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韓戰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抗美援朝大事記——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瀏覽2,077|回應14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抗美援朝大事記——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1950年10月14日,毛澤東與彭德懷詳細研究了志願軍的出兵和作戰方案,確定志願軍各部於18日或19日分批渡江,先在平壤以北適當山嶽地區組織防禦,待機殲敵。

    16日,志願軍師以上幹部大會在安東(今丹東)召開,彭德懷宣佈了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立即出兵援朝的決定,並分析了朝鮮戰場形勢,闡明了抗美援朝的重要戰略意義。他說:“現在美軍及李承晚軍隊正在向朝鮮人民民主主義共和國瘋狂進攻,局勢是很嚴重的,我們對於兄弟黨和鄰國遭受侵略,應該採取什麽態度呢?中央經過反復認真討論後認爲不能置之不理,決定支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反抗侵略者,幫助他們爭取獨立自由和解放,我認爲中央這種決定是非常正確的,……如果我們不積極出兵支援朝鮮革命政府和人民,國內外反動派的氣焰就會高漲,親美派就會更加活躍,如果讓美帝佔領了整個朝鮮半島,那對我國就是個直接威脅,國防、邊防都會處於極不利的地位。”

    彭德懷根據朝鮮北部山高林密、地形狹窄、三面臨海的特點,指出:“過去我們在國內戰爭中所採取的大踏步前進和大踏步後退的運動作戰方式,在今天的朝鮮戰場上不一定適用。……志願軍在戰術上要採取陣地戰與運動戰相結合的形式,如敵人來攻,我們要把敵人頂住,一旦發現敵人的弱點,即迅速出擊,插入敵後,堅決包圍殲滅之。我們的戰術是靈活的,不是死守某一陣地,但在必要時,又必須堅守陣地。”

    彭德懷針對志願軍出國作戰的情況叮囑說:“這次出兵援助朝鮮人民援助兄弟黨,是我們應盡的義務。援助朝鮮也就是鞏固我們國防,因此,我們進入朝鮮後,千萬不要驕傲,不要以大國援助者的身份自居。對朝鮮的黨、人民政府、人民軍隊和廣大人民群衆要切實尊重他們。”

    18日,毛澤東致電第13兵團領導:“四個軍及三個炮師決定按預定計劃進入朝北作戰。自明(19日)晚從安東和輯安(今集安)線開始渡鴨綠江。爲嚴格保守秘密,渡江部隊每日黃昏開始至翌晨4時即停止,5時以前隱蔽完畢,並須切實檢查。爲取得經驗,第一晚(19日晚)準備渡兩三個師,第二晚再增加或減少,再行斟酌情形。”

    19日黃昏,彭德懷僅帶領一名參謀、兩名警衛員和一部電臺,乘一輛吉普車,首先跨過鴨綠江大橋,奔赴朝鮮戰場。

    同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分三路跨過鴨綠江,秘密開赴朝鮮前線。第40軍和第39軍主力及炮兵第1師從安東過江;第39軍117師、炮兵第2師和高炮團從長甸河口過江;第38軍軍部、第42軍和炮兵第8師從輯安過江。至22日,第38軍主力從輯安過江。

    按照中央的要求,所有渡江部隊,從每日黃昏開始行動,至翌晨4時停止,天亮前隱蔽完畢,不露痕迹,入夜開拔,奔赴前線。就在“聯合國軍”和李承晚軍東西兩線部隊爭先恐後地向中朝邊境狂奔猛進的時候,中國人民志願軍已經埋伏在鴨綠江南岸的崇山峻嶺中,準備與之進行一場特殊的較量。(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724395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中国空军原司令员、王牌飞行员王海曾被击落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50年志愿军入朝后,由于美国空军实施“绞杀战”,对志愿军地面部队及后方运输线狂轰滥炸,志愿军伤亡很大,补给困难。为此,中央军委决定组织空军赴朝参战。
    
    首批参战的飞行员,全部是抗战后建立的东北老航校的学员,这里是新中国空军的摇篮。当时志愿军空军只有两个航空兵师,作战飞机200多架,大多数飞行员只有60多小时的飞行记录。而美国侵朝空军的总兵力达14个大队,各型作战飞机有1100多架,数量6倍于中国空军。美军飞行员大多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平均飞行时间都在1000小时。然而就在这次空战中,中国志愿军空军创造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辉煌战绩。
    
    这个年轻人就是王海,他参战时刚刚25岁。
    
    王海:“我那个时候跟飞行员动员,我也没有打过仗,大家都没有打过仗。我就想天空这么大,美国的飞行员是个人,中国的飞行员还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我就不相信我打不掉你!非叫你把我打下来?这个飞行员应该赞成,所以我带领飞行员冲锋陷阵。”
    
    志愿军空军在经过苏联空军的短暂培训后,王海和他的战友们开赴朝鲜前线,后来,在苏联的援助下志愿军空军装备了一批米格——15战斗机,凭着不怕死的精神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技术并不熟练的志愿军空军很快取得了鸭绿江以南、清川江以北的制空权。被美国空军惊恐地称为“米格走廊”。刚刚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世界空军强国之一。
    
    王海:“朱老总给我们讲了一句话:‘勇敢加技术,就是战术。’我们当时也有点技术,但是我们主要靠得是勇敢。这个勇敢不是凭空设想的,是一个政治觉悟,对不对?就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啊!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就是这个精神!我这个大队啊,一共是击落击伤敌人二十九架飞机!”
    
    王海率领的飞行大队在空中与号称“世界王牌”的美国空军展开搏杀,屡建奇功。他们一共参加了80多次空战,曾创造过15:0的战绩,被命名为“英雄的王海大队”,并荣立了集体一等功。
    
    王海:“我们第一次空战,我们四架飞机,打了一个英国的FMK8。它是双发的,我们四个人撵到三八线,四个人炮弹都打光了。最后我们飞机想落地,我的僚机油都没有了,正好也进了机场,就滑下来了。你看那个险劲,硬是把它打下来了,炮弹全部都打光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是忘我,有我无敌这个精神,没有这个精神干什么事都不行!”
    
    在一次次的空战中,王海也曾多次历险。1953年3月27日,王海从沈阳北陵机场起飞去阻截向我境内飞来的敌机时,他驾驶的飞机被袭击,差点儿壮烈牺牲。
    
    王海:“鸭绿江上空,我在这个八千米的时候被偷袭了。偷袭者打到我的发动机,飞机着火了,我就弹射出来了。弹射出来以后,我是第一次跳伞。飞高空都得戴着氧气面罩,不戴氧气面罩就缺氧,我忘了。跳出来以后,我就把氧气面罩摘下来就缺氧了。以后,在下降过程当中呕吐,我看着我身上没有中弹,怎么呕吐?后来一看,是氧气面罩摘的太早。你得在四千米以下才行啊,四千米以上你还得要戴氧气。我跳到我们的高炮阵地上,他们发现了我,命大啊。你想你光打人家,人家不打你,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笑……
    
    王海所在的空三师威震长空,在第一阶段的战斗中,击落击伤敌机64架,并涌现了王海、孙生禄、刘玉堤、范万章等一批功臣。1952年2月1日,毛主席看了空军第三师86天的作战报告后,亲笔写下了“向空军第三师致祝贺”。在整个朝鲜战争中,王海一人就击伤、击落了9架敌机,由于战功卓著,志愿军为王海记了特等功,并授予一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也授予了王海二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王海成了家喻户晓的英雄。
    
    在两年8个月的作战中,虽然与敌人力量悬殊甚远,但志愿军空军凭着超人的勇敢和顽强,共击落击伤侵朝敌机330架,取得了辉煌的战绩。而在惨烈的空战中,年轻的志愿军空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共被美国空军击落各型飞机231架, 116名飞行员空勤人员血洒蓝天,用生命书写了中国空军的光荣战史。
    
    王海:“我这个大队被击落了四个飞行员,牺牲了四个飞行员。将近百分之五十啊!代价很大!”
    
    ——当年的中国军队为了抗击强敌,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
   

來源 2007-12-28  中华网论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617771
米格-15和F-86的較量
推薦2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麥芽糖
安津

米格-15和F-86的較量

    1951年6月,朝鮮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戰場上形成了邊打邊談的複雜局面,敵我雙方戰線穩定在“三八線”附近地區。為配合談判,侵朝美軍空軍也從主要支援地面作戰轉為主要轟炸朝鮮北方目標的空中阻滯作戰。侵朝美軍總司令李奇微要求美軍空軍“在此談判期間,應採取行動以充分發揮空軍威力的全部能力”。為此,美軍從國內不斷增調大量飛機進駐日本、朝鮮,侵朝美軍空軍增至19個聯(大)隊,作戰飛機1400餘架。

    
8月18日,美軍地面部隊發動“夏季攻勢”,美軍空軍開始執行以切斷朝鮮北部交通線為目標的“絞殺戰” 計畫,妄圖徹底摧毀志願軍的後勤供應線。9月開始,美國空軍集中轟炸破壞清川以南、平壤以北的鐵路。在地圖上這一地區的鐵路近似於三角形,因此,這一地區鐵路被稱為“三角鐵路”,總長180公里,是朝鮮北方的鐵路咽喉。美軍為完成這一計畫,使出了“看家本領”,將大批最新式的F-86“佩刀”式噴氣戰機送到了朝鮮戰場。中美雙方在朝鮮上空展開了一場當時世界最先進的戰鬥機的最高水準的較量。

    
F-86是由美國著名的北方航空公司研製的美國第一種採用後掠翼的噴氣戰鬥機,綽號“佩刀”,也是美國空軍當時最先進的噴氣戰鬥機。1945年5月開始設計,1947年進行試飛,1948年4月25日,F-86在一次試飛中曾超過音速,引起了全世界的震動。

    
F-86有多種機型,其中投入朝鮮戰場的就有A、D、E、F4種機型。F-86A是第一種生產型,為單座晝間戰鬥機,1949年5月開始交付部隊使用。F-86D為全天候截擊機,除換裝推力更大的發動機外,機頭上側加裝了搜索雷達,機身腹部裝有可收放的火箭發射巢,內裝有24枚71毫米火箭彈,該機1951年4月交付部隊使用。F-86E是F-86A的改進型,除採用了全動平尾外,其他與A型相同。1950年12月底,米格-15出現在朝鮮戰場後,美軍將一個F-86A戰鬥機聯隊調入日本,這是“佩刀”式飛機首次參戰。它的參戰在初期確實曾給志願軍空軍造成很大損失。而F-86F是F-86家族中性能最好的機型,由E型發展而來,換裝了新型發動機,增裝了低空轟炸系統電腦,翼展增大,可以說代表了美軍戰鬥機的最高水準,被稱之為 “不可戰勝的”。直到1950年11月底,美軍為了對付志願軍的米格-15飛機,才將第一個F-86A戰鬥機聯隊(第4聯隊)送往朝鮮。

    
但志願軍裝備的米格-15也不是平凡之輩。它是由蘇聯著名的米高揚設計局研製的蘇聯第一代噴氣式殲擊機。蘇聯早在20年代就開始了燃氣渦輪發動機的研究工作,但進展遠遠落後于英德兩國。1945年5月,德國戰敗投降後,蘇聯繳獲了大量有關噴氣發動機的研究資料,由蘇聯衛國戰爭中兩家最負盛名的殲擊機設計集團雅科列夫設計局和米高揚-格列維奇設計局(簡稱“米格設計局”)同時展開研製,分別利用德國的噴氣發動機和蘇制飛機的機體,研製出雅克-15和米格-9噴氣式殲擊機。1946年4月24日,兩種飛機同時作了首次試飛,通過了鑒定,開始批量生產,並裝備蘇聯空軍。這是蘇聯的第一批噴氣式飛機。

    但由於發動機性能差,推力不足,飛機時速只有800公里,無法對付高速度的轟炸機。米格設計局隨即按空軍的要求開始研製更新型的噴氣式殲擊機,機型定為米格-15。此後不久,英國人的一次“慷慨大方”導致了米格-15的誕生。蘇聯設法從英國進口了25台先進的“尼恩”和“德文特”離心式噴氣發動機。1947年6月,米格設計局使用一台“德文特”發動機制成了第一架米格-15原型機。蘇聯的克利莫夫發動機中心很快仿製出推力更大的“尼恩”發動機,定名為Pд-45,為米格-15的批量生產創造了條件。1948年底,米格-15開始大量裝備蘇聯空軍,最初集中部署在莫斯科周圍,並迅速成為蘇軍的主力殲擊機,主要用來對付美軍的轟炸機。

    米格-15是戰後第一代噴氣式戰機中的“佼佼者”。蘇聯專家吸收了德國技術,完善了後掠翼設計,並應用于米格-15。它採用了半硬殼式結構,為全金屬(鋁合金)機身,機翼為後掠中單翼,尾翼很大,帶後掠角向後傾斜,水準尾翼高高裝在垂尾上,成為米格-15的顯著標誌。武器系統為3門機炮,1門為37毫米口徑的H-37型,2門為23毫米的HC-23KM型,均裝在機頭下部,備彈200發。機載設備有瞄準具、無線電臺、無線電羅盤、高度表、信標接收機等。飛機翼展10.08米,機長10.10米,機高3.7米,空重36噸,最大平飛速度每小時1070公里,飛行高度1.55萬米

    米格-15的飛行性能在第一代噴氣式戰鬥機中可以說“出類拔萃”,它的飛行速度、火力、機動性遠遠優於美國的F-80和F-84,只有美軍的F-86堪與其比。它的37毫米機炮可輕鬆地擊穿F-86的飛機裝甲,雖然在水準盤旋、俯衝加速性和作戰半徑上不如F-86,但由於推重比大,爬升性能出眾,在此方面壓倒了美國的所有同類飛機,使它的垂直機動能力非常優異。所以米格-15和F-86的性能各有千秋。

    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中國志願軍空軍在飛機數量處於絕對劣勢,飛行員缺少作戰經驗的情況下,能夠同世界上第一空軍強國相抗衡,可以說米格戰鬥機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它使中國空軍在成立之初,裝備技術水準就達到了世界一流。隨著志願軍空戰能力的提高,“佩刀”式飛機無疑便成為米格-15的下一個戰利品。

    1951年9月,中國新組建的空軍經過緊張訓練,已有9個驅逐師和2個轟炸師可以參戰。為了粉碎美國空軍的“絞殺戰”,經中央軍委決定,空軍以師為單位,採取由少到多、以老帶新、先打弱敵再打強敵等穩妥辦法,組織部隊參戰。志願軍空軍開始進入以大批部隊參戰階段。9月12日,最早以大隊規模參戰的空4師,全師55架戰機同時開赴安東前線,首先投入了這場大規模的空中對抗。

    1951年9月25日,志願軍雷達發現美機5批112架以戰鬥機和戰鬥轟炸機編成的混合機群,向我新安州地區進犯。志願軍指揮所立即下令出擊。空4師12團副團長李文模奉命率領16架米格-15戰鬥機,升空配合人民軍與進犯美機群展開一場200多架次的噴氣機大空戰。

    當李文模率編隊飛至安州上空,突然與20多架美機遭遇,雙方相距僅1000米,我機群已來不及區分兵力就投入戰鬥。1大隊大隊長李永泰率先帶領本大隊沖向左下方的8架F-84“雷電”戰鬥轟炸機,“雷電”發現米格機後 四散逃去,而另兩批8架F-86戰鬥機卻在此時從左、右後方襲來。李永泰迅速操縱飛機左轉彎上升,準備占位反擊。突然飛機一陣劇烈抖動,他回頭一看,飛機機翼被敵機擊中,而後面4架F-86正快速向他逼近,他猛地向右壓杆蹬舵,大坡度向上急轉彎,避開敵機的攻擊。此時,僚機權太萬駕機沖過來,以猛烈的炮火將敵機編隊驅散,李永泰抓住戰機,駕駛受傷的飛機順勢向一架美機撲去,用瞄準具將美機套住後,兩次按動炮鈕,卻不見炮彈飛出。原來剛才飛機中彈後,軍械系統被打壞,李永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美機從炮口前逃去。這時,又有4架F-86向李永泰飛過來,對他展開圍攻。李永泰駕著受傷的戰鷹,勇敢地與美機展開周旋,充分發揮米格機的優良性能,倏而半斤斗翻轉上升,倏而大坡度盤旋下降,終於擺脫了美機的糾纏,在座艙蓋被打碎的情況下,頑強地駕著中彈30餘發、負傷56處的飛機安全返回了基地。李永泰雖然沒有擊落敵機,但他在飛機受損的情況下臨危不懼、英勇頑強的氣概卻打動了參戰的官兵,戰友們給他起了個“空中坦克”的美稱。在後來的戰鬥中,他先後擊落了4架F-86飛機,終於報了這“一箭之仇”。

    就在李永泰、權太萬與美機格鬥時,擔任掩護的5號機陳恒、6號機劉湧新也同一批企圖偷襲李永春的美機展開了廝殺,其中6號機劉湧新孤膽作戰,與6架F-86展開了殊死搏鬥,他緊緊咬住一架,連續開炮將其擊落。這是志願軍空軍在朝鮮戰場打下的第一架F-86,美國空軍吹噓的“佩刀神話”在劉湧新的炮聲中破滅了。但劉湧新也在另外5架敵機的圍攻中,終因寡不敵眾,壯烈犧牲。

    這是志願軍飛行員第一次參加敵我雙方200多架飛機的大規模激烈空戰,他們表現出勇敢作戰、不怕犧牲的精神,並在這場世界最高飛行技術水準的較量中,取得了戰績。

    此後兩天,空4師又參加兩次協同人民軍與美機較大規模的機群作戰,同美空軍展開激戰。美國遠東空軍的“ 絞殺戰”計畫,剛開始就遇到嚴重阻礙。美國第5航空隊宣稱:“這3天戰鬥是歷史上最長最大的噴氣式飛機戰役,而且顯示了共產黨的飛機和飛行技術已經改進了。”10月2日,毛澤東主席看到空4師的戰報後,欣然寫下了“ 空4師奮勇作戰,甚好甚慰”。(完)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58
引用者清單(2)
2006/08/13 00:45 【他山之石】 紀念814空軍勝利節
2006/08/12 22:54 【他山之石】 下一場驚心動魄的空戰: SU-30 與 F-22的決鬥
志願軍的“空戰之王”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志願軍的空戰之王

    空4師打響了空中“反絞殺”的第一仗,在38天的作戰中,共戰鬥出動29批508架次,共擊落美機20架,擊傷10架。從1951年10月起,志願軍空軍先後有9個師18個團的殲擊機和2個轟炸機師的部分部隊陸續參戰,參戰飛機數量增至525架。

    1951年10月20日,已是副大隊長的趙寶桐和空3師的戰友們駕駛50架米格-15殲擊機抵達安東前線機場,擔任掩護泰川一帶新建機場和平壤至安東一線交通運輸的任務。空3師首先根據敵我雙方的情況,制定了實戰鍛煉計畫,請空4師和人民軍的同志介紹美機的活動規律和特點,學習空中作戰經驗。隨後由人民軍空軍帶領,以大隊和團編隊的形式熟悉戰區,訓練戰法。可戰情緊急,僅僅半個月後,趙寶桐就參加了第一次空戰。

    11月4日上午10時,我空軍地面雷達報告:敵機6批共128架,進犯我清川江、定州、博川等地區。地面指揮所命令7團升空迎敵。

    副團長孟進率22架戰鷹,在人民軍空軍的掩護下躍入天空。地面指揮員及時通報著情況:“價川上空約5500米高度,F-84、F-80飛機20架”。

    初次參戰的趙寶桐,此刻既緊張又興奮。從飛機上望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地面上清澈的清川江和被敵人炸毀的城鎮和村莊。

    飛至朔州上空後,在師指揮所的引導下,飛機進入戰鬥隊形,搜索前進。趙寶桐所在的大隊在高空擔任掩護。此時,敵機已竄至價川上空,孟進見敵情改變,令轉向東南方向前進。可3大隊卻沒有聽到副團長左轉彎的命令,在大隊長牟敦康的率領下繼續向南飛去。不久就到了順川的上空。

    “注意,前面有敵機!”趙寶桐從耳機裏聽到大隊長的聲音。只見大約6公里外有十餘架F-84戰鬥轟炸機,高度4000米,分為上下兩層,正在向南飛行。牟敦康命令各機投下副油箱,加大速度爬高向敵機飛去。

    敵機近在眼前,共有24架。牟敦康迅速下令:“2中隊掩護,1中隊攻擊!”並率先沖向敵機,趙寶桐和僚機緊隨長機組跟了上去。

    敵機被志願軍的飛機打了個措手不及,一下子四散逃離。而趙寶桐因沖得太猛,一下子掉進了20多架敵機的中間。幾架敵機馬上圍攏過來,都把機頭對準了他的飛機。

    趙寶桐毫不遲疑,猛地一拉操縱杆,飛機像離弦的箭,向斜上方沖去,機身旁閃進道道彈光。

    等他回過頭來,看到4架敵機正在左轉彎,露出一個空檔,就一個半滾沖了過去,順勢咬住一架敵機緊追不放。敵機左轉,他也左轉,雙方在幾千米的高空展開了追逐戰。終於,趙寶桐把敵機慢慢地套入瞄準具的光環,此時4架敵機也從尾後向趙寶桐包抄過來,機頭也對準了他的飛機。

    但機警的趙寶桐先敵開炮,三炮齊發,隨即一個躍升,敵機的機槍已同時打來。緊擦著趙寶桐的機尾飛過去。趙寶桐加大飛行速度,突然飛機失速進入螺旋,像一片落葉,旋轉著快速墜向地面。但趙寶桐保持鎮靜,終於在300米高度改出螺旋,飛機又向高空沖去。而被他打下的那架敵機已紮進江灣的泥灘裏。

    此時,敵機在志願軍空軍的打擊下,掉頭向西南方向飛去。“想逃,沒那麼容易!”趙寶桐盯住一架敵機跟了上去,500米、400米、300米,他穩穩地將敵機套住,按下炮鈕,“咚!咚!咚!”炮彈正中敵機機翼。敵機冒著濃煙向地面栽去,摔在小山坡上,爆炸了!

    首次空戰,趙寶桐就取得了驕人的戰績:20!

    但畢竟是同性能較差的F-84的較量,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11月底,美空軍第51戰鬥截擊聯隊完成了F-86E的改裝,美軍在朝鮮戰場的F-86“佩刀” 式飛機增至兩個聯隊120餘架,並擔當美混合機群的空戰主力,美軍以它為後盾,進一步加大了轟炸強度和密度。空戰規模日益擴大。

    12月2日,志願軍空軍第一次參加了敵我雙方多達300架飛機的大空戰,趙寶桐遇上真正的對手——F-86。

    下午2時33分,美機8批120余架飛機向泰川、博川、順川等地飛來,準備對我交通線予以重點轟炸。志願軍空3師首次全師出動,配合人民軍空軍4個飛行團的兵力,升空迎敵。當空3師飛至順川、清川江口上空時,與美軍20架F-86“佩刀”式戰鬥機迎面相遇,雙方在空中展開廝殺。趙寶桐毫不畏懼,上下衝殺,接連擊落兩架“佩刀”,成為空3師擊落“佩刀”戰鬥機的第一人。

    在抗美援朝空戰中,趙寶桐共擊落美機7架、擊傷2架,創造了志願軍空軍擊落擊傷敵機的最高紀錄。1952年趙寶桐被授予一級戰鬥英雄榮譽稱號,兩次榮立特等功,成為中國空軍歷史上的“空戰之王”。(完)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51
王海飛行大隊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王海飛行大隊

    1951年8月,在“夏季攻勢”中,美空軍實施了 “絞殺戰”計畫,企圖遮斷朝鮮北部交通運輸線,摧毀中國人民志願軍的戰略目標,卡斷其後勤供應線。為了粉碎美空軍的陰謀,志願軍空軍從1951年9月開始陸續參戰。1951年10月20日,王海大隊即空軍航空兵第3師第9團1大隊赴朝參戰。

    11月18日的午後,天空堆滿了積雲,這是一個不適於飛行作戰的天氣。狡猾的敵人,想利用天氣,在雲層的掩蔽下北犯。下午2時,志願軍空軍雷達發現美機184架,分批對清川江、安州一帶的鐵路線等目標進行轟炸掃射。9團奉命出動16架飛機至肅川上空截擊敵機。

    剛剛飛抵戰區,王海就發現左前方低空有60多架F-84飛機,正對清川江橋實施轟炸。

    “跟我攻擊!”王海一聲令下,率本大隊從高空直撲而下,插進敵人的機群,猛烈地開火。

    美軍的F-84飛機在性能上不及志願軍的米格機,但在數量上卻占絕對優勢。一開始他們猝不及防,倉促應戰,被王海大隊的6架戰鬥機打得暈頭轉向,亂了陣腳。不過,美國空軍畢竟作戰經驗豐富,老奸巨猾,很快就從慌亂中清醒進來,採取了一種新戰術:8架飛機首尾相接,連成一個大圓圈。若進攻其中任何一架,後面一架美機就會咬住你的尾巴。

    面對敵人擺出的陣勢,王海迅速地思考著對付的手段,並果斷地下達了命令:“爬占高位!”

    米格機的垂直機動性能極好,像小燕鑽天似的,直升上高空,令F-84望塵莫及。

    “攻擊!”王海一聲令下,6架米格飛機又像兇猛的獵鷹般俯衝下來,撲向敵人擺開的“羅圈陣”,然後再拉上去,再沖下來……經過上下反復幾次衝擊,美機的陣形被打亂了。

    “3中隊掩護,1、2中隊攻擊!”隨著王海的命令,只見一道道彈光,像流星似地在敵機的前後左右穿飛。

    王海瞄準一架F-84,剛要開火,另一架敵機卻已經暗暗地對準了王海的座機。僚機焦景文眼明手快,立即瞄準這架準備偷襲的敵機,按下炮鈕。3門機炮噴出道道白光,一發炮彈擊中了敵機的肚子,敵機“轟”地一聲爆炸了,在空中四分五裂地開了花。

    與此同時,王海也一炮打掉了前面的美機。此時,他發現有一架美機正要向焦景文的僚機發起攻擊,便一個鷂子翻身,瞄準敵機開炮射擊。敵機的油箱被擊中了,機身呼地一下噴出熊熊大火,接著就翹著尾巴,歪斜著身子,一頭栽了下去。

    這時,4號機的孫生祿被8架敵機圍在了中間,形勢非常嚴峻。但他毫無懼色,從容不迫地與這8架敵機展開了周旋,把敵機的隊形攪得亂七八糟。一架敵機從他的側後沖來了,孫生祿利用敵機衝擊的速度,向上來了個急轉,一口咬住了敵人的尾巴。敵機慌了神,沒命地逃竄。孫生祿加大油門,在後面緊追不捨。近了,近了……孫生祿一按炮鈕,三炮齊射,敵機屁股後拖著一道黑煙,“嗚”地一聲怪叫著栽進了清川江,奔騰的江水立刻吞沒了它。

    這一仗,王海大隊戰勝了十倍於己的敵人,打了個漂亮仗。不過,這僅僅是王海大隊輝煌戰績的一個序曲。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王海飛行大隊共擊落擊傷敵機29架,創下志願軍空軍大隊殲敵的最高紀錄,令侵略者聞風喪膽。英雄的王海飛行大隊從此名揚國內外。(完)

 (2000.10.12 17:42:13)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42
首遇“油挑子”痛擊“雷電”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首遇油挑子痛擊雷電

     噴氣式飛機誕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德國人於1942年研製了世界上第一種實用噴氣式戰鬥機“梅塞施密特Me-262”飛機,但由於設計和製造工藝很不成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並沒有發揮多大作用。但出乎人們意料的是,僅僅四五年後爆發的朝鮮戰爭,噴氣式飛機已開始大規模使用,成了空戰的主角。

    
美軍的F-80噴氣戰鬥機是最早落戶朝鮮的噴氣式戰鬥機,它也是美國空軍的第一種噴氣式戰機。美國是世界上研製噴氣飛機較早的國家,早在20年代就曾進行過噴氣發動機的研究工作。但是美國航空諮詢委員會,對研究結果進行分析後,卻認為其性能根本無法與當時盛行的螺旋槳相比,拒絕支援研究工作。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美國陸軍航空隊司令陳納德將軍在一次訪問英國時,參觀了英國研製的E28/39噴氣式飛機和“懷特”噴氣發動機後,才使美國的噴氣式飛機的研製得到重視。此後不久,美國即從英國引進了兩台噴氣式發動機的圖紙,並邀請英國的有關專家到美國幫助進行研製。美國人從仿製英國噴氣發動機開始,先後研製了XP-59A、XP-79和XP-79B等多種噴氣式飛機,卻因技術不過關,飛行試驗一再失利,使美國的噴氣式飛機研究前途未蔔。就在此時,P-80噴氣式飛機卻悄然出現。

    
P-80就是F-80的原型。是由美國著名的洛克希德公司於1943年6月開始研製的。它的問世速度之快,堪稱世界航空史之最:23名工程師和105名工人僅用143天就造出了第一架原型機,機上裝有一台從英國引進的H-1B噴氣發動機。P-80於1944年1月成功地進行了首次試飛,飛行速度達到806公里/小時,成為當時美國飛得最快的飛機。P-80的出現引起了美國軍方的注意,為了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空中優勢,一次就訂購了5000架。1945年2月,P-80開始交付軍方使用,成為美空軍裝備的第一種噴氣式戰機,而且僅裝備美空軍。但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幾個月後就結束了,訂購數量銳減到917架。隨之朝鮮戰爭的爆發,給了P-80以一展身手的大好機會。

    
P-80有A、B、C三種型號。P-80A裝有一台J33-A-11渦噴發動機,機頭內裝有6挺12. 7毫米的機槍,備彈1800發。1947年3月,P-80B開始生產,它採用了推力更大的發動機,提高飛行速度,機翼下安裝了火箭發射器和新型的M3型12.7毫米機槍。1948年3月1日,P-80C首次試飛成功,它也是P-80的最後一種改型機。同年6月,美國決定統一用“F”來代表戰鬥機,於是P-80C改稱F-80C。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後,F-80C戰鬥機被匆匆遣往朝鮮戰場,由於朝鮮人民軍裝備的都是螺旋槳式戰鬥機,數量少,性能差,很快就在空戰中損失殆盡。美國空軍獨霸朝鮮天空,F-80更是不可一世。F-80C最大平飛速度930.2公里/小時,實用升限13442米,最大航程2220公里,裝有6挺12.7毫米機槍,機翼下可掛10枚火箭彈或2枚1000磅炸彈。美軍將其主要用於戰場支援,隨時按地面步兵的要求實施戰術轟炸。F-80特別倡狂,由於沒有對手,志願軍高射炮兵又少,所以美軍飛行員毫無顧忌地對志願軍後方運輸線、陣地、機場等進行狂轟濫炸,甚至擦著樹梢追逐馬路上的行人掃射。F-80因為裝有兩個大油箱,位於兩機翼的翼尖,所以志願軍給它起了個外號“油挑子”。志願軍空軍的參戰使它遇到了真正的“剋星”。

    
李漢和戰友們到達浪頭機場後,立即在人民軍的幫助下,制定了實戰鍛煉計畫,爾後開始進行戰鬥飛行訓練。

    
1950年12月26日,李漢率28大隊進行了第一次戰區航線飛行。這天,美機活動不很頻繁,李漢帶隊分兩批出動,第一批4架,第二批6架,乘美機活動的空隙,經安州、熙川等地上空返回安東,順利進行了三角航線飛行,完成了熟悉戰區地形的任務。28日,4架美F-80戰鬥轟炸機竄入與安東隔江相望的朝鮮新義州上空準備攻擊志願軍地面目標,28大隊迅速起飛4架戰機迎敵。飛行員動作準確,出航隊形十分整齊,但因初次迎敵,雖然接近了美機,卻未能搜索到目標。此後,第28大隊又幾次執行戰鬥任務,與美軍擦肩而過,未獲戰果。李漢和其他飛行員雖然心裏著急,卻對戰鬥活動有了初步體驗,摸到美機的活動規律,為打下敵機奠定了基礎。

    
但在中國空軍戰史上的第一個戰果並不是F-80,而是F-84。早在1950年11月1日,美空軍飛行員在空中第一次見到米格-15飛機後,就被驚得目瞪口呆。米格-15飛得快,爬得高,F-80與它相比,成了“老牛拉破車”。幾次交手後,美軍飛行員人人自危, “它使美國在遠東的各種飛機都變成過時的了”。11月底美軍一個F-84聯隊緊急從美國調到了日本,要與米格-15一決雌雄。

    
F-84是美國最早大量使用的單座噴氣式戰鬥轟炸機,綽號“雷電”。是由美國著名的共和航空公司於1942年開始研製,1946年2月首架原型機完成了試飛。F-84共有A、B、C、D、E、F、G、H等十多種機型,總產量達7889架。第一種生產型F-84B於1947年6月完成試飛,最大時速885公里/小時。在F-84家族中,性能最好的是F-84F。該機是在F-84E的基礎上發展而成,但改進較大,機翼由垂直改為後掠,最大速度達1059公里/小時,實用升限14000米,作戰半徑725-1370公里,裝有6挺12.7毫米機槍,機翼下可掛載24枚火箭彈或4枚454千克炸彈,最大載重量2720千克。該機於1951年11月完成試飛,除裝備美國空軍外,北約各國也使用該機。

    
1951年1月21日上午,美國空軍出動20架F-84戰鬥機轟炸機沿平壤至安州一線對鐵路線和清川江大橋進行轟炸,企圖阻止志願軍後勤供應。空4師師長方子翼命令李漢率8架戰機起飛迎敵。但由於機械故障,兩架飛機因故未能起飛。

    志願軍6架米格-15戰鬥機起飛後,保持戰鬥隊形直飛戰區。到達宣川上空,傳來地面指揮員的命令:“敵機就在你們附近,注意搜索警戒,發現目標後立即攻擊!” 但李漢瞪大眼睛也沒有發現敵機,可是地面指揮員的通報卻越來越急:“敵機就在你們下邊!敵機就在你們下邊!” 。突然,在前下方海面上出現了一些黑點,李漢迅速命令: “下降高度搜索!”

    敵機終於露出了尾巴,只見20架F-84戰鬥機正在1000米高度上對清川江大橋俯衝轟炸。李漢熱血沸騰,大吼一聲:“攻擊!”就不顧一切地向敵機俯衝過去,由於動作太猛,飛機“刷”地從敵機腹下鑽了過去。F-84戰鬥機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嚇慌了,匆匆丟下炸彈,搶佔有利高度,準備反擊。而此時,李漢已率隊迂回到4架敵機左側,逼近至400米,李漢瞄準一架長機,按下炮鈕,“咚!咚!咚!”就是幾炮,只見美機冒起了濃煙,歪歪斜斜地向南逃去。在李漢擊傷長機的同時,我3號機李憲剛和4號機張洪清也先後開了炮,但因為動作過猛,炮彈都從敵機一側飛過去。其他美機迅速逃離,李漢帶領戰友順利返航。初戰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志願軍飛行員的士氣。

    這場“雷電”和米格的第一次會面,似乎就已經預示了它的命運。而8天后的第二次交手,“雷電”卻沒有第一次那麼“幸運”了。1月29日下午1點,志願軍空軍前沿發現一批美機在定州、安州上空5000米高度上盤旋,企圖襲擊安州火車站和清川江大橋。空4師指揮所命令28大隊立即起飛,直飛戰區。

    當米格飛機飛臨定州以西時,無線電中傳來地面指揮員急切的聲音,“空中注意向左前方摸索!”片刻,綽號 “千里眼”的孫悅昆興奮地叫道:“左前方發現敵機。” 李漢並沒有像上次那樣貿然地沖上去,而是利用陽光的掩護,迅速迂回至敵機的後方,佔據高度,察看敵情。這次共有16架“雷電”美機,分上下兩層,每層8架,4架在前,4架在後,似乎正在尋找對地面攻擊的目標。李漢決定出敵不意首先進攻上層8架。正在這時,美機發現了我機,迅速向太陽方向飛去,企圖利用陽光掩護甩掉我機。李漢將計就計,率領我機在敵機左上方佔領攻擊位置。

    “1中隊攻擊,2中隊掩護!”李漢果斷下達命令。隨即率領1中隊右轉下降,向飛在上層的8架敵機猛衝過去。美機群慌忙分成兩邊各4機分別向左右大坡度急轉彎,李漢緊跟左轉的4架美機,並順勢咬住一架,逼近至400米,按動炮鈕,三炮齊放,敵機中彈40多發,拖起黑煙翻滾著墜入大海。位於下層的8架美機企圖反撲,被擔任掩護的2中隊以猛烈炮火驅散,美機無心戀戰,四散而逃。李漢率機群追擊,一架敵機剛轉彎,就被李漢一炮擊中。此時,“雷電”機群真像“雷電”,玩命逃竄,似乎在比賽速度;米格機群卻在無限的喜悅中,勝利返航。(完)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39
志願軍空軍先頭兵入朝參戰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志願軍空軍先頭兵入朝參戰

    當朝鮮戰爭的戰火燃至鴨綠江畔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才成立半年多,僅有新組建的2個殲擊航空兵師、1個轟炸機團、1個強擊機團、各型作戰飛機總共不足200架。

    1950年10月,當志願軍入朝時,以美國為首的 “聯合國軍”在朝鮮戰場上已投入14個聯(大)隊,共有各型作戰飛機1100架。英國、澳大利亞、南非聯邦和李承晚軍隊使用的作戰和運輸飛機有100多架。據1951年6月統計,美國用於侵朝的空軍計有B-29型戰略轟炸機3個大隊和1個偵察中隊,飛機115架;B-26輕型戰鬥轟炸機2個大隊,飛機96架;F-51、F-80、F-84型戰鬥機4個大隊2個中隊,飛機360架;F-51、F-80、F-86型戰鬥截擊機3個大隊,飛機225架;海軍陸戰隊和海軍艦載航空兵的飛機400餘架;另有其他飛機500餘架。美飛行員均有數百小時以上的飛行經歷,最多的達3000小時,二分之一以上有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空中作戰的經驗。

    與美國空軍相比,中國空軍1950年8月才開始換裝蘇制米格-15噴氣式戰鬥機,在蘇聯教官的帶領下,戰前突擊訓練了不到兩個月。10月底,軍委召開擴大會議,專門研究志願軍參加抗美援朝作戰問題。客觀上,志願軍飛行員在噴氣式飛機上平均飛行22小時,戰術訓練剛剛開始,並不適於過早投入戰場。但戰場上的嚴重形勢,要求志願軍空軍必須迅速開赴前線,在戰爭中邊打邊建,邊打邊練。

    空4師是空軍剛組建的8個空軍師中成立最早的,基礎較好,全師已開始中隊、大隊編隊飛行的空戰訓練。其中李漢所在的10團是空4師的先鋒,它們是解放軍空軍歷史上第一個換裝噴氣式戰鬥機的飛行團。李漢就是10團所屬的28大隊的大隊長。他們將作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的先頭兵,第一批入朝作戰。

    1950年11月30日,朱德總司令和空軍劉亞樓司令員乘坐伊爾-14飛機直飛遼陽機場,為即將出征的空4師送行。空4師禮堂裏的歡呼聲足足響了有15分鐘。朱老總對這些中國空軍的精英語重心長地說:“你們的任務很光榮,前方的部隊正盼望著你們!”1950年12月21日,28大隊在師長方子翼、政委李世安的率領下,由遼陽駐地率先開赴安東(丹東)前線浪頭機場,準備參加這場世界上第一次大規模噴氣式飛機空戰的較量。(完)

 (2000.10.12 16:23:05)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31
突破“三八線”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突破三八線

    突破“三八線”,進軍漢城,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三次戰役的目標。

    “聯合國軍”在遭到志願軍第一、第二次戰役打擊以後,全線崩潰,被迫撤至“三八線”附近地區轉入防禦。此時,英、法等參戰國主張戰爭在“三八線”停下來,但美國從其全球戰略出發,決意重新考慮對朝鮮戰爭的軍事戰略和政治方針。在軍事上,美第8集團軍司令李奇微部署了一條從臨津江至“三八線”的總戰線。將13個師另3個旅約20萬兵力,佈防在橫貫朝鮮半島250多公里正面、60公里縱深的防線上。將李承晚軍為主設置在第一道防線上,“聯合國軍”設置於第二道防線,並將大部分的美、英軍集結在漢城周圍和漢江南北地區的交通要道上。造成了能守則守,不能守則南撤的態勢。在政治上,美國則提出先停火後談判,企圖誘使志願軍停止於“三八線”以北,為“聯合國軍”組織新的進攻創造條件。美國總統H·S·杜魯門于1950年12月16日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要求將美國軍隊從當時的250萬人增加至350萬人,還要求在一年之內將其飛機、坦克的生產能力分別提高4至5倍。

    1950年12月13日,正當“聯合國軍”向“三八線”敗退時,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致電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指出:目前美、英各國正要求我軍停止於“三八線”以北,以利其整軍再戰。因此,我軍必須越過“三八線”。如到“三八線”以北即停止,將給我政治上以很大的不利。要求志願軍克服和忍受一切困難,協同朝鮮人民軍打過“三八線”。

    15日,彭德懷召集朴一禹、洪學智、韓先楚、解沛然等研究,決心發動第三次戰役,打過“三八線”去。彭德懷態度堅決地說,突破就是勝利,就是對敵人和談陰謀的有力打擊。於是,志願軍決定以6個軍組成左、右兩個縱隊,在朝鮮人民軍3個軍的協同下,充分發揮戰役的突然性,於1950年12月31日黃昏,向“聯合國軍” 發起全線進攻。時間選定在12月31日黃昏,是因為沒制空權的志願軍,夜戰的優勢便於發揮,而此時又正是月圓期;選在除夕之夜,更能出其不意,保持突然性。

    右縱隊,由志願軍副司令員韓先楚指揮第38軍、第39軍、第40軍、第50軍和6個炮兵團,于高浪浦裏至永平地段實施多路突破。第39軍第116師以13個小時的英勇奮戰突破臨津江,迅速前進12-15公里,擔任縱隊右翼迂回任務的該軍第117師,五次打破李承晚軍的阻攔,於1951年1月1日晨突入防禦縱深,割裂了李承晚軍第1師與第6師的聯繫。擔任縱隊左翼迂回任務的第38軍第114師,元旦天明後堅持晝間繼續前進,但這個師有的部隊走錯了路,直到12時佔領七峰山,在與第117師構成合圍前,李承晚軍第6師大部已乘隙逃走。戰至2日中午,志願軍右縱隊和人民軍第1軍團進至坡州裏、仙岩裏、七峰山及議政府東北一線。

    左縱隊,由志願軍第42軍軍長吳瑞林統一指揮第42軍、第66軍和1個炮兵團。于永平至馬坪裏地段上突破。擔任向濟寧裏穿插迂回任務的第42軍第124師,以主力邊打邊進,沿途在道大裏、991高地、梧木洞等地,擊退守軍十多次阻擊,繼續穿插前進;1日12時,抵近濟寧裏。該師各團迅速搶佔濟甯裏南北有利陣地,多次打退企圖南轍突圍的李承晚軍的反擊。擔任正面攻擊的第66軍主力,克服了李承晚軍設置的雷區和鐵絲網、鹿砦等障礙,突破了國望峰、華岳山、高秀嶺等陣地,至2日先後佔領修德山、上南淙、下南淙地區,在第42軍第124師協同下,殲滅了該地區的李承晚軍第2師、第5師各一部,斃傷俘敵3200餘人。隨後左縱隊乘勝發展進攻,佔領加平、春川。志願軍領導機關特致電第66軍,祝賀其取得的重大勝利,並通報表揚。第196師第587團第3連張續計班長,在龍紹洞戰鬥中,一人連續奪取5個地堡,開闢了部隊前進的道路,榮立特等功。第586團第4連激戰5個小時,攻佔華嶽山主峰,獲“首破三八線英雄連”錦旗一面。

    朝鮮人民軍第2軍團主力、第5軍團主力,分別向洪川、橫城、原州方向滲透,迂回前進,威脅李承晚軍後方,迫使其第3師南撤。該兩軍團的其餘部隊與志願軍共同向南進攻。戰鬥進行至1951年1月2日,志願軍已突入 “聯合國軍”和李承晚軍防禦縱深15至20公里。“聯合國軍”第一道防線崩潰,漢城正面吃緊,美、英軍東部翼側完全暴露,故開始全線撤退。美第8集團軍司令李奇微,在回憶錄中曾追述到:“敵人的攻勢在大除夕黃昏後兩個小時到來了。那一天,南韓第1師和第6師的敗訊,不斷傳進我的指揮所。元旦上午,我驅車由北面出了漢城,結果見到了一幅令人沮喪的景象。李承晚軍士兵乘坐一輛輛卡車,正川流不息地向南湧去。他們沒有秩序,沒有武器,沒有領導,完全是在全面敗退。有些士兵是依靠步行或者乘著各種徵用的車輛逃到這裏來的。他們只有一個念頭——逃得離中國軍隊愈遠愈好。他們扔掉了自己的步槍和手槍,丟棄了所有的火炮、迫擊炮、機槍及數人操作的武器。”

    3日開始,志願軍和人民軍轉入追擊作戰。右縱隊在人民軍第1軍團的協同下,向仁川、漢城、水原、楊平方向追擊。志願軍第50軍在高陽以北碧蹄裏擊退美軍第25師一個營的抵抗後,又在高陽以南之佛彌地截斷了英軍第29旅退路,全殲該旅皇家奧斯特來福槍團第1營及1個坦克中隊。第39軍在議政府西南回龍寺殲滅美軍第24師第21團;在議政府以西釜谷裏殲滅英軍第29旅2個連。第38軍、第40軍追至議政府東南水落山地區,擊潰美軍第24師第19團。左縱隊在人民軍第2軍團、第5軍團協同下,向洪川、橫城及江陵方向追擊。迫於中朝軍隊的強大攻勢,“聯合國軍”於3日15時開始撤離漢城。4日,志願軍和人民軍進佔漢城。“聯合國軍”和李承晚軍被迫撤至北緯37度線附近的平澤、安城、堤川、三陟一線。中朝軍隊於8日停止追擊,結束戰役。

    第三次戰役,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共斃傷俘 “聯合國軍”和李承晚軍1.9萬人,其中志願軍殲其1. 2萬餘人;突破“聯合國軍”的“三八線”既設陣地和縱深防禦,佔領漢城及“三七線”以北廣大地區,實現了預期目標。(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28
激戰死鷹嶺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激戰死鷹嶺

    死鷹嶺位於長津湖南端新興裏以東約2公里,是小白山地區群山中海拔1519米的高峰。由於山頂一帶的怪石向東延伸如同尖銳的鷹嘴,故名死鷹嶺。沿著山麓有一條長年冰凍的公路蜿蜒貫穿,連接著下碣隅裏、柳潭裏,死鷹嶺矗立在這兩地之間。美軍為了佔領這一咽喉要道,拼命爭奪死鷹嶺制高點。志願軍中的無敵勇士,就在冰天雪地、寥無人跡的死鷹嶺上,與美軍展開了氣壯山河的血戰。

    1950年11月,志願軍第20軍第59師,接受了攻佔死鷹嶺的任務。他們經連日跋涉冰山雪海,插入敵後,於28日拂曉,攔腰楔入公路,以1個營的兵力攻佔死鷹嶺,切斷了柳潭裏與下碣隅裏美軍的聯繫,阻止美軍南撤北援。美軍陸戰第1師一部為打通柳潭裏與下喝隅裏的聯繫,保住死鷹嶺這一戰略要地,接應被圍於死鷹嶺西北的美軍,在飛機、大炮、坦克的掩護下,4次猛攻第59師第175團在嶺西地區的陣地,尤以1419.2高地的戰鬥最為激烈,陣地幾乎是晝間失去,夜間奪回。下碣隅裏之美軍,連續八次猛攻第59師第177團在嶺東地區的西興裏陣地,均被擊退。第59師在遭到東西夾擊的情況下,仍然堅守著陣地。

    29日,美軍開始全方位攻擊。(口內加水)水裏之美軍兵分兩路攻擊志願軍第175團堅守的1419.2及1542高地;柳潭裏之美軍攻擊志願軍第175團堅守的1408及1229.1陣地;死鷹嶺殘餘美軍分三路,在下碣隅裏之美軍策應下,攻擊死鷹嶺及1374高地。志願軍艱苦抗擊,打退了美軍的進攻,陣地屹立未動,此後,志願軍以第175團控制1419.2、1542、1581.2、1520等高地,以阻美軍向下碣隅裏突圍,並相機出擊;以第176團一部控制雪寒嶺、西中裏、1848、1229.1高地,其主力確保閑上裏地區,待機殲滅由柳潭裏南竄之美軍;第177團固守死鷹嶺、德洞山、獐項裏、西興裏一線陣地,阻敵西援。

    30日,(口內加水)水裏之美軍連續4次攻擊第175團、第176團堅守的1419.2及1229.1 高地,均遭到沉重打擊。12月1日,柳潭裏、(口內加水)水裏美軍全力向南突圍。在美軍強烈火力的連續攻擊下,1419.2陣地于16時失守。志願軍第59師第175團1個營和第176團2個連,立即組織反擊,於2日3時奪回山頂陣地。同時,下碣隅裏方向之美軍,對第177團的西興裏陣地發起猛攻,未果。

    死鷹嶺上的志願軍勇士,冒著零下30℃的嚴寒,連續奮戰幾個晝夜,冰雪凍裂了手腳,饑渴委屈了腸胃,汽油彈燒著了衣服,炮彈炸傷了肢體,但勇士無畏。他們拋出了一顆顆憤怒的手榴彈,打出了一膛膛復仇的子彈,死死地守在陣地上。2日拂曉,更加殘酷、激烈的戰鬥開始了。柳潭裏,(口內加水)水裏的美軍以40餘架飛機作掩護,以坦克為先導,傾全力向東突圍,佔領新興裏、德洞的陣地,與被圍困於死鷹嶺山溝內的美軍會合。3日,突圍美軍在下碣隅裏美軍的接應下,猛攻死鷹嶺陣地。堅守主峰的志願軍第177團60多人,以堅強的意志頑強阻擊,打退其8次衝擊。連續的作戰,已使志願軍彈藥耗盡、凍餓不支以及大量人員戰鬥傷亡,戰至18時,陣地失守。此時,志願軍第59師也被美軍東、西夾擊,黃昏時被迫轉移。柳潭裏、(口內加水)水裏突圍美軍遂得以奪路東去,與下碣隅裏美軍會合。

    死鷹嶺戰鬥結束了,志願軍的勇士們在此艱苦奮戰了6個晝夜,頑強抗擊了敵人步、炮、空、坦配合下的連續進攻,狠狠打擊了敵人,自己也付出了重大代價。第175團第6連的1個排,在守備1419.2陣地的戰鬥中,反復與敵廝殺,全部壯烈犧牲。陣地上留下的是烈士們戰鬥到生命最後一刻的感人情景,他們個個面向敵方,把把刺刀見血,有的同敵扭打在一起而戰死,有的十幾個手榴彈線圈還掛在手指上……是烈士們的英勇無畏,嚇破了敵膽,是烈士們用鮮血和生命贏得了寶貴的時間,重創了敵人。(完)

 (2000.10.04 08:37:48)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26
新興裏戰鬥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興裏戰鬥

    美軍步兵第7師,1950年底在朝鮮長湖新興裏地區慘敗了,其1個加強團被全殲,團旗被繳獲。美國的羅伯特曾在《衝突》一書中描述道:“美第7師第31團和第32團組成的特遣隊的上校指揮失蹤了,繼任的少校指揮被打死了,士兵們四處潰逃,喪命的很多。”

    1950年11月25日,美軍第10軍軍長E·M· 阿爾蒙德指揮陸戰第1師經長津湖向江界方向推進,為了加強進攻力量,同時令第7師主力和第3師一部向陸戰第1師靠近。26日,美軍第7師第31團及第32團1個營、炮兵第57營進至長津湖東岸新興裏地區。27日,志願軍第27軍主力隱蔽進入柳潭裏、新興裏以北地區。

    長津湖東西地區為連綿山地,海拔多在1300米左右,零下27℃一30℃度的嚴寒,給來自中國溫帶華東地區的志願軍戰士帶來了極大的困難。因為他們入朝後還沒有來得及配發冬裝——棉衣、帽、鞋,所以在第一天的行軍中就因凍傷非戰鬥減員達700餘人。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第27軍第80師連續行軍100公里,抵達天宜水裏、萬田裏、塗浦裏、豐流裏地域集結,並於27日16時,向新興裏美軍第7師第31團和第32團第3營及師屬炮兵營發起衝擊。第80師取合圍之勢向美軍猛攻,以一部攻擊敵正面,以一部從敵軍側翼和配置的間隙秘密插入側後,激戰至28日拂曉,完成了對新興裏、內洞峙地區美軍的合圍,切斷了新興裏地區美軍南撤的退路,控制了東倉至下碣隅裏公路,即:志願軍第238團佔領新興裏以北諸高地;第240團控制內洞峙以北諸高地;第239團佔領新興裏東南1455.6、1250高地;第242團佔領1221高地及高峰一帶高地。7時許,美軍出動12輛坦克,伴隨步兵欲解新興裏之圍。位於新興裏以南1221高地東南的志願軍第242團堅決阻擊,其第3營用反坦克障礙物擊毀敵人的汽車,阻滯敵人,多次打退美軍的猛烈衝擊。第9連葉永安副班長等人用手榴彈和炸藥炸毀敵人4輛坦克。戰鬥持續到16時,敵軍撤回後浦裏。當晚,志願軍第80師繼續進攻新興裏、內洞峙。師部署為:第238團主力由新興裏東南進攻,一個營由1324高地進攻;第239團由正南、西南進攻;第240團全部配屬75山炮6門圍攻內洞峙守敵。5分鐘炮火準備後,于18時30分,各團同時發起進攻。由於對被圍敵軍兵力估計不足,沒能將其分割合圍,因此戰鬥打響後傷亡較大。29日拂曉志願軍便主動撤出戰鬥。內洞峙駐守美軍1個營的兵力,並配置炮兵、坦克各一部,於此遺棄300餘具屍體,4門榴彈炮,逃往新興裏。29日,志願軍第27軍查明,在新興裏地區美軍為1個團部、2個步兵營、1個炮兵營,遂決定調第81師(欠243團)會同第80師共計5個團兵力繼續圍殲新興裏美軍,同時以第79師牽制柳潭裏美軍。

    30日晚,新興裏地區大雪紛飛,氣溫繼續下降,但志願軍戰士卻鬥志昂揚。23時,志願軍第238團從東南、第240團從東北、第239團從南面、第241團從正南和西南以聚殲之勢向新興裏之美軍發起衝擊。頓時,新興裏地區被一片炮火和硝煙籠罩。激戰至12月1日拂曉,志願軍各路突擊部隊先後突破敵人前沿陣地,但在主陣地前沿遭敵綿密火網和坦克的攔阻與殺傷。廣大指戰員不怕犧牲,連續作戰。天亮以後繼續緊縮合圍圈,將敵人壓縮在狹小區域內。敵傷亡慘重,外援無望,遂于11時,以40架飛機、10餘輛坦克作掩護,集中兵力向第241團陣地發起攻擊,企圖向西南方向突圍。志願軍各路攻擊部隊立即跟蹤追擊。第242團第3營扼守1221高地及公路以東高地,猛烈打擊突圍之敵,阻其南逃。該團第2營及第80師各團,冒著敵機的狂轟濫炸,依託有利地形,從美軍的側方、後尾和正面勇猛衝擊,將其大部殲滅於新興裏、新岱裏地區。第241團在敵人突圍部隊的正面頑強阻擊,給以大量殺傷,但未能堵住敵人。一股逃敵走投無路,在數十輛汽車坦克掩護下企圖越過冰封雪蓋的長津湖逃走,結果塌落湖中凍溺而死。600多殘敵奪路南逃,在泗水裏、後浦地區被第242團第1營兜頭截住,經數小時的短兵相接,擊斃其300餘人,俘虜110多人,200多人逃走。12月2日晨,新興裏戰鬥結束。

    新興裏一戰,志願軍第27軍第80師、第81師共斃傷美軍3100余人,創造了志願軍在一次戰鬥中全殲美軍1個加強團的範例。美軍第31團麥克萊恩團長被擊斃,第31團團旗被志願軍繳獲。戰鬥中,志願軍英勇頑強,共計傷亡4300餘人,用可貴的犧牲換取了最後的勝利。(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23
衝破冰封 強渡清川江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衝破冰封 強渡清川江

    第二次戰役中,志願軍在冰天雪地的朝鮮戰場上,譜寫了一部破冰涉水、強渡清川江的壯麗樂章。清川江是一個重要的軍事要塞,寬300多米,水深1.45米。此江被敵人稱為“麥克亞瑟”防線,他們企圖以這條不封冰的濤濤江水來防禦志願軍對其的追擊。1950年11月25日17時,志願軍西線部隊向敵人發起了全線的反擊。志願軍第40軍第359團以4個突擊連執行強渡清川江,切斷新興洞、球場之間敵人聯繫的任務,保障本軍第118師在新興洞殲擊美軍第2師主力的作戰。突擊連在炮火的掩護下,于20時30分在新興洞西南球場以北強渡清川江。

    冬日的清川江寒風凜冽,零下20多度的嚴寒使江邊上結出了冰層。志願軍勇士們經過20多裏地的跑步前進,渾身冒著熱氣,汗水浸濕了棉衣棉褲,猛然間踏破冰凍的江面,淌進了寒流刺骨的江水,全身立即像被針紮了一樣變得麻木了。碎冰暗礁劃破了褲腿,水淹沒了胸部,兩腿漸漸失去了知覺,江水不時地灌進肚裏,一個個身影在冷霧中時隱時現。突然,一排排密集的火炮轟鳴,劃破了寂靜的夜空,掠過霧鎖的水面,猛打過來。不好,渡江的行動被敵人發現了!霎時間,暗紅的彈道和耀眼的照明彈把水面映得通紅,狂飛的子彈和爆炸的彈片濺起了林立的水柱,砸向志願軍戰士,爆炸的氣浪和掀起的泥沙,無情地撲向前進的勇士。但是渡江的隊伍像離弦的箭勇猛直前,槍聲炮聲成了為他們助威的鑼鼓在齊鳴。勇士們衝破了寒流和敵人炮火的襲擊,向江對岸挺進。儘管勇士們已高擎起槍和手榴彈,但狂舞亂濺的水花早已凍結了槍枝。浮出水面的戰士就用自己熱血沸騰的胸膛焐暖冰凍的槍筒,用手溫化了機槍上的冰,向敵人發起了憤怒的還擊。“堅決沖過江去,爭取勝利!”這是每個戰士默記在心的信今,靠著這樣的信念,他們克服了令人難以忍受的極端艱苦,接受了祖國和人民的考驗!團政治處張永濤主任,不知跌倒又爬起過多少次,始終衝殺在最前邊;連長張炳榮不顧兩條腫脹的老寒腿,堅持指揮不下崗;機槍組長羅少卿拖帶兩天沒吃飯的病軀,紮進水中撈取射手們由於冷凍而掉入江中的機槍……清川江上空回蕩著戰士們樸實而感人的口號聲:“艱苦就是光榮!”“沖過江去就是勝利!”“ 支援朝鮮人民!”“為祖國人民爭光!”“沖啊!”

    勇士們在一片呐喊聲中沖上了岸。一泡泡滾熱的尿水成為解凍槍枝的良藥;雙腿僵硬,行進困難,“哢嚓” 一聲,棉褲折成兩截,丟掉下截,拔腿就去衝鋒!多麼可歌可敬的戰士,不知道偉大的音樂家用什麼樣的音符才能表現出勇士們的機智、無私與無畏!

    戰鬥還在激烈地進行著。敵人處於居高臨下的位置,志願軍則在敵人坦克和槍炮的夾擊之中。志願軍左側突擊連首先渡江,直插敵人的炮兵陣地。這裏是一片開闊地帶,二三百名美軍部署在此,正瘋狂地向登岸的志願軍射擊。勇士們沒有被敵人的兇猛所嚇倒,他們端起刺刀,如猛虎下山,以排山倒海之勢,沖過敵人火網的封鎖,猛撲向敵人陣地。他們水淋淋的棉衣褲在臥倒射擊時與地面上的碎石凍在一起。第5連的衛生員,為了及時地去搶救傷患,拉破了與地面凍在一起的腳底。經過反復的衝殺爭奪,擊潰了敵人,志願軍一部勝利地突破了敵人在5裏寬開闊地帶上設置的道道阻擊,攻佔了魚龍蒲陣地,在長達12個小時的激戰中,頑強地抗擊了兩個連敵人的兇猛進攻。

    在志願軍的迅猛進攻與頑強打擊下,敵人兵敗如山倒,陣地上一片狼藉,有的敵兵丟下武器逃跑了,有的躺倒在工事裏裝死;滿陣地的汽車、坦克還沒有熄火,有的已經翻進溝裏,一輛負隅頑抗的架在汽車上的高射機關槍吐著紅舌,隨著汽車一點點接近志願軍。機智果敢的副班長陳玉春立即帶一組人機警地伏在路旁,待汽車走近,一排手榴彈喂進敵車,敵人嚇得跳車而逃,又被勇士們的子彈送上西天。清川江,這條敵人的救命線,被英勇無畏的志願軍勇士所突破,達到了切斷新興洞美軍退路的目的,使南逃的敵人落入了被殲的口袋裏。

    由於強渡清川江的勇士們發揚了志願軍高度的忘我殲敵致勝的精神,特榮獲志願軍首長的通令嘉獎。嘉獎電中指出:在強渡寬達300米的寒江時,遭到敵美2師一個營及一個榴彈炮營和30餘輛坦克的阻擊。他們英勇地沖上敵岸,反復衝殺,奮勇殲敵,有進無退,攻佔了魚龍蒲陣地。此時指戰員們因渡江涉水全身棉衣已結冰,凍得腿都不能彎曲。但戰鬥意志不餒,誓死完成殲敵任務。在堅守魚龍蒲的戰鬥中,表現出了高度的頑強精神,雖一人一槍也頑抗到底。彈盡時,最後仍擲出六0炮彈與敵人死拼。這種氣壯山河的戰鬥意志最後戰勝了敵人的瘋狂反擊,切斷了敵人逃路,完成了任務。他們頑強果敢的戰鬥作風,成為志願軍光榮偉大氣魄之高度表現。(完)

 (2000.10.04 08:36:19)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02119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