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言情武俠--情鎖江南第五章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鎖江南 第五章(下)
 瀏覽180 |回應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傷口的劇痛,使得邵寒月的神智陷於昏昏沈沈之中,有時如入火爐,有時像是掉入冰窖,冷熱交替,讓他受盡煎熬與痛楚。

明明聽到有人在自己身旁說話,卻怎麼也無法聽清楚,眼皮更是有如千斤重,無論如何使勁,都撐不開。

 

 不知過了多久,這樣的狀況慢慢有了改善,他緩緩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帳頂,所以他知道自己睡在床上,而傷口也已經妥尚處理過了,因為傷處的疼痛已經減輕了。

 此外,他也發現到窗外夕陽餘暉,太陽已將下山,不禁喃喃自語:「太陽快下山了,看來我昏睡了許久,糟了,我這麼晚還沒去跟師父會合,師父一定很擔心……」

 他想起身,卻發現自己渾身無力,根本動不了,胸前還似乎被東西壓住,細看之下,才發覺是采薇格格趴在他胸前睡著了,他這才想起,午間時,她刺了自己一刀,接著發生何事,已經完全沒有了印象。

 他伸出手去撫摸她的秀髮,驚醒了采薇格格,見他甦醒,她舉起手往他額上摸去,觸手微溫,喜極而泣道:「太好了,你燒也退了,太好了,太好了,七天七夜,整整七天七夜,你昏了又醒,醒了又昏過去,我好擔心,擔心你從此不再醒轉……」

 「什麼?七天七夜?」邵寒月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他以為只是半天的時間,沒料到竟然已經是七天了,他望著自己身上乾淨的衣衫,嘆了口氣,問道:「這是那裡?」

 「是一位大夫家裡……」

 「妳一直在這裡照顧我?」

「嗯!」采薇格格點了點頭道:「你受傷那天下午,突然發起高燒,渾身起痙攣,口裡直喊冷,還冒冷汗,我給你蓋上兩條被子,你還是一直發抖,張大夫說因你失血過多,才會如此,看你一直打冷顫,我們忙又燒了爐火,但是……你卻兩度翻白眼,我好怕,怕你……」她嘴唇顫抖,眼眶泛紅,淚珠兒又再度滾下。

 「怕我會死?」

 薇格格用力的點著頭,櫻唇一扁,靠在他胸前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想起那些天,他在死亡邊緣掙扎,自己卻是什麼忙都幫不上,她好怕,真的好怕他就這麼死去。

 邵寒月輕拍她的背,柔聲道:「這麼擔心我,就不要不認我,不要說妳不認識我……」

他這一席話,才提醒起采薇格格,邵寒月可是自己的仇人,自己怎能與他這般親近?她急忙跳離床邊,擦去臉上淚水,道:「我都說了,是你認錯人,我不是你認識的采薇格格。」

 「不,妳是采薇格格,我沒有認錯,無論神態表情、說話的語氣,坦率不扭捏的性格,都跟采薇格格一模一樣,就算是雙胞胎,也不可能如此相似……」邵寒月掙扎坐起,他這一激動,也牽動傷處,劇烈的痛楚,讓他眉頭攢緊,額上也沁出汗漬。

 采薇格格見狀,急忙趨近安撫他:「你別激動,要是傷口裂了,會很麻煩。」

 「格格,如果我對妳而言,只是一個陌生人,妳就不會這麼擔心我……」

采薇格格想起了她的浩哥對她說的話,衝口道:「不是陌生人,是仇人,我跟你有不共載天之仇……」

 「什麼不共載天之仇?是誰跟妳說的,誰——」

 邵寒月聞言,激動不已,吸岔了氣,劇咳起來。他不懂,采薇格格不僅不記得他,還說與他有不共載天之仇,他相信采薇格格身上,一定有事發生。

 「浩哥說,你想佔有我,我不肯,所以你狠心殺死我爹娘,我在爹娘墳前發過誓,要為他們報仇!」

 「浩哥?誰是浩哥?告訴我,他在那裡,我要問個明白,他為什麼造這種謠,妳又為什麼會相信?妳的雙親安在,他怎能捏造不存在的事污衊我……」

 盛怒下的邵寒月,臉上爆出青筋,令他蒼白的臉孔,顯得有些猙獰可怖,采薇格格害怕起來,雙腳不由往後退。

 「不會的,浩哥不會騙我……」

 「說,誰是浩哥,誰?叫他出來跟我對質,就知道誰在說謊……」邵寒月話聲雖弱,但其氣勢,卻是充滿了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她不甘示弱道:「說就說,難道怕你不成?」

 邵寒月雙手撐在床沿,沈著臉,再度追問道:「在妳面前造謠的人,到底是誰?」

 采薇格格辯解道:「浩哥沒造謠……」語音頓了頓,又道:「他……他叫崔浩!」

 「哈哈——哈哈——崔浩,果然是他,也只有崔浩才會幹這種卑鄙齷齪的事。」

 邵寒月爆出淒厲的狂笑,他的辱罵,惹來采薇格格的不滿,大聲喝道:「夠了,不許你這樣說他,你認識浩哥,就表示浩哥不是造謠。」

 邵寒月聞言,心頭涼了半截,按住腹部傷口,掀被下床,一陣強烈的暈眩感襲來,讓他眼前發黑,險些摔倒在地。

 采薇格格見狀大急:「哎!你,小心傷口……」她陷入天人交戰中,不知自己該相信誰,她輕咬著貝齒,最後還是伸出手去扶他,不過這瞬間的躊躇,邵寒月已咬著牙自行扶住桌子,撐住自己的身體。

 「我不知道崔浩對妳做了什麼,讓妳忘記我,但是,如果你相信崔浩的話,」他喘了口氣,指著自己的心口,喘著氣,虛弱的續道:「妳現在大可一刀刺穿我的心窩,死在妳手裡,我絕無怨言。」

  邵寒月顫巍巍逼進,采薇格格卻步步後退,口中喊道:「不,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我沒有逼妳,只是要讓妳看清事實,告訴我,妳相信崔浩的話,還是相信我?」

 「我……我……」她退無可退,給邵寒月逼到牆邊。

 邵寒月突然一把將她抱住,痛苦的說道:「別這樣懲罰我,好不好?我會受不了,會受不了,我們才幾個月沒見,妳怎能這樣對我,怎能?」

 被他抱在懷裡,她清晰的感受自己心跳加速,沒有恨,有的只是一種迫切的思念,她自問:「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她疑惑、她不懂,如果他真跟自己有血海深仇,為什麼自己無法恨他?她好矛盾,想伸手推開他,豈料他突然低頭,用失溫的雙唇,印上自己的櫻唇,剎那間,似乎有股熱流穿過自己的四肢百骸,讓她渾身又酥又軟,使不上半點力氣。

 四片唇瓣,緊緊相貼,恣意地吸吮對方的氣息,采薇格格由起初的被動,轉成主動,踮起腳尖,雙手環住邵寒月的頸項,回應著他的吻。

 潛意識裡,她似乎早就渴望這個吻,這個擁抱了。兩人吻的纏綿,吻的渾然忘我,根本沒有發現到張長生的接近。

 張長生本是擔心邵寒月的傷勢,而前來查看,哪知來到後,竟發現兩人這纏綿繾綣的一幕,令他莞爾,他不想打擾他們,遂轉身悄悄離去。

要不是邵寒月額上汗水,滴在采薇格格的臉上,她也捨不得離開他的雙唇,他的懷抱。

 

 「你流好多汗,是不是傷口裂開了?很疼嗎?我扶你到床上歇著。」采薇格格紅著雙頰,扶著他緩步走向床榻,讓他靠在床頭歇息。

 「有妳在,我就不疼。」他其實痛的臉發白,手腳發軟,連聲音都有些發抖,但他不想讓采薇格格擔心,強自忍疼。

 「不,還是讓我看看傷口有沒有裂開,我才安心……」

 她說著說著就伸手要去解他的衣衫,邵寒月阻止道:「我沒事啦!再說,男女有別……」

 采薇格格一聽,衝口道:「你別這麼迂腐,何況,我都幫你換過衣服了,看你的傷口又算什麼……」

 「什麼?那妳……」

 「當然看光光了……」

 邵寒月本以為自己身上的衣衫定是那位大夫所換,沒想到竟是采薇格格,而她率性的回答,讓他尷尬無比,恨不得地上有個地洞讓他鑽進去。

 看他臊紅著一張臉,用古怪的眼神看著她,采薇格格想起當時情景,雙頰突然飛上一層紅暈,急忙解釋道:「那是權宜之計啊!張大夫跟藥舖的藥僮都在藥舖忙和,我不好意思打擾他們,只好……只好……」她頓了頓,又道:「喂──不要用這種眼光看我,我難道很喜歡看你的裸體嗎?再說……吃虧的可是我耶!」

 邵寒月瞧她臉兒酡紅,當時必是掙扎許久才下的決定,怎說她都是未出閣的閨女,替一位男子清洗身體更衣,的確是為難她了,看著她不知所措的模樣,他忽然湧起捉弄她的想法,苦著臉道:「不管如何,妳都把我看光了,妳一定對我要負責……」

 「我為什麼要負責?」

 「當然要負責把妳嫁給我了,不然說出去,妳還能嫁給誰?」

采薇格格嬌嗔道:「你耍賴皮……」

 她還沒說完,邵寒月右手輕輕一帶,已將她拉進懷裡,想著自己在激動下吻了她,本以為她會拒絕,沒料到她竟熱情回應,他清楚,就算她此刻記不起他,但心底深處,還是有他,所以他相信,假以時日,他的采薇格格,就會回到他的身邊。

「現在,妳相信我,還是崔浩?」

 「我……」

 經過方才深情的一吻,現在依偎在他懷裡,采薇格格有種甜蜜又幸福的感覺,她相信,邵寒月一定是她生命中重要的人,所以自己才不會抗拒他,可她心中仍是迷惑不已。她不認為邵寒月是壞人,也不願崔浩是捏造假故事來騙自己。

 「迷惘時,妳可以問問自己的心,」他握住她的玉手,柔聲道:「如果我真是妳的大仇人,妳不會為我掉淚,也不會救我,甚至連看我一眼都不會,恨,是會蒙蔽一個人心智的,但是我感受不到妳的恨意……」

 「可是,我還是刺了你一刀啊!」 

見她臉上盡是懊悔之色,邵寒月道:「那不是恨,當妳從崔浩的口裡聽到那樣的故事時,下意識裡,認為我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所以,那天刺我一刀,只是在替天行道。」

 

「是這樣嗎?」她反駁不了,噘嘴道:「倘若你說的是事實,那……浩哥,為什麼要騙我?」

 

「因為他知道,天底下,只有妳才能殺得了我……」

 

「啊──你們有過節嗎?」采薇格格聞言,滿臉的驚詫,末了,突然又問道:「是不是因為我?」

 

邵寒月沒有回答,只是將她的手握的更緊。

 

蕙質蘭心的采薇格格,清楚邵寒月不說話,一定有原因,看他臉色很差,額上沁出汗水,她用自己的衣袖,幫他擦拭著額上汗珠,柔聲道:「你先歇歇。」她扶他躺下,在替他蓋上被子。

 

他點點頭,閉目養神,右手依然緊緊握著采薇格格的玉手,深怕他一放手,她就會離去。

 

突然,他腦中一道靈光劃過:「難道……那位白髮漢子跟崔浩有關?要不然,怎麼格格被抓後,再度現身時,竟忘了所有的人,還相信崔浩編的故事?」

 

他相信只要把一切疑點釐清,他會找到自己要的答案。他因失血過多,大傷元氣,很容易疲累,片刻後,逐漸入睡。

 

見他熟睡,采薇格格悄悄抽回自己的玉手,她想去找答案,找真相,邵寒月睡夢中手掌握了個空,一驚而醒,想起身,卻被采薇格格按在床上。

「妳要回崔浩身邊嗎?」

 

「你說過,迷惘的時候,傾聽自己的心,所以,我要回別莊找答案……」

 「妳還是懷疑我說的話,對吧?」

 「不是,」采薇格格搖頭道:「我相信自己的感覺,也相信自己的心,因為這個緣故,我更要找回被遺忘的自己……」

 「格格……」邵寒月聞言,握住采薇格格的玉手,心頭寬慰,證明采薇格格總算相信自己多過崔浩。

 采薇格格反手相握,婉言道:「好好養傷,我會回來找你的。」

 「嗯!我等妳。」邵寒月輕輕頷首。

 其實在采薇格格心裡,仍是有著矛盾。畢竟當自己遺忘所有的一切,被恐懼包圍之時,是崔浩拉了自己一把,自己才得以走出陰霾,活躍在陽光下。

 只是,她更相信邵寒月不會騙她,讓她陷入兩難之局。唯今之計,只有找回自己的記憶,才是根本之道,她也相信謎底就在崔浩的浮雲別莊。

 她放開了邵寒月的手,小夢也湊巧走進房來,小夢在她耳畔低聲道:「小姐,邵公子沒事了,我們該回去了吧?免得崔公子懷疑……」

 她點了點頭,不再停留,快步往外走,小夢本欲舉步追去,突然停步回身說道:「公子請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小姐,不讓任何人傷害她……」

 「有妳這句話,我就安心了。」

 「公子保重。」她微微欠身,剛一轉頭,邵寒月突又喊道:「姑娘等等……」

 「公子還有事?」

 「有任何狀況發生,務必來揚州府衙找我……」

 「我知道了,告辭。」

 看著小夢的身影消失在門口處,邵寒月望著門口,喃喃自語道:「崔浩,我真不希望,我們要走到兵戎相見的地步。」


 〈古箏:高山流水〉


持續挖坑中,也持續補坑中^.^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