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青春鐵馬向前行
市長:青春鐵馬向前行  副市長: 廟會小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青春鐵馬向前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馬英九全國策略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活路外交」的4E作法(完整篇)
 瀏覽2,179|回應2推薦6

青春鐵馬向前行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JSK320
人微延卿
Honey Dee Dee
gardenia
♡ 綾子♡
serene2005

政大「模擬聯合國」講稿

 

馬 英九

9661

 

 

引言

 

親愛的女士、先生以及各位朋友們:

 

能夠在這樣一個的場合中做為開幕來賓,我深感榮幸。2006年,「青年國際會議社」成功地舉辦了第一屆政大模擬聯合國會議,今年又擴大舉辦。對於主辦單位積極推廣訓練參與國際會議及談判人才的宗旨與努力,我深深表示敬佩與支持。

 

眾所周知,我國外交處境困難。大多數外交人員所打拚的環境,鮮少有舒適優渥的現代化享樂,更缺乏觥籌交錯的場面,而多屬於落後國度與地區,物質條件貧乏,甚至衛生環境欠佳,工作條件並不理想,在此一場域打拚尤其需要堅強的鬥志與愛國的信念。對於外交工作人員為國奉獻的精神,國人都應該給予高度肯定與支持。

 

 

 

民進黨外交的ABCD

 

雖然如此,這幾年來,台灣的外交卻已經走到了一個孤立的地步,最主要是因為民進黨政府的外交政策失當使然。對於這種情況,我可以用英文字母ABCD來形容。

 

A就是Amateurish(外行)。自民進黨執政後,常常不尊重外交專業,外行領導內行以意識型態決定外交政策,以國內政治反射外交作為,或是以民粹作風操弄國際關係。許多重要官員對外言行還常有無禮之處,不僅影響外交人員的士氣,也讓我國辛苦得來的外交成果毀於一旦。

 

舉例來說,20027月,當諾魯宣佈和我斷交並與中共建交時,總統府副秘書長吳釗燮竟然說出「應該用辦喜事的心情來看待諾魯的斷交」。另一個例子是呂副總統不顧國家尊嚴,試圖闖關前往印尼雅加達,結果換來印尼宣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並聲明「印尼將永遠不會歡迎台灣的總統到訪」。更誇張的是20049月,外交部長陳唐山竟公開以穢語來批評新加坡。這不僅對於我國國家形象傷害很大,也使得台星關係嚴重倒退。民進黨政府諸如此類對於外交事務的不熟悉與粗糙作為,讓許多外交專業人員不僅扼腕,更是痛心。

 

B就是Brinkmanship(邊緣政策)。這幾年來,民進黨政府不管在外交或是大陸政策都採取著一種冒險、躁進的政策,一步一步地將台灣推向了「危險邊緣」。誠如各位所看到的,自2002年後,陳水扁已經施放了一連串的震撼彈。「一邊一國」、「公民投票」、「制定新憲」、「恐怖平衡」以及「廢除國統綱領」到現在的「四要一沒有」,許多分析家咸認為民進黨已經開始追求「法理台獨」。由於選舉的需要,這樣的發展趨勢將很可能會主導著台灣未來一年的政治議題。對於是否會造成兩岸與國際間的緊張局勢,陳水扁和民進黨並不在乎。即使情勢可能會因為誤判、誤解或擦槍走火,而激化成一觸即發的對峙局面,甚至造成台灣民眾與財產的重大損失,他們也在所不惜。這樣的「邊緣政策」因此引起了美國、日本、歐盟等國的關切與憂慮。台灣因此不再被視做「民主化」或「經濟奇蹟」的典範,卻被認為是「麻煩製造者」。

 

C就是Capricious(善變的)。外交戰略乃是為了保障國家利益,謀求在國際社會中,爭取國際的支持,以圖國家的生存發展。所以,外交工作必須有完善而周密的戰略指導。不過陳水扁政府卻從來沒有一套完整的戰略來推展我國的外交,任意地依自己的政治需求將國家利益玩弄於手中,嚴重破壞了我國外交人員的專業與努力。

 

陳總統對外政策的多變搖擺,吾人早已司空見慣。在兩次就職演說中,陳總統均提及「四不一沒有」,他個人也保證說「正名制憲阿扁做不到」。然而去(2006)年元旦卻拋出廢除國統會、國統綱領的主張。今年三月,進而提出「四要一沒有」(台灣要獨立、正名、新憲、發展),直接挑戰「四不一沒有」,讓美國更為警覺扁政府政策的不可預測性。陳水扁多變而又善變,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作法,讓國際都很擔心他在最後一年任期內鋌而走險,製造新事端,挑起台海新危機。對於這樣詭譎難料的外交,人民能安心、國際能放心嗎?

 

現在民進黨所推出的總統候選人也有這樣的問題。為了獲取選民的支持,從「反台獨」、「憲法一中」、「正常國家」、「催促三通」,到「兩岸和解」,謝長廷都說過。但是他是真心的相信,並要實現這些主張嗎?我不以為然。我認為這不過是民進黨人多變、投機性格的一種反映而已。而在外交政策與兩岸關係上,這些充其量只不過又是一場不負責任的「文字遊戲」罷了。

 

D就是Dogmatic(教條主義的)民進黨外交的最大問題就是「務虛」,只會一天到晚空喊口號。回顧過去七年,陳總統在外交上採取短視近利、沒有彈性的「教條主義」,不但沒有改善台灣的國際地位,開拓更多生存空間,反而讓台灣的處境更為倒退,國家尊嚴受到諸多不必要的折損。原本可以讓台灣稍許迴旋的模糊地帶,甚至還被美國畫為禁區。

 

最近的一個例子就是民進黨不考慮國際現實,逕自以「台灣」名義叩關WHO與聯合國,其結果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民進黨明知這是一場「不可能的任務」,卻還要逼盟邦與友我國家在背負著中共壓力下表態。不僅不符合外交專業,更破壞了珍貴的國際友誼。在這樣粗糙的外交操作下,美國遂即表態不支持台灣成為WHO正式會員,美國、歐盟、日本並也都投下了反對票,迫使國際認定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友邦在壓力下也無法堅決支持我國立場。今年支持台灣加入WHO者竟比兩年前減少20國,反對台灣者增加2國。這正是扁政府教條主義的莽撞斵傷台灣的尊嚴和地位所致。

 

 

「活路外交」的4E作法

 

很顯然地,如果再這樣走下去,我國的外交不僅繼續是「死水一灘」,還會面臨「死路一條」。在此我特別提出「活路外交」的4E作為,來為台灣的外交困境找尋出一條新的出路。

 

第一個E就是Engagement(交往)。如果國民黨能在2008年執政的話,我們要和中共談判與交往,重新為兩岸關係注入互利的要素。去年我在哈佛大學演說時就曾提出「活路模式」(modus vivendi),也就是兩岸就所謂「國際空間」問題展開談判,找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平衡點。將來不管在雙邊關係或國際組織的參與上,兩岸都不必衝撞,既傷感情,又消耗資源。我相信這是「三贏」的作法,不僅兩岸得利,國際社會也樂見。

 

在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我們已有與中共當局交手協商的經驗,例如1993年「辜汪會談」達成四項協議就是最好的例子。當時海峽兩岸將主權政治爭議擱置,務實協商解決兩岸交流所衍生來的各項問題。在「辜汪會談」至1996中共試射飛彈為止的那一段時間,兩岸之間的經貿、文化等來往熱絡,但是中華民國的主權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而且我們還充分利用大陸的經濟動能,提昇我們的經濟發展,這是互惠雙贏的做法,對台灣經濟發展及全台灣人民有相當大的益處。簡言之,我們希望兩岸之間「少一點政治爭議」、「少一點軍備競賽」;「多一點經濟合作」、「多一點文化交流」,這是我們所衷心期盼的,也是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共同願望。

 

第二個EEconomy (經濟)。在全球化及區域經濟整合化的發展趨勢下,台灣應該努力與各主要貿易伙伴國,包括美、日、中國大陸、歐盟、東南亞國協等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 FTA),並要積極加入區域經濟組織。但是到目前為止,民進黨政府政蹟乏善可陳。更糟的是,台灣原應利用WTOAPEC會員身分,以經濟實力來廣結善緣。但民進黨政府卻不懂得利用我國的經濟優勢來為外交添加資本,而只將WTOAPEC當做政治舞台,以政治意識型態製造爭端,實在可惜。

 

一個很明顯的事實是:如果我們沒有經濟,就沒有實力;沒有實力,當然就沒有主權可言。為了突破外交困境與增加國際地位,我們必須要改變民進黨政府在「經濟外交」上的錯誤與不當。除了要妥善運用現有的WTOAPEC會員身分外,我們認為台灣還應該要積極參與其他各種功能性的國際組織,特別是以經濟性質為主的組織,如「世界銀行」(World Bank)「國際貨幣基金」(IMF)等等,方能擴大發揮「經濟外交」的功效。

 

我國在1971年退出聯合國後,迅速地被迫退出其他聯合國的相關組織,但台灣卻遲至1980年才退出「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可見台灣的經濟地位是受到國際肯定的。我們認為,重新加入「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等經濟性國際組織不僅是我們的權利,也是義務。世界銀行的主要宗旨是幫助發展中國家建設教育、農業和工業設施;「國際貨幣基金」成立目的則是要穩定各國的貨幣與監督外匯市場,這些作為都需要台灣的參與才能讓體制更加完善與建全。

 

 

台灣現在是世界第十八大經濟體,我們有能力貢獻,也有權利參與經濟性的國際組織。加入「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後,台灣一方面可以參與國際經濟秩序的重建,一方面可以協助第三世界國家的經濟發展。當然,這兩個組織現有規定是必須要有聯合國成員的身份才能加入。我具體建議,在我們加入聯合國之前,先請「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修改相關規定,讓務實的台灣與彈性的國際組織結成伙伴,共同為全球經濟而努力。要實現這個目標,我們應該設法與中共溝通,並與其他友好國家協調合作,以發展出一套各方可以接受的方式來接納台灣成為國際組織會員。國民黨願意與全民共同努力,朝著這個目標一起努力打拼。

 

第三個EElasticity(彈性)。如各位所知,目前只有25個邦交國承認我們是一個「國家」,但是我們卻和超過150個國家具有貿易往來,所以我們其實是用一種非傳統的彈性方式來進行外交。舉例來說,我們在華府的外交單位不稱為大使館,而稱做「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無法與美國維持正式的外交關係,但卻可以維持一準官方的關係以便在美國進行政治、安全、文化與經濟上的活動。台灣進行外交的方式或許是前所未有且具有彈性的,不過至少我們存活下來了。

 

國民黨不會如民進黨那樣用意識型態來做為外交的推手,或是硬要以「台灣」為名來加入國際組織或發展與其他國家的外交關係。為了有效運用我有限國力來反制中共之壓制,外交政策應以靈活彈性為基準,不應受到偏狹意識型態的束縛,而應以國家利益來排定政策優先順序。一個務實的作法是,為了要拓展國際參與機會,我國參加國際組織的名稱是可以有彈性的,「中華民國」、「台灣」,或是「中華台北」都是可能的選項。因為我們相信,外交是一種「藝術」,適當的彈性才會有最好的結果產生。

 

最後一個E則是Equality(平等)。拓展外交空間並不代表著我們必須犧牲國家尊嚴,屈從不合理的待遇或環境。不管我們用什麼名稱來加入國際組織或是參加國際活動,都必須要遵循著「平等」原則,在地位與權益上與各國平等。事實上,世界上有許多國家雖然支持「一個中國」政策,但他們希望在「平行」與「平等」的原則下,維持與台灣的經貿外交關係。如果國民黨能夠在2008年執政的話,我們將秉持著「平等」、「尊嚴」、「互惠」的精神與世界各國交往。

 

在另一方面,我們也認為,外交的目的是在國際社會維護國民的利益以及國家的尊嚴。但當外交工作受到國際現實的限制時,優先之務應是為民眾在國際社會爭取「平等待遇」,使得民眾能夠在出境旅行、經商、以及從事其他國際活動時,獲得與其他國家人民同樣的待遇,以及在遭遇困難時獲得政府駐外機構適當的保護與協助。這樣的外交才是「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正面作為。

 

 

結論

 

無疑地,目前民進黨沒有像他們在選舉時所誇口承諾的,要擺脫台灣外交困境,甚至還每況愈下。如果由國民黨來辦外交,我們會綜合考量我國所處的艱困外交環境,避免民進黨外交政策的ABCD,並以專業、主動、務實、靈活的「活路外交」4E方式,來確保我國在國際社會之生存與發展。

 

中共在外交方面對我打壓確為事實,但過度悲情無濟於事,也爭取不到同情。為了要解決這樣政治僵局與外交困境,我們提議與北京建立起穩定而和平的關係。我們也希望能與北京協商出一個三贏的「活路模式」。我們期待藉由與中共協商來確保台灣的國際尊嚴與國際參與,並希望能排除兩岸在外交上的無謂競爭。

 

此外,台灣在外交上所應該做的,是如何儘量創造台灣本身在國際社會的價值與影響力。明白來說,我們必須依靠實力,尤其是經濟實力,來做為台灣發展外交的資產,以提高國際地位。在國際參與上,未來也應該以參加經濟性國際組織為目標。面對日益艱難的外交處境,外交必須回歸專業,國民黨願意以積極進取的精神,靈活、務實而有彈性的作法,運用我們的綜合國力,推動「活路外交」,促進國家利益,進而與所有理念相容、利益平行之國家,共同為創造和平的國際環境而奮鬥。

 

謝謝各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39962
引用者清單(1)
2007/06/02 05:39 【曾太公落美洲】 想清楚了嗎﹖不後悔這『死矣』口號﹗
 回應文章
对啊
    回應給: Formosa(Goldentree) 推薦0


rubyshanghai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台湾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会给台湾社会带来什么利益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40555
心繫台灣
推薦1


Goldentre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華碩

心繫台灣

歷來主政思維異,極統獨台均過激。
莫忘主權永續存,也應避免鄰為敵。

推動「台灣維新」(制定新憲法-國體、政體 分開): 自由 民主 法治
https://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no=3206&aid=1003160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40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