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5)「李」糟蹋了「安妮」這個優雅﹑好聽令人不免遐思的名字
 瀏覽150 |回應0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25)「李」糟蹋了「安妮」這個優雅﹑好聽令人不免遐思的名字

愛因斯坦說﹐這個世界是可以被理解的(understood)。

所以﹐就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東施有慾望想要羞辱西施(正牌的)的可能性大概比西施有慾望想要羞辱東施的可能性要大上一萬倍﹗

所以﹐網友不要再問這類問題﹕「為什么」執政黨人與其盟友總是把「狗啦」﹑「香港腳啦」﹑「妓女啦」﹑「檳榔西施啦」﹑「賣鄉賊啦」掛在嘴上講﹐還把它當做是「幽默」﹑「俏皮」﹑「正義呼召」﹒﹒﹒ ﹖

我告訴你﹐因為這「真的是」他們的「幽默境界」﹗在那境界裡﹐你閉著眼都會看到一大堆林重謨﹑李安妮﹑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吳淑珍 ﹒﹒﹒ 之類型的「幽」魂﹐頸項掛著「狗」﹑「香港腳」﹑「妓女」﹑「檳榔西施」﹑「賣鄉賊」等等為李應元造勢用的自以為代表反諷的宣傳看板﹐彼此「默」不做聲﹐僅以會心的微笑交換著他們那類「幽默」的深意﹗而李應元自己則掛著「魄力」﹗

民主開放平等的西方國家裡﹐像在義大利﹐脫衣舞孃小白菜可以競選國會議員﹐並且選上了(在美國﹐也有選上地方首長的)。連馬英九這不相干的都會遭以「檳榔西施」來類比羞辱﹐如果今天有正牌「檳榔西施」出馬參選台北市長﹐李安妮要如何羞辱呢﹖大叫「妳這個檳榔西施﹐不能選﹗妳臉不要﹐妳不要臉﹗羞羞羞」嗎﹖

網友也不要再問這類問題﹕「為什么」一個留學過英國的「讀書人」跟滿嘴妓女長﹑妓女短的林重謨一樣﹐喜歡把「踐踏社會低層弱勢堪憐與性有關的營業與營業者」當做一種批評他人的表達工具呢﹖難道他們沒有另一種「批評卻不去侮辱踐踏社會低層弱勢堪憐與性有關的營業與營業者」的語言嗎﹖

我告訴你﹐因為中國一句老話說﹕「 虎 行遍天下吃肉﹐ 狗 走遍天下吃 屎 」正是為李安妮量聲定說的﹗執政黨與其盟友的字典裡沒有別的語言﹐李安妮﹑林重謨用的是同一本字典﹗他們戴著民主平等的面具﹐穿著國王牌關懷進步的新衣﹐把封建的權勢與高倨心態緊緊地包裹在內心﹐享受一群愚民的效忠膜拜﹗

你也不要再問﹕「為什么」有一干愚民們總是不解「狗」﹑「香港腳」﹑「妓女」﹑「檳榔西施」﹑「賣鄉賊」等等這些讓他們聽來可很「爽」的語言﹐我們這類人竟然不但厭惡﹐而且還把它們當「重點」來反擊﹐卻不回應他們「對台北市政的批判」這個重點﹖

我告訴你﹐因為愚民們也是用同一本字典。他們沒有邏輯思考的能力﹐做自相牴觸矛盾﹑鑽自己牛角尖的思辯還以為是別人「轉移」了他們的「重點」﹗

如果那些「狗啦」﹑「香港腳啦」﹑「妓女啦」﹑「檳榔西施啦」﹑「賣鄉賊啦」不是重點﹐幹嘛老去說﹗別的說不上來﹗不是低能嗎﹖如果老說媒體報導標題只選那些「狗啦」﹑「香港腳啦」﹑「妓女啦」﹑「檳榔西施啦」﹑「賣鄉賊啦」並非重點的字眼﹐卻不選屬於重點的「市政批判」做標題﹐說的好﹑說的妙﹑說的呱呱叫﹐媒體下流﹑媒體沒水準﹐既然如此﹐執政黨與其盟友何必還一說再說那些「爽」的來讓媒體「誤選」呢﹖莫非患有被虐待狂﹖明知媒體嗜好八卦﹐卻一直餵八卦﹐誰在製造「轉移焦點」的機會呢﹖

說穿了﹐其實執政黨與其盟友是打心底認為他們自己說那些「狗啦」﹑「香港腳啦」﹑「妓女啦」﹑「檳榔西施啦」﹑「賣鄉賊啦」說的好﹐說得「高」﹗自認說的一針見血﹐畫龍點睛﹐打中了對手的命門要害﹐是道道地地的「重點」﹐最最重要的是他們說這些「高尚」的話﹐不但博得愚民們聽了這種「娛樂」一「爽」以後投給他們的一張選票﹐而且自己更說的「爽」﹗否則﹐他們被批評後有時也並不敢直接辯解﹐只假稱「妓女啦」﹑「檳榔西施啦」﹑「賣鄉賊啦」不是重點﹐可見他們又好像也承認不是什麼高尚的語言﹐但為什么卻永遠不忘懷﹑不捨得不再度使用那些「狗啦」﹑「香港腳啦」﹑「妓女啦」﹑「檳榔西施啦」﹑「賣鄉賊啦」這些「重點」呢﹖

你說﹐他們的用心苦不苦﹖他們沒有邏輯可依靠﹐所以就一定要依靠他們自己才懂的矛盾統一﹗

他們的心智好像不能理解到﹐馬英九和他們的不同﹐不是在於馬與吾輩的中文程度差﹐所以馬與吾輩不會用﹑不懂得用這些「狗啦」﹑「香港腳啦」﹑「妓女啦」﹑「檳榔西施啦」﹑「賣鄉賊啦」等等「高尚」的字眼來描述對手﹔也不是在於法律規定馬英九與吾輩不能用﹔而是簡單地在於馬與吾輩有能力選擇不用﹐但執政黨與其盟友他們卻喜歡用﹑樂此不疲﹑上癮似地用﹗

馬英九若修養不夠﹐被激怒了﹐可以有權回應對「市政的批判」﹐但若選擇不回應對市政的批判﹐在邏輯上﹑義理上是絕對正確的﹗有沒有治績﹐是靠有沒有回應來爭取的嗎﹖

如馬英九治績很爛﹐馬要出來為自己辯護辯到自己很棒嗎﹖對方會接受嗎﹖如馬英九治績很棒﹐但市民卻都從來不知道﹐要靠馬出來為自己辯護辯到市民恍然大悟﹐這是什麼棒﹖如果因為馬出來為自己辯護成功便同意馬的治績很棒的選民不是愚民嗎﹖執政黨與其盟友和支持他們的選民﹐不但自己正是用這種邏輯思考的愚民﹐還一直呼喚馬出來「回應」﹐好加入他們一起做愚民﹗

如果批評者胡說八道﹐根本與「市政的批判」無關﹐則更毋需浪費唇舌回應﹗

縱觀支持執政黨與其盟友的一些網友發言的邏輯觀點﹐似乎就是循著我上面陳述的這一些錯誤思路而不自知﹐還常常振振有詞自答自問﹑百思不解地說﹕「為什么轉移焦點﹖為什么不對市政的批評做回應﹖」

你如果還要再問別的「為什么﹖」請你不要去煩愛因斯坦﹐當然更不要來煩我﹗請你去翻「民進黨大字典」找答案﹗

該讓我也問網友三個「小」問題。

假設我主持叩應節目﹐有一個叫林重謨的立委打電話進來﹐正好我在談﹕「若李安妮穿件短褲在街上慢跑﹐很巧被你看到的話﹐你會不會產生性幻想﹖」

問題一﹕如果林重謨滿口答說﹕「不會﹐不會﹐那有可能﹗」你說李安妮慘不慘﹖

問題二﹕如果林重謨滿口答說﹕「會﹐會﹐會﹐我當然一定會﹗」你說李安妮慘不慘﹖

問題三﹕你以後想到李安妮和林重謨這一對佳人才子﹐不免會有遐思﹐還是不免會被嚇死﹖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