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Paddy Republic
市長:Pharos  副市長: Stupi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Paddy Republic】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光緒100年前在北京大學的演講
 瀏覽924|回應1推薦1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Pharos

 

光緒皇帝在北京大學的講話,讀後讓人有一種完全不同於過往認知的感受,一個封建皇帝沒有任何八股之氣息,即便今天社會上流行的陳舊腐朽之氣也全然感覺不到,沒有任何官場報告常用的官話、套話和空話,更加沒有假話、空話和廢話,讀後感到很新鮮,一個古代君臨天下傲視黎民的封建皇帝,卻看不到太多自以為奉天承運偉大正確的那種帝王霸氣。這種氣質值得身為現代人的我們深思。

 

可惜這樣一位立志改革竭力要有所作為的青年帝王,竟被慈禧用水銀偷偷給毒死……

 

站在千名京師大學堂學生前面,光緒沉默了片刻後,徐徐說道,今天是京師大學堂正式開學的第一天,所謂學堂,在朕看來就是研習學問的地方。

 

雲軒閣我們的古人有一個傳統叫做坐而論道,今天,朕就和你們論一論這世間的道。

 

說罷,光緒抬起右手輕輕的往下壓了壓:大家都坐下吧,朕也坐下。

 

眾人遲疑了片刻,都紛紛席地而坐,目光有些疑惑的望著前面的皇上。

 

一旁的太監也端過來一把放有明黃色座墊的椅子,光緒一提衣襟下擺,靜靜的坐下說道:朕從識字開始,朕的老師就在教授朕為君之道,朕親政後,也在不斷學習治國之道。

 

世間的道或許有所不同,但是朕一直在想,對於我們這樣一個國家什麼才是真正的大道,什麼才是讓國家振興之道!”

 

這次開辦京師大學堂遇到了很多阻力和質疑,大家也都清楚,這其中還死了人。

 

死的這個人叫王長益,朕一直在想,他為什麼會死呢?又是誰把他逼死的呢?

 

朕想到了幾百年前,也有一個姓王的人,叫王陽明,這個人大家都是知道的,他曾經說過一句話,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所以朕以為,王長益之死,就是死於心中之賊!而這個賊,不僅在他心中,也在我們每個人心中,要論清世間的大道,首先就要破除這心中之賊。

 

王長益,因為家貧如洗,在科舉上面又是幾番落第,頗不得意。

 

這次聽說就讀京師大學堂每月都有生活津貼,將來畢業後還能謀得一個實缺,左思右想後,雖然心裡也並不是十分情願,但還是到京師大學堂報了名。

 

不曾想,他的這一舉動卻惹來了同住在旅店裡的其它學子們的譏諷和嘲笑。

 

王長益為人忠厚老實,也不善言詞,再加上心中多少也有些羞愧,對這些人的謾駡更加不敢還擊,只是左躲右閃,儘量回避和那些學子們見面。

 

誰料到有一天晚上,那群學子們在店中飲酒作對,一時興起,竟然在王長益的床頭貼了副對聯。

 

上聯是:孝悌忠信禮義謙,下聯是一二三四五六七。

 

這副對聯的上聯缺了一個恥字,意思是罵王長益無恥。

 

下聯少了一個八,忘八,意思就是罵王長益是王八。

 

那個時代的讀書人名節觀念甚重,王長益的面子又比較薄,再加上心胸不夠開闊,受了這些天無數的氣,心裡鬱結難遣。

 

晚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想到科舉失意,就讀京師大學堂又招致如此的侮辱,一時氣憤之下,竟然用床單在房間裡面懸樑自盡了。

 

坐在下面的學子們隱隱的發出一些竊竊私語的聲音,光緒淡淡一笑,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然而這個心中之賊究竟是什麼呢?

 

在朕看來,這第一個賊就是偽善!平常大家學習程朱理學,學到的無非是,存天理,滅人欲。

 

可是翻翻我們的歷史,歷朝歷代,靠聖人之學,仁義道德當真就能夠治國平天下了?

 

滿口仁義道德是無法挽救一個國家的危亡的,你們想想,你們所學的四書五經、你們苦苦研習的八股文,能夠抵抗洋人的堅船利炮嗎?能夠改變貪腐橫行,土地兼併,流民千里,國家積弊叢生的局面嗎?

 

重名節而輕實務,這裡面隱藏著的其實就是虛偽和虛弱。

 

再說說你們,如果這次朝廷沒有下旨,讓京師大學堂的學子們畢業後,能夠享有科舉及第的待遇,你們能棄科舉而就新學嗎?

 

朕不是責怪你們,朕只是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能明白,道德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命運,也根本改變不了一個國家的命運,空談道德仁義,就是世間最大的偽善。

 

這第二個賊,就是守舊。

 

說到這一點,朕想把17年前李鴻章寫給恭王信裡的一段話念給大家:

 

中國士大夫沉浸于章句小楷之積習,武夫悍卒又多粗蠢而不加細心,以致所用非所學,所學非所用。無事則嗤外國之利器為奇技術巧,以為不必學;有事則驚外國之利器為變怪神奇,以為不能學……

 

17年前李鴻章的這些話,至今仍然讓朕感慨啊。

 

17年的時間過去了,我們的士大夫,乃至我們這個國家依然如故。

 

世間沒有一成不變的道理,天下事窮則變,變則通。

 

今日的世勢,乃是三千年未有之危局,因循守舊,固步自封,只會讓我們這個國家越來越落後,越來越衰弱。長此以往,國將不國啊。

 

所以朕今日說了這麼多,就是想告訴大家,朕為什麼堅持要開辦這個京師大學堂,就是希望在座諸君,能夠破除我們心中之賊,以國家強盛為己任,不驕狂,不自卑,正視現實,發憤圖強。

 

整個禮堂內鴉雀無聲,連最初的竊竊私語都沒有了,只有一片凝重的讓人窒息的沉默。


http://blog.udn.com/pharos01/article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254959
 回應文章
口年
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覺馬就是光緒 口年 被庸才圍繞 被大老壓制 要付一切責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254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