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國軍軍旅回憶
市長:陸戰隊kuda1994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國軍軍旅回憶】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陸戰隊直屬部隊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短暫的陸戰隊雄風飛彈暨炮兵指揮部祕史
 瀏覽859|回應0推薦1

陸戰隊kuda1994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高雄人在多倫多

因為團部財務士464T學長退伍在即,必須有人當他徒弟交接職務
可能是上帖提到的那次英文比賽關係吧?
忽然團士官兵人事官王上尉下電話紀錄,要我到團部找他
原來王上尉是要告知我近日即將住進團部軍官排,當團部財務士
有空時須兼團長公子家教
好處是免受團部連管制,就是上下班之意
要我近日有被團長單獨召見的心理準備
有了之前團部獎懲士得而復失的慘痛經驗
這次我口風很緊,除非看到正式文令,我不會向任何弟兄訴說的

果然沒錯,團部財務士464T學長都已經要退伍了,連個團長或財務士學長召見的影子都沒有
一次到團部出差機會遇到團士官兵人事官,他告訴我說
這次團長破天荒將可官可士的團部財務士改以軍官財務官派任
真是失望透頂
更扯的是因為時間緊促,新任財務官根本沒時間交接,財務士學長就已經退伍
國軍規定年度終結七月一日前,所有部隊財務收支報表必須歸零
會計業務不熟的財務官,卻因一筆向海青購買的文具,造成借方貸方科目無法年度平衡,連夜找我幫忙
真是奇怪,團部連就有行政士啊?為何還要找我呢?

過了一個多月,營輔導長葉上尉忽然告訴我說
三民主義巡迴研討班要調我去當助教
真是不可思議耶,很荒謬,我只是參加英文比賽
小弟英文還可以,並不表示我有能力可以國語演講
英文,國文是二種截然不同語言,好嗎
何況這種宣傳意味濃厚的巡迴演講助教,我很懷疑自己根本沒能力也講不出口

沒想到營輔導長向我說,他對我有信心,這是營上榮耀,要我不要想太多,去就對了
並說司令部政戰高層有檢討,演講教官都是軍官預官,感覺和充員弟兄有隔層山感覺
希望能有基層部隊歷練的班長來轉當助教,對義務役阿兵哥感覺比較像自己過來人,成效較大
回到連上已經人人皆知我要去當助教了
有學長開玩笑戲謔用手推我一把微笑說:你要去當"狗官"助手來對我們"吠"喔(台語)
(對不起,各位三講巡迴班教官長官,陸戰隊基層弟兄草根性較重,用詞不雅,還請見諒)

天啊,我可是行政下士呢
但兵籍資料占的缺,卻是不折不扣步兵班長
連快破無冬的459T莊班長都還在背值星,我哪有資格背值星呢?
沒背過一天值星的小弟,萬一台下弟兄問我,難道要我說謊掰說胡扯有帶兵經驗嗎?

多慮了,連營輔導長都說有正式電話紀錄我的支援派令都可以臨時喊卡,改派他人
三次天堂掉到地獄的空歡喜等待,讓我心灰意冷,決定不再相信任何調動通知

二個多月後,歡送完小弟所敬愛的莊班長等三位459T學長
我不知接下來的九梯學長我沒緣份歡送並贈送他們退伍紀念指揮刀
因為過完在排上的中秋節後不久
我被緊急的電話記錄通知
火速打包(除了步槍武器,鋼盔,防毒面具以外)所有個人物品裝備
即刻到司令部三處報到
這是當時絕對機密,電話紀錄只有上述幾個字(沒說任何事,物,只簡單說人,地,時)
丈二摸不著金剛的小弟,直到三處報到
驚見司令部高王玨參謀長親自向我們說
參謀長他是我們這十幾位忠海演習室成員的直屬長官後
我才相信這次是真的,不是作夢
本來只想能到團部或營部當文書就是祖上三代有燒香有積德的好運
沒想到三次令人扼腕的失望經驗
卻絕處逢生似的
一口氣跳到要去接收當時位階和陸戰隊司令部,艦令部,後令部,理論上一樣高的
海軍總部直屬海鋒大隊種子接收人員,加上剛從山字號巡防艦拆下的五吋砲當岸砲的五吋砲連
合組為嶄新的陸戰隊飛彈炮兵指揮部(簡稱陸戰隊飛指部)
接下來就是半年上下班免出操的奇特寶貴經歷
一位充員義務役基層連隊士官竟然有此機緣,感恩啊


接收種子成員到齊後,由三處陳X賢上校處長向高王玦參謀長敬禮並報告人數後,參謀長簡單致詞即先行離去

接下來,由幾乎每天都會來督導我們進度的本演習室實際負責人陳處長,向我們說明一下陳處長他說 :所謂忠海演習,忠是永遠忠誠,代表我們陸戰隊,海是代表海軍總部的海鋒大隊

陸戰隊奉令成立忠海演習室,負責執行接收海軍總部直屬的海鋒大隊,連同剛從海軍山字號巡防艦拆下的五吋砲編成的五吋砲岸砲連,合組改隸成我們陸戰隊全新一級單位陸戰隊飛彈砲兵指揮部

目前海鋒大隊有四個中隊(地點恕不能透露)將要改成連,陳處長說以前陸戰隊有個空觀隊編制,但六年前已經解編 ,目前司令不想再有中隊,大隊等類似海空軍編制, 陸戰隊飛指部陸基飛彈連位階比照師團獨立連,連長是少校官階,陳處長接下來介紹演習室成員

指揮官是陸戰隊學校教育長王上校,海軍官校六十年班,副指揮官暫從缺,參謀長蔣遠平,海軍官校六十八年班,人事官是六十六師653團少校士官兵人事官,補給官是66師307營上尉補給官,預財官是吳志信少校,還有一位中尉輔導長,加上五名行政士官,五位補給兵,這就是全部接收籌備人員
除了我們這些接收籌備人員外,其他陸戰隊準備接收的連長等軍士官幹部(包含指揮官和參謀長)分別到陸戰學校和海軍兵校等相關專業學校,接受飛彈訓,觀通訓和艦炮訓等等專業訓練

人員自我介紹完畢後,指揮官和參謀長火速離席趕去上飛彈訓,在陳處長指揮下,大家背起行曩,四位軍官分配到司令部軍官連住宿

我們十位充員士兵則被帶到司令部隊部連早已安排好的床位

天啊?真是不可思議,101營隊部連,竟然進入寢室前要先脫鞋,赤腳上床舖就寢(這是當時最新的示範營舍)

寢室地板潔淨到發光發亮地步,洗澡居然不用洗露天澡有浴室耶,總算暫時脫離洗澡時,會被圍牆外的海青工商高中女生看光光的尷尬場景

我們猶如劉佬佬逛大觀院般似顯的無知又像土包子,從龍泉入伍第一天開始,後來不管是華興勝利還是桃子園營區,全部都是老舊平房營舍,現在彷彿乘坐多拉A夢未來時光機器來到如此超夢幻的超五星級嶄新營舍

感覺很不踏實,像是一場南柯一夢,深怕一覺醒來,會被原部隊學長喝說:你兵這麼新,太好命了,懲罰出軍紀操

四十一年前,第一支中華金龍少棒隊,從農業時代的台灣踏入美國威廉波特球場時,小球員反差之大,郭源治現在回憶起來記憶猶新,我想我的落差感覺和郭源治一樣大吧

放完忠誠袋,穿上戰鬥靴離開隊部連,被帶到司令部福利社和軍官餐廳

因為我們只有十人,又要和軍官們密切配合,又不能和營全營弟兄一起吃飯,因為這是當時絕對機密,怕人多口雜,就被破例允許我們三餐到軍官餐廳用餐

不過不能繳交糧票,因為我們不是軍官,體制不合,他們無法報帳,陳處長應變之道,是要我們充員弟兄繳交糧票折現(就是付錢買飯吃)

早餐費十五元,午餐,晚餐二十五元,吃一頓交一頓錢,要吃不吃隨我們意,不吃拉倒

  • 接下來介紹我們這十位充員接收戰士
    首先是五位行政士

    小弟我是指揮部裡面行政士

    再來是負責接收X山四中隊行政士翁耿X,台中人,逢甲大學畢業,是我龍泉新訓中心475T同梯,原單位是六十六師653團團X連

    負責接收XX島一中隊的則是X瑞翼,479T,台中商專畢業,原單位是651團201營運X連

    負責接收小XX二中隊的477T也是逢甲大學畢業,原單位是99師師部直屬警衛連

    負責接收大XX三中隊的479T朱X麟,則是中興大學台北法商學院畢業,原單位是99師401營戰X連

    搭配我們五位行政士分別是原單位652團的486T王咸X

    原單位是99師408營醫院連的X國平

    原單位是66師307營保X連485T的X新福

    還有一時記不起來原單位的X國志新竹人

    原單位是652團205營工戰連的X隆興

    至於指揮官說的,要我們將來上軌道後,奉令要憑陸戰隊自己能量成立的

    另外三個連(X引連,X湖連,X蓮連)則遺憾沒有完成使命

    PS:X引連小弟個人認為是最大遺憾
    這個陸戰隊從未駐守過之要衝
    若能由我們陸戰隊負責
    那真是精采可期

    看到新兵日記裡,那位陸軍官校第一名的孫排長帶兵方式
    讓我不由得想起飛指部裡朝夕相處的蔣遠平參謀長
    我是到海鋒正式報到後,無意中聽原海軍少校兵器長說:
    蔣參謀長可不簡單,好像是正規班和海軍參謀學院第一名畢業
    參謀長不只學業成績優異,更重要是有卓越領導統御能力
    首先如同剛晉升中將的夏德玉處長
    他們兩人有個共同點,就是勇於擔當
    其實不只軍中,社會私人公司裡許多主管為保官階或職位
    遇到困難常常對部下破口大罵,罵完好像就跟他無關似的,猶有甚者甚至把責任推給他人

    上述二種方式都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困難還是擺在那裏不會消失不見

    軍中如同社會,許多問題是跨單位的,必須靠有肩膀的長官,不管是下放權力給下屬,或平行協調自己同輩同學
    或契而不捨努力向長官爭取,這樣才能解決問題

    再來是態度問題,新兵日記裡那位陸軍官校第一名的孫排長,雖然出發點想好好訓練新兵是好的
    但是孫排那種態度,我真是懷疑會有什麼多大效果
    帶兵是要帶心的,除了部屬做錯事絕對要果斷加以懲罰外,也需要適當鼓舞士氣啊 ?

    舉例,蔣參謀長常常以"革命情感"來拉近我們之間距離
    換做別人這樣說,會覺得有點做作甚至肉麻
    但我卻是聽的感動不已,原因很簡單,會讓人聽的不舒服的長官,一定是對更高長官和下屬二副嘴臉
    蔣參謀長卻是表裡如一,光明正大如日月姣然
    祖籍湖南的他,若是曾國番在世,也會讚嘆欣慰湘軍後繼有人了

    雖然和這位第一名的長官相處時日不多,但已不知不覺深深折服於參謀長
    以曾經聽他差遣為榮

    退伍後四年的大選年海峽危機,所有情資都認為南沙太平島是敵軍想要拿下的首選
    因為當時太平島還未有機場,國軍也沒有空中加油機
    二代艦尚未服役,只能靠海軍老陽全速疾行最快三天後才能來解圍
    沒有空優支援,防空能力薄弱的老陽,自己能不能平安不被炸沉安抵南沙都還是個問題

    當時無意中看到電視訪問,南沙太平指揮官竟然是臨危受命的蔣參謀長(當時已升任上校)
    訪問中,老長官語氣沉著堅定的說:絕對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與島共存亡
    接著電視畫面是老長官親自帶領陸戰弟兄在赤道烈陽下出X吋砲砲操
    霎那間不知不覺我熱淚盈眶 ,祈禱老長官和所有南沙陸戰弟兄一定要平安度過這次危機啊
    後記 :後來蔣參謀長升任陸戰隊少將九十九旅旅長 ,真替老長官高興
    衷心希望老長官能更上一層樓來當陸戰隊司令, 新湘軍的出現, 深深期許著

  • 再來是介紹籌備接收期間的作業
    首先萬事皆離不開錢,所以馬司令先從他自己的特支費中撥出十萬元,充當我們籌備接收期間的統籌作業費
    因為沒有正式關防又必須保密,所以不能去國庫(即台銀左營分行)開戶
    這樣問題來了,只能利用我們五位行政士郵局私人帳戶,但這樣會產生利息孳息圖利問題我們哪敢犯如此重罪
    經預財官向指揮官和陳處長反映後
    所有分散在各兵種學校受訓軍士官餉條,皆統一交由陸戰學校校務連行政士,利用他們連上國庫帳戶關餉,才解決這個棘手問題
    不過發餉那天,我們必須到陸戰學校,當場和校務連行政士清點薪俸,最短時間內到各兵種學校將現金薪俸一一交給受訓長官們薪俸,絕對不能過夜
    初期沒有問題 但隨著兵校受艦砲訓弟兄比受飛彈訓人員早結訓並撥發到澎湖銜接
    準備接收部隊問題就來了
    我怎麼可能,每月跑去澎湖發餉
    於是預財官就要我自己選一位士官
    把全部月薪電匯到他戶頭,煩請他來轉發
    澎湖的接收士官們
    我只在陸戰學校因發餉見過他們一兩次,很生疏
    左想右想,因為他們大多為領導士官,役期較短
    所以最後,我選擇一位十八歲的常備中士
    理由是他選擇軍旅當終生職業,一定有相當高的自我期許
    而且才下部隊不久
    應該還充滿軍校學生的革命情懷

    結果看走眼了
    他竟然把一二十萬袍澤得薪餉,全拿去打電動玩具全花掉,真令人痛心
    不過回想起來
    應該不是打電動玩具
    我沒打過電玩,但沒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
    十八年前的電玩,記得都是俄羅斯方塊之類
    一二十元就可打很久
    我個性急所以不適合打電動
    試想,在澎湖那種離島,當年可麼可能打電玩打掉一二十萬
    要花多少時間啊,一個月根本不可能
    所以應該另有隱情吧?

    既然是要接收別軍種部隊,總要有對口單位,那就必須先進行一次參訪才行
    總不能憑空紙上作業,就交接的了部隊的
    由於馬司令等高級將領早已經視察過所有即將要接收的海軍營區了
    所以小弟初次北上,是由指揮官親自率領的參訪團
    軍車一進入海鋒大隊大門,有別於陸戰隊衛勤衛兵的口頭舉槍敬禮
    海鋒卻是以海軍艦隊獨特悠揚的吹艦哨聲歡迎我們
    真是別有一番風味
    東道主的海鋒大隊長牛上校(外號牛魔王)後來有解釋
    說:馬司令上次視察海鋒大隊時,非常欣賞這種艦哨聲,直接下令
    以後新成軍的陸戰隊飛指部,必須傳承這種海軍艦哨聲(全陸戰隊惟一)
    第二印象是海鋒大隊大門口海軍執勤衛哨弟兄,竟然還在使用五七步槍
    全國軍最先進的全自動科技飛彈部隊,竟然還在用陸戰隊早已淘汰的五七半自動步槍自衛
    落差荒謬對比之大,卡夫卡若在世,也會輒輒稱奇
    小弟敢寫出這段,是知道目前海鋒警衛重責大任,全部改由最驃悍的陸戰隊弟兄負責
    將海鋒保衛的固若金湯,敵軍難入雷池一步

    初次參訪海鋒大隊部,當然還有深入參觀飛彈陣地
    不過這些細節,小弟還是認為不宜透露

    其他可談的是認識海軍交接業務的對口弟兄海鋒大隊部行政一兵X明和弟兄

    (所有海鋒相片皆由他提供,在此謝謝他)


    隨後指揮官召開的海鋒重要幹部座談會裡

    指揮官王上校鼓勵大鳴大放,甚麼問題都可放膽來談

    會談裡印象很深的有

    一海軍福利社負責人抱怨說因為地點太偏僻

    國防部政戰系統的軍方福利品供應商,不願意以軍方統一便宜價供應(因為只要任何商品比其他軍方福利社貴,該供應商就算違約,會被取消供貨認證資格,不但鉅額保證金要被沒收,還要吃上官司)

    說這樣他們連油錢都不夠,會賠本拒絕供貨

    所以他們被迫向任何願意供貨的廠商購買海鋒福利社商品

    代價就是福利社東西和外面雜貨店賣的一樣貴,弟兄們上福利社買東西一點也沒享受福利價

    這點讓我們這些陸戰隊行政士很吃驚,台北縣這種交通便利地段這樣算偏僻

    那陸戰隊本營每個連都有福利社,某連之偏僻,人數之少,供應商運銷成本較於海鋒

    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是弟兄們買的任何東西價格都和其他軍方福利社一樣便宜,那又要如何解釋呢?

    第二點則非常令人錯愕

    海鋒大隊都已經從陸軍轉編來海軍總部作戰署整整三年了

    產權竟然還未移轉完畢,地籍居然還是陸軍土地,太扯了

    由於保密要求
    我們十幾人,除了關餉日等少數時間外出洽公外
    絕大多時間就是待在忠海演習作業室和地下戰情室兩地
    一起床就要離開隊部連寢室,直到晚點名後才回去就寢
    隊部連只認識隔壁床的本團團部連配屬在隊部連的輜汽排弟兄
    雖是本團弟兄,也不敢深入交談,只是打哈哈點頭致意,深怕會洩漏軍機
    一切壓抑下,卻有一項難得的福利
    我們被陳處長特令放假比照職業軍官
    真是喜出望外的驚喜, 除了見紅就放外
    放假時間是每周六中午1200,收假是隔周一早上七點0700
    高興歸高興,畢竟自己是行政士
    當然是坐北高直達的六十元國光號啊
    問題來了,周日夜台北出發的國光號,小弟都是坐凌晨十二點左右夜車
    因為怕若坐更晚的車話,萬一高速公路上出什麼意外導致遲到的話
    那就對不起放權給我們的長官啊 ,要人尊重必須先要自重
    但是那段約三個月,每周周末北高通勤歲月裡
    竟然沒出過任何意外 ,每次還提早凌晨四點以前就到達高雄車站
    這麼早,哪有公車 ,坐計程車又捨不得
    左營到高雄車站,當時少說也要一百元上下這樣天文數字的計程車車資吧
    (忘了多少錢,因為只有一次新兵銜接教育晚點名後,將近晚上十點,突然全中隊新兵被宣布放假時
    忍痛曾經坐過計程車到小港舅舅家借宿一夜)
    真的不知道凌晨三點多一個人在高雄車站要幹嘛
    靈機一動,乾脆從後火車站博愛路一路走回左營
    走完才發現,左營用走的根本不像想像中的遠
    而且清晨的北高雄十分清新 ,別有一番韻味喔

    後記: 接下來十多篇有關飛指部文章,將直接以回應方式在此文貼出,不再另外發新文



  •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5094&aid=4104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