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國軍軍旅回憶
市長:陸戰隊kuda1994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國軍軍旅回憶】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陸戰隊77旅龍泉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龍泉情歌 海陸母親的眼淚
 瀏覽365|回應0推薦0

陸戰隊kuda1994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龍泉時, 最遺憾的事有二

一:是龍泉的班長,因沒時間,所以沒教我們唱龍泉情歌

二:是龍泉那一個半月

是我這生至今為止, 唯一每天夜晚睡覺沒有作夢

闔上眼睛, 感覺馬上就吹起起床號了

作夢可逃避痛苦的現實生活 ,也是一帖重要的心靈緩衝劑

但那四十五天 ,連作夢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因為體力已被消耗到極限


但是,  我又是那樣深深地眷戀著龍泉, 這就是所謂愛恨一線間吧?

現在,拜網路之賜, 我又聽到年輕時, 無緣學會的歌

就在龍泉情歌聲中

向各位格友 ,慢慢道來

我在海軍陸戰隊龍泉新訓中心的日子吧?

大三時
我只翹過一堂,從未有點名記錄老師的課
而無巧不巧
那次老師破天荒的有點名
而他是我的班老師
可想而知
那年我的操性成績極低
拉下我三年操性平均成績成79分
就差這區區的一分
我沒有資格報名預官考試
當時怨天尤人
抱怨上天的不公
現在回想起來
上天對我實在太好了
當年若不是這個小小插曲
讓我的命運轉彎
我還是會是那個學生時代
對自己沒有自信
連自己都討厭自己的人
這樣的人生
有何意義呢?
抱怨歸抱怨
我還是很有危機意識的人
知道無法改變現實後
每天傍晚開始練跑步
練到六月畢業時
已有五千公尺24分的實力
雖然知道還差二分及格
但是, 真的無法再進步
只好阿Q的安慰自己
下部隊, 自然就做得到了

當初畢業後
我還留在台中
是由父親幫我抽籤
得知抽到海陸
說真的 ,心情憂喜參半
喜的是 ,趁這二年 ,好好鍛鍊自己
憂的是, 能不能活著回來
[因系上要好學妹的弟弟剛在馬祖服役出意外死亡]
回到台北後
二位增肥成功 ,不需服役的高中同學
建議要陪我去新竹關西摸骨
不去還好
去了, 排了好久的隊
他一摸我的骨
就說我的兵運欠佳, 是很操,很危險的部隊
這二年我會有血光之災, 要小心
聽完後, 我不由得到抽一口冷氣
還能怎樣
難道逃兵不成
所以當兵前一晚
因我沒有女友
所以不像各位學長
有那些纏綿悱撤的最後一夜
只有那二位陪我去摸骨的同學
陪我一起去故宮
坐在台階上聊天 ,幫我送行
準備明天開始的軍旅新生活

手中拿著向陸戰隊七十七師報到的兵單
獨自一人
背著簡單行囊
到松山火車站報到
一到車站
乖乖不得 ,竟然我有那麼多台北的同梯
上了莒光號專車 ,一路南下到了屏東
接駁的陸戰隊軍車
載我們到龍泉時
遠遠的就聽見
雄壯, 威武 ,嚴肅 ,剛直 ,安靜 ,堅強,等宏亮口號
進入龍泉的第一眼
是看見上一梯學長托槍行進
令我詫異的是
學長們,竟然著白汗衫出操
並不是傳說中的打赤膊
或像成功嶺時 ,著軍服出操
另一連學長
則虎虎生風的, 在打莒拳
因龍泉分成南北二營區
所以印象中, 只記得這兩連出操的學長
其它連學長 ,可能在另一營區照表操課
下車後
先開始分連
分成大專 ,有念過一天高中的, 國中以下 ,三種報到區塊
分完連,先去理平頭,再領裝備
一穿上軍服後
和氣的班長們 ,翻臉比翻書還快
開始凶神惡煞的下各種命令
一切都是緊張匆忙
草草吃完飯, 洗完戰鬥澡
第一次在教室坐下
連長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和連上幹部後
命令我們寫一張,只需簽名的所謂報平安家書後
再簽一張遺囑, 心中真不是滋味
說真的, 在教室應該沒超過半小時
忽然 緊急集合哨聲響起
天啊, 才幾點啊?
班長開始宣布操體能
已有同梯緊張的臉色發白
被430梯的張斐*班長看見
大聲咆哮:
今晚有人會被操死噢
最後 操到身體虛脫
攤倒到床上, 沒做夢
感覺剛閉上眼睛
起床號聲就已響起
就這樣, 結束我第一天的難忘陸戰軍旅生活

我是四營十四連, 當時龍泉新訓中心指揮部, 下轄四個營十六個連

每連的幹部嚴重不足 ,很少連上有副連長

士官長倒是每連都有至少一個以上的老士官長

但這些有濃厚大陸鄉音的老人家

只有在每月關餉時 ,才會現身

幹部不足 ,卻又攬了那麼多事

除了訓練本隊新兵外

還要代訓警專和海官專科班學生

還有後備軍人教召

所以每連都要編足十二個班的編制

以應付龐大的訓練能量

所以會出現

連長一位, 輔導長一位, 排長一位

三位上士排副降級當班長

加上九位上兵,下士,中士班長,共十五位幹部

這是最多的

我們隔壁連只有十四人 ,二位預官排長再兼班長

回想起來

在龍泉當教育班長還蠻累的

本連有一位一百多公斤的待驗退同梯

很奇怪, 這種體型, 加上他有嚴重的心臟病病史

居然還要來龍泉複驗等報告

一等就是二周

班長們竟然沒放過他

他雖然無法同我們一同出操

但班長命令他每天頭上頂著一個裝滿水的大水桶

繞著連上跑

雖然自己都自身難保
但還是覺得太殘忍了
一定會驗退的
何必如此呢

好不容易熬到第一個周日會課日
一大早, 父母親竟然已到營區
細問才知 ,神通廣大的遊覽車業者
早已安排專車
凌晨深夜 ,舊北投區公所前集合發車
父親還私下告訴我
自從小弟抽到海陸後
母親私下常擔心流淚
讓我心疼不已
不由得想起
各位學長抽到海陸籤時
母親應該私下都有流淚吧?
我曾經認識一位房姓小姐
自小父親早逝
她母親四處打零工
拉拔她和她弟弟長大
她弟弟就是抽到我們海陸
她媽媽幾乎崩潰
哭紅了眼
大喊上天為何對她如此不公
孤兒寡母 ,實在令人動容
學弟想
可能是那支
阿榮當兵藥商廣告中
蛙兵學長搶背的影像
深入人心吧?
加上抽到海陸籤後
鄰居三姑六婆
都來加油添醋
說當年我**當海陸多操多操
沒當過兵的女人家
有誰不會害怕呢?

好久沒看到那支廣告了
也對
阿榮也該退伍了, 呵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5094&aid=4103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