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Paddy Republic
市長:Pharos  副市長: Stupi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Paddy Republic】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請王金平離開立院!」馬英九聲明稿全文
 瀏覽2,655|回應4推薦2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灣 叔
煙村

「請王金平離開立院!」馬英九聲明稿全文

▲關說案延燒,馬英九、王金平往日情不再。(圖/資料照片)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總統馬英九以國民黨黨主席的身分,今天(11日)一早8時30分在黨部一樓中山廳召開記者會。馬英九表示,對於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入司法關說,「我認為王院長已經不適任立法院長,國民黨如果不能夠做出撤銷黨籍以上的處分,解除王院長不分區立委的資格,讓王院長離開立法院。我們等於是選擇默許司法尊嚴被繼續的踐踏。」以下是馬英九記者會的聲明稿全文內容。

▲考紀會將開前夕,馬再出重話指王「已不適任立法院長」,請王知所進退。(圖/記者洪欣慈攝)

曾副主席、各位媒體朋友、各位電視機前的觀眾大家好:

看到王金平院長涉入司法關說案,英九比誰都感到痛心不捨。英九從政以來許多重大的選舉,王院長可以說是無役不與,每每在關鍵的時刻,給予英九溫暖的支持,而在立法院他為法案預算常常通宵協調不遺餘力,為國家、為國民黨做出貢獻。

然而,不管英九內心有多麼不忍,但是看到王院長涉入關說司法案件,英九必須說,站在大是大非的面前,我別無選擇、必須挺身而出。

昨天晚上看到王金平院長的機場記者會,英九感到相當失望與遺憾。從上禮拜五到今天,經過五天的沉澱,我相信全國的民眾跟我一樣,都希望看到、聽到王院長針對他為民進黨立法院黨鞭柯建銘委員的司法案件關說法務部與高檢署的部分,能有完整而清楚的交代,但是,我們卻看到王院長對關說司法關說案件的部分,完全避而不答,沒有回應,甚至於連一句道歉都沒有,這一點我相信全國的民眾都沒有辦法接受。

英九認為、王院長不能迴避一個最核心、最關鍵的問題。就是王院長為柯建銘委員關說司法案件的事實。這個鐵一般的事實放在眼前,不管我再痛心、再不忍、也不管我與王院長有多深厚的公誼私交,英九不能坐視國民黨的國會議長,如此赤裸裸地介入司法?英九豈能眼睜睜的看著國民黨這個百年政黨,因為執政黨籍的立法院長關說司法而蒙受不可承受的莫大的羞辱?

如果立法院長關說司法個案沒有關係,那不就說明政府長期推動的司法獨立、司法紀律的改革,全部都白費了嗎?如果立法院長關說司法案件可以不受譴責、不負責任,那麼以後所有政治人物都可以用自己的影響力去干預司法。我們的國家的司法還有希望嗎?我們的民眾能夠接受嗎?

各位同胞,這是關鍵的歷史的時刻,全國人民要對司法干預勇敢拒絕、大聲說不,這才能樹立一個典範:就是任何政治人物都不可以把手伸進司法,這樣以後的政治人物才知所警惕,全世界也才看得到台灣為了捍衛民主法治所展現的決心。

各位同胞,事實只有一個,真相也只有一個。如果王院長認為全國民眾都看不清其中的真相,那恐怕是低估了大家的智慧與判斷力。

此外,王院長在機場的談話中,一再訴求黨的團結。我必須說,國民黨是一個有理念、有道義、有感情的團體。但是黨的團結,要建立在「清廉、勤政、愛民」的核心價值之上。而要做到清廉,就必須要做到「選舉不買票、執政不貪污、問政不腐化」這三個要求。今天,當我們看到國民黨籍的立法院的院長,為民進黨黨鞭的柯建銘委員向法務部長、臺高檢的檢察長進行關說,而且成功的阻止了承辦檢察官的上訴,讓這個案件達到無罪定讞的關說目的。我請問大家,在這種動搖國本關說疑雲中,黨員能夠團結嗎?我們能夠向百萬黨員交代嗎?真正的團結要靠「清廉、勤政、愛民」,團結不能建築在摧毀司法公信力的基礎上,否則如何取信於民,否則實踐國民黨的核心價值還有機會嗎?

關說案發生這幾天,英九雖然發表了措辭強烈的聲明,來表達英九對於司法正義的堅持,但英九始終不願意說出,「請王金平院長知所進退!」,為的就是,希望王院長在最後關頭,可以主動辭去立法院長及不分區立委,為國會、為國民黨保留最後一絲尊嚴。但我看完王院長機場記者會後,英九非常的失望、完全不能接受,王院長把砲口對著特偵組的調查程序,但是對自己涉入司法關說卻是絕口不提,對這些明確的事證,避而不談。

當王院長決定不請辭的時候,歷史的責任,就又回到國民黨的身上。身為國民黨主席,我只有明確表達我的態度,我認為王院長已經不適任立法院長,國民黨如果不能夠做出撤銷黨籍以上的處分,解除王院長不分區立委的資格,讓王院長離開立法院。我們等於是選擇默許司法尊嚴被繼續的踐踏。

今天是台灣民主法治發展的關鍵時刻,我相信黨員同志們會站在歷史大是大非的這一邊,一起為捍衛司法公信力而努力。一起為捍衛國民黨的黨譽而努力!

謝謝大家!


http://blog.udn.com/pharos01/article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18541
引用者清單(3)
2015/11/12 05:04 【不平則鳴】 忠心耿耿 和 老奸巨猾
2015/11/12 05:03 【不平則鳴】 伐王金平檄
2015/11/12 05:03 【不平則鳴】 王金平先生, 再見!
 回應文章
黃怡:關說.蕭天讚.劣質民主
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到國慶大典馬王破冰的歡笑畫面,藍綠群眾都霎時啞然。馬王說,本來就沒有「冰」,那麼原來所謂的冰,是千夫所指、喊水才結凍的嗎?當馬王政爭火熱時,還有人將它無限上綱到說這是「省籍對立」,王當然代表本土族群,正面迎戰代表外省族群的馬。事實上,什麼總統違憲如何如何、檢調違法竊聽偵查如何如何,都是表面上講好聽、鬥熱鬧的,真正的事實是:九月的國民黨政爭,只是三流政客與幼稚政治家的唬爛秀,而具有偉大政治履歷的民進黨,只是舞台上的撿場。

我用「撿場」這兩字,絲毫沒有誣衊之意,很多戲劇學者曾說,中國戲劇有撿場,自由在舞台上活動、搬弄道具桌椅等, 正可以造成疏離感,使觀眾知道是在演戲,不會與現實混淆。問題是,民進黨似乎不知道自己是撿場,而好些綠營支持者,也把撿場當成演員,這就令人更有超現實之嘆了。

前陣子曾勇夫在長官明示下,辭職以示負責時,便有媒體提及,這不是台灣第一次有法務部長因涉及關說而辭職,例如一九八九年的法務部長蕭天讚,亦曾因涉及第一高爾夫球場的關說事件,而黯然辭職。媒體試圖訪問現仍年七十九歲的蕭天讚,沒有得到回應,他目前仍是馬英九總統的國策顧問;雖然關說事件最後不起訴處分,但蕭人已下台,分明是國民黨的政爭,他被認為是李登輝的戰將,當做箭靶被射下來,直至今天,國民黨不曾給過他任何說法,更沒有道歉。可憐一個國民黨從基層培養起來的絕佳人才,就此消失於台灣政治舞台。

看官且注意,政爭的可怕之處,在於它不是講道理的,今天說大是大非,明天可以握手言和,今天在爭程序正義,明天就說「啊,歹勢歹勢!」媒體把曾部長與蕭部長放在一起比擬,是非常不當的;現今的法務部長,誰不可以當?當年李登輝擔任第一任總統,任命蕭天讚做法務部長,可就是看好蕭的清白與膽識,基層人脈與溝通能力,為了改革調查局的人事與業務陳痾,蕭的任命,是李總統期望法治走上軌道的第一步棋。而說到蕭的履歷,可比曾勇夫漂亮多了,他做過兩年檢察官、九年法官,期間兩度擔任法院書記官長,後五度當選立法委員,都是黨提名競選而非不分區的立委(1975~1986),多次連任司法委員會召集人,在一九八六年才辭卸立委之職,擔任行政院長俞國華任內的政務委員。但是因為國民黨內部的政爭,這位明日之星後來竟差點淪為階下囚。

當年蕭天讚不服誣陷,僵持四十九天才辭去職務。由於蕭十二年的立委任內服務鄉里,深得民心,期間的一九八九年八月二十七日,還發生過他的嘉義縣鄉親一萬多人,在三家村福靈宮前集合,準備出發前往台北蛋洗報社並向國民黨黨部陳情抗議的事件,蕭只好南下公開演講,力阻鄉親支援,才平弭了一場可能的暴動。而最諷刺的是,在於蕭自己擔任法官任內,是以拒絕關說著稱的,例如當年花蓮木瓜溪盜林案,涉案人之一是他內人的親表兄,弄到這位表兄的媽媽(即蕭岳父的大姊)到岳父家揚言自殺,蕭還不肯去關說的程度。而在蕭擔任政務委員任內所謂的第一高爾夫球場關說案,教育部承辦人何敏在應訊時,也堅說蕭只打過一次電話,並沒有說要他怎麼幫忙等等。

今天我們講到「關說」二字時,的確會因個案的具體行為,在法律上產生不同的罪責。然而政黨自治在法律上的效力,在這此次政爭中鮮有人論及,駁回國民黨對王金平假處分聲請提出抗告的法官,雖說以「黨章不得超越憲法」做為理由,但是「推事推事一推了事」,這豈不也可能是畏於輿論壓力,乾脆把燙手的洋山芋拋給上級法院?「黨章不得超越憲法」在語意學上,根本是個假的陳述,一切的法律當然都不得超越憲法,但假使這樣的論法可以成立,全台的社團都無法實施其自治,難道也算妥適的判決嗎?

當馬王在國慶大典上自詡台灣已走向「優質民主」時,不知道他們所指為何?我只擔心,在劣質民主的國家,政治人物經常把法院這種國家的資源,做為他們鬥爭的媒介,如今時間已證實,蕭天讚案不是台灣最後一個這樣的案例。假使有一天,連法院也淪為政爭的撿場,法治也就是一句空話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18567
服貿爭議 關鍵在馬王
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服貿爭議 關鍵在馬王

「服貿爭議無法解決,除了台灣充斥恐中、反馬情緒之外,背後關鍵就是馬王鬥爭,」對國際情勢和兩岸有深刻觀察的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直指核心是馬王無法合作共同面對。

蘇起用太極的陽與陰,形容馬王。馬英九重理念、講法治;王金平講人脈、重協商,猶如陽、陰兩極。大部份政治人物多少兼具兩者,但這兩人是處於理想和現實的兩個極端。

「陰陽若能調和,才能成就太極,」蘇起語重心長,陰陽合,對國家就是福。但馬王之間,卻始終存在無法消弭的鴻溝。

「在馬英九眼中,王金平是最大的利益團體,他要打破共犯結構,」一位政治觀察者直言,圍繞在王金平身邊的,除了人情,就是利益,不免讓他成為利益團體的代表。「大部份的人都說不出王金平的理念是什麼,」蘇起形容。

回顧王金平從三十四歲參選立委,縱橫國會近四十年,始終是選舉常勝軍。從一九九九年晉升立法院長,掌權長達十五年,盱衡當今政壇,稱他為台灣最具影響力的政治人物並不為過。

尤其在王金平主導下,一九九九年建立朝野協商制度後,他更是集權、錢於一身。「送到朝野協商的議案,院長掌握最後裁決權,」一位國會助理觀察。

走入立法院,沿著走道的紅地毯,拾階步上二樓,院長室隔壁的宴客廳內,足以容納二十人的圓形宴客餐桌,就是朝野協商的主戰場。

在王金平的右側,坐的是民進黨總召柯建銘以及書記長等人,左側除了政府首長官員,就是國民黨團立委。沿著牆邊的椅子和沙發上則坐滿國會助理。

門邊往往站滿守候的部會首長和官員,等著隨時進入說明。

不論是預算或是法案,王金平是最終裁決者,集大權於一身。審查預算時,「幾乎是每三秒過一個案子,」一位經常參與的助理說,所有刪減預算案,王金平都會用慣用的台語,「好啦、好啦,讓伊過啦,」提案立委沒及時出聲就過關。

雖然態度上對行政部門護航居多,但對受矚目的法案或是爭議案件,他會給予朝野雙方充分辯論空間。

一位民進黨立法委員表示,大家都說政治協商是黑箱作業、利益交換,但政治協商是讓小黨有機會爭取法案,如果動用表決,就是大黨贏者全拿,「王金平的好處就是不論大小黨,都可以on the table(上桌),」他指出。

檯面上藍綠人馬交鋒廝殺,檯面下的利益也在流動。「他在政壇累積四十年的人情,何時還?就是在重大事件發生時,」一位王金平的親信幕僚坦言。所謂的重大事件,不外乎國家政策或是預算審查。

立法院的「萬應公」

而有能力在關鍵時刻發揮影響力的,當然是財團和企業主。他面對的通常是六大工商團體,「六大工商團體會彙整產業需求,就沒有圖利特定企業的問題,」幕僚解釋。

事實上,王金平能成為藍綠都服氣的「共主」,靠的不僅是對議事的純熟,還有他對人情世故的練達。

所謂人情,表現在選舉,他將所有立委當作選民服務,跑遍全台助選並調度資源。除了藍委多數曾受過他的挹注,同時他也接受綠委的請託協助。

二○一二年,當時馬英九總統一手扶植、最有可能取代王金平的國民黨大黨鞭林益世參選立委時,王金平不僅鼎力相助,還掏腰包做民調,提醒他要注意首投族的投票傾向。

王金平在立法院能搏得「萬應公」,絕不是浪得虛名。「選舉時幫忙找人脈和錢脈,院長義不容辭,」認識王金平超過四十年的友人說。

但不用還嗎?「當然是有來、有去,」他說,只是何時還,盡在不言中。

透過在企業財團和政黨派系之間的穿梭調度,為王金平架起綿密的利益結構和關係網絡。

今年已經七十三歲的王金平,或許是他的世代中,少數仍留在政壇上的傳統政治人物。

利益交換 累積人脈

從台大社會系退休的社會學家葉啟政在他的口述自傳中,對台灣民主的觀察有段深刻的描述:「台灣從西方學來、透過選舉所呈現的民主分權制度,只是一個獲得正當權力的形式;權力的獲得和運作過程,卻依舊是依循中華傳統的形式法則──講究人情與關係。」

他認為,在台灣這樣的政治文化環境下,能擁有權力的人,基本上是最懂得民主政治體制之現實運作的人,也是向現實的行事理路靠攏的「政客」。從王金平捲入柯建銘關說案看來,直到今天,台灣的人情主義仍是佔了贏面,超越法治。

王金平深諳政治,除了是妥協的藝術之外,要在立法院複雜的生態中求生,甚至發揮龍頭的功能,絕不是光靠職務或職權就足夠。除了在藍綠間彼此考量中,找出共識,更重要的是「非正式的影響力」,也就是人情或人際關係,而這些全都靠有無或無形的「資源」,利益交換累積而來。

從王金平的從政之路,或許可以看出他向現實靠攏的端倪。

台灣師範大學數學系畢業的王金平,從事教職短短一年,即回到高雄路竹跟著家族從商。一九七五年,因為當時高雄縣白派掌門人林淵源大力提攜,讓他以超過十九萬票之姿,一舉拿下第二高票,當選立法委員。

倚恃派系起家,王金平在立法院同樣拉幫結派。一九八二年,他和剛當選立委的國泰集團董事長蔡萬春之子蔡辰洲、立委劉松藩等人,組成十三兄弟會。

固守財政委員會的十三兄弟會,聯手通過頗具爭議性、被認為有利於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的「銀行法修正案」。而十信一直都是由國泰集團蔡萬春家族擔任理事主席。

十信超貸案在一九八五年爆發後,王金平也因為和蔡辰洲合作的土地開發案告吹,以致向國泰信託借貸的十億元周轉不靈,又牽連扯出十三兄弟會醜聞,遭輿論撻伐,不但法院依票據法判刑六個月,政治生涯也跌至谷底。

但他卻能置之死地而後生。在未獲國民黨提名下,憑藉白派支持,再度當選立法委員。

細數十三兄弟會成員,只有王金平碩果僅存,屹立政壇,其他人不是已經過世、潛逃國外,就是官司纏身。

決策智囊團 馬不如王

在他幾度遇難時,無不靠著友人獻策和幕僚精準的判斷,扭轉乾坤。

以九月政爭為例,總統馬英九召開記者會指控王金平關說時,他人正在馬來西亞為女兒舉辦婚禮,苦於困在網路和電訊都不通的小島上,無法獲知明確訊息。

「當時我們六到八人,關在一起密集開會,」一位接近王金平的重要親信回憶。參與的人除幕僚之外,還有來自企業界和政治圈的人,隨時緊盯對手出招並研判情勢。

這次學生佔領議場,馬英九公開指名、要求王金平出面處理,王金平的回應屢見機鋒,「他的幕僚等同是資訊平台,各種聲音都會進來,」一位媒體觀察者指出,不同於馬英九的決策圈子小,王金平是各種不同政、商、學領域的交集。

從九月政爭到太陽花學運,為王金平處理紛爭的幕後關鍵人物是立法院秘書長林錫山。

林錫山是前立委,也是彰化紅派大老林炳森的兒子,二十八歲就當選立委,當時林炳森以託孤的心情,拜託王金平「好好照顧這個孩子」。

王金平也信守承諾。

曾經擔任三屆立委的林錫山,在一九九八年意外落選,王金平以院長之姿延攬擔任秘書長。

在馬王過招時,林錫山蒐集各方意見,做出精準的政治判斷,乃至於字斟句酌、字裡行間處處見機鋒的聲明稿,也是由他做最後定稿,向外界形塑出一個兼具格局和視野的王金平。

如果王金平看電視劇《紙牌屋》,他應當會對其中一句經典台詞,感到心有戚戚──金錢就像是速成豪宅,十年後就逐漸分崩離析;權力卻是能屹立百年的古老石砌建築。

馬王之爭,何時了?

他深知權力,才是最真實的力量來源。這也是在最高權力機關掌舵的國會議長王金平,在剩下兩年任期內,必須面對的課題。

而馬王之爭,也將使台灣未來兩年政局持續動盪。

內有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對黨的控制愈來愈強,外有人民對國會、對代議政治的不滿,開始用行動表達。

百年後的歷史會如何記載這一頁?


不論他想望的是總統或黨主席大位,他的價值和定位,卻是立基在他能否啟動國會改革;而首當其衝的是,他慣以利益分配主導、廣被詬病為黑箱作業的朝野協商。
王金平或許知道,金錢和權力,在歷史面前,最終仍須低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18566
王健壯:王金平的奇談怪論
推薦1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麥芽糖

黨團協商是否等於密室協商?王金平雖然否認,但事實如何?多數民眾想法又怎樣?卻並非王金平說了就算。

事實是:立法院從十四年前將黨團協商法制化後,立院議事自此即掌控在院長與少數幾位黨鞭手中,黨團協商不僅凌駕了委員會決議,也決定了院會的法案審議進度。國會本來應依循委員會與院會這兩個機制而運作,但現在黨團協商卻成了太上決策機制。

而民眾的想法則是:國會議員應該是人民的代表,國會也應該是人民的議會;但現在民意代表卻成了黨團代表,黨團協商祇有黨團代表才能與會,非黨團代表的那些民意代表,變成了國會議事的邊緣人,他們祇能依黨團協商決議而議事。人民對黨團協商決議也僅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既不知其所以然,人民又將何以監督國會?

王金平替黨團協商辯護的理由包括:其一,黨團協商是法律規定的,其目的就是希望「以對話代替對抗,以協商化解衝突」;其二,如果樣樣都表決,少數的反對者祇能佔據主席台,「打群架其來有自」。

這兩個理由看似冠冕堂皇,但事實卻是:過去十四年雖有黨團協商,但立法院議事何曾少了一點對抗與衝突?又何曾未出現打群架的場面?而且,少數反對者不但經常佔據主席台,甚至更經常連日霸佔議場;可見黨團協商毫無作用,王金平祇是用漂亮的語言自欺欺人而已。

另外,黨團協商雖是「立法院職權行使法」所規定,立法院議事也確實必須依法律規定而為;但問題是:「職權行使法」中也明文規定,立委不應有佔據主席台等阻擾議事的行為,否則應交付紀律處分,但立委何曾依法律規定而為?王金平顯然祇是選擇性的守法。

國會有黨團,舉世皆然;黨團應協商,也是政黨政治的必然。但少數人參與的密室協商,竟然能取委員會與院會功能而代之,卻絕非政黨政治的常態,其中關鍵就是「少數」與「密室」,違背了「多數」與「公開」這兩項民主基本精神。

也因為黨團協商明顯違背民主基本精神,再加上黨團協商又根本無助於議事效率與品質,要求國會改革的呼聲因此越來越多。但王金平對國會改革卻提出了一個奇哉怪也的說法:「國會改革應採共識決,任何一人反對就不能通過」,他的理由是:「這是保障少數政黨的利益,也是成熟民主國家必須遵守的規則,否則各種衝突、對抗將難以消除」。

但王金平的說法行得通嗎?如果要採共識決,要每一位立委都同意某一項國會改革決議,豈非天方夜譚?全世界又有哪個成熟民主國家是採共識決來改革遊戲規則的?美國參議院不久前修改行之多年但嚴重影響議事的「費力把事拖」(filibuster)規則,就是採多數決,而非共識決。

更何況,立法院現行各項議事規則,都是採多數決,其差別祇在於究竟是採二分之一或四分之三等不同多數決而已;如果依王金平的意見採共識決,其結果豈非是立委自己立法卻又違法?再進一步說,如果連國會改革都要採共識決,依此邏輯,修憲或修改其他重大法律,豈非更改採共識決,祇要一人反對就不能通過?否則,何以保障少數政黨利益?又何以彰顯成熟民主國家精神?

王金平對黨團協商與國會改革,之所以有這些奇哉怪也的說法,他的未便明說的「潛台詞」其實是:黨團協商不應廢除;也因為他不想廢除黨團協商,所以才故意設置了一個毫無可行性的共識決門檻。

但讓人不解的是:所謂應採共識決的主張,王金平有取得所有立委的共識嗎?或者這祇是他的個人主張?如果其他立委以多數決否決了他的共識決主張,王金平又將何以自處?難道國會改革非依他一人意志不可?

立法權制衡或杯葛行政權,乃是民主政治應為當為之事。但立法權操之於少數黨團寡頭之手,而少數寡頭事實上又無助於國會議事的效率與品質,以至於出現立法有權但無能又無責的後果,這樣的議事規則就非改不可,這樣的國會也非改革不可。

但讓人悲觀的是,祇要王金平仍當院長,這樣的改革就絕無可能。台灣目前的政治,乃是行政與立法兩權俱皆無能,而且無能至此程度,民眾何其無奈,又何其悲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18558
刀刀見骨還不夠 馬總統殺紅眼批王「動搖國本」 原文網址: 刀刀見骨還不夠 馬總統殺紅眼批王「動搖國本」
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甩王金平示好,馬英九11日再開記者會批王「動搖國本」,非辭去院長、不分區立委職務不可。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王金平非死不可!總統馬英九11日早上8時30分,搶在國民黨考紀會前召開記者會,定調立法院長王金平關說「動搖國本」,「英九完全不能接受!」既然王不願知所進退,自行辭去立法院長、不分區立委職務,他以主席身份要求國民黨考紀會,立即撤銷王金平黨籍,「為黨保留最後一絲尊嚴。」

關說疑雲爆發第5天,王金平10日晚間返國說明,一千多字的聲明稿中,他將矛頭全部對準特偵組,控訴檢察總長黃世銘違法亂紀,自己「不認罪、不辭職、不退黨」,文中處處「尊馬」,隻字不批總統馬英九,被外界認為「求和」、「示好」意味濃厚。

然而,馬總統並不領情。11日早上這場記者會,馬「先軟後硬」開場溫情細數兩人過往情誼,但話鋒一轉,他突然措辭強烈地批王迴避事實,「連一句道歉都沒有!」就算兩人私交再好,也不能接受。

「事實只有一個,真相也只有一個!」馬強調,王金平在機場避重就輕,不談關說卻訴求國民黨團結,馬說:「國民黨是一個有理念、有道義、有感情的政黨」,但團結不能建立在「摧毀司法」的基礎上,他為大是大非挺身而出,不能眼睜睜看「這個百年政黨」因王「蒙受不可承受的莫大羞辱」。

「英九相當失望,感到很遺憾。」馬說這幾天來他多次措辭強烈,但始終未說出王不適任立法院長,就是希望「王院長能知所進退」,但看完10日晚間王的記者會後,他只覺得很失望,痛心呼籲考紀會開鍘,撤銷王金平黨籍。

或許是聽到黨內同志批評他趕盡殺絕,馬在記者會中多次談到「全國民眾」,拉全民幫忙背書,認為在這「關鍵時刻」,所有人都應跟他立場一致,捍衛司法獨立,絕不忍受有權有勢的人關說,影響判決結果,「如果王院長認為全國同胞都不清事實真相,恐怕是低估了大家的智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18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