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亓官之城
市長:亓官先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亓官之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與文學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國民黨輕忽小看共產黨
 瀏覽95|回應0推薦2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質子行者:讀者逾萬之文
亓官先生

國民黨輕忽小看共產黨

國民黨保密局認為1949年之前島內沒有共產黨。

1947年之前,蔣介石提醒陳儀注意奸匪滲透問題時任臺灣省行政長官的陳儀與高雄要塞司令的彭孟緝都不覺得共產黨已經有影響力。國民黨這種輕忽小看共產黨的態度也使眾多研究228事件的學者一致否定共產黨在1947年的228事件扮演過什麼樣的角色但是隨著愈來愈多的解密文件出土228事件的輪廓也愈來愈清晰

以下逐步揭開「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李敖說:『國民黨除了把一切推給自己人陳儀外,也附帶臨門一腳,把責任推給敵人共產黨。有好長一段時問,國民黨把二二八的原因,歸咎於「共產黨煽惑暴動」,共產黨也樂得順水人情,也就居之不疑,大接起漏油來。一九七五年二月北京召開「二二八紀念會」,共產黨巨頭廖承志宣稱:「二二八事件是中國人民在毛主席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資本主義的新民主主義的一部分。」』

    曾任海軍陸戰隊參謀長、海軍陸戰學校校長的賈尚誼將軍,當時是一四五旅四三四團第一營少校營長,他回憶到:「194736日,當時我正率部在蘇北如皋附近剿共,突接團長電令:第一營為旅之先遣營、立即以急行軍趕赴連雲港,搭乘海軍運輸艦海運赴台,在基隆港登陸,抵達後受師部直接指揮。受命後,立即晝夜兼程於規定時間在連雲港碼頭報到,全營官兵共約700人登艦後、立即起碇、並晝夜速航,於39 日清晨在基隆港碼頭登陸,師部參謀徐少校已在碼頭等候(時師長陸軍中將劉雨卿率其必要幕僚、及一四六旅之大部已先行搭機抵台,組成前敵指揮所坐鎮指揮),見面即交劉師長書面命令:四三四團一營賈營長尚誼率該營乘預置於火車站之列車,急駛台中火車站,向師部作戰參謀丘少校報到。我即刻率部徒行通過市街,街上行人均佇足在路旁觀看、店舖有開有關,已絲毫看不見曾經暴亂過的氣氛,民眾對軍隊通過表現得十分理性。部隊到達基隆火車站,列車早已停靠月臺,快速登車、直駛台中,因軍事需要皆遇站不停,其他民用列車概行避讓。」這才是基隆港碼頭當時的真實狀況,與何聘儒的故事相差十萬八千里

如果賈尚誼營長所部軍紀敗壞,他日後的軍旅生涯大概也不可能

升到中將海軍陸戰學校校長吧 !

「當時大陸京畿戰場,國軍威力原本大於共軍,雙方兵力之比相對懸殊,共軍更有吃不消的感覺。為此據說中共中央慌了手腳,即令飭謝雪紅,應在臺灣掀起戰亂,以吸引國軍兵力回流臺灣,來疏解中共蘇皖新四軍陳毅部之壓力,故中共高層三令五申催促謝女設法,而謝雪紅只得鼓其如簧之舌在臺各方遊說。」賈說道。

賈尚誼表示,臺灣光復之初,中央將陸軍70軍調駐臺澎,自然誰也不敢妄捋虎鬚。不過,當中央擬將70軍調離臺灣,改以整編21師(當時是美式裝備之精銳部隊)調臺接防,而整編21師又遲未調臺時,給了共黨可乘之機。
從駐軍離臺之日起,有心人士就在準備發動二二八事件,賈尚誼還說,販賣菸酒婦人作為導火線引發衝突,用以顯示警察濫用公權力,暴政虐民,激起民憤,爭取同情,連抱不平的民眾都是假的,預先安排好,並經精密設計。據說販菸女販的假戲都不知沙盤推演了多少次?定要使這雙簧劇演得天衣無縫。

賈尚誼質疑,當年通信與傳播工具,並不如今日之普遍,茍非預謀,何能於一夜之間,全省串聯?齊聲造反?行動一致,甚至連臨時政府也已組成,印信旗章亦已一應俱全,儼然政權轉移。

「以女共幹謝雪紅為首的潛臺共產黨徒,主要任務是企圖赤化解放臺灣,並聽命執行有助於中共整體戰略之行動。她才是這次事變的主謀者。」賈尚誼強調。

回放二二八事件過程
    
1947227日傍晚,臺北因為緝查私菸事件發生警民衝突,228日臺北發生暴動,有民眾佔領臺北新公園內的「臺灣廣播電臺」向全省發出廣播,這次廣播是二二八由臺北擴散至全省的關鍵。31日前,新竹、臺中、彰化、嘉義、高雄,都有民眾襲擊警察局與軍械庫,並搶奪武器。
    3
1日到38日在全臺,身穿日本浪人服的暴徒在車站路口打殺不會講臺語或日語的外省人,可見是有組織的行動,並強占政府機關,圍攻機場等。37日蔣介石下令派整編21師赴臺平亂,9日國軍基隆登陸,10天左右暴亂平息,史稱二二八事件。
  
「當年36日全省除了澎湖外統統淪陷,警察不是參與暴動就是逃亡,縣市長不是被俘就是逃亡,外省人不是被打殺,就是困在機關或軍營裡,全省機關學校多被砸毀或遭搶劫。」武之璋認為,當時蔣介石派兵平息動亂是很正確的決定。

2009
年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的「臺灣二二八事件真相」說明會,90歲的賈尚誼發表報告,當時他任陸軍整編21145434 團第一營營長,39日晨,如時抵達基隆港碼頭登岸,並立乘預置火車,趕赴臺中,進軍埔里霧社,追捕潛臺共幹謝雪紅歸案。

    臺灣的二二八事件,中共在1949年建政之後,除了文革期間之外,每年都在舉行二二八紀念,事件的幕後黑手呼之欲出。20044月在美國芝加哥講演「只有中國問題,沒有臺灣問題」時,辛灝年指出:「今次(臺灣)大選之前,中共不打自招地供認了,它對臺灣二二八事件曾領導和發動的史實。」

    中研院院士黃彰健的《二二八事件真相考證稿》一書第277頁,收錄一份中共中央的「關於二二八事件的經驗教訓」的原件,包括三大項內容:
  
(一)二二八事件之性質是臺灣人民反對國民黨統治的民主自治運動,不是臺灣人民的獨立運動。(二)二二八事變之成就。(三)二二八鬥爭的弱點。第二、三項再涵蓋幾個小項,值得探討的是(二)二二八事變之成就。

第二大項「二二八事變之成就」涵蓋四個小項,在此列舉其中三項:(1)在事變中,國民黨對人民大屠殺,使人民更加仇恨;這對今後臺灣人反蔣鬥爭是有幫助的。(2)事變中使蔣介石從國內戰場,抽調兩個師的兵力到臺灣,對於國內的解放戰爭有幫助。(3)發現了大批的積極份子,擴大了「黨」的力量。
以上的第二點,剛好印證了賈尚誼在舊金山灣區的報告所言。

為何選擇二二八?

國內外歷史學者都忽略的一件事為何選擇二二八?

    19471月起,陳毅出任山東野戰軍與華中野戰軍合併組建的華東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華東軍區司令員。陳毅主要負責大政方針定奪,具體作戰由粟裕負責指揮。次月,組織萊蕪戰役,殲滅李仙洲部。同年5月,指揮華東野戰軍在沂蒙山區進行運動作戰,引起張靈甫的國軍精銳整編第七十四師突進,華野決定圍殲該部,即孟良崮戰役,最終張靈甫陣亡。同年8月,陳毅與粟裕率領華東野戰軍八個縱隊進攻豫、皖、蘇等地,取得沙土集戰役的勝利,隨即挺進豫皖蘇地區。11月,赴陝北參加中央會議。19485月,陳毅調任中共中央中原局第二書記、中原軍區和中原野戰軍第一副司令員,保留在華東野戰軍司令員的職位,組織鞏固中原解放區,保障中原野戰軍的後勤供應。11月,參與組織指揮徐蚌會戰,為總前委常委。徐蚌會戰前,陳毅心知國軍實力原本並不弱,於是向中共中央提出一個讓蔣介石後院失火的計劃,在台灣大鬧一場,責令謝雪紅、蔡孝乾等在臺灣掀起動亂,以吸引國軍兵力派回臺灣,來疏解新四軍陳毅部之壓力


1947
223日,粟裕組織萊蕪戰役,殲滅國軍李仙洲部。此役在3天內殲滅李仙洲的第二綏靖區南進指揮所、第七十三軍軍部、整編第46師師部、所轄7個師5.6萬餘人,連同阻擊部隊及地方武裝總計7萬餘人,第十二軍新編第三十六師少將師長曹振鐸逃回濟南外,全部被殲滅,73軍軍長韓浚被俘。合計1萬人傷亡,46805人被俘。解放軍繳獲各類火炮414門,擲彈筒139具,各種機槍2187挺,其他槍枝15700餘枝,各種炮彈5.3萬發,槍彈257萬發,手榴彈20.8萬枚,戰馬1027匹,電臺27部,擊落飛機4架,擊傷8架。戰報傳回中央後蔣介石感到震驚之餘,除了安排後續的軍事部署之外,決定拒絕一直以來美國所介入的軍事調處,預定 1947228日,趕走重慶、南京、漢口各處國共美三方組成的軍事調處委員會的共產黨代表(包括薄一波、董必武、葉劍英等人),決定發動全國規模的內戰沈安娜早已回報中共中央此一消息

這個消息遠在台灣的楊克煌竟然都知道,顯然張志忠、楊克煌的消息管道很通暢 )

    1947227日夜晚,謝雪紅、蔡孝乾等依約動手了

陳儀請兵日期的玄機 ?

國史館「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新書2017223日發表,國史館在總統府舊檔案中,找到陳儀在194732日發出的「寅冬亥親電」,當時的行政長官陳儀電報蔣中正,請國防部參謀總長陳誠,迅速調素質優良之步兵來台,陳儀電文提到「至少先派一團來台,俾可肅清奸匪以紓鈞座南顧之憂」。

台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陳翠蓮指出,在總統府檔案終於看到,陳儀是在32日已請兵,這時候陳儀正在與民間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談,所有事情都讓步、同意,但他另一手正在請兵,長期民間傳說或學者研究推測,陳儀的手法是兩手策略,他是欺騙、欺瞞、緩兵之計,終於在二二八事件開始調查至今25年,因為檔案出土曝光而獲得證實。

前進指揮所變成「錢進指揮所」

廖慶洲描畫的長官公署秘書長葛敬恩形象,生動說明陳儀失政的潛藏原因

在陳儀接收之前,先頭部隊是前進指揮所(軍統用語),由出任長官公署秘書長的葛敬恩兼任主任。總計47名成員,搭乘美國專機5架,105日來到台北,較陳儀早了約20天。

當時,中央社特派員葉明勳剛好與葛氏同機,於是有了貼身報導:

5架專機降落松山機場時,總督府諫山參謀長等高級官員與台灣士紳,還有挺著閃亮軍刀的日本兵,都在那裡列隊相迎。葛主任竟躲在飛機上,推著王民寧出來露面,這是什麼漢官威儀?

34年首次在台北公會堂(即今中山堂)舉行的國慶紀念會,台北的天空首次飄揚著中華民國的國旗,……他又稱病不出,躺在基隆河畔的南方資料館(後為美軍協防司令部)休息,責任竟推到副主任范誦堯的身上,那次盛會主席,反而由外交部特派員黃朝琴來擔任。他的作為,真令人有點匪夷所思了。

西諺有云:第一眼印象即是永遠的印象!葛氏初登台灣土地,竟留下如此畏縮的形象,前進云云,就變得相當諷刺了!

不只如此,他的女兒葛允怡,也以幕僚身分(機要室秘書)隨機來台。後來,她眼看國產影片場場客滿,就把上海淪陷後日華合作拍製的影片,運來台灣出租放映。這些充斥著『共存共榮』、『王道樂土』一類的電影上映後,台胞議論紛紛,民營報紙也登了不少影評抨擊。

與葛敬恩同機來台的美軍軍官艾文思(Evans),雙雙同去台灣銀行檢查金庫的庫存黃金,並密商平分。後來美方人員回重慶向上級告狀,艾文思被撤職回美。由於心有未甘,艾文思到華府法院申訴,指出係葛氏出的主意,不能怪罪於他。後來,陳儀的英文秘書鄭南渭還代表葛氏,赴美與艾文思對質。此事傳開後,是為台灣黃金案

葛敬恩的兩位弟弟:葛敬應、葛敬銘,也都來台接收,前者出任台灣茶業公司總經理,後者在林業試驗所任技正兼秘書。

葛敬恩的女婿李卓芝,任台灣紙業公司總經理,任內曾標賣上千萬元的多架大機器,暗中再以40萬台幣買下其中一架,後改調專賣局台北市分局長,貪污事被揭發。

葛氏在台留下諸多照片,都顯示他身材高挑,也算挺拔。當時從《大公報》轉調來台、在長官公署服務的鄭士鎔,曾形容彼此初見面時的情景:

我感到他雖盛氣凌人,但說得率直實在……話題引向軍事方面,侈談因蔣百里近已逝世,當世戰略家當推徐培根了。他聽了只是微笑而未接話題。我私忖可把他比下去了,總算出了一口悶氣,但到以後熟悉他的背景,始知徐培根是他的下屬,又看到《大公報》總編輯王芸生寫給他的信尾署名稱,才知道……

總之,葛氏來頭不小,架勢十足。但是談到實際作為,不免令人認為他虛有其表。

該文還透露出另一個訊息:葛氏還有一子服務於交通處。而當時甫上任交通處長的任顯群,年輕、充滿活力,上任沒幾天就打撈在基隆港的一艘日本沉船,顯示任氏作風比前任嚴家淦要積極多了。

葛氏的為官之道,除了牽親引戚之外,對權勢的運作,更是箇中老手,經典之作即條派台大的人事。

台大的接收作業在羅宗洛主導下,於19451115日正式從日人手裡完成,不到2週,28日,羅氏即接到葛氏來函,開宗明義道明:頃奉長官交下手條,為請吳芷芳為法學院院長,未到派伍守恭代理一件。……特以函奉,至祈察收辦理為荷。

如此重大人事,竟單憑一張字條手諭交辦,有如蔣介石侍從室的作業模式(SOP)。台大這批讀書人怎麼嚥得下這口氣,當然連聲抗議。後來羅氏決心離去,遠因在此。

葛氏的後台硬,行事風格對上、對下各有一套,把前進指揮所演變成錢進指揮所,當然惹起民怨。不只如此,228事件的引爆點是:民眾抗議遊行到公署(今行政院)前,遭軍警當場開槍,死2人,數傷人,可是葛氏卻文過飾非,輕描淡寫成兵民受傷各一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民怨一觸即發。回顧葛氏在台的一鱗半爪,即可思過半矣!

前段文章已經說明「二二八事件」,真正的目的,是讓蔣介石後院失火打亂蔣介石在徐蚌會戰前的軍事部署

給陳毅大軍減輕壓力,及早發出請兵電文就是地下黨葛敬恩的重要任務了葛敬恩既掌控發文蓋印的權力請兵電文未必讓陳儀先看而陳儀

忙著處理前台事務未必有功夫去過問發文日期

陳儀如何欺騙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

1947  3  1 日早上,武裝巡邏隊,依舊放哨,向一般民眾反擊開槍,機槍聲處處可聞。上午十時,台北市參議會召集台灣的「國大代表」、「參政員」、「省參議員」等,組織「緝煙血案調查委員會」,在台北市「公會堂」(今中山堂 ) 舉行成立大會。大會公推黃朝琴(省參議會議長)、周延壽(北市參議會議長)、王添灯(省參議員)、林忠(國民參政員)等四人為代表,向長官公署提出五項要求:1.即刻解除戒嚴令。2.即時釋放被捕市民。3.禁止軍警開槍。4.由官民共同組織處理委員會。5.由陳儀向民眾廣播開始施行。陳儀當場接受這五項要求。

 下午五時許,陳儀在電台廣播,大意是說:「緝煙血案已經給付很多撫恤金而解決了。我同意市參議會的建議,由官民共同組織委員會來處理此次『暴動』事件。民眾若有意見,則經由該委員會提出吧!

陳儀將這事件視之為「暴動」來加以處理,並沒有表達歉意,因陳儀是把「處理委員會」當作為緩和或安撫台灣人民激烈抗爭的媒介而已。

 2日上午十時,台灣大學、私立延平學院、師範學院(現為師範大學)、法商學院(現為台大法學院),以及各高中等總計數百名學生,舉起「政治民主化」,「台灣自治」等標語聚集於「中山堂」,舉行學生大會,決定組織「學生隊」負責維持治安及交通。中午,陳儀接見「緝煙血案調查委員會」的委員,接受該會所提四項要求:1.由全島人民代表研討對策後,於 3 10 日以前擬定「基本改革方案」,提交討論。2.政治協商期間,當局不引進增援部隊入台北。3.由學生隊與市長、市警察局長轄下的青年團,共同負責維持治安。4.立即恢復交通。

 下午兩點半,由官民共同組織的「處理委員會」,在中山堂召開會議。政府代表是周一鶚(民政處長)、胡福相(警務處長)、任顯群(交通處長)、游彌堅(台北市長)四人。會議一開始,政府代表就以加強該會的權威性及代表性為理由,主張增加代表人數。討論結果,再增加商會、工會、學生組織、台灣政治建設協會、民眾組織等五個單位的代表,主席周延壽宣布應再擴大,包括省內各參議員、國大代表,並把協調會的名稱定為「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

 會場外,槍聲頻傳,委員們認為是「警察大隊」所為,要求解散該大隊,警務處長則回答:「事關機關問題,待長官批准當實行。」委員會再提五項要求:1.釋放在過去三日內所逮捕的事件關係者。2.不追究事件關係者的責任,3.給與死亡者遺族撫恤金、負傷者賠償金。4.立即停止武裝軍警隊的巡邏。5.即時恢復各種交通。陳儀欣然同意。因他詭計成功了,委員增多,份子複雜,形成人多嘴雜,容易誤事,意見難於達成一致,曠日廢時,勢必拖長時日。陳儀向中央請求派兵來鎮壓,警總參謀長柯遠芬 3  2 日的日記記載:

「我建議向中央請兵,但此時兼總司令(陳儀)告訴我,業已去電主席速調整編二十一師一個加強團來台平亂。」

是日,陳儀已經由南部召來增援部隊。不過滿載增援士兵的火車、卡車,在到達新竹附近時便進退不得,因為新竹市民預料陳儀會從南部召來部隊,便機警地毀壞通往台北的鐵軌,並置障礙物於公路上,使軍隊動彈不得。

 3 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台北中山堂召開第一次全體會議。這個會本是奉陳儀的命令,由官民共同組成的,會議首先討論「組織大綱」,通過「團結全島人民,進行政治改革,處理二二八事件」的主旨。

 此時,傳來消息說:「陳儀已違約,由南部召來增援部隊。」會場一時為之騷動,但大部分委員仍主張用談判解決。於是,推派劉明朝、林忠、王添灯、蔣渭川等二十餘人為代表前往長官公署,與公署處長及警備總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協商後,提出六項要求:1.軍隊限於本(3)日下午六時以前,全部召歸營房。2.由憲兵、警察、學生共同組織「治安服務隊」,負責維持治安。3.一切交通於本日下午六時以前恢復,交通整理由民眾負責。4.撥出一部分軍糧、以補食糧不足。5.軍隊撤離後,滋事軍人由柯遠芬負責,滋事民眾由「處理委員會」負責處理之。6.長官公署不得以流語謠言蠱惑民眾,並不許南部軍隊屯駐北部。陳儀再次接受這些要求。

 委員會組織了「忠義服務隊」,急功好義的青年,學生紛紛加入,以許德輝為隊長,台北市游彌堅市長鼓勵青年學生說:「治安責任很重,你們青年學生要小心努力維持。」

 這個由官方、民意代表、民間團體組成的「二二八處理委員會」,其本來的目的是在料理事件善後問題,重要的任務在維持社會治安,防止事件繼續惡化。

 3  4 日上午十時,「處理委員會」在中山堂召開大會,有上千的民眾擠進中山堂,來旁聽委員們討論。會議通過事項有(1)決議通知各縣市各自組織「處理委員會分會」,以處理各地發生的事件,並推選代表參加台北市的「處理委員會」,來共同推動工作。(2)推派黃朝琴、顏欽賢(制憲代表),張晴川(北市參議員)前往警總,要求禁止武裝隊伍出現街頭,部隊外出購物不要帶槍。(3)應履行恢復交通諾言。(4)向省內外廣播二二八事件經過,並表示本省同胞只要求省政改革,並無其他作用。(5)今後向省內外廣播及宣傳,概由本會宣傳組統一發布。(6)電力公司不分晝夜向全台供電,使各戶得以散發各種消息。

 當時官方代表,在得知陳儀已向中央請兵,便不再參加。這次的決議除原本的善後處理,維持治安外,已加上政治改革的意圖,其用意在根本解決二二八事件,以免再發生。因事件發生和各報紙所稱政治腐敗有絕對的關係。

 5 日,下午四時半,處理委員會在中山堂正式成立大會,通過組織大綱,明示「改革台灣省政治」的宗旨。並通過「政治改革綱領」,要求事項為:1.立即將「緝煙血案」兇手,在公眾面前槍決。2.從優撫恤被殺者遺族,無條件釋放被捕者,並不再追究事件關係者的責任。3.解除軍隊武裝,把武器交給「處理委員會」保管,由「處理委員會」負責維持治安,不要由中央派軍來刺激民眾。4.撤廢公賣局及貿易局,公賣局長應就此次事件向民眾道歉。5.一切公營事業,由台灣人經營。6.長官公署的秘書長、民政、財政、工礦、農林、教育、警務等處長半數以上,以及法制委員會的委員,應起用台灣人。7.法院院長、首席檢察官,起用台灣人。8.立即實施縣、市長民選。

 二二八處理委員會,至此已發展成一個政治改革的團體,而全省各地分會,相繼成立,並紛紛開會,提出事件處理對策和各項政治改革的要求。憨厚的台灣人已一步一步踏入陳儀所佈的陷阱中而不自知。

 3  6 日,不知死活的二二八處理委員會,仍照常開會,由王添灯省參議員主持,會中通過選出林獻堂、陳逸松、黃朝琴、李萬居、連震東、林連宗、黃國書等十七位民意代表為常務委員,並發表「告全國同胞書」,內容表明「目標在肅清貪官污吏,爭取本省的政治改革。」聲明中還要求其他各省同胞, 「踴躍參加……舉著同樣的步驟,爭取這次鬥爭的勝利……國家政治好壞,每個國民都有責任……我們很誠意地歡迎,各省同胞的幫忙、協助……。」從文告中的語氣表達,好像事件發生是由「二二八處理委員會」主導的。最後以「中華民國萬歲」、「國民政府萬歲」、「蔣主席萬歲」作為口號。

 這個由陳儀准許成立的「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經六天發展,已開始向陳儀的省政府提出各項省政改革。天真的台灣人,以為陳儀在廣求民瘼,以徹底解決錯綜複雜的省政。

 對這節節升高的政治改革訴求,陳儀因援兵尚未到達,仍以相當容忍與寬容的態度向全台廣播,發表聲明大略如下:1.已向中央政府申請,把行政長官公署改為省政府,一經核准,即可實行改組。2.省政府委員、廳長、處長,儘量任用台灣人。3. 6  30 日以前,實施縣、市長民選,其他的政治問題,當可在省政府成立,縣、市長民選後,獲得解決。

        最後,他還說:「言必有信,我的話我完全負責,盼望台灣同胞信賴政府對此次事件的寬大措施。」陳儀所以信誓旦旦要發揮「中華民族寬大的德性」,要和本省人相親相愛,是因坊間流傳中央將派大軍入台報復,怕騷動再起,破壞他的全盤計劃,故意偽裝的廣播,以安撫民心。事實上陳儀當天已再致電蔣介石,表示駐台兵力不足,請派二師軍隊,必須要「紀律嚴明,武器精良」的國軍,來台「消滅叛亂」。

194739日,整編21師從基隆碼頭上岸,短短一周全省秩序就已恢復,市面商業活動如常,學生回到學校,此時大家都不知道的檯面下

活動則是,以許德輝為隊長的「忠義服務隊」,依照林頂立提供的名單,

在全台執行大搜捕與秘密處決的行動

臺灣省專賣局則在313日呈送電報公文到警備總部給陳儀總司令,說明事件過程。

臺灣省專賣局代電陳總司令

臺灣省專賣局代電          十三日

送達機關:警備總部

電報本局查緝員等於二月感晚,在天馬茶房查緝私煙經過詳情鑒核示遵由。

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兼總司令陳鈞鑒: 查本局查緝人

葉德根六名,於上月感晚在本市天馬茶房地方查緝私煙一案,已於上月儉午將該查緝人員等,向台北憲兵隊提回,送鈞部驗收核,嗣由鈞部轉送法院依法託辦各在

茲謹將各查緝人員暨本局業務會常務委員李烱支,業務會第四組組長楊子才報告轉陳如次:

()       專員葉德根查緝盛鐵夫趙子健劉超群、鐘延洲傅學通先後報稱(二十七日上午十一時許,據密報人秦朝斌報告淡水區船上有私運大榮捲煙五十餘箱等情,奉派專員葉德根查緝盛鐵夫趙子健劉超群、鐘延洲傅學通等,會同警察大隊警四名前往查緝淡水時,僅獲私煙五條,詢據密報人再度探悉該項私貨已移轉台北市天馬茶店地方出售該地為私貨麕集之夜市場員等為爭取時效,

即時與警士在天馬附近(太平町)小春園晚餐就近查明實在逕往執行私貨()一哄而散,僅獲私煙三百餘條正填發收據間發現交頭接耳情形緊張時即向該私販等宣布,如能此後轉業即予發還,冀以和平手腕藉以平息,不意話猶未畢,即時私煙全部搶去并群石橫飛傍傷私販林氏江邁頭部破皮流血查緝劉超群擬即會警護送附近醫院診治,奈其時情形大亂,喊打之聲達入雲霄,查緝趙子健已被打倒地,傷勢奇重查緝盛鐵夫、鐘延洲及員二名均受輕各自逃命查緝傅學通逃至永樂社(天馬約五百餘米) 被眾包圍并被人抱住在萬分緊急之中槍向後

示威,以期抱者釋手追者停步,不料流彈誤中路人(查明其人陳文溪) 

()本局業務會常務委員李烱支,業務會第四組組

楊子才報稱當夜九時許聞即起,出事地點查案車約近天馬茶店時,見百餘人圍燒卡車近前圍打之轉至台北市警察局警局門前已群眾麕集,見車突前,由該局長力為維持幸告無事,即經向眾悲切表示此次發生不事件,自切實依法嚴辦百方撫慰無法平息,立要將在車之查緝警交出會同警察局陳松堅赴台北院,已受重傷查緝趙子健轉送憲兵隊,并先後將專員葉德根查緝盛鐵夫、鐘延洲劉超群傅學通等一併憲兵隊看管,當各查緝員未到齊之時,該群眾脅迫簽認,將已查緝員準於二十日先行槍決以刑以罰惡,律有明文,未予擅便簽覆一再聲明不獲原諒,迨至天色曙光武裝警察到達眾始分散等語。

查本省繼續維持專賣制度原為增加國家收益,減輕眾負擔,接收以來辦理尚稱順利邇來一班流氓蓄意破壞經濟基礎,希圖擾亂治安,勾結奸商包庇私製私運,以至私煙私酒充斥市場,皆屬別有用心,職局責任所在未敢偷安多方設法消弭私貨,原冀根除,此法所應禁,亦民所應守,而流氓竟敢拒捕圍,轉致開槍自衛,誤傷路人,因而擴大事態,顯有奸徒從中播弄,借此造成擾亂局面,誠屬不幸之至。據報前情,理合電陳察核示遵。

臺灣省專賣局局長陳鶴聲公出,副局長周敬喻代行

 行寅( )專業。代電發文:雨寅刪專業二 0 三一號

當時專賣局局長陳鶴聲公出到南京未回,副局長周敬喻代行職務,

專員葉德根查緝盛鐵夫趙子健劉超群、鐘延洲傅學通,6人中有人違反陳儀對查緝員不准帶槍的命令,私下帶槍,警士四名則為依法配槍,弔詭的狀況是:

密報人秦朝斌是外省人,6位查緝是外省人,四警士也是外省人,這11位外省人是否有中共安排的臥底人員?在兵荒馬亂狀況下,沒有人能查究真相了!

而這份最具真相的報告,陳儀總司令在知道自己不久要被免職的情形下,大概也無心細看,終於塵封了70年,直到促轉會打開公文櫃,才重見天日。

 

 

 

 

 

 

 

 

二二八事件在軍事上給中共帶來的大紅利。

    歷來在臺灣的歷史學界,有一種看法認為1949年之前,共產黨人在臺灣地區聊聊可數,影響力不大,因此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與共產黨沒什麼大關係。

    二二八事件七十周年(2017)紀念時,中共軍事史專家傅友德君(宿州相城人)終於承認台灣二二八事件在軍事上給中共帶來極大紅利。

傅友德撰文(2017428)說明如下:

    劉雨卿師長所部國軍整編21師在三月中調台之前,是國民黨軍在蘇北、蘇中地區從事防守的主力師之一,其麾下一個旅駐防在蘇北解放區的原首府鹽城(當時稱為葉挺城,194612月華東野戰軍主力放棄蘇北解放區轉戰魯南後被國民黨軍佔領),起到了分割蘇北、蘇中兩區的重要任務。

    然而,該師因二二八事件調台後,國民黨正規軍在蘇北、蘇中地區的兵力便驟然下降,不僅被迫停止正在進行的清剿作戰,還被迫讓郝鵬舉殘部(即原汪偽42集團軍)第三師接防鹽城。510日,原汪偽三師南下接受整編,鹽城又轉交郝鵬舉殘部原汪偽一師接防。

趁此良機,華中解放軍在19474月轉入反攻:蘇中解放軍華野第11縱隊於44日發起李堡、拼茶戰役,攻陷這兩個重鎮,隨後又轉兵北上解放大中集等地,至421日恢復了蘇中大片解放區;蘇北解放軍華野第12縱隊也在48日發起淮陰沭陽戰役,挫敗了追剿軍一部,擺脫了此前不利局面。

打破了國民黨軍20個旅、10萬汪偽新附部隊的圍剿後,華中解放軍組建葉挺城(鹽城)戰役前線指揮部,指揮華東野戰軍第1112縱隊和地方部隊於194786日發起葉挺城(鹽城)戰役。經一周作戰,解放軍至812日全殲原汪偽一師,解放葉挺城(鹽城)等重要城鎮19處、土地800平方公里,斃傷敵軍500人、生俘6700多人(其中原汪偽一師3200多人、地方民團、還鄉團等3500人),繳獲各種火炮(擲彈筒)150門(具)、輕重機槍170餘挺、步槍3300餘支、卡車30輛、汽艇3艘等大量軍需物資,進而將蘇北、蘇中兩解放區連成一片。

此後,國民黨軍雖將該地區唯一的機動部隊整編4師第59旅派來收復失地(結果反倒坐困愁城因而喪失了其在該地區的機動兵力),且在822日重占鹽城,但已經無法奪回鹽城周邊全部失地,也無法再隔絕蘇北、蘇中兩區。兩區共軍遂成立了華中軍事指揮部,在國民黨軍力所不能及的廣大農村地區攻城掠地。

19479月間,國民黨軍擬將整編第4師北調山東,因此又將整編第21師從臺灣陸續調回蘇中接防。然而,終因兵力不足、解放軍威脅補給線等理由,在1010國慶日當天放棄鹽城。1130日,華中解放軍華野第1112縱隊在蘇北打下重要據點新安鎮後,又南下抵達蘇中南通地區,同在當地堅持鬥爭的第19軍分區發起第三次李堡、拼茶戰役,殲滅整編第21師第146旅第437團以下國民黨軍正規軍、保安團、汪偽新附部隊合計9000人。

眼看現地部隊到處挨打後,國民黨軍又在12月中旬將整編第4師主力重新轉用於蘇北、蘇中戰場,以其師長王岩率領其第90旅和整編第214451師等各一部合計7個團約13000人(但因此時解放軍在他處發動牽制攻勢,實際只出動了第90旅和整編51師第41131旅各一部合計5個團不滿一萬人)組成追剿縱隊,作為蘇北、蘇中戰場的機動兵團使用。1220日,該縱隊試圖再次奪回鹽城時,在鹽南便倉地區附近被共軍華中部隊主力華野第1112縱隊等截擊。至1230日,共軍殲滅追剿縱隊之第90旅部、第269團全部、第268團一個營和整編51師第131旅旅部、兩個團(內第41旅、第131旅麾下各一個)全部、一個團大部,以上合計2個旅部、3個團全部、2個團各一部,斃傷4000多人、俘虜3000多人, 粉碎了國民黨軍重佔鹽城的計畫。

至此,華中解放軍進入全面反攻,非但在蘇北、蘇中恢復多處城鎮,且在戰爭初期基本被國民黨軍佔領的淮南、淮北解放區也轉入反攻。

19482月,華東解放軍第2縱隊在結束膠東保衛戰後南下蘇北解放區,國民黨軍也急調整編第2572師回防蘇北。 3月中旬,華東解放軍第21112縱隊在阜甯地區會合,合編為華東解放軍蘇北兵團。316日,解放軍發起益林戰役,消滅試圖阻撓解放軍三個縱隊會師的國民黨軍整編第51師第113旅,擊退整編第72師等部,趁勝攻佔響水口(今響水)等要地。與此同時,華野第11縱隊以第34旅攻入淮南,支援淮南支隊恢復和發展了淮南軍區(421日又同3月重建的淮北軍區合編為江淮軍區);建陽、射陽、阜寧等縣,也在3月全部取勝。

19485月,國民黨軍合併四個整編師的兵力,以整編4師和整編25師為南線兵團、整編72師和83師為北線兵團,夾擊以葉挺城(鹽城)、阜寧為中心的蘇北解放區核心根據地。由於蘇北兵團在鹽南出擊戰中作戰不利,國民黨軍在5月底佔領沭陽、葉挺(鹽城)、阜寧、臺北(今大豐)等縣,但即便如此也無法再將該區恢復19473月以前被分割的狀態。

19486月,黃百韜等部從鹽城、阜寧出發繼續東進射陽等地,隨即因參加豫東戰役而被迫西撤。610日,共軍蘇北兵團轉進至淮海地區,發起隴海路東段戰役,攻陷據點10多處,殲國民黨軍整編44師第150旅大部;73日,共軍蘇北兵團趁勝南下攻打漣水,至6日佔領該城,殲國民黨軍整編第44師第162旅大部;隨即共軍蘇北兵團沿運河北上,解放眾興(今泗陽)、宿遷等城鎮。8月,解放軍再度收復鹽城。11月徐蚌會戰開始後,華中納入囊中。】

從華中人民解放軍(主要是蘇北、蘇中地區的共軍)自19473月到12月乃至次年2月的這一階段作戰來看,當地共軍之所以能在沒有主力部隊直接援助的前提下扭轉被動局面,將此戰從戰略防禦(自衛戰爭)逐步發展到戰略反攻(解放戰爭)的態勢,當然主要是靠華中區軍民自身的奮鬥,也應該看到其他區域人民民主革命對這一區域的幫助。這其中包括山東解放區軍民的革命鬥爭、劉鄧大軍躍進中原的作用、江南人民革命鬥爭的作用(僅皖南、浙東和福建等蔣軍直轄地區的親共軍民,就在1947年的鬥爭中牢牢牽制住本省、本地的保安團隊,使其人力物力不能夠為蔣介石所調用), 但很關鍵的一步就是:二二八事件和從南通、鹽城地區調走了國民黨軍的整編21師。

如果沒有二二八事件,鹽城地區就不會失去國民黨軍正規軍一個旅作為基本部隊,其整個防禦體系就不至於如此快的崩潰(從810月整編第4師第59旅進攻鹽城的經歷來看,當時華中共軍尚無在攻堅戰中一次殲滅國民黨軍一個正規旅的把握)。鹽城地區的國民黨軍防禦體系若不崩潰,蘇北、蘇中解放區就會始終處於被分割的局面,很難像後來那樣聯合作戰,如臂使指,就更不必說在野戰中一次性殲滅國民黨軍一個整編師(軍)級野戰兵團了。如果是那樣的話,華中解放軍要靠自己的力量轉入反攻,勢必將花費更長的時間,甚至將長期處於19473月清剿時期那樣被動的戰略防禦階段。

僅從這一點來看,臺灣二二八事件的鬥爭,就不是毫無所得的,其作用甚至較當時牽制了國民黨地方保安團的其他南方各省人民為更大。正如1940年代後期馬來亞、菲律賓等國人民的鬥爭和犧牲決不是毫無所得的一樣。如果沒有東亞和東南亞地區其他各國人民民主解放鬥爭的幫助(如當時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韓)及其前身給南滿共軍提供的2000車皮武器彈藥),中共軍革命是決不會這樣快獲得勝利的。

誰扭曲「二二八事件」為「台獨運動的開端?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明忠認為:

「二二八事件」被扭曲為「台獨運動的開端」,是鼓吹台獨運動者為政治目的所做的歷史扭曲。

  國共內戰是國共雙方的生死鬥爭,當時國共雙方雖相互對立,但社會主義在台灣光復初期的1947年是相當興盛的思想,倡導社會主義的書籍在台灣也相當流通,並無接觸者就是共匪的概念,也因此在官逼民反的「二二八事件」後,對國民黨政府失望、憎恨的台灣人民,尤其是知識青年、大專學生,自然而然會轉向靠攏共產黨,形成由認同「白色祖國(國民政府)」轉而認同「紅色祖國(指共產黨政府)」的現象。

  此趨勢展現在具體的社會運動上,即是當年造成極大轟動的「麥浪歌咏隊」與「鄉土藝術團」的出現,這些由大專學生、知識青年所組成的社運藝術團體,在台灣全島巡迴表演,同時倡導社會主義思想,發揮了相當的宣導效果,可是也觸怒了國民政府,於1949年引發了所謂「四六事件」,因此「四六事件」也可以稱作是「白色恐怖」的開端。

  「四六事件」反映的是國民政府正式遷台前,社會主義及共產黨組織在台發展的狀況,也顯示「二二八事件」的後續影響,其實是「左派勢力」在台灣島內的抬頭與壯大,而不是「台獨運動」的萌芽;只是國民政府在「四六事件」後展開長達數十年的「白色恐怖」行動,以及台灣歷史教育上刻意省略了對內戰前後台灣島內實情的記錄,讓這段歷史遭到淹沒。
  
   也因為缺乏真實歷史的記錄,在台獨運動於780 年代興起後,倡議台獨者才有機會選定對台灣人民感情有深遠影響的「二二八事件」,並將之扭曲為「台獨運動」的開端,以賦予台獨運動的正當性和合理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427&aid=7222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