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
市長:柳逸  副市長: 季閒莫莉﹝忘川﹞葉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穎川裔作品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移動者系列002:移動未來(一)
 瀏覽916|回應2推薦10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0)

獨孤無劍
季閒
煙雲
柳逸
江水
耕雲
墨痕
金樽對月 
Sunny
葉莎


00
    我是移動者,預知控制型移動者。
    要說夢與想像有什麼差別!夢是雜湊的心靈碎片,而想像是有軌跡的心靈活動。

01

    自從Rain進到組織之後,Rich就絕口不提前一段期間的事。這樣,我與Rain企圖進行接觸的過程不會有人知道。Rain每天分別就Kathy的行政事務,以及我的第九象限管理進行瞭解。
    我除了例行任務之外,還有一些實驗性質的任務。其中微蟲洞的研發成功,讓我們的處理時段,以今天作為中線,可以前後推移幾天。這就是第九象限。其他象限可能有很多控制型移動者一起進行任務,第九象限因為多重屬性,不只限制參予,連移動能力要求都嚴苛。真正的研發方案,我從來不知道全貌。除了人家告訴我的,我也不太過問。但,是不是因為這樣就不會知道;當然不是,記憶像一塊塊拼圖,平常或多或少會知道一些訊息,必要的時候就能嘗試拼出大概。有些人的記憶破碎,有些特別完整。
    有一次餐敘酒喝多了,Rich突然說,『我是小白鼠7.0號』;我沒認真思考過他的意思,接口說,『那我要不是7.0-1號,就是8.0號了。』Rich的移動、抑制能力絕不在我之下,但是他調管理職好些年。我記得那時候,Rich是苦笑。我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但我清楚一件事,Rich不會隱藏與我有關的事。

02

   
在第九象限,我跟Rain正在觀察一個忽大忽小的意象。『這是能量不穩定。』我說。『我們會留意的不一定是大小,主要是大小變換的頻率、速度;還有明暗,那些突然急劇變化。』
    『所以,我上次的意象移動也是。』Rain問道。
    『是阿!』我說。『速度實在很快。』我想到一直的印象,那個清秀長髮、淺藍洋裝的輪椅女孩,現在就與我同一個單位。人生有時候有趣,我不禁露出笑容。
    『什麼事這麼好笑阿?』她問著。
    『喔!沒事,』我轉過頭去回答她,她始終建構著花園街轉角的意象,還是輪椅。突然,她的意象發生劇烈震動;出現一部大卡車要碾過她的整個意象。我忘了是在象限裡,直接抱起Rain躲開。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陰暗的過去,我們躲避、想忘記。冷不防的,它還是會出現,一口將我們吞噬。所以,恐懼也是未來。Rain始終忘不了那場車禍,那場讓她與所愛天人永隔的車禍。那個花園轉角的意象已經全部消失,Rain也還驚魂未定。
    『Simon,你幹嘛?』Kathy在外頭大喊。
    Rich已經進到控制台,看的目瞪口呆。這下是完全被記錄下來了。『Simon,我們無法確定後面會發生什麼事?』他說話的時候,John也走進來,嚴肅看著記錄影像。我知道,他們看到的是獨立個體的意象,一個人抱起另一個人。
    如果是意識的自然控制,好比說這是我們創造的無背景意象,那當然不影響。現在無法判斷到底是意識的應變,還是來不及反應造成的意象切割;如果是意象切割,而我們就這樣回到專用艙,一走出來就只有殘缺的意識形態。我終於知道禁止接觸的部份用意。



平溪碌碌和啼燕。花蝶翩翩點翠顏。霧嵐嬉鬧漫巒攀。水竹間。還我幾多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653552
 回應文章
移動者系列002:移動未來(三)終
推薦8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季閒
煙雲
柳逸
江水
耕雲
金樽對月 
Sunny
葉莎


06

   
我抱著Rain,Rich就站在旁邊。
    『Simon,你聽我說,只有我操作過整個的步驟。我要你作一個實驗,先擴大你的意象;然後再收成你們現在的狀態。』我照著Rich說的,在後背長出一對翅膀,然後收回現在的樣子。Rich想了一下,『所以你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很好。那麼就只剩下Rain的意象移植問題。』
    『我沒聽你提過你太太的事,對不起。我也沒關心過。』我向Rich說。
    『沒關係,那時候,我們在第九象限也有過一段很快樂的時間。工作的很愉快。』Rich說著說著就紅了眼。『Simon,你和Rain的能力都強,幫忙看好第九象限。如果你們接手,我就有更多時間能陪我太太,我欠她。』
    『你在說什麼?我還沒答應你。』我口氣有些不耐煩,『沒別的辦法嗎?』
   
Rich搖頭,『你要記得,8.0本來應該負責延續P7.0的實驗任務。最少你要答應我。Simon,要好好看住第九象限的未來。』
   
我想到剛才Rain問的問題,如果再問一次,我馬上可以給答案,我希望你們安全的回到外邊。我不會猶豫,因為我也在第九象限有過很快樂的日子。John的老K臉、Kathy的多愁善感還說我沒有感情,最近闖進我心裏的Rain,還有你、Rich。如果,今天要有選擇,不要選擇一個沒有夢、期待、希望的人。
    『你現在會作夢嗎?Rich,我聽說移動者能力不完整的時候,就能夠作夢。』我突然想問Rich。
    『會,我現在能夢見我太太;然後,她會跟我說話。她說她不怪我。』Rich身體有一點顫抖。我讓他想到傷心的過去,他企圖躲避、忘記的過去。
    『我知道了。我答應你。』我對著Rich說。
    『Simon,不可以答應。』Rain提高聲調想阻止,我沒有理會她。因為Rich和他太太對第九象限的夢在我身上。第九象限就是P7.0,P7.0就是第九象限;未來必須是8.0、9.0的一路延續。
    『我會盡全力記起所有意象,不會讓之前的事再發生。』Rich企圖安撫Rain的情緒。
    突然,Rich的意象變成一個暗黑色的漩渦,逐漸由下而上將Rich吞噬。Rich的表情很驚恐,我想他是記起那次實驗失敗,他的太太、意識喪失、愧疚、過往的全部壓力、情緒及自責、擔心;來不及因應,讓過去一口咬上。那種感覺跟Rain發生的一模一樣,而且更強大。『Rich。』我聽到John以及Kathy的驚呼、Rain也在顫抖。
   
顧不得現在的位置及處境,我迅速移動抓住Rich的手,我突然想,突然強烈的想要帶大伙回家。

07
   
我醒過來的時後,Rain坐在旁邊,『你醒了。』
    『記得我是誰嗎?有沒有頭暈、或是茫茫然的感覺?』我先問了Rain的狀況。
    『沒有。』她說。
   
『那就好,Rich呢?』我問。
    『他在恢復室,意識很模糊。』Rain順手指了恢復室的方向,像是想哭。
   
我拍拍她的肩膀,『都過去了,過去了。沒關係。』
    顧不得整理儀容,我快步的走向恢復室,John在那邊。他見了我就說,『情況非常不樂觀。』Kathy在一旁掉淚。
    『對不起,我是不是沒……
』我也說不下去。
    我往前看了Rich,他在喃喃,聲音很薄弱。我把耳朵湊上去,想聽清楚。
    過了一會,John移過身來問,『他說什麼?』
    『聽不清楚,但是他之前說過,他想回家。過幾天要是確定了,能不能讓我帶他回家?』John點點頭,雙手抹了抹眼睛。

08

   
Rich獲頒了一個勛章,表揚他在組織的貢獻。內部記錄上寫的是意識完全喪失,P7.0無限期停止、N8.0計畫因可控制性待重新評估暫緩執行;組織同時提撥一筆經費作為終身看護。他終於能夠全心全意的陪他太太。我經常會去看他。聽聽他告訴我他的夢。

09
   
那天,他在我耳邊說,『Simon,你果然是N8.0,New Type8.0,你能夠保全完整意象記憶,就像你可以看到未來意象一樣,你做的到。我做的夠了,有些累,送我回家。』

10
    未來,不在恐懼過去中。當你面對過去,其實,我們就在移動到未來。
   
我是移動者8.0,預知控制型移動者,在第九象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653564
移動者系列002:移動未來(二)
推薦7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煙雲
柳逸
江水
耕雲
金樽對月 
Sunny
葉莎


03

   
停了一陣子,Rich說話了。『Kathy,準備三號艙,我要進去。』
    『不可以。』我聽的出那是John急著阻止。
    『Simon,抱歉,變成這樣。』Rain說。
    我對著Rain笑了一下,『反正以前我就成天在這邊晃,說不定我還選擇呆在裏邊。』想了一下,我對外頭說『Kathy,問一下那些老大,要不要收容一具長得還不差的俊男。』
    我確定沒有聽到任何回覆。
    『我不會再讓你受任何傷害,不可以進去,Rich。』我聽的到John的急燥。
    『我雖然失敗過一次,但是只有我有實際經驗,或許可以讓他們完好無缺的出來。』Rich說。
    『你失敗什麼?』我突然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Simon,你的確是8.0號的人選。』Rich說。
    『Rich別說了,』John還在阻止。
    『什麼8.0,Rich?』說什麼呀!Rich到底要說什麼?我想這時候,Kathy在等John點頭,臉色不好;而John,除了『不可以』大概沒其他話的這位長官,正要作一個是不是要讓舊痛再發生的決定。
    『打開,Kathy。』Rich堅定的說。

04

   
『看樣子,我們遇上狀況了。』Rain說。
    『別擔心。』我把她抱緊了些。
    『如果你只剩下部份的意識,你希望是什麼?』這問題問的我愣了。
    我希望是什麼?我實在不清楚,或是該說,我沒想過。移動者不作夢,因為我們習慣了控制心靈活動的軌跡,不再有片斷、破碎的意識。希望、期待、夢想從我開始在第九象限閑晃就不復存在。『不知道,也許是想記得跟Rich要根煙吧!』我朝她作個鬼臉。
    『哈哈,我希望還記得未婚夫。要是有其他人,算你一個好了,因為你這人蠻有意思的。』Rain說。
    『好阿,那我會希望記得跟妳說,Hi。』

05

   
『Rich,想辦法將Rain帶出去。』我對Rich大喊。Rain應該是抬起頭看著我。
    『Simon,等我,我馬上就到。』Rich說。但他一直沒動,我猜是John還在阻止。
    還是有我沒問清楚的事,一個念頭突然閃過,『Rich,先告訴我什麼是8.0。要不然,我要是閉鎖住我的意象,你來也沒用。』我想Rain在我懷裏動了一下。外頭突然又沒有聲音。
   
過了一下子,Rich開口,『五年前,我負責意象移植計畫。計畫有兩個階段,一個是意象切割起因、形態確認,第二個是意象移植試驗。這就是P7.0。』Rich透過控制器說明,他知道我不是開玩笑,因為我做的到。『我們設計了一個實驗,就跟你現在的狀況類似。我們確實弄清楚了意象切割的狀況。但是,在移植的部份沒有成功;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完整移植。』
    『移植?你是說意象可以移植到另一個意象上?』我問Rich。
    『是,但是需要原意象完整的移植。就是說,操作的移動者必須掌握發生意象切割的部份影像。但是我們出來的時候並沒有成功,因為我移植的不夠完整,連自己的意象都帶的不完整。』Rich回答。
    『所以,你改調管理職,是因為意識殘缺,是嗎?你已經無法執行全部移動者的任務。』我懂了。『另一個人的狀況呢?另一個人發生什麼事?』Rich在我問話的空檔,已經進到我的意象附近。
    『你想做什麼?你先告訴我P7.0的另一個人發生什麼事?』
    Rich只是苦笑。
    『另一個執行的人是他太太。意識完全喪失。』John有一點哽咽。我聽出來了,John說這些話的意思,是要我阻止Rich用他的能力帶我們出去。還有,原來John沒那麼官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653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