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Paddy Republic
市長:Pharos  副市長: Stupi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Paddy Republic】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1948長春圍城
 瀏覽6,439|回應2推薦1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Pharos

南京大屠殺有公祭日,為甚麼屠殺了30萬人,

如煉獄般的1948長春圍城沒有公祭,

甚至很多長春人都不知道?

Wiki :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5%BF%E6%98%A5%E5%9B%B4%E5%9B%B0%E6%88%98 

点此看大图片

長春圍城的真相在中國被封殺,很多中國人甚至從沒聽說過。

中華民國文化部部長,作家龍應台曾去過長春,對長春圍城做過調查,並記錄在她的著作《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摘錄如下:

長春圍城,應該從一九四八年四平街被共軍攻下因而切斷了長春外援的三月十五日算起。到五月二十三日,連小飛機都無法在長春降落,一直被封鎖到十月十九日。

這個半年中,長春餓死了多少人?

圍城開始時,長春市的市民人口說是有五十萬,但是城裡頭有無數外地湧進來的難民鄉親,總人數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萬。

圍城結束時,共軍的統計說,剩下十七萬人。你說那麼多「蒸發」的人,怎麼了?

餓死的人數,從十萬到六十五萬,取其中,就是三十萬人,剛好是南京大屠殺被引用的數字。

我百思不解的是,這麼大規模的戰爭暴力,為什麼長春圍城不像南京大屠殺一樣,有無數發表的學術報告、廣為流傳的口述歷史、一年一度的媒體報導、大大小小紀念碑的豎立、龐大宏偉的紀念館的落成,以及各方政治領袖的不斷獻花、小學生列隊的敬禮、鎂光燈下的市民默哀或紀念鐘聲的年年敲響?

為什麼長春這個城市不像列寧格勒一樣,成為國際知名的歷史城市,不斷地被寫成小說、不斷地被改編為劇本、被好萊塢拍成電影、被獨立導演拍成紀錄片,在各國的公共頻道上播映,以至於紐約、莫斯科、墨爾本的小學生都知道長春的地名和歷史?三十萬人以戰爭之名被活活餓死,為什麼長春在外,不像列寧格勒那麼有名,在內,不像南京一樣受到重視?

於是我開始做身邊的「民意調查」,發現,這個活活餓死了三十萬到六十萬人的長春圍城史,我的台灣朋友們多半沒聽說過,我的大陸朋友們搖搖頭,說不太清楚。然後,我以為,外人不知道,長春人總知道吧;或者,在長春,不管多麼不顯眼,總有個紀念碑吧?

可是到了長春,只看到「解放」的紀念碑,只看到蘇聯紅軍的飛機、坦克車紀念碑。

我這才知道,喔,長春人自己都不知道這段歷史了。

這,又是為了什麼?

幫我開車的司機小王,一個三十多歲的長春人,像聽天方夜譚似地鼓起眼睛聽我說起圍城,禮貌而謹慎地問:「真有這回事嗎?」然後掩不住地驚訝,「我在這兒生、這兒長,怎麼從來就沒聽說過?」

但是他突然想起來,「我有個大伯,以前是解放軍,好像聽他說過當年在東北打國民黨。不過他談往事的時候,我們小孩子都馬上跑開了,沒人要聽。說不定他知道一點?」

「那你馬上跟大伯通電話吧,」我說,「當年包圍長春的東北解放軍,很多人其實就是東北的子弟,問問你大伯他有沒有參與包圍長春?」

在晚餐桌上,小王果真撥了電話,而且一撥就通了。電話筒里大伯聲音很大,大到我坐在一旁也能聽得清楚。他果真是東北聯軍的一名士兵,他果真參與了圍城。

「你問他守在哪個卡子上?」

小王問,「大伯你守在哪個卡子上?」

「洪熙街,」大伯用東北口音說,「就是現在的紅旗街,那兒人死得最多。」

大伯顯然沒想到突然有人對他的過去有了興趣,興奮起來,在電話里滔滔不絕,一講就是四十分鐘,司機小王一手挾菜,一手把聽筒貼在耳朵上。

一百多公里的封鎖線,每五十米就有一個衛士拿槍守著,不讓難民出關卡。被國軍放出城的大批難民啊,卡在國軍守城線和共軍的圍城線之間的腰帶地段上,進退不得。屍體橫七豎八地倒在野地里,一望過去好幾千具。

骨瘦如柴、氣若遊絲的難民,有的抱著嬰兒,爬到衛士面前跪下,哀求放行。「看那樣子我也哭了,」電話裡頭的大伯說,「可是我不能抗命放他們走。有一天我奉命到二道河去找些木板,看到一個空房子,從窗子往裡頭探探,一看不得了,一家老小大概有十個人,全死了,躺在床上的、趴在地上的、坐在牆跟的,軟綿綿撲在門檻上的,老老小小,一家人全餓死在那裡。看得我眼淚直流。」

林彪在五月中旬就成立了圍城指揮所,五月三十日,決定了封鎖長春的部署:

()。。。。。。堵塞一切大小通道,主陣地上構築工事,主力部隊切實控制城外機場。


()以遠射程火力,控制城內自由馬路及新皇宮機場。


()嚴禁糧食、燃料進敵區。


()嚴禁城內百姓出城。


()控制適當預備隊,溝通各站聯絡網,以及時擊退和消滅出擊我分散圍困部隊之敵人。


()要使長春成為死城。


共軍激勵士氣的口號是:「不給敵人一粒糧食一根草,把長春蔣匪軍困死在城裡。」十萬個共軍圍於城外,十萬個國軍守於城內,近百萬的長春市民困在家中。不願意坐以待斃的人,就往外走,可是外面的封鎖在線,除了炮火器械和密集的兵力之外,是深挖的壕溝、綿密的鐵絲網、危險的高壓電網。

伊通河貫穿長春市區,草木蔥蘢,游魚如梭,是一代又一代長春人心目中最溫柔的母親河,現在每座橋上守著國民黨的兵,可出不可入。下了橋,在兩軍對峙的中間,形成一條三、四公里寬的中空地帶,中空地帶上屍體一望無際。

到了炎熱的七月,城內街上噎有棄屍。眼楮發出血紅的凶光、瘦骨嶙峋的成群野狗圍過來撕爛了屍體,然後這些野狗再被飢餓的人吃掉。

于祺元是《長春地方志》的編撰委員,圍城的時候只有十六歲,每天走路穿過地質宮的一片野地到學校去。野地上長了很高的雜草。夏天了,他開始聞到氣味。忍不住跟著氣味走進草堆里,撥開一看,很多屍體,正在腐爛中。有一天,也是在這片市中心的野地里,遠遠看見有什麼東西在地上動。走近了,他所看見的,令他此生難忘。

那是被丟棄的赤裸裸的嬰兒,因為飢餓,嬰兒的直腸從肛門拖拉在體外,一大塊;還沒死,嬰兒像蟲一樣在地上微弱地蠕動,也不會哭了。

于祺元出生那年,滿州國建國,父親做了溥儀的大臣,少年時期過著不知愁苦的生活,圍城的悲慘,在他記憶中因而特別難以磨滅。

「圍城開始時,大家都還有些存糧,但是誰也沒想到要存那麼久啊,沒想到要半年,所以原來的存糧很快就吃光了。城裡的人,殺了貓狗老鼠之後,殺馬來吃。馬吃光了,把柏油路的瀝青給刨掉,設法種地,八月種下去,也來不及等收成啊。吃樹皮、吃草,我是吃過酒麴的,造酒用的曲,一塊一塊就像磚似的。酒麴也沒了,就吃酒糟,干醬似的,紅紅的。」

「酒糟怎麼吃?」

「你捌糟拿來,用水反覆沖洗,把黏乎乎那些東西都沖洗掉,就剩一點干物質,到太陽底曬,曬乾了以後,就像蕎麥皮似的,然後把它磨碎了,加點水,就這麼吃。」

有一片黃昏的陽光照射進來,使房間突然籠罩在一種暖色里,于老先生不管說什麼,都有一個平靜的語調,好像,這世界,真的看得多了。

我問他,「那麼──人吃人嗎?」

他說,那還用說嗎?

他記得,一個房子里,人都死光了,最後一個上弔自盡。當時也聽見過人說,老婆婆,把死了的丈夫的腿割下一塊來煮。

一九四八年九月九日,林彪等人給毛澤東發了一個長春的現場報告:

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饑民便乘夜或於白晝大批蜂擁而出,經我趕回後,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僅城東八里堡一帶,死亡即約兩千。不讓饑民出城,噎出來者要堵回去,這對饑民對部隊戰士,都是很費解的。饑民們對我會表不滿,怨言特多。說,「八路見死不救。」他們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有的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

在這場戰役「偉大勝利」的敘述中,長春圍城的慘烈死難,完全不被提及。「勝利」走進新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代代傳授,被稱為「兵不血刃」的「光榮解放」。



http://blog.udn.com/pharos01/article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20843
 回應文章
中共二戰後接收滿洲期間暴行
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共二戰後接收滿洲期間暴行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蘇聯與日本一直維持友好關係,雙方甚至簽署“互不侵犯條約”,直到1945年8月6日,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8月8日,蘇聯突然對日宣戰,隨即出兵100萬攻擊佔領東北的75萬日本關東軍,8月9日,美國再向日本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到8月15日日本終於宣告投降。

經過日軍多年的苦心經營,東北工業生產總量已經超出日本本土,蘇軍進入東北後,瘋狂洗劫,除拆卸工廠設備運回蘇聯外,還強姦搶掠,引起民憤。蘇軍將東北所有日資產業宣佈為戰利品全面接收。其中最先進的機器設備拆運到蘇聯,剩餘的部份,再由中蘇平分。

1945年,抗戰即將勝利之際,根據雅爾塔協定,蘇軍進入了中國東北。進入東北後的蘇軍,除了對日本軍民進行殘酷的報復,如強暴婦女,掠奪居民的財物外,還搶劫中國人的財物,強姦中國婦女。迄今,東北的老人對於「老毛子」(註:東北人對蘇聯人的蔑稱)的暴行還記憶猶新。

2010年出版的《日本行,中國更行》一書中曾披露了這樣一件事:據吉林省德惠縣郭家周建章講述,一名蘇聯士兵強姦了當地的婦女,百姓激於義憤,把他打死了。結果惹惱了蘇聯軍隊,他們調來大炮,要炮轟郭家屯,老百姓都嚇跑了。

被蘇軍協同共軍姦殺的東北婦女


另據參加東北抗日的周淑玲講述,在黑龍江省寶清縣,她曾厲聲制止正要強姦婦女的蘇軍:「你們這是幹甚麼?你們是來解放的,不是禍害中國人民的!我給你們斯大林打電話!」


而對於蘇軍軍紀敗壞的報告,最早見於共軍進入東北第一批部隊給中共中央拍發的電報。八路軍駐瀋陽部隊一面致電中央報告蘇軍「衣衫襤褸,紀律甚壞」,一面向蘇軍提出交涉,但蘇軍卻辯稱他們這是出於對法西斯的恨。問題是,他們搶劫、強姦的中國人是法西斯嗎?而且即便他們仇恨日本法西斯,他們的獸行就可以被許可嗎?


同蘇軍的獸行相比,有東北老人講,日軍在東北極少強姦婦女。


對於蘇軍的軍紀渙散,中共松江軍區副司令員的盧冬生於1945年12月在哈爾濱被蘇聯士兵搶劫時打死。但在後來大陸出版的紅軍將領傳記中,對盧冬生的介紹卻是:「1945年9月回國,任松江軍區副司令員。同年12月14日在哈爾濱殉職。」輕飄飄的「殉職」讓盧東生之死的真相就這樣湮沒了。

後來,「美軍強姦案」的始作俑者中共卻對蘇軍在東北的暴行置若罔聞,既沒有公開譴責,也沒有組織甚麼抗議遊行,隨後更有逾千共軍軍官加入強姦陣營,與蘇軍合流找東北人洩慾,共軍中央也默認蘇軍暴行並協同參與蘇軍官兵對戰敗的日本人搶掠施暴,甚至還對中國老百姓犯下搶劫和強姦罪行,造成東北民眾嚴重恐慌。據資料記載,兩軍所到之處,稍有姿色的女子都剃了和男人一樣的頭髮,還將鍋底黑塗滿臉,以免遭共軍侵犯。其中部分人還講述了一些鮮為人知的事,例如有些婦女不想落到紅軍手上而自殺,有人因姦成孕,感到羞辱而將親生女兒殺死,還有學校女生集體自殺。

有些婦女在多年以後還未能接受這段痛苦的事實。一名受害婦女說,一名紅軍戰士嘗試強姦她的母親,於是她搶了那名軍人的槍,企圖勒死他。但事實是她並沒有勒死那名紅軍,反而被紅軍強姦了,只是她至今的創傷還未平復,所以希望用謊言欺騙自己。

1945至1946年,蘇聯紅軍及共軍強姦了近三十萬東北婦女,圖中的女孩因為反抗而被殺害。


據一些東北人回憶,在東北各大城市,一到夜晚,就有一些零散的共軍士兵攔路搶劫行人和追逐婦女,有時還持槍闖入民宅。我曾聽老人講過,共軍曾在德惠火車站查票時藉機摸女人胸,甚至拽到屋裡強姦。結果使中國女人晚間不敢上街,男人上街則不敢戴手錶、穿皮大衣。許多喝得醉醺醺的共軍官兵還到處倒臥路旁,令人觀之側目。

其中蘇共軍在佔領內的大規模毆打、焚燒、強姦和殺人。第一天就有六十個居民被殺,其中多數是拒絕被強姦的婦女、試圖保護婦女和兒童的男子,以及不願意向蘇軍和共軍獻出手錶和烈性酒的人。醫院有一天收下一個肺部被子彈打成重傷的流產孕婦。在一個俄國人意欲對她施暴時,她表示自己是孕婦,那個俄國人大怒,用腳狠踢她的肚子,並對她打了一槍。

強姦很快成為失控的風潮。根據一名醫院人士的瞭解,在15歲到50歲之間的婦女中能逃避被姦淫厄運的只有10%左右。蘇共軍人對他們的施暴對像幾乎不加選擇,被強姦者包括80歲的老人、10歲的小孩、臨產孕婦和產婦。晚上,共軍從門、窗或屋頂進入平民家庭,一家一家地搜尋女人,有時甚至在白天就撲向她們。他們大多帶槍,經常把手槍塞進女人的嘴裡逼迫她們就範。而且常常是幾個人按住一個女人,然後輪換著實施姦淫,結束時把受害者殺掉滅口。有兩個我認識的婦女就是這樣被殺的。兩軍軍人還常常一邊強姦一邊毆打受害人。

被強暴者發生性病的情況越來越多,特別是年紀小的受害者。治療的醫藥奇缺,藥房都被蘇軍及共軍搶空了。醫院裡每天要做25例以上的性病處理。

據估計,在二次世界大戰中被蘇聯紅軍及共軍強姦的東北婦女總數在三十萬以上。中共協同蘇聯對東北人強姦搶掠,原因當然是不言自明瞭。因為沒有蘇聯人的幫助,中共不可能迅速佔領物資豐富的東北,不可能以此為基地取得內戰的勝利。誠如毛在中共七大上所言,有了東北,「我們在全國的勝利,就有了鞏固的基礎了。」「也就是說確定了我們的勝利。」


史料透露,蘇聯人送給中共最大的禮物是:日軍的槍支十萬支,大炮數千門及彈藥、布匹糧食無數;20萬滿洲國軍隊。毫無疑問,中共收到了這樣的禮物,又怎會在乎區區上萬中國人的悲聲呢?
 

共軍的暴行引起中國的民憤,內地很多城市曾爆發反蘇共示威遊行,這段歷史也嚴重地影響中蘇的關係。但中共建政後,出於兩國友好原因,這類事件在公開出版物中長期諱言。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20850
長春圍城餓死了六十五萬
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長春圍城

長春圍城是指發生在中國國共內戰時期的長春圍困戰期間造成大量平民死亡的事件。

1948年,林彪率領的中國共產黨東北野戰軍對國民黨政府軍控制的長春城實行圍困,6月5日,林彪、羅榮桓下達《圍困長春辦法》,決定對長春實行「久困長圍」方針。要求採取軍事包圍和經濟封鎖手段,圍困長春。長春圍城歷時五個月。造成大批城內平民因饑餓而死亡。全城700余萬平方米建築,230萬平方米被破壞。一切木質結構,乃至瀝青路面,或用於修築工事,或充作燃料,而一切可以當做食物的東西,如樹皮、樹葉之類,都被吃光。

在圍城的初始階段,國軍曾限制居民外出,但後因城中發生饑荒,隨對居民放行,並限制其返回。其間也發生國軍士兵搶奪居民糧食的現象。對企圖逃出長春求生的平民,共軍開始曾進行搜查審問後放行,但僅限於帶槍投靠的國民黨人。「他們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有的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陪同饑民跪下一道哭的,說是『上級命令我也無法』。」後來採取了圍阻「捆綁」以及射殺的行動。大批饑民被迫滯留在兩軍控制的環城中間地帶,其間遍佈腐爛的餓死民眾的屍體。據一些當事人的回憶證實,圍城期間包圍圈中曾發生食人悲劇。圍城最後以國軍投降而告終。「當年參加圍城的一些老人說:在外邊就聽說城裡餓死多少人,還不覺怎麼的。從死人堆里爬出多少回了,見多了,心腸硬了,不在乎了。」「可進城一看那樣子就震驚了,不少人就流淚了。」解放軍士兵看不下去,有些人問「咱們是為窮人打天下的,餓死這麼多人有幾個富人?有國民黨嗎?不都是窮人嗎?」解放後,熟人見面就問?「你家剩幾口?」(《雪白血紅·第三十一章 「兵不血刃」》)

長春的居民人口由圍困前的50萬左右(包括圍城前從周圍地區逃至長春以躲避戰亂的難民)銳減到圍城後的17萬人。餓死居民的人數,目前尚無確切統計。作家解放軍中校張正隆在《雪白血紅》里分別引用時任長春市長尚傳道的回憶錄稱「根據人民政府進城後確實統計」「餓、病而死的長春市民共達十二萬人」和國民黨《中央日報》戰後的報導稱城外「屍骨不下十五萬具」;日本媒體的估計為二十至三十萬人(戰前滯留長春的日本人約3千,據說其中很多戰後被餓死)。1975年被釋放的「戰犯」段克文在《戰犯回憶》一書中說,長春圍城餓死了六十五萬。

國民黨方面認為,中共軍隊在圍城期間的行為構成戰爭犯罪;共產黨方面則認為其軍隊為「解放」長春而採取的行動是正義和積極的,造成饑民死亡是次要的,在中共官方宣傳口徑中,有「兵不血刃取長春」之說;而很多非國共人士及國際輿論則認為,長春圍城是二十世紀最慘重的戰爭災難之一。

台灣本土紅毛 看清楚 !!

要是還有點人性,請你閉嘴了 ~ 毛在地獄等著你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20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