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番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系列】番外:2015新春賀開工
 瀏覽607|回應0推薦2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阿冷
幽筠

  不算太悠哉的五天農曆年假轉眼即逝,開工、開市的鞭炮聲從清晨吉時便開始霹靂啪啦響個不停,吵得好不容易可以躦進被窩的宇文非實睡不了覺,生氣地跳下床衝到陽台去怒罵:

  「吵死──哇!」


  「咻──砰!」


  突如其來的沖天炮讓宇文非實嚇了一大跳,幸虧他反應極快地隨手抽了件陽台上正在晾曬的衣服遮擋,這才躲過一劫。


  「可惡,是哪個沒公德心的死小孩,不知道在住宅區玩煙火是件超危險的事嗎?」宇文非實一手抓著還在冒煙的衣服,朝沖天炮飛來的方向怒吼:


 
 「混蛋!不要在住宅區放炮──!」


  「……你在幹嘛?」同樣被鞭炮聲吵到無法入眠的紀風鳴,雙手抱胸地倚在落地窗旁,無言地看著又蹦又罵的宇文非實。


  「風鳴!我跟你說,我絕對要去跟里長、鄰長甚至是市長投訴,叫他們在住宅,不對,應該是只要人口密集的地區都貼上不准燃放煙火的告示牌!」宇文非實一臉哀怨地衝到紀風鳴面前,指了指自己的側臉:


  「你看看這裡這裡這裡!看到沒有?我的臉被沖天炮炸到了啦!我可是靠臉吃飯的耶!不曉得這是幾級燒燙傷,要是留下疤痕怎麼辦?」


  「……我只看到一顆很大的痘子……」紀風鳴打了個呵欠,轉身走到廚房,打算替自己和宇文非實沖壺咖啡。


  「是痘子旁邊那個小黑點!」宇文非實忿忿地跺步跟著紀風鳴進屋內,坐在吧檯式餐桌旁,呆看廚房裡原本打算只沖壺咖啡、後來乾脆拿出平底鍋做起早餐的紀風鳴背影。


  「你不是想脫離可愛路線嗎?」紀風鳴趁空將咖啡壺放到吧檯上,再轉身準備將煎好的早餐盛盤。「多了那個小黑點搞不好可以讓你往成熟男人的目標加些分數。」


  「當真?」宇文非實雙眼登時發亮,「緋村劍心也是因為臉上的十字傷疤讓他看起來更帥氣,嗯嗯……」


  紀風鳴將盤子用力往宇文非實前面一放,警告似地瞪著他:「少動什麼白癡念頭。」


  宇文非實仰頭朝紀風鳴綻放一個大大的笑容,他知道紀風鳴向來對他這個表情無法真的生氣:「好~啦,我只是說說而已,我可是非常珍惜這張臉呢!」


  「……」紀風鳴沒輒地嘆了口氣,倒了兩杯咖啡,淡淡地瞥了眼宇文非實抓在手上的衣服:「那衣服應該毀了吧?」


  「衣服?」順著紀風鳴的話低頭看下去,宇文非實這才想起自己剛剛是胡亂抓個東西擋住那只沖天炮,倒沒注意到是件衣服。


  不過他和紀風鳴的衣服向來都是送洗居多,會帶回家洗並且晾曬的通常只有……


  思即到此,宇文非實忍不住倒抽了口氣,雙手顫顫地攤開那件已經焦黑還破了好幾個洞的衣服,或者該說它的原貌是件用珍珠為主題設計縫製、目前尚未發表上市的絲質襯衫。


  「……『天空的眼淚』不見了。」紀風鳴淡定的喝了口咖啡。


  「什麼──!」宇文非實往本來應該繡在襯衫右胸一排的淺藍色珍珠,如今只剩下一片焦黑的大洞。「慘了……龍大哥會氣瘋的……嗚嗚,我犧牲了五天假期賺來的酬勞又要被扣光光了啦!」


  紀風鳴雪上加霜般地開口道:「聽南澤說,這件衣服就是為了老闆偶然得到的幾顆罕見珍珠做的,全部都是龍哥親自設計、親手縫製,原本是打算在下個月
P.D.集團創立週年慶時發表,我看你就算賣身一輩子都不夠賠。」


  「嗚~怎麼這樣……早知道昨天就不潛入龍哥的辦公室,也不會因為不小心弄髒這件衣服而特地帶回家來清洗,結果搞到天亮才弄乾淨拿去晾曬,居然被一只沖天炮給毀了!我絕對要去找里長、鄰長、市長投訴!」宇文非實哭喪著臉,腦袋轉啊轉地思考起補救方案。


  「今天開工,龍哥絕對會發現這件衣服不見,你可以先想辦法消掉臉上的痘子,增加賣萌點。」陪宇文非實洗了整晚衣服的紀風鳴,才奇怪這種應該要發展成讓龍剡炸毛的故事路線怎麼可能只是洗一洗就能解決這麼簡單,想不到真正後續才要開始。


  「風鳴,你還記得『天空的眼淚』是怎麼排列的嗎?」宇文非實邊問邊起身走進更衣室,翻找了會兒,拿出一件同樣顏色質料的襯衫。


  「你……你該不會想……」紀風鳴很希望是自己猜錯了。


  「放心啦!雖然我自創的設計總是被你們嫌棄,但好歹我雙手也算靈巧,仿製龍大哥的設計不算太難,只要你記得重點的珍珠排列位置就絕對沒問題!」宇文非實拍拍胸脯保證道。


  「……你這是哪兒來的自信?」太過瞭解宇文非實能力的紀風鳴頭開始痛了。「你想用什麼代替珍珠?」


  「嘿嘿……」宇文非實拿出廣告顏料和一盒小鋼珠遞給紀風鳴,「大小差不多,只要把它們染上顏色就行了!」


  「……」無言地接過東西,紀風鳴總覺得自己為什麼老在幫宇文非實搞這種明知道會被拆穿的蠢事?


  「好了,我們快開始吧!得趕在開工之前把衣服縫好再偷偷放回龍大哥的辦公室去!」宇文非實神情專注地一邊看著餐桌上慘不忍睹的襯衫,一邊在自己拿出的襯衫上有樣學樣地縫製起來。


  紀風鳴再度重重的嘆了口氣,認命地打開廣告顏料,開始調起顏色。

  

 

  「恭賀新喜!」潮灣市最受矚目的其中一個地標P.D.大樓,也不免俗地燃起象徵開工的鞭炮後,所有部門員工、藝人及模特兒照慣例排隊向公司總裁樊時流祝賀吉祥話領取開工紅包。


  樊時流和代表
P.O.F.執行長的龍剡、Pagan經紀公司總監的南澤光,三人站在公司門口發開工紅包,直到所有人都領完了,這才看到宇文非實和紀風鳴兩人從一旁的停車場走上來。


  「鞭炮還在炸。」南澤光說著同時拉著龍剡往旁邊站去,樊時流不以為然地看著兩人:


  「哎~沒必要站這麼遠吧?你們不就是為了預防這兩個意外製造機還特地吩咐工作人員用焊接的方式固定好鞭炮嗎?小光光一早還專程研究風向好安排大家的站位,有信心點!」


  南澤光涼涼地瞥了眼愈來愈近的紀風鳴二人,道:「我是對他們的破壞力很有信心。」


  「哎~開工第一天,災難二人組應該不會那麼快就開──」


  忽然而起的一陣強風將門口旁的雕像吹倒,正好撞在設立鞭炮的鐵桿,鐵桿應聲斷裂,仍在霹靂啪啦的鞭炮隨著傾倒的鐵桿往樊時流甩去。


  「…匡!咚!碰!…啪滋啪滋……」


  「總裁小心!」


  「大哥啊~!」宇文非實飛快地百米衝上前去撲倒樊時流,忘了他站的後方是整片牆化玻璃。


  「碰!」響亮一聲,所有人呆望樊時流整個人後貼住強化玻璃,緩緩滑落。


  「非……實小…朋友…第一天……開工……就想謀殺……我……?」樊時流睜著不敢置信地眼昏了過去。


  「大哥!」

 

  潮灣市‧私立穎川醫院

 

  樊時流因為直接撞擊強化玻璃,讓他難得感受世界都在轉的昏沉,醫生在診斷後判定他被宇文非實撲了個腦震盪。


  「被這麼重重一撞也只是個輕微的腦震盪,足見你這顆芭樂頭裡面灌了很多水泥,才會這麼堅固。」南澤光放下削到一半的蘋果,起身查看著樊時流。


  「腦、腦震盪?」樊時流忍不住輕笑出聲:「真是敗給這兩個災難二人組了……」


  「虧你還笑得出來,龍哥的臉都黑到快變墨條了。」


  「哦?那兩個小朋友呢?」


  「龍哥不希望你住院太久,所以不准他們跟過來。」南澤光倒了杯水,拿著沾濕的棉花棒輕輕抹在樊時流略為乾燥的唇上。「醫生說等確定你不再頭暈了,才放你出院。」


  「這樣啊……所以我可以繼續放年假囉?」樊時流倒是很樂,「我要吃蘋果!」


  「我不是削給你吃的。」南澤光不爽地瞪著樊時流:「你很開心嘛!積了五天的公事你知道有多少嗎?」


  「有阿剡在嘛!」樊時流張大嘴,「我要吃蘋果!」


  「……」南澤光很乾脆地拿起整顆蘋果直接塞進樊時流的嘴巴,「吐了自己處理,我可不想浪費時間伺候你!」


  「哇啊──呸,小光光好壞心喔!居然趁我虛弱的時候欺負我!」樊時流誇張地哭喊,成功挑起南澤光的怒火。


  只見南澤光拎起整袋的蘋果,全數往樊時流身上砸:「去死!」

 

 

  潮灣市‧P.D.大樓17層‧龍剡辦公室

 

  龍剡鐵黑著臉,看向正手足無措的宇文非實和面無表情的紀風鳴。


  「很特別的開工祝賀。」向來沉默寡言的龍剡,難得語帶嘲諷。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怕大哥像我一樣被鞭炮炸到,所以……」宇文非實一臉無辜。


  宇文非實這麼一說,龍剡這才發現宇文非實的下巴貼了個肉色的
O.K.繃。「怎麼回事?」


  「他被開工的鞭炮聲吵到睡不好,生氣跑到陽台然後被飛來的沖天炮炸到。」紀風鳴簡明扼要地將事情經過一句說完。


  「……」龍剡突然無言了,不過讓樊時流腦震盪住進醫院,公司一堆急著樊時流處理的事情又不能不管,若只是讓這兩個人批批公文、蓋蓋官印應該不會出什麼岔子才對……


  龍剡嘆了口氣,起身往文件推車走去,宇文非實見狀連忙推了推紀風鳴。


  「你說,龍大哥等等經過假模特兒前,會不會發現那件襯衫?」


  「你說呢?」紀風鳴雙眼瞬也不瞬地注視著龍剡經過假模特兒前突然停滯不動,他也有些緊張了。


  龍剡站在他用來套上自己準備發表的設計服裝的假模特兒前,總覺得有些奇怪,但又說不出奇怪的地方。


  啊……原來是……好半晌,龍剡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他調整了一下模特兒的角度和搭配襯衫的西裝外套,這才轉身將文件推車推到宇文非實和紀風鳴前面。


  大大鬆了口氣的宇文非實兩人,保證會小心仔細並很快的將推車上的公文處理完成,連忙推著車子離開龍剡辦公室。


  甫踏進電梯的宇文非實拍拍胸口,得意地朝紀風鳴笑道:「你看!連龍大哥都沒看出那件襯衫有問題!」


  同個時間,龍剡抬頭看向假模特兒,還是愈看愈不對勁,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一樣。


  他疑惑地再度上前察看,這才發現搭配的西裝外套有問題。「怪了,我應該不會用這種款式的外套來搭配才對……」龍剡邊說邊取下外套,一顆硬物墜地的輕響,讓他臉色倏地一沉:


  「該死的宇文非實!」


  渾厚的嗓音瞬間劃破特製的檜木門板,貫穿整棟大樓。

  


  「嗚嗚嗚……」宇文非實一邊低泣,一邊站在
P.D.大樓門口招呼參觀的遊客。


  「嘖!」站在大門另一邊的紀風鳴寒霜罩頂,冰冷地掃向四周閃個不停的鎂光燈。


  「哎呀!今年的
P.D.好喜氣喔!居然特地派員工穿上炮燭的服裝站在門口迎賓耶!」


  「就是啊,而且聽說還是
Pagan旗下的兩大紅牌喔!」


  「什麼什麼?妳是說那兩個炮燭是宇文非實和紀風鳴?」


  「答對了!而且為了歡祝今年的
P.D.集團週年慶,宇文非實和紀風鳴會COS炮燭到元宵節前一天喔!我還聽說元宵節當天他們倆個會COS成小羊充當P.D.大樓的主花燈呢!」


  「哇塞!那元宵節那天我一定要來看!」


  「……」


  紀風鳴和宇文非實一邊搖動頭上象徵鞭炮爆炸時的火花彩帶,一邊無言地聽著四周不時傳出的尖叫與歡笑。


  嗚嗚嗚,什麼開工嘛!紅包沒拿到就算了,還得苦命站崗。


  到底是誰規定開工一定要點鞭炮嘛~


| 嗚嗚嗚,都是該死的鞭炮惹的禍!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