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69)拍馬屁﹐就要學 江霞﹗
 瀏覽246 |回應0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69)拍馬屁﹐就要學 江霞﹗

(https://city.udn.com/v1/city/index.jsp?gid=122 )

報上說﹐陳水扁和台南一中二十六位同班同學、數位同屆不同班的同學,在冰果室聚會﹐但願他們真如報上所述的「相見歡」﹗(我也愛參加同學會﹐大家雖在社會打滾多年﹐但同窗面前﹐仍是「純潔的少年」﹐說話「天真無邪」﹐至少沒有政治動機﹐因為我們當中沒有人當總統 – 尤其是在政治掛帥的台灣當總統﹗)

不過﹐記者寫到有個「總統的同學」施某在聚會後﹐引用〈論語〉,說陳總統是「望之儼然,即之也溫」﹐平時不喜歡說話,口才不佳﹐只會安靜地讀書。

我看了大笑不已之後﹐又從內心深處昇起一股憐憫之情﹐自言自語﹕這樣的「同學」合當有如此的「總統」﹐如此的「總統」合當有這樣的「同學」﹐雙方才配對﹗

在〈論語子張篇〉﹐子夏曰:「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君子有三變﹐但有三變的並不一定跟君子有關﹐至少孫悟空有 72 變﹐豬八戒還有 36 變呢﹗

希特勒﹑毛澤東都很會變﹐都有與孺子或與小動物合照的像片 ﹐都是「慈祥可親」﹑「笑容可掬」的﹗毛還舞文弄墨﹐希特勒還會畫畫﹐差點兒進了藝術學院學藝術去了﹗要比浪漫﹑比誰會「變」﹐希特勒﹑毛澤東可會「大變」﹐陳水扁只是不夠看的「小變」﹗

可是﹐把無數猶太人小孩送入煤氣室毒死的是同一個希特勒﹗讓黑五類階級成分可以「遺傳」而使得千百萬黑五類階級敵人的孩子失學﹑沒有好工作﹑喪失人格尊嚴﹑痛苦悽慘度過一生的就是同一個毛澤東﹗「總統的同學」忘了在台獨分子眼中的軍閥蔣介石也有不少在人群中表現出「望之儼然,即之也溫」的時刻呢﹗

施某還說上學乘坐的火車上男女不同車廂,但陳總統「不會想看」女生。這是什麼話﹗

我想起 1976 年美國大選年一幅有名的政治漫畫。

當時競選下任總統的兩人是﹐現任總統共和黨籍的傑洛德.福特與民主黨籍做過喬治亞州州長﹑種花生出身的農夫吉米.卡特。福特受同黨前任總統尼克森水門案醜聞所累﹐突出了卡特土包子農夫的「清純﹑坦白」形像。偏偏「花花公子」雜誌記者捉狹﹐訪問時向卡特問到男女之事。卡特一時過於「坦白﹑天真」﹑不能自持﹐說出對身邊美女「會想」「想入非非」的念頭。此語一出,舉國譁然。

政治漫畫家立刻祭出了一幅畫﹕笑得「齜牙咧嘴」的吉米.卡特,定睛望著「裸體」的自由女神雕像。

卡特可惡的「坦白」當然遭致責難之聲,此起彼落﹐但也為他贏得「老實的卡特」諢號(當然含有「愚蠢」意謂的嘲諷在內。)

小男生當年不看女生很平常﹐有什麼值得一提的意義呢﹖至於小男生是否當時「不會想看」女生﹖只有天曉得﹗難道當年的小男生施某是「性心理學家」嗎﹖真正重要的是﹐小男生長大後﹐是否「會想要」女生﹗

我談這些﹐不是要跟一群 50 幾歲的「小男生們」過不去﹐而是非常厭惡我們社會中直接的﹑間接的﹑主動的﹑被動的﹑實際存在的﹑只有象徵意義的所有一切為有權勢者塑造偶像﹑讓像施某這般匹夫匹婦去崇拜的文化﹗

陳水扁在接見旅日棋手張栩時把本因坊圍棋賽講成本田坊﹔在接見中國愛盲協會全體理監事時,照著講稿說完《阿扁要用〝好朋友〞李炳輝先生的一句話來與大家相互勉勵,那就是「心靈的快樂,遠比肉體的光明還重要。」 》這句〝動人〞的話後,自己脫稿加上了「李炳輝已經離我們遠去」等內容,把「流浪到淡水」主唱者李炳輝說成「已經離我們遠去」。事實上,過世的是李炳輝的夥伴金門王,後來公共事務室公布總統講稿時已把這一段談話刪掉。〝好朋友〞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啦﹗

呂秀蓮在與保護台灣鳥類有關的活動場合裡,把過境候鳥琵琶鷺講成琵琶鷲﹗還好沒把年年思遷的候鳥說成琵琶別抱﹗

政治人物不懂圍棋﹑不懂鳥﹑不懂歌﹐無足為奇﹐但不懂卻不知藏拙﹐反屢屢要在媒體前暴光﹐不免讓無知的群眾讚嘆在上者的風雅﹑宏觀﹐就不只是彰顯在上者的淺薄﹐更表露他們引領整個社會趨炎附勢風氣的腐敗﹗

想想看﹐陳水扁若不是當上了總統﹐施某這類「扁迷」若不是「望之儼然,即之也溫」地替陳加溫﹐日常生活裡﹐誰去提某個成人幾百年前的「不會」想看女生﹐相對於總統候選人吉米.卡特的「會」定睛看著「裸體」的自由女神雕像﹐人們會覺得哪件更顯得「假仙」或「真鮮」呢﹖

在閉塞極權的社會裡﹐獨裁者自己寫自己不存在的神聖偉大﹐當然令人反胃﹔在開放的社會裡﹐若有人利用民主的包裝讓別人「自由」「發揮」去傳頌自己的神聖偉大﹐在道德上是比獨裁者更墮落的﹗

民進黨政權真的搞偶像塑造﹑崇拜嗎﹖不用搞﹐自然天成﹗

當堂堂政務官們左一個「洪福齊天」﹑右一個「天縱英明」琅琅上口﹐當民主國家的副元首對權勢屢屢行心跪﹐高頌「我忠心耿耿」﹑「追隨他是我五百年修來的福氣」時﹐已做到 100%﹗一絲不掛的靈魂精神上的裸體﹗施某這般匹夫匹婦的偶像崇拜豈是偶然如此﹖卡特的定睛「欣賞」本無生命的裸體雕像更顯得是「土包子」一個﹗哪裡夠爽﹗

「望之儼然,即之也溫」﹐如果是指過去小男生時代「不會想看」女生的陳水扁﹐那不是太過「天縱英明」﹑太令人肉麻了嗎﹖

若「望之儼然,即之也溫」是指現在當了總統的陳水扁﹐那麼由當年那沈默寡言﹑不喜歡說話﹑口才不佳的小男生急劇加溫變到如今隨時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聽其言也厲」之境地﹐真是「造化弄人」的最佳寫照。

陳水扁「可以」疾言厲色﹑任意以實在不高級的新三字經「香港腳」罵人﹐虛構政治對手的罪名﹐而事後卻「可以」說那是他的「幽默」。陳妻「可以」自稱民選第一夫人﹐而罵已不在人間的政治敵手是軍閥﹐而陳「可以」如今拿著他所不承認存在的中華民國之國旗與褒揚令﹐送到那個軍閥剛過世的夫人的遺族手裡。陳子「可以」不避嫌地在人人自危的 SARS 疫情緊急時﹐自服役的軍中得到他人沒有的特別「常規」假。陳女「可以」因為記者在公開場合搶新聞「妨礙」了她的自由而怒罵記者「低級﹗」陳婿「可以」違規駕駛總統府車輛﹐被發現後冒稱為陳女駕駛﹐得到「法外」開恩﹐還討了便宜又賣乖地說﹐罰單來﹐就繳款。

吾人卻絕「不可以」學民進黨政權中人及其支持者一向任意自編字典﹑自下定義的惡習﹐把「君子」的意義任意改編﹗

在〈論語〉中﹐孔子留下許許多多有關君子與小人之精神內涵相對區別的深刻評語。請深思熟慮的網友再讀一遍〈論語〉﹐也許就會跟本人有同樣的疑問﹕我們有個什麼樣的「望之似溫」卻令人「即之奄然」長嘆的「第一」家庭﹖

一個陳的同學甚至為陳打抱不平﹐認為「阿扁命運比較不好」。這個同學說他的兒子開賓士車上學,他的女兒開BMW打工,都不會有人說話抱怨。他不知道他兒子的自由還大得多呢﹗他兒子若去吃花酒﹐也一樣不會有人說話﹐我也不會有興趣去來貼文討論﹐就是貼了﹐網友有興趣看嗎﹖這個同學﹐如果是余正憲的同學﹐一定也要為了余某竟不能招明眼人按摩而打抱不平。可惜﹐余比阿扁命運還要不好﹐沒有這種「好」打不平的同學﹗

如果跟這個同學去談〈論語顏淵篇〉中說的「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恐怕真是要「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了﹗

另一同學更表態說,他想寫一本書,書名是「我與阿扁的少年時代」,當時是白色恐怖,想要不看到白色恐怖,只有兩個方法,一是默默讀書,二是養浩然正氣,阿扁都做到了。

當年別的黨外之人有無「養浩然正氣」或是否養成功了﹐我不知道﹐但陳水扁是絕對沒有的﹗不信者﹐可去函請教李敖便知。

寫書或寫什麼書是匹夫匹婦的個人自由﹐但希望該同學出書前﹐請台視董事江霞過目一下﹐免得發生在本人〈銘記流言板(54)「江霞」與「股物」齊非〉一文中所引述的﹐江霞要證明陳水扁不愛拍馬屁﹐舉三立電視台三年前製作連續劇「阿扁與阿珍」為例說﹐「外人以為總統和夫人會很高興,事實不是,他們其實很不高興,因為除了阿扁、阿珍的名字一樣,內容差距很遠,但觀眾又一定會以為是他們的故事﹐這讓他們及相關親友很困擾。」三立電視台那樣馬屁就拍得太露餡兒啦﹗

不過﹐看懂了本人〈銘記流言板(54)「江霞」與「股物」齊非〉一文的微言大義﹐就知道在民進黨「吾愛真理」﹐但「吾更愛阿扁」的文化中﹐拍馬屁本身不是個問題﹐而是馬屁拍得太露餡兒就不高明﹐要做到像江霞那樣﹐方是「五百年才能修來」的水準﹗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