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言情武俠--情鎖江南第七章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鎖江南 第七章(上)
 瀏覽145 |回應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長生藥舖外觀並不起眼,但後院卻是大有乾坤。因為有一處極為隱密的藥室,就在走廊底下,是張長生用來囤放珍貴藥材的地方,哪知卻救了邵寒月一命。

 

前天夜裡,張長生突然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寫著:「有人欲對邵寒月不利,請速帶他至安全地方,知名不具。」

 

由於字跡娟秀,張長生直覺認定寫這封信的人,一定是采薇格格。遂忙將邵寒月帶至地底藥室,將邵寒月安置好不久,果然來了幾名蒙面黑衣人大肆搜索後院,可怎麼也找不到邵寒月。

 

他們揪住了張長生跟藥僮,更出手打了他們幾拳,威逼質問,張長生故做恐慌的回道:「有個道長接他走了。」

 

「什麼?道長?」

 「肯定是木松道長。」

 當中有名身材高大的黑衣人惱將起來,竟想發掌擊斃張長生與藥僮,一名中等身材的黑衣人急忙阻止道:「打死這名大夫也無濟於事,先回去再說。」

高大黑衣人怒哼一聲,隨即掠空離去,幾名黑衣人也跟著一一離開。

 想起這般人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就讓張長生餘悸猶存。若不是張長生先接到那封匿名警告信,得以及早做準備,只怕邵寒月性命不保。

 未免黑衣人進行第二次搜索,張長生並沒有把邵寒月帶回房間,而是將他藏匿藥室養傷,七天之後,黑衣人不再出現,他才帶邵寒月離開藥室。這時,邵寒月的傷口已經完全癒合,可以四處走動了,所差的只是元氣未復,尚須時間調理,但至少行動已無礙。由於兩人十分投契,陌生的藩籬早已盡撤,因此成了忘年之交。

 是日晌午,他換好長衫,重新紮好辮子後,張長生提了一袋藥包走了進來,邵寒月趨前朝他深深一揖,道:「小弟在此謝過張老哥的救命之恩。」

 「小老弟別這麼說,一切都是緣分。」張長生見他臉色雖仍是稍嫌有些蒼白,但是精神頗佳,傷勢可說已經好了八九成。

邵寒月拱手道:「打擾張老哥大半個月,小弟也該告辭了,免得家師擔心。」

「不過你傷勢初癒,萬一碰見那些黑衣人……」

 「張老哥請放心,小弟會小心。」張長生的關心,讓邵寒月感動莫名,他忽然想起一事,道:「關於診金……」

 「什麼診金?」張長生聞言,登時拉下臉來,慍道:「我治療你,可不是為了診金。」

 「但是……」

 「別說了,有空來瞧瞧老哥哥我,那就夠了。」

 「寒月明白。」

 邵寒月笑了一笑,不再逗留,辭別了張長生後,快步離開藥舖。

當邵寒月離開長生藥舖後,即有一名俊美中帶著邪氣的青衣男子,跟蹤其後。邵寒月並沒有發現,一路往前徐行。

 

 他邊走邊想,思索著示警的那封匿名信,因為字跡不是采薇格格的,那示警的人又是誰?那些黑衣人又是誰?他一直沒有肯定的答案。

 「邵寒月——你的死期到了!」

 突然,一聲厲吼,夾著冷冽厚實的掌風自身後襲來,邵寒月當下往右一側,腳下一個滑步,撇下手上藥袋,避開了這強勁的一掌,而隨後是排山倒海般的攻勢,一掌接一掌,快如閃電,但邵寒月也不是省油的燈,左臂下沈,右掌上劈,砰!與偷襲者雙掌相碰,兩人受到對方真氣的衝撞,各自後退數步才穩住,這一定眼看去,讓邵寒月大怒道:「崔浩,你好卑鄙,居然背後偷襲?」

 偷襲者,是一名青衣男子,也就是崔浩。

「邵寒月,卑鄙的人是你,你曾說采薇喜歡的人是葉天翔,但,結果證明你說謊,你對得起我嗎?沽名釣譽的偽君子!」

 

 崔浩是情敵見面分外眼紅,再度進攻,更是招招不留情,招招狠。

 所幸邵寒月身手敏捷,崔浩的連續快攻,卻連他一片衣角也沒沾上,讓他震驚不已:「兩年不見,想不到這廝的武功又進步了,果真是可怕的對手,哼!但是你傷後體力必定還沒恢復,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撐幾招。」

 邵寒月清楚崔浩會在此出現,想必他已知自己受傷之事,才想來個甕中捉鱉。

 康熙座前兩大侍衛,就在揚州的南門大街上,展開一場猛烈的廝殺,一場龍爭虎鬥,竟只是為了采薇格格。未免受他們掌風波及,受了池魚之殃,路人紛紛走避。

 

「當年我已讓過你一次,這次說什麼都不會再相讓,你罵我卑鄙也好,偽君子也罷,格格心中有我,那就足夠。」

 「你休想與格格雙宿雙棲,我不會讓你如願的。」

 「格格呢?她在那裡?」

 「我不會告訴你,等你死了之後,再到閻王殿去問吧!」

 兩人過了二十招之後,邵寒月漸感不支,畢竟他傷勢初癒,血氣不足,哪經得起崔浩如此猛烈的攻勢?崔浩見他出招漸緩,汗水涔涔,知他力氣將盡,猛然將真氣提到十成,灌注於右臂,準備給邵寒月最後一擊,冷不妨一道劍光朝他右臂劈來,他若不撤掌,右臂定然不保,因此他只能選擇撤掌後退。

「哼!邵寒月,這次算你走運,下次我定會要你的命……」

 解了邵寒月之危的劍光,出自一名俊美無儔的白衣男子之手,崔浩見邵寒月來了幫手,怒哼一聲,當即飛身離去。

 見著白衣男子的面容,邵寒月激動的叫道:「葉大哥,可想煞小弟了……」

白衣男子正是葉天翔,十數日不見邵寒月返回府衙,他愈想愈不對勁,總覺得這不像他的作風,與木松道長等人多次搜尋,仍是不見他的蹤影,經過幾番討論後,才知竟漏了南門大街未找。

 葉天翔二話不說,就直奔南門大街,剛想開口打聽他的下落,忽從遠處傳來打鬥聲,他循聲追至,見他竟跟崔浩在街上以命相博,要不是他及時趕到,邵寒月恐怕躲不開崔浩這致命的一掌。

 葉天翔聞言,收劍回鞘,佯怒道:「你這臭小子真是欠打,回京也不說一聲就走,還敢說想我?」

「那是因為剛好發生鳳凰村的血案,所以來不及跟葉大哥會面,請葉大哥見諒。」

 說著說著,他就朝葉天翔深深一揖,但是突來的暈眩,讓他差點仆倒,所幸葉天翔及時伸手扶住他,他這才發現邵寒月臉色蒼白,汗水淋漓,忙問:「怎麼了?怎麼臉色這麼差?還流這麼多汗?」

 邵寒月深吸口氣,平緩住暈眩感後,方道:「小弟沒事,多謝大哥關心。」

「這不對,以你的武功,不該給崔浩逼到絕境,說,你到底怎麼了?」

 「小弟真的沒事……」

 「一定有事……」

 「沒有……」

 「總之不管有沒有,回到府衙一定要讓趙姑娘給你瞧瞧……」

 邵寒月都沒來及說話,就給葉天翔架回府衙了。

 □□

 回到府衙之後,葉天翔硬是要趙素凝為邵寒月把脈,這一把脈,即知他是血氣不足,但是他身體向來康健,又不是女子,怎會血氣不足?而他又為何失蹤近半個月之久?

 在眾人不斷的逼問下,邵寒月思索良久,方道:「是崔浩使用卑鄙的手段刺傷我,是格格救我至一名大夫家中……」

 他不說實話,是因為不想有人怪責采薇格格,他也清楚,采薇格格是他要用全部生命,去呵護的心愛女子,他不能讓她再受半點折磨與委屈了。

 「格格?」眾人聞言大喜,齊聲驚呼:「你見到格格了?」

 「是的,只是格格不知怎地竟失去了記憶,忘記我了……」

 眾人一陣驚愕,丁香問道:「怎說?」

 邵寒月只隱去采薇格格刺傷他一事,其餘便一字不漏,詳細敘述他與采薇格格重逢後發生的一切。趙素凝愈聽愈驚奇,也不得不承認,他與采薇格格的命運已經相連,當眾人尋不到采薇格格時,他卻能與她在街上重逢,除了深深一嘆,她又能如何。

 「這個可惡的崔浩,讓我捉到,一定不饒他。」一想到崔浩如此兇狠,就讓丁香心頭驚顫。

 邵寒月看著丁香,撫著下巴,道:「倘若一切如丁香先前所言,那麼小麻子就肯定是崔浩的人,因此從格格南下之後,崔浩就派人一路跟蹤,直到揚州才下手擄走格格……」

 丁香疑道:「如果真是這樣,崔浩有的是機會擄走格格,為何要等我們來到揚州才下手?」

 「因為他想用格格牽制我,」邵寒月頓了一頓又道:「由許多跡象顯示,打從我跟師父回京又離開之後,就有人將此事通報給崔浩,因此我們的一切行蹤,都在他的掌握中,倒是……」

 他望著趙素凝,忽然轉移話題道:「趙姑娘至今都沒跟我解釋,為何妳會到鳳凰村,那個被殺的女子,又是誰?妳可以告訴我了嗎?」

 面對邵寒月的質問,趙素凝面有難色道:「我……我……請邵大哥原諒,我答應過對方不洩露她的身份,時機到了,你就會見到那個人……」

 「那要什麼時候?」

 「我也不知道。」趙素凝搖搖頭,沒再說話,思潮澎湃:「倘若一切真是崔浩所為,那麼……上官雪心跟他在一起的目的,難道……是為了報仇?」

 想起這個可能性,不禁讓她背脊發寒,憑上官雪心這個弱質女流,如何鬥得過崔浩那匹豺狼。她思緒一片混亂,很想開口告訴邵寒月實情,又怕壞了上官雪心的計畫,讓她進退兩難。

 木松道長將趙素凝臉上的神情變化盡數瞧進眼底,相信趙素凝定有苦衷,便替她解圍道:「寒月,趙姑娘既有為難之處,就別再逼她,她想說時,自然會說。」

 他話鋒一轉道:「照目前這種狀況來看,只怕崔浩的勢力已經深入京城,所以他的嫌疑的確是最大的,寒月,你看看……」木松道長取出先前發現的幾枚毒針,一齊放在桌上,續道:「從毒針長短粗細,以及針上都是浸有血曼蘿的劇毒判斷,可以證明鳳凰村的黑衣人,與趙家莊出現的黑衣人是一路人馬……」

 邵寒月瞧了一眼,悚然脫口道:「蒼鷹山莊!」

 「蒼鷹山莊?」

 「不錯,徒兒在黑衣漢子衣襟下襬發現繡有蒼鷹的圖騰,因此可以肯定他們是蒼鷹山莊的人。」

 「如果真是蒼鷹山莊所為,那麼那位白髮漢子,就一定是蒼鷹山莊的總管張祺昌,江湖上傳言,張祺昌有一頭白髮,武功極高,與白髮漢子的特徵十分吻合。」

 「那麼,能驅策張祺昌的人,不就是……蒼鷹山莊莊主?」

 在他們師徒倆的剖析下,滅村的元兇,即將浮出檯面。

 葉天翔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開口道:「莫非……新莊主是崔浩?」

(笛子演奏:蝶戀)

持續挖坑中,也持續補坑中^.^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