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人物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揭開「曾太公」的神祕面紗
 瀏覽4,750|回應8推薦8

YS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腦蟲
瘋馬俱樂部
愛台也愛中
Xuser
egjc888
齋貓
狂老
ccoh

YST 打開天窗說話。市長很不喜歡麥芽糖、Aquila在「政大外交系」這件事上搧風點火。stonekey新來乍到,不太了解過去的歷史,我可以諒解。

 

麥芽糖來這裏是想看熱鬧的,表面說光明堂皇的話,事實上,他希望我把曾太公過去的舊帳都翻出來,這樣才有戲看。其實麥芽糖是聯合網棧的「包打聽」,不會不清楚曾太公的過去歷史和曾經說過的話。但是他故意不說,而是逼我來說。如果我說了,等於挖糞,麥芽糖可以攻擊我揭露別人的隱私;如果我不說,我就變得理虧,等於在聯網說謊。麥芽糖心存奸詐,想令我進退為難。

 

其實要証明曾太公是政大外交系的,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況且「政大外交系」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甚至可以說很光榮的事,我不懂為什麼當事人要閃躲,不肯自動說明?

政大是台灣非常好的國立大學,外交系尤其出色,不但歷史最悠久,教授陣容也最堅強。「政大外交系」在台灣所有外交系的評估上排名第一。

但是,曾太公偏偏要在這件事上不斷否認、吞吞吐吐、故佈疑陣、廢話連篇、賣弄神祕,這就很有趣了。曾太公如此費盡心機的作為,說穿了,為的不過是要引出 YST的敵人跳出來罵我。果然,Aquila用「隱私」來攻擊,stonekey也非常天真地以「是政大,但不一定是外交系」來質疑。麥芽糖更假意地說「不要再揭人隱私了」。

 

這些小人在【天下】還有所顧忌,但是他們在【家國主義】可就肆無忌憚了,什麼難聽話都有,什麼謠都可以造。有興趣,我鼓勵大家去【家國主義】城市閱讀曾太公的「義和團再現!」,就可以看到wintermoon,Aquila,SCFtw2....這些人配合曾太公的荒唐表演。我這算是為【家國主義】打廣告,讓你們瞭解一下其他城市的水準和格調。

 

想想看,不就是「曾太公是政大外交系的才子」這麼一個簡單的命題麼?

這個命題的答案不外乎就只有「是」或「不是」兩種。世界上沒有一個命題比這個更簡單的了。

小小一個聯網,幾個台灣人就可以把一個如此簡單的命題搞得非常複雜。曾太公居然想為自己製造一個羅生門,然後眾小人就可以趁機在裏面打混仗,對YST進行抹黑,用「混水摸魚」的方式撈點利益。唉,眼皮子這麼淺,你說這台灣人能有多大出息?

 

沒關係,YST 就等著看這批小人表演,然後再把答案攤在陽光下。

 

現在時間已到。YST根據曾太公的自述揭曉答案:

「曾太公」在一九七0年就讀於政大外交研究所,是不折不扣政大外交系的傑出人物。

 

曾太公有一個網誌,取名為【曾太公落美洲】,裏面有兩篇文章描述他在政大外交系研究所的生涯。我們特別對這兩篇文章給出連結,並做短評:

 

第一篇文章是:我是「台大」不敢收的超級學生(一)

在這篇文章裏,開宗明義第一句就是:「話說一九七十年初,我在政大讀外交研究所,吾師張教授宏遠....」。

曾太公自己已經清清楚楚敘述他是政大外交系的研究生,時間和指導教授也都明確註明。即使從法律的觀點來看,人、地、物、時都齊備了。我想不出還需要什麼來証明這個簡單的命題。

 

第二篇文章是:我是「台大」不敢收的超級學生(二)

在這篇文章裏,有一段重要的話:「其下有一可頒政大碩士學位的東亞研究所,專門培育我國新一代中共問題專家,研究生皆有亮麗的宿舍及月俸。」

曾太公沒有明言是否從「東亞研究所」畢業,但他既然是「政大一才子」,應該順利拿到政大外交系的碩士學位。在台灣,只要考進了研究所,即使普通人也很少有畢不了業的,何況是才子。

 

總而言之,曾太公是否從政大外交研究所畢業並不重要。不論畢業不畢業,不論有沒有獲得碩士學位,曾太公是「百分之百政大外交系的高材生」。YST一點點都沒有說錯話。

 

「我是「台大」不敢收的超級學生(二)」尤其是一篇非常重要的自述文章。曾太公在這篇文章裏非常驕傲地敘述他是台灣極少的幸運兒,能夠接觸被嚴密保管、屬於高度機密、只有「政大東亞研究所」才擁有的中共資料。

現在很清楚了,大學部的政大外交系算什麼?政大外交系的「東亞研究所」才是政大外交系精華中的精華、台灣外交的最高學府。

 

因此,如果政大外交系大學部畢業的學生是「百分之百的政大外交人」,那麼曾太公這個「東亞研究所」的研究生應該是「百分之兩百的政大外交人」,是政大外交系最精銳的精英份子,絕非普通政大外交系的畢業生可比。

政大外交系90%以上的畢業生是沒有機會閱讀政大外交研究所蒐藏的機密資料的。誰是真正的「政大外交人」,難道還看不清楚嗎?

 

大家對「曾太公是政大外交系的才子」這個命題還有一絲一毫的懷疑嗎?

 

所有這些與政大外交系相關的事實,曾太公早在去年11月都已經自述得非常清楚。YST也在去年底就已經拜讀過了,當然把曾太公列為政大外交系的菁英。但是想不到曾太公現在居然否認自己是「政大外交系的才子」,還故弄什麼玄虛、耍什麼滑頭,抬出大學部的「東吳大學政治系」來故佈疑陣。如此大膽又荒謬的行為,真是匪夷所思。

唉,難道曾太公不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為了這麼小的事情,就可以出賣自己的信譽,曾太公的信譽也真是太賤價了。喪失了信譽,以後如何在【聯網城邦】中立足?曾太公為自己編寫的【回憶錄】還有任何人會相信嗎?

 

YST 這幾天不說話,就是要看小人們如何表演,讓他們先表演。等他們醜態畢露以後,我才公佈事實,要令 wintermoon這批小人既羞愧、又無處藏身。這就叫做「後發先至」。

 

大家還記得三年前,新黨不分區立委高明見出席世界衛生組織會議,所引發的風波嗎?曾太公在網上施展的計謀與民進黨的台獨政府打擊高明見所用的手法是一模一樣的。

高明見是不是被中共“特別”邀請的,扁政府只要公佈其他四個政府官員(譬如疾管局長蘇益仁)的邀請函和高民見的邀請函一比對,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這就好像曾太公直截了當告訴大家,他是一九七0年政大外交研究所的高材生,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但是曾太公的選擇跟今天的扁政府一樣,貪小利而忘大義。扁政府故弄玄虛,製造羅生門,然後混水摸魚,趁機痛打高明見,把他說成是中共的同路人,不愛台灣。等到打夠了、鬧夠了、用謠言摧毀了高明見、目的已經達到以後,風波早已平息,再也榨不出更多剩餘價值,於是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扁政府公佈邀請函“還高明見一個清白”。扁政府用的手法是「大街上罵你,小巷子跟你道歉」。這就是台灣人的“智慧”。

 

聯網是個具體而微的小型社會,由於人性相同但是規模小得多,所以看事情比較容易、也特別清楚,一作對比就一目瞭然,而且非常有趣。

曾太公今天責罵扁政府,其實曾太公如果執政,其作為也和扁政府一樣,因為他們的人性是相同的。台灣人缺乏光明磊落的胸懷,見小利而忘大義。扁政府如此,罵扁政府的曾太公也是如此。人的行為脫離不了本身的個性,曾太公的個性是台灣人的典型,他只是沒有機會執政罷了。

不能使心胸寬大、不能把目光放遠、不能捨棄近利、不能光明磊落的做人,這才是台灣人長不大的真正原因。

 

YST 一向是看大處,「曾太公是不是出身政大外交系」是一件太小的事情。揭開「曾太公」的神祕面紗,不過是一個引子,不是目的。曾太公是一個小人物,並不值得我花時間單獨探討。我真正想討論的,是「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的關係」。這才是我想和網友們分享的大題目。我不過是用曾太公做例子,要藉這個機會分析曾太公寫文章時的心理,然後用它來闡述一個更大的道理,那就是我們在網路世界所需要保持的態度是甚麼。這是 YST下一篇文章的預告。

 


清晨獨自慢跑的 YST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無意見
推薦2


DREAMHERMIT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曾太公
水研

無意見 但誰要多吐點東西可以讓我今天看

我果然很天真呀!
一個要名實相符,錙銖必較。
一個要大處著手,不拘小節。

我實在不懂天下對是什麼人很重要嗎?
解決問題提出事情本質的看法
才是來這邊的人想看的吧

太公用釣鉤 YST拿雙節棍
有那麼嚴重嗎?不過就是理念不合
現在是武俠時代了嗎

孔子曾說:人“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中國會強,不過是內鬥強,逐鹿未告段落,就先自家開打了。

一個中國人強過外國人,一群中國人卻常輸給外國人


看事情的角度不同了,得到的結果也不同了,我能體會到
他們所說的道理,如果今天有人跟我說台灣一定要靠中國才能活下去,我一定會說是放屁,人可以為了活下去,賤賣尊嚴,然而全活在那種生活的人,已經不能稱做是人了,然而當不能選擇活著的時候,會不會低頭?我更希望我可以不在兩者間做選擇。

當個頂天立地的中國人,是許多人的願望,卻不是現下中國能替代過去中國人的形象,新的中國,很期待他的誕生呀,然而也許我看不到這個過程了。

犧牲少部份人求得相對的穩定,是對還是錯?我不知道。
然而不被監督的權力是危險的,在看到不公平的世界現象,人對這個世界又何嘗公平。

制度的本身就是要被破壞的,不義得者,不義失之,什麼樣的政治是最有投資報酬率的。

是否不公不義的社會現象,就不需要有道德存在?

我聽過得人者得天下,是否意味著政治是高明的騙術,不管民主還是專制,執政以後的良心都會逐漸減少。而他們當初的良心正是百姓所期許的,我讀了英雄志,好像看到什麼卻說不太上來,存在即合理,再度成為真理,就像駭客任務裡的意識流,不被同化的就是病毒。


http://asiademo.org/b5/2000/11/20001114a.htm

博奕論 是西方的科學
中國人 習慣把官場文化人際關係,對於中國人的人情達練及文章的政治社會觀當作藝術

在不確定的假設中做研究是科學嗎?

人是不是太聰明了才變得像今天這樣

突然我不是那麼討厭天真的個名詞了





====================
活著是種利益衡量
誰的利益大於誰呢

如果有了比較 天秤自然不正

過猶不及..比較是不正
不比較也是不正

是不是這就是無所住的解釋呢

少談政治多談見識
日月尚有蝕,幾人能無過
世界是意志力的角鬥

只當個讀者是件快樂的事..去別的地方逛逛好了

我又離題了...真是抱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666225
引用者清單(1)
2006/05/03 12:31 【曾太公落美洲】 文章存檔
說的是
    回應給: 孫塋寊(dansun571008) 推薦0


YS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您的指正,高明見的確是親民黨,不是新黨。

其實我很喜歡新黨,它的宗旨和我的理念最接近。如果侯冠群競選立法委員,我會投他一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高明見」是親民黨籍不分區立委!!
    回應給: YST(YST2000) 推薦1


孫塋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YST

市長大人:

高前立委明見是親民黨籍不分區立委,

並非新黨!!

新黨黨員特此聲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665165
誰有功夫跟你吹毛求疵地瞎扯?
    回應給: 曾太公(et13808) 推薦6


YS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ccoh
egjc888
齋貓
Xuser
校長
瘋馬俱樂部

政大有個「東亞研究所」,於是研究院自稱「所」就不稱「系」。那是你們政大的事,別人根本不理你們這一套。只有你這種精神不太正常的人,才把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拿來大張旗鼓地炫耀,把它當成天大的學問。

 

對絕大多數的人來說,全世界,同一科目的學士、碩士、博士都是屬於同一個「系」。除了該校的人,沒有任何人會有一點點興趣去計較更細微的分類。這種分類多半與該校的行政和經費有利益關係,是該校內部的事務。不要說該校以外的普通大眾對此沒興趣,即使是該學術圈子內的校外同行都不會去計較這些細節,只不過知道有這麼回事就是了。

 

譬如很多學校把「系」(Department)升格為院(School),很多商學院最喜歡來這一套,譬如麻省理工學院的商學系就稱為「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我猜是紀念前通用汽車公司董事長 Alfred P. Sloan 所捐贈的巨款;賓州大學的商學系也稱為「School」,前面也冠一個捐款者的姓氏,叫什麼我忘了,也不重要。

對一般世人而言,他們都是某某學校的商學系畢業的,管你是甚麼“School”。

 

除了商學系外,哈佛大學的政治系有個研究所叫「John F.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顧名思義,這是紀念他們有名的校友甘迺迪,以這位前美國總統做為學校的號召。但是對外人而言,在「甘迺迪學院」拿學位的,都是哈佛大學政治系的某某學位。

 

再譬如名不見經傳的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數學系大概為了提高地位,把他的數學系稱為 School of Mathematics,而不稱 Department of Mathematics。外人搞不清,也沒有搞清的必要。不就是明尼蘇達大學的數學博士嗎?誰管你是“School”還是“Department”。

同樣地,不就是政大外交碩士嗎?誰管你是“系”還是“所”。

 

【天下】的市民水準很高,我們不是不知道有這些細節存在,而是從不花功夫去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細節。世上有太多比這個重要的事。

 

我說了很多次,YST 是個看大處的人,談的是比較有趣的事,討論的是比較重要的道理。【天下】看的是宏觀和遠景,從來不在枝節上做工夫,更不在小地方上吹毛求疵。【天下】的市民和訪客絕大多數都是看大處、不看枝節的宏觀的人,因為我們的時間寶貴。【天下】的特色,就是能夠深入淺出的講大道理,這才是真本事。

 

曾太公,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在這些雞毛蒜皮的小地方上咬文嚼字、吹毛求疵,為了分別「外交系」與「外交所」的不同而沾沾自喜,真是小鼻子、小眼睛,非常令人討厭。你這種個性不但令人討厭,而且對自己一點點好處都沒有。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在這種小地方上挑剔的人,反而看不到大處,弄得因小失大。

 

這麼說罷,如果有人在公開場合介紹一位張先生,主人說「張先生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商學系的管理碩士」。張先生立刻否認,並且在大眾面前要求主人改正,自稱他是「麻省理工學院史諾商學院的管理碩士,不是商學系」。你說這個張先生討不討人厭?不就是 MIT 的 MBA 嗎?囉嗦什麼?

 

曾太公,得了罷,你那些「用一大堆廢話包裝一點點學識」的文章,拿到別的城市去炫耀好了。【天下】的市民時間寶貴,要看真東西,沒功夫在這些無聊的細節上跟你瞎扯。

 

市長實在不想知道你的履歷,這一點都不重要,請勿多言。沒看到市長的學歷是「未就讀」嗎?

市長並且不想看到你的回應文,定又是囉里巴嗦、沒有重點的 rubbish,浪費大家的時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我的看法
推薦7


Xus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ccoh
Rebec
egjc888
齋貓
愛台也愛中
瘋馬俱樂部
YST

我的看法:

無論傳統的投稿,或現代的網路貼文,如果使用筆名或ID,那麼,要有一些「原則」。這些原則,不是什麼規則、更不是什麼法律,而是我所體認的一些「約定俗成」,也就是所謂的「慣例」。

我所體認的「慣例」是,用筆名或ID發表文章,應該避免將真實的自我身分拉到文章裡面;反過來說,讀者也不必將文章裡面的身分表述信以為真。

具體的例子:柏楊(筆名)在他的雜文裡,把自己「打扮」為一個老頭子,他有一個「令人討厭的黃牙老婆」,有一個「可愛的小孫女」,他有「眼疾、牙痛」等等毛病。

起初,我都信以為真,後來才知道全部都是鬼扯淡。然而,這是我的錯誤;因為柏楊寫的是「雜文」--一種遊戲文字,而且以筆名發表,其中的自我表述,當然不能當真。

回頭來看曾太公的例子,似乎在這種「慣例」裡自己製造了一些紛亂。

直言之,我建議曾太公作一個選擇:

一、使用筆名、暱稱、ID發表文章,但不要將自己的真實身分與事務過度呈現(例如,說「我曾經寫過一本書 xxxxx」或「我是某某部長某某職位的屬下」等等。這種特定領域的表述,與「我的老婆很漂亮」不同,是不能隨便說說的,也不能叫讀者不相信的。

二、使用真實姓名,並且自己開網棧或部落格,如沈富雄、陳學聖等等。在這些空間裡發表的文章,當然一切都要真實不虛,不可捏造,不可說謊。如果是寫回憶之類的文章,就是「傳記文學」的規格了。

曾太公是外交部員出身(假設為真,我亦信其為真),本來有資格寫「傳記文學」,而且其資料亦非常珍貴,值得公開給大家參考(法定機密資料除外);但是,在網路複雜的生態環境裡,我還是建議選擇第一個方式,但是運用一些技巧。

例如,用「我的同事說」來蓋過身分表白。例如,說「我的朋友當過蔣經國的侍衛,他說....。」事實上,作者本人就是這個「蔣經國的侍衛」。這種文字技巧,不涉及道德詐騙問題,相當管用。

我一向避免談論網友是非,今天勉為此文,乃因為這裡是【天下】棧,乃因為對象是曾太公,否則,我不會自毀原則而又捲入是非。當然,我的意見還是相當保留、點到為止,否則,勢必又要無端得罪網友,那就相當沒有必要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燕雀安知
    回應給: YST(YST2000) 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曾太公

麥芽糖來這裏是想看熱鬧的,表面說光明堂皇的話,事實上,他希望我把曾太公過去的舊帳都翻出來,這樣才有戲看。

風水棧長:

您錯看老丐了!

老丐這個外勞, 被世界經濟走向影響, 已經很少能夠跟上聯網潮流. 對於太公被揭發身份的是非, 雖有耳聞, 卻沒有時間, 也沒有興趣瞭解!

舉個例子, 給您參考: 得前一陣子, 眾"作家"網友, 對於某市長, 將自己主持的寫作比賽參賽作品, 當成自己的文章發表, 大肆攻擊. 老丐與某市長好言相勸, 他還是不肯認帳.

您的城邦, 您的規矩.

您自己是否遵守?

您的決定!

老丐告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661065
引用者清單(2)
2006/04/29 19:35 【氣象紀錄臺】 最高品格的市規
2006/04/29 09:13 【氣象紀錄臺】 城邦規矩與州官放火
答案很清楚﹐一扁一歪哦﹗
    回應給: YST(YST2000) 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老朽一向是謀定而後動﹐一直在看您的表演﹐話多必有失﹔現在﹐答案很清楚﹐小老頭不是政大外交系﹐考不上也﹐就不能高攀﹔我只是研究所在政大﹐

大市長的【曾太公是「百分之百政大外交系的高材生」】的命題﹐完全是假。

你對老朽的指控『想不到曾太公現在居然否認自己是「政大外交系的才子」,還故弄什麼玄虛、耍什麼滑頭,抬出大學部的「東吳大學政治系」來故佈疑陣』﹐實在不知你從那兒引伸出的﹖請舉老朽何時何處這樣歪走橫行的實例說明﹐以昭聯網天下大信。如果你不能証名這一個指控﹐那你其他對家城『智者』的指責﹐也就是無的放﹐沒有根據可言。

你可要說﹐外交系﹐就只與外交所﹐差一個字﹐小事小事也﹐呵呵呵﹗馬馬虎虎啦﹗這樣子死不認錯﹐與法輪功的小李﹑台灣的阿扁有無差異呢﹖原來你並非全知全能啊﹗

註﹕修改上傳亂碼﹐蠻累人的﹐再修不成﹐就放棄了﹔就請猜上下文應聯接處﹐可乎﹖

再註﹕有沒有必要﹐再舉証我各階段的同學﹐來証實我是東吳大學畢業的﹖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661057
為中華民國作一次犧牲啦﹗
    回應給: YST(YST2000) 推薦1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曾太公

坦白說﹐小老頭很輕忽怠慢你這位

Y市長﹐我是應該天天逛你的城﹐才不致於錯過你的妙論一籮筐啊﹗

想不到啊﹐想不到﹗聯網

三大城的市長﹐以及多位向來支持我這個鄉巴佬的人﹐在此撰文﹑推薦我的神秘面紗﹐讓人對當前台灣的知識份子﹐真的很氣餒﹔連這麼清楚﹑擺在眼前的事實﹐一個小之又小的學歷問題﹐都搞了半天﹐弄不清楚﹐本來只要市長道個歉﹐就沒事的事﹐現在搞得漏子愈來愈大﹐『非下詔罪』不可﹐只能橫行無理到底﹐還要再來個什麼蛔虫(妓生虫)的陰謀論﹖看看聯網這批中國人﹐死不認錯﹐那你們能看清楚什麼國事﹖天下大勢﹖想要中國還有救嗎﹖

老朽兩個鐘頭前在家城﹐貼文回應冬月一文『

YST有速成的學術﹖』﹐好像是溟溟中﹐老天爺要我回答你的這篇主欄文﹐就請各位轉至家城看看我的辯詞吧﹗

很抱歉﹗現在才看到你這篇『神秘面紗』﹐看來﹐小老頭在你們眼中﹐很多神秘﹔現在先簡潔的回答有關我的學校問題﹕國小﹐南投德興國小﹔初中﹐省立台中一中﹔高中﹐縣立豐原高中﹑省立南投中學及省立台中二中﹔大學﹐私立東吳大學政治系﹔研究所﹐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研究﹐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政治溝通學函授班進修。這樣子﹐很直接了當的回答﹐各位有天下大知識者﹐還會像前幾文那樣有霧水乎﹖

在這兒﹐應市長要求﹐接受公開審詢﹐具實斗露小老頭身份﹐絕對違反天下市『虛擬』原則﹐當然﹐構成逐出『天下』城的既定法則。大市長正氣浩然﹐非如此裁示﹐對天下風水言﹐是不可以的﹐但你又怕人說是陽謀陷害﹐故入人於罪﹖那市長放心﹐誠如你言『世界是公平的』﹐要怪就怪老朽沒你拳頭大﹑勢力強啦﹗再者﹐小老頭這輩子﹐被人『隨意加罪』的情形很不少﹐所以﹐就見怪不怪了﹗

開鍘吧﹗我等著為中華民國作一次犧牲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66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