,而胡大哥也是这样置信者吧。。。。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4726
價值觀和判斷
    回應給: 樂翔(happyin)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你並沒有指名批評,不過我還是借這個機會釐清一些相關的議題。

1.     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十全十美或皆大歡喜的情境。如果你認為「人權」的「價值」高於(多數人民)吃得飽」的「價值」,或你認為「民主」的「價值」高於(多數人民)生活舒適」的「價值」,這絕對是你的權利。我尊重你有這類意見的權利。但我不能茍同這類意見,我認為大多數人可能也無法認同這類意見。

至於「人權」和「民主」是相對而不是絕對的概念,它們和「吃得飽」及「賺錢」不是互斥的概念,以及人們通常在「吃得飽」以後才有能力去尋求保障「人權」和「民主」的機制等這些議題,就暫時不在此討論了。

2.     我不知道你對中國近代史是否熟悉。我們且不說鴉片戰爭或八國聯軍。南京大屠殺和抗日戰爭期間中國軍民傷亡的數字你多少有個耳聞。否則,不客氣的說,(我認為)你大概沒有討論中國政治議題的資格(= 最低常識)。因此,從近代史來看,如果中國不強,也會死人死多少人則誰也沒準。至於被敵人殺死有沒有「關係」,自然你有權利來(替你自己)決定。其他12億9千9百9十9萬9千9百9十9個中國人,當然也都有(替她/他們自己)決定的權利。

3.     既然你強調「人權」和「民主」,或許你應該同意這類議題要通過公開理性討論,來試圖取得共識。至少像我和其他許多也維護和支持「人權」及「民主」的人,會如此認為。總之,這類議題不是,也不可能是張三、李四、王二麻子、你、或我可以單獨拍板定案。

4.     我至少不用「比爛」方式來表達我的論點。(別人怎麼認為當然是另一回事兒。)討論這類議題時,(在我基本假設或價值觀的架構中)我很努力的做到「言必有據」和「言之有理」。希望你也能這樣做。我也歡迎你能指出我論點中不合邏輯以及不合現實(包括我使用的概念和引用的理論)的文字。



本文於 修改第 7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4388
論述權
    回應給: 涔潸乘三(kenneth1985)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文俠隱

 我不了解你在批評我那些觀點。所以只能原則性的回應。

我沒有「前朝」或「正統」這類不能吃、不能穿、不能嫖的觀念。在政治領域我只認識「現實」和「利益」。我的政治性論述通常只限於「建議」大家面對「現實」和根據「自身利益」,來了解和處理我們當前的問題。

我的論政性文章分兩部分:

a.     關切台灣的現實政治 。

a-1   我批評民進黨領導人、國民黨領導人、和一些替他/她們做打手或舔他/她們屁股的人。我也積極參加街頭活動。

a-2   我分析兩岸形勢,給台灣民眾做相關政治決定時的參考。

b.    關切中國的前景 。

b-1 提出我認為應該改進的現行措施。

b-2 提出我認為應該採取的未來走向。  

第一部分直接關係到我的切身利益,我當然有權利發表意見或採取行動。

我認為身為一個中國人,我也有權利就「中國前景」議題說話。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4240
两点不同意
    回應給: 張爺2.0(soros) 推薦0


Wangii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有两点难以同意。
第一,我质疑“士”、“知识分子”在中国文化发展的作用。其实,大清帝国寿终正寝之日,也是这一阶层逐渐退出文化中心的开始。
第二,我不以为搞几个思想犯就能钳制民众的思想自由。我知道类似的理论还有很多,比如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老猴子欺负新猴子、思想恐怖等等。

归根结底,我对人,对普通老百姓有信心。作为平民百姓,我不需要高深的理论、深邃的思想,只要还有基本的道德观念,一点点常识,加上不多的逻辑推理能力,我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去看看名校的博士论文,99%也都是逻辑严密的常识罢了。

对文先生,我很喜欢他试图抛开自身局限、从更高层次套谈中华文明的努力。但文人作风,我是很难喜欢。对文人/知识分子身份的自我认同,难道不是局限吗?(虽然在哲学上看,不认同是另一种局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3613
引用者清單(1)
2008/08/16 12:38 【尋王之盟】 談當今中華文化創造力---經濟條件與思想自由孰重?
拖桶論
推薦0


Nobod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裝著裝雜物髒水的桶子,拖起來聲音實在難聽!

只要吃得飽,沒人權沒關係!

只要有錢賺,沒民主沒關係!

只要中國一定強,死了多少人沒關係!

不需再批評中國好不好,因為台灣也好不到那裡去!

比爛的辯駁方式,還不如閉嘴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3608
文市长,是以为不错的散文作者
推薦0


kenneth1985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張爺2.0:我赞同LINAN对文市长的评价,,,,,他取名曰一个侠字,的确不配,,,文市长的文章情感多于理论,,,,文笔细腻,思路特别.我看来..文市长是以为很好散文作者啊。....侠者以其抑强扶弱之风倾动天下.文市长又要隐又要侠,是否矛盾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3591
哪是什么鸡肋鸡屁股
推薦0


kenneth1985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在胡先生文章中来看,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胡先生务实到因为国际环境的变化还是永远捍卫前朝的正统................

而大陆的人民也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来捍卫主权的完整..........

可是,大陆还有7亿,只有高中一下的文凭的农民,,,,,,,,在中国的教育里面,就没有那么多你们那么多,关于自由,人权,民主的理论和模式................在中国的教育里面更多是,社会的竞争与发展,,,,,,,经济是决定一切的理论.............

因此,根本连鸡屁股都不是,中国人就不懂什么是人权,,,,,,中国人还吃为挣钱而奔波....当然我相信台湾人民,也不会比中国人民好得了那里去..........

当然你选者你的生活方式。但是你用你的立场来讨论两岸的关系,你是漂亮衣服穿在乞丐身上,,,,浪费了.

为什么西方人才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他们一天生活那么好,没有事情干,不搞这些搞什么嘛......

像大叔你这样的人高知识份子,,,,写这些东西,还不如去学一下,林毅夫同学关心一下大陆的穷人,你既然知道两岸关系决定权在大陆手里面,那你还写这些干什么呢?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3571
中共的文化功過
    回應給: Linan Wang(wangii) 推薦1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引用文章我来插两句

相較於胡先生,Linan討論問題的誠意和表達方式更值得欣賞。只Linan對文市長的人格批評我並不認同。書生磨牙,時有尖銳言論並不足為怪,適度的脣槍舌劍是一種可接受的網路文化。

Linan於三項問題的回答~

第一項回答很中肯。我不會故意忽視近年來中共對意識形態的管控有逐步趨向開放的事實。

關於第二項,比較八O年代九O年代一直到近幾年的簡體字史學書籍,教條氣味確實在下降中。但至少有一大塊是始終不曾改變,那就是有關農民革命的評價,
有關歷史唯物論這項不可動搖的鐵律。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關於農民革命的價值判斷,事關中共建政及專政的合法性
於是大陸史學研究在這種政治掛帥氣候下,謊言累牘,一根寒毛也不敢動搖它。

這種謊言譬如:
李自成是農民革命英雄,反闖軍的都是反動派,甚至為殺人魔張獻忠翻案,說他在四川的屠殺全是清廷造假云云。

事實上,李自成根本是出身地主之家,少年浪蕩,曾經為人打工放牧,但洗劫屠戮並沒有借口,不管你是農民不是。闖軍百萬其實包含一大票人質肉票,
不服從就沒命,不得已才跟著闖王打天下的。史學界勇於歪曲事實,怯於說真話,為什麼呢?因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毛澤東的人海戰術就是摹仿流寇,但如今有誰膽敢批毛,敢於批判偉大的長征呢?

士大夫之無恥,是為國恥!知識份子集體說謊,中華文化那能夠不沉淪?!
「說謊」就是這樣上行下效,風行草偃,隱隱成為當今
中國的文化惡瘤。文俠隱新作中所批評的京奧造假事項,絕不能算是苛刻。

關於第三項,完整的問答如下:
3
這樣的文化鐵腕政策對中華文化地傳承與創造,是功還是過?

不好说。如果中华文化的传承完全依赖于政府、政治,那这样的文化死了也就死了。

Linan說的有道理,不過這回應並沒有針對問題。我對文化環境的期望不在於一個大有為的中共政權,反而是希望中共「不懂就閉嘴」,完全不作為也比亂管控還好。當前中華民族要發揮真正的創造力,最迫切需要的是自由。

依我看,固然在九O年代以前,中共是中華文化的罪臣;即便九O年代以後至今,中共在文化上仍然過大於功。

又,專制政權的思想控管絕不在於用什麼技術在偵測人民的大腦,只需要將幾個異議份子打入黑牢,製造思想犯就行了。

我知道大陸學界臥虎藏龍,就人才,就文化傳統的自信心而言,都不至於低估民族文化的前途。

但民族文化要昂首世界舞台,要成為民族性的領導與代言,需要文化及思想領域的指標人物(文化英雄)出現,但大陸為啥沒有呢?(參考京奧與文化(雜談) 再談中華文化)

大陸文學家榜只能將魯迅排第一。其實,許多人心目中的第一其實是大俠金庸啦。魯迅排第一,只是意識型態作祟而已。

魯迅的阿Q正傳夠尖酸刻薄吧,民族自卑感夠重吧,居然能長期榮膺民族文學典範,這一代的中國人的文化視野與價值判斷,還真是病入膏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3112
引用者清單(1)
2008/08/14 19:45 【123長短篇】 中共的文化功過(+後記)
對談和喃喃自語(或GGYY)的分別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首先說明:

我在網上行走,不是來開欄授徒;回不回應,第一看我是否認為「議題」值得一談;其次要看對方是否採取理性溝通的方式。我忍受無知,但難以忍受無禮,絕不忍受無知而又無禮。

我不是完全沒有回答張爺2.0~祝福(soros) 網友提出的問題。他和文市長看不懂或看不進我的回答,不能算在我的頭上。

Linan Wang網友對三個問題的回答都很中肯,也和我的回答大致相合。我再做些補充。

1. 言論自由議題

1.1 監控與言論箝制

我已說過:

「『言論自由』不是一個一翻兩瞪眼的議題。而是一個有相當大範圍,而且需要針對特定議題來評估或討論的概念。」

a. 在社會議題上,過去10年或5年來大概談不上「監控與言論箝制」。但是我認為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b. 在經濟議題上,過去10年或5年來仍然有某種程度的「監控與言論箝制」。我認為必須做立即和很大的改進。

c. 在政治議題上,又要再分三個層次:

c-1 地方政策和官員 -- 過去10年來雖然有某種程度的「監控與言論箝制」,比起蔣中正主政時期台灣的中央層次,我認為放寬了很多。

c-2 一般性的中央政策和官員 -- 過去10年來仍然有相當嚴峻的「監控與言論箝制」,我認為和蔣中正主政時期台灣的中央層次相當。

c-3 針對性的中央重大或基本政策和官員 -- 目前的「監控與言論箝制」過於嚴峻,需要立即大幅放寬。

1.2 我對當前中國言論自由議題的立場

就以上 c-3的看法來說,我經常就人權、法治、和言論自由三個議題「嚴厲譴責」中國政府或領導人。這些評論也就直接和明確的表達了我相關的立場。本欄2008/08/13的留言有以下提示:

「 如果你沒有時間看 《《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的討論》這篇文章,或有困難看得懂它,稍微瀏覽一下我所引用拙作的標題亦可。例如:胡卜凱 2005d, 2005e, 2003a, 2003b, 2003c, 2003d, 2003e等。」

既然兩位都懶惰、偏執、和 /或不搞清楚狀況就胡說八道,連「稍微瀏覽」都不做就一再的GGYY,我就辛苦一點,把它們的標題摘錄於下(網頁請見該文所附《參考書籍和文章》),以免以訛傳訛,沒來由壞了我的名聲:

* 胡卜凱 2005d:《湯曄事件 -- 嚴厲譴責上海當局侵犯人權》

* 胡卜凱 2005e:《汕尾暴動事件 -- 嚴厲譴責濫殺無辜的武警幹部》

* 胡卜凱 2003a:《非法雇用童工牟取暴利兒童「包身工」處境極悲》

* 胡卜凱 2003b:《評王炳章事件》

* 胡卜凱 2003c:《聲援楊建利 -- 譴責和寄望中國(共)政府當政者》

* 胡卜凱 2003d:《關於網路作家杜導斌因言獲罪一案 —— 致溫家寶總理的公開信》;區區、在下、我有(透過網路)在這封信上簽名。

* 胡卜凱 2003e:《譴責北京政府打擊思想和言論自由》

最近的文章有:

* 胡卜凱 2007:《 譴責中國在西藏的領導人"行動過當" 》,https://city.udn.com/2976/2467335?tpno=6&cate_no=2976

* 胡卜凱 2008:《 抗議和譴責中國當局迫害異議人士胡佳先生》,https://city.udn.com/2976/2803512?tpno=1&cate_no=2976

順便借問一句,你們兩位就相關事件又發表了什麼高見或「讜論」呢?

我說的很明白:

「我認為,『人民有飯吃』是最高的政治價值;我站在一般老百姓或升斗小民的立場討論公共議題 。」

因此,雖然我重視「言論自由」,也不時督促中國政府領導人維護「言論自由」,但是當全中國多數老百姓能過「小康」生活,而中國共產黨在當下又努力的試圖讓中國絕大多數老百姓都能過「小康」生活時,我不會用「言論自由」來否定或抹殺中國共產黨過去近 60年來的總體成就。

如孔子所說:

「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以及

「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發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爲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這就是我說:

「拿『箝制言論自由』的話來批評目前的中國領導班子,不亦犯了『小資產階級』那種『目光如豆」』和『自我本位主義」』的毛病?」

這段話的倫理學和政治哲學基礎 。(我也懂一些儒家思想的皮毛呢。)

「豈若匹夫匹婦之爲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這句話用白話文和現代文風(尼采、魯迅、柏楊、 ...)表達,不正是:

「有些人僅僅因為自己是偏執狂,就自以為是真理和正義的化身。」

我錯了嗎?!

還有人認為我沒有回答張爺2.0~祝福(soros) 網友的問題?

還是他只有喃喃自語的本事?

我有說過我閒來無事時,在幼稚園或小學當義工嗎?

2. 文化議題

我用三段論式來表達我的觀點。再看不懂,我只有喊:「救命啊!」

大前提:「『文化』不但是一個社會的生活方式,它也是該社會整體『社會力』的表現。」(我對「文化」的了解。)

小前提1:「當一個政府能提升社會整體『社會力』的時候,它就提升了該社會的『文化』。」(由「大前提」推出的命題。)

小前提2:「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政府,使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二 (或第三)強國。」(我對現實的了解。)

結論:「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政府,對中國文化的發展有正面作用。」

要批駁我的結論,一個人可以:

a. 否定以上的大前提或1、2兩個小前提之一;或

b. 指出從大前提無法推出小前提1;或

c. 指出從大前提以及1、2兩個小前提無法推出結論。

其他批駁方式我視之為 GGYY、大呼小叫、或喃喃自語。任何懂得邏輯,同時願意進行理性溝通的人,都會採取類似(或許不這麼尖刻)的觀點(1)。我已說過很多次,我對這類表演「恕不回應」。這該是我的「言論自由」吧。

還有人認為我沒有回答 張爺2.0~祝福(soros) 網友的問題?

還是他只有喃喃自語、 GGYY、大呼小叫一類的本事?

我有說過我閒來無事時,在幼稚園或小學當義工嗎?

孔子說:

「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我並不要求「束脩」,但要求「有禮貌」和「初中程度」。諸小子其勉之乎。

3. 唯物史觀

我不知道張爺2.0~祝福(soros) 網友的「歷史唯物論」和「神主牌」是什麼意思。因此,我無從回答他的問題。但我合理懷疑:

a. 張爺2.0~祝福(soros) 網友對「歷史唯物論」沒有什麼概念(2)。

b. 就算他對「歷史唯物論」有自己的獨門詮釋,他也拿不出一套論述說明「歷史唯物論」和我們討論的問題有什麼相關。

c. 就算他對「歷史唯物論」有自己的獨門詮釋,他也拿不出一套論述說明「歷史唯物論」對「文史社科研究」有什麼負面影響。

d. 既然他對「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這樣重視,即使中國文史社科學者「都」相信或接受「歷史唯物論」,關他或我什麼屁事或鳥事?

我有什麼義務回應這類只根據道聽途說就牙牙學語的GGYY或大呼小叫呢?

我有說過我閒來無事時,在幼稚園或小學當義工嗎?

附註:

1.    如果不能批駁我的結論,並不表示我的看法是「真理」。任何人都可以根據自己所建立的大前提和小前提來展開論述。對同一個議題,我們可以有不相容但並立的說法。至於那一種說法被多數人接受,或比較「說得通」,則由讀者或「公論」決定。但是,一個人如果不能批駁另一個人的「論點」,他/她就應該承認後者的論述「成立」或「完整」。不得再GGYY(直到他/她有能力針對此「論點」加以批駁)。

2.     就我所知,人文/社會科學中如果有一個不曾被修正、修訂、和/或修改過的理論,大概是因為它沒有任何意義或可資應用的場合。馬克思主義是19世紀中、後期 -- 20世紀末期約100多年間的顯學。學術界許多領域都有「正統--」、「修正--」、「新--」、和/或「後--」四種(馬克思主義)學派(不包括一些獨門見解)。因此,「唯物史觀」或「歷史唯物論」可能有兩到四個通行版本。區區、在下、我不才,的確認為「唯物史觀」是一個可以用來解釋大部分(但「不是全部」)社會變遷過程的「理論模型」或「思考模式」。我對「唯物史觀」也有些修正。社會變遷:social change;理論模型:ideal-type;思考模式:paradigm。

(附註於08/15略加補充修改)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83096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