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國軍軍旅回憶
市長:陸戰隊kuda1994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國軍軍旅回憶】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陸戰隊99師(旅)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氣吞萬里如虎的陸戰隊砲兵239T老兵口述歷史
 瀏覽471|回應0推薦0

陸戰隊kuda1994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氣吞萬里如虎的陸戰隊砲兵239T老兵口述歷史

下午有幸,和一位正在公園練莒拳的海陸學長聊天
已經五十六歲,身材修身,沒有發福的老學長
看他踢莒拳,真是一種享受,乾淨俐落,威猛無比
不誇張,一招就能讓人斃命
經學長同意 ,以下我用第一人稱來幫學長作述
我姓陳,十信高職畢業
潛龍二號239梯,民國六十三年六月十八日入伍,當時司令是何恩亭中將
龍泉當時有五個營,二十個連
我是北營區四營十六連[ 注:小弟也是四營, 卻在南營區]
前四營為一般新訓營,北營區的第五營是特種兵營(注)
結訓前若是抽籤抽到戰車,砲兵,工兵,通信等四個專業海陸籤的弟兄
必須多留一個月,接受特工營的專業訓練
回憶龍泉,我是六月入伍,龍泉真是有夠他*的熱
在灼熱的地上做伏地挺身,手都快燒掉
報到的第二天一大早,就開始跑五千公尺
注意 ,是小腿綁沙袋跑喔, 整整綁了三年沙袋跑五千到退伍
不過第三個月,有較敢的同梯,跑步時偷偷倒掉一些沙
我沒這個膽子做,不過說真的,因為跑步綁沙袋習慣了
若是沒綁跑步,會有練輕功的感覺,跑來反而覺得怪怪的
各項戰技中,障礙超越印象最深
最後一關,是綜合攀登架
大家全副武裝,闖關已經闖的快沒力了
看到最後這個二層樓高的高柱
必須靠一根粗麻繩爬上去
請注意,不是爬竿喔,爬竿連三歲小孩也爬的上去
全部大武裝的我們
必須使盡剩餘所有力氣奮力一跳,靠那個勢,才能順利往上攀爬成功
我前面一個同梯,就功虧一簣跌落地上
因為落下過程,手掌緊握麻繩不放
結果整個手掌皮,全部脫落,甚是恐怖
涼山靶場,是我這輩子最窩攘的日子
聽說晚上上廁所,會有莫名怪手幫你差屁股
整個靶場陰森森的,這十天,我承認,晚上都不敢上廁所
我因龍泉時各項表現還不錯
又是當時少有的高中畢業生
因為那時聯勤剛撥發陸戰隊一批嶄新的仿製美軍2.5噸軍卡
需要學歷較高的士兵來當基層裝載士官
於是我就被拔階送到陸戰士校
接受三個月的裝載預士班訓練,三個月後掛階上兵
卻被分發到林園會結營區第二師砲二團砲五營
我沒被分發到運輸部隊
反而在清水岩陸戰隊第二師師部
被分發到離師部十分鐘車程的砲二團會結營區
會結營區是在一片香蕉園中,用土堤圍出的一個完整營區
本團共有砲五,砲六,砲七,三個105mm野砲營
分別配合三個步兵團,作步砲協同作戰
另外還配屬一個155mm砲八營,為師長直屬營
本團團長沒有指揮權
同理,每個野砲營,有營部連和三個砲兵連
加強營測驗時,三個砲兵連分別支援三個步兵營協同作戰
我是砲五營,全營都是使用105榴砲
每門砲編制六人,一連有六門砲,全營有二十四門砲
每連有九個班,一百多人
共分砲排,觀測排,警勤排三排
注:根據陸戰隊薪傳這本書,民國五十五年八月陸戰隊新訓中心奉令成立特種兵營,下轄戰車,砲兵,工兵,通信四連

海陸兩棲十九期事件,m14步槍,出兵南沙始末

下部隊沒多久
就發生一件轟動全隊的大事
我的一位同梯 正在受海陸兩棲蛙人訓
還未結訓,第一次放假回北部前
大家竟然異想天開,到左營後街軍品店買仿冒的兩棲骷摟胸章
收假時,大搖大擺穿在身上
集體坐在火車最後一個車廂
問題是集體光明正大,不買票坐霸王火車
年輕的男性火車查票員要求他們補票
不知何故,惹火了這些準蛙兵學長
將這位查票員從高速行駛中的火車窗戶丟出車外
事情鬧大了,憲令部火速命令
台中以南憲兵全力追捕這些兩棲學長
還沒結訓的海陸蛙兵學長
一看到憲兵上火車要抓他們
竟然在眾目睽睽下,全部從高速行駛中的火車跳下
使盡受訓學到的專業
竟然沒有一人被捕,還平安逃回部隊
聽說我們陸戰隊護短,那些學長
似乎沒受甚麼處分,
平心而論是我的同梯不對
還是蝌蚪,就在外以蛙兵自居
這也算了,還光明正大坐霸王車,還把查票員丟出車外

民國62年,美軍從越南撤軍時
龐大的M14步槍,因為運費不划算和美軍即將換發m16步槍之故
我們國防部,以一支新台幣一元的半買半送價,買到這些m14步槍
不管在龍泉還是部隊
m14步槍和57步槍,大約是以一比二數量撥發部隊
不得不承認,當時我們台灣基礎工業基礎薄弱
明明是仿製人家m14的57步槍,槍也比美軍新
但是m14是纖維槍托,比起我們57步槍的木製槍托
射擊準度,那可是天差地遠
所以不管是龍泉還是下部隊
所有射擊管道測驗時,都是用來m14測驗,所以大家都是神槍手

出兵南沙始末
剛下部隊沒多久,忽然接到全營緊急移防命令
目的地是南沙太平島
連上老士官長說,這真是從未發生的怪事
南沙太平島那麼小,頂多容納一個加強步兵連
我們全營五百多人,加上二十四門砲,全部要去太平島駐守
很不可思議
但是軍令如山,就在我們準備完畢,所有武器裝備都即將上板車之際
忽然又被解除任務
原來當時北越軍正和南越軍發生著名的二月中部會戰
南越軍兵敗如山倒,就在南越即將亡國之際
北越派出突擊隊,攻下南沙六小島
國防部怕北越趁機偷襲太平島
才派出我們整營砲兵前往支援
至於為何臨時取消命令,我就不知道了

支援越南難民營,差點被判軍法

我小犬正在陸軍服役
聽他說,陸軍部隊都是老兵在出輕鬆的公差
真是駭人聽聞
我們陸戰隊剛好相反[筆者心虛的不敢告訴老學長,現在海陸也是如此]
很簡單嗎
我們當時根本沒有什麼師對抗
全部是海陸自己弟兄,二個師的加強團,營對抗
軍官升遷非常公平,全部都是憑測驗成績
所以愈菜的新兵和士官能夠丟出去出公差多一個,多一個好
這樣,全營,全連的成績才會好
我就是拜此所賜,以最菜的班長身分
前去支援,大樹第1師,步二團,營區裡面附設的越南難民營一個月
那一個月,是我當兵三年生涯中
最輕鬆,也吃最好的一個月
天天竟然都有雞腿可吃
那個月,我發現步兵只是比我們砲兵
多一個傘訓
[ 全部海陸步兵當時都要跳傘]
其他,步兵又不用出砲操
不像我們既要砲操也要步兵操,真不是人過的生活

"差點被判軍法"

因為一直沒有假回台北,假日只能在高雄街頭混
剛好因為為追一個女生
而和連上一位預官排長有些不愉快
就在靶場,大家都坐坐著休息時
他當眾命令我一個人,要單獨起立罰站
我認為這是公報私仇,我好歹也是班長
要站,所有比我菜的士兵,也全都要罰站才對
我也有班長的尊嚴啊?硬是不站起來?
但我錯了,這是神聖的靶場
公開不服從基層軍官的命令,軍令如山,我馬上被押下見營長
營長第一時間就要判我軍法
幸好連上的待退老兵,苦苦幫我求情
後來我只被送關禁閉,而禁閉室是關阿兵哥的
我是士官,只是關悔過室
加上負責禁閉室的老士官長
一聽是感情問題
而且是少尉排長用官階來壓我們士官
對我非常同情,我等於是在那度假,哈哈

在禁閉室時
我親眼目睹一個慘劇
當時全海陸打莒拳風氣很盛,根本沒甚麼聽不懂的太極場
從天地形開始打,龍泉要過五形才能結訓
部隊要打到第八形花郎形
陸戰隊關禁閉很簡單
被關的人,就是負責當不還手的肉靶
大家都習以為常
沒想到有一位父親是當時現役陸軍少將的友軍
因為愈關愈大條,被他們部隊長送來我們團上禁閉室
希望能治一治他
沒想到說有多大尾的友軍
被我們一踢斃命
事情鬧大了,這可是現役將軍的愛子呢?
最後何司令嚴禁禁閉室肉靶打罵教育
你們這些小老弟,真是好命


中芸港游泳管道,遺憾的十天十夜北大武山強行軍

當時在部隊時
若看到全身曬得像黑炭的兵,馬上知道是龍泉來的新兵
但是若部隊從中芸港游泳管道回來的話
一看到白白的兵,也知道這是龍泉剛下來的新兵
雖是部隊打趣話
但也貼切對比出各地海陸訓練的特色
一次為期一個月的游泳管道
是以營為單位,紮營中芸港沙灘
住在二人一頂的半邊帳篷整整一個月
[說到半邊帳蓬不管是斗六砲兵基地還是哪裡,除了恆春保力有軍營睡外,只要外出夜宿就是睡半邊帳篷]
當時不管何種性質的海陸連隊
每連一定都有受過兩棲訓和莒拳班初級班通過的
合格學員軍官,士官至少各一人
不管是打莒拳還是蛙人操,都由受過訓的軍官發號施令
若軍官不在,一個受過訓的上兵
可以帶領全營或全連出操
營長連長也在上兵命令下帶頭出操
沒有人有特權
游泳管道,當然是連上合格蛙官,蛙兵負責督導的
整天打赤膊,長泳,操舟,扛舟,蛙人操
只有測驗驗收那天
才會穿軍服武裝長泳訓練
回想起來
當時海陸步兵,個個是合格的傘兵
也要和我們砲兵一樣,來中芸港受兩棲訓
那麼我們當時海陸步兵,啟不成實際的陸海空三棲部隊
真是不可思議的剽悍

"遺憾的十天十夜北大武山強行軍"
三個月的龍泉最高潮,是十天靶場回來後
所要進行的十天十夜北大武山強行軍訓練
就在我們準備出發之際,忘了是何原因
被取消訓練
改留在龍泉踢正步,準備軍容校閱
害得我們這梯亂丟臉的
每梯學長學弟都有的北大武強行軍回憶
只有我們這梯沒有

說到軍容校閱
下部隊後
一年有年中督考和年終督考兩次踢正步
至於行軍,龍泉和會結,都是二十四公里夜行軍
龍泉是在營區內不斷繞營區,直到路程有二十四公里為止
會結則是走出林園夜行軍

台灣版白虎師

在龍泉時
就發現陸戰隊似乎最重視莒拳道
下部隊後發現,天啊?這哪是砲兵部隊,根本是莒拳隊
聽連上老兵說,好像是不知哪位政府高層
當場聽到美國第七艦隊司令
公開稱讚南韓白虎師在越戰的表現,心裡很不是滋味
下令二個陸戰師必須全員都有莒拳黑帶程度
回想起來
當初操莒拳,真是操到令人不可思議的瘋狂地步
我們是專業的砲兵營呢
那段時間,出砲操時間短到都沒印象的地步
所有寢室有木頭的地方
如床梯,床緣,全部密密麻麻札上草靶
營舍外面也是到處都是草靶,完全沒有任何景觀設計概念
從早打到晚上睡覺
新兵還要私下被額外晚點名,當老兵肉靶
當時所謂的老兵打罵教育,還規定老兵一定要用莒拳拳打腳踢新兵
晚我一梯有位台北石門兵
反應看起來有點笨笨的老實人
連長派他去陸戰士校四中隊,受半年的莒拳初級班訓
半年歸建後,這個有點天兵感覺的石門兵,整個脫胎換骨,英氣煥發
由他負責全連的莒拳訓練
私下他跟我說
這半年他不知吃了多少斤的傷藥
哪有什麼教學,整整當了中級班學長半年的肉靶
被打久了後,自然就會打莒拳了

當時為貫徹全師成為台灣版的白虎師
除了每天從早打莒拳到晚外
不斷的各級部隊莒拳測驗比賽
連和連比量,連上打比較好的弟兄,被集中到到營部營莒拳隊
營莒拳隊比賽脫穎而出的,則被送到團莒拳隊
以此類推,還有師莒拳隊
至於能留在司令部陸戰士校四中隊的中高級班學員
那不知道是幾段的高手,想都不敢想
問題來了,這種完全土法煉鋼的徒手殺人莒拳
雖然威力極大,但真是不人道的訓練
所以那段時間,我們海陸逃兵率之高,據說創下國軍歷史紀錄
加上各級長官為怕影響升遷,根本不敢往上報
都是派部隊老兵私下用暴力押回部隊
問題愈滾愈大
最後我最佩服的新任司令孔令晟,有擔當的宣布
一 全面回歸正常訓練,莒拳很重要,但只是一門科目訓練
二 那些逃兵是我們陸戰隊的敗類人渣,留在部隊只會影響我們戰力
我們只需要勇敢絕對服從的菁英中的的精英,所有逃兵盡量上報
不會影響所有部隊長考績,若上級怪罪下來,我司令個人完全承擔
抓逃兵本來就是憲兵的職責,術業有專攻,你們好好準備戰備就好了
注:後記:學長太客氣了,看他示範迴旋踢得狠勁殺氣,再對照
               奧運金牌朱木炎,陳詩欣蹦蹦跳跳的迴旋踢
                學長怎麼可能只有初段,相形之下,朱陳金牌國手的身手,只是花拳繡腿而已

大時代的故事,老營長

當兵快十個月時
先總統 蔣公崩殂
當晚開始全員身肩黑紗,全副武裝就寢
共軍馬上要趁機突襲台灣的謠言不斷
搞得大家神經緊繃到極致,擔心兵當不完了
還好沒發生任何事故
就在大家快可以喘口氣時
新任孔司令宣布全面實行"立即出動作戰"訓練
還說演習就是真正的作戰
本營開始悲慘的三個月夜間作戰訓練
說悲慘還不足以形容
是高雄的六到九月最熱的三個月呢
白天熱的根本睡不著
孔司令還說幾百萬的共軍全部都擅長夜戰
快睡著時,每晚都是緊急集合哨集合
是每天喔
逼得大家大白天都是全副武裝睡覺,當然更睡不著

去年我去北投公共露天溫泉泡湯時
忽然看到裡面,有一位約七十歲的老救生員
竟然穿著全副的陸戰隊兩棲骷髏服裝
當然會去細看,愈看愈面熟
竟然是當初在靶場要判我軍法的營長呢?
營長怎麼變得如此樵瘁
當初營長可是到過美國受過訓的明日之星啊?
聽說後來還接兩棲營營長
本想相認,但想到他穿蛙人服裝
擺明不把當初砲兵營放在眼裡
心中微覺有氣,就沒去相認
今年再去露天溫泉泡湯時,老營長已經不在了
心中無限悵然

反共救國軍vs陸戰隊,全員立即出動作戰

就在我們有一次
即將完成左營兩棲基地的換網訓練時
孔司令忽然前來訓話
真是我聽過最熱血沸騰的好演講
原來我們即將登艦
要從台灣某地突擊搶灘,要和反共救國軍一比高下
我是土包子,之前從未聽過
台灣還有陸戰隊以外的特種部隊
印象中
孔司令好像說反共救國軍
是由監獄中各種作奸犯科的年輕犯人中減免其刑,選出來的特種部隊
[ 注:學長可能是聽錯了,應該不是如此]
司令既提醒我們不要輕敵,又替我們加油打氣
之前從未有和友軍對抗的經驗
都是海陸自己弟兄互幹,這次可不同了
友軍不會心軟,我們要有心理準備
登船後
據說整整繞台灣七圈
最後要在陌生的宜蘭登陸搶灘時,忽然接到緊急取消命令
事後聽連長說
那次因潮差問題若強行搶灘,不知會出多少人命

全員立即出動作戰
所謂的全員立即出動作戰
可不是口號喊喊而已
那可是札札實實的發生在我軍旅生涯,孔令晟司令任期時的每一天
每天一定不定時緊急全副武裝集合好幾次
哪有甚麼起床號
幾乎天天一大早緊急起床集合
逼得大家全年無休的全副武裝睡覺
聽說美軍私下評估
我們陸戰隊戰力後大表驚訝
認為我們全體陸戰隊戰力,不管是何種部隊
實力都直逼美國海豹部隊
廢話,當然如此
美國陸戰隊再如何操,還是很重視休假福利
哪像我們
一年只能回台北一次,跟前線外島當兵沒什兩樣
換算起來,我們操練時間
遠多於美國陸戰隊
我們也是人呀,就算是機器也要休息
當時我下士月薪只有一千元,上兵好像是五百元
我們是抽籤的三年充員兵,又不是志願役高薪的職業軍人
那段立即出動作戰訓練的時光,常讓我誤認自己是關在監獄的犯人
好苦悶喔

以身作則的孔司令,海陸戰鬥靴的承傳

孔司令這位抗日剿匪名將
帶兵真是有一套
一切以身作則,讓大家心服口服
例如他認為衛兵和伙房兵,都是浪費寶貴的訓練時間
所以從幫他司令洗內衣褲的傳令兵起
全部都要出操測驗,沒人有特權
誇張到司令下令
像我們連開伙的三人伙房編制,一次只能留一人
衛兵只留安全士官,其他營區內哨兵 全部撤掉,大家一起操
這可苦了安官,本來安官是涼缺
現在扛著槍,負責內外所有衛勤以外
孔司令還不斷抽測安官各種守則,全連確實人數
害的所有士官都搶著出操,也不願當安官

"海陸戰鬥靴的承傳"
說到戰鬥靴,我們這梯真倒楣
整整穿了三年的布鞋和黑膠鞋
快退伍時
孔司令幫我們陸戰隊申請的新玩意戰鬥靴
總算撥發到部隊
氣人的是,因經費不夠
所以從我下一梯240T撥發起
便宜了240T這梯臭新兵

加強團營測驗

在那段苦悶的立即出動歲月裡
我們砲兵最期待的是下基地整訓
因為我們砲兵不用行軍
是坐車下基地的
當時沒有跨軍種的師對抗
因為當時認為
由二個陸戰師派出的加強團營測驗
強兵對上悍將
才能測出真正的實力潛能和缺失
所謂的加強團對抗
就是由二個步兵團團長
協調指揮臨時配屬的砲兵營
兩棲偵蒐連 ,戰車連 ,工兵連 ,通信連, 輜汽連 ,衛生連 ,岸勤連 ,補給後勤連等
加強營測驗, 就改成砲兵連 ,其他上述八個排來支援
三個月的下恆春基地
我第一次佩服海陸步兵
我們砲兵都是坐車
和駐地時相比, 簡直輕鬆多了
可是步兵則不同
我親眼看見一連疲憊到極點的海陸步兵
把槍架好交給衛兵後
全部倒到臭水溝裡泥濘地裡
馬上呼呼大睡
我一點都不誇張
真是令人心疼的我們海陸步兵

吳郭魚和狗肉,流氓兵

有一天
忽然下命令下來
要我們發揮一夜精神
連夜將連上空地,開闢出魚池和菜園出來
說到養魚,有個趣事
當初好像只有兩棲偵蒐營的人伙食較好
我們砲兵感覺永遠吃不飽
自從開始養魚後,大夥跟本等不及魚長大
都是晚上就寢後
幾個老兵聯合拿蚊帳偷偷撈魚
都是小隻的吳郭魚
大家補充一下蛋白質,不亦樂乎
後來被連長發現
開始抽查誰在曬蚊帳,就知道是誰在偷撈魚
還有下恆春時
晚上大家還會去偷抓家犬煮來吃
真是難忘呀
"流氓兵"
我們是連開伙的
不過除了下大雨外,都是在露天吃飯的
連集合場有一個石桌區
除了軍官是坐在搬來的桌椅上外
大家都是在石桌上吃
連長脾氣很差
只要菜不合胃口,就叫伙房兵來跪在集合場上
把餐盤砸到他身上
回想起來,我們吃飯時,真像流氓兵
連長像土軍閥
不像龍泉還要永遠忠誠才能吃飯
我們只是值星班長向連長敬禮
連長宣布開動後
就像乞丐饑民般狂吃,根本沒甚麼坐三分板凳
大家吃沒吃相
想想很好玩

兩棲中興基地,恆春保力退伍

第一次到兩棲中興基地打靶時
才見識到海陸步兵的厲害,步兵弟兄是打活動靶耶
不只活動靶
還有迅速變換地形如短牆,巷子的打靶
我們砲兵自嘆不如
中興營房還要輪流睡軍艦拆下來的吊床
很多弟兄反映床上會有鬼壓床的恐怖經驗
除了乾溼網訓練
我們砲兵還要練習反覆搬運砲箱上下船
比照一箱砲箱重六十公斤
基地練習時,當然不裝砲彈
改裝同重量的沙土
搬完還要睡甲板以保護這些砲箱
至於中芸港的游泳管道
在海上長泳時,帶隊官還會敲石頭
讓大家在海中答數唱軍歌

"恆春保力退伍"
有一件事到現在我還耿耿於懷
就是炎炎夏暑,白天操課操到正口渴時
伙房卻在大白天
端出一桶桶滾燙熱水讓大家喝
熱水也就算了
問題那些鐵桶是裝豬糞要來種菜的鐵桶
我們已經夠操了
連喝個水,還要如此折磨人
還是恆春好
還可向路過的雜貨店買冷飲
我就是在保力退伍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5094&aid=4104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