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亓官之城
市長:亓官先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亓官之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與文學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毛澤覃的三段婚姻
 瀏覽343|回應0推薦3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質子行者:讀者逾萬之文
馮紀游陸游:從台上到台下
亓官先生

毛澤覃的三段婚姻

毛澤覃共有三段婚姻。

毛澤東為毛澤覃操辦婚事

毛澤覃出生於1905年9月25日,比毛澤東小15歲,13歲進入長沙湖南第一師範附屬小學,在毛主席的指引和教誨下,他的成績名列前茅,在班上一直都是前三名。在此期間,毛主席常常給毛澤覃拿一些馬列主義的書籍閱讀,毛澤覃深受影響,1921年,他便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

此時,毛主席與楊開慧自由戀愛,結為夫妻,毛澤民與王淑蘭的婚姻雖然是父母之言,但是成親之後,王淑蘭接過了家庭重擔,將一大家子打點得井井有條。這些年中,毛澤東和毛澤民積極參與到革命鬥爭中,很少過問家庭之事,所以各項事宜,幾乎都由王淑蘭一人掌管。

在毛主席走街串巷發動群眾的時候,楊開慧有時陪在他身邊,與他同行,有時留在家中,與王淑蘭居住在一起,王淑蘭雖然是楊開慧的弟媳,但是年紀要比楊開慧大五歲,在日常生活中,她對楊開慧這個“小嫂子”很恭敬,長期相處下來,她們無話不談,感情極深。

一天,王淑蘭將全家福拿給楊開慧看,指著照片上的文七妹說:“母親心地善良,對待子女非常好,我與她一起生活了六年,她從沒有對我說過一句重話。”楊開慧聽毛澤東說起過父母,但也僅僅是談及往事,聊聊家常,從毛澤東的口中,楊開慧知道,婆婆慈祥、善良、賢惠,是一個非常好的女人。談話間,王淑蘭拿出當年毛澤東寫的《祭母文》,楊開慧讀罷,體會到毛澤東對母親的深刻懷念之情。

王淑蘭給楊開慧講起往事。文七妹去世兩天後,毛主席才回到故鄉,那幾天,他一直在為母親守靈,席地而坐,奮筆疾書,寫下這篇《祭母文》,出殯那天,高聲朗讀,大家聽後,頗為感動,各個泣不成聲。楊開慧說:“這篇文章確實很感人。”王淑蘭突然嘆了一口氣,說道:“母親還有一個心願未了。”楊開慧問:“什麼事情?”王淑蘭說:“就是澤覃和趙先桂結婚的事情。”

這件事情,楊開慧倒有耳聞,毛澤覃和趙先桂是雙方家長指腹為婚的,但是多年來一直沒有辦理相關儀式。

趙先桂與毛澤覃是同一年生人,是湘鄉鳳音鄉趙蕊香之女,趙蕊香在鎮上經營藥材、肉食、雜貨等生意,有多家店鋪,買賣興隆,與毛澤東的父親毛貽昌素有商業往來,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有時,毛貽昌的紙票周轉不開,便會向趙蕊香相借。除生意往來,他們還有著更深一層的關係,趙蕊香的姐姐嫁給了毛貽昌的妻兄文玉端,毛澤東自幼便認了文玉端夫婦為乾爹乾娘,因此兩家人的聯繫十分緊密。

毛澤覃和趙先桂從小一起長大,可謂青梅竹馬,感情非常好,而在趙先桂的心中,也一直拿毛澤覃的父母視為自己的父母。文七妹病重時,毛家的幾個兄弟都在外求學,家裡沒有男丁,多有照顧不周,趙先桂便帶著妹妹趙先端來到來到韶山沖伺候老人,直到去世。

1921年春,毛主席送趙先桂去長沙涵德女校、湘潭師範、長沙駐省中學讀書,此時,毛澤覃正好在長沙學習,因此每到寒暑假,他們就在一起,共同探討學問、研究馬列主義,本就關係很好,再加上有相同的志向,實在情投意合,在彼此的心中,早將對方視為終生伴侶。1923年,趙先桂加入中國共產黨。

毛澤覃和趙先桂是即將年滿20歲的俊男靚女,當王淑蘭談起兩人的婚姻時,楊開慧說:“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正好澤覃在韶山,不如趁這個機會辦婚事吧。”兩人觀點不謀而合,便開始操辦此事,1924年,毛澤覃和趙先桂在韶山茅塘毛麓鍾家正式成親,婚禮儀式很簡單,由表兄文澗泉做介紹人。

但是婚後第二年,即1925年,趙先桂受黨組織派遣,前往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從此夫妻兩人天各一方。

毛澤覃再婚

但是1926年,毛澤覃和周文楠結婚了。

周文楠祖籍江西省臨川縣,1910年出生,又名周繼年、周潤芳。周文楠的父親周模彬在清朝末年的時候做過知縣,頗有名望,哥哥周自娛早年做過秀才,還在滇軍做過參議、江西實業廳調查礦委員,母親周陳軒出身大家,知書達理,思想開明。在這樣的家庭影響下,周文楠深受革命思想熏陶,成長為革命進步分子。

毛澤覃與周文楠相識於1924年。彼時,周文楠的侄孫女周國英在長沙黃家坪顏子廟平民半日學校讀四年級,班級老師正是毛澤覃。周國英的學習十分出色,毛澤覃對她喜愛有加,常買一些學習用具作為獎勵,再加上兩家居住的地方不算遠,毛澤覃便常去周國英家裡做家訪,一來二去,便與周文楠相識了。

周文楠在長沙含光女子職業學校讀中學。周文楠的個子不算高,只有一米五左右,但是性格剛毅,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靈氣,惹人憐愛。一次,周文楠的老師生病了,毛澤覃來學校代課,通過學習交流,周文楠對毛澤覃的學識大加讚揚,不禁產生一絲好感,而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兩人漸漸產生感情。

從毛澤覃的口中,周文楠了解到毛澤東的情況,她打心底里佩服這個革命家庭,也由衷希望能有機會與毛澤東相識。1925年,毛澤東南下廣州,毛澤覃一同前往,在黃埔軍校政治部做工作。1926年夏天,周文楠從含光女子學校畢業,突然收到了毛澤覃的來信,信中表達,希望她能來廣州學習,於是周文楠和母親周陳軒一併啟程,來到廣州。不久,毛澤覃和周文楠喜結良緣。

雖然毛澤覃和趙先桂的婚姻關係尚未終止,但一個人在莫斯科,人海茫茫,另一個身在廣州,前途未卜。當毛主席得知弟弟“二婚”,也了解他的現實情況,因此並沒有提出反對意見,也就是說,他默許了毛澤覃的這段婚姻。

與毛澤覃結婚後,周文楠積極到婦女運動講習班學習,也常去農民運動講習所聽課,她的思想進一步提高,1927年,她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不久後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7年國民黨四一二清黨後,廣州形勢岌岌可危,此時的周文楠已經懷有身孕,為安全起見,共黨組織安排毛澤覃和周文楠從廣州途徑上海來到武漢,毛澤東根據當前形勢,安排周文楠留在武漢、毛澤覃前往江西,毛澤覃對周文楠說:“我要回部隊了,你多保重,把孩子安全生下來!”只是誰都沒有想到,這一別,竟是永別。

6月的一天,毛澤民護送楊開慧、周文楠回到湖南,8月12日,毛澤東前往長沙,特意去探望了弟媳周文楠,並因此結識周文楠的母親周陳軒。毛澤東此番回到故鄉,旨在發動軍事鬥爭,看到周家寬敞,便希望周陳軒能將屋子作為湖南省委機關,周陳軒深知意義重大,於是不管安全隱患,答應毛澤東的請求。

這年9月,趙先桂回到國內,得知毛澤覃再婚,傷心異常,但她以大局為重,並沒有將兒女情長作為生命的全部,儘快收拾心情,投身湘鄉地下工作。恰逢毛澤東在韶山組織農民運動,見趙先桂歸來,便親自培養,讓她從事運動宣傳發動組織的工作,在鳳音鄉崇仙觀成立了農運第二區分部,趙先桂當選為婦聯主任。

趙先桂在農民運動中的積極表現,引起了當地國民政府的不滿,於是下令將其抓捕,但三番五次去她家中搜查,均無功而返,最後,他們押走了趙先桂的小弟趙渭瑛,散布消息稱,只有用趙先桂才能換趙渭瑛。趙先桂聞訊,說出:“共產黨人幹革命光明磊落,不能涉及家人!”安排好農運工作,隻身來到湘鄉縣城,換趙渭瑛出獄。

在監獄裡,趙先桂與國民黨展開不屈不撓的鬥爭。1928年,軍閥混戰,監獄內部也發生了混亂,趙先桂抓住機會,組織在監人員成功越獄,輾轉益陽、沅江等地,繼續從事革命工作,之後去了武昌大學擔任抗日指導員,組織學生宣傳抗日。不久,因工作需要,趙先桂來到山東,擔任省委秘書,與宣傳部長裴光結為夫妻開展活動。

1932年6月,裴光不幸被捕,趙先桂聞訊以淚洗面,痛徹心扉,她的鄰居是一個國民黨特務,此人發覺了趙先桂的異常,當即向上級彙報,趙先桂再次被捕入獄,慘遭殺害,年僅27歲。

毛澤覃與賀怡結婚

1927年9月8日,周文楠生下一個男孩子,取名毛楚雄,僅僅6個月,她就和兒子一起被抓進了監獄,周陳軒拿出自己的積蓄,將他們保釋出來,但是一個月之後,周文楠再次被抓進監獄。從此,毛楚雄留給了周陳軒,而原本幸福的一家人,生死茫茫,天各一方。

1929年2月,毛澤東、朱德率領紅四軍從井岡山來到贛西南東固革命根據地,幾天後,部隊要繼續出發了,賀子珍將妹妹賀怡叫到身邊,交給她一項特殊的任務:護理在大余戰鬥中負傷的毛澤覃。賀怡沒有見過毛澤覃,聽賀子珍介紹:「他是毛主席的小弟弟,在紅四軍31團做黨代表。」

毛澤覃被安排到紅軍烈屬王大娘家,賀怡來到時,毛澤覃正靠在床頭閉目休息,見毛澤覃英武的模樣,與毛澤東有幾分相像,一顆心不自禁砰砰直跳,不慎絆倒了一張竹凳。毛澤覃睜開雙眼,見眼前少女,正準備詢問,只聽賀怡說:“對不起,毛書記。”毛澤覃知道是自己的同志,連忙說沒關係。這時王大娘走進屋中,向毛澤覃介紹賀怡:“毛書記,她是我們東固有名的能幹女子,你們還是小親家!”

毛澤覃感到一陣疑惑,賀怡說道:“我是賀子珍的妹妹,我叫賀怡。”毛澤覃發現,賀怡確實與自己的嫂子賀子珍有幾分相似。這是毛澤覃與賀怡第一次相見,在以後的日子裡,賀怡常抽空去野外採蘑菇、去河裡抓魚蝦,來給毛澤覃增加營養,毛澤覃常向賀怡講述曲折的革命路程,賀怡聽著艱苦的鬥爭,對毛澤覃肅然起敬。

在交談中,賀怡知道了毛澤覃的兩段婚姻,毛澤覃與趙先桂、周文楠先後結成革命伴侶,但在惡劣的環境中,現在天各一方,音訊全無,婚姻已然名存實亡,字裡行間,毛澤覃滿是思念之情,賀怡聽罷,深刻感受到他是一個極重感情的男子。

賀怡也有一段婚姻,但這是一段無愛的婚姻。1928年,經組織調動,賀怡去贛西特委工作,結識了贛西特委秘書長劉士奇,劉士奇十分喜歡賀怡,表達出愛慕之意,但賀怡並無此意,頓時陷入無盡苦惱,後來母親問起,賀怡如實相告,母親說:“劉秘書長為人誠懇,你年紀也不小了,找一個靠譜的人,我們也放心。”在母親的建議下,在組織的撮合下,賀怡就這麼嫁給了劉士奇。

婚後,賀怡和劉士奇的生活並不愉快,他們彼此相敬如賓,缺少了夫妻之間的真情實感,當賀怡遇到毛澤覃的時候,一顆心跳個不停,或許在那個時候,她的心中就已經萌生了“愛情”。1931年6月,中共永、吉、泰特委成立,毛澤覃出任特委書記,賀怡出任特委委員,他們又在一起工作了,而此時,劉士奇因為因“路線”原因被迫離開江西,再沒歸來,賀怡與他的婚姻關係也就自行解除了。

在工作中,毛澤覃與賀怡不斷互相了解,感情迅速升溫,只是一直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一天傍晚,毛澤覃叫賀怡外出散步,在晚霞的映照下,毛澤覃深情表白,性格直爽的賀怡聞言,卻紅著臉低下頭,沒有立即回答,這讓毛澤覃深感焦急,賀怡說:“你知道,我和劉士奇的事情,我們還有一個孩子。”

話未說完,毛澤覃坦然一笑,明白了她的心思,說道:

我知道,你和劉士奇的結合,完全是為了了卻父母的心願,我絲毫也不介意,何況現在你已經和劉士奇解除了婚姻關係,更不成問題。孩子是革命的後代,我們都有撫養的責任,這個你放心。你也知道,我也曾有過婚戀,如今也和原來的愛人脫離了關係。我們的命運是這樣的相同,目標、志趣又是這樣的一致,假如我們能夠結合在一起,真心相愛,為革命工作共同努力,該有多麼好啊!”

賀怡感動異常,一股幸福的暖流傳遍全身,再也抑制不住情緒,撲在毛澤覃的懷裡。但是當毛澤東得知毛澤覃要和賀怡結婚的時候,質問道:“你和賀怡結婚,周文楠怎麼辦?”

1934年8月,由於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紅軍主力被迫進行戰略轉移,經組織決定,毛澤覃和賀怡繼續留在蘇區堅持游擊鬥爭。12月,毛澤覃接到命令,要他率部南下轉戰贛閩邊界,賀怡由於有孕在身,並未跟隨前往,而是去贛州擔任贛州縣委書記,毛澤覃護送賀怡至會昌白鵝洲碼頭,自此,夫妻二人分別了。

1935年,毛澤覃率部在贛閩邊界的崇山峻嶺中作戰,經過一次次拼殺,整個獨立師只剩下十幾個人和十幾枝搶。4月25日,毛澤覃等人在瑞金縣紅林山區黃田坑村宿營,第二天拂曉,槍聲大作,國民黨軍包圍了游擊隊的住所,毛澤覃指揮戰士向後山撤離,腿部不幸中彈,在生死攸關的時刻,他首先想到的是,中革委授予自己的勳章不能落在敵人的手中,於是從衣帶中取出,丟進小溪邊的雜草中。一排子彈擊中毛澤覃的胸膛,毛澤覃倒在血泊中,壯烈犧牲,年僅29歲。

當賀怡聽聞毛澤覃犧牲的噩耗,心中悲痛,差點暈倒,她抱著襁褓中毛澤覃未見面的孩子,眼前閃爍著丈夫的音容笑貌,腦海中回憶著與丈夫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

小結

毛澤覃一家滿門忠烈。趙先桂犧牲的時候27歲,毛澤覃犧牲的時候29歲,毛楚雄犧牲的時候還不滿19歲,共產中國成立後,賀怡在尋找毛澤東失散的孩子毛岸紅時,不幸發生車禍罹難。1961年,毛澤東在中南海接見表兄文澗泉、趙先桂孤子趙迎時說:“先桂和澤覃在長沙搞革命,都是1923年入黨,又都是死在敵人的屠刀之下,我們黨犧牲了兩位好同志!”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427&aid=717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