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言情武俠--情鎖江南第九章(終章)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鎖江南 第九章(最終回)<中>
 瀏覽166 |回應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邵寒月的傷勢日漸好轉,木松道長在眾人的勸說下,終於脫下了一身道裝,恢復本名邵展鵬,他剃了頭梳起辮子,雖已是個中年男子,風采依舊不減,還有一股成熟的男性魅力,倜儻瀟灑,與柳纖雲有如是一對神仙眷侶,令人欽羨。 

鎮上的人無不替柳纖雲感到高興,丈夫回到身邊,另一個兒子又孝順乖巧,與柳凌楓的囂張霸道更是天壤之別,她總算是苦盡甘來。 

在暮秋時節,葉天翔收到了康熙的書信,要他們回京。 

邵寒月說道:「爹,娘,孩兒跟采薇的事,始終是要讓皇上知道的。」 

「伯父、伯母請放心,如果皇上跟太皇太后不答允我跟寒月的婚事,我就跟寒月私奔,反正我這一生已經認定他了。」 

「采薇,妳是女孩子,怎麼這樣說話呢?也不怕羞——」 

柳纖雲輕斥著,采薇格格卻朝她扮了個鬼臉。與采薇格格相處許久,柳纖雲漸漸喜歡上這個坦率的滿州姑娘了。 

她輕笑著,愛憐的牽住她的玉手,和顏道:「寒月的傷勢才剛復原,這一路北上,妳可要多費點心照顧他。」 

「伯母妳放心……」 

「怎麼還叫伯母?快點改口喊娘才對……」 

「邵寒月,你找打——」 

邵寒月的揶揄,讓采薇格格羞紅了臉,掄起拳頭作勢要打他,邵寒月急忙拔腿就跑,衝出屋子,采薇格格跟著追了出去,他口中可還不時地大喊:「救命啊!兇婆娘要打相公——兇婆娘要打相公——」 

「你還說,你給我閉嘴,你想讓街坊鄰居都聽見嗎?邵寒月,你閉嘴啦——」 

兩人就在院子的空地裡,玩起你跑我追的遊戲,看見這對小兒女的親暱模樣,站在窗下的邵展鵬與妻子相視而笑,老懷大慰,葉天翔也不禁莞爾。 

翌日,在他們要出發前,趙素凝來送行,她把采薇格格拉到一旁,偷偷給了她一封信,低聲囑咐道:「真的沒有辦法時,妳就按照上面的方法,一定可以如願,相信皇上,他一定會幫助妳完成心願。」 

見這她們兩人神神秘秘,邵寒月好奇的靠近,采薇格格卻警告著:「我們女人家的事,你不能聽。」 

邵寒月碰了一鼻子灰,只好停下腳步,半晌,待趙素凝離去,他想問,采薇格格丟給了他一個白眼,他只好住口不提。 

一行四人不再耽擱,隨即出發北上,當他們回到京城時,已是雪花紛飛的冬天了。 

    □□ 

秋天過後,寒冬接著降臨,皚皚白雪覆蓋著大地,粉妝玉琢的銀白世界,別有一番逸趣。 

接連幾天大雪,阻塞了北京城的街道,難得大雪稍歇,官府派出衙差徹夜剷雪,直到巳時街道才恢復原狀,守城士兵方將城門打開,卻見四匹駿馬飛馳入城,馬蹄揚起了殘雪,濺了守城士兵一身雪泥,他大怒:「下馬,下馬,快給老子下馬——下馬——」但這四匹馬已如疾風般呼嘯離去,眨眼沒了蹤影,他是怎麼追也追不著,只能望空大罵。  

四匹駿馬毫不停歇,往紫禁城方向奔馳,宏偉的皇城圍牆,遠遠在望,駿馬上的乘者,突然勒住韁繩,讓馬匹不再前進,接著下了馬,牽馬步行。 

乘者是四名年輕男女,兩名男子中,一人著青袍罩白色大敞,頭戴狐裘小圓帽,身材修長,容顏俊雅,只是身子骨似乎弱了些。 

另一人則是一身的湖水藍袍,外罩黑色大敞,相貌英挺俊俏,顯得神采奕奕,與青袍男子相比,他就多了一分威武。 

兩名女子,一人衣著光鮮亮麗,一人著素色衣裙,兩人都披著狐裘斗蓬。衣著光鮮的女子,膚如凝脂白玉,有著沈魚落雁之容,眉如黛,眼如秋水,唇不塗而朱,舉手投足間,還帶著一股貴氣,她像是小鳥依人般,緊緊依偎在青袍男子身側。

素色衣裙的女子,容貌也不差,秀麗端莊中帶著一股英氣,她則跟在衣著光鮮的女子身後。 

四人緩步朝午門而去,素色衣裙的女子,突然伸手接過他們三人手中的韁繩,隨行於後。 

青袍男子環顧著周圍的景色,感慨萬千的說道:「半年多前跟師父回京又離去,想不到這半間年的時間,居然發生那麼多的事,雪姊姊跟崔浩竟然有婚約,還有……我師父變成了我父親……」 

「寒月,」藍袍男子拍拍他的肩膀,瞄了一下衣著光鮮的女子,截口道:「你該高興的,現在一家團聚了,還即將迎娶美嬌娘,有需要這麼感慨嗎?」 

原來青袍男子是死裡逃生的邵寒月,藍袍青年則是葉天翔,另兩名女子,衣著光鮮的女子是采薇格格,另一名女子自然是她的宮女丁香了。 

邵寒月看了葉天翔一眼,嘆氣道:「不知我師姐現在可安好?」 

「傻兄弟,你放心吧!上官姑娘聰慧有智謀,加上有一身好功夫,在江湖上行走,她是不會吃虧的。」 

「那天要不是我話說太重了,她也不會不辭而別,至今不知去向……」 

「寒月,」采薇格格握住了他的手,柔聲道:「不要自責,雪姊姊有她想做的事,她雖是個女流之輩,可是許多男人都不及呢!」 

四人一路說著話,不知不覺,已經靠近午門。 

「站住!」一名值班侍衛正巧來到午門,他一喝聲,守宮門的士兵們,一起拔出長劍攔住了他們,葉天翔取出腰牌在他們眼前晃著,他們一見,忙收劍,躬身行禮道:「奴才等見過總領侍衛大人——」 

他們射向邵寒月與采薇格格、丁香三人的目光,是透著疑惑,葉天翔見狀沈聲道:「怎麼?多羅格格要進宮見太皇太后,還要你批准不成?」 

「不敢,奴才不敢——」說著說著,領頭那名侍衛,就比了個手勢,示意其他人退開。 

眾士兵收到指令,迅速後退,當中有名士兵,上前接過丁香手中的韁繩。四人隨即快速穿過午門,朝御書房而去。 

此時,天空中又緩緩飄下了雪花,走在前往御書房的長廊上,沿途遇見不少的宮女、太監,葉天翔突然攔住一名太監,問道:「皇上上完早朝了嗎?」 

「都巳時了,當然上完早朝了,現在正在御書房呢!」 

「走吧!去見皇上。」 

采薇格格莫名的緊張起來,握緊了邵寒月的手,感受到她內心的慌張,他柔聲勸慰:「醜媳婦總得見公婆,相信皇上會成全我們……」 

「嗯!」采薇格格沒再說話,任由他握著。兩人十指緊扣,一直未曾鬆開。 

守在御書房門口的太監小喜子,遠遠見到他們,驚喜交加的奔向他們,他先向葉天翔行禮,接著又對采薇格格行跪拜禮,口中直喊著:「我的祖奶奶,您可平安回宮了……」 

「小喜子,你這一向可好?」采薇格格忙將他扶起。 

「託格格的福,奴才好的很……」他一轉眼看到邵寒月,更是心花怒放,尖聲道:「我的爺啊!您也回來了?皇上知道了,一定是龍顏大悅……」 

不待邵寒月有所反應,他已飛也似的奔往御書房,口中還喊道:「皇上,大喜,大喜啊!」 

正在御書房內批閱奏章的康熙,一見小喜子大呼小叫的奔進,有些不悅道:「狗奴才,嚷個什麼勁?」 

龍顏發怒,小喜子嚇得跪在地上,忙秉道:「因為采薇格格回來了,奴才一時高興……」 

「什麼?采薇回來了?」康熙話聲剛落,方一抬眼,就見到采薇格格、邵寒月、葉天翔、丁香四人跨進御書房了。 

四人忙向康熙行跪拜禮,康熙上前扶起葉天翔、邵寒月、采薇格格等三人,目光落在丁香身上,精光爆射,厲聲喝道:「丁香,妳擅自帶格格出宮,該當何罪?」 

丁香不敢正視康熙,趴伏在地,惶恐的回道:「奴婢……任憑皇上處置。」


(古箏演奏:冰菊物語)


持續挖坑中,也持續補坑中^.^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