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
市長:柳逸  副市長: 季閒莫莉﹝忘川﹞葉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劉七作品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老聾情帖(1)
 瀏覽1,049|回應2推薦10

劉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0)

觀風
季閒
恣意縱情
莫莉﹝忘川﹞
柳逸
耕雲
金樽對月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一二三四
葉莎

我不知道吳郭魚是不是有聽覺,但我知道變成聾子不是有趣的事。成了瞎子,行動不便,職場上也會有很大的侷限,但轉個彎想,倒可眼不見為淨,至少可跟別人對話。啞巴雖然有口不能言,但對別人的話語,還能有個反應。對聾子,除非對方懂得手語,或者有耐性以筆交談,否則難以溝通的窘境,會讓人抓狂;這讓聾子有眼看不懂,有口說不清而自閉於邊緣。

我有幸在一大把年紀才變成聾子,這應該是上帝對我的憐憫,也是個試煉。更多的賜福,是拜科技的進步,我有了兩個人工耳蝸。既然是人工的,就沒有自然的好。雖然聽覺感應到聲音,腦袋瓜卻不靈活,就像鴨子聽雷,一頭霧水,不知言之何意,而且聲音聽來,好像每個人都是機器人。還好的是,日子一天一天過,語言聲音的辨識能力,一天一天的好。

更值得興奮的,是不久前遇到一位聾子,人工耳蝸已經装了四、五年,據他說,他的會話聽力已經達到正常人的95%;這已經超出我的預期。老實說,這將近兩年的聾子生活,倒覺得愈來愈寫意,當然,這是在我有裝人工耳蝸的先決條件之下,和週遭朋友和同事的體諒。尤其離退休年齡還有大段時間,需要能賺錢餬口,而這更要公司的支持。我蒙上帝的恩寵,擁有了這些。

而最大的恩寵,在於我可以選擇,讓自己沉默在完全的無聲世界。隨時隨地,只要我喜歡,即使在喧嘩的鬧區,閉上眼睛就如在無人之境。這讓我更能在孤寂的世界,思考我的人生歷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5053798
 回應文章
老聾情帖(2)_吳郭魚
推薦5


劉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金樽對月 
莫莉﹝忘川﹞
葉莎
季閒
耕雲

吳郭魚是我小學年代的綽號,為什麼叫吳郭魚,也沒有什麼道理,也許祇是連續幾天,便當裡有塊炸吳郭魚吧;不過記憶裡,對這綽號很不爽,還上演過幾場武打片。想一想,說是綽號,就應該取個威猛的,例如說大白鯊或殺人鯨,不然也要高價位的,像黑鮪魚或鮭魚,怎麼可以是吳郭魚。問題是,越不爽,大家就叫得越響亮。

還好,上了國中,高中,大學,每個年代都有各自的綽號;加上我老爸搬家就像喝白開水,所以很快就走出水吳郭魚的陰影。直到當兵那時,營隊裡有個中士班長,長相,姓名似曾相識;找了機會聊天,才剛自我介紹完,這傢伙就大喊一聲吳郭魚,頓時把我打入時光隧道,原來他竟是小學同學。說來也託這關係,兩年的當兵生涯是相當寫意,也養的肥肥胖胖的,害得我老媽以為阿兵哥都是吃歐羅肥的。所以當連長也開始叫我吳郭魚而不名時,我也不計較了。

話說回來,這吳郭魚的意識被喚醒之後,對這綽號竟不再有排斥感,而在離開台灣,流浪國外的日子裡,對這綽號更有了莫名的喜好。鮭魚以迴歸的姿勢,說盡他的滄桑,而落葉歸根是他既有的宿命。我多年的漂泊,已經忘了對家的渴望;落葉歸根也祇不過是海市蜃樓。而我的命運,就像是吳郭魚,漂洋過海是一條不歸路,也祇能努力的活著,活在遠離家鄉,一個隨遇而安的自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5055655
不須裝聾也是福氣
推薦5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金樽對月 
葉莎
季閒
莫莉﹝忘川﹞
柳逸

反正已經聽太多

鼻孔之下無鮮事

或許上帝認為您可以倒背如流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5053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