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言情武俠--情鎖江南第一章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鎖江南 第一章(中)
 瀏覽213 |回應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夜時分,通往采薇格格寢宮的垂門外,倏地冒出一道纖巧的黑影,迅速進入垂門躍上長廊,月光照映下,黑影手中提個布包,朝采薇格格的寢宮靠近。

這時,遠處突然響起若有似無的女子談笑聲,黑衣人機警的躍下長廊,翻身竄上屋頂藏身,其身法輕如棉絮,迅如狸貓,當可看出此名黑衣人的武功不凡,若她意圖不軌,只怕也沒幾個人是敵手。

藉著廊上懸吊的紗燈,約略看出長廊一端的轉角處,施施然的出現了幾名宮女,往黑衣人的方向走來。

「格格的性情真是讓人捉摸不定,一會風一會雨的……」

「是啊——是啊——讓人好難侍候。」

「早上的時候,她不知怎地還大發脾氣呢!可是妳們有發現到嗎?晚膳的時候,格格的心情似乎很好呢!真不知丁香姐怎麼安撫格格的……」

「哼!有什麼好羨慕的?只是一個會拍主子馬屁的奴才。」這名宮女嫉妒的口氣,顯見得對丁香受到采薇格格重視,十分不高興。

「娟姐,妳要是不滿意丁香姐受格格重視,妳就要多學學,別只會在後面放炮……」

「說的是,地獄魔女可不是人人都能夠侍奉得了的。」這一句話,堵的那位名喚娟姐的宮女,無話可說,只能重重的哼了一聲,表示自己不苟同。

「對了,妳們有沒有瞧見格格晚上用膳時,不時在偷笑?」

「啊!好像真有這回事呢!」

「妳們說,格格……是不是在思春啊?」話聲方落,即聞一陣咯咯嬌笑聲響起。

「噓!小聲點,妳們想死嗎?」那名年紀稍長的宮女娟姐急忙示警:「這些話可別亂說,要是落進格格耳裡,我們都別想活了。」

「知道了,娟姐。」被她這麼一說,其他幾名宮女,似乎受到了驚嚇,當即噤聲,沒人敢再嚼舌根了。

幾名宮女吱吱喳喳的在長廊低聲說著,可一點也不知道屋頂上趴伏著一名黑衣人,不過話又說回來,連內廷侍衛都沒發現到這名黑衣人,更別說這些只會說人背後話的宮女了。

待這幾名宮女的身形消失在轉角,屋頂上的黑衣人才縱落地面,再度跳上長廊,快速往采薇格格的寢宮奔去。

黑衣人在將要靠近采薇格格寢宮時,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頭:「我這身夜行衣打扮豈不讓格格起疑?我是怎麼了?怎地也跟格格一樣神不守舍起來?唉!許久不見東方統領了,不知他這陣子都在忙什麼?」

黑衣人搖搖頭,急忙轉身閃入暗處,只聽一陣窸窣聲響,沒多久,即從暗處走出一名女子來,藉著懸掛廊下的宮燈,依稀可看出是一名身材窈窕的宮女,待得近看,此女容貌清雅秀美,竟是丁香。想不到黑衣人會是丁香,看丁香的身法,她一身武功,只怕不俗。

丁香捧著布包,整整衣衫,躡手躡腳的朝采薇格格的寢宮走去,來到寢宮門口,篤篤,輕扣了兩聲房門,口中低喚:「格格睡了嗎?」

嘎!房門開啟,采薇格格見到了她,忙將她拉進房內,帶上了門,瞧見丁香手中的布包,她眉開眼笑,高興的接過,笑吟吟的說道:「丁香,我就知道妳有辦法。」

采薇格格邊說邊打開布包,裡頭是兩套太監的衣服還有一塊腰牌,她開心萬分,拉著丁香的手,滿臉的歡喜。

感受到她打從心底洋溢出來的興奮之情,丁香心頭更是沈重:「或許,格格自己並沒發現到她對邵寒月用情之深,已超過她自己所想像吧!要是……」 

丁香不敢往下想,只希望一切都是她杞人憂天,若是采薇格格跟邵寒月沒有緣份,邵寒月也不會出現在京城,出現在采薇格格的生活裡。

「目前也只有幫格格先找到邵寒月,其他的,屆時再做打算吧!」計議既定,丁香便暫且按捺下不安的心。

□□□

隔天,未時光景,采薇格格與丁香兩人,打扮成御膳房的太監,還易了容,掩去本來面目,背著布包,靠近宮門時,忙掏出腰牌給守宮門的士兵觀看。 

「還帶包袱?」守宮門的士兵確定腰牌的真假後,滿眼疑惑的看向她們身後包袱。

丁香看出士兵眼中的懷疑,忙道:「我們奉御善房的張公公之命,出城去採買新鮮蔬果跟雞鴨魚肉,也得要幾天的時間,自然帶包袱,不然你說我們吃住要怎麼辦?」

「去什麼地方?」士兵依舊繼續盤查。

采薇格格見士兵這般刁難,心頭火一上,就要趨前與他們理論,丁香見狀忙以眼色制止,對士兵以退為進道:「你們要是有疑問,儘可往御膳房查問去,不過別怪我沒把醜話說前頭,要是拖延了採買的時機,讓御膳房沒有做菜材料,皇上跟前,你們可得要負責。」

「不敢不敢,兩位公公請。」守宮門的士兵被丁香這麼一恫嚇,嚇得臉有些白,不敢再盤問,急忙放行。

兩人順利的走出宮門,快步往大街走去,采薇格格回頭望了守宮門的士兵一眼,拉住丁香的手,吐吐舌頭,呼氣道:「剛剛真是好險啊!」

丁香撫胸道:「奴婢可是擔心格格妳沈不住氣,要是漏了餡,讓士兵將我們逮回宮裡,奴婢只怕人頭不保……」

「丁香,」采薇格格語氣堅定的說道:「妳儘可放心,一切有我,只要有我在的一天,誰也不能動妳分毫,包括我皇帝表哥在內。」

「格格……」丁香激動的握住采薇格格的玉手,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忽聽采薇格格高聲喊著:「好熱鬧啊!咱們瞧瞧去。」隨即一溜煙的往什貨郎的攤子跑去。

「哎——小倫子,我們還有正事呢!別光顧著玩。」

來到熱鬧的京城市集大街,采薇格格像極了鄉下村姑進城,對任何事物都透著新鮮感,早把丁香的話拋到一旁了,她是東摸摸西看看,在人群中四處穿梭飛舞,開心的像隻花蝴蝶,似乎已忘記了她費盡心思,偷溜出宮的目的了。

丁香大急,快步追上前去,把她拉走,低聲道:「格格,咱們要快點趕路,只要在天黑之前趕到宛平縣,就不用擔心被逮回去了,所以咱們不能在這裡磨蹭,要是被發現,讓皇上派人追來,咱們可就走不成了。」

丁香這麼一說,采薇格格這才回神,神情緊張的張眼望著四處,悄聲問:「但是,咱們只有四條腿,那能在天黑時趕到宛平縣?難不成妳會仙法?」

「格格說笑了,這天底下哪有仙法?是奴婢早就請朋友幫忙,備了兩匹良駒在城外等著了。」丁香一番話,讓格采薇格睜大眼睛,眼底盡是疑惑,驚訝的問道:「妳什麼時候出宮找朋友的?」

「別問了,快走,出了城在慢慢告訴妳……」

疑團滿腹的采薇格格被丁香推著往前走,主婢二人不再耽擱,從擁擠的人群中穿梭而過,迅速往城外飛奔而去。

出了城門,來到城外的官道小徑上,只見一處小溪旁的樹幹上,正拴著兩匹健馬,采薇格格還沒來得及開口,丁香已拉著她走向馬兒。

一路上憋著一股悶氣的采薇格格,忍不住開口問:「才一天的時間,妳怎能……怎能都把事情都安排的這麼妥當?我不明白,妳什麼時候做這些事的?妳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如此神通廣大?」

聽出采薇格格的口氣裡透出猜疑,丁香忙解釋道:「格格想太多了,奴婢只是請朋友幫忙,要是格格不信任,奴婢可以請他們對質……」

「是嗎?」采薇格格隱隱之間覺得,丁香絕非普通人。

「格格請放心,奴婢這些朋友都是可以信任的人,他們只是幫奴婢找馬,並沒有多問……」丁香語音誠摯的道:「格格,丁香什麼時候欺騙過格格?」

「嗯!沒有,不過,妳會把詳情告訴我,對吧?」采薇格格依舊不放棄解開心中的疑慮。

「會的,格格,時候到了,我就會告訴妳,」丁香挑挑眉,一面說話,一面解開馬匹的繩索,將一條韁繩遞給采薇格格,強笑道:「那我的好主子,可以上馬了嗎?」

采薇格格伸手接過,心中湧起的疑團,逐漸擴大,她甚至覺得丁香屈就當一名宮女,接近自己,一定是有目的,不期然的,讓她想到了天地會,一個反清復明的組織。

「她會是……天地會的叛逆嗎?否則,怎麼可能才一天的時間,就把一切弄得如此妥當?」

采薇格格看著那張清秀端莊的臉龐,是那麼的熟悉與可親,令她心頭混亂不已:「不,不可能,丁香不會是叛逆份子,不會,絕不會,我不能懷疑丁香的。她如果是有目的潛進宮,這八年來,她有的是機會,為何一直沒出手?她沒出手就不可能是叛逆,我不該懷疑她的忠心。」

縱使自己對她存有極大的猜疑心,疑心以丁香之能,不該是一名宮女而已,但她相信,不管在什麼狀況下,丁香都不會加害於她,想到這裡,她隨即釋懷,況且都走到這個地步了,她也只能選擇相信丁香。

「格格?妳怎麼了?」見采薇格格那雙清澈的美眸,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丁香感到有些不安。

「沒事……」采薇格格翻身上馬,拉起韁繩,掉轉馬頭,雙腳一踢馬腹,喊道:「走吧!」健馬在嘶鳴聲中放開四蹄,揚起塵土,往前飛馳。

「格格——」丁香也不再耽擱,急忙策馬追隨於後,這兩匹馬奔馳甚快,片刻,主僕二人的身形已被滾滾黃沙掩蓋在官道上。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