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53)天上掉下來的「嗎哪」
 瀏覽160 |回應0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銘記流言板(53)天上掉下來的「嗎哪」

台灣政經的亂象﹐看似紛沓萬緒﹐其實基本癥結只在一端﹐就是一個代表少數的民進黨政權﹐吃了秤鉈鐵了心﹐強力進行它的「少數統治」﹐因而完全無法彙集國人的多數思考角度與觀點﹐也就完全癱瘓了決策形成之過程的功能。完全不用大腦的「所有語言皆可平等而成為國語」就是這般毫無品管之最新出籠的民進黨政權產品。「朝令夕改」﹑「無改不勞」﹑「唱衰」還是「唱旺」﹐「人民認同」還是「人民忍痛」﹐「三通」還是「三不通」等等﹐不過是自然會導致此結果的其餘事也﹗

「少數統治」之所以能在「民主台灣」發生﹐就是因為有一部由「台灣民主」先生李登輝「大」總統當時率領朝野「發明」的「智障」憲法。

民進黨只是因了這一部「智障」憲法的「第一個錯誤」﹐以多於1/3一點的票數獲得國家治權。正如陳水扁在論國民黨黨產案所說的「合法的﹐不一定合理﹔合法的﹐不一定正當﹗」恰是對他自己當選總統本身之不符民主制度精神﹐最一針見血的批判﹗

又因「智障」憲法的「第二個錯誤」﹐竟讓在國會只居實質少數的民進黨獨攬組閣大計。雖有國民黨籍唐飛組閣﹐既非在黨與黨對等聯合的基礎上﹐單槍匹馬反而成了少數黨裡的少數﹐其不很快成為被踢掉的石頭幾希矣﹗

這部人民的「無權憲法」﹐完全喪失民主政治取決於多數的基本原則﹔也完全違反歐美先進民主諸國「常例」﹕

1) 於總統選舉﹐若候選人有三人或三人以上﹐而無人在第一回合中得票達到過半數﹐必須由領先的兩人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去年法國總統大選便如此。(美國雖無二回合制﹐但亦非採用完全直接民選﹐因為幅原廣﹐且行聯邦制﹐所以有各州的「選舉人」制﹐可藉以確定當選的有效代表性。)

2) 於組閣﹐必由掌握國會席次過半的組合(不限一黨)組閣。1993年﹐第四十屆日本眾議院大選﹐結果自民黨雖在眾院511個席次中獲得「223席」,雖仍是單一「最大黨」﹐但未過半數而成為「少數黨」﹐最後結束卅八年來長期一黨統治的局面,而由僅僅獲得「35席」的新黨黨魁細川護熙聯合新黨、新生黨、魁黨、社會黨、公明黨、民社黨、社民連合計超過「256席」的七個黨派成為「多數黨」而出任首相組閣。

民進黨既為少數黨﹐卻堅持遂行其少數意志﹐不合民主的多數原則於先﹐自然難免阻力﹐按民主機制而言﹐這本是當然﹐民進黨卻不斷責人「掣肘﹑對抗」於後﹐每遇衝突﹐完全不向在野的多數妥協﹐反放出種種試探氣球﹐目的卻是要在野多數向民進黨妥協﹐還竟然屢屢自加美稱為「釋出善意」﹗完全「不認知」在野多數力量的事實﹐只期依自己掌握「國家認同」定義之偽假「道德力量」做為施政的唯一力量來源﹐言行﹑施政時時不尊專業﹑不講邏輯﹑不合常識而猶自強辯﹑歪辯﹑狹辯﹗請看下面所舉周﹑吳二例﹐便知銘記所言何物﹗

2001年5月24日以前﹐美國參議院的100席次﹐共和﹑民主兩黨各據50﹐依憲法﹐雙方平手時﹐共和黨籍副總統錢尼可以議長身分於表決議案時投下一票﹐共和黨「就因此」成為「多數黨」﹐掌控參議院﹗然而共和黨籍參議員傑佛茲(James Jeffords)24日宣布脫離共和黨,投入無黨籍陣營。因此﹐共和﹑民主兩黨變成49席對50席﹐副總統就不能再投票﹐民主黨「就因此」成為「多數黨」﹐而各委員會「必須」改組﹐由「多數黨」議員任各會主席﹐掌控參議院﹗總統布希的政策立即需要「尊重民主黨的意見」。所謂「尊重」﹐就是「遇上阻力」的另種表達。「一票」之差﹐如此慎重﹗如此嚴重﹗因為美國人尊重民主政治「最基本」的「多數決遊戲規則」﹐無敢違反﹗

反觀民進黨政權﹐不但不知「多數」為何物﹐甚至不知「算術」為何物﹗

泛綠立委有100席﹐而泛藍立委人數共114席﹐超過總席次225的一半﹐出任正副院長是天經地義的事。民進黨竟然認為如此情況是泛藍在破壞「朝野平衡」﹗民進黨的人「很好玩」﹐它在野時要人讓﹐執政時也要人讓﹐它是小黨時要人讓﹐是大黨時也要人讓﹐別人若不讓﹐它就會亂嚷﹗

上次立法院正﹑副院長改選﹐國民黨江丙坤得115票當選副院長﹐民進黨洪奇昌得106票落選﹐它的「第一戰將」周伯倫更是指責有人「過河拆橋」﹐說他自己掌握的票都得到了﹐但點名「保王派立委」沒有「回報」民進黨立委把票投給國民黨籍院長當選人的「善意」 – 這不「知恩圖報」的沒道德傢伙﹐當然是指的「靠」民進黨的票而以218「高票」「當選」院長的王金平啦﹗

但是﹐既然周自己掌握的票都得到了﹐可見江所得的115票自然沒有一票是來自泛綠的(而事實上﹐洪的得票中反有來自泛藍的。)請問網友﹐王金平難道不能也以115票當選院長嗎﹖需要周強迫推銷地蓋什麼橋來過什麼河的「善意」嗎﹖如此的「算術」能力﹐合當他現在證明自己不過是「第一打手」的料而被送去牢裡。這真是「非戰」之罪﹗

更有甚者﹐在陳水扁於2000年5月就任總統後﹐民進黨的大嘴(絕對談不上名嘴)之一﹐時任黨副秘書長的吳乃仁就不停地講一個不知他打哪兒學來的「理論」 – 宣說當時在立院佔絕大多數的在野黨立委「也不一定」能在下回立委改選中連任﹐「所以」沒有必要在立院接受他們的多數決云云之類的話。所謂的「下回立委改選」是在一年半後的2001年12月。

難道「現任」立委不是民選﹑不能代表民意嗎﹖整個國家在下面1年半裡的立法權不受尊重而可以不亂嗎﹖(網友可以回想一下亂不亂。)陳水扁為了規避前1年半的立院在野多數﹐只做2年半的總統嗎﹖如果改選以後﹐泛綠仍不過半﹐那陳水扁還當不當總統﹖結果﹐立委改選後﹐泛綠真沒有過半﹐還是毫不尊重在野多數﹗現在﹐陳水扁要拼這拼那﹐泛藍的立委是否可以師法吳大嘴的「思路」說﹐陳水扁「也不一定」能在1年後的總統改選中連任﹐「所以」沒有必要跟他的施政合作﹖﹗﹖﹗

民進黨中﹐以像吳大嘴那種「曲折彎繞﹑幽晦難明﹑無師自通(其實﹐也只有他們自己能通)」之思路見長的﹐不知凡幾﹐且皆位居要津。有時想到﹐上天給台灣「掉下來」這麼多此類「才子佳人」﹐對台灣人民而言﹐「毋乃」太「不仁」乎﹖

宋楚瑜的「萬言書」對一般群眾有多少作用﹐尚難斷言﹐但對民進黨的當權者﹐銘記卻敢斷言﹐跟所有這過去3年多少人已「言」過的一樣﹐絕無效果﹗何也﹖

因為宋以為至要的經濟﹑人文等等觀點﹐並非當政者的最大關懷與最高目標。他們的最大關懷與最高目標無它﹐就是「台獨建國」﹐一切其它的﹐皆可為之犧牲﹐只是不明講而已。宋的也是大多數人的「妙方」﹐在彼輩看來都是化解他們「台獨建國」於無形的「毒方」。他們視「台獨建國」為一切問題的「萬靈丹」﹐又視彼之執政乃「台獨建國」萬年難逢﹑絕不錯過的良機。

所以﹐在一個民主機制裡﹐人民無需花力氣去「曉喻或說通」僵固的當政者﹐當政者有自由「堅守」他們所信的﹐但就如同在美國﹐開明公義之士﹐絕不會想去花力氣來「曉喻或說通」僵固的三K黨種族主義者放棄什麼﹐一切依「法」行事﹐用「法」來範圍三K黨人的言行﹔我們今天在台灣﹐也應依「法」而行﹐用「選舉」把執政黨選下台來「改變我們自己的命運」﹐而不是上千言書﹑萬言書﹑萬萬言書來「求執政黨賞我們一個過得去的命運」﹗今天已非專制年代﹐人民有什麼必要﹑需要還給「君王公卿」上什麼書呢(即使沒有上書的形式。我們摒棄「膝」跪﹐也務必拔除「心」跪)﹖

在台灣這個「民主初步」的社會﹐人民讓政黨輪替執政再次發生是絕對必要的﹗這不是為了哪一個黨﹐而是為了「人民自己」﹗〔請參閱銘記流言(11)人民要力量(一)﹐(33)人民要力量(二)﹐(38)人民要力量(三)〕不然又何必四年選一次呢﹖

然而﹐在台灣客觀現實環境下﹐泛藍不整合﹐合法的政黨輪替執政之再次發生是絕對有困難的。試就泛藍的整合﹐略述己見﹕

1)國﹑親兩黨非整合不可﹐整合又非快不行﹐然而二月中既已相互感謝﹑支持對方﹐日昨卻又雙雙否認近期要宣佈誰配誰。其實﹐誰配誰都行﹐只要儘快通過一個公開正當的機制產生﹑確定就好。當初﹐如〔銘記流言(31)彼「關中」﹐此「關中」﹗〕所言﹐黃俊英大有希望當選﹐結果真的「差一點兒」當選﹗之所以未能勝出﹐全在整合太慢。試問﹐本來完全支持泛藍的選民﹐難道不會有人在對遲遲整合極度失望之餘﹐一氣之下將票改投他黨的嗎﹖上次總統大選不合是開其端﹐後來立委選舉又不整合﹐去年底﹐遲至選前七天才整合﹐皆以失敗收場﹐這真是一而再﹑再而三了﹗若這次仍不早早整合﹐還有﹑還能有再四嗎﹖〔請參閱銘記流言(10)「痴心」選民﹐「負心」黨﹗及(14)錯一次﹐是別人害的﹔再錯﹐就是自己愚蠢害的〕

2)宋楚瑜在談到國﹑親整合一事﹐曾謂整合不該是回到過去「老樣子」的國民黨﹐再拿「老樣子」的心態行事。旨哉斯言﹗否則﹐即使勝選﹐也要一路跌撞四年﹐然後再「老樣子」下台﹗宋又謂親民黨當初固由國民黨分出﹐然現在不少黨員從未參加國民黨﹐如今何能說合即合。誠哉斯言﹗但當初親民黨之所以分出﹐豈非有見於國民黨領導者違背黨之立國理念﹖其後親民黨之所以能存﹐又豈非為傳承國民黨自孫中山以來之立國理念﹖如今﹐國民黨領導者既已非昔﹐現政權又失政而置國於險境﹐若國﹑親合而能轉危為安﹐則「合」恰是回歸正途﹐孰曰非宜﹖凡老成謀國者﹐何苦﹑何可困陷在「國合併於親」還是「親合併於國」的羈絆之中﹖

3)親民黨支持者﹐有因宋於上屆選舉之高得票率而謂宋明年獨立競選亦可勝出﹐此乃昧於事理之見。宋於上屆得票高猶如當年新黨出走之時得票高﹐皆為泛藍選民抵制國民黨領導者之一時反應。如今新黨如何﹖親民黨固非新黨可比﹐然過去三年來﹐雖每選「當然必有所獲」﹐不過因其「新」也﹐而所獲選票仍多不離泛藍選民﹐且猶不能有過於國民黨者。更明顯之現實是﹐國﹑親各皆不能有過於民進黨者﹗

4)國﹑親陣營中有許多不同的誰配誰的「高見」﹐亦是常情。打開天窗說亮話﹐台灣各「民主」政黨仍難脫傳統威權家長式領導體質。也許「連宋配」不會令每一個人滿意(但誰配誰會呢﹖)﹐可是誰又更能掌握﹑號召泛藍幾十年來的基層組織力和動員力呢﹖目前不論誰配誰﹐只要儘快通過一個公開正當的機制產生﹑確定就好。但儘速改變體質以使黨成為真正「民主政黨」的完備規章之「制訂」與「實踐」﹐必須是一項即刻開始進行的「承諾」﹐才更能贏得合法又合理的認同﹗

5)連戰曾謂國﹑親現在「合作」﹐待到2004年總統選舉勝選之後﹐再談「合併」將是水到渠成。銘記深覺此言差矣﹗難道萬一敗選﹐「合併」就免談﹖如此之合﹐豈非以「圖利」始而以「無利可圖」終嗎﹖這是什麼哲學﹖還有一點兒國﹑親之「合」乃出於「為國為民」的影子嗎﹖銘記以為﹐既以「為國為民」號召﹐不論日後選舉勝敗﹐此時就應立即朝回歸一黨﹑匯合多數方向努力﹐此一黨既非連黨亦非宋黨﹐而是孫中山與黨人共創之黨﹐是所有願意踵武前賢為國奮鬥的「國民之黨」﹗

6)國﹑親合作﹐如果只是為了選總統﹐卻不即時進行精誠團結「一體」的「合併」﹐就算有再好的理念﹑再真的誠意﹐也是什麼事都將必有「兩個版本」﹐除了先得國﹑親各自內部協商﹐然後國﹑親再來高層協商﹑低層雜音﹐不但浪費兩倍的時間﹑資源﹐也會次次延長平息紛爭的時間。更糟的是﹐這種「名一實二」的「合」就始終留下助長「本位主義」與「互不信」的「餘地」﹐殊難拔除「擴大」己黨地盤的「誘因」以致兩敗俱傷(過去幾年所發生的﹐難道還不能說明嗎﹖)。如此豈不「有利於最終的分」而非有利於「最終的合」﹖更豈有助於勝選﹖即便勝選﹐也將無助於政局穩定﹐因為不見政黨執政再輪替之正面及進步的效用﹐反使人民對政黨政治徹底絕望﹐則中華民國禍其巨矣﹗

如果﹐真不幸而國﹑親不合或神離貌合﹐又種下下屆總統選舉敗因﹐台灣人民的生活繼續下沉﹐恐怕只有期待天下掉下來的「嗎哪」了﹗我們豈不有自比摩西與約書亞者乎﹖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