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言情武俠--情鎖江南第一章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鎖江南 第一章(下)
 瀏覽218 |回應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她們主僕二人離開皇宮的下午,宮女娟兒發現采薇格格留書出走,滿臉恐慌地大叫:「不好了,不好了,格格不見了……」

她的呼喊,驚動了采薇格格寢宮中當值的一干宮女太監,人人臉上寫滿了惴慄,就怕皇上遷怒,個個腦袋不保。

「怎麼辦?怎麼辦?」

「皇上要是怪罪下來,我們有幾個腦袋啊?」

幾名宮女太監們,個個急如熱鍋上的螞蟻,突見一名滿臉麻子的太監小麻子,自告奮勇道:「我去吧!我把信送到御書房給皇上……」

「小麻子,你別逞強……」

「那你們有更好的辦法嗎?」

他們對看一眼,俱都搖搖頭,小麻子便道:「就這麼辦,是死是活,就交給老天唄!」

離開眾人的視線後,小麻子唇邊忽然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雙眼更是洩出怕人的兇光,自語道:「真是天助我主子,邵寒月,這次我倒要看看你能出什麼招。」

他冷哼一聲,快步往御書房奔去,有誰會知道小麻子是人前人後兩個樣? 

待要接近御書房時,小麻子又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御書房外侍候的太監認識小麻子,忙問:「有事嗎?」

小麻子著急的回道:「請小喜子公公通報皇上一聲,說是采薇格格留書出宮了……」

「什麼?我去稟告皇上,你等等……」小喜子一聽,慌張的奔進稟告,半晌,小喜子出了御書房門口,將小麻子帶入晉見。

「奴才小麻子……叩請皇上金……安……」小麻子將信交給小喜子,小喜子轉呈康熙御覽,他跪伏在地上,連頭也不敢抬,渾身更是瑟瑟發抖著。

康熙拆信觀看,不由倏然變顏,拍桌大罵:「狗奴才,自己的主子什麼時候不見,居然都不知道,滾,給滾朕出去﹗」

「喳!奴才馬上滾。」小麻子如獲特赦,剛轉身要離開,康熙又開口喝住了他:「站住!」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小麻子回身撲地跪倒,不斷磕頭求饒。

「朕何時說要你的命了?」見小麻子嚇得幾乎暈厥,康熙厲色外露道:「吩咐下去,格格離宮的事,要是有人膽敢亂嚼舌根,朕就要他腦袋搬家,滾!」

「奴才遵命,謝皇上不殺之恩,謝皇上不殺之恩!」小麻子連滾帶爬,狼狽萬分的離開了御書房。

康熙在御書房內來會踱步,腦海中不斷思量:「皇宮戒備森嚴,她們是用什麼方法混出宮去的?朕一定要下旨徹查,只是……為何寒月前腳離開,采薇後腳就跟著離去?」

康熙突然張口大喝:「來人!」

隨侍的小喜子忙趨前,彎腰躬身道:「奴才在,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派人去把天翔叫來,說朕找他。」

「喳。」小喜子啣命離去。

康熙緩緩陷入了沈思中,思索著三年來,他解不開的謎底。

昔年叱吒京城的四大侍衛,如今只剩葉天翔與東方晉兩人留在宮中,繼續為他效力。

東方晉擔任禁軍統領,鎮國公葉鎮遠的獨子葉天翔,升任御前一品帶刀總領侍衛,邵寒月在三年前遠走回疆,崔浩更是從此下落不明,再無音訊。

當年邵寒月留書離宮,康熙心中清楚,邵寒月一定會再回京城,因為他離開時,並沒有將腰牌繳出,代表他還在意他這個皇帝。

原本情同手足的四大侍衛,何以會瓦解,至今仍令康熙不解,他曾數度詢問過東方晉與葉天翔,但這兩人推說不清楚,康熙始終覺得當中有問題。

三年後,猶如斷線風箏的邵寒月,終於回京,竟又發生鳳凰村的血案,使得他來去匆匆。

由於康熙日理萬機,國事繁忙,君臣之間沒能敘舊,他本待稍有空閒之時,再與邵寒月閒話家常,哪知邵寒月來去有如一陣風,竟已飄然遠走,令康熙扼腕不已。

正懊惱邵寒月不辭而別之際,豈料自己的表妹竟然也留書出走,雖她在信上言明,久聞江南風光,想去探訪一番,可也未免過於巧合,邵寒月剛離開京城,她竟也跟著離開。

端詳著采薇格格的書箋,康熙隱隱覺得當年四大侍衛會各分西東,或許跟自己的表妹有關。

「但是,朕可沒聽到任何耳語,采薇對那位侍衛好感,還是有人瞞住了朕,沒說實話?只是,此事若屬實,采薇大可跟朕說啊!難道朕會是頑固不化的人嗎?唉!這丫頭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這麼貿然下江南,可不知會給朕惹出什麼事來……」

想到此,就讓康熙憂心忡忡,暗想:「看來只好勞煩天翔跑一趟江南,把這個丫頭給朕逮回京。」

約莫半個時辰後,小喜子領來一名相貌俊雅,雙眉斜飛,顧盼之間,有一股傲氣,年約二十五歲左右的男子進御書房,此人正是御前一品帶刀總領侍衛葉天翔。

「卑職叩見皇上。」葉天翔與康熙雖是君臣情深,卻也不敢失了君臣之禮。 

「你們都退下,沒朕的吩咐,誰都不許進來。」

「喳!」御書房內隨侍的兩名太監跟著小喜子,急忙跪安退出房去。

康熙摒退了左右,葉天翔還沒開口,康熙已將采薇格格的留書遞給他:「天翔,你先看看這封信……」

葉天翔愕然接過,迅速將信看完,焦急之心,溢於言表,憂慮道:「格格怎可擅自離京,真是太亂來了……」

「朕在想,采薇的離開,必與寒月有關,他前腳離開,采薇後腳就出宮……」

「什麼?寒月回來了?」乍聞邵寒月回京,葉天翔臉上掠過驚喜,但想著邵寒月未跟他照面就離開,不免讓他感到有些憤怒。

「怎麼?你不知?那東方晉知道嗎?」康熙沒放過他臉上的神情變化,也由此確定邵寒月並未與葉天翔聯繫,不免疑心大起。

「是,因為寒月並沒有找卑職。」

聽得葉天翔的回答,康熙疑惑的問道:「以你們跟寒月的交情,他此次回京,沒理由不跟你們聯繫……」

「卑職也想不透……」

「嗯!此事暫且擱下不提,朕要你下江南尋找采薇,千萬不可聲張,若是也能見到寒月,自是最好,若不能,也要想辦法找到他,說朕想念他,務必請他回京一趟。」

康熙察言觀色,發覺得四大侍衛瓦解的導火線,應是自己的表妹無疑,但他沒繼續追問。

「喳!卑職遵命。」葉天翔沒有多說,隨即領命出宮,胸中一股無名火猛然燒起:「邵寒月,你這死小子,睽別三年回到京城,竟敢不來找我,眼中還有我這個兄弟嗎?臭小子真是皮在癢,讓我逮著,非得好好揍你一頓不可!」

□□□

邵寒月的人品、能力,康熙早就十分欣賞,也曾希望他能成為額駙,只是當初遍尋皇室宗親的閨女,也沒想過自己的表妹,後來這個念頭遭到太皇太后駁斥,更在滿漢不能通婚的祖訓下,他遂打消這個念頭。如今,當年的念頭再度浮現,他決定重新審視這個祖訓。

所謂滿漢不婚,並非完全指的是滿漢不能通婚,其實是旗民不婚,起因來自於八旗制度。滿州人入主中原,建立清朝帝國之後,為了鞏固江山,加強統治地位,所以制訂了八旗制度,進行編制。

旗人與非旗人之間的劃分,壁壘分明,所有的滿州人悉數編入八旗,歸順大清皇朝的蒙古騎兵,統屬蒙古八旗;少部分跟隨努爾哈赤的漢人,也編入八旗,而這八旗可還涵蓋部分達斡爾族、鄂溫克族、鄂倫春族和錫伯族。

當時的八旗,稱所有不在旗的漢人為『民人』,意指他們只是平民百姓,與他們這種貴族,是無法相比擬的。因此在八旗中形成了旗民不結親的風俗,這種風俗依照滿族人的說法,則成為『滿漢不通婚』。

嚴格而論『滿漢不通婚』,非指滿族人不能與漢族人通婚,而是指不能與八旗以外的民人結親。

「若是讓寒月入旗,或許這就不是問題,但目前一定要清楚,他是否對采薇有意……」

康熙可沒想過,要讓邵寒月入旗,能過得了太皇太后那關嗎? 


持續挖坑中,也持續補坑中^.^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