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知識和議題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文化隨筆之 2 -- 「科學主義」、 「西方文明」
 瀏覽1,837|回應3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本文原載【中時電子報】 >> 【新聞對談】 >>《哲學 vs 宗教 

http://forums1.chinatimes.com/dailytalk/Forum.asp?ArticleID=686952&History=0&Page1=1

(略有修改)

胡卜凱(#1649)

JACKEY網友(#1648)

中丶西文化中都有「人」和「神」的成份。在發展過程中,西方先以「人」為主(以希臘文化為代表);然後以「神」為主(中世紀),文藝復興後,再度逐漸以「人」為主。現在西方文化不但以「自我」的「人」為主,還強調「他者」,而各「弱勢群體」也開始自我肯定。當然,和中國文化相較,「神」或宗教的地位還是佔著相當大的比重。

在發展過程中,中國文化一直以「人」為主(以儒家為代表),不過因為社會結構的關係,中國文化不是以「個人」的「人」為主,而是以「群體」的人為主。

西方近代(16世紀)科學從自然科學開始,社會科學在19世紀中期以後開始發展,自然而然的以自然科學為典範。從孔德的實證主義開始,20世紀初的邏輯實證論,20世紀早期的行為主義,和分析哲學的「語言為重點」,到中期的邏輯經驗論,都可用「科學主義」來概括。雖然西方思想一直有對「科學主義」的批判者,如胡賽爾、海德格,但行為主義要到20世紀60年代中期才失去顯學的地位。而「科學主義」仍然是當前科學哲學的主流論述之一(不再是主宰論述)。如果說中國「科學主義」當道,那也是承西方思想的餘緒,或者說「西瓜偎大邊」效應。

至於「西方文明罹患前所未有的病症」和「西方文明已走入困境」的判斷,我想從19世紀末年(尼采)20世紀初(Spengler)就開始了,倒也不用等到「二十世紀後半」和911發生。但我不認為這兩個觀察有足夠的事實根據。我認為全球人口急遽增加,加上20世紀中期以後,各地區和各「弱勢群體」都紛紛以各種形勢「崛起」,或開始自我肯定造成當前國際上或各個社會中,資源分配和爭奪的「新秩序」,以及價值觀的「再定位」。

站在前殖民地和「弱勢群體」的觀點來看,我不認為這種政治新秩序」或(價值)再定位」是病態或混亂。從殖民者和「既得利益階級」的觀點來看,當然不免有「人心不古」之嘆。所謂「人心不古」,指的是(所謂的)「落後民族」和老百姓不再任人宰制而已。這個「新秩序」和「再定位」是科學技術、民主政治、馬克思主義、和資本主義制度(後者以四小龍為代表)帶來的。而它們也正是當前被不同立場(或利益集團)的人,攻擊得最嚴厲的四種「意識型態」。這就應了一句老話:

One person's meat is another's poison. (中文應該也有相類似的說法。)

順便說一句,這是為什麼我一再強調:論述者要表明自己論述立場的原因。

我對所謂的「『後現代』主義」批判多於欣賞。但我並不把它看成是一種「文化」上的病態。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40646
 回應文章
胡扯和放屁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本文原載【中時電子報】 >> 【新聞對談】 >>《哲學 vs 宗教 

http://forums1.chinatimes.com/dailytalk/Forum.asp?ArticleID=686952&History=0&Page1=1 

(略有修改)

胡卜凱(#1686)

鳳翔(#1684)

<< 原作者或者不懂西方科學史和學術思想史,或者在那裏炒些剩飯,胡說八道。>>

有夠胡~~~扯!」

***************************

我不知道你的「有夠胡~~~扯!」是否針對我而言。如果是,我做一個說明。

首先,許倬雲教授的原文:

《問明日誰主蒼茫》 許倬雲

「中國的文明體系,主體是「人」,不是「神」,兩元互補而不對立。在「西方」文明強大時,這些「東方」的基本觀念,卻並未被採擷為近世人類主流文化之中。反之,「東方」在輸入「西方」文明時,卻也沒有領會體認其超越觀念的源頭,以至「東方」只抓到了「西方」的外形,沒有抓住其深邃的內部。於是,科學在東方是呈現為「科學主義」,幾乎當作一種信仰。」

「在二十世紀後半期,西方文明罹患前所未有的病症,也許由於其中的超越部份已被遺忘?也許由於全球化的多元性?貪婪與庸俗排擠了寬容與虔誠。知識成為謀利的工具,喧譁與俗艷包裝了空虛與淺薄。於是,安然公司的欺騙,「九一一」事件,與波斯灣戰爭代表的專斷與暴力……凡此均是凶兆,指示「西方」文明已走入困境。」

http://www.cuhk.edu.hk/ics/21c/supplem/essay/0509057.htm

其次,我的批判(胡卜凱 #1649)

我對許教授這兩段文字的批判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我簡單敘述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在方法論上的關係,然後我簡單敘述19世紀中葉到目前,西方科學哲學思潮和研究態度或立場的演變。我的結論雖沒有明說,但從:

... 而『科學主義』仍然是當前科學哲學的主流論述之一(不再是主宰論述)。如果說中國『科學主義』當道,那也是『承西方思想的餘緒』,或者說『西瓜偎大邊』效應。」

這兩句話,高中程度的人都可以看出我在批駁許教授的:

「反之,『東方』在輸入『西方』文明時,卻也沒有領會體認其超越觀念的源頭,以至『東方』只抓到了『西方』的外形,沒有抓住其深邃的內部。於是,科學在東方是呈現為『科學主義』,幾乎當作一種信仰。」

我在留言(胡卜凱#1680)中,只是把我的批判用日常生活語言明說而已。

第三,我的觀點不一定「正確」,但我的論述一向都有根據。以上所說留言(胡卜凱 #1649)中的內容,是我30多年讀書所累積的了解和意見。具體的說,我那段話根據以下幾本書:

* Feigl, H./Sellars, W. Ed., 1954, Readings In Philosophical Analysis,
雙葉書店,台北
* Gibson, R. F. Jr. 2004,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Quin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UK
* Kuhn, T. S., 1996,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hicago
* Ladyman, J. 2002, Understanding Philosophy of Science, Routledge, NYC
* Lakatos, I., Worrall, J./Currie, G. Ed., 1980, Mathematics, science and epistemolog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UK
* Lakatos, I., Worrall, J./Currie, G. Ed., 1980, The Methodology of Scientific Research Programm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UK
* Popper, K. R. 1965, Conjectures and Refutations: The Growth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 Harper Torchbooks, NYC
* Popper, K. R. 1968, The Logic Of Scientific Discovery, Harper Torchbooks, NYC
* Seidman, S. 1994, Contested Knowledge: Social Theory in the Postmodern Era, Blackwell Publication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 Turner, S. P./Roth, P. A. Ed., 2002, The Blackwell Guide to the Philosophy of the Social Sciences, Blackwell Publishing, Oxford, UK

最後,如上所述,我在批判許教授文字之前,有一段說明或「論述」。如果你的「有夠胡~~~扯!」是針對我而言,也請拿出一段說明或「論述」,指出我的敘述或結論中,那一段文字在「胡~~~扯!」。

否則,我不能不認為你的「有夠胡~~~扯!」是在放屁放狗屁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42771
JACKEY網友留言的出處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本文原載【中時電子報】 >> 【新聞對談】 >>《哲學 vs 宗教 

http://forums1.chinatimes.com/dailytalk/Forum.asp?ArticleID=686952&History=0&Page1=1 

五月(#1656)

胡卜凱(#1652)

>>
你對歷史很熟悉


是啊,人家可是中研院院士,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許倬雲教授呢!
(#1648) (#1651)
請見
http://www.cuhk.edu.hk/ics/21c/supplem/essay/0509057.htm

胡卜凱(#1680)

五月網友(#1655)

多謝「考證」(或搜尋)的訊息。

網路真是好玩的地方,居然給我一個機會見識和批評「中研院院士,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許倬雲教授。既然不是JACKEY網友的觀點,我想我可以把話說白一點,就我批判的兩點來說,原作者或者不懂西方科學史和學術思想史,或者在那裏炒些剩飯,胡說八道。順便問一下:

做一個「中研院院士,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要些什麼資格?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42507
JACKEY網友原文 -- JACKEY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本文原載【中時電子報】 >> 【新聞對談】 >>《哲學 vs 宗教 

http://forums1.chinatimes.com/dailytalk/Forum.asp?ArticleID=686952&History=0&Page1=1 

JACKEY(#1648)

中國的文明體系
主體是人不是神
兩元互補而不對立
在西方文明強大時
這些東方的基本觀念
卻並未被採擷為近世人類主流文化之中
反之.....
東方在輸入西方文明時
卻也沒有領會體認其超越觀念的源頭
以至東方只抓到了西方的外形沒有抓住其深邃的內部
於是....
科學在東方是呈現為科學主義
幾乎當作一種信仰
民主呈現為暴力的民粹
神學主義呈現為追求私利的貪婪

在二十世紀後半期
西方文明罹患前所未有的病症
也許由於其中的超越部份已被遺忘??
也許由於全球化的多元性??

貪婪與庸俗排擠了寬容與虔誠
知識成為謀利的工具
喧譁與俗艷包裝了空虛與淺薄
於是....
九一一事件
與波斯灣戰爭代表的專斷與暴力......凡此均是凶兆
指示西方文明已走入困境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4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