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關於“兩個中國”和“一中一臺”的一些論說(一)
 瀏覽1,807|回應3推薦3

SCFtw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tina2008
齋貓
blackjack

關於“兩個中國”和“一中一臺”的一些論說(一)
SCFtw, 2004-11-4.

『在退出聯合國之前,兩蔣時代的漢賊不兩立政策不正是誤了台灣獨立的最好時機嗎?』

兩蔣都是堅定的民族主義者,老蔣參與了促成中華民國的武力革命,來臺之前的政軍事業更以承續中華民國的法統自任。那個時代的中國人大概都是民族主義者,他們經歷過那場神聖的民族禦侮戰爭,中國幾乎在那場漫長的戰爭中亡掉。

若無五十多萬中華民國政府軍在老蔣的號令之下撤到臺澎金馬,中華民國早在五十五年前就不存在了。若無胡璉指揮的古寧頭之勝,誰知道北京政權在韓戰期間敢不敢對臺灣動手。總之如果臺灣不曾存在過“萬惡的蔣家政權”,那麼臺灣原居人口(二戰結束之後是六百萬左右)可能在土改中失去一萬,在三面紅旗的年代餓死三五十萬(外加三五萬因政治迫害而死),在文革前勞改勞教十萬,在文革中“非自然”死去十萬到二十萬。 —– 被“解放”之後怎麼可能有一分一毫的“獨立”的機會?! —– 主張臺灣獨立就是叛國,就是現行反革命,上刑場罷!

在1950年代,要是美國不曾軍援,中華民國的軍隊恐怕不容易頂得住解放軍,要是美國不協防也不行,看看韓國戰場和古寧頭戰場上解放軍的那股狠勁和銳氣就知道了。臺北政府如此有賴於美國,要統要獨大概都沒法自己說了就算數。老蔣想“武統”,老美不同意,因為美國必定被拖下水,還壞了冷戰的局,然而更重要的是 —– 美國會蠢到插手中國這麼一個大國的內戰嗎?!要是老蔣想建立一個“臺灣國”,那一樣是壞了冷戰的局,而且會讓美國掉進深淵 —– 解放軍為了別國可以如此犧牲,為了“追窮寇”為了神聖無比的本國的歷史統一大業會怎麼反應?

美國人笨嗎???

兩岸的憤老憤青不是都罵美國決策者一貫自私自利嗎?!

從美國第七艦隊開始巡弋臺灣海峽中線以來,美國的“中國-臺灣政策”基本上衹是和緩地為因應新局面而有所調整,調整幅度比較大的那兩三次在某個意義上其實也衹不過是“比較大”而已。

不論是在冷戰時代還是在冷戰後時代,“徹底激怒”北京政府衹能說是愚蠢到不能想像。

張憲義洩密,美國對臺北政府發了狠,要派人來立刻拆光所有的“原子彈嫌疑物”,小蔣即使身體狀況還可以,還足以處置大事,他能怎麼樣?宣佈成立臺灣共和國嗎? —– 不管是誰當政,在當年那個整體局面下誰又能怎麼樣? —– 換個年代,就說這事發生在今天罷,陳水扁又能怎麼樣?立刻宣稱『中華民國是個偉大的國家』嗎?

如果光從美國的利己行為這個角度來看,在“臺灣不統不獨”的局面下美國才能得到最高的綜合利益,現在“統”很難上口了,而“武”成為話題,於是“臺灣不統不獨”很自然地轉換形貌,成為“兩岸不武不獨”。美國當然沒法控制北京政府,所以美國的施壓對象當然就是臺北政府。派第七艦隊巡弋臺灣海峽是預防局面失控,派特使下書要拆“原子彈嫌疑物”也是預防局面失控 —– 誰的控制?誰來控制? —– 美國! —– 總之最好能做到預防大事的發生,而且力求把整體局面維持在美國一旦面臨大事至少可以“可觀地著力”的情況下。我認為這應該是常識。

聯合國的五個“首謀國”名單裡有“中華民國”,到後來,國勢如日中天的美國出了全力還阻止不了“中國”的常任理事國“身家”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擔。在人民共和國與民國重疊的頭二十二年裡,美國怎麼可能同意如此光榮尊貴的“中華民國”變形為“臺灣共和國”???

成立臺灣共和國的合適時機 —– 不是最好時機 —– 從來不曾出現過存在過。

*******************************************************
以上為我在《中時電子報•新聞對談》的答客問之言,因此比較散漫。原帖無題,今擬題發於《聯合網棧》,內容毫未更動,日期依原帖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073747
 回應文章
關於“兩個中國”和“一中一臺”的一些論說(三)
推薦4


SCFtw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blackjack
albert8888
YST
tina2008

關於“兩個中國”和“一中一臺”的一些論說(三)
SCFtw, 2004-11-5.

先談北京政府之拒絕“兩個中國”。

兩德兩韓模式強制要求雙方互相承認,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會在法理上承認中華民國嗎???臺灣的分離緣於中日甲午之戰,中國在幾乎亡國的第二次中日戰爭中慘勝,好幾百萬人慘死,四年之後臺灣因內戰而再度分離,百年國恥要盡力洗雪還是要鍍金裝框掛起來???大陸中國一百年來的民族主義表現在實際政治上難道是虛妄???

東西德南北韓之分離並非緣於內戰,而且多少可以說是美蘇兩個超強有意無意地主宰了“處置二戰戰敗國財產”的結果,原來的統治勢力冰銷雪融,兩個新政府同時出現,所控制的土地和人民大致相當,背後各由美蘇撐持,在這樣的局面下,兩個政府互相承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然後兩德兩韓就成為美蘇之間的緩衝國,在兩德兩韓的人民這是個極悲哀的處境。中國是二戰戰勝國,內戰之後兩府並存,一邊極大一邊極小,而內戰狀態是持續的,情況和局面與德國韓國毫無可以例比之處 —– 極大那一方的中國人會笨到認可“兩個中國”這樣的“法理類推”嗎???

在前二十七年,人民共和國的對外方略都由毛澤東決斷,由周恩來執行,老毛可能在法理上認可堂堂中國因“逆賊”據鼻屎之地而割裂為二嗎??? —– 老毛寫於青年時代的『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已經是心底之言了,中年老毛的『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眾人皆知,那闋詞所表露的不止於赤裸裸的帝王思想,老毛志在“千古一帝”,誰人不知?! —– 中國歷代雄主哪一個能容忍這種“前朝餘孽據小島頑抗”之事???承認你與我平等並坐各是一國?笑話了! —– 而且還由頭號帝國主義大敵在背後撐腰!老毛是烏龜嗎??? —–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乃是老毛一生為人行事的宗旨,姓蔣的“頭號窮寇”他會放手他就不是毛澤東了,這是粗淺之理。

老毛如果放手,就立刻淪為好幾億子民眼裡的“千古罪人”,“千古一帝”云乎哉?!

那個時代是那樣的,那個社會是那樣的,先不要問為甚麼那樣,請先設身處地想一想當年局中人的主觀客觀情境!

再講一次:『毛澤東平生最大憾事據說是1949年另立國號。』 —– 這個傳言所述內容的真實性很高,如果為真,老毛可能放棄追老蔣這個“頭號窮寇”嗎?如果為假,這個傳言的存在反映了什麼?

接著說說國際情況。

阿爾巴尼亞所提之案志在“全面排臺北納北京”,贊成反對票數差距大到可怕(131個會員國,贊成76,反對35,棄權17),有點份量的歐洲國家“都”投了贊成票。美國所提的“雙重代表權案”輸了(贊成55,反對59,棄權15),有點份量的歐洲國家多數反對少數棄權。

“雙重代表權案”的著眼點完全是現實和現實算計:必然有認為北京政府應該進聯合國並承擔中國的常任理事國席位但是不高興看到臺北政府被徹底排除的國家。雖然是非常非常迫不得已迫於現實,老蔣到底接受了“雙重代表權案”的安排,這等於認可了“兩個中國”,等於認可了“你是大中國我是小中國”,然而內容強悍的阿爾巴尼亞提案得到大大的支持而內容溫和的美國提案以相當小的差距失敗,這顯示美國的提案其實“應該”也輸得很慘,不過美國拿了大約二十票“面子票”。

國際大勢如此,我真的不知道美國如何能做到兩個中國在聯合國各有一票,即便老蔣早幾年就同意了而且美國隨即做到了,這局面又能維持幾年?第二年由古巴出面再提一個“一個中國案”如何?美國能贏嗎?臺北政府的聯合國一般會員席位保得住嗎?

聯合國投票前夕,季辛吉在北京訪問。季辛吉後來在他的回憶錄裡說,那時周恩來曾經對他說北京認為臺灣的地位比聯合國會員資格之事更重要,北京不會按照美國的雙重代表權方案接受聯合國的席位(包括一般會員國席位和常任理事國席位)。 —– 所以即便美國提的“雙重代表權案”贏了又怎麼樣???

事情的本質顯然不在國號競爭,而在政府(政權)競爭。北京政府和臺北政府分明互為競爭政府,“雙重承認”是無聊之舉。兩德兩韓的情況整體而言是不正常的,因為那是“國際強權勢劫之下的兩府互相承認”的後果,然而別國同時承認兩德或兩韓並不是“雙重承認”,因為在“兩府互相承認”之後有關的法理已經具足了。缺乏“兩府互相承認”,那麼阿爾巴尼亞提案就完全符於法理:第一、由於北京政府比臺北政府大得“太”多,所以“中國代表權”理當判給北京政府;第二、承上,由於中國衹有一個(“中國代表權”的唯一性基於此),所以臺北政府沒有理由以中華民國的名義承擔一個聯合國會員席位。

當年中華民國以常任理事國之尊尚且被“普選票”“連根拔除”,可知前述法理之關鍵重要性。再說說後來的歷史發展:完全擁有法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常任理事國的位子上光靠它的“法定能力”就能在聯合國內外做到的“大事”實在是太多了!在聯合國和其他的國際組織場內場外到處驅趕中華民國太容易了 —– 不是嗎?!

『There is only one China.』這句話是無可辯駁的,因為這句話不過表述了一個常識。不衹是“政治常識”,它“就是常識”,不需要限定詞修飾詞不需要但書不需要條件。『衹有一個中國』不是法理,無涉拳頭,與飛彈威脅搭不上邊。

衹要滿足法理條件,『在政治上存在兩個中國』這個表述就可以推翻『衹有一個中國』這個表述。

“兩個中國”的前提是兩個俱以中華為號的政府互相承認,承認的舉動就反映了“兩個中國”的法理之路已通,除此以外都是空話,假大空俱全。

周恩來當時對季辛吉說的那兩句話有兩個先決情況:『世界上衹有一個中國。』『這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 北京政府自成立以來的基本態度一貫如此,對國際對臺北相同。又過了二十年,到了1992年,北京政府同意了在面對臺灣官民的場合把第二句話換成『一中各表』,這等於承認了臺北政府的“競爭政府”地位。

現下的臺北政府連『一中各表』都不同意,卻希望北京政府能“開放”外國“雙重承認”,這是用延髓 —– 而不是大腦 —– “思考”的結果。

最後說當年退出聯合國的事。

『漢賊不兩立』後面跟著的是『王業不偏安』。我是正統,你是叛賊,正邪不並立,警察當然不能與強盜共存共榮。王業者,正統之業也,王業不偏安,說的是以正統統一之志。北京政府也喊『漢賊不兩立』的,李自成張獻忠成了大事,崇禎皇帝豈不就成了頭號戰犯?!所以老蔣就是“頭號戰犯”,就是“賊” —– 國賊民賊都是,至於“蔣匪軍”是什麼?別那麼沒常識啦!說到頭,既然處於內戰狀態,這種口號喊總是要喊的,虛虛實實,不必太認真,實際行動重要,立竿見影的作為才是重點。

老蔣那樣的大角色能被說服接受那樣的安排,情況有點像老妻子願意被貶抑成新妻子之下的妾,為退出聯合國這些事痛罵他的後世人應該設身處地想想自己能不能做到。

中國共產黨確實是蓄意武裝叛亂奪權,那些農夫兵的普遍意識是『跟著毛主席打江山』,而人民共和國的那頭二十七年是秦始皇以來中國歷史上統治最暴虐的年代。從這個角度來看,老蔣早一步退出聯合國的確為先烈先賢所建立的民國統緒保留了一絲顏面 —– 衹不過是一絲 —– 但是還能怎麼樣?!

晚一刻就必須面對被掃地出門的羞辱。當年的政府和人民比現在的優秀多了。

葉公超想走一步算一步,死馬當活馬醫,公字當頭,個人成敗在所不計,英傑之士也,尹仲容之流,斯人皆已緲,典型在宿昔。

*******************************************************
以上為我在《中時電子報•新聞對談》的答客問之言,因此比較散漫。原帖無題,今擬題發於《聯合網棧》,內容毫未更動,日期依原帖者。

三則原帖在
釐清台獨愚民
SCFtw4(#131)
SCFtw4(#132)
SCFtw4(#136)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075585
很納悶!
推薦0


hkpt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在文字上看來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vs「中華民國」!
究竟「中國」這個國家名字在聯合國的文憲內有沒有出現?
或許只是簡稱之謂「中國」而已。如果是,那麼就含有兩個「中國」了?

以上兩國的稱號產生之次序是由「中華民國」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幹掉「中華民國」,而且各據地盤,台灣和大陸就這樣子定位了。難怪台獨硬要攪正名。攪正名卻是去革「中華民國」的命,不是去革掉「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就真難攪了。

還說不是獨台灣立運動,那是什麼?很納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074926
關於“兩個中國”和“一中一臺”的一些論說(二)
推薦5


SCFtw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blackjack
albert8888
YST
tina2008
寧靜姐

關於“兩個中國”和“一中一臺”的一些論說(二)
SCFtw, 2004-11-4.

東德西德仍然是德(國號中都有Deutschland/Deutsche),南韓北韓仍然是韓(Chosen和Korea指的是同一地同一國族),衹要彼此承認,別的國家不會多事,聯合國裡各有一票,OK!

『漢賊不兩立』是爭正統 —– that’s OK in any sense from any ground!民國與人民共和國爭正統的情況還是一國 —– 一國兩府(北京政府、臺北政府),治權(administration)分離(領土、人民、政府、法律等等俱括於此項下),都不是“空頭政府”,都是“有效政府”,然而互不承認,刀兵相向(至少也是瞄著對方),這就是古今中外常見的內戰狀態,法理如此。

中國就在那兒,廣土眾民歷史悠久,所謂的“外交承認”是地球人類史上的新玩意兒。別國沒有“承不承認中國”的問題,衹有“承認這兩個治權分離的政府中哪一個代表中國”的問題。北京政府治下相對而言地太大人太多,別國承認那個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效政府為代表中國的政府,這是理由充足而且合理的,而在法理上隨之而來的就是認定“中國”現今的國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法理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競爭的是“中華民國”。“臺灣”沒有資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競爭,因為“檔次”不對頭 —– “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在一個法理和政理檔次上 —– 因為“臺灣”不過是“中國”的一省 —– 不管這中國叫“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叫“中華民國”。

北京政府早先也是『漢賊不兩立』的,後來由於種種現實因素“不得不”“深謀遠慮地”“選擇”容忍臺北政府以“競爭政府”的身份存在,這就是北京政府同意“一中各表”的由來。

臺北政府現下的二十多個邦交國所正式承認的是“號為中華民國的那個政府才是代表中國的政府”,對“中華民國”的外交承認由此而來。因果關係是這樣的,而先決者是“臺北政府是一個中國的競爭政府” —– 因為所有這些國家都知道以北京為首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乃是聯合國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

在這個層面和脈絡,“名實相副”是絕頂重要的。剛果共和國改名叫薩伊,沒問題!玫瑰換了個名字依然擁有它特有的美麗依然散發它特有的芳香,但是中華民國一旦改名叫臺灣共和國,還把憲定領土從那一千一百四十多萬平方公里限縮到臺澎金馬區區之地,這在法理上就是個全新的國家。

衹要中華民國的憲定領土變成臺澎金馬,這個怪模怪樣跨過兩百公里寬的海峽把手腳伸到鄰居的汗毛外緣的小國就不再具有“中國的競爭政府”的身份了。

當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必須決定是否要承認臺灣共和國的時候,北京政府必須決定是否要立刻出兵“敉平臺灣省的叛國行為”。

毛澤東平生最大憾事據說是1949年另立國號。如果毛澤東當年昭告世界,說竊據臺灣省的國民黨軍政勢力是中華民國清剿未盡的叛亂份子,那麼老蔣會不會為了擺脫釜底游魚的命運而改國號為臺灣共和國?

*******************************************************
以上為我在《中時電子報•新聞對談》的答客問之言,因此比較散漫。原帖無題,今擬題發於《聯合網棧》,內容毫未更動,日期依原帖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074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