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優美又科學的中國文字:從秦始皇的「書同文」說起
 瀏覽15,916|回應17推薦24

YS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4)

亓官先生
無知者,無畏
Pan
台灣政經索隱
驀然回首 (演員治國一場戲)
Ricola
重殼蝸牛
黑雨
Retiredbum
reaizuguo*😻展望2024

more...

在 中 國 五 千 年 的 漫 長 歷 史 裏 , 少 說 也 有 兩 、 三 百 個 皇 帝 。 說 實 在 的 , 他 們 大 多 數 都 不 怎 麼 樣 , 甚 至 可 以 說 昏 庸 。 YST 真 正 佩 服 的 只 有 兩 位 康 熙 和 秦 始 皇 , 他 們 是 真 正 有 雄 才 大 略 的 領 導 人 物 。 如 果 只 能 選 擇 一 位 , 那 麼 YST 眼 裏 最 大 的 英 雄 是 秦 始 皇 。

YST 對 英 雄 的 定 義 是 一 個 人 對 國 家 或 民 族 有 巨 大 的 貢 獻 。 用 這 個 尺 度 去 衡 量 , 秦 始 皇 對 中 華 民 族 的 貢 獻 是 無 人 可 及 的 。 秦 始 皇 最 偉 大 的 貢 獻 , 一 是 統 一 文 字 , 二 是 統 一 度 量 衡 , 三 是 建 立 高 效 率 的 中 央 集 權 政 治 體 系 ( 三 公 九 卿 ) , 四 是 展 開 龐 大 的 基 礎 建 設 ( 開 運 河 和 築 公 路 ) 。 四 者 之 中 , 統 一 文 字 所 帶 來 的 影 響 最 為 深 遠 。 若 不 是 書 同 文 , 中 華 民 族 早 就 四 分 五 裂 了 , 哪 能 有 後 來 燦 爛 輝 煌 的 中 華 文 化 和 統 一 、 繁 榮 、 強 盛 的 中 國 。

原 來 春 秋 和 戰 國 時 代 , 由 於 各 封 國 政 治 獨 立 已 久 , 各 自 發 展 出 自 己 的 文 化 , 到 後 來 每 個 國 家 的 文 字 都 變 得 複 雜 而 又 各 不 相 同 。 秦 始 皇 統 一 六 國 以 後 , 創 造 了 簡 體 字 , 並 下 令 全 國 一 律 用 這 個 簡 體 字 。 這 個 統 一 使 用 的 簡 體 字 就 是 「 小 篆 」 , 後 來 又 更 進 一 步 把 「 小 篆 」 簡 化 為 「 隸 書 」 。

中 國 的 文 字 是 偉 大 的 , 它 是 世 界 上 唯 一 的 象 形 文 字 。 這 個 象 形 文 字 不 但 體 形 優 美 , 是 如 同 畫 一 般 的 藝 術 品 , 而 且 還 被 說 幾 百 種 不 同 方 言 的 人 民 所 共 用 。 中 華 民 族 的 同 胞 說 出 來 的 語 言 雖 不 同 , 寫 出 來 的 文 字 卻 是 一 樣 。 就 是 這 個 「 書 同 文 」 不 但 創 造 了 燦 爛 的 中 華 文 化 , 也 把 說 幾 百 種 語 言 的 幾 十 個 民 族 用 文 化 融 合 在 一 起 。 這 種 巧 妙 的 功 能 絕 不 是 任 何 拼 音 文 字 能 夠 達 到 的 。 廣 東 話 和 國 語 相 差 十 萬 八 千 里 , 但 是 廣 東 人 唸 起 唐 詩 , 一 樣 的 搖 頭 擺 尾 。 你 說 妙 不 妙 ?

在 二 十 世 紀 , 有 兩 件 大 事 和 文 字 有 關 。 一 個 是 科 技 的 日 新 月 異 , 尤 其 是 電 腦 的 發 明 造 成 第 二 次 工 業 革 命 , 也 就 是 自 動 化 ( automation ) 。 另 一 個 是 美 國 的 崛 起 , 造 成 英 文 是 世 界 上 最 強 勢 和 通 用 的 語 言 。 英 文 隨 著 美 國 科 技 產 品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無 孔 不 入 。 英 文 隨 著 美 國 文 化 滲 透 到 世 界 各 地 的 語 言 和 文 字 。 日 文 的 外 來 語 之 多 就 不 用 說 了 , 就 連 中 文 也 有 沙 發 、 坦 克 、 維 他 命 等 進 口 語 言 。 看 到 這 排 山 倒 海 而 來 的 英 文 狂 潮 , 最 近 我 們 的 阿 扁 政 府 再 也 忍 不 住 這 個 「 去 中 國 化 」 的 大 好 機 會 了 , 行 政 院 長 親 自 宣 佈 英 文 是 台 灣 的 準 官 方 語 言 。 「 準 官 方 」 當 然 是 為 下 一 步 的 「 正 式 官 方 」 準 備 而 來 , 這 是 何 等 重 要 的 大 事 ! 今 天 我 們 就 來 好 好 的 比 較 一 下 中 文 和 英 文 。 看 看 孰 優 ? 孰 劣 ?

在 藝 術 和 文 學 上 , 中 國 累 積 了 數 千 年 的 文 化 , 中 國 的 詩 詞 歌 賦 和 優 美 的 文 學 是 歷 史 短 淺 的 英 文 所 無 法 相 比 的 , 這 方 面 我 們 就 不 多 談 了 。 今 天 是 科 技 時 代 , 我 們 就 把 討 論 的 重 點 放 在 科 學 上 。 從 科 學 的 觀 點 上 看 , 英 文 真 的 就 比 中 文 佔 有 優 勢 嗎 ? 很 多 人 認 為 是 , YST 不 同 意 。


中 文 是 平 面 媒 體 的 最 佳 文 字

任 何 拼 音 文 字 都 是 一 度 空 間 的 文 字 , 靠 幾 個 符 號 作 線 性 的 排 列 組 合 。 這 種 符 號 的 線 性 組 合 是 最 簡 單 的 , 就 是 找 幾 個 符 號 根 據 聲 音 來 編 碼 。 這 就 是 為 什 麼 拼 音 文 字 只 能 表 音 , 它 只 不 過 是 代 表 聲 音 的 組 合 符 號 而 已 , 對 視 覺 感 沒 有 任 何 特 殊 的 意 義 , 「 視 覺 感 」 並 不 在 文 字 的 設 計 考 量 中 。 如 果 我 用 #,$,%,& 分 別 代 表 a, b, c, d, 那 麼 「 一 輛 壞 的 出 租 車 」 的 英 文 翻 譯 就 是 「 # $#& %#$ 」 。 如 果 我 用 1,2,3,4 分 別 代 表 a, b, c, d , 那 麼 「 一 輛 壞 的 出 租 車 」的 英 文 翻 譯 就 是 「 1 214 312」 。 在 拼 音 文 字 裏 , 「 # $#& %#$ 」 比 「 1 214 312」 難 嗎? 沒 有 , 只 要 看 習 慣 了 , 他 們 完 全 一 樣 。 英 文 就 是 這 樣 照 聲 音 編 碼 , 這 種 編 碼 是 非 常 膚 淺 的, 這 是 文 字 的 低 等 形 式 。

中 文 和 任 何 拼 音 文 字 最 大 的 不 同 就 是 漢 字 是 二 度 空 間 的 文 字 。 「 囚 」 是 一 個 人 被 圍 在 四 面 牆 裏 , 「 串 」 是 兩 個 東 西 用 繩 子 連 著 , 「 尖 」 是 一 頭 小 一 頭 大 。 「 囚 」 和 「 串 」 是 取 其 形 , 「 尖 」 是 取 其 意 。 中 國 大 陸 的 簡 體 字 把 「 塵 」 簡 化 成 「 小 土 」 ( 上 小 下 土 合 在 一 起 ) 也 是 取 其 意 , 就 像 「 尖 」 一 樣 。 這 些 都 是 巧 思 下 的 創 作 , 不 是 拼 音 文 字 膚 淺 的 編 碼 。 中 文 裏 一 木 為 樹 , 兩 木 成 林 , 三 木 成 森 , 何 等 巧 妙 ! 西 方 人 編 碼 , 做 出 “ tree ” 、 “ woods ” 、 和 “ forest” 是 呆 板 的 , 不 需 要 費 什 麼 心 思 。

文 字 的 傳 播 最 重 要 的 媒 體 是 紙 。 紙 是 二 度 空 間 , 所 以 中 文 是 最 大 限 度 的 利 用 了 紙 的 空 間 , 而 只 用 一 度 空 間 的 拼 音 文 字 寫 在 紙 上 就 顯 得 單 薄 、 貧 乏 、 和 死 板 。 這 種 基 本 結 構 的 不 同 使 得 漢 字 比 拼 音 文 字 含 有 更 多 的 活 力 和 表 現 的 空 間 。 二 度 空 間 的 漢 字 有 相 當 大 一 部 分 是 形 聲 字 , 所 以 它 不 但 表 音 , 而 且 表 意 。 這 是 一 度 空 間 的 拼 音 文 字 不 可 能 做 到 的 事 。

看 中 文 就 像 看 畫 一 樣 , 一 眼 掃 過 , 圖 畫 就 進 入 腦 中 自 然 形 成 意 境 , 一 切 都 明 瞭 了 。 但 是 拼 音 文 字 要 看 一 長 串 的 符 號 , 再 把 這 些 符 號 解 讀 成 聲 音 ( 就 像 解 密 碼 一 樣 ) , 然 後 再 從 聲 音 去 辨 別 它 的 意 思 。 這 個 過 程 不 但 緩 慢 , 而 且 非 常 的 單 調 、 枯 燥 、 和 乏 味 。


中 文 是 最 安 全 的 文 字

現 代 的 信 息 傳 送 , 安 全 非 常 重 要 。 不 但 在 軍 事 上 、 外 交 上 是 如 此 , 在 商 業 上 也 是 如 此 。 在 美 國 , 有 些 公 司 保 護 她 的 商 業 機 密 比 國 防 部 的 安 全 防 護 還 嚴 密 。 信 息 的 傳 送 不 外 是 編 碼 和 解 碼 。 二 度 空 間 的 文 字 比 一 度 空 間 的 文 字 有 太 多 的 想 像 空 間 , 有 更 多 複 雜 的 變 化 。 中 文 比 任 何 拼 音 文 字 更 能 挑 戰 人 類 的 智 慧 , 能 夠 發 展 出 更 艱 深 的 編 碼 和 解 碼 , 也 就 是 能 夠 創 作 出 更 安 全 的 傳 送 方 式 , 不 被 外 人 破 解 。 科 學 越 發 達 、 社 會 越 複 雜 、 信 息 的 要 求 越 高 , 二 度 空 間 的 文 字 就 越 發 顯 露 它 從 基 本 結 構 產 生 出 來 的 優 越 性 。


中 文 是 最 能 適 應 電 腦 化 的 文 字

在 電 腦 剛 發 明 的 時 候 , 英 文 拼 音 的 結 構 使 得 它 的 電 腦 輸 入 非 常 容 易 和 迅 速 , 而 中 文 輸 入 的 確 困 難 和 緩 慢 得 多 。 於 是 就 有 了 中 文 拼 音 化 的 呼 聲 。 但 是 隨 著 電 腦 的 功 能 以 幾 何 級 數 的 速 度 增 加 , 各 種 新 的 中 文 應 用 軟 體 不 斷 的 發 明 出 來 , 今 天 中 文 電 腦 鍵 盤 輸 入 的 速 度 已 經 比 英 文 快 了 。 對 許 多 純 熟 的 使 用 者 ( 譬 如 祕 書 ) 中 文 電 腦 鍵 盤 輸 入 的 速 度 遠 在 英 文 之 上 。 而 且 這 種 鍵 盤 輸 入 的 速 度 差 距 還 在 不 斷 的 拉 大 , 因 為 中 文 輸 入 的 軟 體 還 在 不 斷 的 進 步 , 但 是 英 文 鍵 盤 輸 入 的 速 度 已 經 沒 有 改 進 的 餘 地 。 一 個 二 度 空 間 的 文 字 , 它 的 電 腦 輸 入 方 法 是 註 定 多 樣 化 而 且 變 化 無 窮 的 。


中 文 是 最 穩 定 的 文 字

穩 定 性 是 文 字 最 重 要 的 特 性 , 不 穩 定 的 文 字 必 定 造 成 學 習 者 的 障 礙 。 中 文 最 偉 大 的 優 勢 就 在 它 的 穩 定 性 , 中 國 的 文 字 是 收 斂 的  (convergent), 而 所 有 拼 音 文 字 都 是 發 散 的 (divergent)。發 散 的 文 字 遲 早 會 造 成 學 習 的 問 題 , 而 且 這 個 問 題 是 無 解 的 。 這 是 為 什 麼 YST 認 為 中 文 是 全 世 界 最 偉 大 的 文 字 , 而 且 沒 有 任 何 其 他 文 字 有 可 能 在 未 來 超 越 它 。 穩 定 性 是 這 篇 文 章 討 論 的 重 點 , 讓 我 們 慢 慢 的 、 仔 細 的 來 分 析 。

文 字 是 表 達 思 想 的 工 具 , 所 以 是 隨 著 時 間 演 變 的 。 漢 字 如 果 由 甲 骨 文 算 起 , 至 少 有 三 千 年 的 歷 史 。 如 果 由 山 東 發 現 的 陶 器 文 算 起 , 就 有 五 千 年 的 歷 史 了 。 我 不 記 得 康 熙 字 典 裏 收 集 了 多 少 字 , 好 像 是 八 、 九 萬 字 吧 ( 如 果 記 錯 了 , 請 網 友 指 正 ) 。 但 是 康 熙 字 典 裏 很 多 字 早 已 經 不 用 了 , 現 在 還 用 的 字 大 概 連 三 萬 都 不 到 , 常 用 的 字 絕 對 不 到 五 千 。 我 知 道 中 國 大 陸 掃 除 文 盲 的 標 準 是 一 千 五 百 字 , 這 樣 看 看 普 通 的 報 紙 就 應 該 沒 有 問 題 了 。 漢 字 開 始 學 習 的 時 候 可 能 成 效 比 英 文 慢 , 但 是 一 旦 認 得 三 千 字 , 幾 乎 任 何 讀 物 都 看 的 懂 。 我 的 女 友 小 學 四 年 級 就 看 完 了 整 本 的 紅 樓 夢 , 像 她 這 樣 的 人 應 該 有 不 少 。

YST 不 知 道 英 文 的 歷 史 有 多 久 , 好 像 只 有 五 百 年 , 確 信 不 會 超 過 一 千 年 。 但 是 目 前 的 英 文 詞 彙 已 經 超 過 四 十 萬 字 , 而 且 正 在 快 速 的 增 加 。 據 估 計 到 了 本 世 紀 中 葉 就 會 超 過 一 百 萬 字 。 使 用 英 文 的 人 需 要 大 量 的 辭 彙 才 能 滿 足 要 求 。 看 報 紙 需 要 兩 萬 字 , 閱 讀 深 一 點 的 雜 誌 和 書 籍 至 少 需 要 三 萬 字 , 高 等 知 識 份 子 都 至 少 要 認 得 七 、 八 萬 字 。 我 不 相 信 老 美 小 學 四 年 級 的 學 生 看 得 懂 英 國 文 學 的 古 典 作 品 。

同 樣 跟 隨 著 時 代 在 演 進 , 為 什 麼 中 文 字 彙 如 此 的 穩 定 ? 而 英 文 字 彙 增 加 得 如 此 迅 速 ? 這 是 因 為 中 文 用 巧 妙 的 組 合 詞 來 表 達 新 事 物 , 而 英 文 則 不 斷 的 創 造 新 字 。

譬 如 , 馬 車 就 是 用 馬 拉 的 車 子 , 火 車 就 是 用 火 推 動 的 車 子 , 飛 機 就 是 會 飛 的 機 器 , 唱 機 就 是 會 唱 的 機 器 。 以 此 類 推 , 汽 車 、 轎 車 、 貨 車 、 三 輪 車 、 人 力 車 、 計 算 機 、 蒸 汽 機 、 推 土 機 、 潛 水 艇 都 是 一 看 就 知 道 是 什 麼 東 西 , 不 必 發 明 新 字 。 但 是 在 英 文 裏 每 一 個 新 產 物 就 非 得 為 它 發 明 一 個 新 字 , 能 不 害 慘 學 習 者 嗎 ?

譬 如 三 角 形 , 四 角 形 , 五 角 形 , 六 角 形 , 七 角 形 , 八 角 形 等 等 , 中 文 簡 單 至 極 、 一 目 了 然 、 舉 一 反 三 , 英 文 卻 要 為 每 一 個 形 狀 創 造 一 個 新 字 , 煩 不 煩 啊 ?

英 文 稱 公 雞 為 Rooster, 母 雞 為 Hen, 公 牛 為 Bull, 母 牛 為 Cow, 公 馬 為 Stallion, 母 馬 為 Mare, 公 鹿 為 Buck , 母 鹿 為 Doe, 這 不 是 找 麻 煩 嗎 ?

英 美 人 士 真 的 是 愚 笨 , 一 定 要 創 造 新 字 找 麻 煩 嗎 ? 也 不 見 得 , 我 認 為 原 因 有 兩 個 。 第 一 個 是 拼 音 文 字 創 造 新 字 很 容 易 。 第 二 個 是 拼 音 文 字 用 組 合 詞 非 常 不 方 便 , 太 長 , 也 太 繞 口 。 二 十 世 紀 以 前 新 事 物 的 發 明 沒 有 那 麼 多 , 所 以 英 文 字 彙 的 增 長 雖 快 還 不 足 以 令 人 憂 慮 。 但 是 進 入 二 十 世 紀 以 後 , 科 技 的 發 展 成 為 國 家 生 存 的 必 要 條 件 , 導 致 知 識 爆 炸 。 數 學 、 物 理 、 化 學 、 生 物 、 醫 學 等 等 那 天 沒 有 新 觀 念 和 新 事 物 出 現 ? 所 以 拼 音 文 字 的 字 彙 呈 爆 炸 性 的 成 長 。 拼 音 文 字 容 易 創 造 新 字 , 本 來 是 個 優 點 , 現 在 成 為 學 習 的 障 礙 , 反 而 變 成 缺 點 了 。

沒 有 人 能 夠 學 習 並 記 得 四 十 萬 字 的 , 連 十 萬 也 很 困 難 。 於 是 英 美 的 “ 專 家 ” 就 越 來 越 多 了 。 只 要 能 夠 把 幾 個 專 有 名 詞 朗 朗 上 口 , 就 肯 定 能 夠 唬 住 一 般 的 民 眾 , 當 然 就 是 專 家 了 。 英 文 容 易 唬 人 , 主 要 是 它 的 字 除 了 發 音 看 不 出 什 麼 意 義 。 如 果 有 一 位 洋 大 人 神 祕 地 對 你 說 : 「 You have osteoporosis.」 , 你 一 定 一 頭 霧 水 , 對 他 的 學 識 非 常 景 仰 。 如 果 一 位 老 中 對 你 說 : 「 你 得 了 骨 質 疏 鬆 症 」 , 你 對 他 不 會 有 太 多 的 崇 拜 , 不 就 是 骨 頭 有 點 毛 病 , 密 度 低 了 一 點 麼 ?

也 許 有 人 會 為 英 文 辯 護 , 說 英 文 的 有 些 字 節 是 有 意 義 並 且 也 有 來 龍 去 脈 可 循 的 。 譬 如 在 拉 丁 文 裏 “ osteo ” 的 意 思 是 骨 頭 , “ poro ” 的 意 思 是 洞 或 孔 , 所 以 從 osteoporosis 的 字 面 就 可 以 看 出 來 是 骨 頭 有 孔 的 意 思 。 這 也 說 的 不 錯 , 不 過 說 英 語 的 人 有 幾 個 是 懂 拉 丁 文 的 ? 而 每 個 懂 漢 字 的 人 都 知 道 「 骨 質 疏 鬆 症 」 中 的 每 一 個 字 和 它 們 組 合 起 來 所 代 表 的 意 義 。 如 果 網 友 還 是 不 服 氣 , 仍 然 認 為 拼 音 文 字 比 較 優 越 , 那 我 們 就 舉 另 外 一 個 例 子 。 有 一 種 病 , 它 的 英 文 名 稱 叫 Alzheimer's Disease 。 誰 也 無 法 從 英 文 的 字 面 上 看 出 它 是 什 麼 意 思 , 連 當 初 想 為 這 個 病 創 造 一 個 新 字 的 人 也 不 曉 得 該 用 什 麼 拉 丁 文 的 字 節 賦 予 它 除 了 發 音 以 外 再 多 加 一 點 意 義 , 萬 般 無 奈 下 就 用 發 現 這 個 病 症 的 科 學 家 的 名 字 Alzheimer 來 代 表 。 天 哪 , 除 了 Alzheimer 本 人 和 為 這 個 病 命 名 的 人 , 誰 知 道 Alzheimer's Disease 是 甚 麼 玩 意 兒 ? 但 是 中 文 用 「 老 人 癡 呆 症 」 活 靈 活 現 的 把 這 個 病 敘 述 出 來 。 五 個 字 , 唸 起 來 相 當 於 它 英 文 名 稱 發 音 的 五 個 音 節 , 一 點 也 不 比 英 文 繞 口 和 費 時 。 但 是 聽 的 人 立 馬 就 明 白 , 看 的 人 更 是 一 目 了 然 。

其 實 文 化 淺 薄 的 西 方 人 士 也 越 來 越 發 現 拼 音 文 字 的 短 處 , 他 們 唯 一 能 想 出 來 的 補 救 辦 法 就 是 取 一 連 串 英 文 字 的 頭 一 個 字 母 組 成 一 個 “ 新 字 ” 作 為 縮 寫 。 譬 如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縮 寫 成 NATO、 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縮 寫 成 OPEC, 等 等 。 但 是 NATO ,  OPEC 本 身 沒 有 意 義 , 全 靠 在 同 一 篇 文 章 中 開 頭 的 定 義 , 再 依 靠 讀 者 後 面 記 憶 的 聯 想 , 把 一 些 過 長 的 、 繞 口 的 名 詞 能 夠 更 精 簡 的 敘 述 出 來 。 但 是 本 身 就 已 經 很 精 簡 的 中 文 就 極 少 用 縮 寫 , 「 北 大 西 洋 公 約 組 織 」 、 「 石 油 輸 出 國 組 織 」 都 是 一 目 了 然 的 、 輕 輕 鬆 鬆 的 就 表 達 出 來 了 , 而 且 根 本 不 需 要 在 用 它 們 之 前 作 任 何 的 定 義 以 免 誤 解 。 英 文 縮 寫 就 不 可 以 不 先 作 定 義 來 取 得 共 識 , 否 則 讀 者 胡 亂 聯 想 就 很 可 能 出 問 題 。 講 一 個 真 實 的 笑 話 。 YST 學 開 車 是 一 個 老 美 帥 哥 教 的 , 他 有 一 天 心 血 來 潮 , 對 我 說 : 「 今 天 我 教 你 小 子 一 個 SOB 轉 彎 , 以 後 和 女 友 約 會 有 用 。 」 YST 並 不 土 , 心 想 , 這 SOB ( Son Of Bitch ) 不 就 是 “ 狗 娘 養 的 ” 罵 人 話 嗎 ? 說 時 遲 , 那 時 快 , 只 見 他 方 向 盤 往 右 猛 的 一 轉 , YST 頓 時 整 個 人 倒 在 他 的 身 上 。 他 說 : 「 小 子 看 到 沒 ? 這 個 轉 彎 就 叫 作 Slide Over Baby! 」 。


中 文 最 精 簡 , 比 英 文 更 適 合 電 腦 的 儲 存 和 運 算

網 友 們 不 論 是 不 是 基 督 徒 , 多 半 看 過 聖 經 。 如 果 你 看 的 是 中 英 對 照 的 聖 經 , 就 一 定 發 覺 中 文 部 分 要 比 英 文 部 分 短 得 多 。 如 果 你 去 過 聯 合 國 , 看 到 聯 合 國 用 五 種 官 方 文 字 出 版 的 刊 物 , 最 薄 的 那 一 本 一 定 是 中 文 版 。 這 一 切 都 是 因 為 中 文 是 所 有 文 字 中 最 簡 潔 明 確 的 。 如 果 從 電 腦 應 用 的 眼 光 去 看 , 那 麼 中 文 在 電 腦 上 的 優 勢 就 太 明 顯 了 , 因 為 中 文 佔 用 的 記 憶 體 比 英 文 少 得 多 。 在 電 腦 儲 存 ( Store ) 和 電 腦 提 取 ( Fetch ) 這 兩 個 電 腦 最 重 要 的 功 能 上 , 中 文 遠 比 任 何 拼 音 文 字 效 率 高 。

電 腦 是 用 一 連 串 的 開 關 (On-Off) 所 組 成 的 , 每 一 個 開 關 英 文 稱 它 為 Bit, 這 是 最 小 的 記 憶 單 位 。八 個 Bit 構 成 一 個 單 位 叫 做 Byte , Byte 是 電 腦 運 算 的 最 小 的 記 憶 單 位 。 英 文 的 每 一 個 符 號 ( 二 十 六 個 字 母 , 大 寫 和 小 寫 , 所 有 標 點 符 號 , 等 等 ) 佔 據 一 個 Byte。 中 文 的 每 一 個 符 號( 大 約 二 、 三 萬 字 , 加 上 其 他 的 符 號 ) 佔 據 兩 個 Bytes。

詩 詞 是 我 們 中 華 文 化 的 精 華 , 是 最 偉 大 的 寶 藏 , 也 是 祖 先 留 給 我 們 最 珍 貴 的 財 產 。 記 得 唸 小 學 的 時 候 , 家 母 在 晚 上 教 YST 讀 唐 詩 。 我 們 母 子 倆 最 喜 歡 柳 宗 元 的 一 首 五 言 絕 句 「 江 雪 」 :

千 山 鳥 飛 絕 , 萬 徑 人 蹤 滅 , 孤 舟 蓑 笠 翁 , 獨 釣 寒 江 雪 。

總 共 二 十 個 字 加 四 個 標 點 符 號 , 所 以 四 十 八 個 Bytes 就 可 以 儲 存 在 電 腦 裏 。 網 友 有 時 間 不 妨 把 這 首 詩 翻 譯 成 英 文 , 看 看 電 腦 需 要 多 少 個 Bytes 來 儲 存 。


結 論

中 文 , 是 世 界 上 最 偉 大 的 文 字 , 既 優 雅 , 又 科 學 。 三 千 年 前 , 我 們 的 老 祖 宗 創 造 了 它 , 並 且 用 它 發 展 出 美 麗 動 人 的 詩 詞 歌 賦 。 在 今 天 的 科 技 時 代 , 老 祖 宗 發 明 的 漢 字 又 使 他 們 的 子 孫 能 夠 更 有 效 率 的 利 用 電 腦 從 事 各 種 工 作 。 更 重 要 的 是 , 漢 字 的 使 用 者 只 需 要 小 學 生 的 中 文 程 度 , 識 得 三 千 字 , 就 可 以 閱 覽 古 典 文 學 、 書 報 雜 誌 、 和 任 何 介 紹 現 代 科 技 的 文 章 。 這 是 多 麼 奇 妙 和 偉 大 的 文 字 啊 !

 

~ ~ ~ ~ ~ ~ ~ ~ ~ ~

 

後記:

 

這篇文章發表於2003年3月4日,是【天下縱橫談】這個棧成立的時候,開棧第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在五個月後關棧時自然消失了。

 

沒有想到棧兩年後,我們討論「漢字簡化」的問題時,有這麼多市民參與漢字的討論。YST用自己為【天下】寫的第一篇文章來結束這個系列討論,是我的第四顆,也是最後一顆,飛彈。在繁簡之爭中,這是一顆和平飛彈。漢字,不論是繁體還是簡體,在二十世紀從動盪不安到搖搖欲墜重新站穩腳步,在二十一世紀將更為發揚光大。

 

拼音文字在二十世紀顯露優勢,給漢字帶來極大的壓力。50年代電腦出現,60年代電腦成長,70年代電腦壯大,80年代電腦個人化,漢字承受的衝擊是空前的。但是人的想像能力和創造力是無窮的,中文最終打破瓶頸進入了電腦時代,而且在複雜和變化無窮的軟體下反而比拼音文字更顯優勢。非常謝謝colla網友對朱邦復先生在漢字輸入的介紹文章。這個全世界最多人使用的文字終於在二十世紀結束前站穩了腳步,在二十一世紀邁開步伐。

 

漢字不但是中國人使用的文字,也是海外華人使用的文字,其中最重要的是馬來西亞華人。美洲的華人通常第二代的中文就不行了,到了第三代很少有會中文的。但是馬來西亞的華人到了第五代都能說、能聽、能寫流利的中文。他們甚至把漢字當成宗教一樣的信仰來傳承,稱為「華教」。「華教」,是華文教育的簡稱,也是馬來西亞華人最歡迎的宗教。他們對漢字的維護非常令我欽佩。

 

我用一位馬來西亞華人在網路上張貼的一張圖片來結束這篇文章。這是一張宣揚華文教育的海報,據說馬來西亞滿街都是這樣的海報。也許ccoh棧友可以為我們証實這一點。

 

華教:最受馬來西亞華人歡迎的宗教(華文教育)

 


清晨獨自慢跑的 YST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451964
引用者清單(262)
2007/05/12 08:41 【Teen on teen porn】 Teen on teen porn
2007/05/12 02:30 【Art erotic gay】 Art erotic gay
2007/04/22 07:24 【Voyeur nl versatel】 Voyeur nl versatel
2006/12/25 07:30 【Preteen incest toons】 Preteen incest toons
2006/12/25 07:30 【Hot tuna surf】 Hot tuna surf
more...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小篆和隸書算不算“簡化字”
    回應給: YST(YST2000) 推薦0


CXZ18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市長以一貫的幽默與生動文筆闡述了中文獨特的優越性。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評論有二。一是說中文是“二度空間的文字”,這個形容特別能讓人在相比之下體會一度空間的拼音文字串是多麽單調枯燥。第二就是說中文是“收斂性”的文字,因爲收斂才能穩定,好學,這又是對中文乃至漢字一個明確而深刻的定性。

市長大人的第三段話,被我拿去“斷章取義”了。由於並非是針對這篇文章主旨,而是以隻言片語引發的聯想所作的回應,已另開欄貼出。不揣冒昧,請包含。

小篆和隸書算不算“簡化字”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248603
去中國化
推薦0


karlwu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所以說,去中國化是白痴行為,因為這是核心的文化,是去也去不了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462620
美妙的文字
    回應給: YST(YST2000) 推薦0


國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文確實比其他文種更有內涵、深度,字體也充滿美感與創意。
所以古時候有學問的人,可以用測字來論人吉凶,真是妙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462275
小談馬來西亞的華教
推薦10


cco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0)

台灣政經索隱
驀然回首 (演員治國一場戲)
Jentu
CXZ18
egjc888
Rebec
Xuser
愛台也愛中
齋貓
YST

感謝YST和ffeng對我們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褒獎。面對你們的讚語﹐我的內心曾經翻騰不已﹐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馬來西亞的華教﹐從1957年馬來西亞獨立到現在﹐可說是歷經艱辛。現在的政府正大力推行小學數理科全面改以英語教學﹐而我們華社則大力反對﹐抗爭結果如何﹐還待日後分曉。為什麼我們要反對呢﹖因為我們要照顧的全民族的學習情況﹕

一﹐不是所有的華裔學童都有能力通過英語學習數理﹐就我們的估計﹐學不上來的相信會佔了絕大部份。如果我們的教育觀點趨向勢利﹐則以英語教授數理科徒只增加少數的精英份子﹐華社總體的素質必然下降。

二﹐今天政府如果成功改以英語教學﹐倘若干年後突然宣稱英語教學失敗﹐又改回馬來語教學﹐到時我們絕對無法爭取回再以華語教學。換言之﹐我們相信其中有隱議程存在。(我們不再相信政府的承諾﹐因為過去我們受騙太多次了。)

三﹐我們華小生在畢業前都要面對所謂的“小六評估試”(UPSR)﹐這是全國試﹐華小除了馬來文作文﹐馬來文理解和英文三張試卷外﹐其餘的華語作文﹐華語理解﹐數學和科學都是用華語作答。如果數理科改以英語作答﹐則我們的所謂的華校就成了名存實亡。

我們馬來西亞的華校教師總會和董事部總會(簡稱教總和董總﹐或合稱董教總)幾十年來前仆後繼﹐為華教進行奮鬥﹐有者被撤銷公民權﹐如一身傲骨的已故林連玉先生﹐有者鋃鐺入獄﹐至今仍不屈不撓進行抗爭著。我實在是敬佩不已。

YST所展示的宣傳海報﹐在馬來西亞的確是常見的。我們要建設華校﹐照憲法規定﹐政府是有責任的﹐但我們所謂的民選政府卻通過種種法內立法的手段﹐扭曲對憲法的解釋﹐刻意減少對華校的撥款﹐結果我們的華小﹐危樓處處皆是。幾個月前﹐位于馬來半島的吉打州就有某所華小因為被白蟻蛀蝕﹐結果該校的課外活動主任就踩了蛀蝕的地板從樓上跌到樓下慘死﹐而其實這所華校之前已經多次申請撥款要求維修﹐但教育局就是不答理。等到鬧出人命了﹐才從部長以至教育長官頻頻表示同情﹐這種假惺惺﹐真是他媽的﹗

為了克服困難﹐我們唯有自救。除了每年要呈交給政府的所得稅外﹐我們還得隨時捐款給華校﹐除了華小﹐還有華文獨立中學。我們的負擔極重﹐前景也不太明朗。以前我們這些華校畢業的﹐家境多數貧寒﹐要讀馬來西亞的國內大學門都沒有﹐因此台灣提供的大學學位﹐對我們來說﹐猶如大旱之望雲霓。我們聽說台灣人有些不滿學位被我們這些程度較弱的“僑生”給佔據了。其實﹐如果你們不施以援手﹐我們就很糟糕了﹗

每年的9月﹐小六評估試過後﹐小六生就“無所事事”了﹐因為教師已經教完所有課程。我這時就乘機教授課外讀物﹐重點是詩經﹐各個朝代的著名詩詞和古文。我也通過歷史故事﹐加強我的“孩子”們的民族意識。我校是馬來半島南部相當著名的小學﹐而我每年都教第一優秀班﹐因此﹐年復一年﹐我影響了一部份具有強烈民族思想的優秀學生。不過﹐他們上了國中(馬來中學)後﹐思想轉變如何﹐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我感覺自己只是螳臂擋車。

政府用了一招“釜底抽薪”的辦法﹐來使華教式微。

一﹐他們在國中刻意減少華文課的節數﹐每週只有區區三節﹔

二﹐有的國中甚至故意將華文課排在週末才上課﹐結果住在偏遠地區﹐對華文科沒有太大喜愛的學生就因此不再上課﹔

三﹐在安排華文教師時故意為難﹐常常借口說沒有安排到足夠的老師﹐所以開不成課。

四﹐師生面臨中三和中五的華文考試時﹐更成了大考驗。馬來西亞教育部考試局(和台灣的所謂“考試局”性質完全不同)故意提高考獲A等的分數﹐使得許多優秀的華文科考生在考獲許多科A之後﹐獨獨華文科得B或C﹔這使得報考的華裔生人數大大減少。

五﹐馬來西亞的大學當局也厲害﹐對申請大學的華裔生﹐獨獨不將華文科算進考慮條件之中﹔

這些招數的效果非常顯著﹐首先﹐是華校的師資訓練受到很大的傷害﹐其次﹐我們國中和大學培養出來的華裔生﹐即使考獲華文﹐水平也已經大幅度降低。當然﹐我要在此聲明﹐我如此說﹐絲毫沒有貶低這些新進教師和國中生之意﹐我反而要向他們致敬。因為他們在面臨種種艱辛之後﹐依然肯學習中文。

我在此要驕傲地對全世界華裔同胞說﹐我們雖然戰況不佳﹐但我們錚錚傲骨﹐繼續血戰。我們華校的教師﹐中文水平可能比不上你們﹐但我們對中華文化充滿了愛。我們的確需要大家的鼎力支持。

我隨想隨寫﹐由於家母身體欠佳﹐我無心對本文多加修飾。文筆鈍拙﹐請原諒。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460814
馬來西亞的「發揚華教」
推薦12


愛台也愛中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2)

台灣政經索隱
驀然回首 (演員治國一場戲)
Jentu
Retiredbum
CXZ18
mchi12
egjc888
Rebec
Xuser
齋貓

more...

看馬來西亞這張海報, 媽媽在小男生背上寫下「發揚華教」四個大字, 就如同岳飛背上的「精忠報國」一樣, 令我非常感動.

每次去大陸, 眼中看到的是中文, 耳中聽到的是普通話, 讓我感到非常窩心. 也非常感謝當年台灣的教育讓我學會一口標準國語, 讓我熟讀唐詩宋詞, 讓我通曉錦繡大地的山川文化, 讓我走到任何一省都可以與人交談無礙. 而且, 每當對方知道我原來是在台灣長大時, 都會多多少少地吃驚, 並佩服台灣保存了許多傳統的中國文化. 這是多麼值得我們中華民國台灣人驕傲的!

看看埃及, 雖然有五千年的金字塔, 但現代埃及人口操阿拉伯語, 早已不識得古埃及字.

再看中南美各國, 當年的馬亞文化印加文化巳蕩然無存, 每論墨西哥人或秘魯人或哥侖比亞人皆口操西班牙語, 而哥侖布發現新大陸不過才五百年. 短短的五百年就完全地抹殺了所有中南美當地原有的語言文化!

而中國, 經歷了兩次異族, 元與清, 的統治, 以及近一百多年來列強的欺凌剝削, 侵略割據, 仍然繼續保持了自己固有的文化語言, 真是彌足珍貴. 這一切都可歸功於統一的文字. 口音或不同, 但訊息溝通薪火傳承並無問題. 靠著統一的文字, 苦難的中華民族屹立不動, 一直沒有倒下, 終於熬到今天的崛起.

今天在台灣倒行逆施的去中國化的愚行, 不過是歷史洪流中的一個泡沫, 受害的是台灣自己的下一代. 馬未來西亞的華人同胞在艱苦的環境中還會努力發揚華教, 台灣的子彈政權卻瞎了眼, 要把家當拱手拋棄, 劃歸為外國, 真是愚蠢極了.

我欽佩馬來西亞的華人, 我看不起去中國化的小丑們.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459381
散論中文
推薦15


Rockwell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5)

台灣政經索隱
驀然回首 (演員治國一場戲)
Jentu
Retiredbum
CXZ18
riquelme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ccoh
愛台也愛中
Das Reich

more...

  以我現在目前的認知:
1. 中文比起英文還要節省空間,乍看起來,中文一個字要2個位元組,英文一個字母是一個位元組,但是英文想要組合一個有意義的單字,平均最低標準是5個字元(這是最低標準,不含那些語助詞,因為那個單獨使用幾乎無意義),而且一般實務上的使用,平均單字字母數幾乎都會超過這個標準。通常中文一兩個字可以組合出來的單字,英文通常都要用上四個字母以上,例如:
chair - 椅子。
people - 大眾,人們。
以中文字來數,不過4個位元組。但是英文就得用上5個位元以上。
不過也有英文字比中文字使用的位元較少的情況,像是:
car - 汽車。
英文字使用3位元組,中文用了4位元組,但這是少部分。
如果我拿整篇文章,用英文和中文來比,英文肯定比中文耗的位元組還多,文字是很複雜的學問,不過用在電腦計算資源消耗數,這是很容易顯現的。尤其文獻越長,相距越大。日文字是依附其他國的拼音字(像漢字的平假名,中譯發音,片假名組成的外來語),先天已經有拼音字的缺陷(拼音的字符通常得用上象形字的兩倍以上才有辦法顯示詞意),更糟糕的是,日文字還是得佔兩個位元組,這使得日文在電腦化的文件上比英文還要佔數位空間,加上日文的現代用語和科學的用詞大量使用外來語,使得這個情形更加惡化。就儲存媒體的觀點,用日文是相當不經濟的。韓文從李承晚造韓文開始,也走上了拼音語系的道路,,不過韓文的外來語比日文少很多,問題比較不嚴重。近年來韓國,新加坡等國家紛紛回頭提倡漢文教育,推廣從小學中文等等,這股風潮還擴及歐美國家。足見中文絕對有它的優勢存在。

2. 英文的專業術語是最讓人頭痛的,各個領域的專業術語很多都相當的長,後來為了閱讀和書寫方便,往往該專業領域的人士就會形成共識,將字元數縮短,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將該術語的每一個單字的開頭第一個字拿來重新組合,就是我們一般人所說的縮寫。但是如此一縮又有問題了,縮寫後的單字往往已經無法表達術語原意,變成只有該專業領域的人士能了解的代用詞。而且,縮寫後的單字,往往和其他領域的縮寫單字相同,甚至和一般生活用語單字相同,這很容易造成混淆和誤解;同一個縮寫單字,在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和一般大眾聽起來,可能會解讀成不一樣的意義,這是溝通的一大問題。當然,語言不能完全避免這個狀況,但是中文的確比較少有這種情形,因為中文的每一個字本身就有基本意義,除非發音相同,不然寫在紙上還是可以辨其意義的。但中英文本身也有語譯的問題,對於西方人所發明的英文術語,國內的翻譯往往沒有一定標準,這同樣讓人無所適從。除非有設立類似外來詞彙標準機構,否則這個問題仍無法根除,畢竟以目前論,科技領域知識的詮釋權仍掌控在歐美西方人士的手裡。

3. 對於以前所論述的簡繁體討論,個人並不全然認同。簡體字大幅縮寫筆劃,對於那時候以紙筆為工具的時代,的確可以促進文字的流通。一個筆劃過於繁複的文字,很容易因為時代的變遷而成為不穩定的語言,因為民族的衰弱或滅亡而消失,中文經過時代的演變,完全是靠民族的力量流傳下來的。但我覺得現在大陸的簡體字真的是簡化過頭了,簡化到某些文字的意義被混淆,這對於語言的推廣,一樣是很不利。尤其現在人民教育水準越來越高,民智漸開的情況下,這問題將會被明顯的突顯出來。我本身也定期在閱讀對岸的技術雜誌。剛開始看全部簡體字文章時,能夠辨得的單字約百分之七十,到目前為止三年多了,其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字詞都可以看懂,除非是在我的認知領域範圍以外的文章。其實對岸來看我的的繁體字情形應該也很我一樣的情況,除非是自己堅決不看,不然簡繁之間的藩籬其實是不高的。文字隨著時代變遷是很平常的事情,即使我們剛好處在文字變革的時間點,也用不著驚慌。或許中文字在某些字的筆數上可以簡化,但絕不能從對岸那裡照搬,重新修訂一次中文字是比較合宜的。在資訊化的今天,繁簡輸入的速度差異其實已經不大,彼此交流也有益於中文字未來的走向,一昧支持簡體或者堅守什麼繁體陣營我想是沒有多大的意義的。

4. 中文的確是世上很優秀的文字,但是它沒有缺陷嗎?那可不。YST說識得中文三千字,就可以閱遍中國古典,這論點我想可得保留一下,對於以中文為母語的,精通中文的人,學會了中文,閱中文易懂。但是中文好學嗎?如果中文很好學的話,那世界上最通用的語言沒道理不是中文,但是目前世界最通用的語言是英文。我們可以看看語文學家的講法,和其他的拼音系的語言相比,中文是很難學的,尤其學了某種拼音語言,要學習其他拼音語言都很快,但唯讀學中文不一樣,中文是世上少數非拼音語系的語言之一,即使六書中最多的形聲字,字的某部分仍然存有意義,要了解三千單字的基本意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英文的字彙不斷的在暴漲,但是如果接觸不到的,就沒有必要去學。但是中文的三千字(少則一千五百字)必須了解其意義,才有辦法活用,這是學中文的第一個門檻。再來,外國人對中文最頭痛的,不是熟記那三千個單字,而是中文和英文相比,中文沒有特定的文法(Grammar)。這個對於講規則和邏輯的歐美人士,是一件相當無所適從的事。英文雖然單字繁多疲於記憶,但是很多文法規則固定,如果不討論口語會話,技術類書籍(尤其是論文),一定是文法嚴謹單純,什麼文法用於什麼意義其實都清清楚楚,但中文可不是這樣,中文文法很少有標準的,雖然小學都接受過造句等句型訓練,但我到現在可還沒有聽過有什麼中文的文法,尤其讓剛學懂中文的老外(注意,是學懂,而不是精通)看中國古文,恕我講句,那更是匪夷所思,尤其古人文學為了修飾文辭,常用很多美化意義的修飾詞,修飾句法,裡面句形變化繁多,即使是我們也無法完全了解其意,哪能奢望老外能做到?除非苦心鑽研過中國的古文學,否則不可能知道當時作者為什麼要這樣用,有什麼意義。很多歐美人士學了中文之後講出來的中文仍然會斷斷續續(發音準不準確尚在其次),除非有人糾正,不然也不會知道中文中有時斷句會造成意義上的不同,就像我們學習英文沒有注意到音調也會造成語意上不同的情形一樣。以往很多語文學家和考古學家將"精通中文"列為他們值得自豪的一件事,不為什麼,是因為他們認為中文是一門艱澀,具有挑戰性的語言。即使現在世界潮流的中國熱,學中文也必須有系統的推廣,教育和學習,不然相對於目前主流的英語,仍會缺乏誘因。

5. 最後,我在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科學文明在歐美得以快速發展?為何早期西方出現了一批為數眾多的科學大師,儘管華人在世界舞台逐漸嶄露頭角,到目前為止浮出檯面優秀的科學家仍以西方人居多。以上提到中文,我想從語言文字也可以大略看出一個民族的特性。印歐語系的文字的特點就是明確的文法規則,字彙擴充快,這對文字的流通其實是一個相當大的利基。對應到民族的特點就是注重規則,善於從現有的規則歸納理論,進而推導出新規則甚至是新發現,因此西方的科學不外乎建立在歸納,演繹以及邏輯三大部分。西方的科學家也具有相當強的上述三種能力。中文字體充滿藝術,民族性適合創造,依照目前科學界的觀察,很多新的想法(idea)和研究都是從華人的思考中得到的。但是從前我們並沒有好好用這個優勢,中國被長期的僵化教育給害死;再者,西方人重實務,古代西方的科學文明是從煉金術的實務中發展而來的。但從前中國呢?中國人想像力不錯,但常常是坐而言,教他行動卻偷懶。實務家過少,動嘴巴和搖筆桿子的文人過多,而這其中,經世治國的文人少,玩中文遊戲,搬弄是非,做政治鬥爭的文人太多。難怪 國父孫中山先生說出一句痛心的言論:"中國人是一盤散沙"。真的是一句錐心之論!文字如能用來傳遞知識,造福人群,就是一種功德;若文字拿來挑撥是非,製造動亂,跟從前宗教的神棍妖言惑眾一樣,那再優秀的語言,也是一種罪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458244
sob
推薦1


karlwu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YST

sob在醫學裡是:shortness of breath(呼吸急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453241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