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56)海珊的「彫像」﹑登輝的「精神」
 瀏覽386 |回應0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56)海珊的「彫像」﹑登輝的「精神」

(https://city.udn.com/v1/city/index.jsp?gid=122 )

多年前﹐因為愛台灣的山﹑愛台灣的水﹐我喜歡徜徉於「台灣人」居住的台灣鄉間﹐有時行經田野的墳場﹐會感動莫名。因為常常發現不論墓地如何偏僻﹑墓碑多麼簡陋﹐許多上面卻清清楚楚刻著「泉州...某公」或「漳州...某氏」﹐好似百年﹑數百年都難忘的鄉愁臨到生命的盡頭時﹐猶要依依不捨地吟唱「魂兮歸來」的靈魂之歌。

1970年代﹐美國黑人因為一部根據哈里(Alex Haley) 的暢銷書「Roots」所拍成的轟動影集「根」的播出,而掀起到非洲尋根﹐翻看一頁一頁經歷血淚辛酸的民族史﹐而演變到他們要改稱「非裔美國人」。他們絕不以當時非洲的普遍窮困﹑落後﹑殺伐﹑混亂而恥稱「非裔」。

基隆慶安宮媽祖廟正殿供奉的「粉面大媽」、「金面二媽」及「黑面三媽」三尊媽祖﹐於去年十月25日出發前往中國大陸湄洲祖廟參香,29日傍晚回駕基隆慶安宮,沿途受到許多信徒燃炮慶祝,還有人閉目神情莊嚴,雙手合十的默禱。

信仰歸屬是「人民的自由」﹐有人不信媽祖﹖當然可以﹗﹗﹗但想想﹐基隆慶安宮的信眾﹐大約99%是「台灣人」﹐為什麼去湄洲而不是去日本﹑印尼或泰國呢﹖因為他們深知根出何方。慶安宮管委會主委童永說,兩百二十二年前慶安宮媽祖由湄洲乘船漂洋過海定居台灣基隆。

李登輝竟敢說「台灣人」幾百年來早與「原住民」因通婚而混為一個「新人種」了。忘本之徒﹐靈魂無根﹐生命無基﹐固已矣﹗但這「新人種」說真是對「原住民」犯下不可饒恕的「多度」傷害罪行﹗

此次波灣之戰前的卅年中﹐胡笙是伊拉克的「實質」首領﹐國境內各處有為他建立的「彫像」。在台灣的過去三年中﹐李登輝只是「卸任」首領﹐各處為他設立的什麼「之友會」就只能高唱他的「精神」了。

胡笙的立像在巴格達市中心廣場被群眾拉倒踢打的一幕﹐被所有轉播的電視臺記者稱為對巴城攻防戰局具有「指標作用」的轉戾點(turning point。)李登輝雖然廣遭批評﹐但當將來後人回顧台灣民主政治發展史﹐必然發現李一樣具備如同胡笙「彫像」崩塌所具備的一種「指標作用」。

當然﹐這個「指標」絕不是意指李在民主政治發展史上進步的前瞻性作為﹔相反的﹐這種「指標」必將清楚標識出李所代表﹑所鼓動的民粹﹑偽民主﹑偽文化的「精神」﹐終於隨他影響力的消逝﹐與之俱亡﹗而作為一個現代社會之台灣群體生活的人文層次﹐亦將因為那種「精神」的終結﹐始得邁入高一格的境界﹗

被李自己及其同夥所膨脹吹擂的所謂對台灣民主政治的某些貢獻﹐其實是被動性的﹑只是因了李所擔任的職位而不得不然的作為。比如李曾舉例說是他「把施明德給釋放出獄的」﹐用以標榜李自己的民主「精神」。請問﹐彼時彼境﹐李能不放﹑李敢不放嗎﹖

林義雄就視李為投機主義者。據報導﹐林三月間在花蓮東華大學演講﹐回答聽眾提問時說,李登輝雖號稱民主先生,實際上與民主「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獨裁統治的繼承者;而他所實行的民主化,只是因應黨內與社會發展潮流而已。

李對他自己提出的許多口號﹑觀念﹑策略自視為進步﹑民主﹑人權﹑開放﹑智慧並具體可行。其實﹐它們卻往往是一堆內涵曖昧難以界定﹑落伍﹑封閉﹑反科學甚至是暴力﹑歧視的集大成。

限於篇幅﹐此文先就其中李有關「人種」的「高見」一項﹐僅做「點」的評議。更多項﹑更廣泛的全面性的討論﹐有待爾後逐次為之。

美國總統布希任用非裔的鮑爾﹑賴斯擔任最有權力的兩個聯邦政府職位﹐平息了不少對共和黨有歧視少數民族傾向的疑慮。若布希膽敢說「誰說共和黨歧視少數民族﹖在北美的白人幾百年來早與原住民因通婚而〔混為一個新人種〕了」﹐鐵定比羅特參議員失言的下場還慘﹐除了將被所有脫口秀修理外﹐大概會被強迫去做IQ測試﹐然後鞠躬下臺﹗

但一般的台灣民眾中﹐也許會有人查覺到李的說法是有問題的﹐但也恐不能看透其言論內在「深藏」之反智的「罪惡」性 – 只為了傳播一個移花接木的﹑偽造的「正統」 – 「台灣人就是原住民」﹐以便使「台灣人」自然而然被認為是台灣這塊土地的「原始」甚至「唯一」的主人﹗

別問李「學習」的是哪一派的「人種學」或「人類學」理論而得出他那種對「新人種」的結論。只問﹐如何通婚﹐才能「通了幾百年」後﹐李及所有那些「HOLO族」台獨分子之姓都是「中國人」姓而沒有「原住民」姓啊﹖李及所有「HOLO族」台獨分子之「母語」都是「HOLO語」而非「原住民語」啊﹖除非所謂的「通婚」都是「HOLO族」娶「原住民」或都是招贅「原住民」﹐並且一旦「通婚」後﹐絕對禁止家庭成員使用「原住民」語﹐就如同海外有 「HOLO族」台獨分子絕對禁止家庭成員使用「國語」一樣。這麼褊狹﹑不平等的「通婚」﹐大約真要把「原住民」給通昏了﹗這種「通婚的秘訣」恐怕倒是「人種學」或「人類學」甚至「考古學」領域裡「一種嶄新的」﹑可資探「險」的「李氏不傳之秘」﹗

難道說﹐李登輝又有他自創的「姓氏學」﹐宣稱他並沒有「中國人」姓﹐他乃是姓「佐佐木」的男性與叫「百合子」的女性的後代﹐湊成「木」「子」李﹖但即使這般瞎攪和﹐也頂多只能證明李很可能是「日本人」﹐而不是「原住民」啊﹗可千萬不要有人去提「李」姓也可能是「朝鮮/高麗人」姓﹐李登輝會宰了他。基於李對日本人的深厚「孺慕」之情﹐說他有個「朝鮮/高麗人」姓比說他「忘了祖宗」還要惹出他的深仇大恨﹗台獨夥眾的李姓﹑陳姓﹑吳姓﹑呂姓﹑金姓...是日皇御賜的日本姓嗎﹖是可惡可恨的國民黨強迫他們把「原」姓改掉而換成「中國人」姓的嗎﹖如果是﹐現在不正可以改回去嗎﹖至於回到哪兒去﹐那當然是只有天知道﹗

幾百年前的「台灣人」是如何自己就把「原住民」的土地搶佔了一塊﹐就來做開墾的「軍閥」這一筆帳已是說不清(不妨請教吳淑珍女士)﹐說來傷感情。 所以我說李竟還用那樣的「通婚」學(邪)說來強暴「原住民」人種﹐是一種極端罪惡的「多度」傷害﹗

有「研究結論」說﹐法務部長陳定南身具「高加索」地區(裡海﹑黑海﹑伊朗﹑土耳其之間)人的基因。

基因的改變是可以很快發生的。「如果」在台灣的「外省人」和「台灣人」真是兩個「不同人種」﹐今天一個「外省人」和一個「台灣人」通婚﹐十個月後﹐若生了一個孩子﹐他/她就會有「外省人」和「台灣人」的基因。

「研究報告」已經告訴我們﹐除了在極荒遠﹑孤立﹑未開發的地區﹐世上已經找不到什麼「純」人種的人了。就說「中國人」吧﹐幾千年來早就「混種」混得今天幾乎每個「中國人」都是「混蛋」 – 混種人的後代。要不然李敖也不會說經他自己考據研究後發現他乃苗裔也﹗

在台灣﹐「外省種」和「本省種」通婚幾十年﹐一個家族就算沒有「混種」的父母兒女﹐也難免有「混種」的親戚或姻戚。請問﹐能找到多少「純種」的「外省人」家族和「純種」的「台灣人」家族來做純種「外省人」和純種「台灣人」的對抗啊﹖我是「外省人」﹐我的另一半是「台灣人」。請問標榜男女平等﹑兩性共治的民進黨政權﹐我們的孩子是「外省人」還是「台灣人」﹖

內心時時刻刻懷有「外省人」和「台灣人」之分的「人」﹐不是沒見過世面﹐就是沒讀過書﹐要不然就是根本不知什麼叫做「人」的「非人」﹗

「中國人」幾千年來就是指在那塊大地上生活﹑互動﹐以其習俗文化(好的壞的)相濡相沫﹐甚至相廝相殺的「那群人」。他們不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才叫「中國人」﹐他們在清朝時就叫「中國人」。在宋朝﹑唐朝...就有中國﹑中華之族。

早在三國時代的孫權﹐「據說」就是碧眼。孫家可是當時「江南」的世家﹐此「江」當然是指「揚子江」﹐不是指「雅魯藏布江」﹗唐朝李氏也有胡人血統﹐大量任用外族﹐有名的武將安祿山﹑哥舒翰(「安祿山」﹑「哥舒翰」像是傳統「中國人」姓名嗎﹖)都上了有名的詩詞歌賦。南北朝三百年間及其後遼﹑金﹑元﹑清各朝更是「異族」入居「中國」並大量任用「中國人」﹐各種族(注意﹗這裡是說鮮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漢人的區分而非只是河南人﹑福建人﹑台灣人﹑廣東人...遼寧人的區分)大規模長時間的「混婚」再加「混居」還能保持不產生「混蛋」嗎﹖

即使在所謂的「江蘇人」﹑「廣東人」﹑「東北人」...裡面﹐也是有一大堆「外省人」。我「是」「南方人」﹐但家父說祖先是從「河南」遷入的﹐為了避黃河的水患。我有不會說廣東話的上海人朋友﹐其祖先卻是由廣東去上海做生意而留下的。有「東北人」其實是「山東人」出關的﹔有「山東人」是「東北人」入關的。

幾十年前﹐台獨聯盟的首腦人物張某﹐竟說「台灣人」是海盜的後裔﹐其識見之低級﹑無聊與李登輝的「通婚邪說」可謂前後「灰」映﹗海盜又不是亞當﹑夏娃﹐也要有祖先呀﹗400年前﹐海盜還沒跟「原住民」混種以前﹐是海水裡或台灣什麼山洞裡剛從低等動物進化變成「人」的嗎﹖

條條歪道不通羅馬後﹐近些年又有台獨分子辯稱﹐「中國人」就是指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人。怪不得其中更等而下之的常常以罵「中國豬」之類的無知﹑低級語言來滿足他們阿Q式的「勝利感」﹐以為他們是在罵「外國人」。說他們無知﹐固然是因為他們好像不明白當自己引起對方回罵「台灣狗」或「綠龜」的時候﹐除了顯現雙方在低級趣味上不分高下以外﹐還有一方有「勝利」的驕傲喜悅嗎﹖更因為如果他們追溯族譜﹐一定會發現這些「中國豬」與他們竟然是同一個五世祖﹑八世祖...或遠祖的後代。他們既有共同的「豬」祖先﹐他們自己就更是如假包換的「豬仔」了﹗難道要痛不欲生地跳到海水裡或鑽回山洞重新進化嗎﹖

很久以前﹐我讀到一篇「專家」的文章﹐說中國人和日本人雖同屬蒙古種人﹐但有一個很明顯不同的身體特徵﹐那就是中國人腳的小拇指指甲是裂瓣的而日本人的則否。我不記得此「專家」姓名了﹐也不知道他有多「專家」﹐更不記得該文的細節。只記得當時馬上看自己的腳指﹐果然有裂辦。不久之後﹐到班上「一個」日籍同學家作客﹐有機會近距離驗證一下﹐他腳指果然沒有裂瓣。

對「腳指甲學說」﹐我固然沒研究﹐也沒大興趣追蹤下去﹐但若要談「人種」的議題﹐「腳指甲學說」鐵定比李登輝「通婚邪說」的可鑒定性﹑可信性﹑科學性不知要高多少倍﹗

說實話﹐我真不希望李與其夥眾是「中國人」﹐情願他們是「真日本人」或簡直不是人﹗但吾人何其不幸卻與他們有共同的祖先﹐真是所謂「跳到黃河也洗不清」﹗正如同某人若有同父同母兄弟在外作奸犯科﹐即使某人與之斷絕來往﹐甚至不要人知他們是兄弟﹐但卻是兄弟﹗

依李登輝「通婚邪說」而可能保留那些「HOLO族」姓氏幾百年也不雜有「原住民」姓氏的機率何其低﹗在台灣的「外省人」與「台灣人」因通婚而有基因混種的機率又何其高﹗

李登輝與其夥眾﹐卻要用那機率極低的邪說造出稀有的「台灣混種」來排擠混種的機率高得多的「外省種」﹐這是什麼「精神」﹖除了什麼臭東西都有人吃﹑什麼難看衣服都有人穿﹑什麼「精神」都有「神經」的常識理解外﹐銘記還提供一個可能的「人種」解釋﹕

李登輝與其夥眾都有一個共同的「純種」的善編歪理的IQ「基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