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亓官之城
市長:亓官先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亓官之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與文學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國民黨「四一二清黨」的過程
 瀏覽482|回應0推薦4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陸游2號:從台上到台下
質子行者:讀者逾萬之文
馮紀游陸游:從台上到台下
亓官先生

7

國民黨四一二清黨的過程

國民黨四一二清黨」被中共稱為:“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殺”又被稱為“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所謂“清黨”,是清除國民黨左派及共產黨。

它是1927年4月12日凌晨受到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右派指使的上海青幫流氓開始襲擊上海工人武裝糾察隊為標誌,繼而國民黨右派和蔣介石展開對共產黨人、國民黨左派以及革命的工農群眾血腥屠殺的一系列事件。四一二清黨是中國近代史上極為殘酷激烈的殺戮事件。昨日還是親密合作的戰友轉瞬間反目成仇,立下殺手。施暴者目的明確,手段血腥殘忍,槍斃、活埋、砍頭以及各種虐殺。剛剛還革命熱情高漲的上海瞬間變成了共產黨人血流成河的殺人場。

四一二清黨是發生在1927年4月12日前後的一系列大屠殺事件的總稱。它不僅包括1927年4月12日開始發生在上海的一連串殺戮,還包括4月12日前後國民黨右派和北洋奉系軍閥製造的一系列反革命屠殺事件。主要包括四川的三三一大屠殺、粵系在廣東的四一五清共大屠殺、桂系的廣西清黨事件、北洋軍閥的四六事件。

在這個歷史進程中,除了那些在前臺手拿屠刀殺人的軍警劊子手們以外,還有一些人在其中表現和作用也會讓讀者顛覆對他們的固有印象。

歷史內容如下,不做任何評論。

一、四一二清黨的總設計師——蔡元培

 

歷史教科書稱蔡元培是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民主進步人士,國民黨中央執委、國民政府委員兼監察院院長。中華民國首任教育總長。尤其以在北京大學宣導“兼蓄並容”教育理念聞名於世。在我們心目中是一個敦厚長者,一個進步人士,革命者的形象,不會與陰謀和邪惡攪和在一起,更不會是大屠殺的總設計師。

讓我們看看歷史:當時國民黨在孫中山提出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為主要內容的“新三民主義”以後,國民黨就發生了明顯的分裂。支持這一政策的成為國民黨左派,不支持的成為國民黨右派。國民黨右派漸漸形成了以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為首糾集一部分國民黨元老派的勢力集團,他們不斷警告在國共之間矛盾嚴重。隨著孫中山的辭世,他們的活動越來越大膽。

從1927年3月底至4月中旬,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會的部分右派委員在上海多次策劃“清黨”,這一系列密會的主席就是蔡元培。

1927年3月21日,有國民黨四大元老之稱的張靜江從蔣介石南昌行營到達杭州。當晚,蔡元培與邵元冲即往張所住的新新旅館拜訪,張靜江向他們介紹了有關蔣介石正在策劃的“反共清黨計畫”,說:“介石對於與共產黨分離事已具決心,南京定後,即當來甯共商應付”。七天後也就是3月28日召開清黨預備會議,蔡元培任會議主席。到會的有5名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5人中除古應芬資歷稍淺以外,其餘4人都是民國元老:即蔡元培、吳稚暉、張靜江、李石曾後來被稱為「西山會議派」。根據會議的原始記錄:吳稚暉首先發言,稱中共“謀反”,應行糾察,開展“護黨救國運動”,蔡元培作為主席,不僅不制止,反而立表贊成。吳稚暉提出把共產黨人從國民黨中“清除”出去的建議,蔡元培立即附議,並補充建議“取消共產黨人在國民黨黨籍”。在蔡元培主持下,吳稚暉的反共提案獲得通過,並由吳擬具監察委員全體會議決議草案。這次會議上把蔣介石將要進行的“清黨”活動定名為“護黨救國運動”。

4月2日,再次召開國民黨監察委員會會議,當時參加國民黨監察會議的代表是蔡元培、吳稚暉、李石曾、張靜江、古應芬、陳果夫、李宗仁、黃紹竑八人。國民黨全體監察委員共有20人,以區區8位代表開會,而稱為全體會議,蔡元培再任會議主席。吳稚暉提交查辦共黨的呈文之後,蔡元培隨即向參會人員出示兩份材料作為證據。一份是中共自二大以來所謂“陰謀破壞國民黨”的各種決議和通告,另一份是中共在浙江“阻止入黨”、“煽惑民眾”、“擾亂後方”、“搗毀米鋪”、“壓迫工人”等若干條罪狀。經過他同意,會上還審定了既有陳獨秀、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等中共領袖,也有柳亞子、徐謙、鄧演達等國民黨“左”派人士的黑名單,共197人。

根據臺灣李雲漢著《從容共到清黨》(李雲漢著 臺北中國學術獎助委員會出版 1966年)書中記載名錄及次序 附通緝名單:通緝名單(注:原名單197人,後撤銷8人,實為189人)

鮑羅廷 陳獨秀 譚平山 林祖涵 於樹德 吳玉章 楊匏安 惲代英 毛澤東 許郠魂 夏曦 韓麟符 董用威 鄧穎超 羅亦農 高語罕 江 浩 劉芬 鄧中夏 許白昊 林育南 李漢俊 羅章龍 李碩勳 李國瑄 李國珍 王基永 易禮容 戴曉雲 郭 亮 譚影竹 熊亨瀚 李榮植 李立三 劉少奇 淩炳 羅馭雄 范鴻勂 范鴻勳 張國燾 趙乾  蔡和森 方志敏 彭述之 王景雲 李伯雲 汪壽華 侯紹裘 沈雁冰 瞿秋白 施存統 張泰來 林 鈞 何 洛 張曙時 高爾柏 高爾松 王守謙 林劍臣 朱義權 劉端周 金澤宏 史鵬展 劉榮簡 丁曉先 蘇兆徵 陳其璦 周恩來 彭 湃 羅綺園 馮菊坡 彭漢垣 阮嘯仙 譚植棠 楊章甫 江董琴 胡公冕 宣中華 楊賢江 潘楓塗 門啟衷 丁濟美 楊之華 余澤宏 熊 耀 潘谷公 徐 琛 蕭楚女 漆樹芬 高統勳 楊眉山 王貫三 汪志青 徐白民 黃 胤 唐公憲 胡淺因 宋敬卿 黃司葵 趙世炎 劉清揚 夏秀峯 何孟雄 于國禎 江少懷 郭沫若 韓寳華 查人偉 于方舟 查猛濟 宋雲肜 鄭惻塵 黃俠生 劉爾崧 李花白 陸沉 李汩之

王 鯤 許廣武 華 翀 王松壽 邱學訓 宓維琮 馬東林 裘 英 梁子光 陳 東

孫炳文 王平 顧順章 章郁菴 王根英 徐 偉 王承緯 戴卓民 朱英如 王亞章 龍大道 錢介盟 耿 舟 李春濤 鮑慧僧 黎樾庭 宛希儼 彭澤湘 楊石魂 張餘生 陳 良 孔偉虎 林 錚 趙濟猛 張德鐘 李俠公 嚴紹彭 王若飛 謝強生 江佑群 周逸群 洪振九 張秋人 劉一清 孫靖華 周邦彩 金家濟 林平海 孫道濟 莊勁秋 戴國鵬 蘇眉如 何葆楨 陳國詠 王競天 楊闇公 劉伯承 李筮乘 陳達三 季外方 季達方 陳志益 張國思 劉季良 羅貢華 鄧希禹 徐 謙 鄧演達 彭澤民 詹大悲 柳亞子 章伯鈞

被撤銷通緝的8人名單:

鄧懋修 謝 晉 郭壽華 光明甫 陳啟修 鄧劼剛 江仕祥 梁治文

從這份名單可以看出,名單中的共產黨員都是人中龍鳳。蔡元培識人頗準,還是相當有眼力的。

與會者一致決定:諮請中央執行委員會立即採取緊急措施,將這些首要危險分子,“就地知照治安機關,分別看管,制止活動”。會議通過了吳稚暉草擬“請查辦共產黨呈文”,呈文稱去年雙十節湖北共產黨敬告同志宣言認為

“一:十年內中國國民黨滅亡,中國實行列寧式共產主義”等,均引為共產黨人“罪證”。中共“三大”關於國民運動及國民黨問題的決議也作“罪證”附後。

此後,在蔡元培的主持下,這一部分監察委員又開了4次“清黨”密會。4月8日,由蔣介石指派吳稚暉、何應欽、陳果夫等組織的上海臨時政治委員會舉行第一次委員會議,蔡元培為委員之一。該會規定“得以會議方式決定上海市一切軍事、政治、財政主權,並指導當地黨務”。

蔡元培又在4月9日,同吳稚暉、張靜江、李石曾等人一起發出3000餘字的“護黨救國”聯名通電,痛斥聯共政策的種種荒謬,嚴詞指責工農運動,號召“全體同志念黨國之危機,凜喪亡之無日,披髮纓冠,共圖匡濟;扶危定傾,端視此舉”,從而為蔣介石的清黨作了輿論上的準備。

從4月12日到4月15日,上海工人300多人被殺,500多人被捕,5000多人失蹤

在蔡元培的老根據地浙江,清黨運動也是如火如荼:4月9日,浙東警備司令王俊以“反革命”罪名,查封國民黨寧波市黨部機關報寧波《民國日報》並逮捕報社社長。隨後又扣押市黨部、市總工會領導人,拉開了浙江“清黨”的序幕,到這一年結束,浙江共有1805人被捕,其中又有932人被殺。面對蔡元培的行為,當時的知識界一片譁然。

是時,居住在北京的周作人則連發“怎麼說才好”,“功臣”等文,抨擊“清黨”中的殘暴行徑,並指出:“最奇怪的是知識階級的吳稚暉忽然會大發其殺人狂,而且也是知識階級的蔡(蔡元培)、胡(適)諸君,身在上海又視若無睹,此種現象,除中國人特嗜殺人說外,別無方法可以說明”。“南方之事全敗於清黨”,而“吳、蔡諸元老”難卻其責。

孫常煒在“蔡元培先生年譜傳記”中稱蔡元培“與張人傑 (靜江)、吳敬恒(稚暉)、李煜瀛(石曾)等朝夕與蔣總司令中正討論清黨大計”。記述了蔡元培在“清黨”中曾表現出異乎尋常的積極態度。

蔡元培的學生柳亞子在“紀念蔡元培先生”一文中就提到蔡元培“清黨”的態度曾給他極大的震動。他說:“蔡先生…,但在民國十六年上半年,卻動了一些火氣,參加了‘清黨’運動。一張用中央監察委員會名義發表的通緝名單,真是洋洋大觀,連我也大受其影響。”

就連蔡自己都不否認自己在四一二清黨大屠殺中的積極作用:1934年香港《平民日報》曾刊登評述蔡參與制定的197人清黨名單,稱蔡元培受了吳稚暉等人的蠱惑,處置名單是出自保護共產黨人的目的。蔡元培看到後,在簡報上留下“於我多恕詞,而於稚暉多責備。不知何人所寫”的評語。

吳稚暉和胡適

吳稚暉,目前大陸上公開的評價是中國近代資產階級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書法家,中央研究院院士,聯合國"世界百年文化學術偉人"榮譽稱號獲得者。其實,在當時人還給吳稚暉一個綽號“無齒之徒”

在前段關於蔡元培的論述中可以發現在整個四一二清黨大屠殺的策劃中吳起到的作用非常大,是謀劃的核心人物之一。凡有蔡元培出席主持的密謀會議,吳都一場不落。積極獻言獻策。

這其中的史實不必再重複,其中吳稚暉做出的一件親手置人於死地的事件,這件事就把民國大師胡適之拉到了陽光下。

前段熱播劇《覺醒年代》裡面陳獨秀之子陳延年是個給觀眾影響非常大的人物,陳延年的死可以說是這二人聯手的結果。

1927年6月,中共江蘇省委書記陳延年因叛徒出賣在上海恒豐里104號召開的的中共秘密會議場所被捕。因當時陳延年踐行勞工主義,經常從事體力勞動,常年身著勞動工友的服裝,當時被捕時也是身穿短衣,褲腿上紮著草繩,所以就自稱是受雇到這裡做工的,名叫陳友生,沒有暴露身份。軍警待陳延年像對待普通的工人一樣,押往龍華監獄。

陳延年見自己身份並未暴露,有很大希望被營救,就給五馬路東亞圖書館汪孟鄒寫信,請他想辦法營救。陳延年在信中寫道:"我某日在某處被捕,現拘押在市警察局拘留所。我是工人,不會有多大嫌疑,現在我的衣褲都破爛了,請先生給我買一套衣褲送來。"信尾署名"陳友生"。

中共上海黨組織領導人趙世炎、王若飛等也在想方設法營救陳延年,他們甚至已經和國民黨辦案人員談妥條件——交800元放人。

但是汪孟鄒去找的是從國外回到上海不久的胡適,並將陳延年親筆寫的求援信交給胡適。"陳友生",就是陳姓朋友所生,暗指我是陳獨秀這個老朋友生的孩子!

胡適與陳延年的父親陳獨秀的關係人所共知,非常熟悉,也和陳延年、陳喬年兄弟相熟,更知道吳稚暉與陳延年有師生之誼。早年陳延年曾追隨吳稚暉的無政府主義,並在吳稚暉的幫助下到法國勤工儉學。

1919年,吳稚暉和李石曾發起組織勤工儉學會,創辦里昂中法大學並發起留法勤工儉學運動。5月首批學生90多人抵達法國。學生中有周恩來李立三、聶榮臻、陳毅等。1921年秋天,蔡和森、陳毅、李立三等104名留學生為爭奪里昂中法大學與吳稚暉等鬧矛盾,被押送回國。此後,陳延年逐漸脫離吳稚暉的無政府主義影響,轉向共產主義,對此,吳稚暉恨在心頭。

於是胡適決定將信轉給吳稚暉,請他幫忙。吳稚暉見信,激動地在屋裡來回走了好幾圈。按捺住激動地心情後,吳稚輝立即給上海國民黨警備司令楊虎寫信"表示祝賀:"今日聞尊處捕獲陳獨秀之子延年....不覺稱快。"延年"目下,厥壯極陋....恃智肆惡,過於其父百倍"。這楊虎正是蔣介石的鐵杆信徒,隨蔣介石一路北上,沿途犯下累累血債。楊虎見信,激動地手舞足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中共黨魁陳獨秀的兒子、中共中央委員、政治局候補委員、江蘇省委書記、上海共產黨的頭號負責人陳延年已被關進了自己的監獄。

1927年7月4日,陳延年壯烈犧牲於上海龍華監獄,時年29歲,蔣介石下令不准收屍。陳延年的死狀十分慘烈——被楊虎下令用亂刀砍死。

陳延年至死也不知道,曾經的師長吳稚暉親手將自己置於死地。

多年後,談起陳延年,革命導師毛澤東深有感觸地說:“在中國,本來各種人才都很缺乏,特別是共產黨黨內。因為共產黨成立還沒有幾年,所以人才就更缺乏。像陳延年,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對於胡適找吳稚暉幫忙,有的人說是好心辦壞事兒,無心之失,是不是這樣,看看當時胡適的經歷: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發動政變那天,胡適離開美國回國。

胡適自己說:我記得1927年4月24日我的船到橫濱,就接到了在君(指丁文江)由船公司轉交的信。信中大意說,國內黨爭正烈,我的脾氣不好,最好暫時留在日本,多做點研究日本國情的工作。

胡適聽從了丁文江的勸告,在聽不懂日本話、只能住很貴的旅館的情況下,還是待到5月中旬才回國。

在日本逗留期間,他仔細讀了那幾個月的報紙,知道蔣介石“清黨”背後有吳稚暉等人的支持。逗留日本期間,面對有人對吳稚暉等人支持蔣介石“清黨”的批評,胡適還曾這樣替吳等人解釋,認為“他們是傾向於無政府主義的自由論者,我向來敬重這幾個人”。

回來後,胡適先在滄洲飯店住了幾天,於6月初租了上海極司菲爾路49號甲的一幢房子。此房與蔡元培的住所是近鄰。

所以,胡適既然知道陳獨秀陳延年父子的共產黨身份,也知道當時蔣介石等對待共產黨的態度,還知道吳稚暉已與陳延年絕義,更知道吳稚暉是四一二清黨大屠殺的核心人物,自己更是對“清黨”表示了支持。那他請求吳稚暉營救陳延年的行為到底何種目的,令人質疑。

郭沫若

郭沫若少有才名,一早就成為著名的文學家、詩人,而且他本人對救國救民充滿了熱情。大革命時代興起,郭沫若來到廣州,經周恩來介紹郭沫若任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招考委員會委員、政治教官。1926年任廣東大學文學院院長、國民革命軍總政治部秘書兼宣傳科長,隨軍參加北伐戰爭,任總政治部副主任,主持軍隊宣傳工作。

四一二清黨大屠殺前的郭沫若是北伐軍政治部主任,中將軍銜,後來號稱蔣介石五虎上將的陳誠、劉峙、衛立煌等人還是營連級軍官排長,見了郭主任是要大老遠的敬禮的,軍神張靈甫恐怕連給郭主任敬禮的資格都沒有。

當時野心勃發的蔣介石也是極力拉攏郭沫若的。蔣介石每次接見郭都要起身相迎。為了拉攏郭沫若,蔣介石也曾耍盡手腕,對郭的一些建議也都接受。據李一氓的回憶,後來成為蔣介石智囊和文膽的陳布雷當時極為落魄,就是郭沫若推薦給蔣的。

於是在北伐中,短短幾個月時間裡,郭沫若由宣傳科長、宣傳處長、秘書長而升到政治部副主任,軍銜也由中校晉升為中將。蔣介石的一系列舉動意味著什麼意思? 郭沫若自己更清楚。

後來蔣介石秘密地委任郭沫若為總司令行營政治部主任,並一再表示:“你無論怎樣要跟著我一道走,文字上的事體以後要多多仰仗你。” 1927年3月15日在南昌公共體育場舉行的孫中山逝世二周年紀念大會上,蔣介石發表演說,聲音不夠大,還特地選中了郭沫若做他的傳話人。最後當沫若向他透露了要走的意思時,平日總是很少露出笑容的蔣介石,突然和顏悅色並連聲說:“郭先生你不能走。你一定要跟我走,現在我要到南京,你過兩天就跟我走。我把江浙拿下以後,長江六省的政權就請你負責。”郭沫若卻不為所動,回答道:“我不!我搞政治是外行,我只能做做文章、搞搞宣傳。”蔣介石依然不肯放鬆,“好嘛!跟我到了南京、上海,有多少宣言要仰仗你做啦!”

3月17日,軍警在九江搗毀了由國民黨左派控制的九江市黨部和總工會,打死打傷數人。蔣介石到安徽安慶後,3月23日又發生了軍警襲擊國民黨安徽省黨部和各合法民眾團體的事件,打傷了六個人,剝去外衣,拖出來遊街,說他們就是共產共妻的赤化分子的榜樣。這些事件的發生,開始時郭沫若並不知真相,後來得知,原來都是蔣介石一手策劃的。真相大白以後,郭沫若決心擺脫蔣介石,化名"高浩然"離開安慶,由水路轉赴南昌,借住在二十軍黨代表朱德的家中。3月31日,為了揭露蔣介石的反動面目,他不顧個人安危寫出《請看今日之蔣介石》一文。郭沫若以無比憤怒的心情,在文中詳盡而具體地揭露了蔣介石陰謀製造"贛州慘案"、"南潯事件"和"安慶慘案"的罪行,撕下來蔣介石的種種偽裝,將蔣介石的反動面目暴露在廣大人民群眾的面前。這篇文章寫於四一二清黨以前,響亮提出來"打倒蔣介石"的口號。

為此,國民黨當局在全國通緝他。後來郭沫若參加了著名的南昌起義,任起義軍宣傳委員會主任、政治部主任,為南昌起義主席團成員。早在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中旬,郭沫若就通過沈雁冰向共黨組織負責人陳獨秀寫信要求加入中共。陳獨秀雖然對沫若的入黨要求頗為贊許,同時說明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履行組織手續,自己個人不能越過組織來允納他的要求婉拒。在跟隨南昌起義隊伍在轉戰途中,由周恩來、李一氓介紹參加了中國共產黨。

李宗仁、白崇禧

說起李宗仁就是抗日名將,愛國民主人士,最多加一句國民黨桂系頭目。白崇禧的形象號稱小諸葛的軍事家,與李宗仁並稱桂系大佬,長期與蔣介石爭權奪利。

在整個四一二清黨大屠殺,如果說蔡元培、吳稚輝是蔣介石在策劃和輿論方面的主力,那李宗仁和白崇禧就是蔣介石在軍事準備上的主心骨。

在前文介紹蔡元培的活動時大家已經看到李白二人多次參與密謀,也是四一二清黨大屠殺的核心成員。

當時上海工人通過第三次武裝起義全面控制了上海,隨後白崇禧的新桂系軍隊順勢進入,輕鬆摘了桃子,全面佔領了上海。3月26日, 蔣介石在上海召見了白崇禧, 他告訴白崇禧, 他將採取重大行動——進行清黨, 並指出這個行動意義不在北伐之下。此前對蔣介石在贛州、南昌、九江的反共革命白崇禧都知道, 他當即表示完全同意。兩人迅速結成了反共革命軍事政治同盟。

其實當時蔣介石對在上海能否順利實施四一二清黨大屠殺行動心中並沒有十分的把握。當時北伐軍的主力並不是蔣介石掌握的以黃埔學生軍為骨幹的第一軍,而是李、白二人的新桂系七軍和李濟深的粵系軍隊鐵軍第四軍。蔣介石掌握的軍隊中的黃埔學生大多數是共產黨或者傾向共產黨,第一軍軍長何應欽態度並不明朗,第一師師長薛岳更被認為是左派。但是以李、白為首新桂系堅決站在了蔣介石的一邊,特別是桂系軍隊控制著上海市區,這更給了蔣介石信心和勇氣。

隨即,白崇禧在蔣介石的授意之下頒發佈告, 要武裝糾察隊與工會一律在衛戍司令管轄之下, 否則以違法叛變論處。然後查封左傾的國民革命軍總政治部上海辦事處, 並成立淞滬戒嚴司令部, 宣佈“戰時戒嚴條例十二條”嚴禁集會、罷工、遊行等。與此同時, 他派總司令部特務處長楊虎和東路軍前敵總指揮、政治部主任陳群與上海灘三大亨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取得聯繫, 命他們購買槍支彈藥武裝他們的青幫徒子徒孫們。

4月12日凌晨的屠殺行動開始後,白命令所控制的軍隊配合青幫流氓的行動收繳了2700多名工人的武裝。衝突中, 打死打傷工人300多名。

上海處於嚴重的“白 (崇禧) 色恐怖”之中。然後在4月13日又指示26軍2師在寶山路三德里附近埋伏, 向手無寸鐵的人群猛烈掃射, 頓時血流成河.當場殺害群眾100多人,傷三百多人。4月12日當天還發生了另一件驚險的事情,26軍2師師長奉命誆騙周恩來並將周扣押。後來在周勸說下,才把周恩來放走。

4月14日,白崇禧以“市政府組織人員中混有共產分子”為藉口,下令封閉上海特別臨時市政府。當天下午,陳群指揮軍警出動,搜查和封閉了上海特別市臨時市政府、上海特別市市黨部、上海學生聯合會、平民日報社等團體和機關。在此後的數天中,各革命的工會組織概被查封,工人集會和罷工概被以“反革命”論罪,凡佩戴上海總工會符號的工人隨時被拘捕判罪。
同日,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大隊長王瑞華率領武裝衛隊兩排抵上海特別市臨時政府,聲言:“白總指揮以市政府組織人員中混有共產分子,本日特奉白總指揮之命令,將市政府封閉,停止其工作,將逮捕職員,以待研訊。”隨即將市政府在場開會的執行委員10餘人連同辦事員、茶役等20餘人,押乘汽車一併解往龍華司令部。中共上海區委領導人陳延年、趙世炎等都在此次政變不久後遇害。

1927年5月底,蔣介石和李宗仁相繼趕到上海。面對組織起來了的強大的上海工人階級,蔣介石急的束手無策,連問同他密謀的新桂系頭目怎麼辦?李宗仁說:“我看只有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清黨,把越軌的左傾幼稚分子鎮壓下去。”並建議蔣介石“將不穩的各師調離上海,另以未經中共滲透的部隊接防”。李宗仁接著提出自己的方案:“我看先把我第七軍調一部到南京附近,監視滬寧路上不穩的部隊,使其不敢異動;然後大刀闊斧地把第一軍第二師中不穩的軍官全部調職。等第二師整理就緒,便把第二師調到滬杭線上,監視其他各師,如法炮製。必要時將薛岳、嚴重兩師長撤換,以固軍心”。並說:“等軍事部署就緒,共產黨只是釜底遊魂而已。”以後,在蔣介石主持召開的各次反共秘密會議上又多次與蔣共同策劃,並幫助蔣介石具體安排了鎮壓上海共黨的步驟。李宗仁回憶說:“此時蔣總司令只是一味傾聽我和白崇禧的策劃,自己未說出任何主張來”。

然後在李白二人的老巢廣西也在桂系另一大佬黃紹竑的指揮下迅速展開了所謂的“清黨”行動。4月17日清晨,國民黨梧州當局出動大批軍警,開始對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進行大逮捕,共產黨員鐘雲、陳漫遠,共青團員李素秋、蘇小芬,還有革命群眾何俊民等25人被捕。9月,國民黨當局再次捕捉100多名進步青年。10月至12月期間,國民黨當局殺害了鐘雲、李素秋等45人。據統計在1927年4月至年底的“清黨”行動期間被捕的廣西進步青年人數眾多,涉及面廣。在南寧、柳州、桂林、玉林等地,數以千計共產黨員、共青團員、革命群眾和國民黨左派人士被捕或監禁,兩千多人被殺。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次四一二清黨是新桂系和蔣介石集團共同製造的。

李濟深

李濟深,著名愛國民主人士,民主黨派民革中央的創始人和主要領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1949年10月至1959年任政協全國委員會副主席。第一、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深入一點兒是國民黨粵系軍閥首領。

在蔣介石上海發動四一二清黨大屠殺後三天,作為蔣反共大屠殺核心成員的李濟深在廣州也開展了大屠殺行動,史稱“四一五大屠殺”。

廣東的“清黨”大屠殺重點和特點是黃埔軍校。

4月14日下午,國民政府後方留守主任李濟深約黃埔軍校代校長方鼎英去留守處談話。李以中央黨部的“清黨”電令示之,說:“這次清黨,關係重大,廣州的共產黨大本營就在你黃埔軍校。校長要我問你,軍校的共產黨有好多?誰是共產黨?誰是主要負責人?你平時沒有調查過?清黨時會不會出亂子?你有沒有把握?你能不能負責?” 方對此並不同意,據理力爭,最後只保下來共產黨員黃埔軍校政治部副主任熊雄。方鼎英隨即返入伍生部,電話召集省市方面軍民屬各單位負責人前來面商,決定在當晚點名後,暗將槍支、彈藥、機槍、刺刀等收藏起來,嚴防火燭,並一律定明晨起床點名時宣佈“清黨”命令。然後,方鼎英即回到校本部作妥善的佈置,將熊雄說服,讓其先離開一段時間,暫避風頭。
4月15日,黃埔軍校以校長蔣介石、黨代表汪精衛的名義轉發總司令部通令,稱共產黨為“少數奸徒,意存破壞”,要學生“不可受人挑撥”,對黨國大事不可“妄有發言以及越軌行動”。另一個通令是轉發廣州戒嚴司令部(司令為錢大鈞)的通告,宣佈戒嚴期內,不許開會,令軍校各級黨部停開黨員大會和小組會。18日,軍校特別黨部內成立了“清黨”檢舉委員會在俱樂部開會,正式宣佈反共“清黨”。將共產黨員挑出計有200餘人,解往中山艦扣押。另在沙河入伍生團被扣押者也達200餘人。廣州當局聲稱:“從嚴審查,如發現校中尚有共產黨員,嚴為剔除。”自此,軍校共產黨人和國民黨左派,或被殺害,或被逮捕,或被迫出走。
5月18日,黃埔本校“清黨”檢舉委員會舉行第一次會議選出鄧文儀等七人為常務委員,表示要徹底肅清軍校共產黨人,貫徹“清黨”運動。5月26日,“清黨”檢舉委員會又發出反共《緊要通告》,嚴令軍校師生有不忠實於國民黨的言論行動時,按“清黨”條例細則辦理。整個事變,逮捕之共產分子,共400餘人。黃埔學生被李濟深捉去的有五六百人,槍斃的也很多。四一五反革命大屠殺,廣州共封閉工會和團體200多個,包括優秀的共產黨員蕭楚女、熊雄、李啟漢在內的2000多名黨員和革命群眾被殺或者失蹤。據說當時廣州城內在大街上凡是發現工人學生打扮的,不論分說就地殺死。


魯迅和傅斯年

魯迅先生大家都很清楚,不必介紹。

傅斯年,喜歡歷史的朋友應該都知道他。 著名歷史學家,古典文學研究專家,教育家,學術領導人。五四運動學生領袖之一(大遊行總指揮)、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創辦者。還幹翻過孔祥熙、宋子文兩個國民黨行政院長,真是學者,大好人。

魯迅於1927年1月18日抵達廣州,首要擔任中山大學中文系主任兼教務主任。同年4月21日,即不惜與校方反目,遽然辭職。

一直有種觀點認為魯迅離開中山大學是由於與顧頡剛矛盾很深所致,其實這僅僅是個藉口,真正的原因在於如何處理發生在廣州四一五反革命大屠殺中被捕的學生問題。

魯迅先生與顧頡剛確有矛盾,更與朱家驊、傅斯年和中山大學校方的政見分歧日益擴大。“對國民黨的不同態度(傅斯年贊同,而魯迅反對)使他們逐漸疏遠”。時任中山大學教授何思源回憶:“我曾見傅斯年與魯迅吵鬧,傅大哭大叫。”

粵系軍閥首領李濟深在廣州開展以清黨為名的“四·一五大屠殺,開始瘋狂地四處抓人、殺人”。4月15日當天,中大學生被捕數百人。下午,魯迅以教務主任名義召開營救被捕學生的緊急會議,魯迅在會上說:“我們應當像是學生的家長,要對學生負責。希望學校把他們保出來。”朱家驊表示反對:“學生被捕,是政府的事,我們不要與政府對立。”魯迅反駁:“‘五四’運動時,學生被抓走,我們營救學生,甚至不惜發動全國罷工罷市,那時候朱家驊、傅斯年、何思源都參加過,我們都是‘五四’時候的人,都是‘北大派’,為什麼現在成百成千的學生被抓走,我們不營救呢?”朱家驊繼續堅持:“那是反對北洋軍閥,現在是我們自己的天下,教育要有領導地進行。”既然老師反對救學生,這會也就開不下去了。。

蔣介石發動四一二政變後,傅斯年與朱家驊聯名寫信給李石曾、吳稚暉,讚揚他們的“清黨”反共。因此,魯迅感覺無法在中山大學繼續停留,五日後辭去職務。

劉湘

這幾年因為抗日劇的興起,川軍也成為了這類劇碼的主要角色。說起川軍就不得不說川軍第一大佬劉湘。

川軍抗日名將是劉湘的標籤,至於他的軍閥本質倒是被人刻意的忽視了,特別他在自己的治理四川的時候,上世紀的三十年代就把稅收徵收到了八十年代就更是被人深深的掩埋了。

1927年3月24日,北伐軍攻佔南京,中國南京各界人民舉行慶祝活動,遭到英國軍艦開炮轟擊,打死打傷2000多中國人。當時的中共重慶地委決定於1927年3月31日,在重慶的通遠門打槍壩以“重慶工農商學兵反英大同盟”名義,舉行“重慶各界反對英美槍擊南京市民大會”。早已於3月23日決定投靠蔣介石的劉湘決定利用此事展開大規模的鎮壓共產黨和革命勢力。

劉湘指定由王陵基、藍文彬等負責破壞會場,製造混亂,阻止遊行。3月31日那天到場群眾2萬多人,大會剛一開始,劉湘所部師長王陵基、藍文彬,巴縣團閥曹燮陽、申文英,以軍警封鎖要道,便衣特務突擊會場。一時間,槍聲四起,流彈橫飛,刀棍並舉,血流遍地,可憐的與會群眾全都赤手空拳,事起倉促,奔避無及。突圍者九死一生,翻牆者斷腿折臂。當場被打死、踩死、打傷的群眾、學生就有幾百人,傷者上千。國民黨左派省黨部監委陳達三慘遭槍殺,遇難的還有中共地委組織部部長冉鈞,著名學者、社會活動家漆南薰死於亂刀之下。蓮花池省黨部,中山、中法等學校,重慶《四川日報》等部門,當天均被搗毀。第二十一軍軍黨部籌備主任傅常,是老同盟會員,護國反袁時任熊克武的參謀長,一向思想進步,又與楊闇公是親血老表,會前曾通知楊闇公不要去,楊因是領導人非要去主持會議不可,當天雖然脫險,後來化裝乘亞東輪船離開重慶,被特務認出後並被逮捕,劉湘的手下對楊闇公下了“黑手”(割舌挖眼殘酷折磨後,又連開三槍打死)並將其屍體拋在佛圖關下面。

杜月笙

這也是一個不需要介紹的聞人。

長期以來他在四一二清黨大屠殺中的作用都被忽視了。

其實四一二清黨大屠殺是開始於4月11日夜,最先動手的就是杜月笙。杜月笙派其管家萬墨林於4月9日下午以“有機密大事相商”為理由,通知上海總工會委員長、共產黨員汪壽華於11日晚上8點到自己的公館赴宴。汪壽華何許人也,居然要讓杜月笙親自出馬。汪壽華是上海總工會委員長,掌握的工人武裝糾察隊有兩千多人,三千支槍,是一股強大的武裝力量。另外,汪壽華在青幫輩份上還是杜的師叔。汪壽華按時赴約,剛進門就被杜月笙的手下架上汽車,拉到滬西他們事先選好的一片人跡罕至的樹林裡活埋(江湖道義、青幫的規矩都喂狗去了?)。這一招狠毒的斬首行動導致上海工人武裝群龍無首。

汪壽華,堪稱四一二上海犧牲第一人,年僅26歲

杜月笙充當了政變組織者的角色。蔣介石在發動政變之前,曾多次派人到上海與上海灘青幫頭目聯繫,要求他們“拒絕幫助共產黨”、“維持上海的秩序”,並要離間共產黨與工人的關係,同時要準備打擊共產黨。杜月笙按照蔣介石的要求積極行動,夥同其他人籌畫成立流氓武裝組織“中華共進會”,而且成功地幫助蔣介石得到了外國租界的“援助和支持”。在蔣介石下令向共產黨開槍前,做好了充分“準備”。

另外,杜月笙扮演了打手的角色。將汪壽華殺害後,杜月笙在4月11日深夜與黃金榮、張嘯林、王柏群、楊虎、陳群等密謀。第二天凌晨2點半,在杜月笙等人的指揮下,三大流氓頭子的徒子徒孫們按照預先的安排,身著藍色短裝,臂纏黑底“工”字袖章,紛紛從租界各預定地點出動。對工人糾察隊發動突然襲擊,打響了“四一二”政變的第一槍。12日晚上,杜月笙又從他安插在工人糾察隊裡的奸細那裡得悉工人第二天將舉行罷工示威。他立即通知陳群,叫前來“維持秩序”的國民黨二十六軍“有充分準備”,準備在上海寶山路屠殺革命群眾。第二天,寶山路上血流成河,屍骨累累。

最後,杜月笙又扮演了為四一二清黨政變宣傳的角色。13日,杜月笙與黃金榮、張嘯林聯名發表“宣言”,詆毀共產黨,這就是著名的“真電”。接著他又發表反共言論,散發10萬份《警告工人書》,這些反動言論,成為全國公開反共的先導。此後,杜月笙繼續下令嘍囉們夥同蔣介石追捕革命者,查封中共機關,被他手下抓捕和殺害的革命者數以千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427&aid=7183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