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言情武俠--情鎖江南第七章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鎖江南 第七章(下)
 瀏覽148 |回應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多虧張祺昌投鼠忌器,沒有繼續攻擊,否則,葉天翔數人也未必能夠抵擋。

張祺昌開了口:「放開崔公子,我就讓你們安全離開——」

 「哼!崔浩在我們手上,老道就不信你們敢動手?張祺昌,他可是蒼鷹山莊的莊主哪——」木松道長之言,張祺昌臉色一變,忖道:「沒想到他們還是知道了一切,這些人果然不能小覷……」

張祺昌的神情盡入木松道長眼底,他明白,他們的推測是正確的

因為崔浩在葉天翔手上,張祺昌不敢妄動,以免傷了崔浩,雙方對峙在楓葉林口。

 「葉天翔,我落在你們手上又如何?有邵寒月陪葬,我一點也不吃虧。」就算自己被擒,木松道長知道自己真實的身份,崔浩依舊神情自若,一點也不慌張,因為他的援手已到。

 葉天翔聞言大怒,啪啪,左右開弓給他兩個巴掌,接著揪起他的衣襟,怒吼道:「寒月跟你有什麼仇?你要這麼恨他?」

 「他奪我所愛,就該死!」

 「你放屁,格格沒喜歡過你,她喜歡的人是寒月,何來奪你所愛?」

 「住口,住口——」崔浩臉上冒出青筋,盛怒之下,竟朝葉天翔吐了口唾沫,葉天翔側頭避開,厲聲道:「以你這般卑鄙無恥的人,我不會讓你死得這麼痛快,我先廢了你的武功,在慢慢折磨你……」

「住手!」張祺昌見狀大驚,威嚇道:「你要是敢對崔公子下手,我保證,你們一個也走不了……」

 「本少爺可不是被嚇大的,我就偏要試試,我們是不是可以走出去?」

葉天翔不理會張祺昌的恫嚇,雙方劍拔弩張,激戰一觸即發,他正待一掌廢了崔浩的武功時,突聽一陣焦急的女子聲音喊道:「請葉大人手下留情——」

 葉天翔停下了手,眼前一花,一道窈窕的身影飛落,一名黃衫女子憑空出現,適巧將他與張祺昌隔開。

看著來者,張祺昌驟起眉道:「上官小姐,妳怎麼來了?」 

來者是一名容顏秀麗,跛腳的年輕女子,木松道長只覺有些眼熟,卻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趙素凝望著她,心中一凜:「她終於肯現身了………」

 黃衫女子沒理會張祺昌,反而一拐一拐走向木松道長,跪地行大禮道:「師父,我是雪心,上官雪心,多年不見,不知師父這些年可好?」上官雪心這一聲師父,在場之人,沒有一個不吃驚。

 人說女大十八變,木松道長畢竟有多年沒見過自己的女徒兒了,自然不能一眼認出她,他上前將她扶起,細細的端詳,愕然道:「妳……真是雪心?」

上官雪心點點頭,瞄了昏臥采薇格格懷中的邵寒月一眼,幽幽道:「是的,師父,當年您帶寒月離開,四處遊歷時,寒月才十四歲,如今一晃眼,他也已二十三歲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師父請放心,雪心一定會給師父一個交代。」

 木松道長想不到生死成謎的上官雪心,竟會出現在此,更叫他詫異的是,她居然為崔浩求情,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而他們的對話,也給了趙素凝答案,上官雪心與崔浩在一起,一定有原因。

 「姊姊,崔浩傷了寒月——」采薇格格一見到她,淚水又撲簌簌掉落。

上官雪心柔聲道:「格格,寒月不會有事的,妳放心……」

 「哈哈,上官雪心,這次可真要謝謝妳,要不是妳,我怎麼想得出這招聲東擊西,來誘殺邵寒月呢?邵寒月的罩門就是格格,哈哈——哈哈——妙啊!妙啊——」

 「可惡!」見他狂笑不止,葉天翔大怒,波!突然往他肚子揍了一拳,吼道:「你可別忘了你是砧板上的肉,是任我宰割,不要太囂張……」

 葉天翔雖是含憤出拳,卻不至要了崔浩之命,只是讓他受點皮肉之痛罷了,崔浩忍住疼,冷冷哼了一聲道:「有種就殺了我。」

 上官雪心想不到自己讓崔浩倒打一耙,陰溝裡翻了船,粉臉刷白道:「原來你跟我玩心眼……」

 「彼此彼此,我們同處一屋簷下,妳對我玩的心眼難道就少了?」

 「我只是不想你一錯再錯,不想沈伯父泉下不安……」

 「夠了,妳的冠冕堂皇之詞,我不想聽……」崔浩冷冷道:「當日,妳先差人送信給邵寒月,要他三天後來城東楓葉林接格格,然後再派人用計調我離開揚州,好安排格格逃走,別以為妳的算盤我都不知道,我只是將計就計,抓好時間反將妳一軍,怎麼樣?中了開膛手者,必死無疑,多謝妳幫我除掉邵寒月,哈哈……」

 看著癱在采薇格格懷裡的邵寒月,他不由大樂道:「邵寒月,你好好去吧!看在以往是同袍的份上,我會到你墳前給你上柱清香。」

 「住口,你說夠了沒?」葉天翔再度給他一拳。看著堂堂蒼鷹山莊的莊主,在對方手中,任人羞辱,張祺昌陰寒著一張臉,冷冷哼了一聲。

 邵寒月不知是沒聽到,還是不屑,並沒有任何反應,木松道長面沈如水,卻也沒說話,雙眼透著寒光逼視著他,他心頭一顫,笑聲嘎然而止。 

 崔浩一番話,聽得上官雪心臉色連連變色,想不到自己一子輸,竟是滿盤皆輸。

 「胡說,胡說,寒月不會死的,不會的……」采薇格格愈聽愈驚怕,一顆心更是懸在半空,她的未來,要是沒有邵寒月,她不知自己要如何過活。

 她更想不到崔浩早就知道上官雪心安排她脫逃之事,可笑她們都給崔浩騙了,想到邵寒月凶多吉少,她崩潰了。

 趙素凝忙勸慰道:「格格,妳別擔心,還有我爹,相信我爹一定能夠救他。」轉頭望著崔浩道:「血蔓蘿的毒,家父都能解,何況是開膛手……」

 崔浩聞言,神色微變,忽又哈哈大笑道:「那又如何?中掌後的兩個時辰內是療傷良機,兩個時辰後藥石無效,七天後就會寒毒攻心而死,現下周圍都是我的人,你們有把握兩個時辰內送他回杏林鎮嗎?」

 「你……」

 趙素凝無言,依據目前的情況,確實誰都無法做到。杏林鎮離揚州需要半天的路程,就算快馬加鞭,兩個時辰也趕不到,只是要她眼睜睜看邵寒月一步步邁向死亡,對她來說,是件殘忍的事。

 得知邵寒月中的是歹毒無比的開膛手,木松道長與葉天翔無不憂心如焚,望向四周,蒼鷹十三騎面無表情,銳利的雙眼如鷹般盯視著他們,已將他們當成獵物,蒼鷹會讓獵物從自己的眼中脫逃嗎?答案是不可能的。

 將他們的對話聽入耳,在逐一推敲,證明崔浩與鳳凰村的血案有關,葉天翔沈聲道:「原來你真是鳳凰村的滅村元兇……」

崔浩有恃無恐,冷然道:「你有證據嗎?」

「哼!你別得意,我會找到證據的。」

 木松道長靜靜聽著,有意無意的瞄了一下上官雪心,不知自己這個多年未見,素有智謀的女徒弟,究竟會幫誰?聽她與崔浩的對話,應有不尋常的關係,但又似乎互相制肘,令他疑竇叢生。

 雖說崔浩在他們手中,讓張祺昌有所顧忌,然而雙方激戰起來,木松道長暗自打算,就算自己不敗,也不見得能夠及時脫出重圍,送邵寒月回趙家莊,想到此,心裡不由暗自發愁。

 上官雪心料不到自己落入崔浩的算計中,她沒有激動,反而更顯冷靜,心頭清楚此時是一刻也不能浪費,也沒與崔浩爭辯,決定走最後一步棋,她望著張祺昌道:「張總管,我知道你們一直都想要我身上的某種東西,如果你讓蒼鷹十三騎撤退,我就把東西交給你。」

 「上官小姐,這算是條件交換嗎?」

 「你說是就是。」

 張祺昌道:「上官小姐如此爽快,那老漢也不宜扭捏作態,不過……」他掃了著邵寒月,目光又落在上官雪心身上,道:「如果連他手上那份也一併交出,那不是更妙?」他雖沒言明是何物,但是木松道長與趙素凝也知他要的是那半枚古錢。

 「張總管,你未免過貪,如果這條件你不允,那我便將它毀去……」

 張祺昌趨前一步,陰聲道:「上官小姐若真這麼做,不怕延誤治療邵寒月的契機?」

 「寒月若死了,大不了我一條命賠他,張總管,你還要這般固執己見嗎?」

「妳……」張祺昌想不到上官雪心態度如此強硬,思忖道:「也罷,另外半枚日後再伺機奪回……」他轉移話題道:「那老漢希望他們放開崔公子,這應該不過份吧?」

 上官雪心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葉天翔。

 葉天翔見邵寒月的虛弱模樣,半刻也拖不得,采薇格格早已哭紅了眼,他沈思片刻,方道:「好,成交,你們先撤離,半個時辰後,你們再來接他。」

 「我答應,諒你們也不敢使詐。」張祺昌跟著右手往前一攤,上官雪心毫不遲疑取下頭上髮簪,髮簪擲給張祺昌,說道:「簪子是空的,裡頭有一張紙條,說明古錢的藏處。」

張祺昌將髮簪抄在手裡,呵呵笑道:「上官小姐難道不怕我不守信?」

 「與你相處許久,清楚你是個重承諾的人,何況,我知道為了崔浩,你也不敢亂來。」

 「好,就衝著上官小姐這句話。」他朝崔浩拱手道:「請主子在委屈片刻,待會我們就來接你回莊。」一擺手,喝道:「走!」當即轉身離去,蒼鷹十三騎問也沒問,尾隨他離開。

 見他們的身影消失在山岰處,葉天翔突然出手點住崔浩的暈穴,旋又將他扛往肩上,飛身入林,看到一處丈人高、茂密的草叢,雙眼突然一亮,唇邊掠上陰笑,將昏迷的崔浩藏進草叢裡,恨恨地自語道:「今日且放你一馬,讓你在這裡餵蚊子,日後再收拾你。」隨即掠出樹林。

 「告訴我,為什麼妳要替崔浩求情?你們是什麼關係?」看著葉天翔將崔浩帶進楓葉林裡,上官雪心神思恍惚,愈來愈不清楚自己這麼做是對或是錯,直到木松道長出聲質問,她才回過神。

 上官雪心答非所問道:「師父,先治寒月的傷要緊,雪心說過,一定會給師父答案……」

 木松道長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抱起邵寒月,一行人不再多做拖延,迅速離開楓葉林。

 

(古箏:明月千里寄相思)

持續挖坑中,也持續補坑中^.^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