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支持宋先生之親民論壇
市長:宋楚瑜  副市長: 人性關懷天將大任於橘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支持宋先生之親民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宋楚瑜先生重要著作、演講文稿、訪談紀錄』專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楚瑜
 瀏覽2,808|回應0推薦12

YesYouGotI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2)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人性關懷
白鶴靈芝
KILLpestU
風語
亞理莎
rookielin
Color
小鯊
獨孤無劍

more...

引用文章: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楚瑜  

 

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楚瑜

 

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

6/21 週三第一天:我們歌頌陽光卻沒有習慣接受陽光

6/22 週四第二天:用無言戰勝謊言

6/23 週五第三天:良心有時會不見但我們會找回來

6/24 週六第四天:意志力才是勝負關鍵

6/25 週日第五天:友軍動搖了

6/26 週一第六天:大丈夫不怕死只怕事不成

6/27 週二第七天:創造歷史

倒閣、改選、再罷免(2006.6.27.宋主席於罷免案後的宣示)

 

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

在炙熱陽光下靜坐了七天,罷免案一如外界所預期的沒有過關。湘晴—一位穿著格瓦拉T恤,陪我們靜坐四天的二十幾歲小女孩,滿面淚水的與我道別,我也強忍淚水的與她握別。她轉過頭,悄悄的問旁邊工作人員:「接下來,我們該去哪裡?」

回到家,打開電視,陳水扁笑了,馬英九喊停了,同時浮現的卻是湘晴的淚眼。是執政者的狂妄,加上在野黨的軟弱,一起製造了人民的淚水。「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台灣民主到底出了什麼樣的問題,讓我們腦中自然浮出,大陸人民對抗四人幫高壓統治時的詩句?我相信,許多人,包括民進黨的立委們,保住了阿扁,卻犧牲的全黨,他們心中也纏繞著湘晴同樣的問題:「接下來,我們該去哪裡?」

這也是我七天來,在35度到36度高溫下,坐在群賢樓前,不斷問太陽公公的問題。我的問題也許更具體一點:

如果用本土就可以輕易掩蓋貪腐,接下來,我們該去哪裡?

「如果藍軍連倒閣的勇氣都沒有,接下來,在野的我們,該去哪裡?

「如果國會尊嚴可以如此被踐踏,人民罷免權利可以如此被剝奪,台灣的民主,該走去哪裡?

所以我想把這七天來在陽光下靜思的所得,提出來與大家分享。

 

6/21 週三,第一天:

我們歌頌陽光卻沒有習慣接受陽光

立委們規劃了靜坐,要我去現場看看他們。當我走到群賢樓前,看到那些揮汗如雨的朋友們,那些白髮蒼蒼的前輩們,那些理應出門要打洋傘的小姐們,都為了罷扁反貪腐,接受著陽光的燒烤。我不能就此離開,也不能讓他們曬太陽,我卻去吹冷氣,於是,我決定陪他們坐下去了。

一切事情都因此陷入了混亂,我的秘書狂打電話取消行程,黨部人員與公職開始向現場集中,立委們也交頭接耳,進進出出,忙著打理一切。我既沒帶換洗衣物,也沒帶毛巾斗笠,就這麼亂了一陣。

頭一個小時,我就在問太陽公公:「為什麼是我們坐在這裡?犯錯的不是阿扁他們嗎?為什麼是我們來接受燒烤?而不是貪腐集團那些人?」沒多久,就有靜坐的朋友問我同樣的問題。

太陽公公不予置評,卻在我身體上做文章。我的汗水一條一條的滾下來。一開始都是冰的,我的呼吸開始急促,頭腦開始暈眩,停止思考,眼睛看出去的一切東西都是偏白的。兩個小時以後,我的腿開始麻木,腰開始酸痛,熱力直透脊背,肩膀開始灼熱。

我還是繼續坐下去,因為那是我的承諾。到了快四、五點,又有了變化。汗水變得溫熱,身體卻不再灼熱,腳部血液開始流通,精神也好了起來。我抬頭看了看太陽公公,他看起來已經沒有上午那麼面目猙獰,反而露出了微笑,好像在說:「這是給你們這些經常住在冷氣房裡的人一點教訓,你們只會歌頌陽光,卻從來沒有真正的接受陽光。」

要接受陽光,就要不怕汗水,因為汗水可以清洗體內的污垢。外部的濕黏可以清洗,但內在的污濁卻會腐蝕體質。我們坐在這裡,不就是為了讓陽光穿透權力的魔障,照清黑暗的貪腐、國家的蛀蟲。但我們要求別人的同時,我們自己的組織體內,夠乾淨嗎?

我們不能只會歌頌陽光,我們要先習慣陽光,讓陽光幫我們清洗體內的污濁,我們才能真正的享受陽光。

貪污腐化,不容許存在於執政黨,同樣的,也不容許存在於在野黨。

6/22 週四,第二天:

用無言戰勝謊言

說實話,我們一直是個中產階級的政黨,藍軍的支持者,大多數從未有真正長期抗爭的經驗。大多數人,包括媒體,都以為靜坐就一定要絕食,不吃不喝不睡。

其實,靜坐是一種沉默的抗爭,當國家機器,媒體工具,都在為有權有勢者服務的時候,我們只有用無言來戰勝謊言,用身體來爭取正義。

我真的很熱,坐在那裡,像個雕像一樣,不能移動,也不太能講話,只好觀察與沉思,反而讓我注意到平常容易忽略的小事情。有媽媽們送來鮮花,小姐們端來冰毛巾過來發給大家,對面中央辦公大樓的員工,送來便當與飲料,一台廂型車停在我左前方,往水桶裡丟了兩大袋冰塊就走,還有幾個西裝畢挺的年輕人,走過來跟我們鞠個躬,又繼續他們的行程。

這些都是小市民,他們用最卑微的力量,來表達他們的感受,沒有喧囂,沒有口號、沒有激情、沒有留下姓名,有的人在牆上布條寫上他們的心聲,有的人用行動表達他們的支持,他們都有工作要做,不能跟我們一起耗,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不關心。他們也許自認只是個小塵埃,決定不了什麼,但當他們聚集起來,便會形成無堅不摧的沙塵暴。

北平東路的某棟大樓裡,民進黨的中執會通過了決議,宣佈下屆立委取消初選,全由中執會徵召。民進黨立委反彈聲四起,認為這是開民主倒車,是耍藉口剷除異己,是要威脅不聽話的人。中執會已經變成阿扁的「督陣隊」,誰退後,就被砍頭,強迫所有民進黨立委就範。這還能稱為「民主」嗎?

尼克森還懂得「不能躲在刺刀後面當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阿扁卻淪落到要靠殺同志的頭來保衛政權。跟這些自動自發的小市民比起來,民進黨上下,都應該感到慚愧。小市民體現了民主的靈魂與希望,民進黨卻在扼殺自由意志的展現。

想起了魏徵那篇「諫太宗十思疏」,「竭誠,則胡越為一體,傲物,則骨肉為行路,雖董之以嚴刑,震之以威怒,終茍免而不懷仁,貌恭而心不服」。現在的民進黨立委,就是「茍免而不懷仁,貌恭而心不服」。貪腐吃光了民進黨的靈魂,使其宛如「奔車朽索」,隨時都會解體。

有人說要感動人民,事實上,只要在這裡坐上幾小時,就會被人民所感動。也只有在這裡,愈沉默才愈會瞭解,什麼叫做「感動」!

6/23 週五,第三天:

良心有時會不見,但我們會找回來

一大早起床看報,就看到媒體對我們的羞辱。

因為第一天有老人家在群賢樓門口中暑,立法院便開了個小縫,讓空氣流通,第二天,又有好心人架了兩台電扇,向外頭吹風。但直到報紙上報出來,我才知道有這回事。

事實上,我坐的地方,離鐵門大概有五排人,冷氣頂多吹到第二排就被人牆擋光了,我從沒感到有什麼風。不過,大家既然有此質疑,那我就調整座位,坐到階梯第一排,這樣跟太陽公公的對話也好直接一點。

消除外界質疑的最好方法,就是用行動展現我們的決心,咱們過夜吧!

後來聽說,報這條新聞的記者,被立法院的老記者罵了一頓,他叫那記者在冷氣房裡的辦公椅上坐八小時不動,看看是啥滋味。不過,這已不重要了,「願為黑白輕生死,不因藍綠捨是非」的標語都掛出來了,曬太陽,躺地板,又算什麼?!

蘇貞昌依舊包庇阿扁,禁止官員出席審查會。天啊!立法院罷免案的審查會,是憲法規定的程序,行政院竟然可以完全不甩。這是嚴重的藐視國會,無視憲法,踐踏民主。

沒有國會,就沒有民主。賤踏國會,也就是踐踏民主。這樣的內閣不給他倒閣,讓他繼續囂張下去,不就是在豢養另一個希特勒嗎?

聽說國民黨某些自稱本土派的立委,痛罵我們「立即倒閣」的主張。真令人感嘆,為了保有自己小小的一個權位,甘願讓國會尊嚴被踐踏,這樣的立委,還有什麼人格可言?

月娘出來了,地上用蠟燭點起了「良心」兩個字,但風一吹就熄了。年輕朋友們七手八腳跑去旁邊試驗,結果發現將水杯的底部切掉,就是上好的蠟燭罩。一群人馬上在垃圾袋旁開了間資源回收加工廠,半小時後把蠟燭又全部點了起來。他們跑來跟我說:「良心有時會不見,但我們一定想辦法找回來!」有困難,不放棄,找辦法,這就是台灣的希望!

入夜,跟凱道團的年輕人聊了整晚,感謝老天,賜給我們這些這麼有毅力的年輕人,老兵終會凋零,但在這個悶熱的夏夜,在國會殿堂的台階上,在永不放棄的年輕人身上,民主的價值與精神,已經發出了新芽。  

6/24 週六,第四天:

意志力才是勝負的關鍵

在地板上平躺不到三小時,不到六點就醒了,又開始靜坐。

就這麼度過幾十年來第一次沒洗澡的夜晚,去廁所拿毛巾擦了擦一身臭汗,奇怪的是,今天起床的精神,比在家睡一整晚還好。

一大早,王清峰小姐就帶著幾十份燒餅油條和飯糰豆漿來探望我們,她沒多話,跟我們雙手合十後就離開。沒多久,李桐豪出現在角落,靜靜的坐著,他已經不是立委,也不想上鏡頭,只是來表達一個知識份子的良心呼喊。

再過一陣,一位太太推著輪椅,載著她先生,靜靜的出現在我的左手邊,「宋先生,早!」他們每天都來,中午回去一下,下午又來坐到晚上。他們不多話,偶而喊個口號,只在來去時跟我打個招呼,其他時,就在「用無言戰勝謊言」的標語下靜靜的坐著,用沉默的行動來表達他們的心願。

很多時候,沉默的力量,遠大於滔滔不絕。在這個寧靜的早晨,更能體會,什麼叫「此時無聲勝有聲」。

因此,我決定,下午不去高雄參與嗆扁大會,派秦秘書長代表我去。群眾活動是一種情緒的表達,但靜坐卻讓情緒化為行動,我們需要平和的行動,讓心臟跳動的低頻音波,傳達我們的信念,去感動更多的人們。

中午,馬主席來了,雖然只有五分鐘,沒講話,也算心意到了。

這一刻,我更加理解。大家對在野陣營的失望,不來自我們喊得不夠,而來自我們沒有真正的改變了什麼。就像我們對王清峰和那對輪椅夫婦的感受,真正感人的,是行動,而不是語言。他們不必這麼做,但他們做了。

所以,罷免貪腐阿扁這件事,絕不能只是一個口號,過了就算了,我們必須讓它成真,讓貪腐政權真正的下台,那才是人民對我們的期望。

文茜丟了專訪的題目過來,問我:「靜坐不撤,效果有多少?」我回答她:歷史上每一場偉大運動,都開始於少數領袖的堅定意志力。我們永遠無法估算一場偉大運動的效果有多少。孫中山開始革命時,不知道何時才能推翻滿清,甘地坐下去的時候,也不知道能不能驅逐英國統治,柯拉蓉走上街頭時,她根本沒把握,馬可仕的軍隊會把槍口對準誰。然而,他們成功了,成功的秘訣,就在於堅定的意志力。

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要不要罷免阿扁,而是我們有多想要罷免阿扁?我們的意志力,才是這場清廉對貪腐的戰爭,最後決勝的關鍵。

6/25 週日,第五天:

友軍動搖了

晨曦中,看著報紙上「國民黨決定回歸中道路線」的標題,我的手在發抖。這算什麼?難道罷免阿扁,就是激進派嗎?甘地靜坐、反戰靜坐,也不算中道嗎?難道非要姑息妥協,任瘡疤化為膿疽,才叫做中道嗎?

什麼叫中道?中道就是正道,中道是需要捍衛的。有了姑息的張伯倫,才有了囂張的希特勒;有了驃悍的邱吉爾,才打垮侵略的納粹黨。請問,誰是中道?

我突然能夠體會,異域孤軍的那種滄涼。我們一直把國民黨當作盟友,但至今才發現,國民黨從來沒有把我們當成戰友。游錫堃笑國民黨是「未戰先輸」,一點都沒錯。

我想起電影「鐵面無私」的情節,為了抓到芝加哥黑道頭子卡彭,財政部派了會計師來查稅,但保護調查小組的警方人員,卻一個個的犧牲。要對付組織犯罪,就必須多管齊下,文武俱備,怎麼可以在威脅之前退縮?

下午,接受了幕僚的建議,去松山煙廠一起嗆扁。但到了現場,發現那根本是個選舉造勢活動。安排好的講話時間,一拖再拖,跟彰化那場一樣,我上台的時間,離馬市長進場不到兩分鐘。既然無法闡述理念,還不如回到靜坐現場,用行動來表達心聲。

回到現場,剛好趕上高金素梅帶著原住民朋友們來到,現場拉出黑白相間的布條,巨幅的「人民站出來」,張開了我們的訴求。我實在是感慨萬千,我們的朋友背叛了信念,但因此我們更清楚認識,這些前來現場的市井小民,才是黑白分明的真正戰友。

我們一再強調,這不是藍綠問題,而是黑白問題,不是權力問題,而是價值問題。如果您願意讓「廉恥」二字,從此在台灣變成笑話,您就繼續支持陳水扁,或者繼續軟弱下去。如果您還有一絲良心,一點勇氣,希望下一代有個可以誠實、信用、正常打拼過活的生存環境,就請您一起來罷免陳水扁。

原住民聽懂了,但我們的盟友還是聽不懂。如果貪腐至此,都能輕易用本土二字掩蓋,我們的意志力,如果輕易的就被幾聲喊話給打垮,誰還敢期待2008?

今天,太陽公公躲起來了,當私心結成了烏雲,他也只能暗自垂淚。

6/26 週一,第六天:

大丈夫不怕死,只怕事不成

在原住民滄涼的歌聲中起身。今天起,我們要孤軍奮戰了。沒有了第二擊(倒閣)的火力,就很難逼民進黨立委在罷免案中倒戈,罷免成功的機率,就在友軍的臨陣脫逃中消失。

我們的信念是什麼?我們為何而戰?我一直很清楚,這是為是非黑白而戰,是為廉恥二字而戰,是為了台灣社會基本價值而戰。但盟友也是這樣想的嗎?看來,他們還有其他的算盤。

思緒纏得我心力交瘁,太陽曬得我昏昏欲睡。我走去洗手間,洗了把臉,擦了擦身子,看著鏡中的自己,「你這湖南騾子,到底在拼什麼?」

有人說我在拼台北市長,有人說我跟馬搶2008,這些人也太小看我了吧!如果台灣是非公義都沒有了,誰當了坐什麼官,也都會一樣爛。沒有公理正義,選啥又有何意義?如果真要搞選舉,現在應該學岳不群,扮起君子好人,叫大家別吵了,這樣不是更能兩面討好?

高金委員喊著:「黑白之間沒有妥協」。我們拼的不就是「黑白分明」嗎?如果連貪腐至此的人都無法拉下馬來,不管當上什麼職位,怎麼去要求底下人清廉自持?如果行政院長可以如此包庇貪腐,又怎麼要求全國的公務員不得「官官相護」?

下午,應邀到院內參與罷免案審查會。趙良燕、劉文雄兩位委員接連提問。我很清楚的告訴所有委員,蔣經國時代,他的以身作則,不接受商界好友的邀宴,夫人的行程一樣納入管制,機要人員也不得參與不必要應酬。如此嚴以律己,嚴格御下,才有辦法樹立典範,維持政風。

至於政爭之說,我也反駁:在民進黨在野的時候,他們抗爭,是我負責去協調的;阿扁當上總統,我是第一個向他道賀,並願意與他就國家大政坐下來談的。但是他從不反省,他把我們每一次容忍,都當成他的勝利,一次次變本加厲,毫無悔意。再不罷免,台灣的是非黑白,將無容身之地。

我強調,沒有國會,就沒有民主,舉世皆然。我們不能容忍行政機關如此藐視國會,踐踏民主。綠軍不到一百個立委,沒有剝奪二千三百萬人投票決定阿扁去留的權力。英國用五位國會議長的頭顱,才換到今日的國會民主尊嚴,我們的道德也要化為勇氣,變成力量,才會讓民主有所進步。

有老朋友來勸我要顧身體,我回他陳其美那句話:「大丈夫不怕死,只怕事不成。」

晚上,人群湧入,馬主席來了,警方自此停止舉牌,讓我們靜待明天。

6/27 週二,第七天:

創造歷史

在燭光排成的「是非」兩字前面,又度過了一個悶熱的夜晚,一樣沒睡到三小時,拍拍身上的灰塵,起身迎接決戰的時刻。

昨夜,立委們開會到三點,嚴肅的討論今天之後的作為。我故意不參與,讓他們暢所欲言。很高興,他們自動形成了共識,反扁是根本價值問題,不能計算個人與政黨利益。因此,他們決定,不計倒閣改選對親民黨如何不利,今天全員到齊,簽署「不信任案」要求立即倒閣,並提出「倒閣、改選、再罷免」的倒扁戰略軸線。

看著龍應台小姐在中時寫的那篇文章 <今天的這一課:品格>, 我不禁感慨萬千。她寫道:我們該檢討,阿扁「一路成長的社會環境-- 父母、長輩、老師、社區、媒體、整個教育系統,有沒有給過他一種薰陶,一種教訓,告訴他:沒有品格,權力可能就是災難?」

她說:我們現在正在補公民課,告訴所有人,真正的民主是:我可以選你上去,也可以罷免下來。「補課的代價可能很高,可是成熟的過程沒有不痛苦的;今天,我以身為台灣公民為榮。」

「透過罷免的提出,台灣人民用無比清晰的聲音做出宣示:民主不是民粹,自由不是放任,容忍不是拋棄原則,人民長大,不代表不需要典範。透過罷免的提出,人民在考驗自己對大是大非有多少堅持,對社會進步的力量有多少信心,對不該忍受的行為他如何決斷,對值得奮鬥的目標他如何執著。」

近午,罷免案的表決結果出來了 119票贊成罷免,0票反對。雖然沒有成功,但這是一個令人欣慰的結果。說明陳水扁一家所做所為,已經沒有人能夠認同,沒有人願意為他辯護。台聯開始與扁陣營切割,民進黨政權為了保住阿扁,已經全軍盡墨,綠色執政已經剝光了道德的外衣,剩下赤裸裸的權力交換。

親民黨黨團隨即提出已經全員連署的倒閣案,李敖大師立即來到現場加入連署。但國民黨黨團卻下令立委不得連署,我感覺就像當年的岳飛,勝利在望,卻被十二道金牌召回。民進黨包庇在前,國民黨放水在後,這場倒扁運動,很可能就此無疾而終。

歷史會記住民進黨立委,如此包庇阿扁,阻擋台灣人民用民主程序來決定貪腐政權的去留。他們贏得了一個永遠講不出口的勝利,只要阿扁在位一天,這將是他們永遠無法洗淨的污點。

我們也會記得那七個國民黨立委,就是他們力主放水,說服馬主席反對倒閣,才讓民進黨肆無忌憚的抗拒罷免。大家都會記得,他們如何將私利擺在公義之前,歷史也會記得他們,這「七小人」如何綁架了「白馬王子」。

不管別人如何,我們還是要堅定的前進。一場涉及是非公義的價值戰爭,沒有妥協,也不能退讓。貪腐如果不下臺,我們的孩子,將來連「廉恥」兩個字都不會寫。這樣嚴肅而深遠的課題,既然讓我們這一代遇到了,就要在我們這一代手上解決。所以,我依然發佈了親民黨主張的後續行動:「倒閣、改選、再罷免」。

我們雖然力量微弱,但我相信,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就算只剩下三個人,我們也要為了台灣的基本價值,奮戰到底。

含著淚水,與靜坐七天的戰友們握別 我們不怕挫折,我們相約再戰 我們不後悔,也不氣餒 因為我們真心付出過,努力過 當我們年老時,可以自豪的告訴兒孫們 你們的爺爺奶奶,這一生沒有白活 當然,我們更希望 不久後的某一天,我們會再回到群賢樓 為成功拉下阿扁貪腐政權,比出光榮勝利的V字手勢

仰望太陽公公,謝謝您這幾天給我的考驗,汗水洗淨了我們的心房,讓我們放空自己,照見真理。我們像浴火重生的火鳳凰,帶著炙熱的心,迎向永恆的天界。

更謝謝您讓我認識,在野黨的體質是如何的虛弱。「接下來,該去哪裡?」,當然是基層。我們必須從根做起,從底做起,教育大眾,改變藍軍的體質,讓更多人無畏太陽,無懼汗水,敢於為真理堅持到底。

我不自主唸起了麥克阿瑟的為子祈禱文:「主啊!求你塑造我的孩子,使他夠堅強到能認識自己的軟弱;夠勇敢到能面對懼怕。在誠實的失敗中,豪不氣餒;在勝利中,仍保持謙遜溫和」在民主中,我們都還是孩子,不夠堅韌,不夠成熟,也不夠決斷。民主的學習之路還很長,但我們不會放棄長大,我們要學會容忍,但也要學會使用利刃,來維護是非的邊界。

我上了車,回到了家,好好泡了個澡,消去了腳上因靜坐太久引起的水腫。我躺上了闊別已久的彈簧床,吹著五天以來第一股冷氣,沉沉睡去。我夢到自己帶著笑顏,回到了群賢樓,看著那裡的階梯,有我們汗水的印記,和我們為台灣民主奮鬥的痕跡。我們已經踏出了勇敢的第一步,我看到,我們的汗水印記上 已經發出了新芽,我相信,就從這裡開始,會有更多的新芽成長茁壯,圍繞著國會與凱達格蘭大道,將會長滿公義與民主的燦爛花朵。

2006.6.27.宋主席於罷免案後的宣示 :

倒閣、改選、再罷免

歷史上每一場偉大運動,都開始於多數人的怨恨與期待,卻完成於少數人的堅定意志。

我們回想看看,孫中山開始革命時不知道何時才能推翻滿清,甘地坐下去的時候也不知道這方法到底能不能推翻英國統治,柯拉蓉走上街頭時,她也不知道馬可仕的軍隊會把槍口對準誰,但最後,他們都成功了。

成功秘訣,是他們的意志力,因為他們永不放棄,所以他們終成大器。

在運動的開始,我們永遠無法估算這場偉大運動的效果有多少,也無法保證一定成功,但只要我們有決心,不怕苦,不怕難,堅持走對的路 我們終會有成功的一天。

這些日子以來,扁蘇貪腐集團謊言連篇,壓制檢調,藐視國會,死不認錯,已經讓台灣人民反感到底。陳水扁一家人的貪腐與狡辯,已經使全體台灣人民不知「廉恥」二字該怎麼寫。蘇貞昌動用威權包庇阿扁,藐視國會,更將中華民國公務人員的倫理價值破壞殆盡,將台灣民主的精神毀壞無遺。

我們為了維護台灣的價值,跳出來推動罷免,雖然,今天遭遇了挫折,但我們並不氣餒。因為,在這個過程中,產生的三個有意義的結果:

一、我們戳破了阿扁神話,讓陳水扁成為中華民國憲政史上,第一位正式被國會列為罷免對象的總統。罷免的理由,是他們的貪腐,罷免的結果,是119票贊成,0票反對。這將會是他與民進黨永遠的恥辱。

二、弊案打破了民進黨的清廉神話,而罷免過程則打碎了民進黨的民主神話。我們成功的讓全國民眾認清,民進黨,尤其是新潮流,是一個只講權力,不講道理的幫派。過去,他們用黑金議題來掩飾族群分化;現在,則是用族群分化來掩飾自己的黑金。今天,他們敢用不到100個立委,剝奪2300萬人投票決定阿扁去留的權利。明天,他們也將更敢於綁架台灣人民 將台灣引向更悽慘的未來。

三、當台聯決定讓立委進場投票時,他們就已經用行動,表明了與阿扁貪腐集團切割的態度。綠軍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裂痕,只要我們再持續施壓,必然能夠全面瓦解貪腐集團。

今天,我們也認清,唯有將道德感化為實質的力量,將力量化為實質的制裁,才能徹底清除貪腐。如果不清除貪腐,再多的治水預算也只會變成他們口袋裡的油水,再多的政府補助,也只會變成貪腐集團「劫貧濟富」的「政績」。

我們不知道罷免的道路將有多長,不知道未來的險阻將有多少,我們只知道,如果我們不在反貪腐上繼續努力,不用多久,我們,以及我們的子子孫孫,都將變成貪腐集團的奴隸。

罷免案的結果,雖早在預料之中,但楚瑜仍感到非常痛心。事實已經證明,道德勸說、靜坐呼籲、國會決議,都不足以瓦解這個以陳水扁為中心,靠蘇貞昌包庇的綠色貪腐集團。

當然,我們也深自檢討失敗的原因。如果當初,藍營諸公,少點算計,多點放空;如果當初,目標清楚,只打貪腐,也許我們就能切開阿扁與民進黨,成功拉下貪腐的政權。

不論如何,我們還是要面對現實。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

流血革命。這樣做,可能會讓阿扁變成第二個馬可仕,但台灣可能將變成另一個菲律賓。

立即倒閣。雖然並不容易,但這麼做,可以給民主理性最後一點空間,對體制內路線保留最後一線希望。

我希望立即推倒貪腐,卻不願因此輕易觸動敏感的傷口。

因此,親民黨經過縝密的研商,認為罷扁行動,已進入了另一個戰略階段,接下來對抗貪腐集團的戰略三個階段,就是「倒閣、改選、再罷免」。

我們的想法是:

一、先倒閣,逼迫蘇貞昌與民進黨立委,與陳水扁切割,如果他們要繼續包庇阿扁,就要概括承受阿扁所有的罪孽。

二、其次,我們非常希望阿扁解散國會。國會全面改選,才能逼迫所有民進黨立委,直接面對民意的考驗。既然他們敢剝奪2300萬人決定總統去留的權利,我們就要讓他們自己承受民意的反撲。

三、如果國會真能改選,就等於是一次對阿扁總統的信任投票。這次選舉,唯一的議題,就是要不要罷免阿扁。新國會上任的第一個議案,就是重提阿扁的罷免案。只要國會反扁立委的數目超過三分之二,罷免案就一定會過關。

媒體的民調也顯示,贊成倒閣的人接近六成(57%),這個數字告訴我們,罷免阿扁的民氣並沒有消散,只是轉移到了較易成功的倒閣。

簡單講,在這個戰略階段中,「倒閣不破功,罷免必成功」。

因此,親民黨所有立委,今早已經完成連署,立即對蘇內閣提出不信任案。(出示連署書)同時,我們決定,立法院應立即召開第二次臨時會,立即要求倒閣。

我們提出不信任案的理由是:

1. 蘇內閣包庇阿扁貪腐,藐視國會,踐踏民主,已無法得到人民信任,更不能作為全國公務人員的表率。

2. 長期以來朝小野大,政府空轉,政績無法贏得人民信任。

3. 解決藍綠對抗最好的辦法,就是倒閣改選,用新民意取代舊民意。

我們要先瓦解貪腐集團的防線,才能再次直搗黃龍,我們要速戰速決,罷免貪腐集團的核心:陳水扁。這樣,才能讓台灣儘快的恢復正常,免於貪腐之苦,儘快的「與民休息」,重建台灣的價值。相對的,如果我們因為害怕衝突的姑息手軟,反而是對腐敗政權的鼓勵,是對善良百姓的凌遲。

在這個階段中,我們需要大家在兩個方面大力配合:

1. 國民黨內還有些立委,打著本土派之名,與阿扁遙相呼應。各位好朋友,請您馬上到他們的辦公室和服務處,對他們進行「道德勸說」,讓他們了解,「放空自己,才能奮戰到底」。

2. 請大家也立即向「二李一呂」(李登輝、李遠哲、呂秀蓮)進行道德規範,請他們跳出藍綠框架,為了台灣,為了價值,也為了他們的政黨與自己的歷史定位,立刻與阿扁劃清界線。跳出來支持清廉保台的罷扁行動。我們也要讓他們了解「無欲則剛」,才能讓台灣看見陽光。

3. 在阿扁下台以前,我們要延續這幾天抗爭的精神,向大眾說明堅持的意義,我們仍要努力讓黑白分明,取代藍綠對抗,成為台灣新的主流價值。

希望大家支持我們,繼續的走下去,只要體制內路線還有一線希望,我們就不會放棄用和平理性的方法讓阿扁下台。但當和平改變已經絕望,當中道被霸道逼到死角,我們也決不畏戰。

我們很清楚我們的目標與策略,現在的主要問題,不是我們要不要罷免阿扁,而是我們有多想要罷免阿扁。我們的主要心願,不只是要反對貪腐,而是我們有多少勇氣,多少決心,讓貪腐受到實質的制裁,讓貪腐從此消失於台灣政壇。

只有當全民罷免阿扁的決心,超過扁蘇貪腐集團保衛他們既得利益的意志力。罷免阿扁,才會有成功的一天。

各位鄉親,我們不能再忍受與貪腐共存,我們需要立即行動。「倒閣、改選、再罷免」,將是未來幾個月的主要目標。希望各位能支持我們,繼續為反貪反腐,奮戰到底。

最後,我要向過去七天,用行動、用汗水、用血肉之軀,不畏餐風露宿,日曬雨淋,不眠不休的為罷免阿扁,而在這裡與我們一起奮戰的戰友們,致上最高的敬意與謝意。真的,各位戰友們,您們是我這一生,最貼心,最真實,最情義相挺的朋友,我永遠會記得這七天,我也會永遠記得你們。

請大家保留實力,我們還有更長的路要走,謝謝各位!

 


本文重新編輯還原文章: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楚瑜 按由小鯊」於鐵橘之城」引用發表 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楚瑜 轉載 [親民論壇]小狼弟兄所抄錄之文字版本[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楚瑜]

其它討論:

關於宋楚瑜的七天日記----與太陽公公的對話 




本文於 修改第 8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544&aid=2263846
引用者清單(2)
2007/06/24 03:48 【不平則鳴】 小不忍 亂大謀
2007/06/24 02:10 【°*♥╮我愛宋楚瑜~宋楚瑜專屬╭♥*°】 °*♥╮與太陽公公的七天對話----楚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