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短篇】如空殼般的男女
2006/01/09 21:43:45瀏覽460|回應0|推薦10

  兩次雲雨激情過後,家洛躺在白色的床上,四肢伸展如病體般憔悴。家洛看了看身旁裸身的女人。儘管聽得人說,酒醉後的性愛最好入睡。但家洛仍是煎熬著失眠已久的惺忪雙眼。而不像身旁的女子一般,早就因為疲倦而渾然沉睡。

  家洛站起身來,對全身鏡照著。俊俏如初的他,身子卻瘦弱得像脫水的排骨。抖了昏沉的腦袋,試圖將醉意消去。這是第幾個晚上了?他問了問自己,陽光彷彿許久未見。跨過了國際換日線,連禮拜幾也搞不清楚。瘦長的身子如頹圮的城牆崩塌在床邊一角,他在木質地板上點起煙。地板上的塵埃伴著微光浮現記憶。

  那時家裡困苦,不求吃好穿好,只求一頓安飽。十五歲的他,老早就懂得怎麼將廣告紙摺進報頁裡,怎麼騎著腳踏車不讓報紙落出來。短短幾年光景,生意從衰敗逐漸旺盛,家境也越來越寬舒。可外遇的父親遠離妻兒而去,每個月與父親的聯繫,僅剩月初寄來,那薄薄的一張支票。儘管生活無虞,但心中仍是缺了說不上的一塊。

  母親日復一日地賭博,彷彿想輸光父親的錢。跟著莫名男子離去的妹妹,偶爾只能聽見她捎來討錢的電話,親人似乎早已不在,只剩電話裡依舊熟悉的聲音。至於自己呢,家洛吸著煙苦笑著。夜夜沉淪酒海,周旋於女人之間。他一成不變地生活著,跟朋友喝乾了酒,便攜個妙齡女子歸來。每回吞下烈酒,試著麻痺自己,眼淚便奪眶而出。不停地做愛,好榨乾自己的精力,卻換來高潮後的悲傷。

  女子從睡夢中醒轉過來,家洛草草熄了煙,腦海裡仍是想不起女子的名字。女子圈抱著家洛,嘴裡還不住親吻頸子。家洛一股腦兒將她翻倒床上,趁著女子還沒意識之前便進入了她。一陣推送之後,便將自己流入她的體內。

  高潮後他平躺在女子身旁問著:「你喜歡我哪裡?」

  「因為你很帥,又有男人味。」女子用指尖撫弄家洛胸口說著:「除了性能力強之外,你也很有錢。」家洛只是冷冷地笑著。

  家洛試探性的問著:「如果是這樣,你願意帶我回去見你家人嗎?」女子用雙手撐起身子,一臉不可置否的笑說:「怎麼,你要娶我啊?」家洛只是點點頭。女子突地笑得花枝亂顫。「跟你做愛很享受,你也很有錢,但我實在不能想像跟你一同生活。」

  「只有這樣還不夠嗎?」家洛問著。女子想了想,捏捏他的鼻子說:「只有這樣不覺得無聊嗎?」

  家洛笑了笑,心理卻沒半點喜悅。往事如影片般流暢地在腦中播放,撥著手指細數他空洞的歲月。吐出滿是腥臭味的穢物,排出一次又一次的體液。夜復一夜地掏空自己的身軀,而今,他僅剩皮囊空殼。

  家洛再度將女子翻倒,插入期待再次高潮。抽送許久的這會兒,終於領受令人昏厥的快感。顫抖雙腿走進一旁的浴室,看著未受陽光洗禮,死白的臉孔。

  「無聊嗎?」他轉開水龍頭,讓溫暖的水柱噴灑身上。潸然淚下的他不再多想,淚水隨著浴水而下,更顯得家洛身影之單薄。

  甫出浴室,便看見女子在床上喝酒,女子斟了一杯給他。家洛搖首,逕自枕在她的腿上。「你叫什麼名字?」家洛問道。

  「我想不用問了,我們不是只有這晚嗎?」輕啜酒杯的女子沒推開他,讓家洛安穩地躺著。

  直到黎明乍現,家洛才能安詳入睡。女子小心地不吵醒他,走進浴室盥洗後穿好衣服。抽起家洛皮包裡幾張鈔票,便要離開了。

  關上門前,她瞥見家洛。像個大男孩般睡著,陽光溫柔地撫上他的臉頰。多少個吵著吃糖的大男孩屈服在她肉體之下,然而,她也不曾為哪個大男孩留下。於是她輕柔地關上門。背對著冷冰的鐵門,她開始後悔。如同家洛失眠的歲月,彷彿也有好一陣子沒讓人這樣哄騙了,即使是一時的花言巧語也好。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146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