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亓官之城
市長:亓官先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亓官之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與文學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暗中扳倒蔣介石的狠角色
 瀏覽381|回應0推薦2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馮紀游陸游:須彌芥子上帝粒子
亓官先生

蔡文治的漢奸路

(暗中扳倒蔣介石的狠角色)

沒有被捕獲的間諜是最利害的間諜

沒有被發現的漢奸是最可怕的漢奸」

官先生的歷史名言

        蔣介石保送蔡文治到美國陸軍指揮参謀大學研習作戰學,是對這位黃埔門生的刻意栽培,沒有想到他卻從此心向著美國。    蔣介石從1945領導抗戰勝利的巨人形象到1949狼狽敗走台灣只有短短四年其中的原因固然錯綜複雜但是有一人施加決定性的一擊使巨人轟然倒下卻是所有文史資料完全沒有提過的這個隱藏的故事在野史大師胡志偉先生多年努力之下終於被徹底揭開

蔣介石失去美國政府的信任

    1946年7月29日,美國政府宣布對國民政府實施為期十八個月的武器禁運至1947年7月底屆滿一年。鑒於武器禁運並未使中國的內戰平息反而愈發激烈而國民政府逐漸呈現頹勢。為評估是否應繼續武器禁運及美國是否應調整對華政策7月9日,美政府決定由第二軍軍長魏德邁中將率領一個九人調查團前往中國。

1947年7月22日魏德邁調查團抵達南京然而在馬歇爾的心目中魏德邁只是一枚棋子是用來搪塞國內反共派議員的煙霧彈用馬歇爾的話說「權宜之計罷了」。

7月23蔣介石的侍從武官兼總參謀長辦公室副主任蔡文治中將告知魏德邁將軍:國民政府無官不貪無吏不腐,共產黨將控制全中國。

同日前北大校長蔣夢麟告知調查團:中國最大的腐敗集團是國軍將領尤其是東北的國軍指揮官他們都指望在逃離東北前大撈一筆。

1947年9月19日魏德邁在華盛頓向國務卿馬歇爾呈交了《魏德邁報告》要求:

1、立即給予國民政府大量的、長期的軍事、經濟援助否則共產黨將很快統治中國;

2、美國應大規模向中國東北派軍以終止目前在東北發生的戰爭;當然前提是中國政府向聯合國申請滿洲由聯合國託管;

3、美國給予國民政府公開的軍事支持很可能導致蘇聯介入乃至軍事干預這可能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滿洲由聯合國託管一事傷害中國的國家主權,馬歇爾認為

不妥將報告列入國家機密封存三十年

《魏德邁報告》對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毫無信心的原因

就是這些留美的文人武將詆毀蔣介石政府殷切

遠遠超過反對共產黨

 

文治與美方簽署「敵後作戰合約」
  
司徒雷登下旗回國後,名為參贊的中情局遠東情報負責人蕭泰移駐香港。不久,朝鮮戰爭爆發,美國陸軍戰略情報部擬設立一個臨時性質的「敵後工作委員會」,配合中情局組建中國大陸情報網,急需物色一名既反共又反蔣的中國軍人協助訓練一支部隊滲入大陸開展反共遊擊戰爭與蒐集軍事情報。流亡香港的蔡文治對蕭泰說,他在大陸有一百多萬遊擊戰士,要求美方提供海外基地俾便從事訓練補給等項工作。於是此事一拍即合,蕭泰的呈文由新任國務卿艾奇遜批准,由卸任國務卿馬歇爾推薦起用其西點門生蔡文治。所需經費在陸軍戰略情報部臨時費用項目下支給,用「敵後工作委員會」名義簽署。這一臨時性秘密機構,被美國國務院與國防部稱作「亞洲抵抗運動。,以免民主、共和兩黨議員因「中國」字眼而引起紛爭。然而蔡文治膺承其事後,竟將「亞洲抵抗運動」改名為「自由中國運動」,雖然實質上蔡文治不過係美軍華籍顧問性質,但在形態上,蔡文治儼然成為美援下反共反蔣的第三勢力領袖人物。
   
一九五一年,蕭泰代表美方同蔡文治簽訂了純軍事情報目的的抵抗運動合約,內容概括如下:
   
一、本人代表美國最高國防委員會、中央情報局、東京盟軍總部第二處,與中華民國國防部前第三廳廳長蔡文治閣下簽訂以下合約
   
權利部份:
   (
一) 美國願意支持蔡文治閣下所領導的自由中國運動在華南所有正與共產黨作戰之遊擊部隊。該等部隊一經訓練與檢點後,完全由美國予以空投或海運補給裝備。各該地區指揮權屬於中美雙方。
   (
二) 蔡文治閣下願意代表東京盟軍總部吸收籍隸東北九省的青年軍人,一經訓練完竣即劃歸東京盟軍總部直接使用,所有指揮權即屬盟總。
   (
三) 美方之亞洲抵抗學校設立中國部份,代訓中國遊擊幹部,中方可選派副校長以下中國職員,負中方人員行政管理之責。
   (
四) 准許中方在東京設立指揮機構,由中、美雙方混合組成之。
   (
五) 沖繩應設通訊補給站,其組成與東京指揮機構同。
   (
六) 香港設聯絡站,由中方選派人員主持,負責對大陸部署情報、交通、補給網,並代表美方蒐集中共軍事、政治、社會、文化情報,美方得指派代表監督之。
   
人事部份:
   (
一) 人員吸收,美方有推薦權,最後決定權屬美方。
   (
二) 所有由遊擊區或香港調往後方基地受訓人員與工作人員,其調動由中方建議,經美方核可方有效。
   (
三) 所有後方工作人員與學員,美方不得過問其行政,但對人員處罰須將原因、經過隨時通知美方。
   
經濟部份:
   (
一) 自由中國運動所需費用由中方造具預算,實報實銷之。
   (
二) 前後方工作人員薪金待遇以美金為本位,每人薪金由中方考核簽定數目,由美方直接發放。
   (
三) 訓練完成之學員返回大陸之有關空投、海運之飛機船舶,概由美方負責。
   
二、本合約基於純軍事抵抗運動性質而簽訂,不牽涉支持任何政治活動。
   
三、為便於開展工作,所有中方有利於工作之一切號召,美方均予以同意,但不負任何責任。
   
四、本合約雙方均須保守秘密。
蔡文想做中國的戴高樂
   
為了瓦解抵抗運動中可能湧現的政治抱負、把中國人單純變為僱傭特務,美方把每一個到海外基地的中國人薪金待遇定得很高--蔡文治月薪七百美元(按:當時在香港任銀行經理才月薪四百港元),屬下官兵一百至三百美元。然而蔡文認為同美國人合作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要利用機會反共復國就不宜拿人家太多錢,否則等於賣身。他想以少收美國人的錢來換取中美友誼,藉道義來爭取美國支持他當中國的戴高樂,所以定薪級為上限一百二十五美元,下限四十美元;在海外基地服務之雜役為月薪十五至卅五美元。
   
就這樣,蔡文治的戴高樂夢實現了一半。蔡夫人吳佩琪是司徒雷登高足、燕京大學校花,她操標準國語,又能說一口流利英語。由她從中牽線聯絡,初期一帆風順。在經費與基地解決後,蔡文治開始招兵買馬。斯時大陸雷厲風行土改、鎮反,舊政權黨政軍特人員以及政治難民似潮水般湧入香港這一塊一千平方公里的海隅之地,僅以調景嶺難民營為例,萬餘人的棚戶區中,鬻文為生的就有五百多人,業餘寫稿者逾千人。一九五○年至五二年,港府社會福利署駐營辦公處主任方適存,外號活閻王,他特別組織了義務警察隊,人手一枝鐵棍,動輒罰營內難民跪掃把、吃金條(用鐵棍打大腿與屁股),受刑者起碼疼半年才消瘀。方閻王還禁止難民經營生意及擅自舉炊,像隨地小便這類過失都要吊銷飯票驅逐出營,並停止全營居民食油一餐;倘有再犯者,則全營居民停膳一天以示警戒。營區居民核准發放飯票者僅八千人,無飯票者逾萬。有些人不忍難友捱餓,寧願將十個人的飯菜分給十三、四人吃,所以人人半飽半飢,面有菜色。

蔡文治化名吳定自稱長官
   
不料一九五○年秋蔡文治到日本由蕭泰引見麥克瑟時,碰了個大釘子。麥帥一向力主支持蔣介石(故後來被杜魯門總統解職),乃厲色對蔡曰:「你是中國人,要反共到台灣去,在日本沒有你反共的地方!」當即下令驅逐蔡文治出境。
   
萬般無奈之下,蔡偕化名黎東明的楊杰(曾任陸軍大學校長、駐蘇大使)姪兒楊之餘去投奔有一面之緣的美軍基地司令,遂隱居於沖繩深山。
   
半年後,麥克阿瑟被杜魯門解職,蔡文治終於走出深山。中央情報局透過盟軍總部第二處,撥出東京神奈川茅崎鎮上一座兵營的幾幢木屋充作「自由中國運動」的總部,美方派一名少校和幾名助手協助蔡文治籌辦來自香港的受訓人員之接待工作。流亡香港初期予蔡以經濟援助的陸大十三期老同學劉永昆夤緣出任總部通訊學校校長,迅即率領一批通訊技術人員由香港經沖繩赴東京。劉永昆在程潛上將麾下任華中補給區司令,程潛率部叛變投共後,劉攜帶鉅額美金並把大批軍用物資運到香港,換成港幣後便成了富翁。劉被台灣通緝在案,所以成為蔡文治的核心;蔡夫人吳佩琪出任通訊學校英文教官。
麥克阿瑟校友任軍政幹校校長
   
從這時開始,蔡文治自稱長官,人們順從其意,因蔡化名吳定,便稱其為吳長官或吳先生。接照美方的規劃,「自由中國運動」的總部、作戰學校、通訊學校都設在東京茅崎鎮,倉庫與軍人監獄設在沖繩島,軍政幹部學校設在太平洋馬雷安納群島中聯合國託管的塞班島,第一批是訓練韓國、越南的反共遊擊隊,部份在朝鮮戰場被俘的志願軍俘虜已先期抵達。塞班島鄰近關島,面積比香港島略小,戰前由日本統治,人口有三萬。一九四四年美軍強攻塞島,日軍戰死三萬餘人,守將南雲忠一自殺,兩萬多平民死於戰火,另有四千多婦孺跳崖自盡。戰後塞島名義上由聯合國託管,實際歸美國管治,亞洲抵抗運動建校時,島上只剩下四千居民,且九成是女性。
   
蔡文治的軍政幹校設在島的南端,地處平原,原本是美軍營房,設備極為完善,連醫院、戲院都不缺。幹校校長是石心,他以副校長署理校長職,是島上中國人的最高負責人;教育長是楊杰姪兒楊子餘,化名黎東明,還有十幾位中美教官,學員最多時達五百多人。
   
石心本名王,湖南善化縣人,一九三二年以優異成績畢業於西點軍校,與麥克阿瑟為校友。日本投降後,王參加過密蘇里艦受降典禮,後留盟軍總部任參謀,一九四六年奉調回國出任國防部部長辦公室副主任、情報學校校長等職。此人口才便給,學識淵博,雖同是中將官階,但各方面都比蔡文治強。他在幹校兼課講<民主政治>,說來頭頭是道,令人信服。黎東明曾留學英國,待人和藹。教官中胡越(司馬長風)是瀋陽人,西北大學畢業,他講授<馬克思主義批判>,侃侃而談,娓娓動聽,被東北籍學員視為偶像。
美國教官以戴高樂的戰術移植中國
   
至於美國教官,則傳授軍事技術,諸如爆破、射擊、空投知識、遊擊戰術等等。據塞班訓練營倖存者張一民回憶,美國人的遊擊戰術以當年戴高樂領導的「自由法國」對付德軍的戰術為藍本,同中國大陸「全民皆兵」的現實大相逕,難怪美軍在越南戰場要損兵折將。但美國教官們在射擊方面的本事都使中國學員嘆為觀止,他們二百碼步槍射擊百發百中,可中國學員命中率平均僅百之卅,這是因為美國有錢,訓練一個狙擊手動輒消耗幾萬發子彈,練得多,自然精。可是中國人窮,哪有這麼多子彈去練靶?
   
一九五一年,蔡文治的東京總部正式成立,隨即以中文公佈了「自由中國運動軍政幹部學校」校歌,歌詞如下:
   
天蒼蒼,海汪洋,
   
這美麗的小島是革命的搖籃。
   
我們在遙遠的一方,
   
為著祖國的自由,我們在鍛煉成鋼;

為著祖國的復興,我們在臥薪嚐膽。
   
以火點火,以熱傳熱,
   
以力接力,以光發光,
   
打倒暴虐的共產黨,
   
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
   
我們的任務是何等偉大,
   
我們的前途是何等輝煌!
   
努力,努力,努力去創造,創造,
   
創造一座人間的天堂!
   
易君左撰校歌梁寒操任教官
   
歌詞是曾任職於軍委會總政治部的著名作家易君左所撰,可惜譜成了一支江南小調,令人啼笑皆非。此外,蔡文治親撰了一首《自由中國運動歌》,規定學員每天要唱,歌詞是:
   
同志們起來,舉起我們自由之火,
   
燃遍全中國的人心!
   
反抗屠殺奴役,反抗賣國殃民。
   
還我們的自由,保我們的性命,
   
大家團結起來,戰鬥,前進,
   
萬眾一心打倒共產黨,
   
為建立自由民主新中國,
   
為建立自由民主的新中國,鬥爭!
   
這是首口號式的歌,舞文弄墨究非軍人所長。
   
當時學員們最愛唱的是「反共義士」陳寒波所作的《遊擊隊歌》,歌詞慷慨悲壯,沉雄激烈,幾可與岳武穆的《滿江紅》歌詞媲美:
   
我們出沒在海洋,
   
我們翻越在高山,
   
反共的地下火遍地燃。
   
哪怕是五年、是十年,
   
哪怕是海枯石又爛,
   
反共的決心鋼般強,
   
大陸上的人民,都擎起了刀槍,
   
反共的地下火遍地燃。
   
邊疆呀,咱們西北的邊疆;
   
海洋呀,咱們東南的海洋,
   
咱們人民的遊擊隊員,
   
要馳遍那遼闊的疆場,
   
通過漫長的黑夜後,
   
我們終會到光明的太陽!
   
陳寒波是中共延安時期的老幹部,上海陷共後任中共華東局情報工作委員會委員,因為看不慣中共特務機關互相鬥倒鬥臭的劣根性,於一九五○年逃亡香港。此後接連發表《地下火》、《我怎樣當著毛澤東的特務》等反共作品,一九五二年一月十六日他在九龍黃大仙木屋附近被暗殺。倘若他活著,極有可能到塞班島任政治教官。

向日本軍部借用作戰地圖
   
受訓人員例行去郊野演習爆炸橋樑、戰車、搶灘登陸、陣地戰等,唯跳傘訓練要從頭學起。首先學摺傘,其次學操縱。那時的降落傘有四根繩子,繫在人體上身,傘兵必須懂得適當調節這四根繩才能降落在適當地點。最後要練習著陸的姿勢,必須戴著頭盔先下,來個倒栽蔥,再作滾地葫蘆,就地翻兩個筋斗,這樣才可減低下降的衝力,以免受傷。僅上述基本功就學了三個月。
   
在塞班幹校訓練一年零兩個月後,學員們被送回日本基地,等候空降大陸。依照指示,學員必須自找伙伴組成四人空投小組,然後由組長擬定一份計劃書送交司令部審核。計劃書的內容是選擇空投點,那必須是自己鄉下最熟悉的地方。基地沒有詳細的軍用地圖,不料美國人神通廣大,竟向日本軍部借來一份軍用地圖,上面連小橋、土丘、山神廟都清清楚楚,甚至每座村莊的居住人口、風俗習慣都有簡略注釋。
空投湘皖贛鄂全部被殲
   
首先執行空投的是湖南組。該組成員是最優秀的,組長是個空軍少校,抗戰期間擊落敵機多架,日寇聞風喪膽。兩位組員都是陸軍少校,參加過徐蚌會戰,在碾莊大捷立過戰功。另一位是通訊員,也當過部隊的電台台長,電訊經驗豐富。而且他們都是湖南同鄉,對空投地點情況若指掌。他們攜帶的裝備是每人一支手槍、一支衝鋒槍、一箱彈藥、一部電台、一百兩黃金、兩萬元美鈔、兩千萬人民幣(約合五四年改制後的兩千元)。另加一箱乾糧,夠一個月食用,每一小缸都裝著熟米乾和一小塊固體燃料,一煮便成兩碗香噴噴的肉汁飯,美味可口,百吃不厭。
   
司令部對這組人期望很大,估計他們能建立基地,發展成一支遊擊隊,以後人員與物資就可源源不斷空投補給,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事與願違,這組人一九五三年夏空投湖南後,便如泥牛入海,毫無消息,估計他們已經陣亡。此時,艾森豪威爾將軍接任美國總統,共和黨同中國國民黨有著傳統的友誼,新政府的遠東政策宣示只援助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不援助中國其他反共勢力,所以援外特別計劃刪除了「自由中國運動」這一項目。蔡文治要求再給半年時間,斯時中情局遠東情報負責人蕭泰已接替對蔡不友善的美國最高國防委員會代表賈克遜海軍上校,出任東京營房指揮官,蕭泰要求蔡文治交成績單以便向上峰斡旋。同時蕭同意除空投、海運潛赴大陸外,增闢一條由泰緬邊境滲入之通道,但訓練課程由組織群眾開展遊擊戰改為登陸後利用關係滲入城市蒐集情報。所以自一九五三年春總部從東京遷往沖繩後,蔡文治邀功心切,盲目對大陸空投,於是安徽、江西、湖北組接連出發了。他們有的來過一次電報,有的杳無音訊,估計都殺身成仁了。
烏龍王番禺被擒公審槍決
   
有正式消息的是廣東組,組長綽號「烏龍王」,三十多歲的胖子。抗戰時他當過遊擊隊隊長,槍法如神,在鄉間有許多老戰友。他表示有信心組建遊擊隊,萬一不行,他因熟稔地形,可以偷渡赴香港。
   
廣東組空投在番禺,著陸後與司令部通過訊,基地的同伴都為他們慶幸。不料一個多月後,香港報紙刊出烏龍王等四人被俘與公審槍決的消息。據說是由於一幅降落傘布片飄落在田野引起注意,於是當地民兵展開地毯式搜索,終於在一個山洞將他們捕獲。這可能是降落傘被樹枝撕裂飄走一片,留下了痕跡。
   
在無可奈何之下,空投行動暫停了。但美方仍不善罷甘休,他們認為只要有一、兩組成功,就可以向上峰交差。既然南方各省失敗了,可以到北方各省試試。於是,司令部開始物色東北籍學員。訓練營的東北人本來就不多,挑來挑去只有兩人合格,加一名通訊員也才三個。折騰了個把月,駐港前進站從調景嶺難民營找了個年輕又身手矯健的難民,據說也當過兵,經過加速培訓跳傘技能,終於空投到長白山林區。
長白山人機俱獲,美方下令停止空投
   
長白山是廣闊的原始森林,年皚皚白雪,人煙稀少,本是最理想的遊擊基地。這次出人意外地順利,第二天便發回電報,除了報平安,還概略報告當地情況,以後日日來電,稱有所發展,要求大量物資槍械彈藥補給。這真是意外的驚喜!美國人立刻批准空投補給,空投又是一切順利。又過了一星期,電報稱已發展了一支數百人的遊擊隊,要求更多的補給,還指明要大量美鈔和黃金。
   
美國人沖昏了頭腦,不疑有詐,乃派出運輸機直飛長白山。飛抵吉林境內時,不設防的運輸機便遭一群米格機包圍,結局是迫降在一處軍用機場,正副機師與通訊員統統被俘。美國人被俘不會處死,機師費陶與唐奈到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基辛格秘密訪問大陸後獲釋,他們返國途經香港時成為香港報章的頭條新聞。
   
早年反特影片《寂靜的山林》演的是真人真事,只不過經一番文藝加工,陸上兜捕改編為飛機內制服機師,憑添了不少政宣感染力。美國佬中計,毛病出在那個從調景嶺招募的東北青年,正如電影所說,他暗中向上級拍發了空降時間與地點,裏應外合擒獲了間諜飛機。從長白山發的電報,也都是誘美國人上鉤的圈套。
   
長白山事件使美方大為震驚,蔡文治也受到責怪。其實蔡文治從軍校畢業後,一直是坐辦公室做紙上作業,缺乏實戰經驗,又談何敵後作戰?
   
美國人受了這一重大挫折,損失了大量金錢武器裝備物資,反而因侵犯中國領空一再遭受強烈抗議,人機俱獲,抵賴也難!經重新檢討,美方才認識到共產黨治理下的中國大陸比貝當統治下的法國要嚴密得多,此路不通,遂停止空投行動,時一九五三年八月。

    據美方資料,歷時三年的「自由中國運動」從籌備到解散,共耗用近一億美元(今日幣值約五十億美元)。然而真正用在中國人身上的不到四成,即以一架空投大陸的飛機來說,出勤一次無論空投與否,美國人都要支取五萬美元保險費,但同機進出大陸的中方僱員,每次只得廿美元津貼,何況這廿元加給也被蔡文治自動放棄了。空投進入大陸的中國人總共才二百餘人,所耗畢竟有限,但美籍教官、職員及其眷屬的福利開支,加上豐裕的退職金,個個滿載而歸。即使被俘的唐奈們,家眷也有保險付賠,釋放後回國更受到英雄式的歡迎。然而空投喪生的中國人,境遇就有天壤之差。蔡文治曾要求鄭介民將死亡人員入祀忠烈祠,得到的回答是:「你們掙的是美元,應該在美國人烈士祠上留名!」活著的人回台猶可恢復其一九四八年的官階,陣亡者的孤魂則無處依附。

    早在一九四七年蔡文治就同美國人搭上了線,魏德邁將軍來華考察時對國府無官不貪、無吏不污的指責,以及杜魯門政府發表的對華政策白皮書,其原始資料都是蔡文治獻給美國人的。作過恁大的虧心事,雖然蔣介石命鄭介民召回蔡但蔡無顏回台灣。  蔡文治在海外搞「自由中國運動」三年多,對國民黨的攻訐遠甚於對共產黨的抨擊,又自忖白皮書泄密事件於心有愧,害怕「秋後算賬」,自然不敢歸隊。

 

    白皮書題為〈美國與中國之關係〉是1949年八月五日發表的,共有一千零五十四頁,分為八章,收錄文件一百八十六份。它公然為美國政府已往的對華政策辯解,對蔣公的抨擊相當露骨,附件中有李宗仁致杜魯門函件的三段話,竟然在美國人面前詆毀自己的領袖。時值共軍大舉進犯華南、國府正醞釀在西北、華南與共軍展開決戰之際,誠為危急存亡之關頭,這份重點誹謗國民政府、多方偏袒中共的文件無異落井下石,予國府以致命之打擊。其所產生之惡果,使面臨生死存亡的中國,民心士氣頹喪,更加速了大陸之淪陷,連美國外交家藍欽大使也坦承:「白皮書在中華民國最危急的時候發表,是對國府致命的一擊!」具體例證是同年十一月十六日的廈門之戰:近十六萬國軍坐在四平方里的沙灘上,眼巴巴地等待共軍接收,十多架戰鬥機安靜地停在機場枯候共軍光臨。結果,兩個營千多名共軍大模大樣由公路上長驅直入,對公路兩旁睡在田間與沙灘上的十六萬國軍視若無睹。廈門就是這般失守的!整個過程未見任何一個將官或校官組織抵抗,正合了後蜀主孟昶寵妃花蕊夫人的詩句:「十四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連人數都差不多!
  
白皮書說:「也許只有靠美國的武力才可以把共產黨打跑。對於這樣龐大的責任,無論是叫我們的軍隊在一九四五年來承擔,或者是在以後來承擔,美國人民顯然都不會批准」。

    順便要提的是,蔡文治離開日本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負責研究美國國防軍備。一九八○年,這位才退休兩年的美籍退伍軍人,應當年軍調部中共方面參謀長葉劍英的邀請,飛北京參與籌建黃埔軍校同學會,榮任理事,一九九四年一月九日死於華盛頓。   

 

野史大師野史機緣

    1979鄧小平採用「改革開放政策」之後父親胡賡佩老先生以從商四十的人脈出面營救志偉先生得以移居香港,與分別三十年的老父團聚。來港,除了短時擔任報刊編輯、編譯年餘外,一直鬻文為生,先後以鄭義、林同、華衷、田豐、朱有道、馬失途等一百多個筆名在香港明報、信報、快報、星島日報、天天日報、華僑日報、新報、金融時報、經濟日報、明報月刊、爭鳴雜誌、信報月刊、動向雜誌、南北極雜誌、前哨雜誌;北京《炎黃春秋》、《近代史研究》、上海《文匯報》學林版、《萬象》以及台灣聯合報、傳記文學、近代中國、新加坡新明日報等報刊發表小說、特稿、書評、影評、隨筆、社論、專欄文章逾四千萬言。

    志偉先生就是因為經常去《明報月刊》交稿而結識張一民老先生的。

2006年前張告訴志偉先生他曾經參第三勢力「自由中國運動」這就引起先生對第三勢力「自由中國運動」的興趣而積極蒐羅此運動的史料

     2005年77胡先生榮獲美國萬人傑新聞文化基金會第十三屆新聞文化獎。

     二○○五年七月,胡先生赴美領取萬人傑新聞文化獎時,由哥大講座教授夏志清博士陪同,買下了張發奎口述自傳的中文版權。攜回香港細細閱讀胡先生下定決心,要把包含上萬個人名、地名、事件名、機構名的四厚冊英文謄本啃下來,使這部傳記文學奇葩、口述歷史之極品不再沉睡在異域圖書館的塵埃之中。
    先生譯註張發奎回憶錄》發現曾經有這麼一件事:在香港寓居後,張發奎任廣州行轅主任時的副手鄧龍光帶了粵西南同鄉、曾任卅五軍師長的陳深上門,這個誠實的漢子坦率對張發奎講:與其餓死在香港,他寧可回老家戰死。此時有人告訴他們:「新興的第三勢力運動已獲美國友人大力支持,前軍調部第三廳廳長蔡文治將軍刻正駐東京主持軍事部門,不久即可在接近大陸的沖繩島建立訓練基地,現在押之中共志願軍戰俘,已由美方撥歸我們訓練與裝備,他們將組編成軍,一俟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我們即可乘機反攻大陸,並與台灣的國民黨平分秋色。目前為配合韓戰,我們要吸收東北籍青年隨聯合國軍進入東北,還要協助訓練韓戰中被俘的中共官兵……」這類堂皇的說辭猶如久旱甘霖,一傳十,十傳百,於是乎蔡文治憑藉美國的金圓與自己的口才,贏得了大批天真無邪的熱血流亡青年的擁戴,所以塞班島的訓練營訓練了千餘名極端反蔣而欽慕蔡文治的軍人,而在香港報名輪候受訓者多達數千人。
    文治棄職南下組織遊擊部隊,擬用海上補給,再利用香港作為補給走廊,以長期抵抗解放軍南下。這個計劃透過軍調部時代舊識、馬歇爾的得力助手、駐華領事館參贊蕭泰呈交司徒雷登大使上報美國國務院,順利獲得美國國會批准。詎料計劃未實施,共軍已席捲華南,遊擊隊被迫轉入地下,部份遊擊領袖逃亡香港。
   

(九) 、蔡文治生平   

    蔡文治(1911-1994):湖北黃岡人。微時在唐生智部師長夏斗寅麾下任文書,因精明靈活取得夏氏寵信,遂奉派陪夏子遠赴東瀛留學。他倆入士官學校不久,九一八事變突然爆發,所有留日學生均被遣回國。那時政府為優待歸國留日生,特准不經考試便可入讀剛開學不久的軍校九期。於是,文書出身的蔡文治幸運地進入了正規軍校。一九三五年畢業後,他偽造雲南講武堂證書混入中國最高軍事學府--陸軍大學十三期。陸大畢業後入軍令部,從此青雲直上。抗戰爆發後,任軍委會軍令部第一廳上校科長、少將科長。一九三八年夏任軍令部第一廳第二處(作戰計劃處)處長,參與全國各戰區作戰計劃的制訂與軍隊編配調遣。一九四二年初任中國駐美軍事代表團成員、代理團長。翌年以隨員身份出席開羅會議後,經蔣介石特許赴美國陸軍指揮參謀大學研習作戰學,一九四四年參與中英美法四國聯合參謀部在華盛頓召開的軍事會議,制定盟軍亞洲作戰計劃。同年秋任陸軍總司令部第三處處長,不久陞陸總中將副參謀長。四五年隨何應欽赴南京主持對日受降事宜。四六年任北平軍事調處執行部委員、參謀長。四八年任陸總徐州前線指揮部參謀長、國防部第四廳(主管美援裝備的洽談與分配)廳長、國民政府參軍處中將參軍。翌年調任第三廳廳長。

 

(十) 、蔡文治的評價

    張一民對胡先生說,他輪到第二空投回老家時,朝鮮戰爭結束了,他因家眷在香港,便領了一筆遣散費回港自謀生路,寫了四十年武俠小說,從虛幻的扶弱鋤強創作中,寄託自己的理想。出於同情,他的同行金庸安插他在明報月刊擔任兼職校對,胡先生就是因為去《明報月刊》交稿而結識張老先生的。相識後張告訴胡先生,塞班島歸來者,在香港尚有近廿人,均屆風燭殘年,這些人對蔡文治的評價多數是負面的。以蔡文治的才具來說,美國人在中國數以萬計的將領中吸收了他,必有原因。然而蔡之為人,領袖慾帝王夢甚烈,領袖風範與氣度則不夠。設若當年蔡與張發奎合作無間,由蔡充任參謀長(按:後期蔡取張而代之)倒是理想人選。可是蔡之才具不過蔣介石的隨員、侍從參謀層次,要想成為威鎮八方的領袖人物,實屬困難。美國人知道蔡有多少斤兩,所以充其量他只是充當中央情報局蒐集遠東情報的掮客角色,他要效法李立三之周旋於毛澤東與斯大林之間,可惜蔣介石與美國政府都不賣他的賬。

     蔣介石保送蔡文治赴美國陸軍指揮參謀大學研習作戰學,是對這位黃埔門生刻意的栽培不料卻讓蔡文治從此心向美國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427&aid=7165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