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65)綠式「代數」與民主「罩門」
 瀏覽349 |回應1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65)綠式「代數」與民主「罩門」

(https://city.udn.com/v1/city/index.jsp?gid=122 )

已花不少篇幅談論「邏輯」﹐其目的不在展示對於「邏輯」或「邏輯」知識的純粹興趣﹐而是在於表達一個信念﹐那就是﹐為政者及公民有正確的「邏輯」觀念與言行不違背「邏輯」﹐對一個民主開放自由的社會極為要緊(極權社會除了那絕不是正確「邏輯」的「唯物辯証邏輯」外﹐還管什麼「邏輯」﹗)

社會中的掌權者之言行是不是合「邏輯」﹐關係到政治上﹑文化上價值觀引導的健康與否﹑虛實與否。國民如活在充滿不健康﹑虛妄價值觀的環境中﹐還為此不健康﹑虛妄價值觀吶喊﹑拼命﹐活得還有什麼「邏輯」﹑還有什麼「價值」﹖﹗

在此﹐籲請理性的網友慎思明辨﹐要覺悟到國家社會的政治﹑教育﹑文化各方面都被推臨到了一個危局。

這個危局就是﹐當我們珍視現有的民主制度﹐且以之為傲時﹐又要深切忍耐民主機制的一個大「罩門」﹐那就是﹐眼見社會中非理性者的暴力﹑激情﹑民粹﹑意識掛帥﹑以非代是﹐正隨時隨處隨事亂鑽亂竄﹐漸漸坐大﹐而懷理性者﹐雖然深惡痛絕﹐卻又絕不能以暴抗暴﹑以激抗激﹑以粹抗粹﹑以非抗非﹐這當然會令理性者覺綁手綁腳﹑心情萬分鬱卒﹐因為不痛快。這就是我曾指出的情勢 ––––––– 台灣的「民主」﹐目前只是被玩弄的工具﹐不是生活的心態﹗因為「民主」已被一股盲動的﹑歇斯底里的激情「綁架」﹗

但若要痛快而以暴抗暴﹑以非抗非﹐就會與完全不覺悟而任由非理性者以暴力裹脅社會走向毀滅的結局相同﹐一樣是最後造成與非理性者同歸於盡﹗這是一個異常微妙又危險的局面。

在美國好萊塢影視片中佔極大比例的有關法律之審訊﹑辯論﹑判決的劇情﹐相信很多網友愛看。這些劇情的故事情節真假﹑是否引人入勝可以不論﹐但它們卻一定程度地反映了一個事實﹕美國的民主自由必依法治而始有保障﹐法治必依正當的邏輯而始能建立權威與公信力。

在審判中﹐最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原告與被告雙方律師的辯論﹑舉證﹐要接受每一個陪審團成員的檢視。有時這一大堆的〝合理〞推論與那一大堆的〝合理〞結論之間缺少了一個全備的邏輯聯結﹐哪怕是一個小物證的不足﹑或不過一句不太合理的證詞﹐都可能會導致翻案或流案。生死都決於邏輯舉證﹑說服的力量﹐因為捨正確的邏輯﹐還能論什麼是非善惡呢﹖還能有什麼法治呢﹖還能講什麼自由民主呢﹖

大大有名的刑事鑒識專家李昌鈺博士﹐便是善於幫助建立案事合理的邏輯聯結﹐以力求有公平客觀的審判。

在《銘記流言板(63)為什麼李遠哲不是「北京烤鴨」﹖》貼文末尾﹐對於為什麼民進黨政權官員(當然包括陳水扁)如此「不懂得邏輯是怎麼回事」﹐提出三個可能的「不」﹕

1)是他們「不願學好邏輯」﹖
2)是他們「不能學好邏輯」﹖
3) 還是他們「不需要邏輯」﹖

如果網友選了答案是 1)或是 2)或是 3)或是 1)2)3)都選﹐讓我告訴你﹐統統有獎﹐因為統統答對﹗

請聽說分明﹕

一﹑他們「不願學好邏輯」﹗

綠氏族中人﹐在言語﹑思考﹑行事上的不合邏輯﹑違反邏輯﹑謀殺邏輯處﹐俯拾皆是﹗不論異議者如何解說﹑抗議﹐莫提綠氏完全改變﹐就連一點修正﹑收斂也無﹗

陳水扁「責問」為什麼他去不得香港﹐馬英九卻去得。這個「責問」簡直是天下最「豈有此理」的「豈有此理」﹗

陳要找答案﹐為什麼不簡簡單單去問直轄於總統府(非行政院)的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為什麼我不能去香港見董特首﹐你倒能去北京見董特首的江特首呢﹖」

有人批評綠氏族中人說馬英九去香港見了董特首就是「香港腳」乃狗屁不通﹐綠氏族人就說那是「幽默」﹐然後再奉送馬英九「狗」﹑「檳榔西施」的名號﹐外加「性」幻想﹗

標榜人權的呂秀蓮罵不選她的選民是「賣鄉賊」﹐高雄市工務局長吳孟德把高市水災歸咎於「外省人來太多﹗」李登輝要他本人曾在其中擔任總統12年的「外省政權」滾回大陸﹗

這些綠氏族人無厘頭的語言暴力時時可聞﹐到處上演﹐掌權者固然如此﹐再看看各網棧上台獨分子的貼文內容﹐亦無不如此﹐言詞污穢﹐格調低下﹐充滿暴力﹐與其族中掌權者之人文素養﹑文化水平﹐正如我所言﹐完全是〝打成一片〞﹐〝不分高低〞﹗﹗﹗好些外省籍親友有坐上計程車卻因不會講閩南話而被勒令下車的遭遇﹗可怕不可怕﹖是什麼人造成的﹖如果在大陸的台商或其家人因為不會講當地的滬語﹑粵語﹑湘語﹑川語﹑贛語﹑滇語...而受到如此侮辱﹐是一種文明社會的榮譽現象嗎﹖

我們還看得到掌權綠族有一絲「願意學好邏輯」的意願嗎﹖

二﹑他們「不能學好邏輯」﹗

當然﹐綠氏族人不但不會認為自己不對﹐反而猛給異議者戴「賣台通中」的帽子﹐認為「正義」是站在他們綠氏一邊﹐其對〝抓住正義〞之民粹派「心路歷程」表達得最〝傳神〞的﹐莫過於以「妓女」謾罵女性立委而堅稱自己沒錯的〝林重謨大立委〞所說的那句話﹕「南部的人都支持我﹗」

吳孟德胡說八道之後﹐引起公憤﹐吳竟然說他是「一時口誤失言」﹗我們應該問問這個被謝長廷口口聲聲讚為盛具「專業知識」而力加曲護的吳某﹐是何種「專業知識」能讓吳某在「水災」和「外省人來太多」之間連一條線﹖如果「人多」是「水災」的成因﹐那麼哪一種「環境災害」成因不能往「人多」上推﹖而且﹐由1945年以來﹐為什麼只有外省人來高雄市太多﹐其它的「本省人」就來的「不多不少」呢﹖

事後﹐吳某的太太還說﹐竟因一句〝無心的〞「口誤」掀起這麼大的風波,讓她覺得「政治實在太可怕」。天啊﹗真是「太可怕」的「顛倒是非」的大邏輯﹗

我們更應該追問﹐今天又被謝某「專用」為都市發展局長的吳某﹐如果他沒有〝口誤〞﹐他〝口正不歪〞時會說的「〝有心的〞真心話」是什麼﹖

我已在過去貼文中不勝枚舉地指出綠氏族人「亂講邏輯」的「邏輯」。日昨又來一樁﹕林佳龍斷章取意引述馬英九在會議中有關「公投」與「文革」的發言﹐遭馬英九抗議林某「斷章取意」後﹐林某又來綠族老套的惡人先告狀﹐指責馬的抗議「不實」﹐有損他林某的發言人「形像」﹐要保留法律追訴權。

講邏輯﹑明理的人﹐一定能看出馬有關「公投」與「文革」發言上下文的真義﹐也一定能看出林某轉述時的「斷章取義」﹗馬所引台商的話﹐無可置疑地﹐就算是意謂「〝搞〞公投像〝搞〞文革」一樣﹐這與說「〝公投〞等於﹑好像〝文革〞」簡直是天差地別﹗這與「公投」本身對錯或「公投」要怎樣規範也都是兩碼子事﹗因為「好事」也可以被〝亂搞〞的呀﹗如果「公投」是〝喜事〞而「文革」是〝喪事〞﹐無知無能者就絕對有本事可以辦〝喜事〞辦得像辦〝喪事〞一樣﹗

說來可悲的是﹐如果仔細讀過我過去貼文的網友﹐也一定能看出身為綠族中人的林某說他不是「斷章取義」﹐我們還不得不相信是他的一句「真心話」哩﹗因為這不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或「各說各話」的事例﹐而是如果 X + 1 = 0, 照代數演算﹐本該是 X = -1 ﹐但林某的「真心話」卻硬是說 X = 1 的事例 –––––– 這是人的代數程度的問題。

這種「真心話」的水準程度問題之本質﹐由林某大言不慚地說明為什麼他認為自己沒有「斷章取義」的「原因」﹐最能夠〝傳神〞地烘托出來﹕他強調,絕對沒「扭曲」馬市長會中意思,在場〝很多人〞也有這樣的「印象」。

這就像說﹐某人為什麼認為當 X + 1 = 0, 則 X = 1 呢 ﹖ 因為〝很多人跟他一樣〞﹐也〝認為〞 X = 1﹗

所謂〝很多人〞﹐就是參加行政院院會會議的「閣員」﹐除了馬英九﹑郝龍斌外﹐有〝很多綠氏族的人〞﹗

難道﹐網友在此個聽說具博士學位的「林」某身上﹐沒看到與彼個不具博士學位的「林」某身上﹐有著相同〝氣質〞的那種「南部的人都支持我」的〝豪氣〞嗎﹖

陳師孟分不清「國旗代不代表國家」和「國旗等不等於國家」是兩個不同的命題﹐而大發其〝因為〞他〝認為〞「國旗不等於國家」﹐〝所以〞他就〝轉換〞為「國旗不代表國家」﹐〝所以〞他就〝認為〞他和金美齡可以〝侮辱〞國旗也〝不代表〞侮辱國家。他被監察院糾正後﹐並不改變﹐又把他的「〝侮辱〞國旗」去等同於在野人物對陳水扁施政的批評﹐〝因為〞他認為﹐如果「國旗代表國家」﹐所以不可〝侮辱〞﹐那麼陳水扁做為總統﹐也「代表國家」﹐也不可〝侮辱〞﹗

真是我的媽呀﹗他的邏輯思維真是頂多只有國中水平﹗陳某對他個人加之於「國旗」的〝侮辱〞與在野人物加之於「總統」的〝批評〞﹐完全不能做有效的區別。

區別的關鍵就在於﹐「國旗」除了它的代表性與象徵性之外﹐它既不施政﹐也不必為施政成敗良寙負責﹐所以也不會為了保護或隱藏什麼而〝說〞假話或錯話。「總統」則要施政﹐也必需為施政成敗良寙負責﹐而且也可能會為了保護或隱藏什麼而說假話或錯話﹐所以就可能會引致批評﹗

陳師孟可以指別人的批評「總統」是不當﹑過分﹐甚至說等於是〝侮辱〞「總統」人格﹐都可以做為他個人意見的表達﹐即使別人不同意他的意見。但他千萬不能以別人對「總統」的〝批評〞(在他也許是〝侮辱〞)來「正義化」﹑「邏輯化」他對〝國旗〞的〝侮辱〞事實﹗難怪﹐對陳某提出糾正的監察委員﹐在陳某發表他的「侮辱總統論」之後﹐說陳某腦筋真的不清楚﹗(參考 銘記流言板(35)「童子」軍團)

如今﹐林佳龍把「〝搞〞公投像〝搞〞文革」〝轉換〞為「〝公投〞等於﹑好像〝文革〞」與陳師孟不是也「打成一片」嗎﹖

我們還看得到綠族有一絲「能學好邏輯」的可能性嗎﹖那怎麼辦﹖答案很簡單也很恐怖﹕就是﹐綠氏族人不需要邏輯﹗

三﹑他們「不需要邏輯」﹗

縱觀古今中外歷史﹐凡是以民粹激情鼓起的勢力﹐一旦發動﹐絕無因為〝自身漸趨成熟理性〞而自動消失或變好的前例﹗必是本其同黨群體封閉型的向心凝聚力﹐相對於世人姑息﹑怕事﹑苟安的渙散﹑鬆懈﹐而像颱風系統之形成一樣地「風起雲湧」﹐終至裹脅整個社會國家﹐成為極大的負面惡勢力﹐而這惡勢力翻江倒海﹐不到它本身終被覺醒的世人不堪忍受之極而徹底唾棄消除﹐它絕不會自動停止﹗但世人卻要為自己的遲鈍付出慘重的代價﹗遠的不說﹐近世的希特勒﹑日本的軍閥﹑中國的毛澤東﹐其起其落無不如此﹗

不要忘了﹐希特勒是經過合法選舉受到人民擁戴而登上總理寶座開始弄權的﹐日本軍閥是在君主立憲的政體下為非作歹的﹐毛澤東是在絕大多數海內外知識分子支持賣命下席捲中國大陸的﹗正因如此﹐他們勢力初起之時﹐因為世人對彼懷有「乃合理掌權﹐救國救民」之錯覺而使彼亦自覺「乃使命神聖﹐有進無退﹐不擇手段可也﹗陰謀可也﹗賠上人民財產生命亦無不可也﹗」迨至亂象危勢已深﹐國家社會已被彼暴力控制﹐人民唯聽宰割而已。

有誰聽說過中外依民粹激情而建立的暴力政治勢力會聽從正當「邏輯」﹑聽從異議者規勸而步入正道的﹖哪一個這樣的政權是不給以正當「邏輯」跟它講道理的人戴帽子的﹖粱漱溟提出他對人口政策的看法﹐提倡節育﹐毛澤東就給粱戴帽子﹐說粱是「國特」要消滅「中華人民共和國」。毛澤東無知地認為「人多好辦事」﹐卻不知道人多不一定辦好事或一定有事辦﹐但一定多張嘴要吃飯﹐後來人口膨脹﹐又雷厲風行「一胎化」政策﹐殺掉多少無辜嬰兒﹗但共產黨還是說自己是對的﹐對批評者說﹐〝現在〞不「一胎化」行嗎﹖這樣的政權正有他們自己的一套〝轉換〞是非黑白的〝邏輯〞﹐讓他們翻雲覆雨﹐愚弄天下﹐哪裡會需要什麼正當「邏輯」呢﹖綠氏族認為改個國名就能「走出去」﹑「好辦事」﹐跟老毛的精神豈不是也「打成一片」﹖﹗

李登輝認為「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因為走不出去﹐所以就不存在。事實上﹐「中華民國」存在﹐不然又如何能「申請進入」聯合國呢﹖難道「不存在」的幽魂也可以「申請進入」嗎﹖

「台灣國」現在不存在﹐在可預見的將來也不會存在﹐更別提「走出去」了﹐為什麼不存在的倒認為存在呢﹖

若說﹐「努力下去」﹐終有一日﹐中共願意妥協﹐能讓「台灣國」存在﹐讓「台灣國」進入聯合國﹐那為什麼不是「努力下去」﹐終有一日﹐中共願意妥協﹐能讓「中華民國國」存在﹐讓「中華民國」進入聯合國﹖

請問網友﹐關鍵在於改個國名嗎﹖如果是﹐〝正名〞的遊行都遊了﹐怎還不實行〝正名〞哩﹖還等啥哩﹖

如果中共有可能願意妥協﹐是以「中華民國」為國名﹐中共願意妥協的機率高﹐還是以「台灣國」為國名﹐中共願意妥協的機率高﹖

李某一向無論在思考或在言語上﹐他有覺得需要正當的「邏輯」嗎﹖

金美齡不知道有「中華民國」﹐那她做哪國的「總統顧問」呢﹖如果說她第一次是因為老糊塗了﹐以為是做了陳水扁的私人顧問﹐但陳水扁後來為什麼還要〝侮辱〞她﹐聘她連任呢﹖她為什麼還好意思接下聘書呢﹖

陳水扁說他如果不在總統之位上﹐他也會去參加「正名」遊行﹐第二天就對軍人講話﹐說軍人要為「中華民國」而戰。參加「正名」遊行的人知道他在說假話﹐真正要為「中華民國而戰」的軍人更知道他在說假話﹗

身為元首而公開說假話而不以為恥的人﹐其思考﹑言語﹐有需要正當的「邏輯」嗎﹖

不顧「邏輯」對錯的言行﹐就會充斥偽假。充斥偽假之言行的文化或社會﹐最後必走向失去尊嚴與自由的絕境。

但不允許以暴抗暴﹑以非抗非的理性者﹐再怎麼覺得自己被綁手綁腳﹑覺得不痛快﹐在對時政提出洞徹尖銳的批評之後﹐仍舊要理性地依循民主的機制行動﹐這是時代所賦的忍辱負重﹑任重道遠的使命﹗

處今之世﹐吾輩不要虛妄地希冀非理性者能自動消失或改變﹔更不必白花力氣不切實際地強求用傳統過時的說教方式去〝感化〞非理性者﹐要知道﹐非理性者有不被〝感化〞的自由。

面臨危局之際﹐理性的公民第一步該做的﹐就是大家應該存小異求大同﹐不要紛爭﹐用最大的合作齊一出力﹐在作偽造假的勢力擴大而控制整個社會﹑控制你我之前﹐用「選舉投票」把非理性的勢力「選下台去」﹗

就像去年法國大選第二回合中﹐所有非極右派選民(包括左派)大團結﹐連一向與競選連任的中間偏右現任總統席哈克對立的左派﹐為了防止極右的雷朋勝出﹐不需中間偏右派的招納﹐就單方面決定轉變成全力支持席哈克﹐絕不因雷朋初選只有20%多而掉以輕心﹗

法國左派表現了成熟社會成熟選民的主動性﹑自主性以及絕不尋求完美﹐而是「講究現實」﹑做出對他們來說「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大」的抉擇智慧﹗

法國左派之所以如此﹐理由很簡單﹐正如當時法國國家足球隊隊長德塞義(非裔)說的﹐不要只聽雷朋的幾個政見﹐要想想﹐一旦極右的雷朋黨執政﹐整個社會的生活會變成如何﹗(參考 銘記流言板(38) 人民要力量(三)— 自由公民選舉網路聯盟)

2004年3月20日的「選舉投票」過後﹐不論結果如何﹐我敢斷言﹐絕不是從此社會祥和安定﹐我們必定要面臨另一波新的大變局﹗

請看下回分解。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泛紫」 就是 烏骨雞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泛紫」 就是 烏骨雞

我曾在〈銘記流言板(16)在狐狸面前﹐不要做雞﹐更不要做隻蠢雞﹗〉
貼文中指出﹐不少的台灣政客像狐狸﹐而不少的台灣選民卻情願做蠢雞等著讓狐狸來吃。我更一直來在許多貼文中提醒網友注意﹐民進黨政權中人及其支持者言行之違背邏輯已到無所不在之危境。

近來有所謂「泛紫」聯盟的組成。由其負責領導人自稱成員向來原是陳水扁支持者以及他們標榜2004年大選時將不投票的訴求這兩件事情觀之﹐前述我關於「蠢雞」與「違背邏輯」的論點﹐再次得到驗證﹗

投廢票或不投票是標準的鴕鳥心態﹗鴕鳥雖大﹐不過就是一隻大雞罷了﹐這樣的鴕鳥不是蠢雞﹐是大蠢雞﹗

我在〈銘記流言板(38)
人民要力量(三)〉貼文中指出﹐經濟窮國人民在經濟上的財富﹐是要由年平均收入$500﹑$$1000﹑$1200...逐漸努力加上去﹐政治窮國人民在政治上的財富﹐也是要由我們人民在投票上推行政黨輪替執政來慢慢增加﹐這不是給哪個政黨難看﹐也不是給哪個政黨好看﹐這全是為我們選民自己的利益著想﹗

據下附報載﹐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的執行長何某和泛紫聯盟的總召集人簡某居然還認為「不投票」和「投廢票」有很高深的不同而在哪兒叫陣比劃﹐真是氣死我了﹐也笑死我了﹗

我說過﹐是雞狐狸就吃﹐不管藍雞﹑綠雞。如果雞肉「泛紫」﹐那是烏骨雞﹐吃了更補﹗

如果一路走來﹐某人都投票選「他」﹐死心塌地支持「他」﹐「他」都不甩某人﹐都不會於心不安﹐某人現在誰也不選﹐等於是置身事外而不給「他」倒扣分﹐「他」與對手的機會就都同樣不受某人影響﹐「他」若當選﹐更加神氣﹗更不欠某人﹗日後更為所欲為﹗「他」還會〝當選難堪〞嗎﹖

瞧瞧某人這種寄望從「他」〝當選難堪〞中尋找面子的自慰﹑自殘之邏輯與心態﹐恰恰被我在〈銘記流言板(16)在狐狸面前﹐不要做雞﹐更不要做隻蠢雞﹗〉貼文裡說中﹕蠢雞被狐狸抓住拔其毛而啖之的時候﹐蠢雞卻只關心毛不要被拔光﹐讓死相好看些﹗

你去投了有效票﹐至少還能選個比較不壞的﹐哪怕只是比別個好一點兒﹐這才是講究現實的﹑知道為自身利益著想的聰明選民。

想想看﹐某人認為候選人都壞﹐但如果不去投票或去投廢票的「結果」﹐某人還是會有一位由別人替他選出的壞人來當某人的總統﹐你說某人蠢不蠢﹖真的簡直是蠢死了﹗

「泛紫」這名稱就起的差勁﹗人溺水窒息氣透不過來翹辮子時﹐就會滿臉「泛紫」﹐但願「泛紫」聯盟的下場不必如此﹗

–––––––––––––––––––––––

記者林修全/台北報導

據了解,泛紫聯盟有意在明年總統大選時,推動「不投票運動」,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也要發起「百萬廢票行動」,在雙方為弱勢團體代言的共同理念下,泛紫聯盟和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可望進一步匯流,牽動藍綠對決的總統大選選情。

為讓選民在明年投票時多一種選擇,由工委會發起的「百萬廢票行動」將在10月正式展開。工委會執行長何燕堂指出,人民對藍綠政黨已不抱希望,在現有遊戲規則下,失去政治參與空間,總統選舉被泛藍、泛綠兩大財團政黨壟斷,工委會才會採取投廢票行動,讓當選者難堪,以撐開弱勢的政治空間。

標榜第三勢力的泛紫聯盟也正釀醞推動「不投票運動」,可能牽動未決定選民的投票意向,並拉低藍綠陣營的得票數。該聯盟發言人王榮璋表示,要讓朝野政黨正視泛紫聯盟的主張,必須講究實力和籌碼,不投票運動是展現實力的方式之一。

由於泛紫聯盟和工委會的出發點都是為弱勢代言,目前在行動策略上,雖出現「不投票」和「投廢票」的差異,不過對於和工委會的合作空間,泛紫聯盟總召集人簡錫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