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白臉涉教唆恐嚇 威脅殺害痞瘋全家
2007/05/19 04:01:47瀏覽594|回應0|推薦1
引用文章 濃濃盛情,讓我們精神抖擻(2007.5.14之二)

引用文章 馬白臉涉嫌教唆 圍毆痞瘋鼻出血

痞瘋在五月四日下午二點五十分左右,接到一位自稱姓潘者的電話,他說他上次在外交部國旗隊前看到痞瘋的書(他意指三月卅一號下午蔣孝嚴發起之遊行),覺得很多看法與他相同,希望與痞瘋見面,痞瘋回說,好呀!他又說他住在公館,三點廿分約在台大門口或是麥當勞見,好嗎?痞瘋因為約會前常要洗澡,且認為台大校門地方太大,不易找到人,就回他說,三點半在麥當勞見。

痞瘋此時即覺得毛毛的,洗完澡後,不知該將電腦放在何處,帶去嘛,怕會有危險,而身負重物行動不便,不帶去嘛,萬一是調虎離山,所以就將電腦藏了起來,才自杭州南路住處,騎單車過去,一路上就愈想愈覺得奇怪,這個人到底是誰?實在想不起來他長得是什麼樣,怎麼會看到痞瘋的書就想要約痞瘋見面,因為到目前為止,痞瘋尚很少遇見這麼認真用功的朋友,且不約痞瘋到杭南附近見面,卻要叫痞瘋到他住處旁見,這對主動欲向痞瘋討教者,未免有點強勢,且痞瘋二號在連戰仁愛路基金會前,才剛剛被六、七個人先後圍毆至鼻出血,今天隨即又碰到這種怪事,所以就特別小心的注意看前後左右的動靜。

準時到達後也更特別謹慎,但卻看不到人,直到將單車在麥當勞門前上鎖後,所謂之潘先生才自麥當勞內出來,痞瘋看他是有一點面善,後來才想起,他三月卅一號那天的確是特別跟痞瘋聊了一陣子,那時他說他對痞瘋印象特別深刻,主因是去年三月廿九日我們在台大公衛學院嗆李昌鈺是美帝走狗那次,痞瘋還特別送他痞瘋的書過。

他要痞瘋進去,並請痞瘋喝咖啡,我們坐定在大門左邊的兩人位子上後,潘先生即自我介紹說,他是成大電機系畢業,與痞瘋一樣都是學電機的,先前則是畢業於二專,後來去美國了很久,現在已經退休,定居台北,並一直告訴痞瘋說國民黨有情治特務機構,他曾在木柵青邨受過國民黨的情治訓練。

他一再強調說,國民黨的設備比調查局還要好,監聽設備又有多麼的厲害,在窗戶旁邊說話,都有可能被微波遠距監聽,還告訴痞瘋一個好像是 Eche---- 的公司之監聽器材有多麼的精良,跟痞瘋扯了一些電機與監聽設備的名詞,還問痞瘋會不會用 Autocad,說大陸這方面很強,所以房子蓋得比我國還好,以及一些調查局 AB 檔案一輩子跟著我們的事情,痞瘋感覺到非常的怪異,什麼不好說,且也不管痞瘋是否想聽,怎麼儘跟痞瘋說這些奇怪的話,最後他說要帶痞瘋去附近林義雄的老家看看,讓痞瘋感受一下那裡的氣氛。

痞瘋此時更謹慎了,不願跟他去,因為不知他會玩什麼花樣,他仍一直希望帶痞瘋去,說到了現場才能深刻的感受,且可坐計程車去,剛好此時老樂打電話給痞瘋,希望跟痞瘋見面,當他知道痞瘋有約會,且剛好在新生南路上,即說他正好在辛亥路這附近,痞瘋隨即要他過來載我倆,潘也不反對,我們三人不久即搭著老樂的中古白色賓士車,一起到林義雄祖孫三人命案的新生南路與信義路口的巷子裡,林宅現在已經是真光教會,潘先生告訴我們,現在情治單位仍在真光教會二樓上監控,因為根據犯罪心理學,兇手仍有可能過來看看,也可以順便監控林家關係人。

他又說,這附近是高級住宅區,以前多是獨棟式的豪華住屋,是國民黨黨政要員的居住區,林義雄是本省人,要非他是省議員,往日很少有機會可以住到這裡來,而命案發生時,林宅對面之麵店老闆目前都還住在那裡,而像這種擁擠的環境,怎麼可能會發生命案,因為被害人是會哀嚎的,所以奇怪的是,為何那天二二八出事,竟然所有鄰居都被支使開了,或者說是林義雄的台獨主張引起公憤,讓大家都成了不想管閒事的共犯,不願為他家申冤,他又說耳東兇手對林義雄非常尊敬,而新生南路與信義路口是兇手首次選總統的競選總部,九十三年欲競選連任時,尚在選前一週左右,在大安森林公園辦造勢晚會,希望原住在這附近,且有可能涉嫌殺害林義雄的原大安森林眷舍住戶,能夠有機會生事,讓兇手有機會煽動,使能幫助牠的連任,奈何結果並未出事,才改以兩顆子彈解決!

我們最後於五點左右,一起到老樂復興南路住家對面的丹提咖啡繼續聊,潘先生又再一次告訴痞瘋,不是他主動加入,而他乃是被吸收參加美國某某民主人權基金會,他並向痞瘋秀了一下他的名片與信用卡帳單,內有此基金會代他付款的記錄,以證明他們負責他的某些開銷,他並告訴老樂他是卅九年次,在我們向他強調我們打馬的計畫時,又委婉的向我們表示,跟政府鬥爭沒有好處,怎麼打得過制式力量,其間他又提到在電視上看過痞瘋在民盟研討會嗆馬斷背山的鏡頭,其實痞瘋這陣子上電視很多次,他注意到的兩個鏡頭,都是對美帝不利的,因此這位潘先生與美中情局有關係是可能性極大的,然後他就請我們吃飯,我們隨即在復興南路不遠之麵館用餐,我們吃東西都很省,只讓他破費了三百元左右。

吃完飯後潘先生說,為免談話受干擾,何不去台大校園找個地方繼續聊,比較安全,老樂就回說,天空下毛毛雨,又要回車庫拿車太麻煩,還是回丹堤吧!就這樣聊到十點鐘潘先生方才說要搭公車回家,老樂此時才告訴痞瘋說,對陌生人不可推心置腹,當觀察一陣子後再說,痞瘋本來尚不以為意,因為看老樂無話不談,是故連老樂一向並不忌諱讓人知道之大陸關係都向他提了,沒想到老樂警覺性還很強,痞瘋隨後也搭公車回麥當勞牽單車騎回家,沿途是小心翼翼,就深怕他仍在附近,回家後更愈想愈不對,因為他本來說要討論痞瘋「家主政治與民主政治」的書,結果當天見面了近七個小時,卻一句話也未涉及於此,卻是一見面就說這些莫名其妙欲嚇唬痞瘋的話,他的會面目的為何呢?

痞瘋到家後,以為他前次已經給了痞瘋名片,所以這次才未再給,開始翻箱倒櫃,想知道那人權民主基金會,到底是什麼底細,但卻怎麼都無法找到他的名片,換句話說,他兩次見面都未給痞瘋名片,而目前手中唯一有關於他的資料是,姓名:潘重光,手機號碼:○九二六九二三○六○。後來又隨即接到周教授電話,說人民廣場上的朋友打電話給他,說痞瘋是民進黨臥底的,此時真乃挨打、恐嚇與謠言在兩天內接連出現,同時進逼。而隔天起床前,在睡夢中朦朧的深思細想,才頓時恍然大悟,全身發麻,急忙翻身下床,電話吵醒老樂訴說,原來他沒事帶痞瘋去看林義雄兇宅,感受現場氣氛,鐵定是要警告痞瘋,如果繼續跟馬英九搗蛋作對,則下場就是,全家不得好死,老樂才開始亦有同感!

其實痞瘋一度還未非常警覺問題之嚴重性,尚邀請他參加五號星期六下午,一個關於三一九槍擊案之聚會,待聽老樂的話後,痞瘋就想到自己嘴巴太快了,因為參加的五位成員中,有一位朋友特別保守低調,所以就決定不讓他參加,但該如何開口來回拒他呢?痞瘋向來不喜歡說謊,即使是所謂之「善意的謊言」,但也需要給人家留點顏面,所以就跟他實話實說,因為這位朋友的低調原因,是故得食言,無法讓他參加,他也就欣然接受。

痞瘋之後在五月六號下午近六時睡夢當中,再度接到潘先生的電話,痞瘋慢接了,就再撥過去問他有什麼事,潘先生說,希望跟痞瘋見個面,再續聊一下,痞瘋此時未接受老樂之應付他,並反探其底細的建議,因為痞瘋不喜歡做這類言不由衷之事,即使是有可能被他加害的防範,所以就直接跟他說:「我覺得你這個人怪怪的!」他隨即說了一堆,他如何如何在大陸或以前吃得開等等的話,痞瘋記憶力不好,因為不甚重要,幾乎都忘光了,痞瘋在他說完後,仍回絕了他。

一小時後,老樂打電話給痞瘋,說潘打電話給老樂,數落了老樂好一陣子,說都是老樂講他壞話,讓痞瘋如此回絕他,老樂尚且懷疑痞瘋,說不知痞瘋對潘說了些什麼?才讓他如此以為!所以這個傢伙更是可疑,理論上,人家如果說你怪怪的,您如非心中有鬼,應該反問痞瘋說,何以會這麼想,捨此不為,反而去說一些有的沒的是幹什麼,如果再去怪罪老樂,就更是奇怪,難道痞瘋活到半百之年,且又是被威嚇的當事人,即使沒有老樂提醒,會連一點警覺心都沒有嗎!因為事實上,痞瘋在剛接到潘的邀約電話後,就已經覺得怪怪的了!

馬英九留學美國,又是從事保釣運動的政治活躍份子,聽說自高中起就是國民黨的佈建線民,專門幹打小報告陷害同學師長的勾當,加上深厚之黨政關係,與長春藤大學之背景,所以鐵定是美帝中情局管制吸收的頭號目標,馬英九更極可能有政治上最羞於見光的同性戀傾向,而從聯邦調查局成立就領導該局近五十年的終身局長胡佛(J. Egsar Hoover 1895-1972),本身即是同性戀,其運用各國政要隱私來加以操控威嚇,尤其是難以啟齒的同性戀癖好,手法自然高明,所以馬英九之美帝狗腿嫌疑,兩岸軍購政策嚴重親美,與訪美所受之高規格接待等的種種跡象,再再證明痞瘋對其同性戀的指控,已經嚴重破壞美帝對他或能接班的安排,與他自身長久以來的總統大夢規劃,這是痞瘋今天會受如此嚴重恐嚇之根本原因!

痞瘋早在去年三月十二日大遊行,即以「馬(♀)扁(♂)斷背山」,諷刺馬英九的性別取向,及她與耳東兇手聯手欺騙百姓的惡劣,今年四月四日晚上,馬英九在台大應用力學研究所國際會議廳,參加民盟黃光國教授之挑戰天王座談會,在場中痞瘋一直無法得到發言之機會,便請瑪麗面交給馬英九痞瘋頗受肯定之文「馬英九沒有資格選總統」,且散場後隨即在場外,接連著叫嚷「馬英九,斷背山,總統夢,沒~有啦~~」與「馬英沒有資格選總統」等口號,打到馬英九的深層痛處,讓馬迫不及待的快閃離去!而三立電視台,更配以馬英九日前喝醉酒現真情的不堪擠眉弄眼,與娘娘腔「沒~有啦~~」的聲音畫面,讓馬英九爾後幾乎不敢再喝酒!

四月廿八日下午,馬英九參加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在中山堂光復廳的座談,本來有一小時的發問時間,但都被拖過去,龍應台又一直不給痞瘋發問之機會,在散場時,馬英九隨即從邊門閃開,痞瘋迅即當眾叫嚷數次:「馬英九,敢不敢賭咒,沒有斷背山」,結果只有大約兩部攝影機與照相機拍攝痞瘋抗議鏡頭。後來隨痞瘋前往之老范告訴痞瘋,說當時就有幾個人跟過來,想要揍痞瘋,被他擋住,痞瘋那時還完全不知道呢!結果五月二日隨即挨揍。

對照五月十六號這次,馬英九陳性隨扈(此人亦曾為施明德之隨扈)之兇猛強勢,推倒壓制傷害蘋果日報記者李明憲案,各位應該相信痞瘋對馬英九涉嫌教唆毆打痞瘋的指控,絕非無中生有!要知道,如若毆傷的不是記者,新聞還不見得出得來!再者,如果馬英九事先約束隨扈不得動粗打人,怎麼可能有這類事情接連發生,且五月二號,馬英九應該親眼看到痞瘋被黑衣男恐嚇與壓制,而卻全未開口制止!

更有甚者,馬英九不但不責備懲處隨扈之野蠻行徑,竟然還要披著兔皮,笑裡藏刀的警告百姓:「不要再進行『語言暴力』!」,此即意味,爾後如若不從,下場就是如此。真乃總統都尚未選上,就囂張如是,未來果真當權,此新「馬式刑法 」豈不成真,霸道之至,無可名狀,這到底犯了什麼法?人民難道沒有在公共場所,對政客嗆聲之言論自由,尤其是並未經過合法申請的集會,或曰政治視察,否則就當挨打!

痞瘋早在民國九十一年,於《在瑞典的這三年半》文中,即寫過:「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我不是不知道,但當權衡輕重,以大局為重,平常之時當然得儘量循規蹈矩,力求聲名;但當非常時期,殺人放火我都會毫不考慮的去幹,這就是政治家,懂得以估量整體情勢來向目標奮進,為了將來之大局大災,非常之時狠下心來丟家棄子都是不得不為的慘壯之舉,這就是我常說的,痞瘋早就將自己的性命,甚至全家的生命都置之度外了!

其實棄自己的小命容易,但要丟棄全家的命運才是悲壯。虎毒不食子,但為了大局,為了眾多百姓的命運,而犧牲自己的小我家庭,這實在是痞瘋無法不面對的痛苦思惟!不過話說回來,憑痞瘋的毅力,要讓我做到這步,可不是哪麼的容易!因為痞瘋深愛痞瘋的家庭,而痞瘋的最後關頭,恐怕是某些人的千萬倍深的。」

是故,要搞政治,不得已時,殺人放火,拋妻棄子,都得隨時準備,但這是最後不得已的最不得已作為,尤其是對痞瘋這耐力韌性特強的人來說,將儘最大最大的可能光明正大,不學一些憋三儘只會搞小動作!痞瘋更建議中情局與馬英九,要嘛就針對痞瘋,沒種直接幹掉痞瘋,卻要對無辜之痞瘋家人動手,當然絕對會讓痞瘋一輩子痛苦遺憾,但這樣鐵定亦會讓痞瘋隨即能登上檯面報復,此時砰擊自然更為猛烈,打馬更易成功,得失之間,馬英九與中情局,您們這些畜牲,自己衡量去,聰明的話,幹掉痞瘋最為俐落,否則只要留痞瘋在世上一天,絕對沒有一刻會放過馬英九與中情局,即使她登上總統寶座!

而如果痞瘋真如此容易被這類威脅嚇倒,那這些畜牲是太不了解痞瘋這位終身的職業政治家了!痞瘋既然跳出來,早就準備豁出去,反正就一個人,什麼都沒有,又有什麼好顧忌的,痞瘋也不知道會為自己惹來什麼大禍,反正都是命,既然立志幹這行,是為了千萬百姓,就得狠下心來,不計一切代價,反正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人不過是宇宙歷史的塵埃而已,看開了反而更是英勇,看不開處處是顧忌。

痞瘋先後告訴分住三個家的媽媽兒子與挪威友人,要他們在外走路坐車注意小心,沒想到母親反告訴痞瘋,痞瘋出國這六年,她們受到痞瘋卡債之可怕無窮催討,早就練就一番承受耐力的功夫,加上目前百病叢生,又已經活到近七十歲,也差不多了,因為媽媽是非常虔誠的基督教徒,從不貪生怕死,兩次乳癌威脅都堅持絕不開刀,而以禱告解決,所以有膽就放馬過來,她不是給嚇大的。

痞瘋聽老母這麼一說,反倒不好意思,自己莽撞行事,而未顧及家人安危,實在非常自私,如今反而為母親所慰藉,真乃不孝之至!兒子更是初生之犢般的灑脫,全未理解政治之可怕,只以一句:「我要考試啦!」即應付老爸過去,哎!有這種兒子丈夫與爸爸,也真是他們倒楣呀!

痞瘋並向他們交代了遺言,雖說有點玩笑性質,但總是得準備一下,即使是萬一,痞瘋的遺囑很簡單,因為痞瘋一文不名,只希望他們將痞瘋在聯網網誌上的文字,有近四本書的內容整理一下並出版之,再將痞瘋的兩個字型專利監督老弟繼續開發,至於痞瘋尚在研發中的另外三個字型發明,與心中刻刻惦記的家國主義發展及其中許多存疑問題之解決,只有聽天由命了!

總之,馬英九或中情局,有種繼續放馬過來,痞瘋絕不會屈服,也是嚇不倒的!痞瘋遇事,只會愈挫愈奮,從來不會因此而退縮,絕對不會輕易妥協!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iFeng&aid=969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