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MY COMIC】總統候選人的互動風度與氣度
2007/04/15 21:39:48瀏覽582|回應1|推薦11

選民應看清他們的風度與肚量

人格最重要

蘇謝鬥爭已進入「人格謀殺」的地步。蘇系立委暗諷謝長廷「一手拿鐮刀,一手拿佛經」,不留餘地。蘇貞昌則說「當總統人格最重要」,並稱「誰奸巧,人民心裡有數」,更是完全撕破了臉。

民進黨總統初選儼然成了敵我鬥爭。葉菊蘭指有人背棄「核心價值」,其實與指為「叛徒」無異;「逼宮說」則更是用個人效忠來作文章;至於「十一寇」、「新蘇聯」這類題目,則是在內部製造敵人的手法。至此,一場初選已然是殺氣騰騰,完全不見「和解共生」,難怪有民進黨人說,這是「只有我生,不讓別人生」!

選風亦甚汙濁。除了互批「操弄媒體」、「操弄民調」;呂秀蓮更逕指,現在只是黨內初選階段,有人就這麼多錢、動員這麼龐大,到了真正大選猶不知要再花多少錢,「選舉拉幫結派這麼嚴重,如果當選,難道要派系治國、財團治國」?

呂秀蓮並對候選人的言詞反覆提出質疑,她說:「一下子說YES,一下子說NO,一下子往東,一下子往西;當上總統後,不知白天晚上的決策是否會一樣?」呂秀蓮說的,其實與謝長廷所指「政策不一致,思想不一貫」是同一回事。

最奇妙的是,四大天王互作「人格」指控,但某人指控他人的,他人也可用以反控此人。試問:四人中何人不是只在玩弄民進黨的「核心價值」而已?何人又不是「政策不一致,思想不一貫」?何人又不比何人「奸巧」?何人又比何人「正派」?「當總統人格最重要」,但是,誰的「人格」比誰強?

【2007/04/18 聯合報】

冷眼集》初選照妖鏡 天王變惡寇

民進黨總統初選很激烈,激烈到差不多是總統大選正式開打的程度。這段期間的「棄保」戰略、惡毒耳語、晚會造勢、拉幫固樁,加上各陣營間你來我往,幾乎皆可視為「簡易版」的大選伎倆。

蘇貞昌妻子詹秀齡,前不久曾私下對著蘇的幕僚感嘆說,「我先生過去二十幾年來,在電視上出現的時候,大家都說他是好人,現在初選不過幾個月,怎麼好像一下子變成壞人了。」其他天王的另一半或家人,大概也會心有同感。

民進黨內早有人半嘲諷地說,一場初選下來,四大天王將搖身一變成「四大寇」。「預言」雖不中、亦不遠矣。經過四陣營互揭瘡疤後,呂秀蓮、蘇貞昌、游錫堃及謝長廷,縱使最後有人殺出突圍,扛下綠旗拚大選,身上無傷,背後也都有刺。

過去民進黨人看多了「黨內菁英」如何輪番教訓敵對政黨,經常為此血脈賁張,鼓掌叫絕,這次終於讓人見識到,原來「菁英內鬥」一樣精彩絕倫。

這都歸因於民進黨除了有所謂「高尚版」的核心價值外,還有該黨長期以來,所服膺的「現實版」黨內傳統,也就是贏者全拿、輸者靠邊站;先求勝利,再講合作;先得權力,再談分配;由唯一的強者指揮一切,落敗者只能期待關愛眼神,或選擇沈潛伺機,等著風水輪流轉。

在這種氣氛下,黨內當然沒人願意當「第二」,因為第二名的下場,通常跟最後一名沒兩樣。有些人更是沈潛還沒出頭,就已被默默掃入歷史灰燼。

「一個和尚挑水喝,兩個和尚抬水喝,三個和尚沒水喝。」雖是陳腔濫調,卻未減損它的意義。民進黨四個和尚搶喝水,這個黨的下場會是如何?

【2007/04/14 聯合晚報】

四天王交手 蘇謝爭鋒

梁文傑/兩岸政經研究協會秘書長、前民進黨政策會副執行長

呂游蘇謝四大天王再度交手,從蘇貞昌上一次被圍剿的局勢,變成以蘇謝兩人交鋒為主軸,游錫堃和呂秀蓮兩人被邊緣化。蘇謝交鋒雖然精彩,但這也反映了蘇貞昌從最有希望出線的參選人,到現在幾乎謝長廷逆轉的客觀局勢。

黨內初選的邏輯和大選是完全不同的。拚大選,要靠形象、靠政績,取得社會最大多數的支持。拚黨內,則無非三項要訣:一是黨內各要角點頭相挺,若非平日有人情相結,就得有利益和資源交換作籌碼;二是要比價值、比誰更有民進黨味;三是要得到親綠媒體支持,例如三立「大話新聞」節目、民視、「新台灣雜誌」和地下電台等等。

從蘇謝之間原本由蘇領先,到現在謝的聲勢上漲甚至領先,顯示蘇貞昌在大選和初選兩個矛盾的邏輯上拿捏失當,甚至先天不足。第一,論黨內勢力,蘇貞昌只大致與游錫堃在伯仲之間,遠遠不如長期招兵買馬的謝長廷。蘇貞昌雖然位據中樞,但似乎只知埋首推動政務,拚政績,做形象,卻忽略了對許多民進黨政治人物來說,行政院長只是在管理和分配大夥共同打下的江山,以行政資源甚至職位去照顧黨內各方需求,乃是當院長的應有之義,而不是像守財奴似的不肯釋放。雲林縣長蘇治芬挺謝、新系的高雄市長陳菊和台南縣長蘇煥智至今不肯公開挺蘇,似乎都與行政院遲不回應地方需求有關。

第二,蘇貞昌實事求是、不喊口號的個性,雖然在社會上取得支持,但對黨內群眾來說卻總顯得民進黨味不足。去年紅衫軍事件中,蘇貞昌數度傳出請辭與陳水扁總統切割,又提出歷史共業說讓馬英九拿來解套特別費,讓他一直受到死忠派的指責。蘇不挺陳水扁到底,不對馬英九窮追猛打的作法,或許較貼近一般民眾,但在黨內初選中,卻造成致命性的忠誠問題。在謝、游通過「民調排藍」之後,蘇貞昌長期著眼於大選的風格和經營模式更顯得無法通過黨內的檢驗。

第三,蘇貞昌在親綠媒體中完全弱勢。民視挺游、挺謝,開了兩個談話性節目讓游謝子弟兵對蘇窮追猛打;三立「大話新聞」在民進黨群眾中有極高的收視率,多番質疑蘇的忠誠問題;中南部地下電台長期對與蘇交好的新潮流系持批判的態度,而與謝長廷、葉菊蘭關係密切的「新台灣雜誌」更把「逼宮說」等蜚短流長當成是嚴肅的報導,數度以專刊大力放送。

蘇貞昌要如何突圍?或許,不再把眼光放在黨內競爭,不再去比誰最忠誠、誰最衝、誰最勇,而是挑選若干重大議題展現為民眾熟悉的魄力和決斷力,方能脫出重圍。蘇貞昌最近明快解決了樂生院保存的爭議,在辯論會上保證蘇高建或不建一定在他任內定案,決不把問題再丟給下任院長,應該會得到民眾青睞。若然如此,則蘇謝之爭還在未定之天。

【2007/04/15 聯合報】

距離民進黨總統初選投票僅剩三星期時間,握有地方資源的民進黨百里侯成為四大天王積極拉攏的對象,目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和前行政院長謝長廷,獲得較多的民進黨縣市首長表態相挺,民進黨主席游錫堃和副總統呂秀蓮分別從縣市黨部主委、地方民代著手,爭取黨員票。

黨內人士預估,民進黨有資格投票黨員約24萬人,以六成投票率計算,大約開出15萬票,在黨員投票占30%、民調占70%的情況下,民調若輸掉一個百分點,大約黨員要贏3500票,才能打平。蘇謝民調目前差距落在三個百分點以內,換言之,黨員票至少要領先對手1萬500票,才能有機會代表民進黨參選下屆總統,初選投票顯得極為關鍵。

由於蘇貞昌和前新潮流派系友好,民進黨執政的縣市首長中,多數是由新系人士出任,蘇貞昌目前已獲得高雄縣長楊秋興表態相挺。據指出,同屬新系的屏東縣長曹啟鴻和台南縣長蘇煥智,和蘇貞昌互動也不錯。

至於謝長廷方面,目前已有雲林縣長蘇治芬表態支持,但對於蘇貞昌握有優勢部分,據了解,謝長廷將透過立委動員幫忙拉票。

新系另一位大將、高雄市長陳菊,據了解,因為在市長選舉過程中,獲得謝長廷和游錫堃奧援,因此,黨內初選與各方保持等距,謝長廷則是透過管碧玲、姚文智、黃昭輝幫忙動員。

值得注意的是,嘉義縣長陳明文和台南市長許添財,目前未表態支持特定候選人,黨內人士不諱言,這兩人都比較親近陳水扁總統,只要等這兩個縣市的黨員投票結果出爐,就能看出陳總統在四大天王中屬意的對象,成為重要觀察指標,甚至會因為陳總統的傾向,進而影響後續的民意調查。

至於蘇貞昌的大本營台北縣,謝長廷也透過黃劍輝、曹來旺積極佈樁,謝長廷日前在北縣舉辦活動時,立委趙永清也到場聲援。

相對於蘇謝兩人有縣市首長加持,游錫堃和呂秀蓮主要是透過地方基層民意代表,幫忙成立「堃友會」或「牽手團」,作為和黨員接觸的橋樑,開拓票源。

游錫堃在民進黨主席任內設置黨務專員,人數高達數千人,將在這次初選投票中展現實力,此外,游系人馬也透露,包括宜蘭縣、嘉義市和新竹縣的縣市黨部主委,也與游錫堃私交甚篤,成為游錫堃經營黨員票的助力。

【2007/04/15 聯合晚報】

中國時報 2007.04.16  辯起來都是頭頭是道 做起來全是選舉算計中時社論 民進黨總統初選首場電視政見會,一位副總統與三位歷任行政院長同台論辯,沒端出太多牛肉,倒是拿出不少公文,每一件公文都叫「鐵證如山」,重點也都是「錯的是前(後)任,不是我」。民進黨綠天王個個熟諳選舉語言,卻對其曾經規畫的國土願景都患了健忘症。這些從檔案櫃裡挖出來的公文,不多不少,正凸顯一種唯選舉是從的短視近利風格,他們不辯則已,一辯反倒把許多政策拖延的真相全洩了底 。 就拿讓三任行政院長臉紅脖子粗的蘇花高來說吧!這條從國民黨執政後期緊急通過環評的東部高速公路,在民進黨執政七年來,反反覆覆因為選舉,時而要興建、時而不興建,就像離島的金門大橋成為「選舉浮橋」般,蘇花高幾成大小選舉祭的虛擬公路。 蘇謝游三人,爭辯誰擋了蘇花高、誰放水?其實毫無意義。早在二○○○年總統大選,興建蘇花高就是陳水扁的競選政見。歷任民進黨閣揆都曾為陳水扁的支票背書。最早的是張俊雄,二○○○年十月中旬,他不旦強調這是扁的政見,政府一定會推動,而且,還要「加速動工」;同月下旬,陳水扁自己都說了,政府不會放棄推動蘇花高。隔年,二○○一年十一月,最近大聲倡議要回歸民進黨核心價值的葉菊蘭,當時正在擔任交通部長,她那時節的說法是「蘇花高一定會建」。部長與平民,核心價值果然不同,兩相對比,無限反諷。 反諷的不僅於此。任內都已經完成預算編列、甚至土地徵收的游錫堃,透過核心幕僚強調,游錫堃採取的依舊是「拖」字訣,一方面要求做環境差異分析,一方面另提出「東部發展和國土開發計畫」。游錫堃和其幕僚大概忘了,就是游錫堃本人,親赴花蓮拍胸脯保證,「總統的競選承諾,一定兌現。」當時,是二○○三年,正值花蓮縣長補選打得火熱,當時的支票不僅蘇花高,游錫堃承諾投在花東的交通建設經費,從天上飛的到地上跑的就有一千四、五百億。當時,唯一踩煞車的反而是副總統呂秀蓮,她說,「不要急,否則會呷緊弄破碗。」 游錫堃後來,果然對蘇花高採「拖」字訣,未必出於環保,只是因民進黨提名的游盈隆落選了;甚至,隔年為了拚總統大選,內閣推出的「新十大計畫」,都未包括蘇花高,被立委察覺提出質疑,游錫堃重申,「政府的政策是要建蘇花高」。可笑的是,新十大沒蘇花高,但二○○四年總統大選,陳水扁對花蓮的競選政見與承諾,還是興建蘇花高! 對民進黨政府而言,這些動輒數千億的重大建設計畫,彷彿都是紙上作業的大餅,一筆可以先畫起來擺著誘人,一筆也可以就此勾銷;給與不給之間,選票永遠是最優先考量。然而,這些空頭支票,對地方人而言,很可能都是攸關地方永續發展,乃至個人生計的重大問題。 蘇花高,對花蓮人而言,簡直成了精神折磨,迄今難料到底建是不建?卻也好在迄今仍在虛擬中,沒有,只是維持現狀。對台中人而言,可就沒這麼幸運,陳水扁隨便一個競選支票,要搞個中部國際機場,讓原本國內線極為熱絡的水湳機場當場終結,清泉崗機場卻因為國際航線有限、兩岸航線未啟,處於半報廢狀態。更甭提也是號稱國際機場的屏東機場,幾乎開不出航線。最近蘇內閣引起爭議的開放賽車賽馬,中央一句話,地方搶破頭,連規畫地點都找好了,卻落得蘇揆一句「八字還沒一撇」;部會南遷或都北移至副都心,差點讓高雄市長陳菊「揮軍北上抗議」,台北縣長周錫瑋更怒,縣政府和中央開了六、七次會都是笑話嗎? 這麼強調國家主體性、台灣主體性的民進黨,從總統到歷任行政院長擔負重責的天王們,對台灣整體國土規畫卻毫無概念,遑論理想。文章寫得都動聽,口號喊起來都響亮,張俊雄有「八一○○,台灣啟動」;游錫堃有「挑戰二○○八」、「兩兆雙星」、「觀光客倍增」、「五年五千億」、「新十大」;謝長廷有「和解共生」、還有沒編預算的「東部領航」替代計畫;蘇貞昌不落人後,「大投資、大溫暖」。每一個口號的前面都有一個選舉,每一個口號的旁邊都有一段宣傳VCR,每一個選舉口號的背後,都有選票的算計;最後,這些建設口號留給台灣的:可能只是一本笑話大全。 中國時報 2007.04.16  同是天涯受氣人中時小社論 看著台下的陳水扁總統點頭微笑面有得色,擂台上鐵砂掌批過去、綿裡針射過來的民進黨四大天王,不知道有否彼此心生一絲悲傷與同情? 一位副總統加上前後三任閣揆,七年來都曾親身體會陳總統治國與御人之術。備位元首時而憤怒時而哀怨,歷任行政院長,從政務到內閣乃至官股企業人事,都要府方甚至宮內喬好才算數。今天指定你組閣,好話可以說盡,明日突然要趕你下台,不必隻字片語交代理由,來去間總是飽受屈辱。 為了爭奪大位,天王鬥得不可開交,從蘇花高、雪隧到樂生,爭功諉過,話中藏刀夾刺,讓人見識了政治人物陰暗卻真實的另一面。然而,兩個關鍵問題,在政見辯論會該問而沒問。「如果當選總統,你要如何對待你的副總統與行政院長?」「如果你在總統任內犯了錯,副總統與行政院長應該堅持是非及社會正義,還是忠誠為先,力挺到底?」 與總統互動都有刻骨銘心經驗的四大天王,想必會提供發人深省的答案,並且讓選民知道,從陳總統身上,天王各自學了什麼經驗?有怎樣的警惕? 陳總統能藉著天王間的矛盾,掙脫國務機要費風暴重回權力制高點,這是他過人的本事。但可以喬提名,可以繼續享受拍馬奉承,卻不代表可以贏得尊敬。天王如何處理自己與陳總統的關係,除了反映他們的權謀段數,也投射出他們的人品與格調高度。選民固然愛聽天王脣槍舌劍,但更在意的是,天王的品格與行事風格,與陳總統究竟有多少不同?
( 時事評論政治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key&aid=897243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少來啦!
2007/04/17 20:18
想到這些爾虞我詐的大爛戲要延燒到2008,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