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Paddy Republic
市長:Pharos  副市長: Stupi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Paddy Republic】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日本癌末老兵懺悔...當年侵華時侵犯數百女人,剖肚生吃子
 瀏覽11,011|回應2推薦1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Pharos

口述:原38師團230聯隊12隊34小隊宮本見二。

  我已經到了肝癌晚期,我一直想說那件事情,我也一直不敢說因為我還有一個兒子和孫子;我不論從自私的角度還是顧及面子的角度,都使我不敢輕易講出來。人們理解我,說我能夠到死懺悔,不理解我的,肯定會指著我的後代說是罪惡之家。其實,我每走到靖國神社,都不敢進去,一是怕他們看出我的心虛,二是心裡感到嘔吐;我知道,如果當初戰死,也不配到這裡佔一席之地的。在中國期間,我乾了一個軍國主義士兵能幹的一切,我不能迴避,也不能粉飾,因那是戰爭,尤其是一場侵略戰爭,我不可能保持人性和人格,也不可不參與製造罪惡;我們去就是要製造罪惡的。

1941年,我們和18師團、51師團和104師團集合在一起,在田中久一中將的指揮下,向守衛香港的英軍發起了進攻。這一仗打的是最艱苦的,我們的士兵成片成片地向下倒,但當時武士道精神在起作用,這種自殺式的攻擊,終於迫使英軍在18天后,撤出防線,繼而全線崩潰。我們踏著血污佔領香港。我當時僅僅是一個剛剛增補入伍的新兵。

  我承認打死了四個英國士兵,用刺刀挑死一個還沒嚥氣的英軍俘虜;那時,沒有一個軍官向我們宣布日內瓦條約。我們得到的命令就是:殺、殺、殺。戰爭和血腥使人發瘋。抽大麻有癮,吸毒品有癮,你們還不知道殺人也有癮;這是一種在世界上能居首位的癮,它能讓你產生一種屠戮的快感,也讓你能知道什麽是生殺大權的實質,這是最刺激的人間遊戲。

你可以由於殺人而感到自己存在的偉大和自豪。我和我們的軍人,都成了殺人狂;可我們當時並不知道1937年12月12日的南京大屠殺;所以,我當時認為這是全軍的傑作。後來歸國後,聽取中國軍事法庭對第6師團谷壽夫陸軍中將的審判廣播,才知道我們的屠殺只是他們的百分點。

  從感覺上,我並不喜歡香港的中國女人,她們身材不行,可以說是五短的身材,好像是近親結婚的產品,不屬於暢銷產品;但戰爭期間是沒有空餘時間審美的。何況,屬於我們的慰安所全體女性,被緊急徵調到昆明慰安剛剛勝利的23師團官兵;她們離去已經有45天,長官說戰前返回來。

可是我們有的官兵已經躺在英軍的子彈下,她們還是沒有回來,說是在回來的路上遭到狙擊。下層官兵們說,不知又被哪支凱旋的部隊中間截留了。我不得不承認,英軍確實是訓練有素的隊伍,比起中國的軍隊更加善戰和能戰。他們越是這樣,越能激發我們的武士道精神。我是第17個衝進香港的,也是第1個衝進聖斯蒂芬學院的。

  插話:據我們查閱的《中國戰區性犯罪報告編號435-54760》上提供,說是229聯隊在搜索時遭到狙擊手襲擊後,進入聖斯蒂芬醫院的,對嗎?如果這件事是事實,進入醫院便是正當的了,所涉及的屠殺英軍傷病員一事,也是有根據的了?

資料圖:南京大屠殺期間慘遭日軍侵犯的中國女性

  這不對。當時英軍全線崩潰,香港已經聽不到什麼槍聲;229聯隊留在城外防守根本沒有進城,只有我們是在一片寂靜的等待中進入聖斯蒂學院的。我從靠近這座醫院到最後進去,估計有20分鐘,我沒有聽到一聲槍聲,也沒見一個戰友倒下去;後來的槍聲,是我們自己打的;遭到狙擊的傷亡報告,顯然是瞎編的。

  我們一個中隊都撲進去,因為有當地人提供情報,說有​​90多名英軍傷病員躲藏在聖斯蒂芬學院裡。這時,上來一群女醫生和護士,圍住我們告訴這是醫院,不允許我們搜查。中隊長喜多郎少佐下令:把她們全都看管起來,搜捕英軍士兵。

78名女醫生和女護士,均被12小隊押進一間大屋子,等待處理,因為她們的頭說,這裡全是平民病人,沒有英軍傷病員。而我們的情報則是得知英軍傷病員,全都藏匿在聖斯蒂芬學院裡。

  果不出所料,我們從醫院裡搜出90多名英軍傷病員。吉田大作下令,我們用刺刀一鼓作氣地挑死64名掙扎的英軍傷病員,這裡變成了殺豬場,到處都是被殺未死的英國人的嚎叫聲。

  229聯隊這時奉命進城換防,闖進聖斯芬醫院,見關押著一群面目姣俏的女人,便一下把房子圍住。我們一看,這便宜事也不能讓他們佔了,於是放棄對英軍傷病員的屠殺,也持槍衝上去;兩支隊伍對峙起來。

料圖:正在口述罪行的日本老兵

  229聯隊大聲叫嚷:我們都三個月沒有見到過慰安婦了。我們也衝著他們喊:我們也是,整整三個月。這時雙方的長官聞訊走過來,他們先是看看慾火中燒的士兵,又看看驚恐中的中國女人,兩人怎麼商量的,不知道,總之雙方都抽出12個人,把守學院各個通道和大門口。

  也就是在這時,中國女人可能察覺我們的企圖,趁看守不備,衝出房屋,和警衛撕打成一團,並大喊大叫,希望能有人前來搭救她們。我們一起湧上去,和她們撕打在一起。中隊長吉田大作扯住一個最漂亮的女醫生的頭髮,把門一關,頭髮正夾在門縫裡,女人不敢掙扎;她一掙扎便掉下一縷頭髮。

我看見她躬著腰腦袋趴在地上,臀部往上翹著。吉田大作可能是被眼前這個不停罵的女人激怒,也或是早就蓄意強姦這些白白到手的中國女人。他一軍刀把這個女人的褲帶挑斷,女人大叫一聲,扭頭想要護住腰,頭髮被扯掉一片。

  中隊長扒掉她兩隻鞋,將褲筒抓在手裡往下一扯。整個醫院都聽到這個女人的尖叫聲,好像被火燙了一下的母貓。吉田大作抬起靴子猛地朝這個女醫生太陽穴一踢,這個女人立即沒了聲音,癱趴在地上;兩個士兵上去,把這個昏迷女人的褲子扒下來,然後翻過來,仰面朝天地擺在中隊長腳下。

他把軍刀一扔,喊了一聲:讓我們慰安慰安她們吧,她們等了我們18天,士兵們,別讓她們罵我們日本人無能。現在我命令:預備,目標,這裡的所有中國女人,前進,佔領,摧毀。集中一切火力,開砲!我們一聽,馬上掀翻手中掙扎的女醫生和女護士。整個學院的操場上,變成了強奸的遊戲樂園。

  我按倒的是一個18、9歲的女護士,長一臉雀斑,黑呼呼一片,蒜鼻子,兩隻眼睛早都哭腫了。可我當時根本沒有挑選的餘地,也不可能。強姦這事,像瘟疫一樣傳染得非常快。我一槍托打暈了這個亂咬我的中國女人。她頭上和口裡往外流著血,倒在地上。

我用刺刀把她的上衣和內衣,褲子和內褲都挑開,然後像所有的士兵,在中國人的土地上把她給侵犯了。在我侵犯她時,她醒來了,抓破了我的腮。我一刀背,把她的滿嘴牙也打飛;她滿臉都是血水。

  我剛剛從她身上爬起來,她便被五六個士兵拖到一邊,進行了輪姦。現在,整個操場上,到處都是半裸的日本兵,和全裸的不是躺著便是亂跑的中國披頭散發的女人。兩個聯隊長在強姦完兩個被士兵按著的最漂亮的女人後,高高地坐在新搭的台子上,欣賞著部下向中國女人衝鋒與開火。

  在這種光天化日之下,中國女人平均每個人承受了6個士兵的侵犯;但這也不是很好惹的中國女人,她們不知從什麽地方掏出剪刀,在混亂中竟然扎穿8個士兵的勁動脈,剪掉5個官兵的生殖器,還有3個剪刀全都捅進士兵的肚子裡。我們很晚才發現,主要是現場太亂太嘈雜。

我們的官兵被這些不屈不撓的中國女人整整扎死了18名。這其中有我們平日敬仰的大佐山島紀夫。於是,這些被輪姦過的女人,全都被捆綁在一起,追查兇手,但沒有一個自首。

  最後,我們架起機槍威脅她們,如果不站出來承認,就全都用機槍消滅掉了。我看見起碼有14個中國女人被嚇得尿了褲子,雙手摀著赤裸的大腿亂抖動,有2個女人乾脆癱在地上。更多的女人是咬著牙,抱掩著胸部,希望一陣機槍把自己打死。但她們想錯了。

  這64名中國女人被強迫捆綁在一起,全都被軍醫打了麻醉藥,扔到卡車上,用布蒙上,拉到郊外一座不知名的別墅裡,充當隨軍妓女,四外都是鐵網,且都通了電。她們大都不服被污辱,反抗和尋死的事時時都發生:一個女人用指甲把自己的喉嚨挖得差點漏了氣,小隊長一氣之下,用軍刀把她的兩隻手掌全都給剁下來;結果,這個女人當時就昏了過去。

同時,八個士兵撲到她的身上,第六個剛幹完,第七個還沒有上去,這個女人已經挺了。還有一個女人,也不知從什麼地方來的勁,沒有一個士兵能和她順利性交。小隊長見狀,便集合人把她裸體綁在一個圓木桶上,是仰臉八叉地捆住的。來的士兵,這回可不用費勁了,只需滾動木桶就行了。不到三天,這個女人也死了。

  這不是最殘酷的,最殘酷的是一個女醫生就是不就範,三個士兵最後才把她按倒在地上,而她還是殊死抗爭;小隊長命令把她的手反綁上,拔出刺刀,讓士兵拽開她的兩條腿,“撲”地一下從陰道插進去;然後讓她起來隨便走。

可憐這個女子,兩手亂抓拔不出來,鮮血直流。這是個剛烈的女子,最後忍著疼痛站起來,兩腿叉開往地下一坐,大叫一聲慘死在操場上。

有一個女子在被強迫慰安時,咬掉一個士兵的鼻子,疼得士兵捂著鼻子原地蹦跳大叫;這個女人被捆到電線桿上,先是當靶子遠距離用手槍擊碎兩個乳房,最後剖開肚子,從裡將子宮割下來,撐大套到女人頭上;陽光曝曬,子宮膜開始往回收縮,最後​​將女人頭緊緊地箍住;這個女人始終掙扎著企圖喘上一口氣,最終在越來越緊的崩縮裡,憋死了。我們叫這“從哪來從哪回去”,在菲律賓經常這樣幹。

資料圖:南京大屠殺中被日軍圈起的中國軍民

  也許最可恨的是中隊長的嗜好;他這個人不知什麽時候養成一個愛好,他專門吃焙了的女性子宮,並且是處女的;於是,他把早就捆起來未讓士兵上手的一個15歲的女護士在火堆旁活著割開肚子,取出只有雞蛋大的子宮,用瓦片焙起來;這個女孩一直沒有死,血和腸子流了一地,躺在一邊,看著自己的器官被焙熟,看著被中隊長吃掉;最後,頭一歪死去。她的心,被另一個士兵趁熱掏出來,生生地吃掉。

  也許是這些事,使她們採取了一次意想不到的行動。在慰安230聯隊時,她們竟然能在統一時間裡咬斷23名士兵的生殖器,造成18人搶救無效死亡的重大事故。

我奉命把抓獲的8名中國女人用軍刀逐個地劈死,是先剖肚子後砍腦袋的。我是眼見著白白的身子一個個折斷在我的軍刀下的。

  當天夜裡,我噩夢纏身,不住地大喊大叫起來;後來我被送進了精神病院治我在侵華期間,共侵犯中國女人34人,親手殺死8個女人,開槍打殘3個婦女。

今天,我說出來,是因為我鐘愛的兒子、媳婦、5歲的孫子,前天全都死在北海道的車禍裡。在這個世界上我沒有親人了。這是報應,也是我罪有應得;是我在中國做孽的報應。道光大法師說今世罪惡深重,不能洗盡,我只能在彌留之際,把這些罪惡說出來,軍國主義萬萬不能再出來。我們的自衛隊,也沒有必要到國外去執行聯合國任務。

我不能說,我對不起中國受害的女人;這不是我這種人說的,我已經不配說這種話了。我說死說,把我的骨灰拿到中國,灑到騾馬市場,讓不是人的東西經常踏來踩去,不得安寧,也算是我的贖罪吧;灑到香港對斯蒂芬學院的舊址上也行。慰安婦的問題,尤其是中國慰安婦的問題,是關係到兩國友好能否真正地健康發展的重要問題;要讓日本政府承認,首先我們這些作惡者能承認。


http://blog.udn.com/pharos01/article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15900
 回應文章
美國人電報稿見證南京2萬多婦女遭日軍強姦
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泛黃的戰爭照片、磨得泛白的軍用毛毯、邊角殘缺的戰鬥詳報、被多次焊接的小鋁鍋……12月13日,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30萬同胞遇難75週年,來自加拿大、美國、日本、韓國,以及中國西安、南京的國內外人士向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下稱紀念館)捐贈了46件珍貴的文物史料,每一件捐贈物的背後都有著不同尋常的史實,也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暴行增添了無聲的鐵證。



日軍當年有關攻占南京的畫冊。


3頁電報打字稿2萬多婦女被強姦,比原先8000人多得多 


  侵華日軍在南京進行瘋狂屠殺期間,美國基督會的貝茨先生作為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委員,與拉貝、馬吉、魏特琳等國際友人保護和救助了大量中國難民,也目睹並記錄下日軍的暴行。 


  昨日,來自美國基督會的朱曉陵博士捐贈了貝茨先生的3頁打字稿原件。這些打字稿是1938年1月10日,貝茨先生髮給美國基督會總部的報告電文,其中一段寫道:“有1萬多人被殺死了,而我的朋友認為還有更多的人已經遇難。這些已放下武器的軍人被殺害,很多平民也遭遇厄運,當中還包括婦女和兒童。我的一個德國朋友認為,有超過2萬多婦女被強姦,比原先所說的8000人要多得多。在金陵大學(現南京大學,貝茨曾在內任職),很多家庭支離破碎,我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下至11歲的少女,上至53歲的老婦都遭到了日軍強姦……” 


  這一記錄與東京審判確定“日軍入城後的一個月內,強姦中國婦女達2萬名”基本一致。 



成千上萬的婦女在遭到日軍強姦、輪姦後被殺害


  一口小鋁鍋找不到干淨水,它只能用血水燒飯 


  66歲的南京人陳聲德和姐姐陳聲仁向紀念館捐贈了一口小鋁鍋、一套肥皂盒以及相關8張照片。陳聲德告訴記者,那套肥皂盒是安全區國際安委會負責人送給救助難民的母親的,“但最有來歷的還是那口小鋁鍋。”揚子晚報記者註意到,這口小鋁鍋中間、四邊和底部焊接的印記很多。


  陳聲德說,日軍攻占南京前一天,外婆帶孩子們逃難,小舅在路上撿了這口小鋁鍋。一家人進入金中難民所後,母親徐淑德、姨媽徐淑珍擔任護理義工。當時斷水斷電,血水橫流,近萬名難民擁擠在金中難民所,找不到干淨水,母親和其他難民就用小鋁鍋盛上血水燒飯,維持生命。 


  “當時,父親陳文書在南京安全區委員會總部工作,對主動救助難民的母親產生了好感,後在難民所所長姜正云介紹下與母親相識,不久,在國際救濟委員會糧食總幹事休伯特·索恩的見證下成親。”那場婚禮雖然極為簡單樸素,但在南京大屠殺那段最黑暗血腥的日子裡,卻成為國際安全區裡唯一的美談。



見證那段血腥日子的小鋁鍋。 


  一條軍用毛毯殉國將軍留給未出生兒子的唯一遺物 


  75年前的南京保衛戰中,司徒非、易安華、程智等至少11位將領殉國。昨日,專程從西安趕來的程增孝先生一家捐贈了父親程智將軍生前用過的一條軍用毛毯和一張照片。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作為軍人我怎能穩坐家中?”程增孝聽母親說,淞滬會戰爆發後,父親含淚告別了身懷有孕的妻子,但將隨身攜帶的一條軍用毛毯留下,就隨五十一師開赴上海羅店一帶作戰,直至犧牲也未能見到自己降世。“應該說,我是父親的遺腹子,從沒有見過父親。這條毛毯是父親留下的唯一遺物,被視作傳家寶,無比珍貴,但經過慎重考慮,我們覺得還是捐給紀念館比放在家裡更有用。 


  同一天,司徒倫先生不顧90歲高齡,專程從加拿大趕來,向紀念館捐贈了父親司徒非的遺像、簡歷、撫卹令和領取通知單(影印本)等資料。


  紀念館館長朱成山表示,司徒非和程智將軍在南京保衛戰中殉國,他們的遺物無疑具有重要的展陳、研究和館藏價值。紀念館將盡快整理展出,對弘揚中華兒女國難當頭、視死如歸的壯志豪情,激發國人的愛國熱情具有重要作用。



被強姦後剖腹的婦女暴屍街頭。


  倖存者曾用品20餘件遺物見證倖存者還原歷史的努力 


  既是戰爭受害者,又是歷史見證人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是一個特殊的群體,到目前只有100多人。今年,秦杰、倪翠萍、趙斌、張國棟、李榮金等倖存者不幸去世。昨天,他們家人捐贈了倖存者們生前用過的眼鏡、手錶、證書、手稿、證言等20餘件遺物,向世人昭示著日軍侵華的滔天罪惡,也見證了他們為還原歷史原貌、反擊那些企圖否認史實的日本右翼而做出的努力。

  

長期致力於中日友好、多次來寧參與和平交流的日本友人大東仁先生,此前向紀念館捐贈過1200多件文物史料。昨天,他再次捐贈了包括日軍戰鬥詳報在內的文物史料。其中,《山本部隊杭州灣登陸以來在中國的戰鬥成果表》記載了關於中國士兵戰死者人數與俘虜人數。《亞細亞之光》是日軍士兵的隨軍日記,描述了上海登陸戰至進攻南京為止的全部戰事內容。《支那事變——功勳繪畫讀本》是日軍提供給孩童的繪畫讀本,內有南京淪陷等相關圖畫,凸顯了日本舉國一致對外侵略的狂熱。 


  韓國的宗傑先生捐贈了與南京淪陷相關的朝鮮新聞報導及照片等資料,從多角度證實了日本法西斯侵華的惡行。目前紀念館收藏各類藏品已達15萬多件,其中文物達2.5萬多件。



一名女子被綁在椅子上強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18213
日本的報應
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大家都說 原子彈、地震是日本的報應,我個人不認為,我認為 原子彈是 戰爭的一部分,不算是報應,其餘的天災只是 不承認 不懺悔 的提示。 真正的果報 還沒到。。。徹底毀滅 日子不遠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315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