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3)真的「不相干」﹗
 瀏覽259 |回應0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23)真的「不相干」﹗

(讀下面所附郭君「天人不相干 何必強牽涉」一文﹐有感而嗟嘆﹐嗟嘆之不足﹐則書此文﹐文已猶不知何之﹗)

嬰兒無辜﹐向他的小生命致最大的祝福﹗又不是他在給他自己取名字。

「天」體物理學與最高的民選第一家庭的「人」﹐真是一萬竿子也打不到的「不相干」﹗

蘇東坡是大文學家﹑大書法家﹑大政治家﹑大哲學家﹑大 ﹒﹒﹒ ﹐說那些「不相干」的話﹐到現在不正是上千年了嗎﹖管什麼用了﹖跟現在的華人生活可不正是「不相干」﹗小小私立大學副教授﹐還妄想介於天人之間嗎﹖

占星卜卦﹐算命改運﹐現時空前暢銷繁榮。依郭君言﹐連懂一點科學的都不免將「不相干」的中微子﹑微中子混淆﹐那些與科學「不相干」的大仙﹑小鬼還能將「不相干」的天﹑人分開嗎﹖最高的民選第一家庭﹐在這撿日擇時,錫名論命的國慶﹑家慶大事上倒是展現了與市井小民的文化﹐誰也不比誰「高」的「平等」﹗

如果在執政黨裡有高頌「洪福齊天」的女官(還果然真「洪福齊天」﹐雖然換一個官位換一群民怨﹐卻「天官賜福」﹐「加官晉爵」﹐「步步高陞」)﹐又有前任的黨主席﹑現任的直轄市市長信大仙「信得是很誠心的」﹐再加傳聞黨內立委有養小鬼的溫沙情人﹐郭君對最高的民選第一家庭之「理性」憧憬﹐大概只能是「但願」在下一個千禧年裡出現﹐卻絕不可能在三百年裡「如願」的「願景」﹗

在今天的台灣﹐仙鬼滿京華﹐郭君您這廝﹐何不獨喬醉呢﹖


天人不相干 何必強牽涉

郭中一/東吳大學物理系副教授(台北市)

一千多年前,蘇軾見朝臣為天現祥瑞而紛紛貢詩獻諛,不禁寫下《夜行觀星》一詩:「天高夜氣嚴,列宿森就位。大星光相射,小星鬧若沸。天人不相干,嗟彼本何事。世俗強指摘,一一立名字。南箕與北斗,乃是家人器。天亦豈不之,無乃遂自謂。迫觀知何如,遠想偶有似。茫茫有可曉,使我長歎喟。」

今年諾貝爾物理獎揭曉,一半頒給美國的吉亞康尼,另二分之一則由日本的小柴昌俊和美國的戴維斯平分。這是天體物理領域在諾貝爾獎百餘年來第八次獲獎,而首度獲獎晚在一九七○年,顯見天體物理於二十世紀晚期確立為物理的分支領域,而且持續為物理學界關注。其故便在於天文學脫離了早期觀象推占的「天人相感」之學,而能確實地與實驗室中的成果相比較、相檢覈,能夠細究來由與因果關係。

戴維斯由六○年代起,便在南達科他州的地下礦坑中工作,礦坑內的水槽中注入六百餘噸一般作為乾洗用的四氯化碳液體,探測來自太空的中微子。中微子當然可能來自地表的核反應爐或是鈾礦及少量天然核反應,置於地下礦坑內可以達到部分屏蔽的效果,專一搜尋來自外太空的中微子。外太空的中微子源有二,一是太陽,二是重星球巨爆所形成的超新星。太陽所放射的中微子量非常巨大,隨時我們手掌大小的區域在一秒時間,就有一百億個中微子通過。

中微子為電中性,只有弱核力作用反應,所以極難和一般物質作用。戴維斯二十餘年來以大量四氯化碳液體捕捉,也不過捉得兩千餘。中微子名字的原文是「電中性的微小粒子」之意,故譯為「中微子」為佳。另譯「微中子」,易誤導讀者望文生義,錯以為與中子相關,宜捨棄。

戴維斯二十餘年如一日,長期重複繁複的手續,計數來自太陽的中微子量,從而提供標準太陽模型理論計算的比較,確立太陽之發光發熱是由於內部的核反應。這對百多年來太陽能量來源的疑問給了最肯定的答案。

一九八○年代以後,為驗證建構宇宙的粒子物理模型「大一統理論」,希望能測到非常稀有的質子衰變的現象。於是在地下礦坑中置入大量純水作為質子衰變源,其中則有光電管偵測超光速衰變粒子在水中放射出的激震光波訊號。此類實驗中,美國的IMB實驗群居首,而日本基本粒子國際中心小柴昌俊所領導的神岡實驗群居次。此類實驗裝置由於有指向性,能標定中微子來源,比戴維斯的裝置又近了一大步。

不想質子衰變未曾測得,卻在一九八七年於與本星系近在密邇的大麥哲倫星雲爆發了一顆超新星,釋放大量中微子。其時IMB實驗群竟未全部運作,被神岡實驗群搶先,測得七個中微子事件,由事件的能量、間距等訊息可推知超新星的巨變過程,驗證星球演化模型。於此事件中,日本科學界大受鼓舞,政府因此撥給大量研究經費。戴維斯與小柴昌俊等於是合力建立了中微子天文學。
吉亞康尼則是承襲師輩多年研究累積,從事高能天體物理的研究,設計了置於人造衛星上的楗陀羅X光天文望遠鏡(以一九八三年諾貝爾獎得主天體物理大師楗陀羅色迦命名)。多年來獲致不少重要成果,如偵測到雙星系統形成黑洞過程中吸積物質所放出的X光,指出了可能的黑洞候選者;又如偵測到蟹狀星雲殘骸中脈衝星的活動。

今年的諾貝爾物理獎的宣佈,其實不啻宣稱人類遠離蒙昧,確知「天人不相干」,「茫茫有可曉」。於此時做為人民表率的第一家庭,切宜拋棄撿日擇時,錫名論命的封建迷信,以理性構築全民的光明未來。

【2002/10/10 聯合報】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