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言情武俠--情鎖江南第一章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鎖江南 第一章(上)
 瀏覽240 |回應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仲夏之際,天氣燠熱,連帶的也易讓人的脾氣變得火爆,可不是,此刻在皇宮內苑一隅,就傳來陣陣兵兵乓乓聲,不消說,肯定有人將一股怒氣盡皆發洩在瓦盤器具之上。

怒氣衝天的人,正是康熙皇帝的表妹多羅格格采薇,采薇格格是太皇太后的親外孫女,她與康熙是血緣甚親的姑表兄妹,當年因為太皇太后十分喜愛采薇這個外孫女,在她八歲之時,便接她進宮相陪,並賜封為多羅格格,也就是漢人稱謂中的郡主。

采薇格格今年芳齡十八,膚色勝雪,容貌如花,窈窕婀娜的身段,如凌波仙子,眉眼含情,未語先羞,是個極為美貌的姑娘,可惜,她性格潑辣,雖飽讀詩書,卻傲慢跋扈,就連康熙這個皇帝表哥都管不了她。

此時的她,對著一名宮女丁香發著無名火,而這股無名火,亦讓她絕美的姿容,因怒氣而扭曲變形,讓一旁侍奉的丁香,搖頭嘆息。

啪!采薇一掌拍向桌子,口中怒叱:「邵寒月,我要是不把你的皮剝下來,我就不是多羅格格,你等著。」她轉頭朝向丁香:「丁香,幫我整理一下衣物,我要找這個臭男人算帳去。」

「格格,四年了,妳還在意著邵大人,就表示他在妳心中有了份量。」

丁香十六歲進宮,隨即被分派到采薇格格寢宮,如今也已八年,她略長采薇格格數歲,她的心事,只有丁香懂,而她的脾氣,也只有丁香能夠容忍。

因為采薇格格如火般的性格,早已聞名京城,一干太監宮女人人視她如鬼神,對她敬而遠之,更在她背後悄悄為她取了個渾號「地獄魔女」,可想而知,她是個多麼讓人頭疼的人物。

「妳……妳說到哪裡去了?我只是要出一口悶氣……」

「悶氣?」丁香見采薇格格雖鼓起腮幫子,但一雙美眸卻隱含淚光,她嘆口氣,上前攜起她的一雙玉手,柔聲道:「四年前,第一次在宮中見到他,妳就對他有好感,也許,那時候才十四歲的妳,或許對愛情還是懵懵懂懂……」

采薇格格噘著嘴,打岔道:「那又怎地?那時他也不過十九歲……」

「十九歲已經不算小了,妳看萬歲爺,年紀與邵大人相若,但已經兒女成群……」

「那怎麼同?皇上是一國之君啊!」

「成親與否,可是跟身份地位無關,再說,邵大人今年也二十三歲了,也到了該成家的年紀了,只是……」丁香轉移話鋒道:「格格,妳喜歡他又不讓他知道,只會苦了自己……」

「我……我……」被丁香說中心事,采薇格格一改方才的怒容,突然抽抽答答的哭出聲來:「他怎能這樣對我?為什麼每次一見面,他就只會故意找我麻煩、惹我生氣?三年前,還莫名其妙離開,好不容易盼他回京,現在居然連招呼也不打,就靜悄悄離開,我在他心中到底算什麼?他當真那麼討厭我嗎?」

「怎會?格格是個很美的姑娘,很多人喜歡妳的,只要妳的脾氣稍微收斂一些,那就更完美的……」丁香輕輕將她擁進懷裡,安慰她道:「男人都喜歡溫柔的姑娘的。」

「是嗎?」采薇格格抬起頭來,淚痕未乾,望著丁香,嘟起嘴道:「那……趙素凝呢?我不覺得她是個溫柔的姑娘啊!他為何就對她輕聲細語,跟我就粗聲粗氣……」

「邵大人有對她輕聲細語嗎?可是奴婢覺得他們之間的感覺,挺疏遠啊!」 

「這我不管,我怎麼說也是個多羅格格之尊,他經常對我視而不見,這麼不把我放在眼裡,就是欺我太甚,這口氣我說什麼都嚥不下。」

采薇格格一臉倨傲之色,耳聽她之言,丁香無言以對,心中暗嘆:「看來,要采薇格格改變自己,就要看她對邵寒月的愛深不深了。」

服侍采薇格格多年,她的脾氣,丁香早已摸透了,也知她想做的事,就一定會做,因為她是個作風強悍,敢愛敢恨的滿州姑娘。

「丁香,我要去找他,我要知道他心裡有沒有我,不找到答案,我不會死心。」

「但是,皇上會讓妳出宮嗎?」

「皇帝表哥當然不會,所以我們要偷偷溜出去。」

「這……」

「丁香,我信任的人只有妳,也只有妳會幫我,對不對?」

「格格……」

采薇格格見丁香一臉的遲疑之色,有些惱了,氣呼呼的道:「丁香,妳不幫我,我也會想辦法溜出宮……」

采薇格格的堅定,早在丁香的料想之內,但她仍是感到為難,畢竟久居皇宮,外面的世界,並不像采薇格格想的那麼單純,她怎放心讓這個嬌縱的格格獨自出宮?

「好,奴婢陪妳去找他,不過……」丁香沈吟片刻,接著又問道:「格格知道他去那裡嗎?」

「聽值班的小太監言道,他留書給皇帝表哥的信上說,鳳凰村發生滅村血案,他想去查查,因此我想,他極有可能去了揚州找東方大人……」

「他要查鳳凰村的命案嗎?是皇上派他去的?」

「才不是,雖說他是御前帶刀侍衛,不過沒有皇上的命令,也不能胡亂插手管這檔事,只是,他離開三年,這次從回疆回來,逗留不到一天就悄悄離開,一聽到鳳凰村出事,他就急著離開,我總覺得這其中有問題……」

「問題?什麼問題?」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猜想,不然他為何這麼急著離京?」

「格格,這一切都是妳的猜測罷了,不過奴婢也覺得,邵大人不該插手管鳳凰村的血案,那會讓東方大人為難,我們要相信東方大人的能力才對。」

「其實……」采薇格格嘆著氣,欲言又止。

采薇格格的表情黯然,看進丁香眼底不由擔心道:「怎麼了?格格……」 

「我……我好害怕,害怕這個想法是真的……」采薇格格坐立難安,猛地抓著丁香的手臂搖晃道:「丁香,妳告訴我,假如這是真的,我該怎麼辦?」 

丁香聽得滿頭霧水,疑惑問道:「格格,妳在說什麼?怎麼奴婢一句也聽不懂……」

采薇格格看了她一眼,抿抿櫻唇,泫然欲泣道:「他留給皇帝表哥的信裡,說是有一個他生命中很重要的女子,就在鳳凰村,他查不出那個女子的生死之謎,此生難安……」

「啊──是誰?格格知道嗎?」

「我只知道她叫上官雪心,」艱難的說出這個名字,采薇格格憂慮道:「妳說,他們是什麼關係?會不會是他的未婚妻?」

「格格,妳別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丁香安慰道:「只要找到他,就知道答案了,不是嗎?這不是妳想出宮的原因?」

「我……我好矛盾,想找他,又怕得到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淚珠悄悄的滑落采薇格格的香腮,她的擔憂之狀,毫無遺漏的顯示在嬌顏上。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出宮去找他……」

「不——」采薇格格吸口氣,語氣堅定的說道:「就算這樣,我也要知道,我在他心中是個怎樣的姑娘……」

聽采薇格格這麼說,丁香沒再多說,只是握住她一雙柔荑,柔聲道:「那今天就好好休息,培養體力。」

「嗯!」在她的安慰下,采薇格格混亂的思潮,逐漸平穩。

丁香輕撫著她的秀髮,思緒翻攪:「江湖上謠言四起,說鳳凰村的血案是天地會所做,天地會的人不可能做出這種泯滅天良的事來,定是被人栽贓嫁禍,到底是誰?我要查個清楚明白……」

見丁香陷入沈思,采薇格格問道:「丁香,妳再想什麼?」

「沒有,」丁香勉強擠出笑容:「奴婢在想……用什麼方式出宮較不容易被發現。」

「妳向來足智多謀,一定有辦法的。」采薇格格一臉的篤定,全然無法理解丁香心中的擔憂。

丁香無言,只是回以微笑,暗忖:「看格格這個樣子,想必真的非常喜歡邵寒月,倘若……邵寒月早已心有所屬,那麼,格格該怎麼辦是好?唉——問世間情為何物?」丁香眉宇間抹過一絲淡淡愁緒,似有所思,然而采薇格格正在遙想著日後見到寒月時的情境,並未發現到丁香異常的神情。 


持續挖坑中,也持續補坑中^.^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