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1)「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瀏覽289 |回應0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21)「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時序已入秋﹐仰望霞天﹐會看到候鳥南遷的優美畫面。人字雁行﹐飛越千里﹐年年如此﹐不失毫厘。

科學追蹤研究報告﹐候鳥領航者非常精確。若不然﹐欲往南﹐卻帶向西﹐欲趨天暖水豐草美之洲﹐卻領到酷寒乾枯沙漠之地。職是之故﹐笨鳥焉可先飛﹗﹖

今天的「教改」﹐成了「勞改」﹐上面一聲令下﹐底下成千(教師)上萬(學生)的人﹐在體制內根本無從表達異議地﹑被迫地全體跟著「投入」﹐但投向何方﹖笨鳥領航﹐如何是好﹖

這情況讓我不由得想起25年前的一件事﹐令我不禁一聲長嘆﹗

近1/4世紀前(那時凶殺﹑強暴案並不少﹐也許被報導的少)﹐有一年﹐台灣的國中學校接到上級乙紙命令﹐說為了「加強校區安全」﹐每晚須有一位老師夜宿學校值夜巡視。多「崇高」的美意啊﹗會輸給今天「教改」的「種種美意」嗎﹖但當時我腦中立即湧現一個畫面﹕先父曾告訴我﹐老家農人為了捕捉夜裡偷吃牲畜的老虎而拴隻活羊在陷阱邊的樹幹旁﹐常常第二天陷阱裡沒老虎﹐活羊卻被撕咬得血肉模糊﹗

大家應還記得﹐月前偵破的八年前女教師在校園內被姦殺一案﹐還是在大白天發生的呢﹗女老師還有逃脫之可能。兇手還是少年﹗校區廣大﹐歹徒到處可以潛藏。教師值夜﹑巡夜﹐不像洗車﹐可不能擅離職守﹐又全無武器配備﹐更不要談訓練﹐若遇襲﹐是不是像極了那隻拴在陷阱邊樹幹旁的「活羊」﹖真不知道加強了誰的「安全」﹗

後來﹐有些學校認為女教師值夜危險 – 可見承認是危險的 – 還有女教師的先生不放心﹐自行改為全由男教師值夜。只不過是「母羊」換成「公羊」﹐有的男教師年紀已大﹐又瘦小﹐如此「老公羊」﹐能增加誰的「安全」﹗況且﹐值夜男教師又放心得了家中的妻子嗎﹖

學校興建之初﹐並無浴廁皆備之教師值夜室之設置﹐徒因乙紙公文命令﹐就找一個空位﹐塞張小床﹑掛頂蚊帳﹐整夜不遭歹徒襲擊﹐也備受蚊咬﹐因床小而使手腳都貼著蚊帳。晚間如廁﹐也許還得摸黑跨越校區到另一邊。

再往後﹐因國中教師女多男少﹐男老師值夜次數頻頻﹐不堪其擾﹐實在行不通﹐有的校長通人情﹐准許把值夜費給原就住校的工友﹐全由工友值夜﹐男教師也免了。但那條「加強校區安全」的命令並未取消﹐不知後來存在多久。

我把這事「娓娓道來」﹐可不是叫各位聽得「津津有味」﹐而是請你「想想」﹐如果有的校長﹐「忠於黨國」﹐堅持男女教師值夜而發生姦殺案﹐想出那條「加強校區安全」規定的「教育大員」﹐應該獲頒「關懷安全的人道關懷獎」﹐還是該因他的顢頇﹑閉門造車而處以「枉顧教師性命安全」的死罪﹖

民進黨執政之後﹐我起先還不時為執政黨的輪替高興﹐因為如此可讓政黨政治進化﹐而且讓老大的國民黨坐坐冷板凳﹐正是選民「權力的彰顯」。當有人譏諷民進黨「把重要政府職位上的官員撤換而安插自己人」的時候﹐我就說﹐民進黨人需要磨練﹐不執政時坐不上這些位置﹐如果執政了﹐也不能坐上這些位置﹐那如何能得到經驗﹖

後來的演變卻令我大失所望﹗民進黨只是因了不健全的憲法規定﹐正像陳水扁就清理國民黨黨產一事所說的﹕「合法的﹐不一定合理﹔合法的﹐不一定正當﹗」以多於1/3一點的票數選上了總統﹐既無經驗﹐又不甘於這個事實﹐意識形態掛帥﹐自大妄為﹐坐井觀天﹐於是發明了或敝帚自珍地弄出一大堆自己人都有不捧場的玩意兒。

比如﹐推行通用拼音(黃榮村說自己用漢語拼音)﹐烽火外交(簡又新笑說:「工作是我們(外交部)在做。」給了邱義仁一記棒喝﹗)﹐教改(十萬教師上街遊行﹐包括由中南部民進黨票倉來的)﹐老人津貼(林全說不要找他去找錢﹗)

種種這些作為﹐大概都是為了證明柯建銘所吹的牛 – 他們是有用的﹐國民黨留下的人與事都沒用﹗(連這個也不成立﹐點點現在在政府裡真正做事的人頭﹐就知道多少不是民進黨培養的﹗民進黨有人才可以全部頂替嗎﹖吹牛不打草稿的人才﹐如柯某者﹐民進黨倒是不少﹗譬如﹐張俊雄自比林肯﹐邱義仁是愛因斯坦﹐林義雄以詩人桑塔耶拿自況﹐甚至鄭余鎮還像溫沙公爵呢﹗這真是從何說起﹗﹗﹗自卑又無知的自大﹗)

毛澤東在中國大陸執政後﹐一切都是以政治意識形態掛帥﹐全無現代的治國宏觀意識。會寫幾句詩詞﹐就自以為什麼都行﹗勝過秦皇漢武﹗根據他「本土」土八路的思維﹐發明﹑推行了種種自以為是的運動 – 大躍進(聯合國認定為廿世紀大災難之一)﹑大鍋飯﹑大開荒﹑大煉鋼﹑大增產(人口)﹐超英趕美﹔而且講一些又「本」又「土」的邏輯﹐比方說什麼「人多好辦事﹐多一個人﹐多兩隻手」 ﹐ 不知道多兩隻手不一定能辦事或有事辦﹐但多一
張口卻一定要吃飯﹗幾十年下來民不聊生﹗到現在﹐即便沿海發達地區﹐國民年均收入也只有800美元。

今日的教改也是憑著一種「偉大的人道關懷的大躍進」「精神」(神經﹖)下乙紙公文命令﹐一個教師就要既會教美勞﹑音樂﹐還會數理化﹐最好還會打少林拳﹗請問世界上有那個大學系所培養這種「民進黨式」的「菁英」啊﹖學生也要是語言天才﹐從小就學好幾種「方言」 – 並非在今日世界上具競爭力的強勢語言﹐實與時代背道而馳﹗不會講台語的學生被罰站﹗當初陳水扁是如何對「新聞週刊」表達對他唸小學時國語說不好而被罰一事的深惡痛絕﹖

今日的教改﹐基本上與25年前「加強校區安全」﹐與1958年毛澤東「推行種種運動」的思維﹐其內在忽視人的尊嚴與性命安全的本質沒有兩樣。教師們不是一個個有尊嚴的個體專業人﹐而是在教育系統中﹐一堆被官員用來全憑己意操作這個系統的工具 - 機械人﹗

今天民進黨自大無知的「精神狀態」跟過去的毛澤東實在有拼﹗你不信﹖1958年大躍進時代的一句口號「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難道不神似民進黨如今的行事作風嗎﹖

不懂憲法(引林義雄語)的呂秀蓮最近在印尼行之後說自己要「笨鳥先飛」﹐我聽了不禁打哆嗦﹐替23﹐000﹐000台灣人民捏把冷汗而要為民請命﹐大聲向民進黨的「菁英們」呼求﹕「笨鳥們﹐您就別飛了﹗」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