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
市長:柳逸  副市長: 季閒莫莉﹝忘川﹞葉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穎川裔作品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移動者系列001:移動者(一)
 瀏覽881|回應3推薦8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季閒
煙雲
柳逸
瞧楚
耕雲
Sunny
葉莎
金樽對月 


00
    我是移動者。

01

    他們萬萬沒想到,會有個人就站在後頭。
   
我的任務,是必要的時候,防止任何可能的意識接觸。他們是移動者,心靈移動者,就他們的狀況來說,創造出來的意象已經彼此交疊。交疊的位置,恰巧落在第九象限、我的象限。如果只是偶而意象交疊,一般都可以置之不理;但是他們進展太快,已經能夠彼此對話;等到發生意識接觸的時候,大多數的移動者就會困在交叉意象裡,回不到移動前。『規則一、避免移動者自主地意識接觸。』,我的工作指引是這樣列的。
    很多人有移動者的天賦。有些人可以就字裏行間,回過頭感覺當事人的心裡狀態;有些人的想像能夠具象化;能力更強的,會將意識整個移進具象化的意識空間,就身體的物理形態來看,像是植物人。這對男女,是能力較強的,所以能創造重疊成共同的意象。不過,大多數移動者對這樣的天賦不自知。有沒有人清楚,我們認為是有的;但是,移動者到底有多少種能力,我們並不確切知道。
    當然,我們是能力更強的移動者,能夠觀察這個象限裡個別移動者意象的創造,避免有意無意的逗留、交疊以及接觸。更精確的說,我是感知控制型的移動者,我可以在三度空間中,直接感知意識的啟動,以及意象的變化;我創造的意象可以不受限的移動,而且可以進一步影響一般移動者的意象。
    我靠近的時候,他們企圖作第一次接觸,我迅速移動到交疊意象的邊緣,抑制交疊區域的影像、糢糊他們的共同創造,一直到兩個人都退出彼此的意象。這樣,大多數人就會當成作一場夢,無邊的夢。是的,我就負責防止大多數人陷在想像的世界。雖然,這個世界,其實具體的存在。
    讓我好奇的是,那個女孩是坐在輪椅上的。大部份的移動者,會將自己美化。也就是說,在創造的世界中,大多是俊男美女,或者是坐擁萬貫家財。我在她努力伸出手要握住那男人的時候,中斷這個意象。坐著輪椅,這一幕讓我印象極為深刻。經年累月的維持這個象限,感知過太多情緒及想像,對於狀況處置都已幾近於反射動作。照說,我應該對任何感覺免疫、渾然不知。但是,那部輪椅、那個坐在上頭的女孩,她算是清秀、長髮,一身淺藍的洋裝,那部輪椅;對於那男人,我的印象反而模糊。
    不管如何,這時候,在第九象限是平靜的。

02

   
『不考慮?』John還問一次。
    『不考慮!』我拿起咖啡,輕輕喝一口。『John,我好好管好我的象限,你也讓Rich少到第九象限來講規矩。』
    『升官了,Rich當然管不上你了。』
    『謝謝,別再談了。』我拿了咖啡就往外走。
    走出John的辦公室,Rich正好迎面走來。『Hi,Simon。』
    『Hi,Rich。晚上一塊吃宵夜嗎?』我邊走邊問。
    『當然阿!』我們身子交錯的時候,Rich說。
    我們隔了一段距離時,他應該是停下來,喊問說,『你幹嘛不答應John?我們是真的缺人手!需要有人處理更多事。』
    我只是舉高了手,背對他搖了搖。這話題講過幾次了,實在煩。
   
第九象限有點像是家,我熟悉任何角落、我知道哪個位置有個我叫不出名字的人創造一個精采的世界,誰成天夢想要養一隻鴨嘴獸,誰想要畫一幅田園。我可以遠遠旁觀,看著每個人在這世界的滿足、神采飛揚;而我,就是他們的觀護人、照顧確保他們的安全。
    John是官僚系統委派的,Rich是移動者。我們是專屬國安單位的組織,至於全名是什麼,我沒問過,因為每隔一段時間就遷址一次。
    經過自動販賣機,我投了一瓶飲料。專程帶給資料處的Kathy,她負責部門裡邊所有的作業記錄、文件資料。然後,拿著咖啡走出大樓。大樓是我說的,我們在這棟30層大樓的22樓。就在電梯口有一個接待,不起眼,進了辦公室之後,就是各處另外封閉起來的位置;看得見的,只剩下走道,以及各處的入口。



平溪碌碌和啼燕。花蝶翩翩點翠顏。霧嵐嬉鬧漫巒攀。水竹間。還我幾多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653524
 回應文章
移動者系列001:移動者(四)終
推薦7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季閒
煙雲
柳逸
瞧楚
耕雲
金樽對月 
Sunny


07

   
我懷著不安的心又回到花園路,確定四週見不到那女孩的時候,依著Kathy的話進到了醫院。『那女孩在這邊住了三個月,就等最後的檢驗報告。你從對面電梯上八樓外科病房,出電梯找808房就是了。』櫃台的護士指著電梯說。
    我很小心的上到八樓,808的門沒關,望進去就看到那個輪椅女孩。對著外頭,有時候喃喃自語。Rain,門牌上的名字。我把她的資料告訴Kathy,請她查一查相關資料。這時候,有個醫護人員陪位中年婦人走過來。
    『確定脊椎是無法復原了。只能這樣了。』醫護人員說。
    『是嗎?那自言自語的狀況呢?』那婦人焦急的問道。
    『那要轉診到其他科,我可以幫妳掛號。她知道未婚夫死了嗎?』那醫護人員說。
    『剛醒過來的時候聽到一次,之後就沒再問過。』婦人回說。
    到今天為止,那意象的形成頻率越來越密集,但是那男人始終沒再出現。當然,他的意象怎麼會出現,人都死了。部份謎團慢慢清楚了,那男的應該是未婚夫。
    突然,那女孩轉過頭來叫說,『媽,我找不到他了。』眼下有兩行痕跡,聲音有些顫抖,我感知到的意象又逐漸消失。突然,她的眼光轉到我這邊,手稍稍揚起,說了『嗨!』。
   
手機鈴聲響了,我趕忙走開接聽。
    『Kathy,妳說,我可以聽。』

08

   
『Rain,27歲,三個多月前車禍。未婚夫當場死亡,她重傷,下半身癱瘓。』Kathy作簡報。但是我的腦子,全部被這兩次見面的情況弄混了。第一次,我扶著她的手,我可以說她不是對我說話;這次,她是正對著我說『嗨!』
    『依據出現的頻率及能量,幾乎可以確定她是潛在的高能力移動者,不管激發她的原因是什麼?但她太過於創造意象,是不是?而且能量一次比一次降低,再這樣下去,她會在裡邊崩潰。』John說道。
    『是的。應該是。如果推算正確,就在這兩天。』Kathy又看了一次資料。想到那一次Rich突然對我說的,『你是不想面對分手,還是以為象限裡面有機會再見一面?所以成天躲在象限裡邊!』我經常以為分手就錐心,比較起來,Rain比我更堅強。
    『沒其他辦法幫忙嗎?』我問,Rich看了我一眼,有點訝異,我皺了下眉頭。
    『一直以來,除了抑制以外,我們沒作過其他嘗試。』Rich有些遺憾的說。
    『不准!』John插嘴。
    『可是你不是一直說,我們就是象限中的保護者!』我說。Rich又看了我一眼,好像我現在突然太正面。
    『別跟我爭,因為我沒有把握。而且,我也要保護你們!』John口氣強硬些。
    這時候,又是一股強大的意識進到第九象限。我直接就站起來往專用艙去。
    『Simon,我嚴重警告你,別作傻事。』John厲聲的說。

09

   
Kathy很快就跟進來了。我要進專用艙的時候,Rich走過來抓住我的手,『注意安全。』怪了,他很少跟我說這樣的話,難不成他知道我的打算。旁邊Kathy開始複頌程序『7月9日,Simon第一次任務
……
    我很快就找到Rain的位置。她轉著輪椅,就向著花園路轉角的位置移動。『Hi。』我說。
    『Hi,是你,又碰上你。』Rain稍稍舉起手。
    『在這附近逛?』我說。
    『我們都一樣吧。我是躲在這邊。不想面對一些事。』她的這些話讓我很驚訝。原來她都知道。
    『是嗎?我不算是,好吧!也許是,不過,主要我是負責看顧這附近的。』我回說。她稍低的臉上有一點點笑意。
    『我還沒謝謝你上回扶我一把,我叫Rain。』她抬起清秀的臉龐說,一身淺藍。
    『哇!妳記得,妳好,我叫Simon。』我伸出手來想握手。
    她努力的伸出手要握住我的手,突然在這塊交疊區域的邊緣有一股強大的意識快速形成,然後介入瓦解我和她創造的意象空間。我只看見我的意象空間逐漸模糊,她和她的意象空間也模糊消融。我突然記起,原來一開始我中斷的兩個人,是她和我;我的過去中斷我的未來。然後我就沒有知覺了。
    醒過來的時候,還躺在專用艙。顧不得有些暈,我起身就想問很多事,Kathy把我拉住,用手指了一下外邊走道。
    『什麼意思,你說微蟲洞連結線突然斷了,Simon今天這次任務完全沒有記錄?』John邊走邊拉高嗓門質問,還惡狠狠的往後看。
    『我會查一下維修記錄,再給您回報。』那是Rich,從門口走過的時候,可以看見他無奈的攤開手。難怪他會突然靠近專用艙來講話。

10

   
這些天,我還是暈,也不好急著跟Rich問清楚。我想他一定會給一個交待。同時,我也不再感知到Rain的意識活動。正當我與Kathy準備進行例行任務時,Rich在走道外出聲了,『等一下,大家等一下。』
    他從門口推了部輪椅,坐著一位淺藍洋裝,有著長髮、清秀女孩的輪椅進來,『歡迎新同事,我介紹一下,她叫作Rain。』
    我舉起手,不好意思的說,『嗨!』

11

    我是移動者,新型的移動者,『預知控制型移動者』。目前已知唯一能夠預知未來的移動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653532
移動者系列001:移動者(三)
推薦7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季閒
煙雲
柳逸
瞧楚
耕雲
金樽對月 
Sunny


05

   
就在我搭上車的時候,那感覺又來了,然後是意象的急速運動,像奔跑。同時,我的手機也響了,『Rich,請說。』是Rich打來的。
    『你繼續查,我來處理象限的事,有狀況我會通知你。』Rich說。
    『謝了。』我簡短的回。Rich資歷比我深,現在管理10個象限。工作繁重不是因為例行的管理,而是要緊盯著移動者的狀況,當移動者過度的使用能力,在意象中精疲力盡,會導致意識崩離潰散。那時候,就是回到實體世界也是行屍走肉。他的主要任務,是觀測每個象限管理人的意識狀態。而組織運作的資源、配備、及支援就是John需要頭大的。
   
用意象與三度空間的方位對應,我只能約略找出方向,正確的位置需要透過Kathy的協助。『城西區花園路1號』,早先Kathy是這樣告訴我的。這路很寬大,沿著東西線主要幹道,剛進入城西區就會碰上花園路,然後右轉。這時候不是上下班的擁擠時段,所以花園路與東西線幹道交叉的三公頃大花園特別看的完整。剛右轉,我突然想起,這就是那女孩意象的全貌。天阿!她是完完整整的複製成意象的,特別是右轉過來轉角這一塊角落。這時候那感覺消失了。
    我記起來了,她就面對轉角這方向費力的伸出手要握住那個男人。我還想到,有我的影像。
    再往前一些,竟然是一所醫院。
    『Kathy,時間差。』我撥了手機給她。在Kathy還沒確定時間差前,我轉回來停在花園轉角這邊,還下車點了根煙看著路上的車水馬龍。一會兒,手機響了。我正要回過頭接聽的時候,右側一個女孩轉著輪椅,離轉角處幾公尺的距離停下來。努力伸出手要握住什麼的,長髮、清秀,藍色洋裝。一個重心不穩,將要跌倒的時候,我扶住輪椅,還扶她坐好了。她的眼神還是直看著轉角那邊,『你終於來了。』她說。要說我有什麼感覺,我只會說,嚇壞了。
    我已經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我確實存在她的意象中?但是那個男人呢?她現在是在跟我對話嗎?或是她早知道我會出現?她是誰?
    『喂!喂!Simon,怎麼不說話?』Kathy在手機那頭叫著。
    我將那女孩扶好之後,急忙的跑回車子裏,開了車就走。手機鈴聲又響了好幾次。

06

   
會議室中,Kathy不斷播放『意象重現』。
   『好,這女孩創造一個意象,而且你實際參予。不對,應該說那女孩其實是將實際生活搬到意象中。這解釋了你為什麼存在?但是那個男的呢?為什麼沒出現?觀察記錄上明明標定來自另一個意識源。』John一邊推論。
    我坐在一旁,反覆仔細的看著影像,那是我、是我;不對,那不是那時候的我,因為我抽著煙。『你終於來了。』這話不應該是說給我聽的,我想。如果不是說給我聽的,那是對誰?我沒有再多談,也沒仔細聽他們說什麼!結論是什麼,我也不注意。
    我抽著煙,那麼就表示影像時間不符合?之前我見過她嗎?實在沒有印象。我獨來獨往慣了,學生時代的女同學早沒連繫,前些年交了女友,經過兩三年的交往,最後告訴我『因認識而分手』。那種感覺像漣漪,一波一波來,但是盪的刺痛。那陣子開始抽起煙來。現在寧願成天在象限裏邊晃,當個旁觀者,沒負擔也不怕受傷害;對這段舊事一點都不想提。
   
『你是職業病,疲倦到對生活沒有感覺了。想像有什麼不好?這叫作感情。』這Kathy說的。有一次Rich突然對我說,『你是不想面對分手,還是以為象限裡面有機會再見一面?所以成天躲在象限裡邊!』他們說的都對,反正我也非常不喜歡那種一波一波來的刺痛,我也恨。
    走出會議室的時候,『Simon,你繼續查。』Rich跑過來拍拍我的肩。
   『阿!』我愣了一下,『喔,知道。』我回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653531
移動者系列001:移動者(二)
推薦6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季閒
煙雲
柳逸
耕雲
金樽對月 
Sunny


03

   
這時後,我最不喜歡的感覺又來了,有一個意象在急速擴大。『天阿!剛下班耶。』我回頭走進辦公室,先和Kathy打聲招呼,『知道了。』她說。我快步的走進專用艙躺平,啟動身體防護。每個人意識啟動的時間當然不一致,我們在移動者意識與實體三度空間世界間創造了微蟲洞系統;這基本概念來自於天文學早期討論星際旅行有關空間扭曲的通道說法。我們創造的是時間扭曲的微蟲洞,專用艙就是微蟲洞的聚集器,我們透過微蟲洞將不一致的意識啟動時間調整成朝九晚五。
    像這樣的事件是個例外,因為意象形成時間異常快速。通常,這是我們的能力水準。
    『6月30日,Simon進行第二次任務;座標位置,……
』每次Kathy話還沒講完,我的心思早進到第九象限,不然她的聲音算是挺溫柔的。Kathy是奉公守法的公務員,平常話不多;她剛到組織的時後,我興起作了導遊,一個單位一個單位的介紹(其實也沒那麼多單位)。她也負責任務記錄,所以她相當於陪同執行任務。要說她有缺點,是太多愁善感,『耶!這大半是想像,跟實際對應不上的。』有一次,她看著一個離別的意象直掉淚,我笑著說她。
    『你是職業病,疲倦到對生活沒有感覺了。想像有什麼不好?這叫作感情。』她唏唏簌簌的回說。
   
我不太需要定位,這象限裡沒有一處我不熟悉。但這地點,這地點是前些時候我抑制那對男女的地方。這次的感覺來的很急促,不是慢慢形成,而是一次就建構完成。
    『Simon,這意象竟然在移動。』Kathy在外邊喊著。我之前就清楚,他們是能力較強的,但是沒想到這麼強。
    『我注意到了。』我向Kathy說。這回只有一個意象。
    『Simon,目標物停了,開始震動減弱。』Kathy說。
   
這樣的狀況實在少見,有一個念頭突然閃過我的腦子,『感知型移動者』。
    我到達的時候,看見的整個意象,是那個女孩,伸出手要去握住那男生的意象。
    『意象重現,Simon。』Kathy叫著,『跟那天任務最終意象一樣。』
   
是那個女孩,努力伸出手要去握住那男生的意象,那部輪椅。我還沒反應過來,Kathy又喊著,『不對,不一樣。Simon,右上方多了一塊影像,你看看。』我仔細看了,Kathy大叫,『Simon,是你、是你。怎麼會這樣!』意象區域的邊緣,確實是我。她看見我了?
 

04

   
『不可能是專業問題,Simon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他的移動速度,抑制能力都是最快的。』Rich說。『而且,從來就沒有過殘影的記錄。』
    『我查過資料庫,沒有任何殘影、暫留、影像吸納的歷史記錄,或是學術參考資料。』Kathy說。
    『那麼,要不是機件故障,就是我的意象被感知了?』我說。『或者是我的意象被吸收了。』然後看到John、Rich的表情變嚴肅。我們很清楚,要真有這樣狀況存在,表示我們根本清查不完整。另外,如果這是自主性的事件,表示有自主意識源能夠脫離我們掌握,或許更知道我們存在。只要不是定點發生,我們就掌握不住。
    『Kathy查一下記錄儀的狀況,同時弄清楚上個月普查怎麼沒有這麼強大的意識源。Simon去瞭解對象的背景。』John下了結論。我愛說他官僚,但是對於處置及決策,他是快速條理分明的。
    『知道了。』我起身就往外走。
    『路上會將位置通知你,開公用車。我會將修正的扭曲時間差告訴你。』Kathy跟著出來,邊走邊說。我們運用時間扭曲的微蟲洞,所以轉映到實際三度空間的時間會產生落差。
    『嗯!』我點點頭。上回,我故意將專用艙的幾條微蟲洞連接線去除,第九象限的相關位置,是完全扭曲,而且意象在那邊的運動完全不規則。想像你丟出一個棒球,那球就在眼前停下來,或者繞圈圈。那次Rich就告訴我一句話,『別再玩了!』。而Kathy當天的任務記錄完全無法讀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653527