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星光城
市長:星光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星光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對台灣新總統新政府,幾點攸關生死存亡,剖心置腹的建言》
 瀏覽290|回應0推薦0

星光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當前的四大危急:

1.對岸威脅。

2.內贓奸特。

3.國際孤立。

4.社會崩潰。

 

一.“民主”與“憲法”的定義:

1.“民主”是在“憲法”制約下的“民主”,不是漫無邊際的“民主”。

2.“憲法”內涵,是多樣的,“人性”“善良”“文明”“先進”的“憲法”應該是在:“求是拒非”“抑惡揚善”“真善美恒”“普世價值”基准下制定的“憲法”,不是“假惡醜亂”為基准的“憲法”。

3.因此整個“民主”“憲法”體系也是多樣的,“善良人民”祈望的“民主”“憲法”應是促進“人性”“文明”“先進”“安全”“富裕”“強盛”的“民主”“憲法”。

4.“善良人民”祈望的“民主”“憲法”應是保障“人權”“誠信”“公平”“善良”“明智”“有為”的“民主”“憲法”。

5.“善良人民”祈望的“民主”“憲法”不應是“殺人犯”、“搶劫犯”、“海盜、土匪、流氓、無賴、下三爛”的“民主”“憲法”。

6.“善良人民”祈望的“民主”“憲法”不應是“毀滅人類”“引來世界末日”的“民主”“憲法”。

7.“憲法”的制定,對原則性的問題,例如:“真善美恒”與“假惡醜亂”兩種“不共戴天”,“水火不容”的“是非善惡”問題,是不能通容的。也不能以“民主”“少數服從多數”來“通過”。比較“理性”“溫和”的解決方法就是“獨立”“分治”。但這前提,必須是在“講理法”“通人性”的“社會”“世界”裏才行的通;否則,如果是在“毫無人性”,只有“森林法則”“拳頭第一”“槍杆子出政權”的極端“野蠻世界”裏,同時在你不具備戰勝對方強大威能時,這種“理性”“溫和”“獨立”“分治”的做法,就行不通了。因此,在極端“野蠻世界”裏的“人性”“弱者”,只能采取“躲避”“隔離”“積蓄力量”“發展威能”爭取“平衡”和“准備決戰”最後“打倒或消滅對方”的,“多階段”“迂回式”“能進能退”“步步爲營”的方策,來制定“憲法”。

8.對整個“民主”“憲法”體系,在可通容的問題上,可采取“民主”“多數服從少數”方式通過;但對原則性的不可通容的“是非善惡”問題上,在“人性”社會裏就可采取 “互不幹擾”的“分區自治”來解決。對既不能“通容”,也不能“自治”,的極端“野蠻世界”裏的弱者,例如:老虎是要吃人的,是沒法“通容”,也不能“自治”,對弱者人來說,那就只能采取暫時的“躲避”,“積蓄力量”“求得平衡”,進而“發展威能”“准備決戰”最後“打倒或消滅對方”的方式了。

 

二.“共匪”(以暴力搶劫他人“資財”、“權益”、“生命”者,即爲“匪”)——“馬克思共產黨”(以假“學者”身份,專爲人間“匪盜歹徒”、“萬般卑惡”編造的專以“屠殺”“搶劫”“盜竊”“欺蒙”“荒亂”“破壞”爲手段,侵占他人“資財”“權益”“生命”爲目標,毫無“邏輯”“理法”“驗證”的僞“理論”下組織的“專制”“獨裁”“毫無人性”“毫無誠信”“以權代法”“毫無理法”“毫無真相”“極端愚民封禁”“極權暴政”的“政黨”)——“人類社會之癌”(“癌症”是惡病之首,是肌體細胞的一種“惡性”“異變”。“癌細胞”毫無“創建”“維生”“技能”,全以“強占”“侵掠”正常細胞所生産的“營養”“物資”而寄生生存,並具超級的“僞裝”蒙騙肌體的所有“防疫”系統,極強的“不死”“生命力”和幽靈可怖的“孳生”“擴散”力,而致全肌體的被“癌化”,而達終極結局:全肌體的“崩潰”“死亡”。“馬克思共産黨”,即爲“人類社會”的“異變”“癌症”)的“真相”與“定義”

1.“匪、癌、共”乃人間最大卑惡三胞胎:它們都是以:“屠殺”(如“共匪”的“鎮反”)、“搶劫”(如“共匪”的“土改”“工商改”“私房改”“強暴拆遷”)、“盜竊”(如“共匪”安插在世界各地的“奸特”“線人”盜竊“技術”“信息”“資源”)、“欺蒙”(如“共匪”的“愚民封禁”)、“彪悍”(如“共匪”的“窮兵黩武”)、“超強孳生擴散”、……爲基能,並最終結局都是導至:“死亡”“毀滅”“世界末日的到來”,因此稱具有同樣本性的“匪、癌、共”是“人世間最大卑惡三胞胎”。

2.“共匪”乃“萬惡之首”“集萬惡之大全”“無惡不作,是善莫為”,它的終極目標,是與癌症一樣指向“死亡”“全人類的毀滅”“世界末日的到來”。

3.“共匪”之罪惡,是指向 “全世界”“全人類”的,是開著“飛機”“大炮”去“屠殺”、去“搶劫”的。要比“殺人犯”“搶劫犯”凶惡百千萬億倍。“殺人犯”“搶劫犯”該“殺”,“共匪”當更該“殺”。既便“殺人犯”“搶劫犯”可寬容,“共匪”“人類社會之癌”是絕不能有絲毫寬容的,因為它造成的危害不是一個兩個,而是“全世界”“全人類”,沒有任何一個人或一個組織能承擔的起這樣大的“罪責”!

4.對“殺人犯”“搶劫犯”“共匪——馬克思共產黨——人類社會之癌”的任何之“善”,實是至大至極之“惡”。

5.對“殺人犯”“搶劫犯”“共匪——馬克思共產黨——人類社會之癌”的任何之“惡”,實是至大至極之“善”。

 

三.第一大建言,“攘外必先安內”。要堅決,毫不留情,澈底幹淨地清除台灣“心贓”內的“共匪”“奸特”“毒瘤”:

1.“新黨”;“和平統一促進會”;以白狼張安樂為首的“竹聯幫”;以馬英九、連戰、洪柱秀、……為首的“國民黨”;……,這些都是對岸安插在台灣心贓的公開的“共產黨支部”。

2.郭台銘、蔡衍明、李敖、……,成千上萬的,明著暗著的“鐵杆共奸”“共匪線人”。

3.所有 “投共”、“容共”、“親共”、“媚共”、“不反共”,“為匪牽線搭橋”、“幫匪擡轎子吹喇叭”、“作匪吸血鬼扒洞賊”、“與狼共舞”、“引狼入室”、“為虎做帳”、“助紂為虐”、……者。

4.對“安插”或“孳生”在台灣“心贓”的上述“共奸”“匪特”“毒瘤”要另類看待,在能力可能時,將其嚴格“隔離”或“驅逐出境”,否則台灣永無甯日,且“亡台”“共統”這日,指日可待。

 

四.第二大建言,“廢除鐵杆共奸馬英九上台後的所有惡法惡行”:

1.廢除“共產黨合法”的頂級“惡法”。“承認共產黨合法”的法律,就等於承認“殺人犯”、“搶劫犯”、“詐騙犯”、“所有卑惡行為”合法的“法律”。甚至是更加“荒誕”“卑惡”的“法律”。

2.宣布蔣介石入台後非常時期,專為防共、抵共的“白色恐怖”為合法。

3.撤除和停止“白色恐怖”受害者給予的“賠償”和“撫恤金”。並對所有所謂的“受害者”予以“澈底”“清查”,如確有“不實冤屈”,應按法給予“償恤”。如確系“共匪”“奸特”“為共匪效力”“助紂為虐”者,更應按“共諜”罪嚴懲,包括“驅逐出境”至“極刑”懲處(對其“家屬”和“有關人事”,也要“一查到底”,不容有絲毫“疏漏”)。

4.廢除對“共諜”“叛台通共”者的“有限追訴期”,而改為“無限追訴期”。並對其適用最高極刑刑罰。

5.廢除“國父”“孫中山”的定性與尊稱。“孫中山”實為僅次於“馬克思”的罪大惡極的匪首。“孫”的“平均地權”“節制資本”“世界大同”,與“共匪”的“土地改革”“工商改造”“共產主義”如出一轍。“孫”的“投蘇”“聯俄”“容共”,實際上成了“中共匪徒”的“孳生成長”的“溫床”。可以斷言說:沒有“孫中山”,就沒有“中國共產黨”。“孫”推翻“清朝”,不是把中國引向“民主”“自由”,而是把中國推進了比“清朝”更加“專制”“卑惡”的“共匪魔域”!中國近百年來所遭受的“連連戰乿”、“幾千萬人的慘死”、“幾億家庭的破壞”、“幾千年文化文物的毀滅”、“亞洲的滅頂之災”、“全世界至今未止的不安”、“今後子孫萬代的遺害”、……,“孫”當是確鑿無疑的“罪魁禍首”,“孫”的直接罪惡要更甚於“馬克思”。看看“共匪”對“孫”的感恩載德,也可間接定性“孫”的“品性”了。對這樣一個人間數一數二“惡魔”,今天還這樣的至尊至敬稱為“國父”,這不但是對所有被殘害者的再加“摧殘”,也是極端標示了中華民族的極端“荒誕”和無比至大的“恥辱”!!!

6.拆除“張學良”“廟宇”,停止對“張學良”的“祭拜”。“張”匪是僅次於“孫”的,毀盡中華的極端“惡魔”。怎麼能在今天反為其修建“廟宇”,對其“頂禮”“祭拜”?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什麼樣的“民眾”?!

7.澈底更正“二戰”的定義。“二戰”的“勝利”,完完全全只是“共匪”的勝利,和全世界全人類的“毀敗”“滅頂之災”的開始。是一幫“共奸”“匪特”暗中勾結,出賣全世界全人類的事件。破壞美國二屆總統憲法,卑鄙操作成四屆未止的“終生總統”的“羅斯福”和英國浪子首相“邱吉爾”,以及中國“共魔”“張學良”合力完成的,旨在挽救全世界“共匪”的“聯共匪抗德日”陰謀和“滅絕人性”“危害全人類環境安全”的對日投放“原子彈”行為,以及以後“羅斯福”“邱吉爾”暗中與蘇聯匪首“斯大林”秘謀簽定的,出賣整個亞洲和危害全世界的“雅爾塔協定”。從頭至尾,全部是,“地地道道”的“救共匪”“毀善良”“危人間”的作為。看看今天“德日”的“社會”“民生”幸福情況,對比“二戰”後的“共匪”“魔域”令人“毛骨悚然”地獄慘境,“善良”“明智”的人士,也只能選“德日”,拋“共匪”。甚至可得“坐山觀虎鬥”待其“兩幾俱傷”,“坐得漁人之利。至少不會成為今日的“共匪”“不可一世”,“人類之癌”已到“病入膏肓”“不可藥救”的末期。“全人類的毀滅”“末日即將的到來”的悲絕慘景!!!

8.停止對“二戰”的“慶功”“爭功”和“嘉獎”。這完完全全是讓“共匪”耍猴樣的牽著鼻子走!!!“二戰”搞的讓我們所有善良人士,如此的“家破人亡”,“毀盡一生的幸福前途”,甚至給後代“子孫”造成的“萬世危害”的“慘境”,還有什麼值得對其“慶功”“爭功”和“嘉獎”呢?!

 

五.第三大建言,要救台,但不要被“台獨”延誤了救台良策良機:

今天的世界不是以“普世價值”的“理性世界”,而是以“森林法則”“拳頭第一”“槍杆子出政權”為基准的極端“野蠻世界”。

1.“台獨”“獨立”是防“君子”不能防“小人”的策略,在一個幾乎完全奉行“森林法則”“野蠻世界”裏,不過是“鴕鳥術”“烏龜殼”罷了,相反地倒引來更方便的被“活捉”和讓惡魔有了“炮轟”的借口和方便。更不會有那個“主持正義”的國家或人眾,為你“兩脅插刀”幫你抗擊邪惡。尤其以此來對付萬惡之首的“共匪”,那更是太幼稚可笑了。看看共匪對全世界“獨立”的如東歐、東南亞幾十個國家地區,是怎樣明着暗着的用飛機大炮強暴的?“獨立”對這樣的“超級惡魔”,對這樣的“野蠻世界”,能有什麼作用呢?!以此“麻醉”“自慰”“掩耳盜鈴”的作為,反而誤失了真正的專對“惡魔”和“蠻世”的良方妙策(後面要述及)。

2.不妨將“台獨”策略實施的可能過程和結果,演示一下:“全民公投”通過“台灣獨立”——“向全世界發布:台灣獨立”——對岸用重兵攻台幾乎立即“台灣解放!”(也即立即“台灣滅亡!”)。對此可能有三種結果:

  第一種:台灣軍力不敵對岸,加用“台獨”不但毫無利益,相反更促使台灣更早滅亡。

  第二種:台灣軍力優於對岸,用不用“台獨”都一樣可保衛台灣。

  第三種:台灣軍力優劣不定於對岸,用“台獨”弊多利少。

 

六.第四大建言,對“癌”樣的卑惡的最佳方策:

對待“豺狼”“惡魔”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對策就是:能“打”的就“”,“打”不了的就“”,“尽量避其傷害”“澈底清除內奸”“澈底隔絕狼魔”“自力更生”“積蓄力量”“發展威能(但必須是在澈底清除‘內奸’和絕對‘保密’‘隔絕’‘狼魔’的環境下實施才行。否則由於‘內奸’的吸血和‘狼魔’的超級‘搶劫’‘盜竊’技能,而‘水漲船高’,永無超越‘狼魔’的可能,甚至它光吸血,不付出,會比你增長的更快更高!這也是近百年來所經的曆史,血的教訓!)”“最後決戰”“打倒或消滅狼魔”。今天的萬惡之首的“共匪——馬克思共產黨——人類社會之癌”,就是癌症的社會化。“共匪”就是“人類社會”的“癌症”。它具有全部“豺狼”“惡魔”的通性,更具極端的“狡詐”“卑恶”,只有萬恶之首的“癌”能與之相當。對付“共匪”,就可借用對付“癌症”的方法。但首先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因此首先要盡量了解“共匪”“癌症”的本質特點。要知道,它們最基本的性能特點就是:本身毫無“創建”“維生”“技能”,只靠“屠殺”“搶劫”“盜竊”“破壞”荒亂”而“寄生”“存活”。但它們都具有極端的“彪悍”戰鬥力(這也是所有劫匪的特點):“拳頭第一”“槍杆子出政權”“窮兵黩武”“餓死百姓一大半也要搞航天核武和導彈”、超給的“狡詐”(癌細胞騙過了肌體所有的防疫系統,共匪用盡了所有造假掩真愚民封禁)、超強的“生命力”(癌細胞是不死的,共匪幾乎是打不倒的)、超強的孳生擴散力(這是癌症最可怕的地方,這也是共匪讓人最難防範的幽靈鬼功)、蓋世無雙的“自相殘殺”(這也是所有“劫匪”“强盜”的通性、有一個可能是真實的故事:一幫海盜斷了糧,它們就把它們掳掠去的婦女,每人屁股上割下一塊肉,它們吃。不知是吃的高興,還是分赃不均,它們吃着吃着,大叫起來,接着拿起刀槍,互相厮杀,最後匪徒全部死亡。没死的婦女,才得逃出,才把這幕慘劇公布出來)、……。根據這些,我們只要能澈底的斷其“吸血”“搶劫”“盜竊”技能的施展,使其完全靠“寄生”存活的環境改變,源泉枯竭,則:再凶猛的老虎也會自毙,再可怕的癌症毒瘤也會消除,再無敵的“共匪”也會不動一兵一卒自行崩潰滅亡!!!

 

七.第五大建言:對今天全世界已縮到一個“地球村”的客觀形勢下,不可只用“龜縮求安”“井底觀天”來應對事務。而應以全世界的大局大數據為標的。也不可只求“自救,不管他人死活”。而應該抱“救世、救人、救自己”“只有全世界的善良人得救,才能真正的解救我自己”的信念。這不僅是一個“道義”上的問題,而是實際攻關戰略上的一個真理。因此不僅要對台灣島內的被共匪殘害的人要拯救,對一水相聯的大陸仍在共匪殘害下的同胞也應拯救,對全世界所有被共匪殘害的善良人民也應拯救。像韓國樣的對“脫北”者的收留和援救,像西歐對敘利亞親共政權迫害的流亡外地的難民的救助。要知道,這不僅是救他們,這也正是救自己,因為只有他們才是我們真正的援手,忠誠的戰友,抗匪威能的巨大泉源。當然也要十萬谨慎的,嚴防“共匪”“ISIS”“卑恶分子”的“投機”“混入”,也要根據自己的實力,量力而行。具體實施如下:

1.設立遭受“共匪”迫害的,“脱北”“難民營”。

2.“反共”“救台”高級人材的選擇與錄用。尽量從“脱北”“難民營”內選拔,因為只有“脱北”者才最了解共匪,才最“忠貞不屈”,才最有資格擔當此重任。

3.世界級“尖端人材”的“培養”、“遷擇”與“錄用”。應更多的從“脱北”“難民營”內選拔。

4.從幼兒開始的,以“品德”“人性”“先進”“文明”為基准,毫無“共匪”“紅色”“卑恶”污染的,崭新的教育系統的建立。

5.對曆史,尤其是自從產生“馬克思”“共產黨”後,近百年的“世界动荡”,“人禍橫行”的澈底“清查”、“整理”、“探討”,“求真去偽”,吸取“血的經驗教訓”,制定未來的“再生”“光明”“幸福”的“救世”“治國”的“藍圖”。

 

八.第六大建言:對“司法”上的改良(因絕對保密,只能面談)。

 

九.第七大建言,對“軍事”上的措施(因絕對保密,只能面談)。

 

十.第八大建言:對“科研”上的實施(因絕對保密,只能面談)。

 

                                                                                                              直關心熱愛台灣的人:星光,敬上。

                                                                                                                   聯系電郵:xgslrl@gmail.com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399&aid=5486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