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抗戰勝利六十週年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永遠緬懷為國犧牲的先輩
 瀏覽7,150|回應50推薦5

炮弹归来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ray35
egjc888
Xuser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Vi

在網上看到了這個抗戰中犧牲將領的名單,轉來這裏。必定又不夠詳盡之處,還有千千萬萬為國捐軀的無名將士,我們今天的和平生活,就來自他們的流血犧牲,讓我們永遠緬懷他們的英靈。

為免褻瀆英靈,又不干擾討論,名單已轉移至新主題,供緬懷者前往。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0579
 回應文章 頁/共5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日本鬼子如何描述與八路軍作戰
    回應給: GAIL(GAIL) 推薦1


炮弹归来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半年???-一兵士?體???春兵????》第一部分

  作者:原春二大隊白田欽太郎“你克我服”翻譯“天之藍海之藍”編輯

  《概述》---春二回憶文獻*春兵團下轄五個大隊,1939年2月編成,旅團司令部設在石家莊(石門),後移至順德-〉唐山-〉密雲

  下轄大隊的駐防情況:第一大隊(簡稱春一):正定、東長壽-〉沙河-〉羅家屯、遷安、灤縣-〉石匣鎮

  第二大隊(簡稱春二):晉縣-〉鉅鹿-〉撫寧-〉石匣鎮

  第三大隊(簡稱春三):石家莊、趙縣、定縣-〉南宮-〉遵化、豐潤-〉攘柔、張家口

  第四大隊(簡稱春四):磁縣、新城、深縣-〉威縣-〉三女河、青島

  第五大隊(簡稱春五):井徑-〉內邱-〉灤縣、通縣、彰德、密雲

  可以看出,春兵團的防區主要在河北省。抗戰前期主要是防衛京漢鐵路沿線、1943年以後

  改為駐防長城附近的冀東地區。

  春兵團的正式名稱是獨立混成第八旅團(略稱為:獨混八,通稱春2980部隊),下轄的步兵大隊分別是獨立步兵三十一大隊至獨立步兵三十五大隊,分別通稱為春2981至春2985部隊。

  步兵大隊之外,春兵團還配屬有砲兵分隊、工兵分隊和通訊分隊,分別是春2986、2987、2988。

  本書則以通稱的簡寫來稱呼,比如春2981稱為春一等等。

  春兵團的戰鬥,究竟是怎樣的呢?位於東京惠比壽的防衛廳防衛研究所圖書館所藏的《戰史叢書》中記錄了抗日戰爭裏日軍在各地的戰鬥情況,其中有兩冊名為《華北治安戰》,專門介紹了包括春兵團在內的華北各部隊的情況。“華北治安戰”說起來可能不太容易懂,到底什麼是華北的治安作戰呢?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遊擊戰吧?說起遊擊戰,估計首先浮現在你眼前的就是以老百姓的組織、民兵為對象的作戰這麼個印象,對我們來說,那只不過是一小部分而已,遠遠不是全部。我們的對手可是毫無疑問的正規軍,不僅兵力眾多,士氣也很旺盛,武器裝備也不是好惹的。恕我做這麼一個大膽的定義:

  1)他們和我們始終處於對峙狀態、我們之間的接點就是頻繁的中小規模戰鬥

  2)經常要編成討伐隊、實施以掃蕩其根據地為目的的進攻作戰,也偶爾會有遭遇戰

  總之,我們的兵團平時駐屯在很多的據點裏,分散兵力,多則十多名、大多數則只有幾人。只有在中隊隊部這樣的主要地區兵力才多一些,這也不曾超過五十人。而編成討伐隊的時候,還需要從這裏面抽走兵力,剩下駐防的兵力就更少得可憐了。而討伐隊那邊,毫無疑問集結到的兵力也不可能足夠,必須靠最低限度的兵力支撐。因此導致了總能聽到這樣的感歎求求“那時候要在給我一個小隊的兵力,該有多美啊~~~”

  在這樣的慢性兵力不足症之外,還有三樣事情讓我們頭疼:

  一謂“情報”。簡單地說來就是,我方的動靜對方洞若明燭,而反過來敵人的情報,我方則很難把握。

  造成這種情況的背景是民眾的協助與否。就算在日軍勢力所及之處,也有對方的間諜潛入、破壞和妨礙民眾對我們的協作,使得我們很難掌握敵情,敵人的控制區就更不用提了.....

  二則“腳下抹油”。敵人的裝備簡單、對附近的地理情況也明了,攜帶重武器的日軍大部分時候都無法追趕上。而且經常使出被稱為“鑽地”的招數來:明明有一大隊人馬,一轉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藏起武器換上便裝了)。

  三曰“傳統戰術”,實在值得一提。概括來說,敵人的巧妙戰術就是“看到大隊人馬,盡量避免衝突;碰上小股部隊,也不知道從哪裏就集結起很大一股部隊來攻擊之”。

  關於在中國的戰記已經出版過很多了,作家伊藤桂一所作的《密探們的國境--一個參謀長的終戰》一書中,提及了華北日軍的艱苦作戰,特別對春兵團奮戰的情形作了如下的描寫:

  中日戰爭爆發後,中共軍隊主要在晉察冀邊區逐漸加強實力,1940-41年前後,已經蓄積了一支很不好惹的戰力。同時,他們在山東省也構築了強大的勢力範圍。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均為增補南方戰區的兵力,在中國僅保留了最小限度的兵力。而與此同時,中國方面不僅重慶軍隊逐漸得到了美式武裝的充實,中共軍隊也在急速地增強兵力,甚至在山裏開設自己的兵工廠、意圖大量生產武器。

  我們只能和中共軍隊作戰。中共根據地正面的日軍部隊,面對漸漸實力增強的中共軍隊,在完全得不到自身補充的情況下,漸漸陷入苦戰之中。就算得到一點點可憐的兵力補充,由於戰況嚴峻,補充上來的兵員也是一眨眼就被淘汰光了。

  折田擔任參謀所在的第五十九師團、山東的獨立混成第五旅團(桐兵團)、河北的獨立混成第八旅團(春兵團)等,乃是與中共軍隊交手最艱苦的部隊了。與八路軍的交手,據統計平均每個月達到四十次之多。這樣頻繁的作戰,有幾條命恐怕也不夠用的。但在戰鬥中成長起來的老兵油子們,除非遇上實在背運的事情,都能守住唯一的一條老命,巧妙地堅持著戰鬥下去。也就是說,除非自己去適應戰鬥,否則不僅自己、就連所在的部隊,都一樣沒有活路的。

關於獨混八旅,還有如下不可思議的補充描述:

  1944年4月,關東軍部隊約兩千人在掃蕩作戰中遭遇近百名八路軍小部隊。八路見到討伐隊作出急忙逃走的樣子,把討伐隊引誘到河北省名為馬家峪的一個地方。由於這是一個非常適於部隊大休的凹地,討伐隊就和平時演習一樣把槍支在一起、甚至連步哨都沒有放出去,就開始埋鍋造飯了。等到發覺敵人的進攻,凹地周圍已經聚集了數千名八路軍,被團團包圍。我方連拿槍的機會都沒有,只有被敵人的彈雨籠罩的份兒了。毫無疑問,死傷慘重(經事後的統計,傷亡百餘人)。


  正巧討伐隊被包圍攻擊的地點附近,有個叫作西張土的小村落,這裏有獨混八旅的一支小部隊擔任警備。警備隊得知討伐隊陷入苦戰,派出了一個由二十人小隊編成的援救隊。

  兩千人的討伐隊被八路數千人包圍,僅僅有二十人的救援隊卻敢上去送死!從數字上來看,這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救援隊急速趕到現場後,居然真的把討伐隊平安地救了出來。通常所說的“平安”,指的不過是沒有很慘重的犧牲而已;而這次趕去的警備隊,居然一個人也沒有死!能夠實現這樣近乎奇蹟的救援任務,也就是參加救援行動的警備隊士兵無一不是身經百戰的老兵的緣故了。面對八路軍這樣的對手,能夠忍受痛苦、戰鬥、並且生存下來的老兵們,意氣風發如有神助般發揮了他們沉著、機敏的戰鬥能力。明白地說,在八路軍這樣的對手面前,比起桀驁不馴的兩千關東軍討伐隊,僅有二十人的救援隊的戰鬥力才是了不起的。不在於數量多少,而在於質量高低。

  獨混八旅自從1939年編成以來,始終以河北省為中心,與中共軍隊拼死週旋。八路軍呢,我方有優勢的時候絕對不靠近,等到我方處於劣勢,則一舉投入重兵加以包圍、徹底實現殲滅。也就是說,要麼不作戰,一旦作戰就以全殲為目標。我方為了對付這種戰術,也採取同樣的策略。我方和敵方這樣的你來我往慘烈拼殺的攻防經歷鐫刻出了一段歷史。

  1913年秋季,由獨混八旅的兩個大隊所編成的討伐隊,在撫寧附近掃蕩,沒有遇上敵軍而回。在返回的路上在一個名叫長峪的山村遭到了敵軍的埋伏,接近兩個中隊幾乎被全殲,另有兩個中隊死傷過半。討伐隊死傷超過五百人。然而,第二年春天,在楊家峪我方包圍了敵人約兩千之眾,最終敵人遺屍八百,用這個戰果實現了報復。

  伴隨著這樣你殺我我殺你過程的同時,八路軍的兵力漸漸得到了實實在在的擴充;而日軍的每個士兵的負擔卻在漸漸地加重、嚴峻起來了......

  《頭一次作戰》---春二回憶文獻

  1942年4月18日,我們還在進行新兵訓練,就有機會參加了頭一次作戰。

  教官和班長平素裏在訓練中就老吵吵著要給我們實戰訓練,所以真的碰上實戰我們也沒那麼驚訝和緊張。就拿那天的事兒來說吧,我們在南和縣城西郊進行演習。演習剛剛開始不久,值班的上等兵就從中隊總部騎著自行車急火火地趕來,告知我們讓我們出動。原來那天早上,在南和縣城西北方向約二十公里的駱駝牧發現了侵入的約500人的敵人。中隊主力立即出發、與這股敵人進行交火,所以調我們新兵訓練隊火速增援。

  於是我們立即停止演習、掉頭開車回兵營進行彈藥補給(從訓練的30發補充到180發子彈),然後再中隊部前列隊接受中隊長的訓話。然後再分乘兩輛汽車趕往駱駝牧。

  那天是個大晴天,燦爛的春光中華北的天地顯得那麼寬廣,一望無邊的大平原正如書上說的“麥苗綠、菜花黃”。看著這樣美好的大自然,想想弄不好這興許就是我最後一次看到這樣的風光,不禁有些傷感。

  但是我們趕到的時候,敵人已經潰退了,我們首次看到了敵人戰死的屍首。

  這天的戰果:敵人戰死二十人,我們繳獲捷克輕機槍一挺、步槍二十支。

  《播營戰鬥》---春二回憶文獻1943年8月22日在播營發生的戰鬥,背景是這樣的:

  春兵團在這年7月,從以前駐防的順德地區換防到唐山地區。春一大隊總部被設在羅家屯。羅家屯與鐵路沿線的灤縣之間的聯絡、人員物資的運輸,則由配屬給大隊的汽車隊(由十二三輛汽車組成)來協助完成。

  但駐防後不久,途中的灤河上的橋梁(說是橋梁,不過是高粱桿搭成的而已)被敵人燒燬了。沒辦法,我們只好把汽車隊一分為二,河南北岸各配置六七輛,約定時間到灤河兩岸會合,在那裏用渡船將人員、物資交換。

  當時我雖然在無線電部隊勤務,但有時候也下到分隊去客串汽車隊警衛什麼的角色。我有的時候去南岸的分隊、有的時候去北岸的分隊。有那麼一天,我在南隊,早上從灤縣出發、到達灤河南岸的時候意外地發現每次都提前於我們到達的北岸分隊居然蹤影全無。

  “不對勁啊~~~~”,正這麼想著,從附近的爪村分遣隊下來兩個士兵,對穀川軍醫報告說“北岸分隊遭到了襲擊,損失相當嚴重”。

  後來我們聽說了戰鬥的情況是這樣的:北岸分隊打頭的車輛行使到播營村附近的時候,忽然發現道路枴彎的地方被挖了一道壕溝,無法通過。於是踩剎車急停下來。就在這時,從播營村民房屋頂上南瓜葉後面隱蔽著的敵軍捷克輕機槍猛射過來,第一輛車上的千葉中尉以下十七人全部戰死。
這次戰鬥是敵人經常採用的伏擊戰術的典型,使我們痛心地認識到汽車行軍中一定要加強對路兩側的警戒。

  廣瀨是千葉中尉的傳令兵,由於偶然的原因沒有坐第一輛車而上了第二輛車,因而得於倖免。後來聽他講述當時的情況,“你一定會問我為何沒在播營戰死吧?我都被人問了這個相同的問題不知道多少遍了,真讓我煩惱。”,他這樣開始了敘述,出發的時候他自然是與千葉中尉同乘第一臺車。但剛要開車的時候,千葉中尉忽然說“嘿、我的雨衣沒帶。廣瀨,你去給我取來!”於是他急忙下車回兵營取了雨衣回來。但此時第一輛車已經開動,他沒有辦法只好坐上了第二輛車。廣瀨一邊搖著頭一遍說“人的命運真是沒法理解的啊!如果那時候千葉中尉沒有忘記帶雨衣,這會兒我.......”一副感慨萬千的樣子。但是就是這樣,十個月後他還是在高各莊壯烈地戰死了.......

  《大王屯戰鬥》---春二回憶文獻1944年1月中旬,守衛燕河營的治安軍(協助日本的中國偽軍)遭到敵方的突襲、蒙受了毀滅性打擊,無法再確保當地的治安,不得不放棄而撤回。為了收容殘留在那裏的兵力和家屬,中西討伐隊於1月22日從遷安縣城出發前往燕河營,在完成了收容、撤退任務後踏上了歸途。

  第二天是1月23日,晌午時分隊伍行進到大劉各莊,在那裏吃午飯休整。

  村子裏有很多剛剛生過火的痕蹟,看來就在不久前敵方有相當多的兵力也曾在此休息。

  從這個村子出發後約一個小時,正當中西隊長下令就地休息後往回張望的節骨眼上,從身後傳來了敵人的猛烈射擊聲!那時是13:30。

  討伐隊立即掉頭,左側是第四中隊、正面是第三中隊、右翼是第二中隊,呈戰鬥態勢開始向敵人反擊。

  此後雙方激戰到日落為止,我們用山砲猛轟以密集隊形漸漸後退的敵軍。

  這場戰鬥前兩三天、華北剛剛很稀罕地下過了一場雪、這天在積雪中展開的一場激戰讓我至今記憶猶新。而且據我所知,敵軍敢於向編成討伐隊的我軍主動發起進攻挑釁的,這還是頭一遭。也就是從1944年這會兒開始,我們漸漸感受到了敵軍日益旺盛的戰鬥慾望.......

  《高各莊戰鬥》---春二回憶文獻

  1944年6月8日,靠近萬裏長城的冀東地區萬裏無雲,田間的農作物都在這繁茂的季節由新綠變成了深綠色,在初夏眩目的陽光中輕輕搖擺。

  那一天,我作為春一大隊(星加少佐擔任隊長)隊部、指揮班和無線電分隊的一員,被派去參加討伐隊。

  討伐隊在遷安集合。正午時分打頭陣的一中隊(一戶中尉擔任隊長)先出發了,忙著歡送出發的戰友的場面時至今日還時時浮現在我的腦海裏,那出征的隊伍裏有很多我熟悉的面孔。不過我做夢也沒想到,那竟會成為我們的永訣。

  他們出發後拖了很久(大概是已經過了14:00吧),我們的大隊隊部才出發,向小松莊方向進發。過了四五十分鐘,隊伍中突然有兩三個人叫起來:“啊~~~槍聲!”,然後就向後望去。那幾個家伙耳朵都是出了名的靈光、包括我在內大部分人還都什麼也沒聽到呢。

  似乎是在問“什麼?槍聲?”,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朝那個方向望去(我們正後方稍微偏左的方向),片刻之後終於聽到了傳來的槍聲大作。機槍、步槍、還有似乎是迫擊砲爆炸的聲音。毫無疑問、肯定是敵軍大部隊在對第一中隊展開攻擊了。與此同時,大隊隊部也馬上知道了高各莊附近發生了大規模的戰鬥。

  大隊長立即命令向槍響的方向急行軍,大家立即掉轉馬頭超左後方趕去。但是那附近都是凹凸不平的喬木林和灌木林,很難走,茂密的枝葉簡直是遮天蔽日。此外還有敵人阻擊的子彈也紛紛打來,真令我們欲速而不達。等到大隊長和指揮班進展到小湧莊這個村子的時候,已經是日暮時分,光線只能將將看清人臉罷了。

  到了晚上敵人也沒有撤軍,激戰持續了一夜,好容易迎來了黎明。這場戰鬥的情形千裝先生所寫的書是這樣記敘的:正如剛纔說的,一中隊作為打頭陣的,首先來到了高各莊。中隊領導們在偽軍所守衛的砲樓裏開了個小會、了解了一下當地情況,便採取行動去佔領距離那裏有一段距離的小高地。當他們佔領了第一座小山後、發現前面隔著一處鞍地的對面有一座更高一些的小山。於是他們又打算前出到那裏。接下來先是左翼擔任側衛的長穀本分隊打算攀上山的時候,山脊對面隱藏著的敵軍主力突然出現在眼前,朝著他們一通猛射,這個分隊大半都猝不及防地被干掉了......接下來正面也出現了敵軍,小林小隊也遭到了猛烈射擊,打得很艱苦;千裝小隊和指揮部當時還在第一座小山上,勉強組織反擊,堅韌地等待援軍。

  後來木村中尉率領的二中隊趕到支援、加入戰團,一直到天黑激戰都在持續著。

  這次戰鬥,我方自中隊長一戶中尉、小隊長小林少尉以下陣亡四十七人、還有多人負傷。

  當噩夢般的夜晚過去、迎來黎明的時候,我看著受傷和陣亡的弟兄們紛紛被用簡易的擔架從山上運下來,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

  千裝小隊長、西原指揮班長他們兩個在作戰過程中,一直在焦急地等候大隊的來援,“大隊隊部還沒來?”、“讓我們堅持到大隊隊部趕來吧”.....就這樣互相鼓勵著、靠著這個信念,以少的可憐的兵力與眾多的敵軍週旋、一直支撐到二中隊趕到救援為止。這樣的英勇,實在值得大書特書。

《坦克部隊損失慘重》---春二回憶文獻

  華北的冀東地區,在北部以長城一線為國界與滿洲國(現在的中國東北)接壤,大多是山嶽地帶,沒有多少平整的地區,我們的討伐作戰受到地形的影響,十分辛苦。

  大概是在1943年底冬季的時候吧,那時我所在的部隊主力駐紮在撫寧縣城,主要的任務就是討伐附近地區蠢蠢欲動的共黨八路的隊伍。那會兒有一次,討伐隊配屬了從別的兵團征借的坦克小隊。這個小隊我記得是一名年輕的見習士官所指揮,由三輛坦克和兩輛負載燃料專用的卡車構成。

  那是掃蕩作戰某天的事情了,那天的進攻目標是撫寧縣的劉田各莊以及其附近出沒的敵軍主力部隊。討伐隊從頭天夜裏大休止地點出發,分成數列縱隊,向目標村落附近包圍過去。各縱隊間距離大概兩三公里的樣子,最右翼的總隊就是這個坦克小隊。其左側就是我們所屬的討伐隊總部和直屬的兩個步兵小隊以及輜重。


  那天臨出發前,坦克小隊長請求裝燃料的卡車上最好能派給他們一個分隊的警備力量,但討伐隊總部也缺兵少將,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只好拒絕,至今我還對那天的情形記憶猶新。

  看著討伐隊總部指揮班的右翼兩公里左右的縱隊高揚著太陽軍旗、順利地進軍直至看不見為止,我們所屬的討伐隊總部的縱隊,也想著目標劉田各莊突擊。記得大概是下午兩點,作為一起突擊信號的發煙筒終於被發射了上去。那天一早開始就有強烈的東北風,使得我們無法聽到右翼縱隊方向的任何聲音。各路縱隊相繼開進到了劉田各莊,果然發現了敵軍主力部隊在此休整的痕蹟,到處是敵軍突然發現我軍的到來、急匆匆逃走的蹟象。我們在村子的中間討論著下一步的行動計劃。正在這時,右翼縱隊的一輛輕型坦克從劉田各莊東面隔著一個高地距離約三公里左右的曹各莊方向急匆匆地趕了回來,“我們剛剛在曹各莊附近與敵軍大部隊遭遇交戰!”

  我們當時的緊張情形簡直無法用文字形容,連忙向村子東側的高地(標高約七、八百米左右)進發。

  我什麼時候也無法忘記當時的情景。那時候莊稼都已經收割完畢,一眼望去寬廣的高粱地中間的曹各莊附近盡是左衝右突的大部隊,我在華北這麼長的戰場生涯裏面,還從來沒有看到過敵軍這麼大的部隊!

  我方立即用重機槍一起開始射擊,察覺我方主力到來的敵軍,立即散亂開來向曹各莊東北方向的丘陵地區逃走。仗著他們輕裝而且腳快,不一會兒就從戰場逃了個一干二淨。

  我們急忙衝進曹各莊,卻只看到了兩輛坦克拋錨、兩輛卡車著火、右翼縱隊全員戰死的慘狀。

  根據時間判斷當時的情況,察覺到我軍討伐隊掃蕩的敵軍在從劉田各莊逃走的路上,於曹各莊附近遭遇我軍的右翼坦克小分隊,經過接近一個小時的戰鬥,被引誘到村子裏衚同深處的輕型坦克,似乎是被高粱桿所點燃的煙幕隔絕而拋錨。看到如此先進的武器裝備竟然落得如此慘狀,實在是痛心不已。更有甚者,負載燃料的卡車上的隨乘隊員的身影也一個不見,全部失蹤。發生了這麼激烈的戰鬥,卻由於那天強烈的東北風,使得我們對激戰的聲音完全無法察覺。

  離發生戰鬥的地方過去七八公里,就是討伐隊的基地求求撫寧縣城了,討伐隊首先收容了輕型坦克和卡車的殘骸,隨即以當天看到的敵軍主力部隊為目標展開了新的一輪掃蕩,也算是為輕型坦克分隊報仇的作戰吧.....

  算上時不時要回到撫寧縣城的基地去補充彈藥糧草以及被服修理,這次的掃蕩作戰持續了二十天。

  就在掃蕩中間的某天傍晚,撫寧縣裏的偽軍縣警察隊傳來這麼一個消息,說是前些天戰鬥中失蹤的日軍已經全都戰死了、被埋葬在曹各莊村子附近。

  我那次正好沒參加掃蕩、趕上駐守縣城的任務。接到這個消息,我就從留守的衛兵中挑選了差不多十個人編成一隊,帶上一挺輕機槍、一具擲彈筒,乘坐一輛卡車朝目的地進發了。

  這個消息有可能是對方故意放出來的消息、引誘我們前往而在途中打我們的伏擊。考慮到有這樣的可能性,我們有必要加以萬分的小心。

  大部隊去掃蕩了,只有我在留守,所以就我們這麼點可憐的兵力去收容戰友的遺骸,緊張的情緒可想而知。太陽西沉的時候,我們到了曹各莊前頭的一個村子。由於頭些天的那場激戰,也許是當地老百姓估計著日軍回來報復,所以村子裏一個人影兒也沒有,這讓我們感到非常的古怪。終於讓我們在村子裏找到一個藏著的中年農民。我連通過偽軍警察的翻譯都等不急、操著半生不熟的中文親自訊問。萬幸,這人正好是前些天被八路軍強迫著去埋葬陣亡日軍的老百姓之一。我們急忙全體動員,從村子裏找來了鐵鍬、鋤頭。曹各莊村子南側的河灘就是我們的目標。河床很淺,水流清澈,是華北很難見到的秀麗景象。這時從北側丘陵地帶對面的村子裏,傳來了兩三聲可疑的槍響,也許是什麼聯絡的暗號吧。我們都緊張起來,加緊在目標地區的挖掘工作。也許是冬天寒冷的緣故吧、我們終於挖到了幾具面容完好的戰友遺骸。鄭重地將遺體抬到卡車上,我們所有人一同舉槍致敬。默默地為亡者舉槍禱告的激動心情,至今難以忘懷。這是從別的部隊臨時借調給我們,與我們的討伐隊同心協力英勇戰鬥過、壯烈犧牲的戰友,如果下落不明地了解此事、無論是對他們在日本國內的親屬,還是對我們春二大隊的聲譽來說都是絕對無法忍受的。如今,我們的執著終於有了報償。


  待我們一收容好屍體、就急忙從那裏逃離,從後方傳來了幾聲槍響。在山影憧憧的山路上,看著夜空裏淡淡閃耀的星辰,我感受著華北荒野那初冬逼人的寒氣,和載著遺體的汽車在山路上一起搖搖擺擺的眼眶中,閃爍著感情複雜的淚光。

  翻譯的話:

  這本書的作者,看來是個至今不肯悔改的日本老兵(他本人是個春一的通訊兵),所以他出版的書裏回憶雖然算不上精確,但也算第一手的資料了。

【轉自鐵血 http://www.tiexue.net】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1164
用不著這樣
推薦0


Das 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回應的第一段,不就說明了當前紀念抗戰上頭是如何的不平等?明明國軍死傷人數數以百萬計並在腹背受敵下艱困堅持了八年,還要被對岸說是不積極抗戰,那又為何要我們用同樣的眼光去看待他們的誇大不實?

對不起,在對岸無法給國軍全面正面評價之前,個人也無法對於上述名單中的共軍部分表達緬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1154
八路軍專打國軍不打日軍
    回應給: 糖衣砲彈(firefly77) 推薦1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容寬炳先生任中華民國中央軍校第六分校任少校軍醫時的照片
容寬炳見證八路軍專打國軍不打日軍
前中華民國國軍少校軍醫見證中共軍隊抗戰期間只打友軍不打敵軍

【大紀元5月17日訊】現居住在芝加哥高齡九十歲的容寬炳老先生,民國二十九(1940年)年時在中華民國中央軍校第六分校任少校軍醫,曾親歷臺兒莊大戰、長沙會戰等重大抗日戰役。作為中華民國抗戰英雄,容先生親身見證了當年國軍浴血奮戰的情景及中共軍隊只打友軍不打敵軍的卑鄙行為。並向我們講述了一段民國三十二年親自見證的往事。

現居住在芝加哥高齡九十歲的容寬炳老先生

  容寬炳說﹕民國三十二年(1943年),我正在國防部防疫大隊工作。當時由於日軍在軍事失利情形下發動了生化戰和細菌戰,使湖南和廣西交界附近地區霍亂流行。防疫大隊到當時杜聿明將軍率領的第五軍進行防疫注射和環境衛生的督導工作。

  正在此時又傳說在廣東和江西部份地區發生天花、鼠疫。所以當時忙得不得了,到處跑。當時我們奉命到清遠、曲江、盧包做防疫工作,在走到一半路的時候聽到炮聲響,我們覺得很奇怪,以為是日本人打過來了,就半路停了一下。

  我們要去的部隊師長的隨從副官下來告訴我們說﹕「你們先不要見我們師長,他現在情緒很不穩定。」因為八路軍將我們六十二軍,第幾團我記不清楚了,打得一塌糊塗。前邊是日本軍隊,中間是我們國軍六十二軍的一個團在那裏,八路軍在後面對我們打打停停,它們打的時候我們的一個團長以為它們不知道我們是國軍,把中華民國的國旗舉起來,但被八路軍一排機槍掃過來把我們團長打死了。

  由於當時手搖電話線路被八路軍切斷了,國軍想和它們取得聯繫,就用人傳達上去告訴它們我們這邊是國軍,希望它們不要再動腦筋打我們了,但是這個人都沒辦法回來,都被它們打死了。這一團人一兩天就被八路軍都打死了。

  由於我們是防疫的人員,所以環境衛生和士兵的傷亡,我們都有義務去處理。當時有個參謀長對我們說﹕「你們不要上去了,如果八路軍看你們人多上去,也會把你們用機關鎗打死。」這個參謀長還告訴我們,這上面的一個團共三個連的人全被打死了,已經分開埋葬了,那個團長已經另外安置了一個墳墓。

  容先生表示,這個事件發生在民國三十二年春天的時候,我自己親眼看到,親耳聽到,所以我可以作為一個歷史的見證人,在八年抗日戰爭中,共產黨的軍隊沒有打甚麼仗,不但沒有打仗,同時把我們的國軍消滅不少,以鞏固它們的實力。

容寬炳先生太太梁潔清女士

  當時一起在國防部防疫大隊工作的容寬炳先生的太太梁潔清女士,也在採訪中對我們說﹕提起共產黨,真是可恨,為甚麼吶﹖光復以後,想不到共產黨那麼快就來了,我們那些真正的英雄,抗日的英雄死了那麼多,我們還來不及祭他們一下,就給共產黨這樣子來搞我們,很痛心吶。那個時候我在廣東省第三醫院裡救傷的時候,我看到那些傷兵,被共產黨軍隊打傷的,我一面給他們換藥,我一面陪他哭,看著難過啊。

中華民國軍政部發給容寬炳先生太太梁潔清女士的衛生護士任職令

  梁女士還說﹕我們來美國就是為逃避共產黨,要不為甚麼這麼辛苦來這裡不回中國,來這裡是移民,語言又不通。所以現在就是要靠你們《大紀元》多幫忙了,將信息順順利利傳到大陸,讓大陸的同胞能知道外面的事情。現在是和共產黨最後一搏了,一定要奮勇起來,要是給共產黨再這麼統治下去,我們的後代子孫就沒有出頭的日子。
(http://www.dajiyuan.com)

5/17/2005 3:07:12 A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5/5/17/n923961.ht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1120
數人頭論功是毫無意義的
    回應給: Das Reich(zbv2004) 推薦1


炮弹归来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抗戰中蔣總統領導的國軍承擔了正面戰場,犧牲巨大,居功至偉,這不需要靠點人頭來證明,更不是靠數人頭能夠否定的。且不說這名單本身就不完全,也不說很多犧牲的英雄因為種種原因無法稽考,就單從列出的軍銜,已經說明問題了。國軍犧牲的將官都如此之多,將官以下更有多少,還需要言喻嗎?
國軍貢獻大,八路軍的犧牲就可以無視嗎?抗戰的勝利是全國軍民團結一致,八年浴血的結果。引用這份名單只是為了以他們為代表,讓後人銘記所有有名的無名的英雄。我認為點數目作過度引申不但毫無意義,而且是對他們的一種褻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1115
立場不同,解讀也不同
    回應給: 糖衣砲彈(firefly77) 推薦0


Das 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就像國軍在抗戰中的二十五場會戰抗敵奮戰並導致了三百多萬軍人的死傷以及兩百位將領的陣亡,在對岸得到了什麼評價?

再來看上面這張表的共軍部分,很多都是政委或者團營長之類的,這些哪算是將領階級?當時國民政府承認的共軍陣亡將領僅有兩位而已。如果要將國軍團營長以上的陣亡名單通通比照列舉出來,又豈是這裡能容納的下?光是淞滬會戰,就陣亡了上百位團營長。

我們在這裡怎樣爭執其實都還無助於抗戰真面目的揭露,對岸仍然一貫宣傳抗戰是在共產黨領導之下打贏的,光是這一點就沒什麼好談的,難道老共僅僅憑兩場小型戰役就想囊括八年抗戰的勝利成果?那國軍25場十萬人規模以上的會戰都是打假的?三百萬軍人死傷也是死假的?還是說當時為國民政府犧牲的都是笨蛋,因為跟錯邊了?

唉!六十年過去了,仍然只能感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1076
這當然不是全部
    回應給: Das Reich(zbv2004) 推薦2


炮弹归来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egjc888
Rebec

抗戰中為國捐軀的將士,每一個都值得我們敬仰和緬懷,這裏列出的是我正好找到的部分,當然不是全部,更何況,還有更多人,沒有留下姓名就犧牲了。如果您有更詳盡的數據,歡迎隨時補充,讓盡可能多的名字在大家心中永生。

順便說一下,先輩們不計前嫌,不畏犧牲,挽救中華民族於水火之中,而後人卻懷著不同的目的來各自解讀,爭功諉過,在他們面前,難道不應該感到羞愧嗎?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0653
這張表似乎有問題
推薦1


Das 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國軍將領陣亡應該不只一百多人而已,而當時共軍編制遠小於國軍,怎麼將領陣亡人數會超過國軍?更何況主要的二十二場會戰都是國軍在打的,說國軍將領陣亡人數居然比共軍少?要不然就是共軍將領人數灌水,或者這名單不夠精確。

看一下這個連結:http://www3.bbsland.com/cgi-bin/gb_big5.cgi?src=/forums/general/messages/412053.html

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再來我會將我網誌內跟抗戰有關的文章陸續貼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0644
【透视中国】辛灝年和他的《誰是新中國》(第一集)
推薦0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透视中国】辛灝年和他的《誰是新中國》(第一集)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报道)說起"誰是新中國"﹐許多朋友都會記得有一首歌, 叫《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辛灝年先生把他的這本書命名為《誰是新中國》, 難道他對"誰是新中國?"這個問題有什麼獨到見解嗎﹖《誰是新中國》底是一本什麼樣的書? 內容是什麼﹖帶着這些問題我們訪問了辛灝年先生﹒

 

辛灝年: 其實《誰是新中國》就是一本《中國現代史》,但是要準確的說,它是一本中國現代史辨, "辨析"的"辨".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1949年以後在中國大陸出版了很多種的《中國現代史》, 他們基本上站在一黨的立場上﹐來敘述中國現代歷史發展過程的﹐而且是一個勝利者用謊言編織了這樣無數本的《中國現代史》﹐所以正是針對這樣一個對象﹐這本書採取“辨析”的辦法﹐將中國現代史上的一些真真實實的一些東西﹐把它提拎出來﹐然後進行思想剖析﹐所以我稱它為“辨析”﹐但說到底﹐也就是一本《中國現代史》﹐一本來自于中國大陸民間知識分子們﹐自己對歷史反思的一個成果。

記者: 鄭義先生為《誰是新中國》寫的序中有這麼一句話﹐他說: 這本書的出現﹐將是對中國的精神和現實造成震撼。您能不能大概的給我們介紹一下﹐都有哪一些東西是與中共的教科書不一致的地方呢?

辛灝年: 其實我只是寫了一本歷史書﹐只不過想用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老老實實的寫一本老老實實的歷史﹐我無非如此﹐但為什麼有許多讀者有這種感覺呢﹖當然我也不用假謙虛﹐確實有很多人有這樣的感覺﹐原因很簡單﹐是因為五十多年來﹐在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講話的條件下﹐讓一個勝利者講他的謊言﹐講了一百遍,一千遍,一萬遍﹐根深蒂固,化血為肉﹐已經將謊言成了真理﹐這個時候我們忽然揭開了謊言﹐把基本的事實亮出來了﹐讓人們感到五十多年來﹐這個勝利者所說的這些話﹐不實在, 是虛假的, 他所鞭撻的恰恰是應該我們肯定的, 他所肯定的恰恰應該是我們否定的, 那對於一個在共產專制統治下生活了多年的知識分子和普通民眾來說, 這種震撼是可怕的. 就像我自己在書裡所講的: 當你有一天突然醒悟過來, 將你從兒時起就已經相信的事實和真理, 從自己的身上把它剝開來, 因為它們是謊言, 那種疼痛和痛苦是可以想象的, 我想所謂"震撼"就是從這裡而來. 那麼具體的講, 有哪些問題會使人感到"震撼"呢? 因為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以後採取年年講, 月月講,天天講的基本階級鬥爭的方針, 把中華民國, 中國國民黨, 孫中山的革命, 蔣介石的作為當做他的批判的對象和靶子, 整整批了五十多年了.

那麼在這五十多年過程當中, 他拿哪些東西使人們覺得已經完全入身入耳入心呢? 中國國民黨的前身--中國同盟會, 推翻滿清王朝, 結束了兩千多年的中國封建帝制, 他對於整個幾千年的落後的舊中國,它確確實實是一次革命, 特別是制度上的革命。毛澤東先生稱辛亥革命就是國民黨的革命﹐是舊民主主義革命﹐稱他自己的共產主義革命﹐是新民主主義革命. 可是這個新民主主義革命﹐在1949年成功﹐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後﹐它實際上在中國的歷史上推倒了辛亥革命的成果﹐將辛亥革命已經開始向民主進步的歷史過程中﹐拉了倒車﹐一句話可以說清楚的就是,它已經復辟了被辛亥革命所推翻的專制制度﹐並且將這個專制制度推展到了極端發展, 也就是極權統治的階段﹐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從制度變更的意義來說﹐共產黨的革命真的就是一場專制復辟﹐而中國國民黨﹐特別是中國同盟會的那場革命﹐當然是一場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革命.

比如說﹐北伐是誰打的﹖歷史事實告訴我們﹐共產黨是反對北伐的﹐破壞北伐的﹐背叛北伐的﹐可是他在他的教科書裡面卻說﹐北伐是他打的﹐是他領導打贏的. 比如說“四.一二反革命政變", 什麼叫“四.一二反革命政變"? 就是說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逮捕了要造反的一些共產黨的工人領袖﹐他就稱作為“四.一二反革命政變"。那麼﹐今天我們回過頭來反思歷史的時候發現,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中的反革命究竟是誰的問題? 我們要講清楚. 因為在共產黨的教科書裡,這個反革命就是國民黨, 而今天在我們重新認識歷史的時候, 才發現這個反革命不是國民黨, 因為那個時候的反革命只有一個人是軍閥, 北伐打倒軍閥, 就是在打這個反革命, 在打這個打反革命的過程當中, 第一, 全國人民都是非常贊成和支持的. 第二, 凡是打這個反革命軍閥的,那他就是革命的, 凡是不打這個軍閥的,製造混亂的﹐那他就是不革命的﹐或者是反革命的. 那麼中國國民黨領導的北伐軍正在打這一夥軍閥﹐你怎麼能說他是反革命的呢?而恰恰在打軍閥的過程當中,在斯大林親自命令之下一次又一次的破壞北伐,甚至於要用武裝暴動的辦法提出“南伐”, 要打回廣東去, 以阻止中國國民黨打垮北洋軍閥, 統一全中國, 你想到底誰是在逆革命而動呢? 到底是誰在做着有利於北洋軍閥的事情呢?那是共產黨. 所以誰是“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敵人? 這個問題一提出來, 人們當然會感到非常震驚.

比如說西安事變到底是誰干的? 西安事變為什麼共產黨員要搞西安事變? 西安事變的張學良是因為蔣介石不抵抗才搞西安事變的嗎? 共產黨在幕後策劃西安事變用意究竟何在? 為什麼中國的一場西安事變, 它的最高決策者卻是斯大林? 斯大林說殺蔣介石, 共產黨就殺, 斯大林說不給殺, 共產黨就不敢殺, 一個在中國發生的政治事件, 需要一個外國的領袖來做他最高領導者, 這樣的問題, 這樣的歷史, 這樣的事實, 一旦公佈開來, 你想他不能”震撼”嗎?

比如說"皖南事變", "皖南事變"究竟是怎麼回事, 看看《毛澤東選集》就明白了, 可是我們過去把毛主席的話, 把共產黨的話,把他的歷史教科書每一句都當作真理, 我們不知道那些每一句都向我們顯示了"真理"的所謂"真理", 實際上是虛假的, 一旦我們把"皖南事變"的真相揭開以後, 人們才知道真正冤枉的不是被打掉的項英的那個新四軍, 恰恰是被新四軍打了多少年的抗日英雄, 臺兒莊大捷的主力部隊, 國民革命軍韓德勤部.

所以這樣一些問題, 我們如果把它都清理出來, 根據基本事實把他講清楚, 把1945年以後反對內戰的是誰?要打內戰的是誰? 要憲政的誰? 反對憲政的是誰? 都給他明明白白地講清楚之後, 你想一個經受了共產黨五十年教育的人, 共產黨每一句話每一個思想都在我們身上化血為肉的讀者來說, 他能不有點”震撼”嗎? 不用說他了, 我在研究這個歷史時候所償受的痛苦, 我想不會差于任何一個這本書的讀者.

記者: 聽說您這本書是在海外完成的﹐那我想知道﹐您的資料來源﹐都是從哪裡來的呢﹖您又是怎麼去選擇您需要的資料﹐它的真實性又如何呢﹖

辛灝年: 從一九八三, 一九八四年一個偶然的機緣同時為了寫小說, 開始研究歷史, 一九八五年正好碰上歷史反思運動, 我就開始特別注意收集歷史資料的工作, 這個工作一直到一九九四年才最後完成. 所以, 我帶出來是兩萬張從大陸做好的卡片, 還有我許多的思想提綱, 我把它寫在四本大書的天頭地腳字裡行間, 以便過關的時候不被發現這是“反動文章”, 我是把這些東西都帶到美國以後,我實際上是要尋找一個自由的和安全的寫作環境.比如說這本書的《導論》,我基本上就是在國內寫好的,而不是在海外寫的,而其他的都是在海外寫的,可是根據的資料都是國內帶來的,並且這些資料它主要來自三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文件; 第二個方面:是一九四九年前的歷史資料; 第三個方面:是我們大陸無數像我這樣, 比我了不起的多的許多歷史學者們,他們在歷史反思過程當中, 一步一步的, 小心翼翼的捅出來的真實的歷史資料. 我即便在我的資料裡面引用了很少的台灣出現的資料, 這些資料一定在中國大陸已經出版的歷史書裡面, 研究著作裡面已經出現過, 所以我是"轉引"而不是"直引". 我知道只有這樣做, 哪怕困難一點, 我的讀者們, 我的大陸讀者們, 就會更加相信我, 相信我不是說假話. 當然, 我這本在寫完之後我做了一個工作, 那就是把《毛澤東選集》四大卷重新認真地學習了一遍. 因為我的許多的思想, 事實和來由都是從《毛澤東選集》裡面選出來的, 只不過我們以前把《毛澤東選集》當天書, 認為它每一個字都是正確的. 今天, 當我們把自己的立場放在國家人民和民族的立場的時候, 而不站在任何黨派的立場上, 就有了新的理解. 我想這一點毛澤東自己也有所承認, 舉個簡單的例子: 毛澤東在晚年一再說:我一生只幹了兩件大事, 第一件是打倒蔣介石; 第二件搞文化大革命.他怎麼就沒有講他領導了偉大的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呢? 因為他沒有領導過, 他沒有抗過戰,

記者: 您這本書的觀點與中共出的教科書有很多的觀點是不一致的﹐那您的讀者,他們能接受您這觀點嗎﹖

辛灝年: 這本書光在美國就賣了將近五千本,許多華僑買我的書都是幾十本甚至於上百本買的, 他們買過以後寄給朋友,帶到大陸﹐送到台灣﹐我在寫這本書的過程當中, 我採取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我先把我自己多年來思考的結果或部份歷史事實寫成文章發表;.第二步在我寫作的過程當中, 我這本書的每一個章節, 我都在美國的一些大學裡和僑界講演過. 講演的過程當中, 我有兩個感覺: 一個感覺振聾發聵, 大家非常震撼, 原來是這樣的.大多數人很興奮很激動. 還有一些人總覺得, 你怎麼講國民黨好呢, 你怎麼講中華民國才是新中國呢. 他的身上有一種跟共產黨搞不清的感情, 這個感情不是他要來的, 是幾十年的社會生活無形當中滋潤給他的, 那麼我就和這批人進行辯論, 比如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有一個留學生, 三十多歲快四十歲, 他就問我:那你說共產黨一點優點都沒有了嗎? 如果共產黨像你所說的, 在八年抗戰當中他也去抗日, 那個時候他才兩萬多軍隊, 他不就打完了嗎? 他不就不存在了嗎? 那我就對他看看, 我就笑, 我說那反過來如果蔣介石也這樣想, 閻錫山也這樣想, 李宗仁這樣想, 四川云南軍閥都這樣想, 大家都不想因為抗日把自己打完了, 中國的抗日不就完了嗎? 還要這個民族和國家干什麼呢? 我去年在哈佛大學講演的時候, 掌聲簡直的讓我沒辦法從臺上走下來,五百多大陸留學生,沒有一個人問我奇裡古怪的問題, 沒有一個人要和我辯論, 都認為我講的是對的, 後來我跟他們談心, 我才了解到兩條. 第一, 他們的腦袋裡已經沒有像我們這樣對於共產黨天生的愛,對於國民黨天生的恨. 他們的腦海浬只是對當前中國社會腐敗政治的不滿. 國民黨,那個台灣現在的國民黨,還有個1949前國民黨離他們已經太遠了, 他那份仇恨的感情已經不存在了. 第二, 他們都是孩子, 在1985年以後, 中國大陸歷史反思的一撥又一撥的潮流當中, 發現了那麼多的歷史書, 這些歷史書非常謹慎小心, 但是它們捅出來的巨大的歷史真實,已經局部的,部分的或者是偶然的震撼了他們的心靈, 今天當我系統的把這部歷史講清楚的時候,當然他們和我就一拍即合產生共鳴,這就是我自己信心所在. 如果沒有這個信念的話,在海外這個特殊的環境下叫我堅持這麼多年,來講這個,寫這個, 並且從來沒有動搖過, 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辛灝年先生曾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一九九一年被評為一級作家. 那麼他是如何從一名文學家成為一名歷史學家的呢? 在下次《透視中國》的《奇書共賞》欄目中我們將繼續為您介紹.

透视中国网址:http://www.ntdtv.com/xtr/gb/aProgPage.jsp?prog=13

透视中国信箱:insidechina@ntdtv.com

-------------------------

欲購《誰是新中國》請寄:

美國藍天出版社

Blue Sky Publishing House

P.O.Box 2468

New York, NY 10163

U.S.A

《誰是新中國》免費網路版: http://www.huanghuagang.org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0641
(上) 辛灝年談《誰是新中國》
推薦2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likolalo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0635
偶的發現
推薦1


yahao945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看過上面的詳細列表,發現一個[普遍現象],
即:犧牲的[共軍]人士年齡基本上都比[國軍]
人士年輕十歲左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340627
頁/共5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