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主義赤星社
市長:李國亮  副市長: 听惊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主義赤星社】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革命與反革命較量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革中央革命者深藍:服從假共十大家族命令抓捕革命者的反革命軍警必將被血債血償!
 瀏覽246|回應0推薦0

李國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服從假共十大家族命令抓捕革命者的反革命軍警必將被血債血償!

  共赤社香港7月30日電 中革中央革命者深藍發表《服從假共十大家族命令抓捕革命者的反革命軍警必將被血債血償!》文章,內容如下:

  近日,德國地方法院以謀殺共犯的罪名,判處前納粹黨衛軍成員、曾於二戰期間在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擔任記賬員的Oscar Goening四年監禁。雖然作為記賬員,奧斯卡並未直接殺人,但是按照德國刑法,謀殺共犯的罪名並不冤枉。

  1947年,波蘭開始奧斯維辛集中營審判,40位被告39人獲刑,良心醫生拒絕上級命令,被無罪釋放。以此為代表,德國人開始反思納粹罪行。

  在納粹德國戰敗後,同盟國組織了紐倫堡審判。因為該審判所針對的主要是納粹德國的軍政首腦,對中下級軍官完全沒有涉及,加之1947年前德國去納粹化流於形式,所以德國人普遍認為,納粹只是國家與軍隊領導人的責任。而這架殺人機器上為數眾多的“零件”,只是在單純地執行命令,無需為罪行負責。真正促使德國人對納粹反思的,是對集中營慘狀的揭露與對相關人員審判,這又以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相關人員的審判為代表。因為奧斯維辛為波蘭領土,故1947年時,波蘭在克拉科夫展開了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管理人員的審判。審判共涉及40位被告,從集中營負責人到守衛乃至司機均有涉及。這40位被告有39名被判有罪,其中21人被判死刑並立即執行。

  唯一被判無罪的是曾在集中營中擔任醫生一職的Hans Munch,因為其拒絕執行上級指派給他的犯人“甄別”的任務(在犯人下火車後決定哪些人應該被送入毒氣室處死,符合處死標准的大都是不能從事體力勞動的人,以及不願意與孩子分開的母親),所以最終法庭確認他與發生在集中營中的屠殺無關。據集中營幸存者Louis Micheels在審判中所說,集中營關閉前,Hans Munch所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給了他一把左輪手槍來幫助其逃跑。在美國作家Robert Jay Lifton的《納粹醫生》一書中,稱Hans Munch認為“希波克拉底誓言(是希波克拉底警誡人類的古希腊職業道德的聖典,是約2400年以前中國孔子時代,向醫學界發出的行業道德倡儀書,是從醫人員入學第一課要學的重要內容,也是全社會所有職業人員言行自律的要求,而且要求正式宣誓,沒有醫護人員不知道希波克拉底這位歷史名醫名言的。)遠重於黨衛軍的命令”。

  1963到1965年德國在法蘭克福審判奧斯維辛集中營中下層管理人員,審判中確立了“服從即有罪”的原則,使得“服從命令”不再是納粹分子逃脫法律制裁的借口。而1979年德國聯邦法院取消了特別手段謀殺的追溯時效,使得德國能夠做到對納粹分子的無限期追則。高齡納粹分子獲刑,恰恰體現了德國對於清算納粹罪行的決心。

  2009年,前集中營看守John Demjanjuk受審成為了納粹罪行無限期追責的裡程碑式事件。當年,91歲的Demjanjuk被引渡至德國受審。法庭上Demjanjuk像以往的納粹集中營工作者一樣堅稱自己“從未親手殺人”,而且“連殺雞都要交給妻子來做”,但法庭並不為所動。2011年,Demjanjuk作為謀殺共犯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判決中寫到:“有28000人死在索比布爾集中營,沒有哪個守衛能置身謀殺之外。”這一案件的審理為更多納粹大屠殺罪犯的審判提供了先例。2013年,德國負責調查納粹罪行的“中央辦公室”向檢察機關提交了30名前奧斯維辛集中營人員資料,建議對其提起訴訟。

  2013年7月23日,數以千計“通緝納粹戰犯”的海報在德國柏林、漢堡等幾大城市張貼。海報以納粹集中營的黑白照片為背景。上面用德文寫著“遲了,但還不算太遲”這是戰後60多年來的慣常一幕。德國對於納粹的罪行,直至今天仍然在反省和清算。

  2015年1月27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解放70周年之際提出拒絕承認罪責即為共犯 。 默克爾說:“德國人對於發生的一切深深地感到羞愧,因為德國人對於數百萬人的痛苦和死亡負有罪責,並且有一些德國人對於這些予以容忍,德國人過去是犯罪者和協同犯罪者,那些拒絕承認這一點的人,他們是沉默的共犯。”

相關鏈接:

http://news.163.com/15/0720/03/AUUGIODC00014JHT.html

http://v.ifeng.com/documentary/military/201501/03c4bc51-2c7d-4456-a4f8-2c440db7f4d4.shtml

  以上是轉載的內容,德國對納粹戰犯的追捕一直沒有停息,對共犯的處理也是很嚴酷的,沒有時間限制的追查,對戰犯的懲處非常嚴苛。當然,德國還是資本主義國家,真正殘害人民的幕後罪犯,那些資助希特勒的大資本家,至今還沒得到懲罰,德國清算納粹還不夠徹底。盡管,德國清算納粹還不夠徹底,但有關清算納粹的行動仍起了震撼效果。 對戰犯的審判中確立了“服從即有罪”的原則,使得“服從命令”不再是納粹分子逃脫法律制裁的借口。舉這個例子是讓借口服從假共的命令抓捕革命者的警察清醒一下。所以,假共的軍警抓捕革命者革命家後,以服從命令來推脫罪責,逃脫懲罰是十分幼稚可笑的。服從假共命令抓捕革命者革命家就是罪!是反革命的大罪,是葬送整個家族的大罪,還有配偶的整個家族。

  不要講上級命令不服從不行,不要說上級逼迫也是無奈沒辦法啊!個人的選擇權力是有的,不要狡辯什麼為了混口飯吃,那都是無恥的無賴的說法! 就比如軍警鎮壓人民,你們會說服從命令,混口飯吃,這都是邪說,命令你可以不服從,你可以選擇不干!至於說為了吃口飯,更是胡說八道,無數勞動人民都艱苦地生存著,也沒有你們的福利待遇,怎麼你不干軍警就活不了了,天大的笑話!!!你不干軍警可以干別的謀生,找不到工作可以要飯去!要飯也比整個家族被滅絕強吧,你是要臉還是要命?!不想干別的,無非是當小主子當習慣了,無非是軍警待遇高,還可以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罷了!!!也有軍警待遇低,還反革命,那就愚不可及了! 任何禽獸想為自己的獸行狡辯是沒用的,你們逃脫不了被血債血償的!!! 反革命軍警整個家族被滅絕的命運和拒絕服從假共命令的輕微後果,哪個輕哪個重?正常的頭腦應該能想明白!

  血債血償理論沒有任何時間限制。有許多腦殘白痴認為,即便革命勝利了,它們也死了。其實,你們死了一點不要緊,你們還有家人嘛,革命勝利越晚,你們的家族人數越可觀,基因根絕的場面就越壯觀,對各種禽獸的震懾效果就越好!假共的警察以為抓捕革命者沒有留下書面或音像證據,就沒事了,幼稚的可笑!只要你們出警了,誰也跑不了,每個革命者所在地區的派出所等地方的警察,將來都將接受調查,當今的科技,你們跑得了嗎?!當年殺害劉胡蘭的畜生都被調查出來懲處了。1923年鎮壓工人運動,制造二七慘案的劊子手趙繼賢,解放後都被調查出來並槍斃了。時間過了近30年都抓捕處決了。企圖通過時間消耗掉血債能量是極其幼稚愚蠢的,而且周群思想的血債血償理論是針對整個家族的,你以為你死了就了結了,幼稚愚蠢可笑!

  學學納粹集中營的醫生Hans Munch吧,對你們整個家族都是有好處的。納粹集中營的看守、司機、醫生、記賬員等許多人沒有親自直接參與殺人,還是受到懲處了,被判刑了,被處死了。因為它們是集中營的共犯,沒有它們,整個殺人集中營也運轉不起來,所以,它們被懲罰一點不冤枉。軍警也是假共國家機器的一部分,我們認為你們是被蒙騙的,跟你們說清楚了周群思想,講明了道理,還執迷不悟的替假共賣命,抓捕革命者革命家,那就是鐵定的反革命行為。納粹集中營的共犯是判刑處理的或處死本人的。反革命軍警可沒有這麼好的結果的。反革命軍警的整個家族都將徹底消失在這個星球上的。你們的主子絕不會帶著你們逃跑的,你們在假共頭子眼中根本趕不上它們家的寵物狗。即便你們的主子特喜歡你們,特愛你們,它們想把你們全帶走,也沒有哪個國家能收留這麼多狗奴才的,呵呵!歐美等國家也不需要你們這些低等狗奴才的。或許你們會認為誰抓捕革命者了,假共就會把誰的家族弄到國外去或你們自己整個家族跑到歐美,這都沒有什麼意義。你們或許認為許多貪官在歐美留下了,躲到歐美或許能存活。但你們要想好了,血債血償理論沒有任何時間地域限制,不達目的決不罷休!革命勝利後,動用整個國家機器追捕反革命!歐美能否永遠強大,還是個很大的問題。當今,歐美已經顯露出了自己的衰弱趨勢了,呵呵!沒有鄧賊等的倒退復辟資本主義並投降歐美出賣國家民族的一切資源供養歐美,歐美早都衰弱甚至崩潰了,是假共犯罪團伙的投降挽救了歐美資本主義陣營,暫時避免了列寧預言的資本主義的總崩潰。鄧賊等對世界勞動人民都犯下了滔天罪行!

  許多警察可能認為抓捕革命者是立功升官發財的絕好機會,迫不及待地向主子邀功請賞。你們或許會得到重賞,但請記住,這也是你們家族的最後的晚餐!革命爆發前,假共頭目一定會掐斷自己反革命的罪證,你們底層的狗會莫名其妙的死亡或被自殺!你死了,是假共弄死的。但你的家族未必會全死,你的家族將繼續承受革命爆發後,人民的血債能量的,將徹底被基因根絕,你被假共弄死,你的家族也逃脫不了被滅絕的必然結果!不要以為革命陣營會可伶你們挽留你們的家族,血債血償理論是剛性的,是誰也不能篡改的!還有軍警認為,血債血償理論涉及家人不人道,也是可笑的說法。每天都有人民不斷地被資本主義制度殘害而死,這難道是人道? 一些畜生或許會說,這和它無關。是無關還是有關,看你的行為,抓捕了革命者革命家,阻礙了人民翻身解放,每天死傷的人民有好幾萬,那就都和你有關系了。人民晚翻身一天,被害死的就是好幾萬,反革命整個家族被滅殺都償還不了被害死的人民群眾的生命的。血債血償理論,對被害死的大量人民群眾沒有絲毫公平可言,對被殘害致死的人民群眾才是不人道的,不公平的。而且,對反革命講人道也是很可笑的愚蠢的,革命陣營自然不存在這種蠢人!!!還有的軍警不學習不看革命理論,革命者講解也不聽,或假裝聽不懂,堅決抓捕革命者,鐵了心反革命。這是白痴蠢貨,最後也不會因為你不懂就能逃脫免罪的,整個家族也是要被根絕的。裝傻是逃脫不了滅亡的,呵呵!不能因為愚蠢,反革命就無罪了!愚蠢也要付出愚蠢的慘烈代價。中國人民因為華國鋒那個蠢貨吃的苦受的難太多太冤了,所以,對於蠢貨反革命也要毫不留情地基因根絕!

  跟這些白痴蠢貨,或自以為聰明的傻瓜說多了無用,它們只服從主子的旨意,也只馴服於槍炮,幾千年了,這類崇拜強權的被馴化的奴才多得很,誰最強大,就投靠依附誰,誰最強誰就是它們的主子,它們就是乖乖狗!它們只相信所謂的實力,卻不知道人民的力量是最強大的,或根本不相信人民的力量,認為自己的主子最強大。人民現在是一盤散沙,力量當然很弱,但一旦革命爆發或組織起來,是任何反動力量都要被徹底摧毀的。而反動畜生相信人民永遠不能翻身,它們的主子是能千秋萬代的。其實,秦始皇也是這麼想的,呵呵!禽獸只畏懼立即馬上的毀滅性打擊,沒有辦法,這是禽獸的智力所決定的。這些傻瓜還可能認為,現在是它們所謂的文明社會,家族式的根絕是不可能的,可能還認為那是違反國際法的,或認為是封建社會的做法,這些蠢貨!那個國際法就是資本主義國家間制定的,無產階級根本不可能承認的,那個法就是保護各國資產階級利益的。順便告訴各種禽獸腦殘白痴,什麼是真正的文明社會。根據周群思想,文明社會的標志應該是沒有黑社會、娼妓、毒品、貧民窟和高犯罪率的狀況。人民群眾擁有醫療、教育、就業、住房、養老社會福利保障和安寧的社會環境狀況。這樣的社會只能是社會主義社會。

  禽獸也有信仰的,可能許多人不信吧,當然那是禽獸的信仰,那就是暴力,權力和享受!!! 禽獸的信仰非常堅定執著(就是頑固不化),禽獸為了追求自己的罪惡信仰可以說是不折手段,百折不回,至死不渝! 各種禽獸通過暴力手段霸占人民的生產資料以此獲得權力,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壓榨剝削奴役人民,享受人上人的快樂,這就是禽獸的信仰。許多人認為反革命禽獸的親人家族後代等是無辜的,根本是胡說八道,恰恰相反,反革命禽獸反革命的動力正是來源於為了自己的親人家族能世世代代地騎在人民頭上剝削壓榨奴役人民的獸性欲望信仰。事實上,當今我們看到的情況是禽獸的親屬家族基本都是在享受禽獸掠奪人民的血汗。所以那種認為禽獸的家屬親人是無辜的,不是迂腐愚蠢的人,就是別有用心地想給反革命禽獸留下罪惡基因後代的畜生!反革命軍警也是反動禽獸的一種,它們占有的權力和利益雖然跟十大家族比起來微不足道,但比許多老百姓要強得多。所以,這微不足道的的權益它們也愛不釋手,要留給自己的家族和後代,現在假共反動禽獸政府的各個機構的職位,許多都是或明或暗的世襲了。

  其實,對反革命我們也是歡迎的。人民的血債能量太多太大,跳出來的反革命太少,根本不夠用。無論誰跳出來,都是對人民發泄血債仇恨能量有好處的,也是一種“舍小家為大家”的壯舉,令人“欽佩”,人民會“感謝”你們這種天大的“無私”精神的,我都有些被你們這種精神“感動”了。但我們革命陣營都是大慈大悲的大善人,總是極力挽救各種反動分子的。我們做到極致了,你們非要反革命,我們也毫無辦法,道路都在自己的腳下,尊重你們的選擇!現在你們可以為所欲為,後果你們無法把握!

  點到為止,借用單田芳單老經常在評書中講的話,那就是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啊!對於堅定執著的反革命,是好良言難以挽救該死的整個家族,呵呵!

中革中央論壇:klddkw.cn

中革中央語音大會場:klddkw.cn/liao/

中革中央QQ聊天室:275931530(網址公布群)

共產主義赤星社臉書:www.facebook.com/CommunistRedStarNewsAgency (中革中央網址海外公布站——一)

共產主義赤星社推特:twitter.com/ChinaCRSNA (中革中央網址海外公布站——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76&aid=5355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