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82)民進黨「白吃牛肉麵」的邏輯
 瀏覽342 |回應0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82)民進黨「白吃牛肉麵」的邏輯

(https://city.udn.com/v1/city/index.jsp?gid=122)

有個無賴﹐口袋空空如也﹐肚子餓了﹐卻大膽走進麵店據桌而坐﹐還點了一籠包子。包子端來﹐無賴說﹐他要改叫牛肉麵﹐把包子退了。吃完麵﹐無賴起身就走。店小二要無賴付吃麵的錢﹐無賴說麵是他用包子換的。店小二就要無賴付包子的錢﹐無賴說包子他不是已經退還了嗎﹖店小二一時傻在那裡。

店小二很可憐﹑可笑嗎﹖

上面這個故事﹐正當﹑正常的人一聽﹐都會「感覺到」無賴在耍無賴。但我拿這故事考過好些親友﹐要他們在10秒﹑甚至30秒內﹐用最簡單的一句話﹐一針見血點出無賴的無賴所在﹐卻十個有六﹑七個一時說不上來﹐只會說無賴在賴皮。換句話說﹐那些親友都像店小二﹐傻了﹐一樣老實﹐一樣可憐。

無賴耍賴的盲點﹐只一句話﹐就是他根本對包子「沒有所有權」﹐又哪來「處分權」呢﹖還「換」什麼牛肉麵﹗﹗﹗

我常把這「白吃牛肉麵」的邏輯﹐對照民進黨政權的思維邏輯﹐就發現二者又是同卵雙胞胎﹐真是不亦快哉﹗

有趣的是﹐在這次公投辯論會中﹐我聽到反方代表葉耀鵬也引用「白吃牛肉麵」的邏輯來駁斥陳水扁辦此公投的荒謬﹐真令我心有戚戚焉﹗

不過﹐葉耀鵬講的故事是用饅頭打比方﹐不是用牛肉麵打比方﹐而且葉耀鵬沒有申論(辯論時間也不允許)陳水扁舉辦320公投所持的荒謬邏輯﹐是怎麼個與「白吃牛肉麵」的邏輯是一個模樣的。

牛肉麵比饅頭好吃﹐我就用「白吃牛肉麵」的邏輯來和陳水扁舉辦320公投的邏輯仔細對比一下﹕

1) 麵店老闆知道無賴以前耍無賴的歷史﹐本不想讓無賴進到麵店裡面。

泛藍立委知道陳水扁以前耍賴不負責的歷史﹐本不想通過公投法。

2) 麵店老闆擔心無賴說他歧視顧客﹐跟他纏訟﹐雖然還是怕無賴吃了不付帳﹐卻又安慰自己說﹐也許這回無賴口袋有錢﹐不會賴帳﹐會遵守「沒有白吃的午餐」的規矩﹐所以很矛盾﹐可也無法檢查無賴的心思﹐就讓無賴進店裡了。
泛藍立委擔心選民說泛藍反公投﹑歧視人民做主當家的權力﹐而不把票投給泛藍﹐又雖然公投法第十七條規範總統舉辦公投的條件很嚴但只是原則﹐還是擔心陳水扁曲解法條精神﹐濫權不予遵守﹐但陳文茜在公投辯論中透露﹐她當時說服泛藍立委通過公投法﹐因為她雖然並不尊敬陳水扁這個人﹐但尊重陳水扁的總統身分﹐就心想陳水扁也會遵守「做總統角色」的規矩﹐所以泛藍立委很矛盾﹐可也無法檢查陳水扁的內心﹐就讓公投法通過了。

3) 無賴進得店裡﹐明明沒錢﹐但當然不能先說自己是要來白吃的﹐所以繞個彎﹐裝模做樣也點一籠包子﹐因為「顧客有點菜的這個權力」﹐店主無法阻擋。

陳水扁有了公投法﹐明明國家並不存在進入危急狀態的條件﹐但當然不能先說自己的目標是要搞台獨的﹐所以繞個彎﹐裝模做樣搞點別的什麼「防禦﹑防衛」公投﹐因為「總統有辦公投的這個權力」﹐泛藍立委無法阻擋(連陳水扁的人民頭家都無法阻擋陳水扁「強迫要替人民頭家」辦公投。)

4) 無賴知道真把一籠包子吃了﹐他下面就沒戲唱了﹐他自己就要出醜好看了﹐所以不敢動包子﹐換成了牛肉麵。

陳水扁知道真要點了什麼「防禦﹑防衛公投」把它吃下去﹐他下面就沒戲唱了﹐他自己就要出醜好看了﹐所以不敢動什麼「防禦﹑防衛公投」﹐換成了兩個毫無約束力﹑也無法鑒定成效﹑功率的無聊公投議題。

5) 無賴吃了牛肉麵就想一走了之﹐店小二抱怨還沒付錢哩﹗無賴就說他是放棄包子換牛肉麵的﹐你還要錢嗎﹖。

陳水扁宣佈了辦兩個無聊議題的公投就想一投了之﹐泛藍立委和泛藍選民抱怨舉辦公投不合第17條規定﹐是違法公投哩﹗陳水扁就說他是放棄「防禦公投」﹑「防衛公投」換來的「和平公投」﹐你們還敢反對「和平」嗎﹖

6) 店小二抱怨「包子」也還沒付錢哩﹗不能走﹗無賴的底牌就出來了﹕我不是已把「包子」退還給你了嗎﹖還說謝謝﹐你還要怎樣﹖

泛藍立委和泛藍選民批評「防禦公投」﹑「防衛公投」也是本來就不通的﹗陳水扁就說﹐所以就退掉不提「防禦公投」﹑「防衛公投」了不是嗎﹖還說四不一沒有﹐你們還要怎樣﹖

7) 問題是﹐無賴沒錢﹐一開始就沒資格點包子﹐對包子不具所有權﹐包子不是無賴的﹐還換什麼﹖﹗退什麼﹗﹖

問題是﹐陳水扁一開始就沒合理的條件推動公投﹐對「舉辦320公投」根本不具民意基礎﹐「舉辦320公投」從頭就既無客觀要件﹐更沒有被全民認可﹐還換什麼﹖﹗退什麼﹗

8) 麵店老闆很後悔讓無賴點了包子﹐很後悔在一開始讓無賴進了店﹐但當初有別的辦法嗎﹖

泛藍立委很後悔公投法第17條沒有更明確﹑具體的文字敘述限制總統發動公投的權力﹐陳文茜在公投辯論中透露﹐她後悔當時去說服泛藍立委通過公投法﹐但當初有別的辦法嗎﹖

沒有辦法﹗

店主對付無賴﹐常常陷入沒有正規辦法的窘境﹗也許只能顧用彪形大漢站在店門口﹐嚇唬嚇唬﹐也不一定管用﹗人民對付民進黨政權﹐常常陷入無法正常辯論的困境﹗也許只能等到民智提昇到較高的層次﹐絕對多數的公民「明確」站出來對一切玩「白吃牛肉麵」邏輯的政權堅定地說「不﹗」才可望嚇阻。

跟葉耀鵬對辯的正方代表羅志明﹐提出歐洲小國為脫離蘇俄而舉辦獨立公投﹐為設官方語言而舉辦公投等等﹐重複公式化地搬弄行政院「凝聚共識公投」的概念樣板﹐來正當化所要舉辦的320公投。

羅志明的舉例﹐又是一個民進黨「青草變牛肉」的邏輯。

羅志明把歐洲國家公投展現精誠團結精神的「〝凝聚〞已有的〝舉辦公投﹑然後大家一起去投票〞」共識﹐拿去等同了陳水扁在320脅迫人民參與「〝製造〞尚未存在的〝舉辦公投﹑大家一定要去投票〞」共識﹗(不去就是不愛台灣﹐就是中共同路人。)這完全是陳師孟把「國旗代不代表國家」這議題等同於「國旗等不等於國家」這議題的錯亂之翻版﹗﹗﹗

對人民有「公投」權力這一「識」﹐大家是有「共」的﹐否則怎會通過了「公投法」﹖但對於為了這一「識」﹐而由陳水扁曲解法律精神和民意去「舉辦兩個議題的320公投」卻絕對是沒有「共識」的﹐且反對者甚眾﹗

當初公投先定時間﹐再找議題﹐且一換再換﹐這是證明大家對選什麼議題辦公投「有共識」還是「沒共識」﹖

泛藍當初擔心和現在反對的﹐都在於表達關於「對何事公投」及「在何時公投」﹐實在與陳水扁無法有「共識」﹐這是人民「反對的權力」﹐是民主制度中人民神聖﹑重要的﹑甚至比「贊成的權力」更基本的權力﹗否則﹐總統隨時隨事都「隨便」「舉辦」公投﹐人民都要支持「舉辦」﹖﹖﹖那又何必要公投法第17條呢﹖

如果總統堅持自己遵守了第十七條規定﹐泛藍堅持總統違反了十七條規定﹐這正是「沒有共識」的明證﹗總統竟然因為泛藍不與其〝合作〞「製造舉辦共識」﹐竟給泛藍戴帽子﹐侮辱人民﹐認為誰不跟他一起製造「何事公投」及「何時公投」的「共識」﹐就是「反民主」﹑「反公投」﹗總統視民意如草芥﹐民意就視總統為寇讎﹐給總統帶更大的帽子﹐說他破壞憲法﹑背叛國家﹐將之罷免﹐繩之以法﹐豈不亦可乎﹖

大家應記得﹐面對泛藍對「舉辦」兩個人民並無異議之「議題」公投和「舉辦時間定在320」的質疑﹐民進黨政權起先都詞窮無以對﹐過了好一陣子﹐行政院長游某才不知哪兒搬來了「凝聚共識公投」這一天兵助陣。說來可笑又可憐﹗

針對反對舉辦320公投者所指﹐「明明絕大多數人民對320公投的議題不會有異議(大家知道﹐尤其國防部長湯燿明沒異議﹐因為他說過﹐不通過﹐飛彈照買)﹐為何還要舉辦」﹐民進黨政權舉出歐洲的什麼獨立公投﹑官方語言公投﹑加入歐盟公投是屬於「凝聚共識公投」﹐並列出它們所獲90%高投票率﹑高贊成率來說明「即使大家對議題已有高度共識也可以辦公投」﹐所以證明了「舉辦320公投」的適當性。這樣的附會簡直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反而證明了自己的無知與不合理。

在歐洲發生的事﹐說明歐洲國家人民對公投議題本身之共識沒有問題﹐對「舉辦」該次公投也有共識﹔在台灣發生的事﹐卻說明台灣人民對公投議題本身之共識也沒有問題﹐但對「舉辦」320公投沒有共識﹗

波羅的海小國的獨立公投﹐不但是對「公投議題」有共識﹐而且對「舉辦公投」也有共識﹐以「舉辦公投」來正式表達追求獨立之意﹐目的是以期「原統治大國」蘇俄不加阻擾(若加阻擾﹐雙方會有大麻煩的﹐如在車臣發生的)。小國可不敢管也無力管大國的飛彈如何部署﹗

反觀台灣﹐人民對「舉辦320公投」毫無共識。

而且「320公投買飛彈武器的議題」根本是中共在以前﹑現在﹑可見將來都阻止不了的(不信﹐去問湯燿明)﹐不僅此也﹐「320公投議題」一旦提之於公投﹐對敵對的大國而言﹐不但在批評敵對大國飛彈該不該部署﹐台灣小島還暗示性地對強大敵國說﹐「你不怎樣我就不客氣﹑我就要怎樣喔﹗」這種不必要又無效的挑釁﹐意欲何為﹐不是找死嗎﹖

美﹑中﹑蘇三強都有飛彈「互相對準」﹐常常為限武談判搞得精疲力盡而無大效﹐幹嘛不以「舉辦撤飛彈公投」代替談判呢﹖民進黨政權的作為﹐常常就是如此令人感到既可笑又可憐﹗

而申請加入歐盟的國家之「舉辦公投」﹐是對一個有利於己的團體表達友善「合一的願望」﹐而且也可預知對方會有認真且同樣友善的回應。

「320公投議題」卻是要向敵對的大國展現一種「要嘛攤牌﹑不然就談判」的姿態卻美其名曰「和平公投」的自大﹑自欺行為。強敵大國會「友善地」理你嗎﹖會反而被小國不戰而敗之嗎﹖還是從此給雙方已經敵對的情勢再埋下一顆不定時的超級炸彈﹖

陳水扁「舉辦320公投」﹐鴕鳥式地自稱為和平公投﹐實質上卻製造與敵對大國的劍拔弩張高度緊張情勢﹐能與歐美國家真正和平的「舉辦凝聚共識公投」混為一談嗎﹖

勞民傷財「舉辦320公投」的目的在哪裡﹖就算有目的﹐緣木求魚的目的是目的嗎﹖除非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民進黨政權很無聊的一個習性就是﹐當反對者提出異議時﹐就說「你又不能代表多數﹗」其中最有名﹑常常下意識表露這種習性的﹐就是李敖所說樣樣比陳水扁強的謝長廷﹗謝某在行政院會﹐對馬英九關於320公投各方面提出的異議﹐就是說「你又不能代表多數﹗」。還記得謝某曾在受訪時﹐對國外媒體記者關於「統一」議題的發問﹐總是回答「在台灣﹐大家對統一沒有共識﹗」樣樣比陳水扁強的謝長廷猶有此惡習﹐其他民進黨中人﹐更何堪聞問﹗

問題是﹐陳水扁當選總統的得票率代表了多數嗎﹖民進黨一向的得票率代表了多數嗎﹖民進黨政權對「在320舉辦公投」的總總說詞代表多數嗎﹖在台灣的人民﹐對「台獨」有共識嗎﹖對「正名」有共識嗎﹖對「舉辦320公投」有共識嗎﹖謝某對這一切不代表多數﹑沒有共識的民進黨種種措施﹐不都極其熱心推動嗎﹖

台灣人民若對「舉辦320公投」有共識﹐又何至於自陳水扁以下﹐民進黨政權人人催大家要去領票﹑投票呢﹖

也許﹐有網友會想﹐民進黨政權要用「青草變牛肉」的邏輯就用去﹐笨死活該﹗那我就要嚴重﹑嚴肅地提醒你﹐如果做為人民的你﹐就是常常被當做「青草」﹐經過民進黨政權「青草變牛肉」邏輯的加工﹐你就要常常變成他們的「牛肉」﹐而且把你煮成「牛肉麵」﹐白吃下去﹐不付任何代價﹗這樣的結果﹐是他們笨死了活該﹐還是你自己該死﹖﹖﹖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