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Paddy Republic
市長:Pharos  副市長: Stupi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Paddy Republic】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1982年索忍尼辛:给自由中国 台灣
 瀏覽3,933|回應0推薦0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生平著有「古拉格群島」等描述俄共統治下之蘇聯人悲慘生活的索忍尼辛,在獲頒一九七○年諾貝爾文學獎殊榮時,莫斯科當局並未喜出望外;反而是由「蘇俄作家協會」出面譴責瑞典的諾貝爾獎委員有「投機性的政治動機」,共產黨甚且限制索忍尼辛出國領獎!直到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三日,秘密警察提示法院傳票後,被迫押上客機送到西德,自此展開流亡生涯,並於同年底才到斯德歌爾摩領獎,距其獲得諾貝爾訊息,已是時隔四年有餘了!

曾被俄共下放勞改過八年的索忍尼辛,雖在卅五歲時慘遭放逐,但比起同樣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同鄉巴斯特納克,還算是比較幸運多了!因為,早在一九五八年便以「齊瓦哥醫生」榮獲瑞典當局青睞的前輩,也是遭到各界一片撻伐之聲,當時之文化部長出面力挺巴斯特納克,結果馬上丟官,迫使巴斯特納克在獲獎第六天「主動」去函婉謝以平息風暴,可見俄共對於反共文學作家之得獎是如何地深惡痛絕。

索忍尼辛所幸「全身而退」,雖然被迫浪跡歐美各國,最後選擇美國落腳定居,好歹還可應邀赴英國、西班牙、日本等地演講,其中最有名的一場是在一九七八年時接受哈佛大學頒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時,他以「一個分裂的世界」為題發表演說,結果,馬英九當時正好負笈該校,於是聆聽後整理成「勇者的證言」投稿到「中央日報」發表;不意這篇以「王平陵」為筆名的馬英九譯作卻獲得極大反響!不但總統蔣經國至為激賞,還透過黨務系統要這位台灣的哈佛留學生返台向黨中央「報告」,埋下馬英九日後返台擔任蔣經國英文秘書之緣分!

正因為索忍尼辛在共產極權下的不平則鳴,引發年輕時代留俄並且也遭下放過之蔣經國的共鳴,所以,台灣朝野開始重視「勇者的證言」主角動向。到了一九八二年間,吳三連基金會開始嘗試與其接觸,經由美國出版的居間穿針引線,終於拍板決定索忍尼辛在十月十五日這一天正式宣布啟程來台訪問十二天,這在當年還是處於戒嚴時期的台灣而言,簡直是天大的新聞!因此也引爆國內報紙為搶新聞而大打筆戰的風波!

幸虧新聞戰並未影響索忍尼辛的「台灣行」興緻,他從台北一路玩到台中、日月潭、台南、高雄與鹿港各地,離台前還在台北中山堂發表「給自由中國」提醒台灣人反共的真理,堪稱暮鼓晨鐘!

1982年索忍尼辛:给自由中国

   
 
(索忍尼辛在自由中國,索忍尼辛在中山堂演講)

吳三連文藝基金會主辦索忍尼辛演講會,4點報告。1、今天演講長度前後共50分鐘,2、索忍尼辛不回答問題,3、請了教授王兆彬做翻譯,4、感謝新聞局提供的協助。
(索忍尼辛在自由中國,索忍尼辛在中山堂演講/索忍尼辛演講)

和人民生活各方面都有顯著的成就,並且顯示出如果大陸不淪入敵人之手,國家的力量一定會朝向同樣明確的方向發展,我總覺得是人會認清這種含有教訓意義的比較。會清楚的看到,凡是逃離共黨的人民是多麼繁榮,而陷入共黨統下的人民卻有千百萬人慘死,共產黨在蘇俄,在波蘭,在寮國的殘暴史實,早已為大家所熟知,至於在中央,在越南在北韓,千百萬生靈被摧毀的史賓相信早晚也會很詳盡地被揭開,即使在今天,我們仍然能從一些蛛絲馬跡中推斷出來,其實並不如此,事實上自由中竟受到其他國家,非常不公平和不平等的待遇,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都不顧道義,把你們逼出聯合國,自從他們把1700萬自由中國人,排除聯合國之門後,這些代表雖然仍在那裡繼續叫囂,唏噓,吶喊著可是聯合國卻以便成了一個,不負責任滑稽劇場而自取其辱了,在這裡,第三世界,許多國家也向喪失理性的瘋子一般。扮演著跳樑小丑,他們不知道自由的真諦,而坐待壓迫桎悎得到來,至於西方世界若干世紀以來,早已熟知自由的真諦,可是由於長久以來,生活在幸福安樂之中,他們為自由所付出的,有愈來愈少的傾向,西方人一項珍視自己的國家的體制「自由民主」,但是為保衛這一體制,挺身而出的人愈來愈少了,西方保衛自己能力正一個年代不如一個年代地衰退,喪失中,一個國家接著一個國家的背叛行為,只是為了自身的苟安,這種現象在二次大戰前就已經開始了,到戰後,更不惜出賣了整個東歐,只是為了能夠使自己的幸福生活持續的更久一些,波蘭米可拉伊奇科政權多麼輕易地被出賣了,同樣地,自己的戰時盟友蔣介石也被輕易地出賣了,不久的將來我們也會看到一個西方國家。只是為了茍全自己而出賣另一個國家,大多數恐懼共黨的西方國家為了怕激怒中共,甚至於不敢出售武器給貴國;你們對這點會感到驚奇嗎?事實上,他們對自由的維護和關懷根本是微不足道的,目前飽受威脅的歐洲最可能了解這種情況,可是怎麼都害怕承認中華民國和鄭遭受威脅的亞州國家呢?不久前日本首相曾經說過,如果武裝自由中國,會給遠東帶來不安,可是真如此的話,那還有什麼可說的呢?他們不斷地尋求苟安之道,選擇自己的替身而置身事外,並且創初一個迷人的神話說:有「壞」的共產主義,也有「好」的共產主義,利用這個神話,把中共塑造成一個本質善良的和平締造者。當南韓目前免於遭受共黨攻擊之際,又產生了一種神話,也不足為奇;誤認為蘇俄並不仇恨他們,蘇俄不像北韓那樣是南韓的直接敵人,現在他們為了盡量討好北京。而正在搖擺佈定,是不是該把中共投誠的飛機交給自由中國呢?這種神話的來源,並不足由於他們,沒有遠見或是愚蠢,而是由於絕望和精神喪失的緣故,美國對貴國的關係是很特殊的,到今天為止,美國的唯一保證就是使台灣不受共黨攻擊,可是今天美國要保持對台灣的忠實承諾有多困難呢?要知道它對貴國的承諾已經喪失泰半,美國也以屈服於世界上普遍的逆流,要背棄台灣陷自由中國的命運於為難的境地。而不惜背叛許多自由國家。正因如此,他們欣然響應中共和平統一的虛偽建議,許多美國記者大聲疾呼,目前「北京」一定會遵守。實踐和平統一的諾言,可是他們完全忘記了,共產黨人已經不只一次地欺騙了世人,戰後東歐若干政府和共黨聯合的經驗並沒有給世人留下任何教訓,而現在這種。沒有希望的聯合政府的試驗,又在寮國重演,同樣地,在季辛吉和北越簽訂合約之後。世人一直到北越決定侵占越南那天為止,都還相信北越會遵守諾言的住的美國傳播媒體,設置愚蠢到這種程度,意然說美國並沒有犯任何錯誤,如果說中共違反諾言,以武力侵占台灣,那時美國又將可不受義務的約束,而再度開始運送武器,到那時武器交給誰呢?這種囈語竟然出現在美國很都多主要的報章上,他們這樣做究竟為了什麼?恐怕連他們自己都不明白吧!美國有權威的人士竟想迫使台灣去做投降式的談判,讓台灣自願地獻出自己的自由和力量。中共到底想向你們要些什麼呢?當然他們渴望侵佔你們繁榮的經濟,掠奪和吞時你們的一切再經歷了20世紀許多大事件之後,只有一些短視無知的人,才會相信「北京」的諾言,認為他們會完全保留你們的經濟社會制度,甚至你們的武裝力量,同時讓你們也保留某些自由的要素,對他們來說主要的並不在於要剝奪你們的財物,剽竊你們辛苦得來的果實而是在於不管在什麼地方,也不管是什麼事情,共黨制度也都不能容忍有一點點的偏差,與其說,它所需要的事富足的寶島,毋寧說它需要抑制,脫離它制度的偏差,因為讓其他的中國「指大陸同胞」知道由沒有共產主義。中共所不能容忍的是你們經濟和社會的優勢,可能生活得更好,那是不可以的,在共黨的意識形勢裡,是不容許有任何自由島嶼存在的,所以就連,他們也千方百計地制止銷售給他們,以便削弱你們的戰鬥力量,破壞海峽的均勢,使他們入侵台灣的日期提早來臨,為了促使美國漠視台灣,中共已開始利用它和蘇俄的和解,「玩蘇俄牌」而這種和解並不是完全故作姿勢,而是有其遠景的,因為兩個共黨政權畢竟是出自同一根源的,有一件事現在大家早已忘記了哪就是,1923年,蘇俄的代表魯金別格--化名「鮑羅亭」。曾經準備在中國發動共產主義的政變,因此,他才把毛澤東,周恩來提升到黨內最高地位,我在此之所以把這些奉告各位乃是由於你們你們所面臨的事致命的威脅,幸好這一點在台灣的人工,即使並全部。但大多數人都很了解,你們對這種威脅的了解顯然的比南韓要好得多,在南韓,年輕的一代和大學生,完全忘了共黨侵略所帶來短暫的恐懼,而覺得他們所享有的自由似乎太少,可是,一但當他們兩守被縛被押送共黨集中營的時候,他們就會懷念和重估今天他們所謂「不自由」的價值,在西方似乎流行著一種潮流,那就是向站在反共前線的國家,伺在敵人炮火威脅下的國家,要求廣泛的民主,不只是普通的民主,而是絕對的放任,以及背叛國和任意破壞國家的權利,西方國家不僅允許這些行為在他們自己的國家發生,而且更要求每一個受敵人威脅的國家,包括貴國在內也要付出同樣的代價;所幸。在台灣我覺得大家對這種行為都能有理性的節制。這都是為了在反共鬥爭中能夠堅持下去的緣故,可是,另一個危險正在虎視眈眈地環伺著,貴國的經濟成就和民生富裕具有雙重特性,一方它是全中國人明光明希望的所寄,另一方面它也可能顯露出你們的弱點,因為所有生活富裕的人們容易喪失對危機的警覺,沉緬於今日的生活,結果可能喪失了抗敵意志。我希望並且呼籲你們,能夠揚棄這一弱點。在你們物質生活有所成就的時候,不要讓你們的青年懦弱到寧願做敵人的俘虜和奴隸,也不願意去戰鬥你們在台灣33年的和平生活,並不意味今後3年你們不會遭受攻擊,你們不是生活在一各無憂無慮的寶島上,你們應該全國皆兵,因為你們不斷受著戰爭的威脅,你們1800萬的人口,所面臨問題的深度,正如同猶太人一樣,但是猶太人的問題,曾引起許多國家的注意,而成為當今世界的中心問題,你們的特殊情況,跟猶太人比較一下,我不理解為什麼台灣命運不能博得世界的注意呢?當前世界出賣弱者的現象甚囂塵上,說實在的,你們只有依賴你們自己本身的力量,可是你們也有一個更大更光明的希望,那就市被奴役國家的人民,不會無限度的忍耐下去,當他們的統治者們面臨嚴重危機的時候,他們就會揭竿而起來推翻暴政。在我閱讀過你們許多書籍當中,瞭解到你們的寶島,乃是民族復興的基地,但願它是!自救和防衛部應該是你們最後的目標,你們最後的目標應該是幫助和姐就你們在大陸受難的同班,首先,最要的是盡量而勇敢的運用你們的廣播和電視的傳播功能。似乎在別人的心目中無法指出誰是你們堅強可靠的盟友,但是你們面臨危亡之際,你們會有全世界最堅強的盟邦,那就示億萬的中國人,他們的同情與支持。就是你們的精神和士氣的最大支柱,就在幾天前,你們就收到了一個具有鼓舞性的信號。那就是唾棄共產暴政的中共飛行員架使飛機抵南韓,投奔自由,這正是表現了中國大陸人民嚮往自由的真正情感,我常常很痛心地想,中國「古拉格群島」裡許多無名的囚犯,他們的苦難也許要到21世紀才能向世人宣洩,所有被壓迫的人民,包括蘇俄人民在內,都不能依賴外界的援助,為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如果發狂的中共和蘇俄的統治者之間發動了戰爭,整各世界都會作壁上觀的,說不定他們內心還會感到莫大的安慰,我但願這件事情不會發生,但是不管怎樣,讓我門在此位中國人和俄國人間的友好和信任作見證,甚至於在任何情況下,我們之間都不要有矛盾存在;進一步來說,我門受迫害的兩國人民應該聯合起來共同對抗2個共產政權,不管2個貪婪的。反人民的專制政權發生什麼事情,讓我門兩國人民保持互相了解,互相同情和友誼,決不讓無益的民族仇很蒙蔽了耳目,我門不知道共產主義會為禍世界多久,記得有人曾經在135年前,誇耀著向當時若干大帝國的領袖們說過,再歐洲所組成的一小撮烏托邦共產黨徒們,會用鐵和血征服這些領袖,並使他們屈膝而喪失他們的權威和驕傲,可是這些領袖對他這種狂言都認為不值一孝,因為像這樣的預言,他們認為沒有力量。共產黨的力量原本是壓榨和殘酷,而西方世界的弱點在於缺乏戰鬥的意志,我門不知道人類歷史還要走多少稀奇古怪的曲折道路,我曾經表達了我自己的推測,全世界的共產主義思想,或許比蘇俄和中共的共產主義制度存在得更久,還可能會蔓延到其他國家,因為在哪裡願意嘗試共產主義的人很多,不過在我門兩國國民的意識裡,理性的體認很佔優勢,儘管兩國人民飽經苦難喪失甚多,畢竟正在邁向自就和復興的道路。

http://blog.udn.com/pharos01/article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275&aid=5108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