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18)國王夫人真偉大﹐名譽照我家﹗
 瀏覽225 |回應0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18)國王夫人真偉大﹐名譽照我家﹗

近日﹐國王﹑夫人地位陡然大大竄高﹐聲譽鵲起。大批信件似雪片般湧進第一家庭。下面是幾封具代表性的來信內容。

第一封﹕

國王夫人殿下鈞鑒﹕今天村裡面傳新聞報告﹐有說您親自宣佈﹐您身為民選國王夫人的地位比那個共產黨江澤民夫人地位高。嚇的我們田也沒心情下了﹐趕緊回家﹐把我們家的查某們痛罵一頓﹗因為她們都是一堆無知的鄉下老太婆﹐而您身為民選國王夫人的地位比那個共產黨江澤民夫人地位還高﹐那比我們的那些查某更莫宰要高到哪邊去哩﹗以前她們還敢喚您阿扁嫂﹐以為您跟她們是一樣的又本又土﹐她們實在有夠大膽﹐亂叫一通﹐不知您是客氣﹐給她們故示民主鄉土。講清楚給她們聽﹐她們也嚇的尿都出來了﹗您知道﹐我們都跟民選聯考試院長周夫人的助理差不多的水準﹐沒讀什麼書﹐這封信還是請一個比較會少款台灣話的外省狗做槍手。連怎樣叫你都花了力氣參詳。本來你嫁給國王﹐應該叫王后才夠高嘛﹗但又不確定現在是民主﹐怎樣有國王﹑王后﹖又好像夫人才對﹐所以尾啊各一半。如果「四不象」﹐請您相信我們的好心肝﹐也是想學著用「動物」來表達「幽默」﹑「詼諧」﹑「俏皮」的。我們真正的身分是愚民﹐沒能早早識出您高我們矮﹐亂叫一通。回想古年我們投給國王一票﹐後來國王當選﹐我們還高興得很﹐現在才知我們矮矮的愚民實在無資格投高高的國王一票﹐真想聲明作廢﹐以免害了國王﹑夫人的高。但可惡的外省狗槍手罵我們笨桶﹐說投過的票怎樣可以作廢﹗如果作廢﹐說沒定國王就選不上了﹗矮矮的我們真是後悔投了愚昧的一票﹐害國王當選﹐弄矮了國王﹑夫人的高﹐請赦免我們的殺身之罪。臨表流目屎。一款無知的鄉下老太婆的無知先生 跪啟

第二封﹕

國王陛下鈞鑒﹕今天﹐夫人親自宣告﹐她身為民選國王夫人的地位比江澤民夫人地位高。我們一向意識靈敏﹐馬上知罪大矣。我等雖為無冕王﹐不過是小市民子女﹐而公主殿下身為民選國王女兒的地位實在比我們都高。如今不覺自慚形穢﹐感到法部大臣定南王罵的對﹗我們太沒水準。當過去公主殿下罵我們低級時﹐我們居然憤怒﹐批她不懂尊重媒體﹐且用語粗下﹐不知公主殿下身為民選國王女兒的地位實在比我們都高﹐以上對下﹐何粗之有﹖陛下當時還曾客氣地叫我們饒了這個「小女孩」吧﹗我們居然更憤怒﹐認為這個「小女孩」那時已經二十幾歲了﹐還投票選總統﹐當然是選陛下﹐又要當醫生了。在別的民主國度﹐有如此的「二十幾歲的小女孩」嗎﹖美國無辜的雀兒喜﹐還是十幾歲﹐在柯林頓第一家庭世紀醜聞風暴壓力下﹐又是多麼泱泱大度面對媒體﹖美國那種24小時盯人挖新聞的陣仗﹐這裡還沒見過。而我們做了什麼濤天大事﹖不過拍照搶新聞罷了﹐這是我們的職責。難道我們的新聞採訪報導自由跟別的地方不同﹖若那天﹐陛下不去台大﹐而去別間大學的畢業典禮﹐我們會不跟去而留在台大「耍低級」嗎﹖我們當時實在不明白﹐公主不喜歡被注意﹐為什麼陛下偏偏那天去台大﹐不去別的大學或別的地方﹐偏偏又碰上台大那天舉行畢業典禮﹐公主又非去不可﹖我們不是在抱怨﹐只是向陛下認罪。過去我們有太多的疑問﹐太多的憤怒﹑不平﹐今天終於有答案了﹐那就是﹐不是新聞自由應該因地因人不同﹐而是公主殿下身為民選國王女兒的地位是高高在上﹐而我們太低了。知過要改﹐我們已向定南王「申請自定」自律公約﹐要像倪敏男所說金馬獎典禮不讓他接近五百公尺以內﹐我們從今以後﹐也絕不接近陛下及陛下皇家任何人5000公尺以內。乞望聖裁﹐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一群有知但低級的記者 拜啟

第三封﹕

陳公主殿下鈞鑒﹕今天由新聞報導得悉﹐令堂大人宣告﹐她身為民選國王夫人的地位比江澤民夫人地位高。一言驚醒我們的良知。我等雖各亦為他人子女﹐如今才深深體會﹐公主殿下身為民選國王女兒的地位實在比我們都高﹗我們過去總是會想您的工作分派﹑升遷怎會沒有特權介入。如今思及﹐真是慚惶難當﹗莫說特權之說難以求證﹐就算真有﹐以公主殿下身為民選國王女兒的地位之高﹐享有特權﹐難道還要我們同意嗎﹖我們真的很蠢﹐如果細心﹐早就該看出您超出我們何止百倍。比如以前有人說您看來天真無邪﹐實際很兇悍霸道。這些人連猴子都不如﹐不知道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的不同。跟您近的人看法就能剛好顛倒﹐曾對記者說「你們看公主的時候兇﹐但公主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不會」云云之類的。對了﹐還有當駙馬爺違規駕駛宮中車輛被發現後﹐我們身為同事不禁為您和駙馬爺捏一把汗﹐絕無幸災樂禍﹐心想這下難脫身了。真沒想到您冰雪般聰明﹐想到去說駙馬爺當時是為您駕車﹐一下就沒事了。以後駙馬爺就是替陛下開車﹐安全人員也要滾邊去﹗跟您﹐我們沒得比﹐差遠了﹗過去思想閉塞﹐還以為民主自由的思想根基於人人平等﹐如今視界幸得令堂大人向上提昇﹐才知人上有人﹐身為民選國王兒女還是比我們高﹐智慧更高﹗您能原諒我們的過去的小器﹐免了我們的罪嗎﹖臨表不勝手心出汗﹗一群無知但不天真的20到40歲在醫院工作的小女孩們 拜啟

第四封﹕

趙駙馬殿下鈞鑒﹕今天由新聞報導得悉﹐令泰水大人宣告﹐她身為民選國王夫人的地位比江澤民夫人地位高。我們聽了之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您﹐然後第一個反應就是要集體寫這封信向您請罪。我們過去懵懂﹐不知民選國王女婿的地位比我們這些普通人的女婿高﹐當然更不諳「刑不上大夫」的古典哲學古今通用。當初您違規開車之事傳出後﹐虧您有「守法」的觀念﹐馬上宣告﹐如接到罰單就繳罰款。許多人都是收到罰單後﹐被我們緊迫釘人﹑不斷追緝﹐才「乖乖」繳罰款。聽到您的宣告﹐我們興奮的什麼似的﹐覺得到底是駙馬爺「老實」﹐配公主殿下的「天真」﹐真是英文裡說的「You two deserve each other!」 我們那時受您感召﹐竟也老實起來﹐就準備給您開罰單。不料有前輩殺出來問我們說﹐罰單上要不要簽開單者姓名﹖我們說當然是要啦﹗他就說駙馬爺高高在上﹐您說接到罰單就繳罰款是好心給我們台階下。否則﹐罰單送到宮中﹐不要說驚動了陛下﹐就說那些大公公﹑小公公﹐循開單者姓名﹐就會追到我們﹐性命難保﹐我們擔待得起嗎﹖再加上那時刻﹐我們當中有人提出一個邏輯(我們的學歷比您差遠了﹐但堪告慰於駙馬爺的是﹐我們必竟是中華民國的警察﹐總學了一些像神探可倫坡的推理技巧)﹕由您又「老實」﹑又「乖」的宣告可知﹐違規當時﹐值勤警員沒在現場開罰單。有三個可能原因﹐第一個是﹐一看您就知道您「老實」﹐值勤警員不忍心開﹔第二個是﹐您長得英俊﹐值勤警員或許是女性﹐驚艷之餘﹐竟忘了開﹔第三個是﹐值勤警員長了「法眼」﹐這是很容易理解的﹐執法者豈能無「法眼」﹖不要您說出身份﹐值勤警員的「法眼」一眼就認出了您駙馬爺的龍威﹐嚇得不敢開了﹗所以大家一致認為﹐當初錯在我們﹐如今您卻「便宜」我們﹐給我們台階下﹐我們怎能「得了便宜」還「賣乖」呢﹖今日回想﹐當初萬幸沒開。您那麼高﹐我們開了罰單也損不到您的名聲﹐只會突顯我們低級警員的寒傖不曉事理。現在我們如此真情告白﹐「老實」的駙馬爺一定會原諒過去老實的我們。想到這兒﹐我們就安心得想笑了。臨表不泣﹐誠知所云。 一群曾老實到以為執法不阿是天下唯一高的低級警員們 笑啟

第五封﹕

陳王子殿下鈞鑒﹕今天由新聞報導得悉﹐令堂大人宣告﹐她身為民選國王夫人的地位比江澤民夫人地位高。一言嚇得我們取消了今天所有跟男朋友的約會﹐閉門思過反省。以前跟您交往時﹐嫌這嫌那﹐還為了您服兵役有沒走後門而吵翻了。還記得當時我們說令尊大人辯稱令祖父母大人乃三級貧戶﹐何來特權﹐但令尊令堂大人可非三級貧戶。我們後來的男朋友還常常盤問我們跟您怎麼鬧翻的﹐沒完沒了。那時我們就知道他們是出於妒忌的心理﹐所以沒怪他們。今天我們更了解了﹐應該怪的是我們自己這些阿花阿珠類型的無知女孩﹐思考層次實在有夠低﹗王子殿下身為民選國王之子的地位實在比我們那些男朋友都高﹗真要享特權﹐大大方方走前門就行了﹐百官匍匐恭迎猶恐不及﹐還走什麼後門﹖呂民選副國王雖不合法規也硬去成了勒戒所﹐還載歌載舞一番﹐豈非明證﹖不過我們也不後悔跟您分手﹐分手是正確的﹐我們跟您配嗎﹖我們只配跟我們一樣低的男子﹐這樣反能平起平坐﹐享受民主自由的尊嚴。但您能原諒我們過去的冒犯嗎﹖臨表不勝羞答答﹗ 一群無知的阿花﹑阿珠 拜啟

最讓民選國王與夫人窩心的是這一封﹕

國王夫人殿下鈞鑒﹕今天由新聞報導敬悉﹐夫人宣告身為民選國王夫人的地位比江澤民夫人地位高﹐真大獲我心﹗我們在野既久﹐閒著就喜歡看看時事新聞。近年常看到報導共產黨江澤民和他夫人頻頻出國訪問﹐與各國元首並排而立﹐同席而座﹐飛機降落受廿一響禮炮致敬﹐忙得從來不知道到附近什麼小島來一點兒觀光度假外交的情趣﹐土死了﹗看多了﹐很不是滋味﹐總覺不對勁﹐但說不上來。今天夫人的宣告﹐才豁然打開了我們長久的心結 — 江澤民夫人又不是「民選的」﹐神氣什麼﹗她雖在國際場合亮相多多﹐接觸總統﹑國王﹑皇后多多﹐但我們過去和您現在都是進行「民主外交」﹐位階高﹐都「見到要見的人」﹐而且還可保守秘密﹐不告訴記者﹐而她都沒有見到。其實﹐您比老布希夫人還高。她跟江夫人一般﹐老是站在丈夫旁「沒話說」。不像您常常出口成章﹑開口成河﹐又很高深﹐跟國王陛下和前國王李陛下一樣﹐說過的話﹐常需經自己和下面的「家臣」一再解釋﹑補充。可恨的是那些記者國學根基太差﹐還聽不懂。所以﹐表面上看起來江夫人地位高高﹐但精神上的勝利有您和我們的高嗎﹖她早就忘了共產黨文豪魯迅提倡的中國人的阿Q精神。她是十足的修正主義者。我們同仇敵愾﹐支持您繼承中國人正統﹐舉起阿Q精神的大纛。順便提及﹐我們今天得悉夫人的宣告﹐真是出了一口鳥氣﹐感奮之餘﹐決定勸我們那兩個外省狗(不是土狗)不要和民選的國王陛下競選。否則﹐不幸他們當中一個當選﹐我們當中一個到時變成民選國王夫人的地位﹐就比您高啦﹗一個人的地位隨競選而上上下下﹐這像話嗎﹖煩請轉呈陛下﹐一片丹心﹐天地共鑒。臨表遙望﹐不勝仰之彌高。 曾是競選國王落選者之泣婦連方愚﹑宋陳萬歲 敬啟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