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噢,台灣的媒体!
2006/07/14 02:22:34瀏覽1050|回應3|推薦16

聖代直臣迎,昏朝巧佞鳴。

傳媒頻伐異,學者亦交兵。

絲柏客今日事忙,乃貼一篇六年前在「自立晚報」寫的文章,當時九二一大地震剛發生,還是國民黨執政的時代。

今日的媒體,與六年前一樣,沒有進步。本文仍有參考價值。

---------------------------------------------------

最近政府官員和部份媒体有一些齟齬,剛好我去理髮店理髮,乃隨口問理髮小姐:「你覺得這次救災行動,政府官員表現如何?」她脫口說:「我覺得政府官員似乎都在做秀。」我問她:「政府官員怎麼做秀?」她說:「反正坐直昇機飛來飛去,也沒做什麼事情。」我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看法?」她說:「看報紙及電視就知道的。」我又問:「那誰真正在做事?」她馬上回答:「慈濟!」我又問:「那你如果捐錢,想捐給誰?」她不假思索的回答:「當然是慈濟。我決不捐給政府,捐給政府錢可能到不了災民的手中。」

坐計程車,計程車司機也這樣說,也一直在罵政府的無能。我怔住了,人民對政府的印象,通常是來自媒體,而媒體在國家緊急的時候,在新聞專業上,最重要的是促成社會力量的凝聚,以便化解危難,為什麼人民如此的不相信政府?國家際此災變,究竟那裏出了問題?有形的房子倒了,可以再蓋;人民對政府的信賴感消失了,才是真正的危機。這如何重建?這又是如何造成的?如果這種無形的信賴感一直不存在,下次如果發生的災難不是地震,而是戰爭,那時候國家和人民怎麼攜手合作,共渡難關?目前發生災難地區的執政者,在中央是國民黨,在地方是民進黨。目前兩大黨在國會擁有絕對多數的席次,兩大黨都不能信任,那人民要相信誰?是否媒體給人民呈現的事實和意見,發生了問題?

首先值得令人思考的是,宗教團體和國家,它們金錢的來源,都是來自人民。國家的錢有層層的預算和決算,而且有會計、審計及支出憑證。而宗教團體的募款,沒有一套公開的徵信程序,花費也沒有一定的銷帳程序,為什麼人民寧可相信宗教團體每一個成員的操守完美無瑕,而不相信為不完美的人性而設計的制度呢?

現今佛門耆宿印順長老在「印度之佛教」一書中,早已昭示:「昔釋尊垂訓,以廣致利養為正法衰頹之緣,而後世佛徒,以此召禍也。」中國每次佛教之教難,都是在寺院經濟最發達的時侯。宗教團體於各種災變發生,及時救人濟急,各國常見,也值得國人肯定。然而宗教團體長期取代或部份取代政府施政的功能,導致寺院經濟的澎脹發展,是一種十分不正常的現象。媒體有意塑造宗教團體的完美形象,提昇人性的境界,本無可厚非,但部分媒體對政府的所做所為的報導是否有失平衡?否則何以外國媒體對政府的應變能力褒多於貶,唯獨不少媒體在罵政府無能,甚至有媒體叫人民不要再相信政府?

想要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國家,最重要的條件,就是要有健全的國會、公正的司法、廉能的政府、成熟的輿論和一群有見識、有教養的人民。台灣由專制到民主,不過十來年。這是幸運,也是不幸。幸運的是,台灣早日脫離專制;不幸的是,台灣的由專制到民主,沒有經過啟蒙時期,民主沒有經過深刻的思想淬鍊,民主政治很容易流於多數者、平庸的暴力。其中媒體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當立法院的記者只注意立法委員是否有打架、摑耳光、對官員潑水,我們的立法院就會充斥著這種小丑的委員,外國對台灣國會的印象,也將僅止於暴力問政的印象。如果記者報導的是國家政策的辯論、重要法案的審理,哪個立法委員不會好好地研究法案、研究國家政策呢﹖

我們有著庸俗的國會,國會議員基於選票的考慮,不得不隨著記者的攝影機和筆而起舞,如果立法院的記者大多是二、三十歲,年輕而沒有見過什麼大世面的年輕人,我們怎麼能夠期望擁有高水準的立法委員﹖我們怎麼能夠期望人民了解國家通過多少法律﹖這些法律是否合理﹖

如果我們的記者在報導災難的時候,用十幾個版面不斷地重複災民的痛苦,而不會撥一、二個版面專門報導日本阪神大地震、舊金山大地震,他們如何地救災﹖如何地作善後的重建工作﹖政府如何地補助﹖民間如何地分配所捐的款項給予災民﹖媒體怎麼有資格批評政府無能呢﹖當媒體一窩蜂地採訪同一的災難現場,而不知分工合作,卻阻撓了救災人員的救災工作,媒體又有什麼資格批評政府救災系統雜亂無章,沒有統一事權、指揮若定呢﹖

當因移送管訓的媒體大亨匿居海外回國,媒體以英雄人物般地報導其如何有情有義,媒體有何資格批評政府縱容黑金呢﹖當部分媒體被官員批評的時候,媒體的反應是被批評者它的收視率一定會增加,而被批評者的反應是再找一些御用的政治人物上節目,來檢討自己有無疏失,而不是找傳播媒體的專家學者來檢討自己的報導方式是否有不當。

台灣各有權力的機關,上至總統、國會、行政院,下至檢察署、調查局,沒有一處不受到監督,只有媒體本身似乎沒有人可以加以監督。這是台灣媒體的幸運,也是不幸,因為它沒有自我反省的機會。

當出版法尚未廢除時,媒體大聲疾呼要廢止限制言論自由的惡法,當媒體記者牽涉到交通部洩密案的時候,是怎樣的在批判司法干涉言論自由;當有記者涉及誹謗的時候,卻大聲疾呼要廢除刑法的誹謗罪,彷彿媒體永遠不會犯錯。然而台灣造成今天庸俗的民主政治,造成選舉的口水戰,難道媒體本身不須要檢討嗎﹖

台灣目前正在歷史的十字路口徘徊徬徨,該是媒體展現道德勇氣的時候了。

( 時事評論媒體出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慈濟是臺灣的草根力量
2006/07/16 18:52

以B親身觀察母親(義務委員)十幾年的見識及體驗:「慈濟」的一分一毫在會計作業上是透明又清楚的(每筆捐款都附有抵稅證明用的收據).  也許慈濟的救濟對象及資源運用方面有被討論的空間,但慈濟人的自動大愛與犧牲精神是令人感動又敬佩的.

龐大的慈濟團隊除了會計中心的十幾位固定職員是領薪級外,其比丘尼不接受供養,委員們不僅固定捐款而且幫忙收匯功德費款、救災、助貧的交通費、時間、人力資潦全是個人的奉獻. 

愈是對慈濟團隊有深入了解的人,愈發現臺灣人的純樸與愛心...慈濟能號召那麼多人的投入與支持,背後一定有它慈善及感人的力量.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魯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出版法廢止後的隱憂---談輿論審判問題
2006/07/16 02:29

出版法廢止後的隱憂---談輿論審判問題

https://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grotius6033&f_ART_ID=354659




孫立人的粉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同身受
2006/07/15 16:33

921時,小弟也被派赴災區工作,感受很深卻又無力也無奈!


讓英雄蒙塵,日後就不易有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