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主義赤星社
市長:李國亮  副市長: 听惊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主義赤星社】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革命與反革命較量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革中央革命者實踐者:第一個跳出來破壞搗亂革命的假共官僚資本家
 瀏覽112|回應0推薦0

李國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第一個跳出來破壞搗亂革命的假共官僚資本家

實踐者

  威高集團的前身是威海醫用高分子總廠,原是鄉鎮集體企業,是人民群眾共同擁有的生產資料,後被侵吞霸占成為資本家的生產資料,然後通過榨取人民群眾的剩余價值發展而來。(股東和企業家只不過是小資本家和大資本家的遮羞布罷了,也是假共十大家族用來欺騙人民群眾畫皮)。

  陳學利:男,1951年10月生,威高集團董事長,威高集團假共產黨書記,十七大、十八大假共產黨黨代表,威高集團最大資本家。

  孫豐偉:男1972年生,現住威海高區東發園林小區,電話號碼13561837878,威高心內耗材集團總經理,假共產黨黨員,假共產黨黨支部書記,在其父任山東藥監局局級干部期間(現已退休),成為威高集團一個資本家。

  我分別於2014年12月5日、6日給威海市市長信箱發了中革中央的革命理論。

  2015年1月19日上午,孫豐偉說,市委市政府發了個協查通報給陳學利,陳學利要他對我進行處理,所以公司要開除我,並建議我離開威海,由於我在公司工作了4年多,他按威海市最低工資的三倍標准,給予5個月的補償。

  這是一起破壞搗亂革命的反革命事件:

  陳學利,經歷過毛主席的社會主義時期,曾經面對中國共產黨黨旗宣誓,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卻違背了自己的誓言,靠侵吞霸占人民群眾的生產資料成為大資本家,並想以斷絕生活來源的方式來打壓一個追求共產主義的革命者!

  孫豐偉,曾經面對中國共產黨黨旗宣誓,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也違背了自己的誓言,利用其假共父親的裙帶關系成為一個假共官僚資本家,緊跟假共資產階級政府,營造剝削壓迫,並頑固的配合陳學利用斷絕生活來源的方式來打壓追求共產主義的革命者。

威海初村邊防派出所只是做了記錄,走了過程,值得表揚!

中國經濟崩潰已經開始,革命氛圍逐漸形成的大革命征兆越來越顯現,中國十大家族把財富和家人送到國外去留條外逃的退路,早就不是什麼新聞或秘密了,十大家族的統治已經接近尾聲了,現在唯有抓緊時間努力將功折罪爭取減免你與中國人民結下的仇恨,否則哪怕是逃到月亮上去也會被不想再被人騎到頭上的中國人民追殺回來的!

  第二天,我給人力資源部經理OA(辦公聊天系統)上說,即使按假共的法律,辭退員工,也是按當地社會平均工資的三倍時,並且說了,誰開除我,誰的家族會被覺醒後的人民群眾血債血償的。並且給她發了電子版的中革中央的革命宣傳理論,以及胡州長利用傻瓜蠢蛋實現金蟬脫殼之連環計內幕真相的網址鏈接。

  在這之前,由於我在網上向人民群眾宣傳馬列毛主義宣傳周群思想的革命理論,號召人民群眾起來推翻資本主義私有制,建立社會主義公有制,威海市國保和初村邊防派出所所長一起來公司和我溝通交流過,當時有公司運營總監胡武廷在場,當時我向國保介紹了中革中央,講述了我們要打倒假共十大家族鄧江胡習,表明了我追求社會主義,追求共產主義的立場,講述了現在是官僚資本主義社會,現在是假社會主義。並講述了血債血償理論,我講述了因為倒退復辟資本主義私有制,把舊社會的流毒又弄了回來,如娼妓、毒品、黑社會,還增加了毒豬肉,毒奶粉,地溝油。國保問我現在農業是進步還是倒退了,我剛開口,國保就自己說倒退了,我給他講了我們老家都由種三季農作物改為種兩季了,因為由於化肥農藥太貴,多種一季要賠錢,還有大量的農田變成工廠和房地產,這樣的狀況,中國糧食怎麼會十連增呢?中國每年進口糧食將近1億噸,一旦發生經濟崩潰,會出現糧食危機,並導致血腥大災難,旁邊的胡武廷插嘴說,死就死唄,人不都是要一死的?你為你的家人著想吧。我給國保說,我們是把你們當朋友的。最後國保走之前說,我不是你們的階級敵人。

  人力資源部經理向孫豐偉說了我和她之間的聊天內容後,孫豐偉要人力資源經理把聊天記錄打印給他,孫豐偉看後,向威海初村邊防派出所(屬於武警編制)報了警,第二天,邊防派出所把我帶到了派出所,一路上,我向武警戰士宣傳了革命理論,在派出所,做筆錄的武警很熱情的給我倒了杯熱水,然後帶我做筆錄,筆錄上記錄了我加入了中國無產階級革命中央委員會,記錄了我對給同事說了血債血償理論,孫豐偉因為我革命開除我,他的家族很危險了,將來覺醒後的人民群眾會對他的家族進行血債血償,我們中革中央是記賬!期間,我還向他們講述了,你們消滅不了娼妓毒品黑社會,因為現在是官僚資本主義社會。下午,由於所長開會,我就在辦公室和當兵的武警戰士聊天,宣傳了台上的是假共產黨,現在是資本主義社會。期間還有其他的警察和我辯論,他們以為現在是社會主義,我給他講述了現在是假社會主義,現在到處是資本家!他們就保持了沉默。將近下班時,所長回來後,就通知我回家了。

  1月22日中革中央革命者劉亞想勸孫豐偉不要做反革命的事情,但打電話沒說幾句就被掛斷,但劉亞還是給他發了如下短信:

  老孫:聽說你執意要破壞革命,所以想跟你好好談談。革命群眾朱遠紅同志所做的事是為了廣大的勞動人民無產階級的翻身解放而加入革命隊伍的。新中國本身就是共產黨所領導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

  76年毛主席逝世以後,鄧小平葉劍英等走資派集團篡黨奪權,把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公有制中國倒退復辟為今天的資本主義私有制中國。

  今天台上執政的就是一群假共產黨,倒退復辟38以來,中國勞苦大眾被他們剝削和壓迫致死的人民不是少數。

  如果你堅決要維護今天的假共產黨,今天的資本主義私有制,那麼你所做的就是破壞這一場大革命,你是在反革命。

  對於破壞無產階級革命的人將來大革命爆發絕對是對其家族式的血債血償。這一場革命不以階級劃分,而是以路線劃分,也就是說無論你是資產階級還是無產階級,只要你反對社會主義公有制,維護資本主義私有制,做出反革命的罪行,將來肯定是逃不脫的。

  朱遠紅同志為了中國的勞苦大眾無產階級的翻身解放在宣傳革命。他所做的事是對廣大的勞苦大眾無產階級有益的,他是在推動這場無產階級翻身解放的革命運動。你的公司有這樣一個員工,你應該感到驕傲,他在你公司工作,並沒有犯過錯誤,而你卻明知他在宣傳革命理論卻故意要開除他,切斷革命者的生活來源,針對你的所作所為,我有必要對你作出善意的提醒,對於開除朱遠紅的事,請你三思而後行。

  你是70後,我想你從小應該都看過社會主義公有制時期的那些老電影吧,也應該唱過我們都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的這首歌曲吧。回憶一下過去,在看看現在,你就知道我們為何而革命了。我們不指望你參加革命,但我們不希望你破壞革命。路在自己腳下,怎樣選擇請自行選擇。 由於我個人認為全球經濟危機已經開始,中國已經開始了嚴重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假共十大家族在2015年就可能就撐不下去,就會出逃,所以就委托王振軍打電話傳遞給孫豐偉兩個選擇,要麼讓我繼續上班;要麼給我12個月的工資,作為補償,盡管這4年多來從我身上剝削的剩余價值遠不止12個月的工資。

  但孫豐偉不僅沒有答應,還是說要開除我,按假共的勞動法,給5個月的工資。並且說他不是嚇大的。而且還威脅我說,要是再有什麼革命同志給他打電話,就一分錢也沒有了,徹底暴露出假共官僚資本家的法西斯嘴臉,也進一步證明了,法律是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專政的工具,在他們需要時,就會拋開自己制定的法律對無產階級進行專政。

  由於離職表是公司營運總監胡武廷簽字執行的,出於對胡武廷的挽救,我到他胡武廷辦公室勸他把那個離職表作廢,胡武廷說,現在誰執政,我們聽誰的,我要按法律來,你們上台,我聽你們的,我不怕家族被血債血償,反正人總是要死的,我的家族和我老婆的家族都是要死的,我的老婆既然跟我,就跟我一起承受,不願意承受,可以選擇不跟我嘛!我沒想到胡武廷自己也只是個為資本家打工的無產階級,居然說這種話。誠如周群所說的賤奴模樣,賤奴(賤人、賤貨)的概念:喜歡被人騎在頭上剝削壓迫的人和群體。由於我宣傳革命,以前有人想開除我,我的直接上司每次都反對開除我,這次也反對開除我,也表示不簽那個字,但我當時忘記提醒他了,所以我把他的名字隱去了,由於人力資源經理很好的表示了中立的立場,沒有表達觀點,所以我把他的名字也隱去了。

  胡武廷,現住威海經區戚家莊,電話號碼18663108066,本身就是一個被剝削壓迫的無產階級,卻選擇了做一個賤奴,是他的個人自由,沒人會干涉,但他主動緊跟他的主子,硬要把反革命的帽子戴在自己頭上,實屬一個典型的傻瓜蠢蛋。

  中國無產階級革命中央委員會--簡稱中革中央,中革中央總綱(目標):打倒扶持資產階級專政體制的資產階級政府,消滅騎在中國人民頭上剝削壓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顛覆資本主義國家資產階級政權,推翻資本主義私有制,建立社會主義公有制!1976年10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被復辟為資本主義制度,中國共產黨被變質為法西斯政黨。

  倒退復辟近四十年來,,中國人民被十大家族霸占了生產資料,廣大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數800萬到1000萬,革命遲遲不能起來,和這些反革命分子有很大的關系,他們利用資產階級政府的法律,資本家企業的規章制度打壓革命者,就是要幫資產階級把奴性深深的植入老百姓的體內,他們的這些行為還將導致這場革命到來的時間減緩,老百姓非正常死亡的人數還將繼續增加。

  我們中革中央多年前開始直至今天一再警告:國民黨資產階級四大家族政府時期,凡是幫助資產階級政府對共產主義者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解放後全都被追究了,但由於那時候中國人民還僅是吃一遍苦、受一茬罪,所以那時候的血債血償僅是針對個人槍斃或把個人拖到街上被人民群眾活活打死。

  而今天假共資產階級十大家族政府時期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現在的中國人民是吃了二遍苦、受了二茬罪,所以這次的血債血償將是所有在改革開放資本主義私有制時期被剝削壓迫死的中國人民,全都將由其親戚朋友到跳出來破壞搗亂大革命的人及其配偶家族裡找出相同關系的人索命。

  威高集團陳學利,孫豐偉,胡武廷明知故犯跳出來破壞中國人民翻身解放大革命的現行犯罪,無非是在公然向全體中國人民明確表達一個意思:我們就是要維護剝削壓迫,我們就是要維護這個資產階級專政體制,我們就是要替十大家族充當炮灰,我們就喜歡被中國人民血債血償清算加懲罰。中革中央應該順應這些垃圾畜生的要求和願望,號召中國人民對這些垃圾畜生的家族進行全球性的、不達目決不罷休、不能有漏網之魚的、沒有時限的基因鏟除式的追殺。

  那些已經干出了有害於中國人民之事的走狗奴才,如果還不能及時抓住這最後的唯一機會,那麼就等著遭受中國人民後代的徹底清算加懲罰吧!中國人民可絕對不是沒出息的孬種!

朱遠紅

網名:實踐者

2015-02-10

孫豐偉電話錄音

孫豐偉

辭退表

中革中央論壇:www.zgzg01.ga/

中革中央語音大會場:www.zgzg01.ga/liao/

中革中央QQ聊天室:307334153(網址公布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76&aid=5276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