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亓官之城
市長:亓官先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亓官之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與文學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反右要害是違憲
 瀏覽399|回應0推薦2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馮紀游陸游:恆星/日出北方
亓官先生

反右要害是違憲及非法

張成覺


50年前的反右運動已逐漸被絕大多數人所淡忘,儘管近日在美國召開了相關的學術討論會,早前北京`成都也有當年的受害者集會,但影響有限。廣大青少年普遍對此茫無所知。這種民族的集體失憶固然亟需救治,而中外研究者的努力尤應繼續,以便國人從中汲取教訓,避免57年的那場歷史悲劇重演。由於最高當局至今仍堅持所謂‘反右必要’說,拒絕徹底平反,故深入剖析這場政治運動的性質,對於撥亂反正極為重要。鮑彤先生新作指出了反右的非法性,可謂一針見血。筆者不揣淺陋,願附驥尾,略陳管見,以期引起關注,並就教於識者。
    毛倒轉社會發展車輪
    愚意以為,反右的要害在於違憲及非法,其始作俑者則是以‘馬克思加秦始皇’自詡的毛。俗語說,‘冤有頭,債有主’,這個半世紀前的大冤案罪魁禍首是毛,違憲及非法其源蓋出於毛。下面且逐一道來。


    首先應當指出,此一政治運動完全是毛開歷史倒車的惡行,是他政治上一貫奉行整人的鬥爭哲學和經濟建設中頑固推行左傾冒進路線的必然結果。
    19569月召開的中共‘八大’宣稱:‘在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以後,我國的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基本上解決,國內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對於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的需要同當前經濟文化不能滿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黨的主要任務是要集中全黨`全國人民的力量來發展社會生產力’。大會還堅持既反保守又反冒進即在綜合平衡中穩步前進的經濟建設方針。對於執政黨的建設問題,大會強調要堅持民主集中制和集體領導,發展黨內民主,反對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這一切,都是同毛的左傾思想背道而馳的。
    正如論者所述:毛澤東是個人意志十分倔強`固執的人,他從不認輸,也從不服輸。‘反冒進’及中共‘八大’對他的‘左’傾思想的抵制,他是不滿意的,對‘八大’在主要的內容上沒有體現它的‘左傾’路線是耿耿於懷的。‘八大’會議雖然吸收了毛澤東《論十大關係》的主要思想,但在經濟建設的路線上卻沒有採納毛澤東的超高速的‘左’傾思想,而主張‘穩步發展’。這不但意味著毛澤東的有關思想不正確,也使他的左傾冒險主義受到壓制,對此,毛澤東是不能容忍的,毛澤東必然要反擊。毛澤東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觀改造中國,改造世界。在這一點上,毛澤東不會有任何的讓步和妥協。毛澤東所要做的,僅是找尋適合的時機。(1
    機會來了,波蘭`匈牙利出現風波。他總結當年10月‘匈牙利事件’時,‘從自己的政治需要出發,來“吸取教訓”’, 2)說它源於鎮壓反革命不徹底。在11月舉行的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他說:‘匈牙利有那麼多反革命,這一下暴露出來了。’(3)‘東歐一些國家的基本問題就是階級鬥爭沒有搞好,那麼多反革命沒有搞掉,沒有在階級鬥爭中訓練無產階級,分清敵我,分清是非,分清唯物論和唯心論。現在呢,自食其果,燒到自己頭上來了。’(4)就這樣,他利用56年秋發生的波`匈事件,處心積慮地計畫“製造一個中國的‘匈牙利事件’,然後以此為口實,全面改變‘八大’的政治路線。而1957年夏天發生的‘反右運動’,便是毛一手製造出來的中國的‘匈牙利事件’。”(5
    對此,毛自己也供認不諱。他在5768日的黨內指示中明白的宣示,發動整風運動的目的,是‘將可能的“匈牙利事件”主動引出來,使之分割在各個機關各個學校去演習,去處理,分割為許多“小匈牙利”’。他自信能控制局勢。此前他在571月召開的省``自治區黨委書記會議上說:‘我們的農村政策是正確的,我們的城市政策也是正確的。所以,像匈牙利事件那樣的全國性大亂子鬧不起來。’(6)儘管黨內高級幹部十分之九不同意,他還是成竹在胸地推動鳴放,製造亂局,以圖根本推翻‘八大’路線。
    結果,他的陰謀得逞了。反右開始四個月後召開的八屆三中全會上,毛金口玉言不容反駁地宣佈,‘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社會主義道路和資本主義道路的矛盾,毫無疑問,這是當前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八大”決議上有那麼一段,講主要矛盾是先進的社會主義制度同落後的社會生產力之間的矛盾。這種提法是不對的。’(7)由是,他重拾‘以階級鬥爭為綱’便是順理成章的了。
    從反右到70年代末文化大革命結束的這段時間,國際形勢的主流是和平與發展,多數國家和地區經濟突飛猛進,其中同為華人社會的香港`臺灣及華人為主的新加坡,更是成就驕人,舉世矚目。而毛治下的中國大陸則滿目瘡痍,民不聊生。繼58年大躍進後餓死三四千萬人,文革後期國民經濟更到了崩潰的邊緣。1978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撥亂反正’,把工作重點重新轉移到經濟建設上,大陸才回復正軌,但已白白耽誤了20多年光陰。
    關於這點,有個大陸國家統計局公佈的資料:1955年中國經濟總量(按匯率折算的國民生產總值)占世界經濟總量4.7%,日本為2.5%1980年中國占世界經濟總量2.6%,日本升至10%。(855年資料反映的是農業合作化之前,即三大改造還沒進行,劉周及陳雲等務實派主持經濟工作,他們的舉措受到569月召開的中共八大的肯定,見之於八大決議。正是為了推翻該決議,毛處心積慮發動反右派鬥爭,結果奸計得逞。
    可見反右實為國亂之始,倒退之由,其所造成的惡果罄竹難書。
    毛翻雲覆雨公然違憲
    其次應特別強調,毛的倒行逆施嚴重違憲,極大地損害了憲法至高無上的權威和我國公民的天賦人權。
    如所周知,當年50多萬右派除極個別者外,都是因言獲罪的。其背景為響應毛本人的號召,大鳴大放,‘幫助共產黨整風’。毛出爾反爾,整風中途悍然決定發動反右,非但拋棄信誓旦旦的‘言者無罪’的承諾,更完全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關公民享有言論自由的規定,是對公民基本權利的粗暴踐踏。由於他歷來以‘和尚打傘,無法無天’自詡,以致形成一種慣性,似乎他擁有特權,可以隨意違法而不受追究,於是往往對此的批判很不夠,故應將毛的違憲作為重點加以痛斥,以肅其流毒,推動法治的建立。
    試以所謂三大右派言論為例,即章伯鈞的‘政治設計院’,羅隆基的‘平反委員會’和儲安平的‘黨天下’,分別在521`22日和61日的座談會上發表,那是中共中央統戰部邀請出席的座談會,應邀者為各民主黨派負責人以及無黨派民主人士,地位尊崇。首次在58日,才開了5次,剛過了一星期,即515日毛就寫了<事情正在起變化>,通知黨內高幹準備反擊。而座談會則繼續舉行,但毛‘決定把會上放出來的言論在《人民日報》發表,並且指示:要硬著頭皮聽,不要反駁,讓他們放。’(9)可見,遠較三大右派言論溫和的意見都已犯忌,毛恩賜的言論自由範圍何其窄也。
    再說,章羅儲三人的主張果真那麼出格嗎?下面是當年《人民日報》所載發言的原文:
    章說:‘現在工業方面有許多設計院,可是政治上的許多設施,就沒有一個設計院。我看政協`人大`民主黨派`人民團體,應該是政治上的四個設計院。應該多發揮這些設計院的作用。一些政治上的基本建設,要事先交他們討論,三個臭皮匠,合成一個諸葛亮。’
    羅說:‘為了鼓勵大家“鳴”“放”,並保證“鳴”“放”得好,我覺得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政協可以成立一個有共產黨`民主黨派和其他方面人士參加的委員會,以檢查過去三反`五反和肅反工作中的偏差,並鼓勵受委曲的人士向這個委員會申訴。’
    儲說:‘1949年開國以後,那時中央人民政府六個副主席中有三個黨外人士,四個副總理中有兩個黨外人士,也還像個聯合政府的樣子。可是後來政府改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副主席只有一位,原來中央人民政府的幾個非黨副主席,他們的椅子都搬到人大常委去了。這且不說,現在國務院副總理有十二位之多,其中沒有一個非黨人士,是不是非黨人士中沒有一人可以坐此交椅,或者沒有一個可以被培植來擔任這樣的職務?從團結黨外人士`團結全國的願望出發,考慮到國內和國際的觀感,這樣的安排是不是還可以研究?’
    儲又說:‘這幾年來黨群關係不好,而且成為目前我國政治生活中急需調整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的關鍵究竟何在?據我看來,關鍵在“黨天下”的這個思想問題上。’‘在全國範圍內,不論大小單位,甚至一個科一個組,都要安排一個黨員做頭兒,事無巨細都要看黨員的眼色行事,都要黨員點了頭才算數,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正如著名傳記文學作家葉永烈的評論,章上述‘這段話,不論是從頭至尾,或者是從尾至頭,反反覆覆地捉摸,也看不出有什麼“出格”的地方。’葉又評論稱,‘歷史證明了羅隆基關於“平反委員會”的建議完全正確。’‘看來,羅隆基的“錯誤”,只是超越了時代!’(10
    章羅的代表性言論既屬正理,儲的‘黨天下’就干犯了天條了嗎?誠然,它一針見血地觸及了中共一黨專政的本質,但儲此舉只是在應邀出席的座談會上,‘向毛主席和周總理提些意見’(其發言題目)。光明磊落,溫文爾雅。其內容於憲法法律豈有半點不合?即使說得不中聽,作為東道主的當局也不應該翻臉,毛打壓諍言之惡劣行徑,與葉公好龍有何兩樣?
    應該指出,毛身為中共中央主席兼國家主席,又是1954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起草委員會主任,十分清楚憲法的功能,瞭解其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他說:‘一個團體要有個章程,國家也要有章程,憲法是個總章程,是根本大法。’但毛知法犯法,胡作非為,羅織構陷,以言入罪。是可忍,孰不可忍?
    毛製造帽子侵犯人權
    毛不僅給右派戴上帽子,還‘度身訂造’地專門新增‘勞動教養’這一名目,這兩者都是原來法律所無的苛政。其違反法治,侵犯人權的程度及所造成的惡果,雖然早有論者談及,但愚意以為遠遠不夠。
    戴帽子是對人的尊嚴最粗暴的踐踏。它比秦代的‘黔首’或希特勒強迫猶太人佩戴黃星更惡劣。其發明權大概應歸毛的湖南同鄉‘痞子’,經毛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而成濫觴。有人將之喻為《西遊記》中的緊箍咒。毛本人在談反右的政策和策略時,就講過孫悟空沒有緊箍咒不行。(11)但這種比喻其實並不貼切,因為毛絕非慈悲為懷的唐僧,而是草菅人命的暴君,其凶殘超出《西遊記》中最可恨的大魔頭不知多少倍。《西遊記》的孫悟空到了西天便修成正果,緊箍咒自動失靈。右派卻無此幸運。摘了帽子的稱‘摘帽右派’,獲得改正的叫‘錯劃右派’或‘改正右派’,此外還有‘漏網右派’(57年未入另冊者),‘死不改悔的右派’,等等,如影隨形,揮之不去。對此,毛早有部署,他在59824日致劉少奇的信中,談到給右派摘帽的問題時說,‘摘去帽子後,舊病復發,再次`三次。。。右傾,也不要緊,給他再戴上右派帽子就是了。’(12)他說得多輕巧!背後造成的悲劇卻數不勝數,非但幾十萬右派本人,更殃及妻孥,禍延子孫,斑斑血淚,觸目驚心!其中不乏右派子女被逼瘋或自殺,後嗣無人以致滅門的慘劇,據報導,著名的抗日救國‘七君子’之一的王造時教授即屬此例。

 至於57年推出的勞動教養,最令人髮指的是它不經法院檢察院的正常監控,不需要通過法律程式,不受法律監管。換句話說,就是可以在法律之外剝奪公民的人身自由。加上沒有期限,堪稱無法無天。
    按當年8月國務院公佈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民政`公安部門,所在機關`團體`企業`學校等單位,或者家長`監護人提出申請,經省`直轄市`自治區人民委員會或者它們委託的機關批准’,就可以對公民實施勞動教養。‘被勞動教養的人,在勞動教養期間,表現良好而有就業條件的,經勞動教養機關批准,可以另行就業;原送請勞動教養的單位`家長`監護人請求領回自行負責管教的,勞動教養機關也可以酌情批准。’
    什麼叫‘表現良好’?,什麼叫‘酌情批准’?顯然這裡面主觀隨意性極大,何時解除教養可謂天曉得。何況解除教養後又只能‘留場就業’,永遠困在邊疆或偏僻地區的農場或工廠。雨果的《悲慘世界》中,冉阿讓坐牢19年出獄後還能回鄉,勞教者卻連這樣的幸運也難求。如此無視人權,舉世罕有其匹。右派則首當其衝,一半以上即至少275000人遭此厄運。(13
    這裡還應指出,無論給某人帶上帽子或對某人實施勞教,實際上都由中共各級組織一手操控。本來並非執法機關的中共組織包攬了公檢法部門的職能。於是黨大於法的現象比比皆是,黨天下之淫威變本加厲,真是豈有此理!
    就拿反右運動來說,從576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什麼》一聲令下起,到10月上旬止,全國已經打了幾十萬右派,但1015日中共中央才下達《關於‘劃分右派分子的標準’的通知》。這就是說,此前打的右派並沒有明確的劃分標準,說你是你就是,由所在單位黨組織說了算。
    事情的荒謬還不止此,按照《中國共產黨黨章》,對黨員的處分最高是開除出党,對非黨員無權給予任何處分。戴帽子和勞教均屬行政處分,卻由黨組織越俎代庖,根本不受任何立法`司法及行政部門的制約。毛及其鷹犬如此肆意濫權,非法行事,其暴虐不僅‘超過秦始皇一百倍’,古今中外其他暴君俱難以望其項背。
    值得注意的是,從反右至現在50年間,似乎無人質疑中共何以能夠對公民濫加處分(大陸憲法及法律迄今為止沒有任何條文賦予中共這樣的權力),包括沒有一個右派對將他打成右派的本單位黨組織進行抗訴,只有章乃器拒絕在給他做的右派結論上簽字,但也沒有在法律上提出中共無權將並非黨員的他劃成右派並給予處分。由此可見,儘管當時中共建政不足8年,卻已成功地將大陸百姓馴化為順從的臣民,非黨員也乖乖地接受黨的任何處置,即便程式完全不合法,也無人發出抗議的聲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以往封建時代雖如此宣揚,卻未必做得到;毛卻真正做到了。儲安平的‘黨天下’正正戳穿了新王朝掩蓋的封建烙印的真相,所以成了中共的大忌。
    毛殘害忠良糟蹋人才
    毋庸細說,55萬多右派基本上全屬知識份子,約占當時大陸知識份子總數十分之一強。他們之中包括了許多傑出的人才,其中一些人是在中共建政前,不惜捨棄原有的優越生活條件,特地從海外歸來,一心為祖國建設效力的。也不乏在大陸易幟之際,拒絕跟隨國民黨政權到臺灣,而毅然留下為新社會貢獻所長的。就整體而論,幾乎所有右派都是愛國愛民,關心國家大事,這才在毛率先垂範和各級黨組織一再動員下,打消種種顧慮,積極建言,參加鳴放,幫助當局整風。由於此前經歷過思想改造運動,反胡風和肅反等多次整肅,不少人心有餘悸,有的甚至直言擔心毛號召鳴放是‘引蛇出洞’。豈料不幸而言中,果真陷入圈套,淪於悲慘不堪的賤民境地,歷盡折磨,相當一部份人沒能熬過漫長的20多年,英年早逝者不可勝數。這裡面包括了人文科學方面的專才,尤其是社會學`經濟學`政治學`人口學及管理科學的頂尖學者。他們被送往北大荒或大西北勞動改造,個別人留在大城市投閒置散,備受屈辱,身心無不痛苦莫名。這種對忠良的迫害,對人才的浪費與糟蹋,給國家民族造成的巨大損失與惡果,是無法估量的。
    毛打擊正氣傷風敗俗
    反右運動的又一惡果是敗壞人心,真話絕跡,假話成風,誠信消失,道德淪喪。所謂揭發批判,標榜‘擺事實,講道理’,實際是一邊倒,根本不容被揪鬥者申辯。
    這裡不妨引述名記者蕭乾的夫人文潔若一段有關回憶:
    ‘那是什麼樣的批判啊!誰的調門最高,誰就是反右積極分子。顛倒黑白`捏造事實的情況層出不窮,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她還記述了會上一個細節:當蕭乾聽到批判者誣陷他‘篡奪《文藝報》領導權’時,忍不住站起來據實辯解了兩句,此時台下的一位名作家立即帶頭高喊‘不許右派分子蕭乾反撲’,頓時一呼百應,群情激昂,‘大會主席正式宣佈禁止蕭乾插嘴’。(14
    借斑可以顯豹。知識份子本來被稱為‘社會的良心’。但在毛的高壓之下,大陸知識界的高層普遍靈魂被扭曲,反右運動中幾乎無人可以做到不人云亦云,不說違背良心的話。而事隔多年之後,能像巴金老人那樣反思懺悔,真誠地握管為文,向當年的受害人致歉者,也如鳳毛麟角。
    正因為此,我對兩位文藝界重量級人物--反右主帥周揚和大將劉白羽晚年的幡然悔悟,特別表示由衷的敬意。他們都曾秉承毛的意旨,在反右等運動中嚴重傷害過一些人。可是80年代復出之後,向受害者主動表示歉意,實屬可嘉。‘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此之謂也!較之於毛從來不認錯,不肯下罪己詔,其人格高下,判若雲泥!
    並無‘右派倡狂進攻’
    還應指出,毛發動反右,打的是‘反擊右派分子的倡狂進攻’的旗號,時在68日。其實所謂‘反擊’只是一種藉口,純屬騙局。事實上,此前的515日毛起草《事情正在起變化》,明確作出反右決策時,三大右派言論尚未出現,局勢並無失控。實際上,從整風開始到反右結束的全過程,毛一直操控著形勢的發展,一步一步地實施其口稱的‘陽謀’實際的陰謀。
    對此,中共資深歷史學家黎澍在《未完的回憶》一文中講得很清楚:
    ‘毛本人在《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中說,人們怕“釣魚”。這篇文章是反擊右派進攻的信號。既然直到此時人們還說怕“釣魚”,可見直到反右派鬥爭開始時,也並沒有什麼資產階級倡狂進攻需要“打退”。’(15
    這一點可列出時間表。430日毛在天安門城樓上要求民主黨派幫助中共整風。51日中共宣佈整風。58日起中共中央統戰部召開座談會徵求黨外人士提意見。515日毛起草《事情正在起變化》初稿,發給劉周朱彭(真)等數人閱讀,下達反右動員令。其後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分別於52152261在統戰部座談會發言。6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什麼?》,打響公開反右第一槍。同日毛寫了黨內指示《組織力量反擊右派分子的倡狂進攻》。正如朱正在《反右派鬥爭始末》書中所言,‘ 這個檔實際上是兩項內容組成的,就邏輯的先後來說,第一是“組織右派分子的倡狂進攻”,第二才是“組織力量反擊右派分子的倡狂進攻”。’
    另一位學者許全興的研究結論也否定毛反右的必要性。許在19971月經由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出版《毛澤東晚年的理論與實踐》一書,時任中共中央黨校哲學教研部副主任`全國馬克思主義學會理事。書中說:
    ‘毛澤東在為《人民日報》寫的社論《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71日)中把民盟和農工民主黨在百家爭鳴和整風過程中提意見說成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有路線的反人民的”,認為整個春季,中國天空上突然黑雲亂翻,“其源蓋出於章(伯鈞)`羅(隆基)同盟”。毛澤東對形勢的這種估計和判斷是不符合實際的。應當說,當時中國的春季總的來講並沒有形成黑雲亂翻的局面。有沒有陰雨天?肯定是有的。有沒有黑雲?肯定也是有的,但並非毛澤東估計的黑雲亂翻,不過是在晴朗的天空上飄過幾團烏雲而已。章伯鈞`羅隆基兩人長期有隔閡`矛盾,很難說有“同盟”。至於把兩個民主黨派向黨提意見打成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有路線的反共反人民的性質更是錯誤的。’
    還有一個事實,那是毛在中共八大二次會議(585月)說的:去年12月以後還在小學教員中搞出十幾萬右派,占全國三十萬右派的三分之一。這些小學教師是寒假(5812月)進行整風學習時落網的。他們大抵少看報紙,消息閉塞,誤觸忌諱,以至遭殃。可見,57年夏天‘右派倡狂進攻’云云,連屬於知識份子的小學教師也並未激起多大反響,完全談不到什麼大風大浪。毛的反擊只是借題發揮罷了。
    毛踐踏人格扼殺創造
    對於毛的種種胡作非為,包括反右和文革整肅從黨外知識份子到黨內親密戰友,海外論者有謂係出於毛的理想主義,即毛為實現其心目中的烏托邦,不得不冷酷無情地清除異己,掃除障礙,犧牲一部份人。這種說法如果是以君子之心度惡魔之腹,那就是天真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了。須知毛發動反右運動的要害,就是延續50年代初從對知識份子的思想改造起,到批胡適`反胡風等一系列政治運動的做法,摧毀大陸國民的獨立人格和自由思想,實現‘輿論一律’‘集中統一’。這實質上是推行‘思想滅絕’,唯毛是從,定於一尊,是違反人性的,比法西斯還法西斯。它也是與馬克思主義背道而馳的。馬克思和恩格斯早在1848年發表的《共產黨宣言》中就宣告,在他們的理想社會裡,‘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而毛則徹底背棄了此一價值觀,粗暴地剝奪了億萬人民的天賦權利,其罪惡用心何其毒也!。
    非但如此,反右還是一把雙刃劍,它固然使廣大知識份子噤若寒蟬,連周恩來這樣的黨內大老也被指‘離右派只有50米遠’,如同頭上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的劍,惶惶不可終日,被迫一再違心地檢討‘反冒進’的錯誤,從而使毛搞‘大躍進’的左傾冒險暢通無阻。
    於是,整個社會萬馬齊喑,黨政軍民各行各業人人自危,唯恐觸犯毛的逆鱗,強迫自己‘服從毛要達到盲從程度,相信毛要達到迷信地步’(毛的‘好學生’柯慶施語)。試問在這樣的思想禁錮和愚民政策下,那裡談得到什麼獨立思考,創造活力?而作為個人迷信盛行`毛乾綱獨斷必然結果的文化大革命,其序幕不正是始於反右之後嗎?
    綜上所述,可見毛發動反右運動,根本扭轉歷史車輪,阻礙社會生產力發展,本質上是反動的;打壓言論自由,法理上是違憲的;翻雲覆雨背棄誠信,策略上是卑鄙的;教唆作假慫恿誣陷,道德上是傷風敗俗的;摧殘人才迫害忠良,所作所為是傷天害理的;非法濫權鉗制公民,如此苛政是史無前例的;反擊為名陰謀為實,手法上是賊喊捉賊的;至於其借此強制洗腦禁錮思想,打開通向文革的大門,給國家民族造成的後果更是災難性的。

 

據說近年來大陸有一種評毛的說法:‘開國有功,建國有過,文革有罪。’此語原出於中共元老陳雲,而附和者頗眾。其首句見仁見智,姑且不論。文革已遭否定,末句似無爭議。至於‘建國’時期,則毛何止‘有過’?55萬右派的血淚,幾千萬餓殍的亡靈,豈能以輕飄飄的一個‘過’字‘一床棉被遮蓋’?故理應對毛大張撻伐。這並非出自個人恩怨或一己的榮辱,而是著眼於國家民族的興衰浮沉。
    可以斷言,毛發動反右的滔天罪惡,連同其他歷史舊賬,總有徹底清償的一天!
   
   [注釋]
   1)《劉少奇與毛澤東》,馮志軍著,香港皇福圖書984月,頁294
   2)《劉少奇與毛澤東》,馮志軍著,香港皇福圖書984月,頁294-295
   3)《毛澤東選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4月第一版,頁318
   4)同上書,頁323
   5)《劉少奇與毛澤東》,頁294-295
   6)《毛澤東選集》第五卷,頁337
   7)《毛澤東選集》第五卷,頁475
   8)《黨史筆記》,何方著,利文出版社,20054月,頁264
   9)李維漢《回憶與研究》(下),頁833
   10)《反右派始末》,葉永烈著,青海人民出版社,95121版,頁126131
   11)轉引自朱正《反右派鬥爭始末》(下),明報出版社20049月初版,頁651
   12)轉引自朱正《反右派鬥爭始末》(下),頁683
   13)據朱正《反右派鬥爭始末》(下),頁656
   14)《蕭乾與文潔若》卷上,文潔若著,臺北,天下文化,19901月,頁7579
   15)《論歷史的創造及其他》,黎澍著,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頁171
   
   2007-6-17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427&aid=716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