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無界城
市長:Das_Reich  副市長: anakin0522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無界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續後行動。
 瀏覽18,976|回應167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0-14 11:38 PM

修補撕裂傷口

相信各位定會知道、看得見, 這趟佔中實帶來我們之間, 因政見、意見之

不相同、因道路被堵塞, 而造成的族群撕裂 烏雲飄過。  怎樣去修補, 當然不是

光舉辦一些音樂會、晚會便可以。  無論是用軟也好、半軟不硬的方法也好,

但絕對不能用硬方法, 例如直指他們這趟的不是、為香港帶來的各種傷害(

包括族群撕裂), 免得惹他們的反彈、反撲。  我著重由學校開始、更著重

由學校的教師和或校長開始(非指全部)。  期間, 亦不能舉辦甚麼勝利大遊行、

大巡行之類的東西。


縱然他們是錯, 但他們當中絕大多數是年輕人, 只是被人誤導、利用。  用懷著

寬與恕的心, 去對待他們吧(本想用 oi 加寬與恕, 但那字被 戴耀廷用濫了、用

臭了, 不用), 因為縱使幾多不對說在、做在他們口裡與手裡, 不竟他們都是

中國人, 他們能被人誤導、利用的原因, 是因他們亦關心祖國、香港。


受傷只是一剎那, 康復有時會是頗長、破壞亦是一剎那, 重建會是漫長。


2014-10-14 11:39 PM

心理創傷

政府應聘請、動用心理醫生, 去成立一免費的心理創傷中心, 當然要用盡各渠道,

去向外公佈。  不論你是因佔中、反佔中、交通堵塞之等等而覺得受困擾, 人人

皆可去求診(相信人數不會太多)。  特首應親身去呼籲(對象應先去提及佔中者,

可提在那地點見到的心理創傷者。), 心理創傷比外傷更為可怕, 因它是看不見

卻是實實在在的, 而不去處理更會影響身體。  他更應表明, 絕對不會藉人們

求診時, 去搜集個人資料。  如有人仍不相信時, 則呼籲他們要自行、自費去

見心理醫生(很貴的)。  年輕人, 應特別看重得失、成敗, 因此在面對失敗時

更易受到心理創傷(有時成、敗是視乎用何角度去看)。 


小弟從電視新聞中看到, 有人在不同場合中落淚, 當中更有靚女"二粒花", 甚

至在今天早上金鐘的清除路障時, 仍見到有人落淚, 這些皆是心理創傷的一種

表象。  設立免費的心理創傷中心, 亦可視為修補撕裂傷口的一環, 互相緊扣。 

希望和讓他們知道, 我們是以寬與恕的心, 去對待他們。


2014-10-14 11:41 PM

杜絕後患

這點分外、內兩點。  先談內, 就是如何防止再有類似的事幹發生。  答案當然

是從立法去著手, 不是一個法例而是二個。  但這並不能操之過急和硬來, 以免

重蹈11年前之轍, 更又惹來他們的反彈。 那如何和何時去提出?  相信很快不久

之後, 在不同的公開場合和立法會內, 必會有人去問及如何防止再有類似

事幹發生, 應先回答, 我們實要從法律方面上研究而不去細說。  即是把防止

類似的事幹發生之答案 = 立法, 放入人們的記憶內, 在時機成熟時, 便再

去喚起人們對佔中的記憶和對其的方法, 這時才提出立法便應會是事半功倍。 

至於在何時才是提出立法的好時機, 相信現時絕對不是。  一至二年之內又或

是待立法會大清洗後, 都未嘗不可, 相信群眾對佔中的記憶, 會是[ 河山劫後

血漬新 ]吧。  我們是缺了那二個法例, 而因此沒法在佔中啟動之前, 去阻

止它 ?  是   23 和政黨法。


對外, 坦白說我們是被動的。  但英、美甘心白費心機嗎, 相信它兩必想

捲土重來。  但只要我們對內做妥了、傷口修補好了, 它兩就算再來亦會

事前細心去算清楚。


2014-10-14 11:42 PM

為他們打打氣、消消氣

全港的警察、消防員, 由9月28日凌晨零時開始至他們被完全被清理為止,

凡是編更要上班者(因交通問題而未能上班的亦計算), 記一功。  因執勤時

要面對、控制人群者, 記二功。  因執勤時而受傷者, 按傷勢之程度, 最少記

三功, 以替他們去打打氣。  局長和司級以上者, 只得一功 - - - 無陰功, 即是

沒有記功以示公允(阿爺會識做)。 記一功的原本想包括所有紀律部隊, 但怕

太濫故取消。


特首應親自到各有關的消防局、警局, 去慰問各級士官, 以替他們去消消氣。 

猶其是警方, 因由事初至今, 他們屢屢蒙受冤氣, 動輒得咎, 左右都不討好。 

相信期間受傷的警員多數已回崗位, 要額外作些慰問, 而若有仍留醫者, 須前往

作慰問。  但仍有一群人, 默默地作了貢獻而往往卻被人忽略而在行政上更沒法

去對他們作嘉許的, 特首應公開向他們致謝。  他們就是各執勤人員背後的家人,

他們在默默地支持各執勤人員的同時, 本身也是承擔了不少壓力。

 

至於全港支持政府的市民, 包括蒙受事件所影響的, 特首也應略有表示。

 

2014-10-14 11:44 PM

滿門抄斬, 一個不留

各位, 你們沒看錯, 而小弟亦沒寫錯。  也許有人會問, 初初不是說寬與恕嗎 ? 

小弟指的不是肉身, 而是指他們的政治生命。 

名單 : 三子、之鋒、永康

以上五位, 鐵證如山。  恐怕逮捕令早已為他們預備好。  勢要依法去追究他們

的法律責任到底, 以息民憤。  有未成年者, 交予兒童法庭。  三子不是已剃了頭

作好入獄的準備嗎。  如他們這時才想逃脫, 勸他們不必了 - - -  插翼難飛。 

本應是要包括岑小朋友, 姑念在他的肢體語言、面容沒有那麼惹人討厭, 加上

他有 本大將軍 60% 的帥, 故放他一馬 大笑


還有一個大律師, 在眾目睽睽下, 睜著眼睛說慌話, 說9月28日他們的衝擊警方

防線是和平, 警方用催淚彈是過度武力還要憑此要去彈劾特首。  必須要去主力

打壓此大律師, 更要順勢去清理各泛民、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 務求藉此機會,

把英、美力費二十數載去栽培的人士, 連根拔起。  當然, 以上能執行的亦要

小心行事, 絕不能予他們任何反撲之機。  若能達成, 必阻英、美想

捲土重來之圖。


**全篇完, 謝謝收看 得意。**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253343
 回應文章 頁/共1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敲山震虎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敲山震虎

自己本想繼續去談談那班小混混, 但 3號(星期一)傱新聞報導中得知,

人民日報突然罕有地去出文章去促那隻 麈教授退出。  如無記錯這是

人民日報首趟為一城市內的民間事作如此。  它寫得出時更亦知那

隻所謂教授實不會聽得入耳, 那麼它會否有第二步而其內容是否稍為

有趣和震撼, 抑或衹是敲山震虎 懷疑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56853
前言不對後語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前言不對後語

那隻 麈教授於今天忽然略作轉向, 說牠不認同於 7月28號強行闖入會場的

行為卻絕對理解(可能牠拜讀過本文後才懂自己說漏了嘴 大笑。 噢, 自己的

自大狂毛病又發作了 得意.), 卻再次強調公眾莫被闖入會場事件而轉移視線

(第一次的是事件發生之後)。 哈, 牠認為袛靠那班小混混仍未夠, 渴望能獲

得公眾的關注 嘔吐


何其"萎"大的含冤受屈背後之原委

果然如自己所料, 麈教授今天表示縱然受盡羞辱都不會去請辭 啜泣, 非因捨

不得而是害怕自己的請辭會令所謂"鶴"術自由、院校自"煑"受損。  即是牠

的含冤受屈是為了因祇得牠才能悍衛"鶴"術自由、院校自"煑"(即學術自由和

院校自主), 牠就是唯一的能去代表以上的自由、自"煑“, 所以牠定要獲得

任命。  牠真的是何其"萎"大 嘔吐


牠更祗少兩次提出甚麼[ 禮崩樂壞 ]。 牠為何不用這去狠批那些小混混, 以下

犯上、尊卑不分、目無法紀之等等又是甚麼。 牠更高談 "講"大仍是一有風骨

亮節的國際學府 懷疑。 

 

士人之無恥, 莫過於此。  對不起, 自己焉能能用 [士人] 去與牠

作相提並論 烏雲飄過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55976
氣節何在 與 甘於受辱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氣節何在 與 甘於受辱

明眼人實能看出我方是盡力去羞辱那隻所謂 麈教授, 就是迄今仍未去委任牠

(先不談這可會是不合乎程序之種種) 大笑。  其原因自己相信和牠於本年初

公開去撐 港大內的"港毒屍維"有關(本文 2015/01/25 17:06 篇的

劍指港毒 有提及), 但卻並非是唯一原因和作用。 若真的去委任牠, 就

祗會是"毀任", 意即牠若受任不單止誤人子弟、摧毀學院更會是

為害中華民族  怒吼


既然明眼人都看得出, 那麼牠為何要甘於受辱 得意?   若士人、

真學者受到這般遲遲未獲受任, 早會主動請辭。 若用 東洋浪人

的作風牠早應去切腹以保名聲了。  牠這般忍辱負重是因戀棧權位、

職銜、薪金 懷疑?  相信以上皆不是。 是牠老外老闆給的工作目標,

牠焉能不得不去忍辱偷生以達到目的。  問題是若在受盡屈辱、

更要動用如小混混般的"大學生"群獸力量(非是說牠主動去求助於那

班群獸)後才獲任命, 那牠的顏面何在?   皇帝要靠眾大臣和軍隊的

擁立才得以立, 何其坎坷也 啜泣。  至於結果如何已非重要, 因我方

初步階段已達 大笑

 

相信各位定會明白牠為何對衝入會場"大學生"之行徑, 僅表示值

得商榷之背後原因。  相信和更希望我方第二階段會是 大尿瓶與塵賤笨 愛你喲!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55639
比小混混還不如的"大學生"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比小混混還不如的"大學生"

於本月28號(星期二), 一群所謂 香港大學學生會的異形, 強行衝入校內

一關於副校長委任而進行的教職員會議場所, 期間不斷向議會者高喊[可恥],

更包圍會議場所不讓眾議會者離場, 即等於禁錮憑此去要脅通過任命。 在牠

們硬行闖入會場後, 白人校長 馬蜚森向牠們呼籲要保障在場議會者的人身安全。

牠們當然不會聽得入耳(外語再加上是人的語言, 牠們焉能會聽懂 大笑),

盧寵茂教授發生受傷倒地後, 牠等仍未肯散開而期間高呼他是做戲

(即演戲) 詫異。  於此情況下牠們仍未散去及至警方到場協助下, 受傷

的教授和眾議會者才得以能離場。


牠們在昨天(29號)稱要闖入會場因牠們己用盡去表達牠們意見的方法,

所以才去硬闖。更有聲音指有警察到場而感到詫異。 到今天"學生會“

之會長表示, 去闖入是要以武制暴(指不去委任副校長的會議), 拒絕為

事件作道歉。 而那隻現仍未獲委任的所謂 塵教授則對事件僅表示值得商榷。

以上的直是一派胡言, 日後牠們在社會祗要是認為牠們已用盡表達自己的方法

而仍未如願, 祗需用硬闖、包圍禁錮便可得手, 例如不獲受聘、未能加薪升職、

銀行不給錢(那用去借貸)之等等。  呵呵, 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真的是世上無

難事, 祗怕有"心"獸。 那隻會長更不堪, 承認了牠們是使用武力。 至於那隻所

謂 塵教授, 另文再述。


在友臺曾有人竟會寫出 :

"- - - 香港大學培養的人才多年來是香港的支柱

豈是維園阿伯共奴的見識?  - - -"


而自己則回答如下 :

[ - - - 又來把玩跨越時空去達至誤導 - - - 竟然拿現今的"大學生"和很多年前

的作比較。  噢, 沒有大學生、就沒有傷港,- - - ]

 

無論如何作詭辯、把玩跨越時空, 事實勝於雄辯的是今之有些"大學生", 是吾

不欲觀之矣 不屑 。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55204
你們若認真是你們儍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AV仁還未辭職

趁再還未有營級以上的接觸, 在此淺談一下那隻 AV仁, 牠不是

於咋年的黃巾之亂中, 曾聲大大地去說會去辭職嗎, 但至

現時衹聞樓梯響、郤不見牠滾下來 大笑。 


其實自牠被揭發於會議時欣賞AV照後, 相信牠亦自知沒法在下屆

中去勝出, 所以在昨年會有此宣告。 為何牠至今仍未動身 懷疑,

自己相信和那 劏架嘩事件無關。


飯民傱來就是如此, 說過後就了事, 你們若認真是你們儍 得意


襲警郤去當原告

那隻所謂"受害者"至今天仍有小動作, 要向那七位警員提出

私人刑事檢控但又未說清牠為何不去作認人程序。  相信牠

的步法是有物種在其背後作線控。


自己認為牠"被襲"的影片證據是頗薄弱加上牠又沒有去作認人。

反而牠在被捕前的襲警行為郤清晰可見(雖然那刻牠戴了眼罩), 不明

我方至今仍未起訴牠(要等牠先發起的程序完結才能執行) 懷疑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49007
多於五步的棋步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多於五步的棋步

今天的電視新聞報導中聽到, 在[ 大嗚大放 ]節目中 曾主席表示

收到消息, 下屆的政府亦不會重新啟動改。  高明 大笑, 把牠們置於一

既不能前進又未能後退的地勢中, 更重要是再不能發起攻擊。 猶如象棋

中的"馬"給撬了馬腳。  可不是嗎, 是牠們否決政改在先, 而我方則順勢把

政改時間往後推, 令到牠們於重啟政改前再沒藉口去生事。  這樣的拖延,

又令五十年不變的滿日期又近些。 到重啟之時, 牠們之中恐怕有多隻己

退役而牠們的第二代大多數比牠們更不堪。  最要命的是牠們沒法去達成

老闆的要求……當上特首 得意


重啟政改, 立 囗囗囗先喇………………相信這是我們的第六步 愛你喲!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46234
震懾港獨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震懾港獨

在昨天(星期六 4號), 駐港部隊罕有地作公開的演習

而且還是實弹的。 有說法是要對 港獨作震懾 懷疑?  不要

說笑了, 對於那幾十隻"講獨"又何需用牛刀。  反而那位

姓的所謂軍事專家說對了一半, 指演習是屬於反恐規模。  至於他

說演習時曾動用了重型裝備就不正確 烏雲飄過


至於對象是那一方的恐怖組織, 暫時不宜去推測。


只得嘴咒

又是昨天那隻 塵日軍去信說特首應要為, 沒有邀請 長毛去出席 七一

回歸慶祝酒會向 長毛作道歉 大笑。 更說若特首不作道歉時牠會

祈求上帝讓特首去懺悔 尖叫。 哈, 即是嘴咒人家。 原來古今中外的

神棍, 皆只懂得去用嘴巴去嚇人。 牠能說清 長毛就歷次同場合的

惡行, 要道歉否 不屑?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45802
不獲邀請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獲邀請

在本星期二(30號)從電視新聞報導中得知, 今年那隻 長毛

不獲邀請去參加七一回歸的慶祝酒會。 牠年年都在那酒會中

去撒野 不屑, 早就不應去邀請牠 大笑


23條

今天又聽到國安法是不宜在傷港推行, 而傷港要自行就

第 23條去立法的消息。 好, 我方宜加速步伐了。  立法

之日, 牠們夢幻破滅之時 愛你喲!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44246
無頭一啤蛇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製造"賄選"

於 12和13號, 竟有"人"傳出中央會用真金白銀向某些

飯民買票, 祈求政改能通過。 而在 13號, 長毛更表示有人

向牠出價一億。 一億 懷疑?, 那些鈔票的發鈔銀行一定是 冥通行大笑


長毛和牠們的這說法, 自己認為並非主要去針對政改, 憑此營造出

有"賄選"的假像, 而是想憑此去杜絕牠們之中會有"人"去轉投贊成票。

因如有"人"去投贊成票後, 必會被牠們指控為收受了賄款而一般群眾亦

會深信不疑。  可惜, 牠們眼高手低了。


今天長毛親口說那"一億元"是牠自己說的, 是為了方便傳霉作報導時用。

特首 則在今天隔空向牠指出, 叫牠應馬上向 廉署作舉報因賄選是違法的。


哈, 長毛和牠們這趟自以為手握撲克牌的一條青龍, 可惜只是無頭一啤蛇得意,

還要是 2, 3, 4, 5, 6 的蛇。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36987
互不相讓, 戰鼓齊鳴
推薦0


Das_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互不相讓, 戰鼓齊鳴

並不是自己喜作事後孔明, 對於上月 31號(星期日)飯民垃圾會議員

深圳會晤京官, 商談政改之事, 結局早已是意料之內。  相方實皆

互不相讓, 稍為有一少少意料之外, 就是京官指明會對一些飯民成員

作鬥爭 愛你喲!。  這點自己是絕對贊同。                                                            

 

看來 阿爺真的是樂於看到政改不獲通過(本文[是誰的祖先]篇內有提及),

不過倒想因利乘便, 把這班吃外飼的飯民作滿門抄斬 得意。  當然這班飯

民也非泛泛之輩, 牠們亦已盤算妥若否決政改後而在之後的選舉失利時,

下一步棋是如何。 

 

牠們剩下的就是拒絕承認選舉結果包括指有賄選、作弊, 啟動司法程序圖

推翻結果。  最後一著則是乘機再發起動亂、暴亂, 更巴不得把那個

"烏卒卒廣場"搬到傷港, 憑此逼令中央去動用解放軍去平亂。  這亦是昨年

 黃巾之亂中, 牠們的老闆心中所渴願 不屑。  但牠們有能力再發起黃巾之

懷疑經昨年一役, 牠們已大失民心而就算牠們能再發起, 牠們和其下線、

下下線會經得起鎗林彈雨 大笑?  黃巾賊講就天下無敵, 做就無心無力 嘔吐。  要

牠們為其"理念"而喪命, 難於登天 奸笑


所以中央不惜戰鼓齊鳴務求把牠們滿門抄斬 愛你喲!。  文就只差第 23條。


情像雨點--似斷難斷--愛與痛的邊緣--。我所說的不一定是對,也不需要一定是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22&aid=5332137
頁/共1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